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此为系统防盗章, 订阅章节比例达50%后即可正常阅读最新内容。m.. 移动网

    奈何陆以尧实在太沉得住气,于是下午四点多, 还有其他事情要做的王希便在叮嘱完之后, 放他回了宿舍。

    王希叮嘱的事情有三件,信息量其实挺大的,但似乎料定他能够听懂领会,对方只言简意赅说了一遍——

    “第一, 最近这段时间, 一切与微博有关的操作,都要等待公司授意, 绝对不可以自由发挥更不能放飞自我;第二, 明天公司会安排你去韩泽的剧组探班, 届时会有一个同样在探班的八卦娱乐资讯节目现场对你短采访,机场的事肯定会被问到, 你最好提前有个准备, 打打腹稿;第三, 以后你的通告事宜由我接手, 我可能没办法像康回那样天天围着你转, 但我们本来也不需要成为一家人。你只要记住, 我能让你红,就行了。”

    艺人和经纪人是什么关系?

    如果这个艺人足够红,那么他的经纪人是为他服务的。

    如果这个经纪人比艺人还红,在这个靠资源靠人脉的圈子里刷脸比艺人还好使,那对不住, 人家是来带领你奔小康的,让你种水稻,你就得弯腰插秧。

    “看微博了吗?”六点零二,陆以尧微博刚发出两分钟,王希的电话就进来了。

    冉霖正在淋浴洗澡的攻坚阶段——洗头。幸而手机被放在洗手台边上,以至于顶着一脑袋泡沫的他尽管狼狈,还是第一时间拉开浴帘,伸胳膊触屏接通,顺带按了免提。

    “还没有,希姐,怎么了?”

    “陆以尧回复了。”

    “真的?怎么回的?”

    “你不会自己看?”

    “……”

    “你在卫生间?”

    冉霖一惊,第一反应是拽过浴帘遮盖住下半身,然后抬头看黑白色块拼接的卫生间吊棚,仿佛在这片诡异方格的某个阴暗角落正藏着一枚犯罪的监控探头。

    “你声音都带上混音了,一听就是封闭空间。”王希似乎在他手忙脚乱拉浴帘的声响中脑补出了一些东西,难得声音里带上笑意,“他转你微博跟你互动了,态度很聪明。你看看可以,不用回他,再回就显得多余了,但记得关注他。”

    “……嗯。”

    挂了电话,冉霖伸手把氤氲的镜子擦出一条透亮。

    有限的镜面空间里,映出头发被香波揉得乱七八糟的少年。

    明眸皓齿,青春元气,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满是胶原蛋白的一张脸,退去了婴儿肥,却还远没到成熟男人的棱角分明,好看,也耐看。

    “你也就骗骗小姑娘吧。”冉霖伸出手指怼怼镜子里的无害脸,“陆以尧现在肯定想把你家族谱拿过来挨个问候。”

    迅速冲净头发,草草用沐浴露收了尾,冉霖这才抱着手机滚回床上。

    深呼吸,带着阅读某种重要文献或者旷世巨著的敬畏心态,点进了陆以尧的微博。

    陆以尧呈现给公众的态度在冉霖的预料之中,但做法远比冉霖预想得更妙。

    不愧是人气和口碑能一起抓得住的明星。

    不管这态度是陆以尧自己的,还是团员授意的,都是最漂亮的回应。

    从陆以尧微博下的回复也能看出来,除了粉丝比心,就是一水的路转粉。

    冉霖轻轻舒出一口气,有点自我催眠地想,陆以尧既然同意或者愿意发出这样一条微博,是不是意味着他也没那么讨厌被蹭热度……

    【[震惊]陆神商场秀演技,云章隔空怒回魂!![秒拍视频]】

    “……也、永、远、不、会、原、谅、你!”

    为什么要手欠地点开这个饭拍视频?

    为什么要让他看到这个视频的拍摄时间就是今天下午?

    为什么电视剧杀青这么久了,陆以尧的演技还能说回就回如此真切?

