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心心念念盼着的综艺, 首播精彩程度远低于预期, 无论吃瓜群众,路人粉,还是真爱粉, 都是很失望的。

    吃瓜群众通常会把这种失望变成吐槽, 或者干脆连槽都懒得吐, 直接转战别的综艺。

    路人粉会先去节目组下面理智点评一下观后感, 并提出可行性的改良建议, 然后再去各嘉宾明星微博底下转转,觉得喜欢对方的表现就回两条, 甚至路转粉,觉得这个明星还需要改进, 那就心里想想, 不动键盘,毕竟是人家的地界,先撩者贱, 被真爱粉撕碎也没地伸冤。

    最忙的则要属真爱粉了。

    要先去自家爱豆那里刷评论, 刷观后感,当然正面居多,偶尔提出意见的, 也是带着满腔爱意,希望爱豆表现更好;再去其他看着顺眼的嘉宾底下刷好感,比如谢谢你对我们xx的照顾这一类;最后才是暗搓搓围观看着不顺眼的嘉宾,一边克制自己想吐槽和撕逼的洪荒之力, 一边紧盯某些不守规矩的粉,见到有骂别人的,立刻上来帮着打圆场和道歉,免得让这种一粉顶十黑的人坏了自家爱豆的口碑。

    起初一切都按照既定套路走。

    哪怕是冉霖这样的十八线,同样在节目直播之后涌进来一小批路转粉的燃面。

    那是在什么时候风云突变呢?

    如果非要追溯,这锅可能还是要节目组和cp粉来背。

    首先,节目组故意在冉霖和陆以尧同框时,加暧昧字幕,配亲昵bgm,强行卖腐;其次,cp粉按耐不住粉红少女心,陆陆续续在正主微博里冒头。

    节目组的初衷很简单——制造一切可以制造的噱头,笼络路人粉。很多可能并不粉五人中的任何一个人,就是单纯的看节目,生生被萌化,圈成了cp粉。一部分可能早在机场乌龙炒作的时候就成了cp粉,节目组的后期剪辑无疑等于给她们发糖。

    cp粉的出发点也大多是善意,她们其实心里清楚这两个人根本没可能,只是单纯地觉得两个人同框很养眼,超激萌,萌得她们不要不要,必须要跑到真人这里来告诉一声,糖真的太甜太好吃。

    明星本人对于这种事的态度各不相同。

    但除非明星公开恋情,否则明星的真爱唯粉对于cp粉的态度就一个——请圆润地离开。

    甚至有些明星公布了恋情,双方粉丝还会撕得昏天黑地。

    更别说这回节目组炒的是男男cp。

    卖腐这种事,冷不丁来一下可爱,总卖,就让粉丝恶心了。

    尤其在参加综艺之前,冉霖的机场乌龙和后续的炒作,已经让粉丝郁结难消,如今节目平淡带来的失望+cp粉蹦跶带来的碍眼+冉霖本身在节目中的槽点,共同酝酿成了一场“黑色风暴”。

    风暴的主力军自然是陆以尧唯粉。

    配合的则是被带了节奏的吃瓜群众和路人粉。

    路人粉需要给节目平淡带来的失望低落找一个吐槽点,吃瓜群众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连围观带嚷嚷。

    真爱粉确实是情真意切了,从机场乌龙喷到花钱上热搜,从捆绑陆以尧炒作喷到走后门硬塞进综艺节目组,能抓住的槽点一个都没放过,字字透着义愤填膺。

    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没有。

    但是冉霖不该喷吗?

    起码那些敲键盘的粉丝和路人都觉得应该。

    你既然炒了cp,享受了蹭别人带来的红利,就应该预料到会有反噬的一天。

    想埋怨,那就去找cp粉,找给你炒作的经纪团队,或者对着镜子自己反省吧。粉丝行为,偶像买单,正主炒作,罪加一等。

    铺天盖地的群嘲起源于第一期的平淡乏味,但发展到陆以尧清晨刷微博的时候,已经没人在意源头。一个喊着“xxx请滚出娱乐圈”的网友可能连那人的作品都没看过,更别提了解人品,只是看了几段鬼畜视频,恶搞剧照,或者是来源不可考的所谓爆料,便撸胳膊挽袖子,兴致勃勃地上阵开撕。

    如果对方恰好还是个没有多少粉丝基础,毫无还手之力的小咖,那这绝对是一场不用负责任的diss狂欢。

    “你别出声。”姚红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没头没尾地点了一句。

    陆以尧没懂:“什么?”

