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5章 错过
    “”

    到说书人单独给自己讲故事而族内那几个讨厌的家伙羡慕嫉妒时的样子了。

    一股莫名的寒意突兀地从脊椎骨升起,让叶雒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的耳力还没好到能在众人向他提问故事中不解的地方的同时分心听到两女谈话的地步,而被众人环绕的他显然也不具备清楚感知到何人打他主意的能力,何况围绕着他的人群中还有几个面泛桃花眼带红心的少女让他疲于应付,所以他只能选择暂时忽略那股寒意。

    柳轻言看着叶雒以及狂热地围着他的那些听众,眼中的笑意再次荡漾开来,她真的只是为了让妹妹听故事而提出的建议吗?当然不是!她喜欢上叶雒了?那更是扯淡,虽然对方讲的故事挺有趣的,但也仅此而已,而且她也看得出对方并不是一个真正说书人不同于周围的人,作为一个商人,她跑过的地方很多,见识自然也要丰富一些,她见过真正的说书人,那些说书人说书时一般会用一些乐器配合,或是抱在怀中的三弦,或是绑在小腿上类似快板的打击乐器刷板,或是挽在虎口上的莲花落,亦或三者皆有。虽然也不是没有如叶雒般只说不唱的,但那些真正的说书人说书时摇头晃脑,指手画脚,嘻笑怒骂,表情夸张,时而扮男,时而扮女,幽默滑稽,令人目不暇接,啼笑不止。说到时,场内不时爆发出哄堂大笑,整个场地都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说到悲苦时,艺人声音嘶哑,如泣如诉,声泪俱下,听众也往往情不自禁,泪流满面,再加上弦音低沉,似断非断,悲从中来,整个书场无人不悲、无人不恸。而叶雒的故事虽然很好,但他本人的表现就有点差强人意了,说书时语调平淡没有波澜,对于故事本身他也并没有多深的代入感,仿佛一个局外人在说不关己身的事情一般冷淡,可以说除了故事比较新颖外叶雒作为一个说书人不合格!

    而她之所以会对叶雒这样一个半吊子说书人感兴趣,是因为作为一个商人,她从叶雒身上看到了商机,强大而且浓郁的商机,所以她必须趁早把对方挖到手里,以免被人抢占先机。

    至于还有没有其他原因,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叶巧嘴,你故事里的唐僧实在太有趣了!我喜欢!”叶雒终于知道那个一直“叶巧嘴”地叫自己的人是谁了,不同于周围大部分普通人穿着的粗布衣衫,也不是如掌柜的老刘头一身华服,而是一身火红色莫名材质的练功服,更古怪的是对方背后背着一对红缨短枪,枪头之上更是寒芒闪烁,让人一眼望去就不由心生寒意,毫不怀疑被枪头捅到会产生何等悲惨的下场。对方的身材并不高挑,反而有点偏矮,约莫只有一米六左右,先前隐在人群中根本察觉不到,现在站到了自己面前,叶雒终于有机会仔细打量对方了,一个有点阳光的女孩,这是叶雒心里的第一个念头,虽然对方一头短发,脸庞五官也偏向于中性,但叶雒还是从对方没有喉结和微微隆起的nb看出了对方的性别。

    “是她?”柳轻言眉头一皱,显然认出了背枪少女的身份:“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稳固了开元境的修为,否则不可能自如地隐藏气息躲在人群中这么久而无人察觉!”

    “咦!是光光姐啊!没想到光光姐也来了!光光姐!光光姐!我在这里!”柳璃显然也也发现背枪少女,兴奋地跳上凳子挥舞着小手打招呼。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自家妹妹的声音吸引,柳轻言缓缓起身,莲步轻移,而柳璃看到这里也停止呼喊,跟在姐姐身后向前走去,二人的跟班亦步亦趋地跟着,受他们气势的影响,人群自发地退开让出了一条路。

    第一章不要工钱的店小二

    “小二,来两斤熟牛肉,几碟下酒菜,再上几坛好酒!”

    “好嘞!客官您稍等!”“五香牛肉两斤!下酒菜三份,上等花雕酒两坛!”

    “来喽,您点的菜!客官您慢用,酒水不够喝您招呼一声,我马上再给您送来!”

    “小二,来两份你店里的招牌菜!再加五张大饼!两坛普通的酒水!”

    “好嘞!客官您稍后”

    “小二!”“来啦”

    钱掌柜眯着小眼,油光满面的大胖圆脸上堆着弥勒佛般的笑容,一边招呼着结账的客人,一边用眼角打量着那个忙碌店小二的活跃身影,心中不由为自己的一时善心感到庆幸和自豪。

    庆幸自己的决定,自豪自己的眼光。

    这个店小二是一个多月前才来到自己的“钱多多酒楼”里的,当时的他昏倒在酒楼门口,虽然衣衫褴褛如同乞丐,却并没有普通乞丐那种肮脏而又瘦弱的样子,反而肤白肌净略显阳光,看上去倒更像是一个落难的公子哥,且此人身上又无刀剑创伤,明显并非被仇家寻仇所致,并不虞被人殃及池鱼,所以就顺手而为将其救了下来。当然,以钱多多财迷的性格,心里自然打着小九九:要是此人是某个大家族离家出走的少爷的话,此时在他落难之日伸出援手,待来日此人回归家族,到时,嘿嘿他还能少了自己好处不成!

    而事情的发展也正如钱多多所料,经郎中检查,此人确实无甚大碍,只是有些体虚,可能是饥饿所致,略微调养即可。这也让钱多多给此人打上了一个“冲动离家,身无分文的公子哥”的标签。

    “落难公子哥”很快就醒了过来,虽然他口音古怪,但举止有理,谈吐不凡,颇有大家风范嗯,这是钱多多后来在向别人介绍自己与纪有材的相识之路时所说的话。

    “落难公子哥”自称纪有材,除了名字之外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为了报答钱多多的救命之恩,他愿意留在店里工作,不求工钱,只要有吃有住就行。他的这些说辞更加坚定了钱多多心目中他“某家族离家出走的少爷”的形象,装失忆只不过是为了掩藏真实身份的手段,说不得连名字都有可能是假的,只为了不让家族顺藤摸瓜找到他而已,更是为了避免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后去他家族暴露他的行踪。而不求工钱,只求吃住这点,更坐实了他身为大家族少爷公子没有金钱观念的形象!

    至于说工作方面,身为店小二的纪有材却也做的有模有样,不到三天就已经让他挑不出毛病来了,对比之下,钱多多一气之下开除了之前一直偷懒耍滑的一个店小二事实上只是找个借口赶人而已,毕竟少一个人就少开一份工钱事实上钱多多酒楼虽然自

    本章完7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