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冉霖抓阄的时候一直希望能跟夏新然分到一个房间, 再不济张北辰或者顾杰也行。不是说唐晓遇不好, 但毕竟以前从没见过,第一次打交道,难免会出现找不到话题的尴尬局面。

    但即便是唐晓遇, 也是比陆以尧好的。

    蹭热度这件事, 客观上讲, 已经翻篇了。他跟陆以尧道了歉,陆以尧不跟他计较了,他没再作, 陆以尧也没抓着不放, 尘埃落定。

    但从情感上讲,毕竟这段不太快乐的相识时光是存在的。相逢一笑泯恩仇之所以动人,就是因为大多数人做不到,能再见还点头致意,就很难得了,妄图兄弟情深的都是耍流氓。所以五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还没什么问题, 一想到要两个人在封闭空间里独处, 他就有点心理压力。

    而且根据前三期的录制经验,跟拍最多持续到晚上十点或者十一点钟,那等跟拍大哥撤退后,他跟陆以尧彻底进入“真实的自我”,天知道他们两个可以聊什么,脑补一下那个冷风吹过的绝望现场……

    可是命运这个磨人的妖精啊,就是这样神奇而又无常。

    看见陆以尧手中的跳跳虎时, 冉霖特别想哭。

    但是他还不能哭,因为陆以尧在短暂的惊讶过后,转头直直看了过来:“咱俩一间。”

    陆大明星直接给出自己的判断,而且语气听起来还挺……乐于接受?

    冉霖觉得自己肯定是想美事想疯了,不过人家已经抛出了橄榄枝,他当然也要回以善意。

    思及此,冉霖挥挥手中的圆牌,对今晚的室友温柔微笑:“请多指教,跳跳虎。”

    继陆以尧之后,顾杰和唐晓遇分别摸出了安娜和米妮,自然也有了归属。

    夏新然对这个结果表示尚可接受,双臂一张:“来吧,安娜妹妹。”

    顾杰站在那里,纹丝不动,拒绝得直截了当:“我怕被冻伤。”

    冉霖暗搓搓提醒伙伴:“冻伤了可以用真爱之吻……”

    顾杰石化。

    夏新然黑线,眯起眼睛凝视他:“冉霖,你变了……”

    冉霖坏笑,可弯着的眉眼又让人生不起气来。

    陆以尧忽然灵光一闪,昨天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有了突破:“你该不是昨天一直在恶补迪士尼相关吧?”

    冉霖惊讶:“你怎么知道?”如果说从真爱之吻就推断出他恶补了迪士尼也太牵强了,毕竟《冰雪奇缘》大家都看过。

    陆以尧扶额:“这个很难猜吗……”昨天的秘密攻略微博刚才一猜就中的迪士尼酒店,傻子都能分析出来冉霖在朝着哪个方向做功课。

    两个完全没get到对方重点的人本来还可以继续讨论,奈何节目组等不及了,看见分组明晰,立刻安排嘉宾上车,直奔迪士尼度假村。

    一路上风风火火,导演组还时不时用对讲机隔空串联跟在每辆车上的工作人员,于是两个人就都把这茬忘了。

    迪士尼乐园酒店位于迪士尼乐园的南面,与乐园仅隔着一片星愿湖,住在酒店里,就可以透过窗户,越过湖面,远远看见迪士尼城堡。

    这些都是冉霖做攻略的时候了解到的。但看再多的攻略,心得,都是别人的,看再多的照片,都是平面的,当真正在星愿湖的码头坐上船,看着远处的梦幻城堡,脑袋里慢慢闪出那些瑰丽童话,白雪公主,小飞侠,美女与野兽,玩具总动员,爱丽丝梦游仙境……冉霖才真正体会到那些来到这里的人,为什么流连忘返。

    你可能未必喜欢那么柔软香甜的童话故事。

    但总有一些东西,会击中你以为自己没有的那颗童心。

    主题公园,就是用来给人造梦的。

    你越配合它,越去忘掉一切沉浸其中,那梦境便越美。

    “是不是也想去合个影?”陆以尧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房卡,见冉霖还盯着不久前出现在大厅中的“高飞”,忍俊不禁地问。

    冉霖看着已经被大厅内的游客里三层外三层围住的卡通人物,叹口气,很认真道:“估计排不上。”

    酒店大堂内带孩子的游客居多,所以相比他们这些所谓明星,从天而降的卡通人物的吸引力绝对是碾压式的。

    陆以尧莞尔:“那就别向往了,明天进园想看谁都有。”

    冉霖抬眼看他:“你确定节目组能让我们那么悠哉?”