    姚红轻叹口气,道:“现在正是风口浪尖,别说太多的话,也别做太多的事,这个综艺不红不爆都没关系,但你别主动往自己身上招黑。”

    陆以尧定定看了姚红一会儿,忽然乐了:“红姐你想太多了,我就是刷刷微博。”

    姚红上下打量他一番,半调侃半认真道:“我可是看见正义感都要冲破天花板了。”

    陆以尧囧,无奈道:“那是本能,生来正气凛然,总不是我的错。”

    眼见姚红还要说,陆以尧连忙举手保证:“但是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有分寸。”

    姚红怀疑地审视他半晌,才点点头,放下心来。

    陆以尧关掉手机,后背倚靠在沙发里,开始努力清除脑袋中乱七八糟的微博留言、@、转发……

    另一位封面男星终于赶在半小时内,悠然抵达。

    他抵达的太快了,以至于陆以尧的清脑工作尚未彻底完成,就被迫中断。

    陆以尧把手机交给姚红保管,然后起身去隔壁化妆间,与对方寒暄。

    男星态度有些傲慢,但对着陆以尧,总是没敢太过火。

    陆以尧内心毫无波澜,他甚至觉得和脑袋里尚未清除干净的那些谩骂相比,眼前的男星真是可爱无邪。

    那些留言id大多都是他的铁粉,爱得很真很真那种。

    她们把他捧上了云端,把冉霖踩到了泥里。

    姚红担心他做多余的事,真的是多虑了。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可以教粉丝做人,大家都是独立个体,生而平等,你喜欢我,我感谢你,你不喜欢我,我也祝福你。

    他不做带节奏的事情。如果他真的带起节奏,冉霖早就尸骨无存了。

    只是同样的冷眼旁观,没录制综艺之前,他看见有粉丝怼冉霖,会暗暗觉得有点痛快;如今再看见同样的事情,痛快就变成了堵得慌。

    一股气闷闷卡在胸口,堵得他整个人不舒服。

    这不光是因为冉霖被骂得太狠了,也是因为对方已经从“陌生人”上升到了“熟人”的位置,从一个空洞名字一张陌生面孔变成了一个点滴相处过的“伙伴”,哪怕只是节目里的,依然会让他看见那些恶评时,不由自主脑补冉霖的反应。

    而且一脑补,就停不下来,补到最后永远是一张少年脸,一边微笑,一边吧嗒吧嗒掉眼泪,笑容没有声音,眼泪也没有声音,看得人莫名憋闷。

    梦无涯,王希办公室。

    “想吃什么?”

    “嗯?”

    “我问你想吃什么——”

    “哦,”冉霖抬起头,终于把目光从手机屏幕挪到了王希脸上,“都行。”

    王希无语,瞥一眼刘弯弯:“听见了?随你心情买。”

    刘弯弯得令,立刻脚底抹油买早餐去也。再多在办公室里待一分钟,她都容易窒息。

    冉霖强打起精神,努力把身体坐直,摆出认真听教育的模样。然而等了又等,王希还是没有开讲的意思。

    “你不……训我了?”不是冉霖盲目乐观,实在是从早上来了梦无涯,见到王希,这位女士就一改昨夜电话里的火爆状态,沉静如水。

    王希没有马上回答,只静静看着他,眼神复杂,包罗万象,冉霖至少从里面看出了同情、心疼、生气、恨铁不成钢等四种情绪以上。

    “不训了。”王希淡淡点燃一根烟,轻吸一口,吐出袅袅烟圈,“没人说你,我就负责骂醒你,现在那么多粉丝教你做人,我想不出还能讲出什么新花样。”

    冉霖透过白雾,艰难对上经纪人的双眸:“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那些留言我早晨起来都看了,我挺得住,你也别往心里去……”

    王希刚好撩头发,撩到一半,闻言愣住:“你这是在劝我?”

    冉霖指指她手中细长的女士烟,半心疼半愧疚道:“不然呢,你都借烟消愁了。”

    王希那表情仿佛听见了本世纪最大的笑话,呆愣好半天,忍不住揉了一下冉霖的脑袋:“你到底是精还是傻,有时候机灵得要命,有时候蠢得要死。”

    冉霖闹了个大红脸,知道自己自作多情了。

    王希从来不抽烟,忽然抽了,必定有事,不是自己,难道是……韩泽那边?

