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九章 恶魔雕像
    “小心!”

    刚刚给女游侠灌下一瓶圣水的林顿突然听到对方的呼喊,心里也不由咯噔一下,虽然他自己的精神感知中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但林顿还是本能地做出了反应,心念一动,接近瞬发的真言术盾立刻展开。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林顿相信这名魔法师也不会在这种节骨眼和自己开玩笑。

    下一瞬间,他就感觉到祭坛前那座在探查之眼中毫无异状的恶魔雕像出现了一股诡异而邪恶的能量波动!

    面对着三人的那张微笑的孩童脸孔瞬间变得狰狞,“它”张开嘴巴,发出一个成年男子的声音:“教会的小老鼠,你是怎么溜进来的?”

    与此同时,孩童脸上那只独眼猛然睁大,黑曜石般的瞳仁中各射出一道幽紫的光线,只是一瞬间便击中了林顿的圣盾!

    这道射线的能级似乎远远高于低阶,真言术盾吸收的伤害竟然一瞬间就达到了饱和,圣盾表面细小的尖刺状能量骤然伸长,如同蒺藜一般,将一小部分紫色光线反射回去,接着便发出一声玻璃般清脆的破碎声被完全击破,残余的紫色能量束毫无阻碍地打在了林顿身上!

    林顿感觉到一种十分阴冷邪恶的能量包裹了自己,接着如同扒在了人皮肤上的蚂蝗一般,开始从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钻入自己体内,肆意破坏身体内部的组织和脏器!

    而体内的圣力也自发地开始与其斗争,林顿的身体表面开始有一道道柔和的圣光和紫黑色的能量交替缠绕。

    “呜…!”

    这种仿佛千万把尖刀割肉剔骨一般剧烈的痛苦让林顿险些晕厥过去,他的意识不可避免地开始模糊起来。

    “负能量射线…!这雕像果然有问题…”

    “坑爹啊,以后再tm不能完全相信这坑货之眼了,尤其是在副本里…”

    想起之前的副本里似乎也不止一次发生过这种事情,林顿的内心简直是日了狗,他之前还特意用探查之眼扫了这座恶魔雕像和其下方的魔法阵,但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便认为这雕像应该是一种收集和传输能量的法阵阵眼,因此为了不暴露自己,自然也不会选择去把它破坏掉,却没想到这东西还能够进行攻击!

    他转过身,忍住身体上的痛苦,想要施放一个驱散术,一道充满怨恨和恶毒味道的诅咒之力又抢在施法完成之前笼罩了自己!

    “不好…!是怨灵诅咒…!”

    这种四环的诅咒术让林顿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内仿佛有无数怨灵在哭号和惨叫,灵魂如同被拉扯一般一阵剧痛,虽然只是持续了一秒钟不到,但却让自己在施法过程中的精神力和体内本就在与负能量斗争抗衡中的圣力完全失控紊乱!

    “呜…”

    接着林顿第一次体会到了施法失败被自己的法术反噬的滋味,精神力如遭雷击般震荡,而体内失去了圣力抗衡的负能量也开始趁机侵蚀自己的身体和内脏!

    林顿张开嘴巴,一口鲜血不受控制地喷出,他竭力想要调节失控的精神力和圣力,但眼前已经一片空白,意识渐渐远去。

    这便是施法者之间的战斗,在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一旦有一方掌握了先机先发制人,落入被动的一方就会陷入极为危险的境地,若是对手法术的选择和释放时机比较恰当的话,甚至能让对方在完蛋前一个法术都放不出来!

    还是太大意了啊…林顿发现自己连呼出系统副本面板,点击放弃副本都已经做不到了,只来得及给一旁想要跳出来帮忙的贝尔匆匆传达了一个简短的指令,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然而那雕像并未因为林顿倒下而停止攻击,它右手上托着的黑色球体突然悬浮起来,其上开始有无数充满邪恶意味的深渊符文缠绕,仿佛在酝酿下一个法术!

    “牧师先生!”