    陆以尧:“……我检讨,不应该提起这么悲伤的话题。”

    两人四目相对,笑容里都透出一丝疲惫。

    导演口中的豪华景观房,其实并没有很豪华,反而小巧精致。花纹繁复的地毯,色彩鲜明的卡通挂画,通透的半落地大窗,两张足够宽敞的单人床,床头上分别印着会闪出星光的迪士尼城堡和小仙女,上方还挂着复古小灯。

    “真挺可爱的。”屋子不大,陆以尧很快走完一圈,中肯评价。

    冉霖状似随意地踱步到电视机附近,意味深长道:“还有更可爱的……”

    没等陆以尧反应过来,冉霖已飞快拉开电视机下面的橱柜!

    整个橱柜门面应声而落,赫然一张儿童小床,而所谓的橱柜内部,却是一张睡梦中的米奇壁画,简直萌爆!

    冉霖期待地看着陆以尧,亮晶晶的眼神就像床头上的星光。

    陆以尧确实很意外,定定看了这张神奇的小床半天,才真心道:“很可爱。”

    冉霖被他打败:“除了可爱,你还有没有其他形容词……”

    陆以尧绞尽脑汁,搜肠刮肚,总算找到另外一个词:“有趣?”

    冉霖泄气地坐到小床上,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人根本就没有童心。

    陆以尧读懂了冉霖眼里的嫌弃,虽然对方隐藏的很好。但,他这样就被嫌弃也太冤了吧。

    “这里确实挺梦幻的,”陆以尧觉得需要为自己申诉两句,“但迪士尼最经典的都是公主梦,像是茉莉,贝儿,梅莉达,爱洛这些,我不来电很正常。”

    言下之意,你这么来电,才奇怪。

    冉霖有点懵:“你不来电,这么多名字是这么记住的……”要知道他恶补了两天,对于他口中这些名字还不能完全对号入座呢。

    陆以尧怔住,似乎也有点意外自己的“知识储备”,不过很快,他就在记忆长河里搜出了罪魁祸首:“我念中学的时候有一个室友是迪士尼控,所有迪士尼的动画片他都会找来看,包括很早期的那些,而且是一部片子看好多遍,有时候好奇,我也会跟着看两眼。”

    这个缘由是冉霖没想到的。

    不过经陆以尧这么一提,他倒想起来了:“我记得你中学就是在国外念的?”

    陆以尧顿了下,才简单应了声“嗯”,然后立刻起身走到半落地窗前,状似期待地问:“等下城堡那边会不会放焰火?”

    “不知道呢。”冉霖很配合地转了话题,“一会儿可以等等看。”

    城堡最终也没放焰火。

    不过放了灯光秀,透过落地窗看着远处闪烁的城堡,也别有一番趣味。

    但冉霖知道,陆以尧并不是真的期待这些。

    他只是需要一件事情来打断之前的对话,终止那个他并不想聊的涉及到他成长过往的话题。

    冉霖有点后悔多嘴了。

    可能是今天陆以尧的态度格外像“朋友”,他就不自觉放松随意下来。

    跟拍摄像在二十二点整准时撤退。

    冉霖对他道了辛苦,陆以尧对他补了晚安。

    随着酒店门重新关闭,两个人不约而同扑到床里,不过一个是仰面呈大字,对着天花板,一个是俯趴呈大字,脸贴着床单。

    “你先我先?”陆以尧问的没头没尾,说完自己都觉得好像还要补充。

    结果冉霖直接就答:“你先吧,我动作慢,免得你等。”

    脑电波相接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陆以尧上次有这样的感觉还是跟霍云滔。往往他说两三个字,对方就已经领会全文。但霍云滔是和他一起度过了整个中学时光,直到现在仍联系的老友,冉霖这才相处几天,出现这种情况实在神奇……

    “不是在说洗澡?”冉霖见听完自己回答的陆以尧不起身,反而用很微妙的眼神看自己,还以为猜错了,连忙又明明白白问了一句。

    “啊,是,就是说这个。”陆以尧回过神,起身下床,快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停住脚步转头道,“我洗澡也不快,你可别等着急,也尽量别催我,万一我滑倒,头磕到浴缸上是非常危险的。”

    冉霖哭笑不得:“你只要说‘别催我’就行,也不用为了增加说服力就把自己放到这么血腥的场景里。”

    陆以尧摇头,给了他一个温柔微笑:“我不喜欢用祈使句。”

    及至浴室响起水声,冉霖还沉浸在对方的微笑里。

    这帅得也太犯规了!

