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5|终章
    此为防盗章, 可购买超过30%v章或等待24小时后观看

    一打开, 左边是几排艺术字体:

    杻阳市祈雨法会暨旱灾募捐仪式

    众志成城

    共抗旱灾

    谢灵涯:“…………”

    谢灵涯对应该称之为“主流宗教界”的情况并不了解, 所以他看到活动主题时感觉有点怪怪的,感慨道:“看来政府积极救灾的时候, 宗教界人士也没闲着啊……”

    这不, 用自己的方式助力了, 能不能灵验就……两说吧,好歹还有募捐环节。

    抱阳观虽然小,但好歹建观那么久, 因此也是杻阳市道教协会的会员单位,只是以前王羽集基本不怎么参加活动,和同行没啥交情。

    再看请柬另一面, 落款是杻阳市道教协会办公室, 还写明在省道教协会的大力支持下, 杻阳市道教协会组织的祈雨法会将于后天在太和观举行。

    法会高功是市道协会长、太和观观主陈三生, 并邀请了省内各道观的十余位道士共同参与, 邀请各位会员单位前来观礼, 到时还会有给受灾群众的募捐活动。

    高功,本来只是学问渊博的人,在道教内,是称呼主持大小法事的法师,也可以理解为道功最高。陈三生作为本市道教协会会长,自然当仁不让。

    像这种活动,以前抱阳观唯一的道士王羽集都是能翘掉就翘掉, 人家只是例行公事寄来请柬。现在观里都没道士了,谢灵涯收到请柬后,反而想一定要去。

    倒不是热衷抱团,谢灵涯就是想了解一下行业情况,顺便看能不能找到他舅舅未来徒弟的影子。

    法会要办三天,谢灵涯暂时只打算去一天,就这一天,还得先和人打招呼,拜托孙富洋的老婆帮忙看着一下前院的事情,至于大殿,直接锁了。

    祈雨法会当天,谢灵涯穿着t恤牛仔裤就去了。

    现场除了道士之外,也有许多信众围观,所以谢灵涯的打扮并不突兀,只是出示邀请函时,门口检查入场资格的道士有点犯嘀咕。这个抱阳观要么不来人,要么来个……俗家弟子(?)做代表。

    太和观占地比抱阳观要大多了,而且前几年才修葺过,焕然一新,气派得很。

    谢灵涯这些天都在翻抱阳笔记,路上不住地打量所见的道士面相、身材,运用自己还非常新鲜的相人之术,观察他们的天赋。

    从古到今,道士就是可以在各个宫观间流动的,不过这种流动通常是相同流派间。在现代来说,就更不新鲜了,很多宫观还会延请有名的道士来做观主,这都职业化了。

    类似抱阳观这种有真本事的地方,要招衣钵传人,那又更慎重一些了。

    虽说对抱阳观来说,当务之急是连个普通的,能给信众讲解一下的道士都没有,但那毕竟是有钱就能招聘到的,衣钵传人兼观主却不然。

    ……

    因为谢灵涯拿的是会员单位的请柬,所以和普通信众不同,可以站得更近围观,他混在一群道士之间观看仪式。

    殿外满坑满谷的信众,殿内排坛,烛台、香炉、花瓶、绣金幢幡,一应俱全,旁边还有钟鼓伴奏,十分正式。

    看看太和观,再想想抱阳观的情形……他们连信众都没有,更谈不上做道场了。谢灵涯记得小时候舅舅也做过道场,但都是单独作,在祈禳人家里,其实这种都不叫做场,只能称为念碎事。

    但明明舅舅是有真本事,也非常虔诚的。谢灵涯酸溜溜地想,努力,以后他们抱阳观,也要做得起七个人以上的道场!

    仪式开始后,一名红衣道士手拿黄纸,率众出来。他十分年轻,看着可能才二十多岁,尤其面容俊美出尘,一身大红道袍,却一点也不显得俗气,宛如谪仙。

    他并未蓄长发,不过戴了纶巾,此刻清冷的凤目低垂看着手中的黄纸,神情沉静如水。

    按理说主持做场的高功会身穿绣着团鹤的红色道袍,其他人则穿黄色。

    谢灵涯有点惊奇地和旁边一个道士攀谈:“……陈观主这么年轻啊?”

