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5章 京城舆论
    夜幕降临,一条长达十余里的街道两边,很多商铺亮起了盏盏灯火。在这一个照明成本高昂的时代,恐怕亦只有这一座古城如此的繁华,致使这里宛如白昼一般。

    关于徐员外案件的状况,很快便被有心人散播于京城,京城的士子和百姓知晓事情的始末。他们知道林晧然过于年轻冲动、急于证明自己,结果差点冤枉了一个好人,造成一起冤假错案。

    “林文魁的学识无人能及,但这断案……呵呵!”

    “仅凭兄弟二人面相相似,竟然就大张旗鼓地公审,当真可笑!”

    “树上的叶子都是一个样,豈不是一叶有罪而天下叶子同罪乎?”

    ……

    在某间酒楼上,不乏高谈阔论的士子,矛头直指顺天府丞林晧然。他们已然是相信胖商人的证词,徐员外不过是跟他哥哥徐大发长相相似罢了,结果被林晧然抓到府衙公审。

    事情仅过了一天,却呈现着越演越烈的势头。自古都是“文人相轻”,或者是林晧然风光太久了,攻击林晧然的士子反倒是越来越多。

    从最初的质疑慢慢演变成事实一般,大家都认定林晧然断案是“外行”,差点造就一起冤假错案。

    不仅是那些满腔热血的士子,一些颇有资历的大儒都忍不住站出来说道“这林文魁能够中得状元,自然是一个聪明人,只是这断案终究是外行,却免不得弄出这等笑话!”

    “他总算没有昏头,保住了顺天府衙的颜面,没有被那个女子讹去钱财!”

    一时之间,林晧然的声望受到了极大的损害。虽然没有人否认他的才学,但却被着着实实地扣上了一顶“不擅断案”的帽子,亦算是断了他的前程。

    这种事情在广东的话,必然会引人发笑,谁不知林晧然断案有神鬼莫测之能。只可惜,当下是高高在上的京城,却没有多少人质疑这些话。

    槐树胡同,徐府。

    这一座不起眼的宅子,渐渐成为官员的向往之所。很多官员纷纷携带礼物而来,都渴望着走进这座宅子,千方百计想要被这座宅子的主人召见。

    徐阶吃过晚饭后,跟往常般在书房呆着,或是看看书,或是写一写青词。只是随着这段日子一直处理政务,纵使是闲了下来,脑子亦是不由自主地思考着一些政事。

    只是大明最大的难题,实质还是在一个“钱”上。各种安置灾难要钱,修建水利工程要钱,剿围反贼同样要钱,而皇上修建道家建筑更是要钱,几乎没有一个地方不是张嘴要钱的。

    眼看着严嵩一天天老去,他离首辅的位置越来越近,当下面对的事情不仅是如何将严嵩取而代之,更要思考着如何解决最迫切的财政难题。

    户部尚书的走马观花,不仅是这个位置的问题,更是朝廷财政问题的直接反映。只有将这个问题解决好了,让到圣上不需要为着财政的问题所烦恼,他才能稳稳地坐在这个位置上。

    只是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却又谈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