    陆以尧帅这件事他不是第一天知道。

    但今天的陆以尧尤其帅。

    难道是远好于预期的相处气氛让他看陆以尧的时候带上了感恩加成?

    他以为两个人独处会尴尬,会别扭,结果却是出乎意料的和谐。今天的陆以尧也比以前更温和,更容易接近。

    白天的时候冉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但是现在他可以很肯定,陆以尧确实有了微妙的变化。

    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陆以尧?

    明明说自己洗澡不快,但实际上陆以尧并没有在浴室里待太久,便洗好穿着浴袍出来了。

    冉霖边玩手机边等,听见声音的时候,很自然回头就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像被人点了穴道似的,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眨,整个三魂七魄都被眼前的男人吸了过去。

    世界上再不会有比陆以尧更性感的男人了。

    这一刻,冉霖真就是这么想的。

    湿漉漉的头发还带着水珠,额前几绺不听话,顽皮地翘着,挡住了好看的眉峰,却挡不住那双仿佛弥漫着雾气的桃花眼,嘴唇稍有些厚,但厚得刚刚好,是那种一口咬上去……

    冉霖,你这个禽兽!

    总算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男同志立刻在脑袋中拉响警报。

    太要命了,他竟然对着陆以尧想入非非,他绝对是疯了……

    果然之前的脑电波相接是偶然,陆以尧想,因为他眼下就判断不出冉霖究竟在想什么。那人先是直勾勾盯着自己,眼神像要吃人,现在又别开视线眉头深锁,眼神像要揍人。

    “我去洗澡。”

    突兀地冒出四个字,语气倒是自然温柔的,只是动作和语气完全不搭,在陆以尧看来对方就像是从床上直接弹起来的一样,咻地就擦过他身边。

    “地上有水,你慢点……”陆以尧还没提醒完,就听见浴室门砰地关上了。

    什么情况?

    陆以尧一边拿毛巾擦头发,一边皱眉,视线忽然瞄到被冉霖丢在床上的手机,恍然大悟。

    肯定是又刷微博看见那些评论了。

    陆以尧坐到椅子上,刚刚因为洗白白而放飞的心情,又有些变闷。

    一整天的录制,他时不时就会想,冉霖是真的没事了,还是强颜欢笑,时不时又会想,自己为什么总要惦记这个。可是想到最后,也没有头绪,最后只能总结为——好奇。

    就像他问助理小弟的那个关于微博被骂的假设,也是源于此。他自己对于微博评论没有特别多的在意和感受,所以总想知道大家普遍适用的,对于微博负评的反应,然后用此来推断冉霖。

    至于推断出结果之后干嘛?

    陆以尧想,可能只是为了印证看看自己脑补的那个惨兮兮的哭泣形象对不对吧。

    热水从花洒中恣意而出,淋在身上,激起一阵颤栗。

    冉霖一动不动,任由水流浇着,终于慢慢地,随着升腾的热气,整个人舒缓下来。

    陆以尧有毒。

    如果说之前电视里扮相的合眼缘,荒岛里求生的认真,说算了时的宽容,都只是碎片化的魅力,那在刚才,过了水之后,这些东西成为了整体。

    就像托尼·史塔克穿上了战衣,终于成为钢铁侠。

    冉霖是钢铁侠的死忠迷弟。

    “说到底,”冉霖用手指没好气地戳戳自己脑袋,小声咕哝,“你就是见色起意……”

    但是心里另外一个声音又问,如果刚才出浴的是夏新然,你会这样吗?