    一晚上做梦,冉霖都在想这些问题。

    梦中的商场临时舞台上多出一个人,那人模样身材都像极了自己。陆以尧爆发的还是这段台词,不过不再是对着台下粉丝,而是对着台上的那个人。

    后来陆以尧好像还想动手,主持人见势不妙,立刻插科打诨。

    然后冉霖就被吓醒了,再没睡着。

    ——这个无风无雨的秋天夜里,十八线男星冉同学许下心愿,最好这辈子跟陆以尧山水永不逢。

    去韩泽剧组的探班很顺利。虽然韩泽私底下对他不冷不热,但面对镜头,还是摆出了同公司艺人的团结友爱。

    果然,八卦娱乐记者一看见冉霖,就来了精神,恨不能把机场那件事的前因后果外带心路历程采访个底儿掉。

    幸而王希及时打断,把他拉走。

    否则他准备的场面话八成就不够用了。

    然而最终娱乐节目里呈现出来的,还是一个对乌龙事件有些害羞的青涩少年,不仅没有嘚瑟,还颇为真诚地对给陆以尧带来的困扰表达了歉意。

    采访是在两天后播出的,那时候机场乌龙的热度已经下去了不少,但余韵仍在,故而冉霖又收获了大批路人缘,粉丝数量稳步攀升。

    结果就在节目播出的这天,陆以尧回应了他的关注——跟他互关了。

    互相关注本是公司最希望的发展,就像之前陆以尧的回应,公司也乐见其成。

    但不知道为什么,冉霖总觉得陆以尧做出这些动作的时机耐人寻味。

    比如转发回应他的微博,是在事情发酵一整天,对方商场吼完台词之后。

    再比如这一次,采访播出,已经降下去的讨论度二次回升。

    陆以尧选择的时机,就像是……用这些行动来表达他的态度。

    而且冉霖总觉得,陆以尧的回应越鲜明,越表示他的情绪在剧烈波动。

    虽然这样的推断没有任何依据。

    采访播出+微博互关,还不算完。

    当天晚上,某知名二次元大触发了云章x令狐小刀的cp视频。

    令狐小刀是冉霖演过的所有男n号里,扮相最俊美的一个古装角色。虽然这部剧从播出到结局,收视率一直惨不忍睹,连电视台都不愿意重播,但令狐小刀,还是成了一小撮二次元迷妹心头的白月光。

    云章不用说,根本已经成了无数迷妹的老公。

    更致命的是该视频制作精良,把云章的cut片段和令狐小刀的cut片段剪辑到一起,生生凑出一幕虐心腐向mv,且从剪辑到配乐,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短短四分钟,却几乎比两部原作都还要精彩。

    圈内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花钱请人做的。

    虽然很多大触们都会为自己的白月光剪视频,但时机卡得这么准,一互关就放出,并且一放出就被各大号转发,刷粉红色泡泡,那就耐人寻味了。

    当然吃瓜群众们不会管这么多。

    尤其一大波迷妹,瞬间狼血沸腾,萌到出血而亡。

    云章x令狐小刀一路冲上热搜。

    两个当事人都没再回应,也再没有互动。

    但毕竟有爱迷妹们是一群能从简单的互相关注里就脑补出八十集偶像剧的战士,于是cp热搭着机场乌龙的风,吹得更猛,更远。

    一个月后,陆续上了一些小型通告的冉霖,收到了真人秀《国民初恋漂流记》的合同。

    《国民初恋漂流记》是xx卫视斥巨资倾力打造的一档明星旅行+冒险+生存+闯关的真人秀节目。

    单从策划案上看,针对性不强,有点大杂烩的意思,不像别的节目,从名字就能看出要么亲子,要么益智,要么唱歌,要么劳动。甚至纯旅游的综艺也有,主打就是美景+明星。观众根据自己的喜好,一眼就能选择出感兴趣的。

    但从明星阵容上,这个节目的特色就出来了——陆以尧+张北辰+夏新然+顾杰+?

    有名字的这四位,全是眼下娱乐圈最出彩的新生代。

    年纪最大的顾杰二十五,年纪最小的夏新然二十二。虽然娱乐圈里不乏比他们还年轻的,但要么人气跟不上,要么形象气质不符合策划标签。

    更重要的是,这五位都算得上少年成名,都曾被公司在通稿里捧成“国民初恋”。

    陆以尧不用说,出道就是一部小说改编的青春校园电影。虽然那个时候他还在英国读大二,只是趁假期回国演了个男三号。但影片一上映,就取得了不错的票房,加上男一男二的“演技衬托”,他这个才在曼彻斯特大学戏剧与表演专业读了不到两年的半吊子,倒是赢得了最多的人气,至此成功踏入演艺圈——当然后来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内拍戏,最终肄业,于是很快,公司就不再给他卖学霸人设了,只是百度百科的学历栏里还低调地挂着这个没读完的大学。

