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4章 对抗
    欢迎你br  沈九一阵狂喜,也没来得及细看,便转头朝沈大他们喊:“大哥,四个人全死了!”

    听了他的话,沈大带着兄弟们放心地朝这边走过来,沈九则迎上去,口中夸着大哥好计!

    沈大自然是得意忘形,脚下的步子迈动飞快,想来看看死在他计下的人。

    自从二哥和四哥走了以后,他娘的,沈大越发凶了,我们什么都得听他的,凭什么?大少爷现在已经对你沈大不满了,你他娘的还跳腾个什么劲,搞不好哪天大少爷就把你给弃了,哼!

    沈三见大哥下了命令,又听到他训斥老五,便应了是,闷着头赶车,不敢再多嘴了。

    沈九最会看脸色,他知道大哥喜欢听夸奖,便适时的送上自己的赞美:“大哥,您是兄弟们的带头人,接下来要怎么做,您跟兄弟们说说,兄弟们都按您说的做准没错。”

    听了沈九的话,沈大心里舒爽了,这才是做小弟应该有的样子嘛。

    老子在你们面前必须是说了算的那个人。

    于是他斜睨了沈五一眼说:“你枉自比小九虚长了好几岁,却连小九都不如。”

    沈五虽然心不服,但口得服,陪着笑跟沈大说了几句好话,这才让沈大放过了他。

    “好,那我就说说咱们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大少爷说了,这次一定要让那丫头死,所以我们就在高石山动手,那里僻静,人少,适合办事。”

    沈八插了一句:“大哥说得对,在山里把他们解决了,就地挖坑一埋,神不知鬼不觉的。”

    沈大点点头,笑得很阴险:“这是他们自走死路,什么路不好走,偏生要走高石山这条路。老八,你说的埋都不用了,我们把他们逼到江边的崖上,先用箭射一顿,直接把他们射成马蜂窝,然后再连人带车往江里一推,多省事。”

    几个小弟都跟着叫好,一个劲地夸大哥英明,纷纷表示听大哥的安排。就连沈五这回也没有意见,只要能立功得奖,其他的暂且不跟老大计较了。

    沈大得意洋洋地掏出一张图,展开指着一个地方说:“这里就是那丫头几人的葬生之地。”

    几个小弟围拢过去,看了图上所画的地形,又夸了一番大哥妙计。

    就连前面赶车的老三,听了大家的议论,也跟着高兴,把长鞭甩得更勤了,吆喝着马车跑得飞快。

    他现在看着前面的马车,就像看着金银珠宝,美酒女人一般,恨不得早点拿下那马车,完成任务回去领赏。

    大少爷可是说了的,事成后重重有赏,大少爷对他们这些死士很大方,答应的赏一定会兑现的。

    “后面的家伙以为我们这车是香饽饽,可以任他们予与于求,他们那是打错算盘了!等会就会让他们发现,这辆车不是香饽饽,是硬石头,他们不仅吃不下去,还得磕掉牙!”

    云霞的话,让马车厢里一阵欢声雷动。

    “哈哈哈,表姐您说得太对了,把他们的牙全部崩掉!”智轩想着那些歹人的狼狈下场,拍着自己的腿笑个不停。

    修竹则捂着肚子笑道:“小姐,奴婢想起他们崩掉牙,满口是血的样子,就好笑。”

    只有胡校尉还比较淡定,他转头说了一句:“如果他们打了更狠的坏主意,小姐,我们是不是该直接结果了他们的狗命?”

    胡校尉有预感,沈家的人紧跟而至,不会那么善罢甘休的。

    云霞点了点头,肯定地说:“当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他们若是不仁,我们也没有必要跟他们讲义了!”

    “小姐,属下明白了!”胡校尉大声回答。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往高石山驶去。

    高石山,故名思义,山上的石头很多。云霞他们一进山,马车就开始颠簸不停,山路是真的崎岖,弯弯绕绕的,路旁的树林虽然没有春夏那般茂盛,但也有林深深不知处的感觉。

    树叶的颜色丰富,红的,黄的,绿的混杂在一起,倒也看着很养眼。

    越往山上走,落叶越多,看着被铺了一层落叶的道路,若是没有后面的追兵,云霞还真想跳下车来好好欣赏一番,顺便吟吟诗什么的。

    都怪后面的追兵,把本小姐的雅兴给追没了!