    “行了。”王希把抽到一半的烟丢进一次性纸杯,正色叮嘱,“从现在开始,别发博,别回复,别出声,一切交给我。”

    冉霖不自觉往椅子背上靠了靠:“你准备……怎么做?”

    “怕什么,我还能拿原丨子丨弹把微博炸平啊。”王希白他一眼,随后轻叹口气,“带带别的节奏吧,尽量转移一下粉丝注意力,好歹让你撑到第二期播出。啧,陆以尧出道就没跟人撕过逼,他粉丝一腔热血憋几年了,这回挺好,一点没留都贡献给你了。”

    冉霖囧,按照王希的说法,他基本不用考虑去看明天的太阳了。

    王希起身把窗户打开,没开很大,只手掌宽的缝。

    带着尼古丁的白烟尚未散出,夹着寒意的冷风倒抢先一步,呼呼灌了进来。

    “不冷吧?”王希嘴上问,人却已经坐了回来。

    “没事。”冉霖摇头,过了会儿,又道,“你背对着窗,别吹太久。”

    王希没说话,只歪头打量他半晌,忽然感慨似的道:“谁以后做你老婆,就等着享福吧。”

    冉霖一惊,做贼心虚又强装镇定地看了王希一眼,发现经纪人好像没有话里有话的意思,就是单纯的调侃。

    垂下眼睛思索片刻,他忽然顽皮地挑起眉毛,凑过去故意问道:“那我现在可以谈恋爱吗?”

    王希黑线:“你试试看。”

    冉霖咧开嘴,露出了今早起床后,第一个真正的笑。

    刘弯弯的外卖速度堪比神行太保,眨眼间就带着热乎乎的包子豆浆回来了。

    王希看了眼早餐,有点嫌弃道:“你就不能换换样?”

    刘弯弯不知所措地看了眼冉霖,后者已伸手把塑料袋接了过来,末了对王希认真道:“我这个人特别专一。”

    王希白他一眼,却生不气起来。

    她发现冉霖这个人一旦跟谁混熟了,那些性格里的小棱角小顽劣便慢慢冒了出来,他自己可能没自觉,但与之相处的人会感觉得挺明显。

    然而这些东西并没有让他惹人厌,反而让他整个人更真实,更有趣。

    王希放在桌上的手机短暂震动了一下,她拿过来看两眼,便抬头对冉霖道:“吃完就赶紧回去休息吧,这两天也别刷微博,好好准备第四期录影。如果八期播完都不能口碑逆袭……算了,你先别想这些了。”

    “……”冉霖心情复杂。

    他原本没想这么长远的,让王希一提醒,倒控制不住自己了。

    “啊对了,希姐,”已经拎着包子走到门口的冉霖又转过身,不太确定道,“你之前说会想办法带带别的节奏,具体是指什么……”

    王希挑眉:“怎么,想教我公关?”

    “那我哪敢,”冉霖苦笑,但还是直白地说出了自己的担心,“我就想知道这些节奏……不会牵扯到别人身上吧?”

    “怎么,怕我为了救你带节奏黑别人?”

    “毕竟这个见效最快。”

    “那你列个清单,”王希从桌上的彩色打印机里抽出一张白纸拍到桌面上,抬眼看他,“清单里的,我一个不动。”

    冉霖不自觉握住门把,身体也往门口又贴了贴:“希姐,你现在的气场特像黑帮大嫂……少的姐姐。”

    “……你还可以拗得更生硬一点。”王希忍住拿纸团丢他的冲动,思索片刻,松了口,“行了,放心吧,我不会把节奏带到其他人身上的。”

    冉霖终于放下心来,正想开门走,又听见王希在背后补了一句:“但你也别真以为录个节目,大家就是朋友了,凡事多留个心眼。”

    “嗯。”冉霖低低应了一声。

    回家路上,冉霖收到了夏新然的微信。明明有群,但那人发的却是私聊语音。没有任何开场白,熟稔自然的就像他俩是多年老友:“你也太招黑了吧……”

    冉霖同样回以语音:“天赋异禀。”