    那道士本来一脸“你是不是有病”,但是转头看到谢灵涯长得还挺好看,脾气都没了,“陈观主临时有事,由省城的施长悬道长替任高功。”

    抱阳观在协会里那么边缘,临场换人这个消息谢灵涯自然不知道。

    谢灵涯厚着脸皮问:“他很有名吗?哪个道观的?”

    那人不可思议地看着谢灵涯,“你是混进来的么?”

    谢灵涯:“……”

    所以是真的很有名?

    那道士仿佛听到了谢灵涯的心声一般,说道:“你看他不蓄发就该知道啊,他是正一道的火居道士,不住道观的!施道长师承都是家传!”

    谢灵涯:“……”

    要死要死,常识没有补习够。

    而这个时候,施长悬已经展开黄纸开始诵念了,他声音清越,吐字清晰,而且有一种奇妙的节奏感,现场很快安静下来。

    “自五月以来,雨泽稀少,田畴干涸,百姓惶惶。谨择今日设坛诵经祈雨泽,伏望神明悯黎民,普降甘霖……”

    这个文书记载了法事的主办人、地点、时间、内容等,完了要焚化,上给天神。

    后方又有其他道士举八面旗,按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方位交穿行走,三遍后将旗子插进瓶中。因为在场的都是道士或者信众,大多都认认真真观看。

    谢灵涯对仪式注意得不多,他在盯着施长悬看,越看越觉得面相不错,摸不到身上骨头怎么样,但是这人年纪轻轻能够担当高功,想也知道功课很好,根骨估计不差。

    他一听说这人是火居道士,而且道统属于家传的,就有点蠢蠢欲动了,他觉得这个人可以列入考察目标!

    ——道士们除了带进门的度师之外,还可以另外和先生学习知识,拜的先生越多说明你越好学。但是由于门派之见、敝帚自珍等缘故,越来越少有人能集各家所长了。

    抱阳观历任观主的理念,都是愿意学到更多知识,也不介意弟子有多少先生,可惜像他们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

    可如果是家传,倒是更有可能拜先生了!

    虽然火居道士不能当道长,但谢灵涯不介意多给舅舅添几个优秀的徒弟啊,他舅舅多倒霉,一个徒弟都没有,以后多一个人烧香都是好的。当然前提是徒弟要根骨好性格优品德佳,不然收了何用。

    可惜,在法会待了一天,混了两餐斋饭吃,那个施长悬不是做法事就是一直被人围着,谢灵涯连聊两句勾搭一下的机会也没有,只能略带遗憾地回去了。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自祈雨法会办完后第三天,天降甘霖,干旱地区人民欢呼雀跃。

    而虽然下雨后供水渐渐恢复正常,但是抱阳观的水井已经打出了名气。

    这些天老水井也着实争气,那么多人取水,也没有断绝过,不愧是测算过方位。

    等到供水完全恢复后,非但有附近居民闲暇无事继续到这里乘凉、聊天,还有那么一撮人,接着来打水。

    一问之下,竟有大部分是好茶之人。

    他们这些天吃过这里的水,平时喜欢品茶所以对用水等细节也有讲究,品得比较细,都觉得水是难得的好水,所以即便供水恢复,也乐意来打水。

    剩下一些,也基本是觉得井水可口的。他们这些人,都以抱阳观的名字来称呼水井,叫它抱阳井。每天最远甚至有从另一个区过来背水回去喝的。

    谢灵涯当然不会因为旱灾过去了,就不让人打水。

    这么一来,居民们是开心了,谢灵涯却不怎么好。

    经过这段时间的熟悉,他也习惯了抱阳观内简单的事务,就是这几天不知怎么老睡不好,还做梦。

    做梦也就罢了,偏偏梦到王灵官往面前一怼,天天如此。

    谢灵涯向来心大,这下也不得不多想了,“大神啊大神,这是托梦吗?可是您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呢,您就比个中指,啥话也不说,我怎么知道是要干啥。”

    谢灵涯在笔记里找了一下有没有类似情况,还上网搜梦到王灵官是怎么回事,可是好像都没有和他一样的情况。

    想了半天,谢灵涯做了个无奈的决定,去问问太和观的道士。

    ——没办法啊!他没学解梦,实在是猜不出这个梦的意思!