    她咬着牙在心里怨怪。

    这时天空飘起了细雨,给寂静的山路平添了一抹凄冷,探出头的云霞脸上很快微湿,她正准备把头缩回来,就看见了还在下一层山路上,刚探出马头的那辆车。

    那车在山路上不慢行,反而加快了速度。

    云霞忙对胡校尉说:“他们很快就要追上我们了!”

    胡校尉吆喝了一声,催促马儿快些走。

    “表姐,我们快到最佳地点了吧?”感觉到离战斗越来越近,智轩毕竟年轻,不免有些紧张。

    云霞嗯了一声说:“准备开始干活。”

    “是!表姐!”

    “谨遵小姐命令!”

    智轩和修竹几乎同时应声,按照云霞的吩咐,三个人各司其职,智轩把被拆开放置在车上的铲子重新装上,那铲子原是为防备马车在路上陷入水坑,好铲土填坑用的,没想到先派上了其他用场。

    云霞则把自己的双刀披挂在身上,随时抽刀出鞘砍向敌人。

    胡校尉用的武器是剑,修竹把剑擦拭好,重新放入剑鞘,等会交给胡校尉杀敌。

    离云霞选中的地方越来越近了,胡校尉的吆喝声也越来越急,马儿还算不负众望,加快速度,把那帮人甩得又远了些。

    “到了!”云霞指着前方的一块平地高兴地喊了一声。

    这块平地不大,四四方方的,似乎是人为开垦出来的,平地的右边是高崖,崖下江水滔滔。

    胡校尉勒住缰绳,马车停了下来。

    几个人迅速跳下马车,胡校尉拿过铲子开始铲条土沟,其他三人蹲下捡石头,把马车轮两边都垫上石头。

    若是那帮人想把马车推到江里去,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垫好石头,三人又帮着胡校尉扩大土沟,这会儿雨停了,但先前的雨让土质变软,倒是让挖土沟轻松了不少。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四人抢在那帮人的马车上来之前把土沟准备就绪。

    胡校尉把缰绳牢牢拴在了旁边的大树上,马头朝着树林,整辆车车头微微斜向着江水停着,车门也朝着江边。从那边过来的马车是看不见车门这边的。

    然后胡校尉在马车旁做出准备做饭的样子,刚把木架支起,捡了一些柴棍,就听见马蹄声响起。

    “小姐,你们先上去!”胡校尉沉声道。

    “好,你小心些,看情况灵活应变。”云霞拉起修竹,让智轩跟上,先进了马车。

    胡校尉把长剑放在身边地上,掏出火折子,抓了些身边没被打湿的枯草树叶开始慢条斯理地生火。

    沈三驾着马车逼近,沈大命令准备。

    喝停马车,沈三跳下来,朝着胡校尉喊了一嗓子:“喂,那汉子,可以借个火不?”

    胡校尉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平静地看了看他们说好,等着我去马车里拿个火折子给你们。

    他一边说着一边躲在了车后:“小姐,有过路人借个火,麻烦您递个火折子出来。”

    沈八的箭已经在了弦上,只等大哥一声令下就射出去。

    他们这里面,沈八的箭术是最好的,所以沈大安排了他负责射死车夫。但沈三现在还在车外,再说他也不知道车里还有没有第二个车夫护卫,所以先让沈三探个虚实再说。

    云霞从车厢板的小孔中看到后面马车的车帘微闪,有箭头状的东西在晃动中一闪而过,不好!

    “你自己上车来拿吧,我们都还在吃糕点。”年轻姑娘清脆的声音传出来。

    胡校尉应声拉开车门,云霞便跟他做了个射箭的动作。

    他立刻明白了,对手是要置他们于死地。

    一跃跳上马车,守在门边的智轩忙把车门关紧,胡校尉上车后,接过云霞从椅子下拿出一把中等大小的弓。

    大弓占地形,所以小姐选了这把中型弓,说是够用了。

    云霞朝胡校尉点了点头,把弓交给了他,修竹已经拿出了一把箭,迅速抽出一根也递给了胡校尉。

    接过箭的胡校尉,搭箭扣弦,咬着牙靠近了车窗。

    沈三还大大咧咧地站在原地,此刻他正在畅想中,等会会刷的一声,车夫便被箭射穿了。然后他们拉弓对着马车一阵猛射,马车被打成筛子,里面的人都应声死去,鲜血染红了马车,被推到江里。

