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九章 你不是还有生命吗?
    “唔”

    亚撒捂住伤口,这时才看清,那是一只比人身材略高,浑身长满了无数尖刺,相貌凶戾丑陋的恶魔,它一击之后,立刻后跃,躲过了亚撒复仇的一剑,得意地看着对手,伸出长长的紫色舌头,舔了舔右手尖刺上的鲜血。

    “能够无声无息地从背后偷袭,而且突破了我全力爆发下的护体斗气,这绝对是中阶的恶魔”

    身为一个普通小镇的治安团团长,亚撒之前也没有和恶魔作战的经验,但他虽然不认识面前恶魔的种类,更不知道这种叫做“尖刺魔”的中阶恶魔所施放的“人类定身术”配合着偷袭的手段,会在不久的未来杀死无数人类联军的精锐战士,可作为武者的直觉却让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危险。

    毕竟,常识而言,来自深渊的恶魔绝对要强于与自己同阶的人类,除非对方是属性完全克制自己的光明系圣职者。

    刚才那莫名的定身状态,应该也是对方的杰作吧

    有点棘手啊亚撒一边以斗气驱除在体内乱窜的深渊之力,一边急速思考着对敌方法。

    尖刺魔并没有给亚撒思考和喘气回血的时间,它甩了甩布满尖刺的长尾,急速扑向受伤的骑士,身形如同离弦之箭般迅捷,只是一瞬间就到了自己面前!

    亚撒体内的斗气还未完全将深渊能量驱除,他强忍伤势,将宽阔的剑刃横在身前,拦住了对方狠辣的一击,却连连退了几步,伤口处再次溢出鲜血。

    “这家伙好大的力气!我被安度因先生的神术加持过的力量依然不是对手而且身形的敏捷程度也在我之上”

    对方得势不饶人,迅捷的利爪挥出一道道残影,身后的尾巴也趁隙从各种刁钻的角度辅助攻击,令亚撒疲于防御,很快身上就多了好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好,这家伙受伤了,各位一起上啊!”

    见之前威猛的敌人被己方的中阶恶魔打成了狗,残余的教徒精神一振,也抓住机会一拥而上,妄图捡个便宜。

    “可恶!”

    亚撒微微侧身,闪过一名三阶教徒的背刺,大剑横斩,干净利落地将其拦腰斩断,接着剑刃顺势拦在身侧,挡住了尖刺魔裹挟着深渊能量的尾巴的抽击,却被抽得连退了好几步,差点腿一软跪在地上。

    作为一个出身于偏僻小镇的普通骑士,亚撒并没有修习过什么精深的武技,可以说几乎是全凭自己平日里的刻苦练习,才达到了今日的实力。

    虽然这在普通的战职者看来已经足够天才,然而一旦面对技术和身体素质在自己之上的对手,强提着的一口气势无法解决的情况下,便无可避免地滑向劣势。

    也多亏安度因牧师送的这把双手剑结实耐用,换做自己原本的武器,恐怕早已经损坏了吧。

    “糟糕,亚撒这家伙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妙。”

    另一边,林顿看到亚撒已经险象环生,他一开始以“初级法术延时触发”这个从安其罗那里新学到的施法技巧,为其体内预先埋下的防御神术也已经被消耗掉,心中不由有些着急。

    但此刻自己恰好也被一只颇有实力的安祖魔缠住,加上他和亚撒之间的距离不如艾南那样比较接近,处于许多治疗和辅助神术的施法距离之外,一时间也救援不得,只能以“心灵连线”告诉对方尽可能往自己这边移动——而他为了防御这处法阵缺口,是不好移动的。

    又因为“光幕术”等防御结界被集火击破的话,会令自己的精神受到很大的震荡,对自己还未痊愈的灵魂伤势没有好处,因此林顿也没有考虑在法阵缺口处布置阻挡结界,而是只能依靠各种惩戒系神术来阻挡法阵外敌人的脚步。

    “居然就这样到此为止了么!可恶,我真是没用!”亚撒此刻的心中充满了对自己无力的痛恨。

    他大吼一声,继续在围攻中苦苦支撑,然而随着体力的快速消耗得不到补充,自己的动作越来越慢,很快,在那只尖刺魔和几个教徒疯狂的攻击下,亚撒身上很快又多了几个血窟窿,鲜血将半个身体都染成了红色,他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和斗气都随着鲜血在快速流逝,心中充满了不甘。

    “不——!我绝不能在这里倒下!”

    “这些该死的恶魔一旦被放出去,整个银松镇会遭到灭顶之灾,在阻止这场可能毁灭整个坎布里亚郡的恶魔召唤仪式之前,我怎么能够就这么倒下!”