    张北辰和夏新然,一个二十三,一个二十二,都是四年前,一场名为“你还是少年”的选秀中出来的人气偶像。当时铺天盖地的妹子们想做他们的女朋友。

    张北辰剑眉星目,英气逼人,夏新然唇红齿白,精致秀气。一俊朗一漂亮,都在后续的影视作品中有惊艳表现。时至今日,大家已经渐渐忘了他们的秀星身份,但仍记得他们留下的“青春男朋友”的人设形象。

    顾杰是这些人里风格最鲜明的一个——荷尔蒙爆棚风。

    他的成名作是二十岁那年演的一部古装探案剧,他在里面扮演一个沉默寡言但武功奇绝的江湖少年。最初背负血海深仇,后经过男主的帮忙,家门沉冤得雪,大仇得报,便成了神探男主的忠犬。

    那部戏捧红了男主,也捧红了他,尤其他在刚出场时并不获好评的情况下——他的颜值在偶像剧这种高标准严要求的环境里实在只能算一般,加之肤色略黑,扮相诡异,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化妆师——后期凭借与女二号的虐心感情线,触底反弹。

    而在快结局的一场戏中,编剧又让他秀了一下身材。

    群众们这才发现,我靠,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和外面那些孱弱的走花美男风的弟弟们完全不同,性感的直男荷尔蒙扑面而来!

    人心就是这样。看你不顺眼的时候,你美也是丑的,看你顺眼的时候,你丑也是帅的。何况顾杰也不丑,后来电视剧结束之后,出席各种宣传,走的也是干净利落的潇洒风,于是渐渐的,再没人觉得他不帅,都感觉他迷人得不要不要的,一个眼神都能让人怀孕的那种。

    五位嘉宾,四个名字,前期节目组宣传的时候一直都用柯南中的凶手黑影来代替第五位。

    冉霖偶尔刷微博看见,以为是节目组的卖关子手段。

    直到王希把合同交到他面前,他才知道,原来是节目组心仪的那位明星一直还在考虑,迟迟没给准话,节目组只能等待。

    如今明星以档期为由明确拒绝,当然个中的真实考量只有那位明星自己清楚,王希才终于帮冉霖争取到了这个馅饼。

    除了王希的手腕,也有运气成分在内。

    论名气,冉霖和这四位一起上节目,绝对是高攀。

    但录制已迫在眉睫,而节目策划的定位又是“国民初恋”,初恋哪那么好找啊。高人气明星一抓一把,但能自诩国民初恋的,档期合得上拍的,更重要的是还不会狮子大开口的,筛来筛去,就剩下近期风头正盛的冉霖,好巧不巧地这风头里还纠缠着陆以尧。

    虽然这风头有虚高的成分。

    但架不住冉霖便宜啊。王希帮他接这档真人秀开的价格,能让节目组乐三天。

    一个想趁热度上位,一个想用最高性价比让节目顺利开录,双方一接洽,完美。

    “条款都帮你看过了,有点严格,但不算太过分。毕竟是咱们求着人家,总要妥协一些。”见冉霖认真审视合同,王希不咸不淡地开口。

    冉霖闻言眨了下眼睛,回过神。

    其实王希误会他了,他虽然是对着合同沉思,但脑袋里翻来覆去只想着一个人。

    放下合同,冉霖有点担心地看向王希:“你确定……他能接受我参加?”

    那个冉霖求神拜佛希望山水永不逢的人,不光可能要重逢,而且还要勾肩搭背来场摸爬滚打的旅行。

    冉霖现在汗颜的连对方名字都不怎么想念出来了。

    生怕满天神佛听见,再在无耻罪孽录上记他一笔。

    王希以为他要问什么大事呢,闻言莞尔:“他上个月就签合同了,不可能为你毁约。再说……”妆容精致的脸上又出现了常见的淡淡嘲讽,“他的咖位还没大到一句话就能左右节目组的选择。”

    冉霖再无话可说。

    其实他想问的是我能不能不参加,或者就算上综艺,能不能换个人蹭,不要总可着一个人薅羊毛。

    但他知道根本不用问。

    单看阵容,就知道这个综艺话题度低不了,能搭上这班车,王希肯定是下了苦功了。

    错过这一次,再想找这么好的机会,难。

    上海,某杂志封面拍摄现场化妆间。

    杂志方造型师给陆以尧换完造型补完妆,前脚刚离开,后脚陆以尧就对经纪人姚红刚刚带来的热乎消息表达了震惊……

    “第五人是冉霖?!”