    语音刚过去,那边就回复了,显然对面就玩着手机呢:“你别想太多,网友就这样,黑你的时候不共戴天,喜欢你的时候浓情蜜意。”

    冉霖:“嗯,我知道。谢谢哈。”

    夏新然:“别。我现在也没办法发微博站队挺你,你现在黑亮黑亮的,我要站队,直接等于洗粉,我经纪人能把我杀了。所以只能这么假惺惺地慰问了,你再谢我,我就觉得是反话,是怨我呢。”

    冉霖已经来到家门口,一边点开夏新然最新一条语音,一边拿钥匙开门,结果就被夏新然理直气壮的“我不能挺你”给逗乐了,钥匙差点插歪。

    终于开门进了玄关,冉霖才按住手机回复:“既然不能在微博上挺我,那就在微信里来个么么哒吧,抚慰一下我的创伤。”

    冉霖只是想逗一下夏新然,谁让他长得美还爱嘚瑟。

    他甚至已经脑补出夏新然黑线的模样和吐槽的口气。

    结果那头瞬间发过来的回复没有黑线没有吐槽,只有满满不可置信的震惊,惊得特别真诚:“靠,别吓我,你不会也是gay吧!”

    冉霖僵在玄关,一时无法决定是先否认自己的性向,还是先问那个“也”的出处。

    愣神之际,那头的夏新然居然把最新一条语音撤回了。

    冉霖目瞪口呆,陷入了是承认已经听完了还是装没听见的纠结旋涡。

    很快,新一条语音过来:“声明,我不歧视同志啊,但是我不是,我喜欢姑娘,最好是萝莉身御姐心的那种,嘿嘿。”

    冉霖叹口气,很自然跟他一起越过了敏感话题:“这么猥琐的笑声不适合你。”

    模棱两可的态度可以有很多种解读,冉霖不知道夏新然解读出来的是哪个,反正那边最后发过来的信息与这些完全无关,是说陆以尧的:“我仔细观察了一下,黑你这波不是陆以尧带的节奏,估计就是你以前炒cp种下的恶果。当然,纯属个人意见,反正不管是不是他带的节奏,这时候肯定比我还要小心,更不可能出来为你说话,你就别上赶着联系他了,更别发微博@他。”

    冉霖想哭:“我在你心里到底有多蠢?”

    夏新然振振有词:“保不齐你的团队就有脑子抽风给你出馊主意的呢。”

    如果有一天王希和夏新然见面,冉霖想,怕是能撕出一地鸡毛。

    夏新然那边还有通告,所以聊完这几句,就不见了踪影。

    但已足够。

    刚刚被包子豆浆暖了胃,现在被人暖了心。

    冉霖把微博重新打开,进入“陈胜吴广”群,群里唯三的信息,一个是夏新然在第三期录影结束当天发上来共享的生日party合影,另外两个是他和陆以尧分别发的“收到”。

    陆以尧的头像是他自己,但与现在的清爽短发不同,头像里的他长发飘飘,带着轻微的自然卷,配上凝视远方的神情和唏嘘的胡渣,活脱脱一个街头艺术家。

    陆以尧出道以来就没走过这种路线,照片应该是英国求学的时候拍的,然而造型太有年龄感,竟看不出一丝学生气。

    其实不用夏新然说,他也知道陆以尧不可能公开为他发声。

    事实上陆以尧那句“算了”,已经让他喜出望外。

    可人就是这样,要么没有,一旦有了,就会更加贪心,更不知足。

    好比现在,他就挺希望陆以尧能像夏新然一样,发个微信过来的,哪怕只是问一句“干嘛呢”。

    然而陆以尧并没有这种义务,他们之间也没什么说得上的交情。

    所以冉霖只是胡乱想想,想完,又鄙视自己不知深浅。

    整个上午,冉霖都在看新闻频道,企图用国内外大事转移注意力,效果不错。午饭叫的外卖,夏威夷披萨,酸酸甜甜的,让人特有食欲。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下午,全天滚动播出的新闻再没有什么新意,换台时又不小心换到xx卫视,居然好巧不巧正在播放第二期的预告。