    冉霖很努力地脑补了一下,发现脑补十次,都是夏新然掀开浴袍就吹冰雪风暴,一边吹还要一边手舞足蹈地唱《let it go》。

    花洒的水温很暖。

    冉霖被自己的想象冻着了。

    怀着“但愿自己洗完澡陆以尧已经睡着了”的美好愿景在浴室里磨蹭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感觉困得不行了,冉霖才拿过沐浴露,草草收尾。

    洗完又在浴室里吹了半天头发,直到发丝飘扬根根清爽,才裹着浴袍蹑手蹑脚走出浴室。

    屋里的灯都被关掉了,只留了浴室门口的廊灯,亮着温暖的黄光。冉霖站在灯下面,不自觉看了眼陆以尧的床……

    啪。

    陆以尧床头上方悬着的复古小灯盏应声亮起,时间配合的刚刚好,就像是被冉霖看亮的。

    复古灯下是靠坐在床头的陆以尧,脸色有些困倦,但仍十分清醒。

    廊灯底下是做贼心虚冉霖,脸色被长时间热气熏得微微潮红,这会儿飘荡着无措。

    “你站在那儿干嘛?”陆以尧问着,不自觉打了个哈欠。

    冉霖看着看着,也跟着打了个哈欠,末了终于在哈欠里神智清明,一边状似自然地问着“你怎么还没睡”,一边三步并两步走到床边,一屁股坐下去……

    咦?

    屁股忽然被硌了一下。

    冉霖伸手进去把“肇事者”从屁股和床垫之间艰难摸出来,发现是自己手机,一阵后怕,这要直接把屏坐碎了,不是钱的事,丢人啊。

    陆以尧忍着笑,扶额道:“我刚才就想提醒你的,你动作也太快了。”

    冉霖一阵狼狈,连忙晃晃手里电话:“没事,我这个手机特别结实,上次掉到泡面里都没事。”

    画面太美,陆以尧仿佛能闻到红烧牛肉的芬芳:“那泡面呢?”

    冉霖嘿嘿一笑:“正好吃完,掉的时候就剩下汤了。”

    “这时机挑的……”陆以尧佩服,不过话没说完,就想到了更深层的事,再说话就带了点规劝意味,“其实也没必要总捧着手机,电视也能下饭,或者听听音乐什么的。”

    冉霖没多想,随口道:“手机比较方便嘛。”

    陆以尧不知道还怎么接下去,好像怎么接,都很生硬,索性换了话题:“你怎么知道会来迪士尼?”

    冉霖算看明白了,陆以尧这是准备秉烛夜谈的架势。

    不然正常刚才那里就可以说晚安了,多顺当。

    可是跟自己有什么好秉烛夜谈的呢,总不能上期刚冰消雪融,这期陆以尧就拿他当真朋友了,说不通嘛……

    “嗯?”陆以尧眼看着对方的神情越来越飘忽,就知道这是又走神了,无奈出声提醒。

    “哦,我其实根本不知道,”冉霖回过神,连忙答道,“只是闲着也没事,我就琢磨做做功课,万一用上呢,没想到真蒙对了。”

    陆以尧点点头,似乎觉得这个解释很合理,也比较可信。

    冉霖在心里舒口气。同时祈求陆以尧赶紧困意袭来,躺下入眠。

    冬末的上海,室内是刺骨的湿冷,尽管有空调,冉霖还是不自觉打了个喷嚏。他连忙拿过枕头抵住床头,也学陆以尧那样靠坐,同时扯过被盖到身上,这才觉得暖和一些。

    刚盖好被,就听见陆以尧道:“真好。”

    冉霖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这夸的是被子,还是他的喷嚏。

    结果陆以尧说的是:“我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做功课了。”

    冉霖囧,觉得跟陆以尧聊天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不然等他接茬的时候,你早把前言都忘了。

    但吐槽归吐槽,他还是挺真诚道:“忙是好事,多少人想忙还忙不起来呢。像我,每周就这一个通告,日程记录里一片空旷,我都不忍心看。”

    “等你日程格里都写不下了,你就知道放假有多难得了,”陆以尧也是真实感受,“我现在睡觉都只能在候机室里,下飞机就开工,有时候遇上场面容易失控的粉丝接机,机场方面会直接要求你走别的通道,或者想办法躲开,总之就跟做贼似的。”

    “难怪那次在机场你会用替身。”冉霖说这话的时候根本没过脑子,聊着聊着就很自然接到这里了,但是接完,他就想抽自己,各种抽,花样抽!

    “那最后也没瞒过你。”陆以尧笑道,带着淡淡调侃。

    冉霖愣住,有点摸不太清楚他话里的意思:“嗯?”