    事发突然,看到林顿仅仅数秒间便瘫倒在地,那名叫做马歇尔的魔法师大急,但他的精神力还没有恢复,此刻基本上就是个废人,甚至连个火球术都搓不出来!

    “对了,破坏这个雕像下面的能量传输魔法阵!”

    虽然这一定会让敌人有所察觉,但在目前显然已经暴露的情况下自然也没有什么顾忌了,身为三阶魔法师的马歇尔猜测,只要将雕像下方的魔法阵破坏,这座雕像失去了能量供给的来源,应该也就哑火了。

    魔法阵这种东西,布置起来很麻烦,但要破坏的话还是比较简单的,就算是目前的自己也能够做到,只要让几个关键的魔力节点负载或阻断一瞬间就可以!

    想到这里,他便催动所有的力气,向自己面前不远处的一处魔力节点爬过去!

    然而下一瞬间,一只手便卡住了他的脖子,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辛吉斯…!你…”

    看着眼前女游侠已经失去了瞳仁的双眼,以及盘绕在她身体上,死死咬住了辛吉斯脖颈的那只长有六只短角的蛇,马歇尔心里一沉,瞬间便已经明白了什么,还未来得及做出别的反应,下一秒,他就被对方手上的一个金色烛台捅穿了心脏。

    “……对…不…起…”

    而女游侠在杀死了马歇尔后,她也仿佛断了线的木偶一般软倒在地,仿佛失去了某种力量的支撑,身体则开始从四肢渐渐枯萎腐朽,她颤抖着嘴唇,已经恢复成了褐色的瞳孔中,流出了两行泪水。

    “咝咝咝…”

    而那毒蛇也离开了女游侠的干枯的躯体,重新从恶魔雕像的左脚爬上它的身躯,悠然地盘绕回它的左臂上,重新化为了僵硬的石头。

    于此同时,恶魔雕塑手中的球体中射出一道围绕着无数魔法符文的黑色锁链,将已经失去意识的林顿捆了起来。

    祭祀厅的大门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一位穿着华丽祭司袍,头戴金色山羊面具的家伙施施然地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两位祭祀。

    ……

    “大祭司,外殿宿舍和静修室里的教徒也被这该死的入侵者杀死了不少…”

    这时,又有一名祭祀匆忙地来到带着面具的男子面前,小声道:“连史考特苦修士都,都…”

    另外两名祭祀闻言,都从对方的面色上看到了震惊的表情,史考特修士可是阿奈斯特大人的亲传弟子,实力绝对不下于他们这些祭祀,甚至其实战经验要更强一些,加上坚忍的心性和敏锐的直觉,一对一生死相搏的话他们恐怕都未必是对手,但竟然无声无息地被干掉了,甚至连警示都没能发出?

    幸好这祭祀厅里有大人从教团总部“深渊乐园”中带来的圣像机关摆了他一道,否则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

    左边的祭祀想了想,对阿纳斯特大祭司道:“看他刚才的救人举动,很有可能是牢里那几个家伙的同伙…要不要去审问一下?说不定他们还有其他同伙潜藏在附近…”

    “没必要,分出必要的人手在外殿进行搜捕和警戒,其他人继续看守内殿召唤法阵。”

    那大祭司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接着慢慢走到被锁链捆成了一个大粽子的林顿身边,那捆住林顿的符文锁链移动,将林顿拽起,拉到了大祭司面前。

    阿奈斯特看了看周围死得惨不忍睹的教徒和只剩下半个身子的祭祀:“如此年轻,却能达到这种程度的实力…”

    他伸出带着白色手套的修长右手,捏起林顿胸前挂着的银白色十字架。

    “滋——”

    十字架与其手指接触的地方顿时冒起丝丝白烟,仿佛在炙烤对方的手指,甚至已经发出一丝淡淡的焦味,男子却浑然不觉,自言自语道:“果然是胧白教会么…很好。”

    “正好降临仪式还缺一个神圣属性的祭品,献上一只帕伦克尔的走狗的话,圣座一定会很高兴的。”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