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给当红明星做助理是什么感觉?

    没做之前, 李同有过无数浮华奢靡的畅想, 做了之后,只剩一个——天天都感觉身体被掏空。

    比如今天,陆以尧的行程是北京——杭州(粉丝见面会)——北京(导演饭局)——上海。

    他全程跟着忙前忙后, 不需要他忙的时候, 也必须随时待命, 一刻不能放松。

    终于熬到饭局结束, 驱车赶往机场, 陆以尧是疲惫+喝飘,他是没喝一口酒, 已经累得脚下开始飘了。

    陆以尧原本有几个助理,后来是他本人跟公司提的不想天天弄那么大阵仗, 也不需要那么多人围着他忙活, 最后就缩减到了李同一个。

    最近,李同总是时常怀念起前同事们。

    “陆哥,你别总看手机了, 睡一会儿吧。”

    偌大的保姆车里, 坐在前面的姚红和化妆师姐姐已经开始补眠,只剩下躺在后面的陆以尧,还举着手机翻来覆去地刷。

    他不睡, 李同就睡不着,总觉得要随时待命,眯着都不踏实,作病了似的。

    “嗯, 就睡了……”陆以尧轻哼着,有气无力的,但手上倒不闲着,咔咔刷得飞起。

    这已经是一路上李同听见的第三回“就睡了”,他要再相信,那就是傻。

    手机里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陆以尧都累成这样了,还凭着最后一丝毅力坚持。

    李同只有在打手游打到忘我的时候会这样。

    但陆以尧没玩游戏,而是刷微博。

    当然,李同尊重微博控,可陆以尧不是啊。他跟陆以尧这么久,别说微博控,这人连手机控都不是,一天下来拿着手机的时间还不如拿着书的时间多。

    还是说人喝飘的时候,都会做些异于平常的事?

    “李同……”躺着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撑起了上半身,正努力凑近前面的助理,因为喝了一些酒,头不是很舒服,所以眉间皱成了川字,“你在网上被人骂过吗?”

    李同呆愣两秒,不太确定地回问:“微博吗?”

    陆以尧晃晃脑袋,应该是想点头,但车辆的颠簸和醉酒的恍惚,让他看起来跟个摇头娃娃似的。

    李同叹口气:“陆哥,我和你不一样,我微博里只有56个粉丝。”

    “哦……”陆以尧现在处于一半神智清醒一半已经成了酒中仙,所以反应了一会儿,才换了种问法,“假如你的微博有560万粉丝,你的每一条微博下面都有上千条回复,但这些回复里绝大部分都是骂你的,你会有什么感觉?”

    李同艰难咽了下口水:“为什么……我要这么惨?”

    陆以尧歪头想了想,眉毛皱得更凶:“没有理由,你已经这么惨了,这是既定事实。”

    李同绝望,只得脑补那丧心病狂的场景,最后竟补得十分投入,瞬间来了情绪:“老子挨个骂回去!”

    陆以尧:“不能骂。”

    李同:“凭什么?!”

    陆以尧:“反正不能骂……你就当是剧本设定。”

    这得是和主角多大仇啊,写这剧本。

    李同心力憔悴,终于向命运投降:“那就自己难受呗,还能是什么感觉。”

    “可是有一小部分是挺你的。”陆以尧很认真地看着他,“我刚才说了,骂你的是绝大部分,但不是全部。”

    李同也很认真地回看自己老板:“一万点伤害和一点补血,结果还是九千九百九十九点伤害。”

    陆以尧不认同:“这些骂都只是情绪宣泄,有些根本没有任何逻辑,可是挺你的不一样,每一条都言之有物,很有分量。”

    李同实在忍不住了,索性整个身体转过来,正对陆以尧,以便让自己的观点更有说服力:“哥,留言是混在一起的吧。我如果能把夸我的五十条挑出来,那就表示我已经看完了骂我的一千条。都被骂的狗血淋头了谁还有心情分析哪条评论有质量哪条评论没质量。再说,夸我的话就算把我夸成花了,我也不能上天,但是骂我的话一句x你妈,都能让我炸。你说哪个更有分量?”