    陆以尧原本真没有任何翻旧账的意思,因为事情已经过去了,他正是不介意,才会拿出来调侃,但现在冉霖装傻充愣的反应,又有些不快:“我是说,虽然用了替身,你不还是把我堵着了吗。”

    冉霖怔怔地眨了眨眼睛,才弱弱道:“那是个乌龙啊……”

    陆以尧不自觉轻轻皱眉,目光则定定锁住冉霖,企图从对方的脸上找到谎言的破绽。但很快他就发现,没有,冉霖虽然气势弱,但眼神没有半点闪烁,于是陆以尧的不快就慢慢变成了不确定:“……真是乌龙?”

    冉霖冤得想哭。

    索性也不靠床头了,直接面对陆以尧床的方向,盘起腿,正襟危坐,一字一句,严肃认真:“最初确实就是一场乌龙,我只是想把落在地上的粉丝灯牌捡起来扔垃圾桶。”

    陆以尧:“……”

    冉霖:“呃,捡起来之后当然就没舍得扔了,那个灯牌真的做得很用心……”

    “吃亏了,”陆以尧也坐起来,有样学样地盘起腿,跟“室友”打坐而望,有点无奈,又有点好笑,“白气了这么多天,我一直以为自己中的是个连环套。”

    “不,你生气是正常的,”话已挑明,冉霖反而轻松了,索性往开里说,“后面的炒作发酵都是我这边干的,不然一个误会哪能掀起什么浪。”

    “这个我知道,”陆以尧意外的坦然,“我又不是第一次被人蹭热度,怎么炒的怎么带节奏的我都懂。我生气是我自己,经历了这么多回,还不知道提防。”

    “相信我,”冉霖真挚得快情深意切了,“被你搂过去的时候我也是懵的。”

    陆以尧莞尔:“我现在相信了。仔细想想,那么多粉丝都被替身带跑了,你能识破,还故意装作捡灯牌让监控器拍着,并且在我出来的时候完全不主动,喊都没喊一声,等着我去认你,拉着你拍照……基本不具备可行性,是我想太多。”

    冉霖听得叹为观止:“何止多,简直环环相扣,毫无破绽。”

    陆以尧囧,难得露出自嘲的笑,看着正直又憨厚。

    片刻后,他敛起笑意,正色看着冉霖,坦诚道:“灯牌的事是我误会你了,我跟你道歉。”

    冉霖吓了一跳,连忙摇头:“你别跟我道歉啊,你这样我只能去投星愿湖了。”

    陆以尧乐出了声,忽然觉得冉霖特别可爱,但还是坚持:“一码归一码。”

    冉霖真心服他了。

    经过这么一出,他不仅对着陆以尧没压力了,还特想教育一下这位伙伴:“你这样是不行的。你刚才也说了,我不是第一个蹭你的,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大家都蹭你?”

    “我好蹭吧。”陆以尧想都没想,就给了答案。

    冉霖诧异:“原来你知道?”

    “每一个作品上映的时候,合作的女演员都跟我传绯闻,剧方的粉红宣传通稿也满天飞,这有多难猜。”陆以尧笑着叹口气,“不过捆着我炒cp的男艺人,你是第一个。”

    冉霖低下了羞愧的头。

    陆以尧莞尔,不甚在意道:“圈子里就是这样的,大家炒来炒去,久了就没什么感觉了。所以我才说,我气的只是中套路,如果没中,单纯被硬蹭硬炒,习惯了。”

    冉霖抬起眼皮,有点心疼地看着他:“听起来好可怜……”

    陆以尧耸耸肩,云淡风轻道:“无所谓了,或许当红本身就是一种原罪。”

    冉霖:“……”

    陆以尧:“嗯?”

    冉霖:“如果夏新然在这里,肯定会被你这么深刻的感慨折服……然后拉上我一起揍你。”

    陆以尧愣一下,继而后知后觉,自己刚才说的话确实挺欠抽。

    但他确实没有炫耀的意思,单纯就事论事,今天即便他不红,看见这种现状,也会得出这么个结论。

    姚红说以他这种不求上进的性格,能蹿红简直不可思议。

    陆以尧承认这其中有运气成分,甚至还有一些其他成分,但最让他郁闷的不是圈内这些乌烟瘴气,而是他在这些乌烟瘴气里冲出来了,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却没有想象中的成就感。

    究竟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站在娱乐圈金字塔最高点成为巨星吗?

