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5章后宫升职记6
    迎面相望的几人,目光中都似乎回想起了些什么,而率先打破沉默的自然是嘉珩。

    “三皇子,四皇子见笑了,这位是令妹……”

    说着侧身招手,示意宣瑜上前的嘉珩,顿了顿后话的介绍道,然而微微低垂下去的眼帘中却是有着令人费解的表情?

    “哦,原来这位是你妹妹呀?就是嘉大人偶尔提起的那个小姑娘,真是没想到呢。”

    听着这后话,宣瑜一边暗暗判断嘉老爷跟嘉珩在朝廷里面的地位,又被这突如其来的见面给搞晕了,怎么上次在大街上偶然撞见的两个男子竟然是……

    皇子吗?

    “呃……见过……”

    “既然都是在外面,就不必多礼了,我们也不过是顺路而来,你们是特意来骑马的吗?”

    兴许是看出了宣瑜的不自在和别扭,立刻打断了她支支吾吾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后话,只见那位身着湛蓝色长衫的男子带着淡淡的笑意问道。

    而宣瑜保证,他的目光刚刚在自己的身上打量完。

    “回三皇子,正是如此,小妹之前大病一场,在家中一直将养着,初出大好后,母亲害怕她在家里闷坏了,特意嘱咐我带她出来散散心,也好驱去病气。”

    “病了?”

    一听此话,宣瑜只想低头对着脚下的一片软乎乎青草翻个白眼,这个嘉珩还真是人前一套,背后一招呀,这都是编排的什么鬼话!

    可是似乎对此很上心的三皇子,却是有些紧张透着急切问道。

    “完全康复了吗?要是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以让宫中的太医诊脉瞧瞧。”

    “多谢三皇子关心,小妹已经完全康复了,微臣感激不尽。”

    听着嘉珩这虚情假意的奉承,宣瑜自认为自己可以一句话都不用说呢,可谁知?

    “嘉小姐看起来脸色是有些……欠佳,大抵是大病初愈的缘故,的确是该出来好好走走,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对身体也是好的,这……也是千金难求的事情。”

    只觉得原本还在三步之外的人忽而上前开口,这淳淳的声线中透着一股子温和的感觉,让宣瑜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尤其是最后一句更让她忍不住的扬眉诧异。

    好吧……

    既然人家都有心替自己在嘉珩面前遮掩上次偷偷溜出去逛街的事情,那自己自然是要配合一二的喽。

    “多谢三皇子的忠告。”

    宣瑜一时间不知道该自称个什么出来,也不大晓得这大和国的宫廷礼仪,索性还是少说少错的好。

    “嘉公子!”

    好在此刻远处已经传来了几声呼喊,闻声望去只见是马场上的马夫已经牵了一批坐骑前来,可见这嘉珩还真是提前有准备的,可……

    这两位皇子倒像是匆忙而来,竟是连个提前通知也无?

    “这……三皇子?四皇子?您们……奴才给三皇子,四皇子请安。”

    一到近处才看清还有其它两人在的马夫,也是够辛苦的了,立刻下跪行礼,倒是看的一旁的宣瑜有些愣神,心想难不成自己也该下跪的吗?

    “童安你这牵来的可是匹好马呀?让本皇子瞧瞧!”

    已经摆手示意这马夫起身的三皇子,还没开口,倒是被后面的四皇子抢了话头,可以看出,他倒是对马匹的品种更加在行,也更加感兴趣。

    “回四皇子的话,这正是嘉公子这次回来特意送来马场让奴才们好生照料的。”

    “哦?嘉珩你又弄来了一匹好马呀,你可真是有本事!”

    四皇子似乎跟嘉珩的关系不错,两人说说笑笑的看起来倒不像是皇子跟大臣,有些像是兄弟?

    宣瑜的眼神带着一种奇怪的几乎是旁观者的角度打量着,却不知道身侧的三皇子也同样用这种目光打量着她。

    “嘉小姐经常骑马吗?”

    “啊?”

    突如其来的问话听得宣瑜一惊,更重要的是,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三皇子已经跟自己挨着这么近了呢?

    “哦……呃,不经常骑。”

    快速的掩盖自己刚才惊神的慌乱,宣瑜在回话之前偷眼看了一下正跟四皇子讲解什么马匹品种的嘉珩,见他没有看见自己这边的动静后,越发谨慎的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嘉珩的各种试探,宣瑜竟然更害怕跟眼前的三皇子接触?