    陆以尧不再说话,重新看回手机,但神情有些迷茫,也不知道是醉的,还是被助理一番高谈阔论搅和的。

    李同慢慢从那个丧心病狂的剧本中抽离,终于在一个颠簸之后,回归本职设定。

    看着陆以尧还在纠结,李同其实特想说,你以前都不怎么刷微博的,也没耽误蹿红,何苦给自己找不痛快,粉丝嘛,什么脾气性格都有,随便一点小事都能撕出一片天,不用太当真。

    但这话姚红可以说,他没资格。

    不过话说回来,能用言之有物这种仿佛上世纪的词儿来对粉丝留言进行筛选性接收,这样的陆以尧会因为微博评论而受伤吗?以及,最近也没人黑他吧……

    谢天谢地,陆大明星终于抱着手机睡了。

    李同转回身来重新坐好,拿个棉垫子抵在车窗上,脑袋立刻靠过去,眼皮沉得像灌了铅,没眨几下,就彻底闭上了。

    不能喝就别喝,一喝飘就跟人进行学术讨论,上一次拉着他探讨如何判断理想的真伪,这一次拉着他研究微博评论对人的杀伤力,拜托,他只领了助理薪水,被这么枯燥的话题折磨是要额外加钱的!

    意识逐渐飘远,睡梦中,李姓助理小弟的眉宇间仍残留着淡淡委屈。

    陆以尧从车里睡到机场,又从机场睡到飞机上。喝飘有这一点好,助眠,所以什么气流颠簸压力变化一律没感觉,睁开眼,又是阳光明媚新的一天。

    一刻不停地赶到第四期录影集合地——东方明珠电视塔。

    饶是马不停蹄,陆以尧还是险险踩着时间到的,再晚一点,都算迟到。

    陆以尧特别讨厌迟到,无论是别人还是自己。

    车子刚一接近电视塔,陆以尧就听见了阵阵尖叫,透过车窗去看,电视塔下已经被热情群众围的水泄不通。

    还有很多是准备买票进塔的,一看好像有拍摄,干脆也先站住看看热闹。

    去机场接他的节目组司机显然已经事先踩过地形,开着车子绕过人群,进入被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隔离出的通道,很快,便抵达电视塔下。

    节目组的设备已经完全铺开调试好了,穿着棉大衣的导演不知道在跟摄影说什么,一看见他的车,立刻示意负责陆以尧的跟拍过去。

    陆以尧下车的时候,周围妹子们的尖叫声仿佛能掀起热浪。

    前三期录制的时候也会被围观,但不知是错觉还是第一期播出后的效应,总觉得这一次围观的群众更多了,也更加热情。

    这边陆以尧下车,那边在另外一辆车里等了一会儿的四位男嘉宾,也被工作人员带下车。

    终于,五个伙伴在电视塔下面,集结完毕。

    二月下旬的上海,阳光就像个花架子,看着明亮亮的,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也许是气候的缘故,风里都带着一丝潮气,明明风不大,但吹在身上,起初没什么感觉,等反应过来时,已经冷到了骨子里。

    节目组这一期破天荒地给嘉宾们发了统一服装——抓绒加厚的圆领卫衣,胸前是“国民初恋漂流记”的logo印花,颜色是蓝色和白色的拼接,远远看着,就像五套校服成精了似的。

    陆以尧在车里已经换好了衣服,并且对这件制服的视觉冲击有了一些心理预期,可等看见另外四位伙伴时,还是没忍住,一路笑着走进队伍。

    “差不多行了,”顾杰总觉得对方在笑自己,毕竟放眼看去,只有他的气质和这么少年风的造型不搭,“你穿着也没有多好看。”

    陆以尧努力收敛笑意,一个劲摆手:“不难看,就是比较……壮观。”

    实话实说,衣服不算丑,中规中矩的款,印花的设计也ok,颜色嘛,清清爽爽,看一看就挺顺眼了。只是,他们五个人从来没统一过服装,忽然就这样了,好像大家从漂流团变成了同学会,视觉上就特别有喜感。

    谈笑间,陆以尧状似不经意地看了眼冉霖。

    冉霖没太热络地加入讨论,但眼睛却是带笑看着讨论中心的,所以陆以尧这么一瞥,两个人就正好四目相对。

    冉霖愣了下,立刻给伙伴一个大大笑容,算是无声招呼。

    陆以尧顿了两秒,才隔空冲对方笑笑。

    伙伴们的调笑渐渐安静下来,导演已经来到众人面前,开始公布今天的主题。

    陆以尧看着导演的嘴一直动,可心里却还在意外冉霖的状态。

    他以为对方就算不愁云惨雾,也多少该有些低落,可刚刚那个笑容里,虽然有礼貌的成分,但更多的确实是身心清爽的开朗。

    冉霖没被那些网上的言论干扰固然是好事,可陆以尧总觉得不踏实,因为前三期相处下来,冉霖并不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也不是自己这种略以自我为中心,对待外部言论稍显淡漠的款,相反,冉霖应该是很在意周围人的感受,会不由自主换位思考感同身受,并尽量希望周围人都舒服的倒霉性格。

    这样的人面对那样的黑潮,能一觉起来全忘?