    不知道太和观的人能不能给他打个折,虽然他不是道士,好歹也是抱阳观的人,大家同属道协。而且去那儿,说不定还能再见到施长悬呢!

    谢灵涯正收拾东西,准备去太和观呢,贺樽来了。

    贺樽:“谢老师你去哪儿啊?”

    谢灵涯当然不可能说自己去别的道观解梦那么丢脸的事,往他身后看。

    贺樽:“别看啦,我今天是一个人来的。”

    说好的带室友一起来上香呢?谢灵涯问道:“你怎么的,不会又见鬼了吧。”

    贺樽傻笑道:“那我得多倒霉啊!”

    谢灵涯:“所以你来干什么的?”

    贺樽:“我叔叔家闹鬼啦!”

    谢灵涯:“……”

    贺樽:“我一个堂叔,就住在杻阳,最近全家人天天做噩梦。他本来是不信这些的,还跑去做身体检查、检测旁边的环境,结果都没问题。我就建议他请您上门给弄弄,彻底解决一下。”

    弄弄?弄什么弄啊,谢灵涯这儿自己还困扰着呢,哪有空管别人,他都想说不然咱俩一起去太和观了。

    贺樽兴高采烈,看谢灵涯正在考虑,说道:“谢老师,我先给祖师上个香啊。”

    要上香谢灵涯当然不能拒绝,把他带到配殿,抽了三炷香出来。

    贺樽把香点了,捏在手里,弯腰一拜,结果起身一看,三炷香齐刷刷从中间断了。

    贺樽头皮一下炸了一般,“谢老师,这怎么回事啊!”

    他虽然不懂这些,但是这种情况,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事啊!怕是不祥之兆!

    谢灵涯也忙道:“我再给你拿三支,不多收你香钱,哎我可没有故意卖伪劣商品。”

    贺樽:“……”

    谢灵涯又拿了三支香出来,这回他自己来点燃了,然后扇灭火,刚扇了两下,这香竟然也齐齐断了!

    这回连谢灵涯都觉得不对了,脸色有点难看,他联想到自己做的梦了。

    贺樽还在害怕地说:“我是不是哪里冒犯祖师了,谢老师?”

    “不关你事。”谢灵涯把香放开,合掌对神像道,“祖师爷,您到底有什么指示,能不能明示一下啊?”

    “谢老师。”贺樽忽然弱弱地道,“您看,祖师身上是不是……”

    谢灵涯一看,贺樽指着的是神像侧面某处,剥落了一块。他转到后面看,这才发现后头斑驳得更严重。

    抱阳观年久失修,本来就有些破旧了,正殿上的瓦都残了,不是垫了防水布说不定就漏雨了。现在连神像金身也剥落了,谢灵涯能不狂做梦么。

    ——祖师爷这特么是发任务了啊!!

    谢灵涯一下子明白了,又点了三支香,念道:“大神,我一定给您把神像修整好,”他看了一眼香,咬牙道,“两个月内。”

    这一次,直到他小心翼翼把香插进香炉,三炷香都毫发无损。

    瞬间,谢灵涯和贺樽都有些发寒,谢灵涯还好,胆子够大,贺樽几乎发抖,更加敬畏了。谢灵涯觉得幸好自己没告诉他,这几天都梦到了灵官大神。

    谢灵涯虽然夸下海口了,但根本没有头绪上哪弄到钱。他广开财源的计划才开始了第一步而已,目前抱阳观每个月的总收入刨去开支,根本不剩多少,还得攒钱招道士呢。

    修整神像的钱没去打听暂时不知道,但那点收入是绝对不够的,这尊灵官像足有两米多高,不可能只补剥落的地方吧,有色差岂不是难看得很。

    这时,贺樽战战兢兢也点了三炷香,这回同样没有折断。

    谢灵涯若有所思地看着贺樽,忽然问道:“你堂叔那里具体怎么回事,有钱吗?”