    但又说不上来是个为什么。

    “呵呵,没关系,我在这马场里养了一匹性格温厚的母马,很适合女子骑行,倘若嘉小姐不介意的,我可以让奴才们牵出来试试?偶尔小跑可以有助于身体康复呢。”

    完全看得出,这位三皇子已然是对自己有意了,可宣瑜的心里却想的是……

    ‘难不成自己的那位老爹跟眼前的大哥在朝堂上有了什么好的地位,可转念一想,要真是如此,为什么端沐不来巴结呢,难不成端家比这皇子的眼头还要高吗?’

    一瞬间的想法千头万绪,宣瑜来不及理个清楚便只能顺势点头,却小声解释道。

    “我以前就不太熟练,这一病又忘记了许多,待会要是出丑了倒是无妨,可不要伤害了三皇子的好马才是。”

    “呵呵……嘉小姐真是心地纯良,放心吧,有我在,不会出任何事的,无论是你……还是马。”

    完全能感觉到这个三皇子是一个十分会说话,甚至会聊天的人,仿佛跟他说什么都觉得很舒服,宣瑜猜想他一定是个天平座。

    脑中忍不住又胡思乱想了一堆,连三皇子招手让其它马夫去牵出马匹的动作都没怎么留神,倒是在匆忙中对上了嘉珩的目光。

    一眼定睛,只见他微微侧身,带着不经意的低头,正在临听四皇子兴奋的说着什么,因着他比四皇子高了半头,所以这个姿势看起来有些……

    呃,怎么说呢,倒像是嘉珩比四皇子更加有些派头似得?

    但嘉珩的尺度却又把握的很好,既不让四皇子觉得尴尬,也没有让自己显得卑微,正如宣瑜刚才在远处的感觉一样,有点像是兄弟了?

    这样的猜忌让宣瑜心里一跳,带着本能的害怕,可不等那想法扩大便被三皇子的呼唤声叫醒。

    “嘉小姐觉得怎么样?”

    眼前已经出现了一匹纯白色的马儿,正温顺的在马夫的手中摇着长长的马尾,宣瑜定眼望去,只见它的眼圈周围有着形状怪异的火红色,这让它的样子十分明显奇特,且又……

    “真漂亮!”

    脱口而出的赞叹声可谓是由心而生的,这匹母马的的确确算得上是好马了。

    “呀?三哥你竟然将火凤凰牵出来啦?”

    四皇子终于跟嘉珩说完了什么,这才扭头看见三皇子以及宣瑜面前的这匹马儿,从他兴奋的口气中,宣瑜完全能体会到这匹马儿的贵重。

    “火凤凰?”

    将一只马儿取个这样的名字,宣瑜到底是有些诧异的,可是三皇子已经淡淡笑开的解释起来。

    “原本我是觉得它眼圈周围的红色像一团火,便叫火风,跟我原本的那匹坐骑蓝风相对应,谁知被四弟总是调侃成了火凤凰。”

    “哦?真有趣。”

    宣瑜试图用一个正常的思路和正常的口气评价一句,可总是不免避开三皇子落在自己脸上的目光,以及斜对面嘉珩那有意无意般扫来的眼神。

    “怎么样,第一圈我先带你上马吧?”

    “哦……啊?”

    上一秒还停留在眼神尴尬的境地里,下一秒就被三皇子此话给说蒙了的宣瑜反应着实有点过头了?

    此刻她忍不住响起在后现代时期,有人曾对她说,如果你想牵一个女孩子的手就带她去滑冰,那么……

    眼下这三皇子要带着自己骑马,可不止是牵手了吧?

    “多谢三皇子照顾了,令妹的骑术可是不好呢。”

    没等宣瑜快速的找出一个掩盖自己惊慌失措的借口,便被嘉珩一边上前一边缓声一句的话头打断。

    急忙咽了咽口水调整一下表情的宣瑜,已然成了被赶上架的鸭子,不得不如此了。

    “呃……那多谢了。”

    面对这匹漂亮的马匹,宣瑜倒是不怎么紧张,紧张的却是在旁边伸手要搀扶自己的三皇子?

    很想问一句,难道这大和国的女子跟男子可以如此亲密无间吗?