    还有愤慨。

    “炒cp我已经忍了,他这是准备消费我到地老天荒?!”

    化妆间里只剩下陆以尧和姚红,但前者还是最大限度压低音量,只用咬牙切齿来表达自己刚烈的心情。

    红姐拍了拍自家艺人肩膀,力道很轻,但蕴含着无穷的安抚效应:“他价格便宜,而且也能跟国民初恋贴上边。”

    姚红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朴素亲切,自然细腻。

    饶是愤懑如陆以尧,也渐渐平复下来,不过对于冉霖跟节目组宗旨贴边的说法,还是觉得可笑:“他算哪门子国民初恋?”

    陆以尧自带电力系统,就连这种生气时候的挑眉,也迷人得不像话。

    好在姚红儿子都念高中了,于是平日里带陆以尧,也跟带孩子似的,宽容耐心。

    不过姚红能把陆以尧带到今天,那便也不是吃素的,只是与王希的霸气张扬不同,姚红是柔中带刚,处事更圆融透彻。

    陆以尧见她迟迟不说话,只拿出手机来翻啊翻,疑惑道:“红姐……”

    半晌,后者终于把手机递过来。

    那是一篇两年前的娱乐版新闻,一看就是没话题创造话题也得硬着头皮写的那种——【如果有初恋,一定就是你的样子:史上最帅的白衬衫校草,冉霖。】

    内容完全可以忽略,全是套话。

    倒是配图挺有几分味道。夕阳,操场,双杠,白衬衫的少年。

    “怎么样,跟初恋搭得上边吧。”姚红见他看得出神,轻笑调侃。

    陆以尧把手机还给经纪人,沉吟良久,感慨:“他保养得真好。”

    操场边的少年,和机场里的假粉,除了衣服不同,再无二致。

    那是一张被时光遗忘的脸,永远定格在了最好的年华。

    “别想其他了,好好准备。”姚红知道陆以尧已经接受现实了,只是还需要时间消散余韵,“这是你的第一个综艺,很重要。”

    陆以尧却还是想在余韵里挣扎最后一下:“真的没有转圜余地吗?”

    姚红沉默片刻,看进自家艺人的眼睛,语气平缓,却字字有力:“未来的某一天,你会成为真正的巨星。到那时,所有想站在你身边的人,都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陆以尧怔了下,不再说话。

    拍摄助理进来通知可以开始第二组拍摄了。

    陆以尧点点头,跟他走了出去。

    第二部分的拍摄他有一些分心,被摄影师提醒几次,才慢慢进入状态。

    他在想姚红的话。

    不是想它有没有道理,而是想那样的未来,究竟是不是自己要的。

    天地良心,女主角背后是有个爱妻狂魔的隐形富豪男友的,故而电视剧杀青之后除了公开宣传,私底下他跟女主角连电话微信都没有交换过,更别提“陆以尧承认xxx就是自己的择偶标准”这种一看就假到不行的标题党。

    但没办法。

    热搜里“陆以尧”三个字的所有权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它属于经纪团队,属于电视剧片方。于是这个名字就成了一个洋娃娃的换装游戏,今天穿热裤,明天穿洋装。

    唯一的区别只在于经纪团队打造的热搜,可能是陆以尧的现实生活,也可能是陆以尧的电视剧角色;电视剧片方打造的热搜,则要永远带着云章的tag。

    所以冉霖+陆以尧这样的组合空降热搜,让陆以尧很生气。

    自己的经纪团队再怎么宣传,永远不会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绑定他人,这是陆以尧给宣传团队定的红线。

    姚红曾委婉地劝过他,说清高这种东西在娱乐圈,是致命的。吃瓜群众们不会关心你的姿态,他们最直观看见的就是这个明星很活跃,总有新闻,而那个明星总没消息,八成flop了。

