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百二十八章 新官上任
    赵文睿发现自己的两个目标都不那么容易完成。

    拓荒任务就不用说了,等于是签了军令状,不胜则死。

    想想也不难理解,这种任务,失败往往意味着拓荒点被丧尸彻底屠了,连翻盘的机会都灭有,那是个什么样的场面不言而喻,作为最高指挥官,对这样的结果怎可能不负责任?

    像一名舰长般跟自己的船一起沉默,算是操守以及最后一点体面吧?毕竟舰船有漂浮的领土之说,舰长的话在船上就是圣旨,这么大的权,自然是要担相应的后果的。

    赵文睿的的人设是一名因犯错而被革职,后成为外籍雇佣兵的前海军陆战队中尉军官。因此他对舰长随舰亡这样的一个概念是能够接受的。

    再加上有系统金手指,这方面并不慌。

    他认为自己在这方面需要做的,就是尽快补课,将丧尸、奥博宁王国,乃至这个世界的相关信息迅速吸收,转化为一旦涉及,就能关联到的信息和知识。

    另一个问题,就有点茫然无措了。

    赵阀虽然是个家族,但内部并没有多么严重的狗血宫斗戏码。

    一大原因是老爷子,也就是克莱文?赵的爷爷,由于客观因素而洁身自好,就一个独子,而上行下效,赵家家风严正,到了克莱文这一辈也不过兄弟二人。

    老大从小就按照接班人培养,并且早就定了名分,作为老二的克莱文也没有被亏待,毕竟资源相对丰厚,用不着厚此薄彼。

    再加上克莱文从小就渴望着当个将军去打丧尸,于是家中一文一武,各有所好,若非同时喜欢上一个女孩,曾经发生过点三角恋的戏码,简直就是家族式兄弟友爱的典范。

    但赵文睿坚信克莱文死的蹊跷,他认为,毫无破绽,本身就是最大的破绽。这正的意外,往往显得漏洞百出,甚至解释不通、匪夷所思,因为自然事件不会像人为的那样刻意搞的滴水不漏,每处都显得合情合理。

    思来想去,他只能是放宽范围,敌人可能来自外部,有人不愿意看到克莱文?赵领军开拓。

    不过这样一来,怀疑对象一下子就多了许多,别说是他,就算是他家老爷子,也没有那个能量短时间就查出个眉目了。

    最终,赵文睿将这件事强行压到心底。

    他已经做好了苦自个儿的心理准备,大不了以后饭食节约些,并且都亲自张罗。相比于开拓任务,这点辛苦不算什么。

    而只有在开拓任务上做出成绩,才有足够的地位、权柄,已经在任务过程中网罗嫡系亲信,查这件事。现在就算查,也是靠别人的力量,未必靠的住。

    8月5日面见国王,其实就是走马上任的最后一关,也算是饯行。

    6日,赵文睿就踏上了征程。

    由于20年来13次出征13次失败,王国的民众早就失去了捧场送行的热情,反倒是咒骂的不少,大抵意思就是上层个个无能,开拓形同送死。

    当然还有阴谋论式的骂法,表示王国这么做,就是为了消减人口。

    总而言之,现场真正来送行的,也只有出征官兵及工程兵的亲友,弄的跟生离死别似的,气氛相当的衰。

    “将军,您是不是即兴演讲几句,鼓舞下士气……”

    赵文睿看了一眼两鬓飞霜的幕僚长乔纳森,这就是家里给他安排的保驾护航的狗头军师了。参加了三次开拓战役,全身而退,并且加官进级,人送绰号‘转进专家’。

    他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想的,竟然安排了这么个明显属性为‘泥鳅’的人物当幕僚,他也没兴趣深究,反正他是不会亲信这种人的。

    “被踩进泥地里也有一桩好,易知足。我宁肯他们认为这是一次死中求活的任务,而不是认为王国又有了什么对付丧尸的新办法,新武器。”

    “没有希望,很容易崩盘。”

    赵文睿哂笑“然后呢?杀了我,逃回来,回头说是我被丧尸咬死了?就算国王肯放过他们,赵家也不会。从拿了赵家的钱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很清楚,我死了,他们却还活着,他们的家人就有难了。”

    “……”乔纳森很想将一脸臭屁的赵文睿胖揍一顿,但他不能,因为赵文睿说的都是实话。

    这次拓荒队伍的核心人员,可以说是将自己的命卖给赵家的一帮人。

    过程也没有多复杂。

    首先,当兵吃粮,王国的很多人选择当兵,就是冲着这个概念。

    但当兵不仅仅吃粮,还有句话叫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所以,军队高层要谁谁谁加入拓荒部队,只能是领命。

    其次,在这样的背景下,赵阀出钱,让出征的获得了双倍安家费,这是个什么意思,还需要多说么?

    包括他乔纳森也一样,许以重利,这次要是主帅阵亡,他安然无恙的回来了,等他的就绝不是升官发财了。

    所以乔纳森这次格外的上心,而克莱文?赵果然像他预料的那样自大傲慢,刚愎自用。乔纳森没想到的是,克莱文还有一套很能忽悠住一些人的歪理邪说。

    赵文睿不认为自己这套是什么歪理邪说。

    实际上他不怎么在意这些临场搞出来的说法。业绩是做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解释的再好,又有个什么卵用?

    所以他的注意力基本都在金手指上。

    他的金手指是个系统,有游戏化的特征,但比较应景,比如说也是以丧尸为大敌,也是蒸汽朋克。

    应用这个系统,会有诸多限制,但这些限制相对于优点而言,就显得不值一提了。其中,最让赵文睿满意的是系统的律令效果。

    这个效果类似于电波辐射,在辐射区域内,所有的人类,都会因大脑受影响,而成为‘标准人口’。

    至于是什么样的标准,其实就一条拥护以他为核心的领导班子,服从这个领导班子下达的主要命令。

    而与之相对应的,民就是民,兵就是兵,不会有民兵一说,什么拿起武器一起保卫家园,想都不用想。

    衡量了一番得失之后,赵文睿仍旧是觉得利大于弊。他认为一个团体最忌各行其是,一盘散沙,不但不能获得聚力,反而会互相拉后腿,成为彼此的掣肘。

    而他,新官上任,威望不足,最愁的莫过于指挥不动人,又或下面人阳奉阴违。利用系统金手指抹平了这样的一个大问题,做梦都能笑醒。

    说的难听点,这要还是拓荒任务失败,谁也别怨,自个儿找个房梁挽绳子上吊去。

    蒸汽车头带动的火车在铁道上飞驰,没有汽笛鸣响,但动静仍旧很大。

    不过一路上已经鲜少有丧尸被其吸引而凑上来。

    一是因为这个地区的丧尸数量有限,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