    他们回去就该到大少爷那里邀功请赏,得金银珠宝了

    这样一想,沈三觉得自己一刻都等不了了。

    沈大咳嗽了一声,沈三才反应过来,转身往自己的马车跑来。

    刷的一声,有箭破空而出,速度之快,几乎在眨眼之间。力道很大,箭头深深没入皮肉,瞬时有血涌出,那箭羽还在颤抖着,被射中的人却眼睛暴瞪,只惨叫一声便匍然倒地,再无声息。

    沈三至死都没有明白,眼看着到手的功劳怎的就飞了呢?

    遵从表姐吩咐,在长凳上蹲着的智轩扳着手指头说:“解决了一个!”

    对面长凳上与他姿势相同的云霞和修竹都笑了,一贯胆小的修竹这次表现不错,还笑得出来。

    其实修竹是因为跟在小姐身边,所以觉得吃了定心丸。在修竹心里,小姐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会保护她,也会轻而易举地收拾歹人,最后取得胜利的。

    沈大他们在车里目睹了沈三被射死的过程,全都楞了那么一息,就在这时,第二支箭带着呼啸声向他们的马射来,那马儿中箭,一阵垂死挣扎,引得没有中箭的马也失了控。

    “快射箭!”反应过来的沈大尖叫起来。沈八的箭应声出去,但他们的马车仿佛是在水浪中起伏的船,让沈八的箭大失准头,歪钉在对面的马车车厢板上。

    而对面的第三支箭穿过车帘,直接射到了正举起弓准备射箭的沈五手上。

    沈五一阵痛呼,弓箭全部掉到了地上。

    还没来得及拾起来,又一支箭飞了进来。还好他们及时躲过。

    沈大大喊一声,一脚踹开车门,把在门边的沈九推了出去,自己也跟着跳了下去。再呆在车上,就只有他们被箭射成马蜂窝的份了。

    跳下来还没站定,沈大又开始大吼,都给我射箭去。

    沈五手伤了,没法再射箭,他缩到角落里,让出位置给沈七和沈八,自己则胡乱的找了布条把受伤的手包扎起来。值得庆幸的是,他发现对方的箭并没有喂毒,自己的小命至少暂时保住了。

    沈大捡起地上的缰绳,稳住了剩下的那匹活马。

    他们的马车稳定下来,沈八的箭术也跟着稳定下来,喂了毒的长箭一根接一根射到云霞的马车上,嗡嗡的钉在车厢板上,再扎进去也有很多从车窗帘子直接飞进去的。

    沈七也不遗余力地连射了好多箭,最后都把沈五的箭用上了。

    沈八和沈九从马车两边探出头去,也对着云霞的马车射箭。沈大躲在马车后扯着缰绳,听着密集的箭雨,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听到马车里有丫头的惊叫和哭声,也有少年大叔你流血了的声音,沈大觉得在如此密集的箭雨攻势下,那边很快就会招架不住了。

    “大哥,我的箭发完了!他们也完了!”沈八跳下马车,红着眼对沈大说。

    这家伙射箭已经射红了眼,处于一种狂热兴奋的状态下。

    “拿我的去,务必把他们都弄死。”沈大把自己刚才扔到地上的弓箭捡起来递给沈八,沈八拿起弓箭往马车车门那边跑去,嚎叫着从那边发箭。

    没一会儿,沈七也赶到了沈八那边,和沈起射箭,至此,马车四面都有人在射箭。

    贴在沈九身后探了探动静,沈大发现对面的马车已经被箭射成筛子了。

    要知道,他们的箭头上可是涂了铁栓子从西戎送回来的剧毒液,只要沾上必死无疑。刚才还能听到那丫头的人发出的声音,现在那边已经是一片死寂了。

    人八成也死透了!

    沈大得出结论。

    于是用脚踢了踢沈九,沈九转过头来:“大哥,我还剩一支箭了。”

    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址: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