    何况网上的言论并没有因为昨天的队形而停歇,很多阵地战还在炮火连天呢。

    还是说自己发的那条微博对冉霖确实有这么大的鼓励?

    陆以尧抿紧嘴唇,不是特别相信这个结论,但又克制不住因为这个结论而慢慢飞扬的心情。也不知道是高兴于冉霖的阳光,还是得意于自己的影响力。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最近的状态不对劲,很不对劲。

    “……那就让我们欢迎今天的神秘嘉宾出场!”

    导演骤然昂扬的语调终于拉回陆以尧的注意力。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通道口,他连忙也跟上,只见低调奢华的赞助商品牌汽车徐徐驶来,最终停在大家面前,车门打开,一条大长腿就迈了出来。

    不过没等漂流团夸张的“哇”结束,长腿上面的蓝白相间卫衣就出现了,“哇”瞬间成了“哈”,气氛也从热烈陡然转成笑场。

    再好看的人顶着卡通感十足的logo也没办法拉风起来。不过这一笑,倒也拉近了嘉宾和原住民的距离,清爽帅气的男嘉宾一路小跑就进了镜头主场。

    陆以尧手上鼓掌,心里却是惊讶,这是今天第二个意外了。

    节目组不光第一次邀请了嘉宾,来的还是他的老熟人——《云章》里的男二号,唐晓遇。

    唐晓遇也不跟他见外,进了队伍跟小伙伴们挨个寒暄,到他这里直接给了个很哥们儿的拥抱:“好久不见啊。”

    陆以尧也拍拍他后背,欣然欢迎:“藏得太深了,也不提前透个风。”

    唐晓遇摊手嘿嘿一乐:“那就没惊喜了嘛。”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俩一个剧组待了几个月,又有好多对手戏,肯定有交情的嘛。

    顾杰立刻调侃似的提醒:“喂喂,可别因为认识就放水啊,咱们这个节目都是实打实的pk。初恋,这是一个很神圣的称号!”

    唐晓遇安慰似的拍拍顾杰肩膀:“放心,我人都站在这里了,就不会让你们纠结,那个称号必然是我的。”

    顾杰黑线:“……”

    夏新然眯起眼睛:“兄弟们,我想揍他。”

    冉霖实在忍不住,也坏坏地凑了一脚热闹:“我精神上与你同在。”

    张北辰哈哈大笑,对唐晓遇道:“你成功把我们团结在了一起。”

    唐晓遇眨巴着眼睛求救似的看陆以尧,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陆以尧淡淡叹口气:“自作孽,不可活。”

    不知是五个人越来越默契,还是有了唐晓遇这么个催化剂,第四期从录影一开始,气氛就特别流畅自然,笑点有,亮点有,节奏也不错。

    身处其中的人感觉并没有特别强烈,至多是觉得比以前更舒服了。

    但导演旁观者清,高兴得飞起。

    事实上第三期荒岛求生和生日party的时候,这种五个人之间的默契自然感就已经慢慢出来了,但尚有一些不足。

    而现在,五个人彻底放开,连仅剩的那点或不自觉收着或用力过猛造成的偶尔尴尬,也完全消失,不用后期剪辑,光是看着录制过程中的互动,就能让人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团队气息。

    国民初恋漂流记,终于成了国民初恋漂流团。

    打造团队风并不是导演和策划组最初的方向,最初他们是希望呈现出明星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面对困境和任务的真实反应,但自由发展的结果,就是五个人最终成了一个团队。

    导演怀疑这里面也有自己的功劳,毕竟“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它的名字叫节目组”这种信念是非常容易让人团结的。