    贺樽一愣,随即道:“当然有啊!我堂叔说只要能解决,按市价给。”

    “好。”谢灵涯仿佛很熟练的样子,然后一转头在心里想,靠,我也不知道市场价是多少啊!

    不过,这个事情确实可以尝试一下,要像贺樽那事,他最开始不知道源头,可能没什么办法。

    但是这一次既知道事发是在新宅,而且情形竟是和谢灵涯高中时,同学家里发生的类似,他自觉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况且,刚才先是贺樽上香时香断,谢灵涯总觉得这是一种暗示,他对灵官像又拜了拜,默念道:大神,是你怂恿我去的,那你要是不保佑我干活,就不厚道了吧……

    贺樽在一旁看到谢老师虔诚的样子,不觉也肃然起来。

    ……

    既然已经知道梦从何来,谢灵涯也就不必去太和观解梦了,和贺樽约定好第二天去他堂叔家。

    次日,贺樽打出租车来接谢灵涯,谢灵涯带上自己准备好的东西,两人一起到杻阳市一个新楼盘的别墅区,贺樽他堂叔家正是在这里。

    谢灵涯下车后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风水,然后低头摆弄手机。

    贺樽一看,我靠,这就是胸有成竹的架势啊。

    其实谢灵涯正打开之前录入的抱阳笔记,翻到风水那里拼命找对应的地形……

    “谢老师,我叔叔和婶婶之前都是无神论者,而且见过很多骗子。要是他们说话有什么冒犯的,您能不能多包涵啊?”贺樽不好意思地道,“之前他们还非问我,你住在道观里怎么不是道士,有没有证,还说什么无证行事。”

    这年头做个什么都有证,道士当然也不例外,有道士证,可以上网查验。

    但贺樽还是觉得无语!你都找道士了,还追究什么无证捉鬼啊?

    “我有证啊。”谢灵涯呵呵一笑,从兜里掏出一本蓝色的证件,在贺樽面前晃了一眼。

    速度太快贺樽没看清,呆了一下后道:“我靠,谢老师你不是没出家吗?你怎么会有证?”

    谢灵涯笑而不语。

    贺樽:“……谢老师你办假证?”

    “没,真的。”谢灵涯看他一眼,把证扯出来。

    贺樽赶紧弯腰凑过去看,只见谢老师的蓝底证件上印着三个黑字:学生证。

    贺樽:“…………”

    被谢灵涯用关怀智障的眼神看了一下后,贺樽也反应过来了,呸,他这什么脑子啊!

    道观里的扫地僧,僧??正常人说得出这么缺心眼的话吗?!

    谢灵涯体谅他可能被吓得智商狂掉,说道:“你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我看你也不会想出去,跟我挤一下可以吧?”

    贺樽猛点头。

    谢灵涯收留贺樽在抱阳观住了一晚,睡前贺樽听谢灵涯说现在抱阳观的道士暂时不在(其实根本就没有)还觉得特别可惜,他还有满肚子的疑问呢,谢灵涯又没法解答。

    第二天早上谢灵涯起来一看,贺樽还在呼呼大睡,倒一点也不像心里有事的样子。他无语片刻,但也没把贺樽吵醒。

    谢灵涯早起便坐在外面录入笔记,发现有一本里头夹着一张符箓,是他舅舅早年的练习品。也不知过了多久,上面朱砂写就弯弯曲曲的符文仍然鲜红清晰。

    谢灵涯看了心中一动,以前他就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现在目标已经改变了,但并不觉得业余摆弄一下有什么不好。