    陆以尧却觉得这不是清高。

    他要真清高,就不可能配合着天天吃喝拉撒都往热搜上跑,拍个哭戏不用滴眼药水就成了通告里的鲜肉身戏骨魂。

    但花式炒自己是一回事。

    消费别人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是陆以尧的做人原则,和当不当明星没关系。

    所以他愤怒,这愤怒不光来自于被消费的郁闷,更多的来自于对自己愚蠢的懊恼。

    套路,彻头彻尾的套路。

    从冉霖选择那个时间穿着那件减龄十岁的棒球服出现在机场,套路就已经开始了。

    别和他提什么巧合,误会。

    那么多接机粉丝怎么就偏巧掉下来一个灯牌?那么多机场地勤怎么就他一个十八线明星爱护环境?捡起来灯牌怎么就莫名恍惚了站在出口前面不动?机场监控流出的时机就那么巧?八卦号就那么闲自己动手做视频后期?

    去你……的吧!

    拨开偶然,全是陷阱。

    化妆师看着自己老板胸膛起伏,五内俱焚,一张英俊的脸凝眉冷目,面部肌肉僵硬得就像打多了玻尿酸,特想心疼地劝一句,实在难受,就别总憋在心里,直接骂出来吧。

    但她知道自己劝了也没用。

    十二岁被送到英国私立寄宿男校念中学,二十岁大学肄业才回国投身娱乐圈。

    人生中性格塑造最关键的八年都是在浓郁的英伦风里度过的。

    虽然陆以尧自己从来没有说过。

    但工作室里的同仁包括红姐都看得出来,陆大明星一直致力于做一位有教养的绅士。

    陆以尧的黑咖啡香没有飘到梦无涯。

    这会儿的冉霖正坐在公司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啃包子,吸豆浆,刷微博。

    从十点多被召唤到公司,他已经被晾在这里快一个小时了。

    除了康回的一句“不许在微博上出声也千万不能手滑点赞”,再没收到其他命令。

    百无聊赖,只能在这临近中午的空虚时光里,啃早餐。

    要不是被打断,他能在自己的小窝里睡到日落西山。

    不过现在,他是想睡也睡不着了。

    空降微博热搜,公司竟然会在他身上砸这种钱,简直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还真就把话题带起来了。

    从最开始的“史上最尴尬接机”,到现在的“在一起”,节奏带得不要太好。

    而且陆续地,开始有自己当年参演的电视剧视频被挖出来了。于是底下又一轮“啊啊啊鲜出水”、“为什么出道是少年现在还是少年啊摔”的热评。

    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堪称微博宣传教科书。

    康回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操作技术。

    冉霖眯起眼睛,一边啃包子,一边头脑风暴。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打在他少年般的侧脸上,睫毛在光影中延展出漂亮的弧度,像极了校园自习室里的男神校草。

    当然,男神是不会在自习室里啃包子的。

    中午十二点,会议室的大门终于被人打开。

    几乎要在秋日的阳光里昏睡过去的冉霖慌忙从桌上爬起来,待看清来人后,立刻起身站直:“希姐。”

    冉霖虽然瘦,总归是一米八的大小伙。可在一米六八的王希面前,气势顿时被秒得渣都不剩。

    王希四十出头,但看起来就像三十五岁左右。

    她今天穿了一套亚麻灰的职业装,上身马甲内搭白色衬衫,下身九分裤配细跟高跟鞋。马甲腰线收得刚好,勾勒出曼妙腰肢,内搭的衬衫款式经典,细节处见小心思,裤子脚口微收,露出一丢丢脚踝,跟高跟鞋搭配出视觉整体感,衬得双腿笔直而修长。

    “坐。”王希的态度很自然,自然得根本不像是第一次和冉霖正面对话,倒像是老板要找员工谈心。说完之后便绕到大会议桌的另一边,自己先坐下了。

    冉霖忙往右侧走两步,待到跟王希的位置正好面对面,这才坐下来,不自觉挺直腰板。

    “一上午就在这里睡觉了?”王希的声音有些冷,连带着玩笑听起来都是嘲讽多过调侃。

    冉霖是个面上嘻嘻哈哈看起来特别喜欢开玩笑的人,但其实什么时候该正经,他比谁都门儿清。

    “刷了两个小时微博,后来怕再刷下去万一手滑,把公司好不容易给我带的节奏破坏了,就没敢再动。”