    但不管是偶然也好,必然也罢,这样的发展,他和整个节目组都乐见其成。

    明星自己舒服了,观众看着才会舒服,这是不论什么类型的真人秀都适用的共鸣守则。

    第一天的录制,在东方明珠电视塔下集合后,真正开启环节的是静安寺商区和田子坊两个地方。

    任务还是以坑爹为主,但在整体感和趣味性上都有所增强——随着时间推移,一期比一期好的不只有嘉宾团,还有节目组。

    尤其在田子坊寻宝藏争夺战的时候,最先找到一个宝藏的夏新然被陆以尧偷袭得手,简直怒不可遏,破天荒跟顾杰结盟,共同对付陆以尧。可陆以尧也不是吃素的,直接拉上唐晓遇,二打二。

    纠缠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冉霖正好路过,观望半天,任由双方拉票,仍保持中立,最后悠然飘过。

    结果等到冉霖把另外一个埋藏点识破,拿到属于自己的宝藏返回来的时候,这四个人还没争出个结果。冉霖实在看不下去,说要不你们就猜拳吧,真的,这是我们祖先发明的特别高效解决纷争的方式。

    双方精疲力竭,终于在深思熟虑后,响应了这个提议。哪知道刚把宝藏放地上,没等出拳,张北辰就像桂林战里抢勋章的顾杰一样,一个闪电手,渔翁得利。

    张北辰这边溜得快,冉霖这边可就惨了,根本不用解释,抱着自己的宝藏就一路狂奔。

    最后被堵在一个死胡同里,就在大家都以为他只能含泪上交自己的宝藏时,冉霖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张“集体冰冻卡”。

    四个人猝不及防,完全懵逼,乍一看倒真像被冻住了。

    最终冰冻卡上节目组的logo让他们不得不接受事实——冉霖在某个隐秘所在,发现了神奇道具。

    冉霖昂首挺胸从四个人面前离开时,跟拍了全程的络腮胡孙大哥上气不接下气,也不知道是跟着跑的,还是被逗的。

    一个好的综艺,是好的导演,好的策划,好的环节,好的嘉宾共同碰撞出的效果。

    同样的争夺战,这一次的田子坊就比上一次的冠岩冒险丰富许多,也有趣许多。

    当然作为第一次参加录影的嘉宾,唐晓遇的感觉或许更能说明问题。

    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宣传自己的新剧,其次如果能用节目的热度给自己吸一些粉,自是更好。但是来之前他也看了第一期还有网上的后续评价,实话实说,对于经纪人给自己安排的这次宣传通告,也没有抱太大幻想。露个脸,别招黑,基本就是他此行的全部诉求了。

    然而一天录制下来,感受却出乎他的预料。

    他也参加过真人秀,知道有些嘉宾的关系是镜头内外都好,有些嘉宾的关系则是表演多过真情实感。从第一期的节目来看,这帮人是属于对着镜头都不能表演自然的真人秀初级班,那镜头外面的关系有多淡,随便脑补一下都尴尬。

    可是今天的录制全程默契和谐,大家竞争得全情投入,互怼得不亦乐乎,又莫名地其乐融融。连一向让他感觉有些冷淡的陆以尧,看起来都亲切得招人喜欢了。他不懂究竟是第一期的后期太坑爹,专挑尴尬地方剪,还是这些人真的磨合得这么快,才第四次录影,已经有了一些团队的味道。

    是的,他其实觉得陆以尧这个人是有些冷淡的。

    他和陆以尧的关系很熟,但这种熟是客观的熟,就算不是他和陆以尧,换成随便两个什么人,一个剧组同吃同住几个月,还大半时间都在拍对手戏,只要不是性格特别难搞,都能熟得起来。

    但其实他俩并没有深交。

    陆以尧是个好相处的人,敬业,吃苦,在组里几乎没发过脾气。对人也很尊重,无论咖位大小,无论合作的演员还是剧组的工作人员,都一视同仁,以至于组里很多原本对他不感冒的姑娘们,都成了路转粉。出品方和导演也喜欢这样的演员,好用,省心,所以《云章》收视率没爆的时候,陆以尧的好口碑已在圈内不胫而走。

    可是不知为什么,唐晓遇就是觉得这个人不好交。好相处,但是难交透。或者说陆以尧本身的性格就是不大愿意讲自己的事情,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心情,所以交往中就感觉你翻出了衷肠,他还是不动如钟,只温和地对你笑。

    时间一长,你也就不愿意跟他交心了,做个热络的熟人就不错。

    所以他才会觉得今天的陆以尧跟记忆中的那个有些不一样了。

    不是什么都放在心里,脸上永远带着笑,而是该好的时候好,该坏的时候坏,该怼的时候怼,不能说彻底随心所欲,但怎么看都更像个“朋友”了。

    “恭喜各位初恋男神,今天的任务环节结束,接下来就是万众期待的……豪华晚宴!”