    好在三皇子比宣瑜淡定气派多了,只是扶着她的手腕,给她借力上马,虽然宣瑜在骑术上不能跟这些古人相比,但好歹也是骑过马的人,没那么夸张的大呼小叫。

    可害羞还是多余害怕的。

    “握着缰绳慢慢地带动,火风很灵敏,它完全能感知你要去的方向,两腿夹紧马肚,我们先慢慢地绕圈走……”

    身后时不时响起的话音低沉响起,缓缓萦绕在耳边,仿佛是在给宣瑜放松精神一样,带着一股子舒缓的力量,这让她渐渐的感到了轻松,甚至有一丝丝喜悦。

    仿佛是可以完全忘记一切周围的烦恼,只想这样沉浸其中,直到……

    “怎么样,感觉舒服吗?”

    都快要忘记身后的三皇子多久没有开口了,直到宣瑜脸上的表情已经呈现出了完整无缺的愉悦感。

    “嗯。”

    不假思索的点头,也没什么可犹豫害羞的,只是扭头看了一眼身后,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绕圈绕出了好远?

    “四弟一定是要拉着你大哥比赛骑马的,我们再多转一圈回去,看看你能不能一个人试着骑,我在旁边跟着你。”

    “好啊,不过你刚才说得蓝风跟我骑得这匹火风是……兄妹吗?”

    没有嘉珩那双饱含试探的眼睛盯着,宣瑜反而觉得自己轻松无比,至少跟三皇子说话没有半点磕磕绊绊。

    可很明显,三皇子对宣瑜主动开口问询的态度很是开心。

    “不是,它们应该算是……伴侣。”

    “伴侣?”

    嘀咕一声,宣瑜抬手摸了摸身下火风脑袋上的皮毛,没有领悟这句话本身的意思,而是照着自己的思路说下去……

    “这匹马儿看起来顶多四五岁,怎么这么小就有伴侣呢?”

    似乎更加没想到宣瑜会一口说出这样的话来,三皇子在她背后掩盖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后,却用很平静的声音解释。

    “因为它们俩算是一起出生,一起在这片马场长大,所以也算是……”

    “青梅竹马?那还真是了。”

    回头冲着三皇子一笑,宣瑜灵动的模样仿佛比天底下所有的美景都更加惊心动魄,让三皇子久久不曾回神。

    “那我们赶紧骑回去吧,我觉得我可以一个人骑着了。”

    其实,要说宣瑜完全没骑过马也不是不对的,只不过骑得多了却是不舒服嘛。

    “嗯,好。”

    返回的时候三皇子加快了马匹前进的速度,宣瑜始终觉得自己的后背贴着一个温热的怀抱,却一点也不觉得排斥,然而?

    在马匹缓缓停在最初的入口处时,嘉珩跟四皇子看来已经是比赛结束了,正在说着什么,还能隐约听见四皇子笑着说要晚上去喝酒的话音里……

    宣瑜对上了嘉珩忽而回头的目光,一瞬间!

    她能感受到嘉珩那双看似平静无波的眼眸饱含了无数莫名其妙的怒气?

    “三哥你们回来啦,你猜猜怎么着,刚才嘉珩竟然输了!”

    “是吗?”

    “四皇子一直骑术精湛,微臣不过偶尔小胜而已,输也是心服口服。”

    在三皇子淡漠无关般应声一句后,嘉珩几乎是迎面冲着宣瑜说话的,但这话却的的确确是给三皇子和四皇子解释的。

    可是宣瑜的心里却是纳闷,明明是他带自己来马场的,她还没怀疑是不是嘉珩故意让自己遇见这两位皇子的,怎么反而他一个劲儿的情绪多变呢。

    “嘉珩的骑术那么好,嘉小姐的也不懒吧。”

    话说三皇子一看便是那种心思缜密的人,怎么这四皇子却是口无遮拦呢,要是自己说好,难不成他还会跟自己比赛不成吗?

    在心中转个念头的宣瑜立刻摇头道:“不成不成,我大哥自然是骑得好的,我还是不要丢人现眼了。”

    待宣瑜这明显恭维的话落地,四皇子大笑一声,而三皇子已经轻巧落地,却始终护在宣瑜身边,只是让一旁的马夫将自己的那匹蓝风牵来。

    唯一没有说话的嘉珩,明显带着一脸的假笑,看的宣瑜越发的莫名其妙。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