    王希微微歪头,第一次饶有兴味地认真打量起冉霖:“你比我想象的聪明。”

    冉霖尴尬地笑,接茬也不是,不接茬也不是,最后无辜地挠挠头,索性摊开直来直去:“希姐,公司都有些什么安排,您就直说吧。”

    王希淡淡抬起眼皮:“之前是公司配合你,现在开始,需要你配合公司。”

    冉霖愣住,小鹿般的眼睛眨了两下,确实有听没懂。

    什么叫公司配合他?他一上午除了去厕所,连会议室都没敢出好吗。

    王希也没指望他一点就通,进一步解释道:“昨天晚上的事你干的不错,挑的时机好,运气也好。但在这个圈子里不能靠运气,得靠运作,懂?”

    冉霖顿感狼狈,连忙说:“不是,希姐,昨天晚上那事是个乌……”

    “不用跟我解释,误会也好,蓄意也罢,没区别。”王希身体微微前倾,犀利的眼神紧紧锁定冉霖,“我在意的是怎么通过这个契机,让你咸鱼翻身。”

    冉霖点点头,不再发言。

    咸鱼没有资格多话。

    “没问题的话,等会儿公司会帮你发一条微博@陆以尧,你要觉得不放心,自己发也行,但内容必须按照我们设定的来。至于后续互动,先看看陆以尧的反应再说。”

    “……”

    “又不懂了?”

    “我能先看看微博草稿的内容吗?”

    王希微微皱眉,不太欣赏冉霖的多思多虑。她更喜欢听话的艺人,让做什么做什么,因为她给对方做所的决定一定是最高效最有益的。

    不过刚开始,以后慢慢□□就是了,起码冉霖理解能力不错,一点就透,反应也快,省了她不少工夫。

    大部分明星微博都是艺人和公司共同打理,前者发生活发心情,跟认识的人或者明星互动留言,后者发修完图的街拍、自拍、剧照、活动照以及一切宣传。

    公司可以授意明星发些看似高情商的热点评论,买卖人设,以及用什么姿态卖萌,跟其他明星互动,但很少直接帮明星发这种有些私人的东西。毕竟明星也是人,也想要有自己的观点,看法,和朋友圈。

    故而虽然冉霖的微博账号密码公司都有,但涉及到圈陆以尧,还是要跟他提前打招呼。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笑哭]@陆以尧】

    冉霖看着王希掏出自己的手机在很短时间内编辑好的这条短信草稿,心里的草原上跑过八百匹骏马。

    他要是陆以尧,看见这条微博,能先把这个叫冉霖的拉黑,然后再从黑名单里拽出来上个满清十大酷刑,然后再拖黑!

    “视频已经那么热了,转发一下卖个萌,没什么大问题吧。”王希说得云淡风轻。

    冉霖却只从这条草稿里看出来四个字——婊气冲天。

    “能……不圈陆以尧吗?”冉霖内心挣扎半天,还是提了这个一定会被喷的要求。

    事实上他连微博都不想发,但要直接这么说,估计连谈的余地都没了。

    果然,王希的脸色黑下来,声音也彻底冷了:“不圈陆以尧?敢情所有人忙活一上午都玩儿呢?还是说你觉得自己就挺有热度,根本不用蹭人家流量小生。”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小伙伴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ghostre、流星麻麻(x4)、rong、津名志拓人、瓜瓜、甜蜜桂花糖、索索soso(x2)、喵~(x2)、移景、一饼饼、豆爷、魅妫、angel2jacky、有熊、rae、一饼饼、踏浪而来、20711522、独霸青楼、横不是横、qunowmj、啊咧、悱恻千言、瞳也、go鱼飞go、天天睡不醒、尾々生、猫球想吃遍宇宙、面面面、wing018、撒旦的印记、啦啦啦、左拉拉、阿阿阿阿橇啊、七月半的兔子(x2)、奶汁洋葱汤、卜卜、16195649、薇风沉醉、缓缓、傻乐、非然、呼吸信仰、黄衣少主、20171639的地雷!

    感谢言猫又、苏一卡_都退下_好挫啊、晓玥、高音癌的手榴弹!

    感谢fellow1212的地雷(x2)+手榴弹(x2)!

    感谢小野姬(x2)、人人寻找欢乐园、shakinghead的火箭炮!

    爱你们么么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