    随着导演一声令下,端着各色菜式的服务员鱼贯而出,诱人的菜香瞬间飘满庭院。

    这是一处仿园林建设的私房菜馆,亭台水榭,回廊通幽,处处透着盎然古意,而节目组的晚宴,则设在后花园的戏台之下。

    戏台上是特意请来的评弹表演,一句句自弹自唱的吴侬软语,清轻柔缓,即便是听不懂的人,也能感受到旧时光里的那种美。

    戏台下是一张大的八仙桌,六个人围成一圈,对着浓油赤酱的本帮菜流口水。

    评弹结束,艺术家们退场,不用导演发话,六个饿了整天的人眼神一交换,开吃!

    说是吃,基本和抢差不多了,最坑爹的是红烧肉,就五块,唐晓遇筷子只满一秒,留给他的就剩下盘底。

    国民初恋?

    这帮人组团抢亲还差不多!

    快吃完的时候,陆以尧起身去卫生间。通常这种事情,摄像大哥就不跟拍了,所以当方便完的陆以尧在仿古青花瓷手盆里洗手,一抬头正好撞见走进来的夏新然,是这一整天第一次,他和一个伙伴处在了没有摄像机跟随的私人空间。

    夏新然就是跟着陆以尧的路线来的,所以看见陆以尧并不意外,并且第一时间环顾卫生间,跟伙伴交换意见:“装修风格还挺统一,连厕所都这么中国风……”

    此时大家都是关了麦的,夏新然开起玩笑来也就更接地气。

    陆以尧没接茬,反而换了另外一个话题:“你们昨天都是几点到的啊。”

    陆以尧问得随意,夏新然也就很自然答道:“张北辰最早,下午就到了吧,顾杰可能八点多,反正我九点多到的时候,他就已经来了,冉霖最晚,具体几点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我已经睡了。”

    “所以你也是今天早上才跟冉霖打的照面?”

    “对啊。”

    “哦……”陆以尧应着,看看镜子里自己佯装自然的脸,想了下,又低头往手心里按了第二遍洗手液,继续搓。

    夏新然过来洗手的时候,发现陆以尧还站在旁边,他奇怪地拧开鎏金水龙头,一边洗手一边问:“磨磨蹭蹭干嘛呢,你那洗手盆里有金子?”

    陆以尧面不改色心不跳:“等你。”

    夏新然黑线:“我又不是小姑娘,上厕所不用携手并肩。”

    “嗯。”陆以尧完全没有反驳的意思,应得特别顺溜,然后继续聊,“早上集合的时候怎么样……”

    夏新然关掉水龙头,一边抽出纸巾擦手,一边莫名其妙皱眉:“什么怎么样,就坐在车里等你呗,怎么的,愧疚了?”

    陆以尧一脸真诚:“有点。”

    夏新然乐了:“不用,我们已经在等你的时候报完仇了,相信我,你不会想看这段花絮的。”

    陆以尧莞尔,寥寥几个字都能脑补出大家同仇敌忾的热烈场面:“冉霖也损我了?”

    问这话的时候陆以尧终于关掉水龙头,也过来抽纸巾擦手,眼睛轻轻垂下,语气和神态都特别随意自然。

    但是,夏新然嗅到了真相的味道。

    事实上如果他早点动脑子,会发现得更快,谁让陆以尧偏挑了个男厕所这么诡谲的场合,让他丧失了警惕性。

    “他怎么可能损你,你昨天发那微博跟及时雨似的,他现在看你没准脑袋顶上都带着光环。”

    陆以尧有时候真觉得夏新然聒噪,但有时候又不得不承认,这人直来直去的说话风格挺痛快。

    话既挑明,他也不拐弯抹角了,索性直接问:“那冉霖早上的情绪怎么样?”

    夏新然无可奈何地叹口气:“车里都是摄像头,我怎么问啊,反正看起来就那样,不好不坏。”

    “不好不坏吗……我觉得今天一整天的录影,他都挺正常的。”

    “这种时候,正常才叫不正常,”夏新然分析得头头是道,“他这是第一次被这么大规模的黑,除非天生钢铁心脏,没有人会真的不在意。但是录节目就这样,对着镜头,难道还能苦大仇深啊。”

    陆以尧想了想,觉得夏新然说得在理:“也对。”

    “我跟你道歉。”夏新然忽然没头没脑来这么一句。

    陆以尧一脸茫然:“嗯?”