    他求索了二十四年,因为尚未达到那个点,故而无法确定。

    他曾很郑重地问过霍云滔,你的理想是什么。

    好友当时认真地看了他许久,说,你有病吧。

    陆以尧又走神了,冉霖对此已经见怪不怪。把手机闹钟设好,然后调成静音,充上电,全都做完之后,才轻声提醒“室友”:“早点睡吧,明天又是战斗的一天。”

    陆以尧元神归窍,点点头:“嗯,明天应该很有趣。”

    冉霖已经躺下了,闻言还是侧过身来,望着陆以尧道:“你也发现了对吧,导演组越来越会玩了。今天下午的冰冻卡,我摸着的时候差点笑疯。我当时就想,等会儿被我冻住的人会有多郁闷,没想到你们直接组团来了。”

    陆以尧想起白天的场景,也不自觉扬了嘴角,不过很快他就联想到了其他事情,语带深意道:“这一期剪出来应该很好看,迪士尼这个场景本身就很有效果。”

    冉霖打趣道:“上一期你的豪宅也不差啊。”

    陆以尧难得没反驳,只继续道:“所以口碑应该会有改善。”

    冉霖已经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观众效应了,故而闻言只是简单应了声:“嗯。”

    陆以尧总算能够顺理成章提出自己关心的话题:“那微博……”

    “我卸载了。”冉霖连忙接口,感觉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有点苦,又很快换成调侃的味道,“以后如果咱们节目口碑逆袭,你替我多刷刷评论哈。”

    陆以尧一时反应不过来,怔了片刻才不确定地求证:“卸载了?”

    “嗯,”冉霖不好意思地抓抓头,也不装相了,实话实说,“首播完第二天晚上就卸了。当然本来就是我自己炒糊的,也不怨人家群嘲,但看多了还是压力有点大。”

    “哦……”陆以尧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才愣愣道,“卸了好……”

    最难启齿的事情已经说了,冉霖索性跟陆以尧分享心得:“我发现一件事,就是如果一直刷微博,你会觉得微博里有整个世界,一旦不刷了呢,好像微博也就是个微博,生活也好,这个世界也好,都没变。”

    陆以尧想说,他一直就是这么觉得的,所以即便偶尔刷刷评论,也不会真的把那些一看就是宣泄情绪的言论放到心上。

    但他又觉得他和冉霖并不一样。

    他们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可他们得出这一结论的过程,以及对这一结论的感受,都截然不同。

    冉霖是努力让自己忘掉。

    他是根本不在意。

    所以冉霖卸了微博,还是不愿意深谈那些具体的冷言恶语。

    而他最近天天刷微博,却仍然很难有情绪波动。

    他唯一的情绪波动就是在看见特别过分的恶评时,会换位思考冉霖的感受,然后就不太舒服了。

    现在,他已经得到了自己好奇的答案——冉霖卸载了微博,不能说完全免疫,但从客观上已经截断了负能量的源头。

    可他却没有获得答案的满足感。

    “晚安。”冉霖决定不等了,这人走起神来能遨游到三界之外,索性做个终结者,说完就关灯。

    这一次隔壁床倒回应得快,一句淡淡“晚安”,灯也便跟着灭了。

    房间完全黑下来,冉霖闭上眼,努力把刚刚被“室友”重新勾起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甩掉,渐渐地,终于踏实入眠。

    听着隔壁床慢慢均匀下来的呼吸,陆以尧也总算想通了。

    他这些天的反常不是真的好奇冉霖会对微博里那些评论有何反应,他真正想要看见的是冉霖能和他一样,对那些评论不要在意。

    但是为何非要冉霖跟自己学呢?

    陆以尧想来想去,只剩下自恋这一种解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根甜玉米o3o(x19)、again、流星麻麻(x4)、mumu、18740120、林中精灵、啊咧、pass、思美人兮、海贼小七、19975086、七月半的兔子、漆柚、关山千里、菖蒲(x2)、大脸猫、じ☆ve鄸、chacha、敏洁、24256927、无心人与多情客皆是我、karen0、回首自纤纤、seeding、灿、皇家狗粮、清九、yvonne的地雷!

    感谢蚕豆大翻身、24514594、不知邪、蛋蛋、哔哩吧啦嘣吧的手榴弹!

    感谢木桔的地雷(x4) 手榴弹(x2)!

    感谢妙处难与君说、小野姬的火箭炮!

    感谢松露玫瑰是吃货的深水鱼雷(x3)!!

    爱你们么么哒~~~~~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