    “啊啊啊啊啊——”

    他不顾身上多处流血的伤口,全力压榨着自己体内所有的斗气和体力,手中的大剑舞得愈发狂暴,如同一个燃烧着白色火焰的风车般,一时间竟然将围攻自己的教徒和那只尖刺魔迫退!

    “如果光明神愿意倾听我的愿望,请赐予我能够与这些恶魔对抗的力量吧!”

    “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换取这份力量!”

    这一刻,之前并不信仰神的骑士终于第一次本能地向着神祗祈祷。

    不知不觉间,他的双眼原本淡蓝色的瞳孔中开始透出一丝浅金色,而一头金发则从末端开始变得银白,浑身上下青筋暴起,全身狰狞的伤势竟然渐渐停止流血,整个人的气势也从原本的颓势开始慢慢回升!

    “这,这家伙受了这么多伤,居然还能支撑!”

    注意到亚撒的改变,让原本攻击他的教徒们心中竟然隐隐地升起了一种畏惧感。

    尖刺魔发出了一声怒啸,仿佛被眼前的敌人激怒了,它挥舞着双爪再次发动攻击,同时甩出尾部的尖刺,狠狠扎向亚撒的侧肋。

    然而,这个之前被他吊起来打的人类抬起手中燃烧着白炎斗气的剑刃,划过一道令人目光几乎无法捕捉的轨迹,尖刺魔那长满尖锐倒刺的尾部就脱离了自己的身体。

    还没等它发出惨叫,骑士将剑势撤回横在身侧,原本剑刃上燃烧的白焰猛地一敛,紧接着便是一个骑士的标准技能——冲锋。

    他快速突进的身体甚至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瞬间便与尖刺魔交错而过!

    “呼。”

    亚撒的身影出现在尖刺魔身后,往林顿和瓦雷斯那边看了看,依稀看到瓦雷斯已经支撑得有些吃力,略微犹豫了一下,却依然继续向法阵中心的祭坛冲去。

    他最后还是没有尝试靠近林顿和瓦雷斯,而是根据之前的判断,决心依靠自己目前这不知从何而来的一股力量消失之前,尽快砍下那个大祭司的脑袋!

    而那只尖刺魔静静地杵在原地,数秒钟后,它的大半个脑袋突然斜斜地从脖子上滑落,一蓬污血从平整的切口处喷涌而出。

    “我擦,还有这种操作?!”

    在不远处目睹到亚撒突然反杀的过程,林顿下巴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果然,我就知道,能在不久后的未来成为一个被后世亿万人景仰的英雄的家伙,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这货果然有爆种的能力啊!”

    “不过,让他过来,居然不听,自己一个人跑去刚bss”

    不过这也让林顿看出了亚撒这个人的性格——他属于那种目标明确,为了达成目的,甚至可以狠心抛下有可能有危险的队友,按照自己的判断行事的人。

    “偏偏系统还要求保护这家伙不能出事,真是麻烦啊算了,反正以计划来说也没多少差别”

    他一边腹诽,一边让刚刚才好不容易召唤出来,打算过去援助对方的“光耀之子”转了个弯,向被一帮敌人围困住,此刻已经有点险象环生的瓦雷斯而去。

    原本系统任务是要求自己优先保障亚撒的安全,因此林顿原本打算让自己召唤出的光耀之子去援助亚撒,然后令他和瓦雷斯汇合,但目前来看这货爆种之后的战斗力暴涨,显然是暂时不需要自己操心了。

    他用探查之眼扫了一眼亚撒的状态,发现不知何时,骑士身上的“流血”和“虚弱”两个debuff已经消失,“重伤”状态也已经变成了“轻伤”,更让人在意的是,他身上多了一个叫做“光明之心”的buff。

    “乖乖,这家伙是圣斗士么,被打一顿还能爆发小宇宙的”看到这个buff的信息,林顿不由有点咋舌。

    他不太相信亚撒原本就有这样的底牌,因为若是早用得出来,当初他也不可能全军覆没,自己也被抓进地牢了——这种实力,即使未必杀得死那名有着许多喽啰的大祭司,至少也能带着几个人逃脱才对。

    “难不成,是在某种特殊条件下才能够触发爆种状态的功法?”

    而且,亚撒这货爆种时的气息虽然与自己的神术形式完全不同,但那种神圣凛然的味道,让林顿觉得莫名有些亲切感。

    再加上“光明之心”这个buff的名字

    这货是不是和光明神有什么关系啊

    但他之前不是说自己并不信教么难不成是隐瞒了什么?

    “记得在读过的史料中,亚撒·奥古斯丁最后确实是成为了光明信徒,因此在其建立的帝国托纳尔前面也被冠以了‘圣’字,但他具体到底是什么时候入教的呢?”

    隐隐地,林顿觉得自己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在紧张的战斗中,那一丝想法转瞬即逝,很快便被其他的念头所覆盖。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