    夏新然把纸团丢进垃圾桶,回身走到陆以尧跟前,眼观眼鼻观鼻,一本正经:“我以前觉得你这人不怎么样,太爱端着,但是上回你为了完成任务贡献出了自己的别墅,这回又帮冉霖带节奏,不管出发点是什么,都挺难得。所以我收回以前对你的看不上,从现在开始……”夏新然说着举起双手,biubiu两下射出友情子弹,“我看好你!”

    “……”陆以尧下意识后退两步,手掌抵住了洗手台。

    “不过你家装修也太冷了,你是海景房不是看极光,住时间长了不会压抑吗?”

    “……”

    陆以尧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因为他现在的心情在爱与恨的边缘挣扎徘徊,这种酸爽的感觉可能就叫做……娱乐圈的友情?

    ……

    “下面,我们就要去今天入住的酒店了……”对着一桌狼藉杯盘,导演双目放光,“你们要不要大胆地猜一下,今天我们会住在哪里?”

    六帅哥面面相觑,冉霖第一个默默举手:“迪士尼乐园酒店?”

    导演的笑容僵在脸上,第一反应是去看策划!

    策划一脸无辜,我没剧透,我签了保密协议的!

    夏新然已经看透暗流,瞬间欢呼起来。

    导演还是硬着头皮说出了准备的台词:“对,就是迪士尼,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六人真的很想捧场,但这种情况下,再强行捧场,也太侮辱观众了,所以一片微妙而安静的乖巧笑容里,顾杰第二个举手:“导演,还有其他惊喜吗?”

    导演眯起眼睛,浑身散发着“跟我玩,你们还太嫩”的嚣张气焰。

    六人忽觉背后一凉,那厢工作人员已经搬出抓阄箱。

    “很感谢此次迪士尼对我们节目的大力支持,但酒店客房实在紧俏,最终,只能提供给我们三间房,不过不用担心,都是双床豪华景观房。你们现在需要做的,只是在这个神奇的小盒子里面,让命运之神来为你们挑选并肩作战的兄弟!”

    六人黑线:“不就是一起住个酒店吗……”

    吐槽归吐槽,夏新然还是第一个跑到箱子里摸,这种抽奖似的活动,他最喜欢了。

    “艾莎?”夏新然摸出来的圆形牌上赫然是《冰雪奇缘》中的女主角。

    第二个过来的是张北辰,跃跃欲试的脸上也满是期待,最终他摸出来的是米奇。

    冉霖第三个抽,他脸上没有太夸张的表情,但眼睛里明显闪着好奇和兴奋,最后停在他手里的圆牌是小熊维尼。

    三个人,三个卡通形象,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也没觉得哪个像室友。

    唐晓遇来者是客,气定神闲等着最后一阄,顾杰对这种小朋友的游戏也不是很来电,陆以尧看了看剩下的伙伴,索性第四个起身。

    走到箱子旁边的时候,刚抽完的冉霖稍稍退开,把位置让给他。

    陆以尧看过去一眼,奈何对方还饶有兴味地研究自己的圆形牌,根本没抬头。

    耸耸肩,陆以尧手伸进箱子。

    乱摸半天,手感都差不多,最后陆以尧挑了压在最下面的那个,抽出来一看,圆形牌上印的家伙活泼得仿佛要跃出纸面——维尼的好朋友,跳跳虎。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小伙伴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傻乐(x2)、流星麻麻(x2)、芍药、蚕豆大翻身、sowt、rizywn830、胖马啊喂、岁末、吃土少女、奇异果、清九、晓玥、suibian、啦啦啦、择辰、╭(╯3╰)╮、二二都经(x2)、chacha、一饼饼(x3)、刺豚鼠、二萌°、21225949、滚滚、酿蜜为语、山岛蓝、莉莉特(x3)、皇家狗粮、狮子尾五月、回首自纤纤、敏洁、晴花繁月落、鹤鹿龟、鬼腐神攻(x2)、天天睡不醒(x2)、喜欢吃的二货的地雷!

    感谢横不是横、旮旯的手榴弹!

    感谢小野姬的火箭炮!

    感谢土思聪的地雷(x36)+深水鱼雷!!

    爱你们么么么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