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6.番外(二)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一切准备就绪, 顾见深问沈清弦:“就这样进去?”

    沈清弦道:“我们当然要换个身份。”

    顾见深忽地一笑:“我有个想法。”

    沈清弦问他:“怎么?”

    顾见深拿出了自己的红色玉简,说道:“我们化作它们吧。”

    沈清弦怔了下:“玉简?”

    顾见深道:“不好吗?小巧灵便,不惹眼, 只要紧紧跟着他们,就能发现问题所在,若是方便了, 还能直接在心境中给他们化解心结。”

    还真有些道理……沈清弦说:“那我要化作红色的。”

    顾见深说:“你要跟着乱鹰?”

    沈清弦无奈道:“好吧,我选白色的……”

    沐熏的品位十分“天道”,否则当年也不会一拍脑门就跟着沈清弦走了。

    临到进入心境时,顾见深又问:“万一轻染圣人昨晚梦到的不是他们第一次相遇呢?”

    沈清弦并未多想:“没关系,反正不会一上来就血洗擎天六城。”

    “那倒不会……”老顾同志隐晦地提了一提:“但肯定是十分甜蜜的事。”

    他故意在甜蜜二字上加了重音。

    沈清弦一愣,听懂了,他看向顾见深道:“不会吧……”难道他要去心境里看徒弟的活chun宫?

    顾见深笑道:“怎么不可能, 反正我要做梦的话,肯定……”

    沈清弦还真被他带偏了思绪, 忍不住多想了那么一丢丢……

    顾见深见他真的在犯愁了, 便笑道:“好了,没事,如果真是那种甜蜜事, 我就开个屏障,咱们回避一下。”

    沈清弦反应过来了,这家伙根本是早有准备, 在故意逗他。

    尊主大人是那么好逗的吗?嗯……别人不行, 但顾见深嘛……沈清弦拿起他手, 咬了一口撒气。

    顾见深哪会疼?不仅不疼还心痒痒得很。

    沈清弦瞪他一眼:“快点带我去心境!”

    顾见深反手握住他,笑得要多“灿烂”有多“灿烂”。

    虽说十分笃定,但即将进入心境时,沈清弦还是略有小慌,万一真是徒弟的活chun宫……

    好在这个念头很快便消失了,因为沈清弦感觉到了星海磅礴的灵力涌动。

    顾见深的声音响在他耳边:“看来是他们的初遇了。”

    星海的紫水妖,心域的银狼,两人透过深蓝和赤红,牵上一段刻骨铭心的姻缘。

    沈清弦还挺好奇自己的身体:“我变成玉简了吗?”

    顾见深道:“嗯,天底下最美的一枚玉简。”

    沈清弦觉得他是在胡说八道,一抬头,就明白他这话含金量百分百了,因为他也看到了天底下最美的一枚玉简——红色的。

    沈清弦小声道:“我这审美也被玉简化了吗?”

    顾见深靠近他,蹭了蹭他道:“玉简本就是神识,你的神识当然是最好看的。”

    沈清弦被他蹭的怪痒:“别乱动,痒死了。”

    顾见深心思一动,低声道:“等回去了,咱们去识海中……”

    沈清弦立马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撞开他道:“一天天的,脑子里就不能装点儿别的东西!”

    他俩这玉简比外头那对真玉简可不尽职多了。

    人家好歹还知道一露面就赶紧“拉郎配”,他俩可好,先把自个儿给配上了!

    顾见深还想逗他,旁边却出来砰地一声巨响。

    俩玉简齐齐转头,看到了妄烬中卷起的好大一阵激流。

    星海和妄烬有天然屏障,彼此并不相容,但却是此起彼涨的过程,妄烬受到波动,自然挤压了星海的水域,让这边也跟着翻腾起来。

    按理说两片薄薄的玉简早就被卷进波浪,被掀得四散离开了。

    毕竟玉简可没手,可牵不住彼此。

    但顾见深和沈清弦牌玉简,显然不是普通的玉简,他俩岿然不动,还能淡定聊天。

    沈清弦道:“是有东西摔进妄烬了吧?”

    顾见深说:“应该是乱鹰。”

    沈清弦已经看到了妄烬中的那头巨大的银狼。

    虽然他并未见过乱鹰的本体,但也听沐熏提起过。

    眼前的银狼明显受了重伤,腹部的伤口溢出银色的血液,落在鲜红的妄烬海中尤其刺目。

    沈清弦道:“小薰呢?怎么还不来救他?”他瞧着乱鹰这伤势不轻,便有些着急。

    顾见深倒还沉得住气:“别急,再等等。”

    沈清弦也只得耐下性子,等着紫水妖赶紧来救人。

    结果等啊等……等啊等……等得银狼都快死了,紫水妖也不见踪影。

    沈清弦虽然变成了玉简,但医术了得,一眼就看出银狼已是强弩之末,临死之态了。

    沈清弦道:“我去找找沐熏。”顾见深只能跟上。

    他俩这玉简身体的确灵便,来去自如,畅通无阻,因为神识广袤,所以很轻松便找到了紫水妖。

    还不知化形为何事的轻染圣人在干什么呢?

    玩球。字面意义上的玩球。

    紫水妖绕着一整排足球大小的珍珠,绕得不亦乐乎。

    沈清弦记起来了:“他……挺喜欢珍珠的。”年轻的轻染圣人,曾将一枚房子般大小的珍珠搬到万秀山上,说是要给沈清弦当寿礼。

    可惜颜色太丑,被沈清弦默默嫌弃了很久。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紫水妖再不去救银狼,就没有日后的乱鹰了!

    因为这是极其重要的记忆,所以他和顾见深不好贸然干涉,万一煽动了蝴蝶翅膀,影响了后面的走向,可就触碰不到真相了。

    沈清弦很急,然而紫水妖一点儿不急,也不知那珍珠有什么好玩的,他绕着它们转了一圈又一圈,浑然不知他老攻快死了。

    沈清弦看看银狼,再看看紫水妖,越看越着急。

    “再耽误下去,乱鹰真要撑不住了。”沈清弦忍不住对顾见深说。

    顾见深顿了一下后,将沈清弦一下子撞了出去。

    沈清弦:“……”

    顾见深道:“引着轻染圣人去找乱鹰。”

    沈清弦顾不上说话了,转头就开始往妄烬那边跑。

    不跑不行……他虽然不是球状的,但显然比珍珠的光泽要好看得多,紫水妖已经“飘”过来了!

    他可不想被赤身luo体的蠢徒弟给紧紧缠住当球玩!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