    一则他以后还要帮舅舅找徒弟,不能不懂,二则刚才的事让他深觉,多一技压身是好事,他现在可多少代表了抱阳观,万一短时间内都招不到道士,难道他天天介绍人去太和观啊。

    所以,谢灵涯看了一会儿后,索性找出了黄纸、毛笔和朱砂,准备临摹。

    他先是练习一下,用草稿本和墨水。初时下笔还有些凝滞,但是写到后面,他就有点摸到感觉了。写了两三道,就改用朱砂。

    用朱砂画符,好像比用墨水还要顺畅一下,这个点外面很嘈杂,谢灵涯戴上耳机放了一首《小跳蛙》,摈去外界干扰,精神瞬间专注,下笔如行云流水。

    符成,和舅舅画的相差无几,临摹得好像还挺成功。

    谢灵涯画了一组五岳镇宅符,也就是他舅舅画的那道,吹干了放好,意犹未尽,又翻了翻笔记,发现有一组符看上去还挺简单的,顺手也临摹了一次。

    画完之后,谢灵涯才看了一下注释,草字随意标着:六甲符。

    嗯,名字听起来也很简单。

    谢灵涯正晾符呢,贺樽伸着懒腰从屋里出来了,看到他正在画符,特别好奇地过来看,心痒痒地道:“你还会画符啊。”

    谢灵涯很矜持地道:“其实我也入门没多久。”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此就完结啦,明天开始更新番外,谢谢大家一路支持。第一次写灵异文,刚开始写得自己真的有点怕怕的,差点不敢晚上码字,又会纠结灵异文好像就应该恐怖一点。后来说服了自己,世界上也可以有给我这样的胆小鬼写和看的灵异文啊_(:3∠)_

    还有我为了让主角爽真的乱写,希望大家不要介意bug,还有理智对待宗教民俗啦

    会在这章的评论里送500个小红包啦,下个坑要是还能再见到大家就好啦,哈哈哈,所以小必须有:新坑《我爱种田》可以从文案点作者名进专栏看到,热烈求预收,有看bg的亲也可以了解一下《满袖天风》,爱你们=3=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刚刚弄人弄人扔了1个手榴弹 校服君扔了1个地雷 shannon扔了1个地雷柱佳银扔了1个地雷 苏浮生扔了1个地雷 小葡萄扔了1个地雷 小葡萄扔了1个地雷 小葡萄扔了1个地雷 思考的方式简单点扔了1个地雷一木扔了1个地雷 她教我闲云野鹤扔了1个地雷 她教我闲云野鹤扔了1个地雷 碧海扔了1个火箭炮 她教我闲云野鹤扔了1个地雷她教我闲云野鹤扔了1个地雷她教我闲云野鹤扔了1个地雷 27232186扔了1个地雷 d扔了1个地雷 中年小少女扔了1个地雷 小小猪扔了1个地雷 花下鬼扔了1个地雷sally扔了1个手榴弹demeter扔了1个火箭炮绿狐狸扔了1个地雷 喵喵酱扔了1个地雷易水寒扔了1个地雷锦镱扔了1个地雷粥粥粥扔了1个地雷 u酱扔了1个地雷 小透明扔了1个地雷布拉德x伊修卡扔了1个地雷花朝之辰扔了1个地雷 叶霓裳扔了1个手榴弹 绥绥白狐扔了1个地雷 子录兜森森扔了1个地雷 懒羊羊好扔了1个地雷 子录兜森森扔了1个地雷 原地梅格妮扔了1个地雷 子录兜森森扔了1个地雷ch3ch2oh扔了1个地雷 比花更花的花花扔了1个地雷 dan扔了1个地雷 舒青溪扔了1个地雷 卧雪扔了1个地雷florina扔了1个地雷 gongjue567扔了1个手榴弹 大月半扔了1个地雷 淡淡语汜扔了1个地雷 九月玖筱扔了1个地雷 考拉君爱睡觉扔了1个地雷政儿后援会扔了1个地雷 熊宝扔了1个地雷 羞答答扔了1个手榴弹羞答答扔了1个手榴弹哎呀呀扔了1个地雷 谢灵涯的合法小娇妻扔了1个地雷争权夺势扔了1个地雷 佛心画骨扔了1个地雷哎呀,一不小心扔了1个地雷19792623扔了1个地雷梨子sama扔了1个地雷懵e扔了1个地雷 莫墨扔了1个地雷aikame扔了1个地雷 乐水amy扔了1个手榴弹糖果?扔了1个地雷 葉蟲蟲扔了1个手榴弹卧槽扔了1个深水鱼雷litduck扔了1个地雷 夜·婷扔了1个地雷 银酒扔了1个地雷 浮笑半生扔了1个地雷锦鲤大王扔了1个地雷 粘糕carry扔了1个地雷 肉食系扔了1个火箭炮 想吃糖醋里脊扔了1个地雷南方无幻扔了1个地雷火锅少女木兮兮扔了1个地雷hopelin扔了1个地雷 雨过天青扔了1个地雷雨过天青扔了1个地雷月窈扔了1个地雷w扔了1个地雷時雨巡禮扔了1个地雷 白白白白白白水氵扔了1个地雷 岁意惜华扔了1个地雷bulunuo扔了1个地雷月华千陌扔了1个地雷羞答答扔了1个手榴弹姓顾的扔了1个地雷 落花时节又逢君扔了1个地雷 祈越歌歌歌扔了1个地雷 陆识不遇扔了1个地雷 `saluka。扔了1个火箭炮 卷卷枪扔了1个地雷 卡布琦糯扔了1个地雷 飞天小女警陛下扔了1个地雷 诗妮蝶扔了1个地雷段小尘扔了1个地雷陌陌扔了1个地雷平安京扔了1个地雷 平安京扔了1个地雷天使被狗咬扔了1个地雷小铜安安扔了1个地雷叶修太太扔了1个地雷半度°扔了1个地雷 尾尾扔了1个地雷 尾尾扔了1个地雷尾尾扔了1个地雷 花开花落扔了1个地雷 木兆木兆扔了1个地雷 仿佛沉默寡言铭刻于骨扔了1个地雷胡双喜扔了1个地雷 二狗子扔了1个地雷 商陆小可爱扔了1个手榴弹弧阿7扔了1个手榴弹 最爱恭弥扔了1个地雷 夜弦更生扔了1个手榴弹钺扔了1个地雷十七扔了1个地雷ros扔了1个地雷 宇宙最强天选之子扔了1个火箭炮含光君的兔兔扔了1个地雷爱乐扔了1个地雷 紫黛倾城扔了1个地雷0v0扔了1个火箭炮 ouou扔了1个地雷糖醋排骨扔了1个手榴弹 一笔千愁扔了1个地雷 森田桑扔了1个地雷 长风引鹤鸣扔了1个地雷 猫猫爱吃甜食扔了1个手榴弹 卷耳扔了1个地雷一巴掌扇飞你扔了1个地雷 时间之外扔了1个地雷 遥远星河扔了1个地雷 干瘪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 么么疯了扔了1个地雷 27340082扔了1个地雷花不怂扔了1个地雷 糖球球球球球球扔了1个地雷 流离之地扔了1个地雷 五菱扔了1个地雷 五菱扔了1个地雷 五菱扔了1个地雷 菘蓝喵嗷扔了1个地雷赋筱烯扔了1个地雷 狮子般啸扔了1个地雷 爱西子扔了1个手榴弹 夏祭扔了1个地雷冬眠勿扰?扔了1个地雷 雨过天青扔了1个地雷 休怪本尊拔屌无情扔了1个手榴弹 休怪本尊拔屌无情扔了1个手榴弹 休怪本尊拔屌无情扔了1个手榴弹 惠风和畅扔了1个地雷 唐僧骑马咚了个咚扔了1个地雷 傻逼扔了1个地雷 rayta扔了1个地雷 false扔了1个地雷二白扔了1个地雷 不问忘川扔了1个地雷灬浅默扔了1个地雷谷子爱吃肉扔了1个地雷 瘾扔了1个地雷 飒夜扔了1个地雷 k扔了1个地雷 2687扔了1个地雷yojiro扔了1个地雷 佳佳餐厅主厨扔了1个地雷 杂食动物鹿扔了1个地雷 木头扔了1个地雷口水草扔了1个地雷 懒得思考为什么扔了1个地雷 阿润扔了1个地雷 阿佐向作者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 素月清秋扔了1个地雷28664866扔了1个地雷蓝山扔了1个地雷 28022459扔了1个地雷 28022459扔了1个地雷 叫我17殿下扔了1个火箭炮 祭酒扔了1个地雷 faith扔了1个地雷 浅·简·涵扔了1个手榴弹 小鸡炖扔了1个地雷 科漓扔了1个地雷 16943818扔了1个地雷 溯寻san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