    预告只有五十多秒,也能让自己撞上,冉霖感觉这就是命。

    他不想跟命较劲了,逃避也从来不是他的风格。

    不就是被骂被嘲吗,看完也就完了,越不看越想,才折磨人。

    关掉电视,冉霖下定决心似的,摸过来手机,指纹解锁,打开微博,一切动作都小心翼翼,谨慎得像在拆炸丨弹。

    新增评论很多,但没有什么新内容。

    热门评论里仍然高悬着七宗罪,冉霖看着那张截图,竟然感觉松了一口气。

    没有新东西出来,骂来骂去都是老套路,看久了,也就麻木了。

    按照口碑发酵的规律,未来几天,他的微博底下都得是战场。一旦接受这样的现实,好像也不会太难受了。

    不知道第二期出来之后,能不能挽回一些。

    扭转乾坤的可能性不大,但多少能改善一些吧,毕竟自己第二期比第一期还是自然多了……

    乱糟糟地想着有的没的,等冉霖反应过来,手里已经多出个红彤彤的大苹果。

    冉霖吓了一跳,忽然捕捉不到洗苹果的记忆了,坐在沙发里瞅着那个湿漉漉的苹果,有一种醒着梦游的惊恐感。

    手机忽然唱起歌。

    阳光下少年,梦想可曾实现……

    那是刚出道时的他,第一次进录音棚,按照录音师的说法,没唱出任何低落伤感,倒唱出许多光明憧憬。

    本以为是王希,可看见来显,冉霖就怔住了,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妈妈两个字变成了1通未接来电,冉霖才连忙回拨过去。

    “你干啥呢,怎么不接电话?”电话那头很嘈杂,但亲妈的声音一出场,就从背景音中脱颖而出。

    冉霖连忙清了清嗓子,让声音听起来元气满满:“在公司呢,刚才上厕所了,没听见。”

    “哦,”冉妈妈不疑有他,直接兴奋地进入重点环节,“我和你爸在电视上看见你啦,你个臭小子,有节目了怎么不告诉我们。要不是你赵叔说,我和你爸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哪有我儿子上电视了,还得让别人告诉我的道理。”

    自家亲妈就是这样,从来不管你,她得先说痛快。

    冉霖弯着嘴角,一直到老妈说完,才道:“我错了,我下次肯定提前通知你和我爸,行了吧。”

    “晚了!”冉妈嗤之以鼻,“人家电视都预告了,下个礼拜同一时间,还用你告诉!”

    冉霖乐:“嗯嗯,你什么都知道,你多厉害啊。”

    “儿子,”冉妈忽然话锋一转,声音也不再飞扬,“我怎么看电视里你好像瘦了呢?你这阵子是不是没好好吃饭?你可别跟那些女明星似的弄什么减肥,你就这样挺好,你在那几个人里是最帅……呃,最帅的之一!”

    “妈——”冉霖投降,“你就违心夸我一回不行吗!”

    “我是怕你不努力。你看电视上漂亮的人那么多,凭什么就这个是主角那个是配角啊,那背后下的工夫都是不一样的。”

    “嗯嗯。”

    “你别老嗯,得往心里去。”

    “知道啦……”

    “钱够不够?”老妈的话题永远无缝跳跃,不可捉摸。

    冉霖扶额:“你都在电视上看见我了,你说够不够。等着儿子给你挣大钱吧。”

    “这话你说两年了。”

    “……”

    亲妈,绝对的亲妈。

    “啊对了,你爸那个旧手机坏了,终于肯换智能机了,也不知道听谁说的,说下载个什么就能在网上找着你,你每天干什么都能从上面看见。我说是微信,你爸偏不信,那你说还能有啥……”

    冉妈妈的微信是冉霖过年回家手把手教的,但除了微信,那部智能机再没开启其他功能。

    冉霖本来想趁下次回家教她刷微博,现在老爸提前被人科普,他却又不敢这么做了。

    “就是微信。”冉霖深吸口气,压下眼底的热度。

    “我就说吧……等他一会儿回来的……”

    “爸出去了?”

    “嗯,又被你赵叔叫出去喝酒了,大白天,这就是不想好了。幸亏今天店里人不多,你看一会儿要是忙不过来的,我怎么收拾他。”

    冉霖想说太累就别干了,但他没有这样讲的底气。

    这一次真人秀算是公司上赶着节目组,所以报酬很低,基本半卖半送,还要被经纪公司拿走七成,落在手里的剩不下多少,加上之前很久没通告,自己的日子尚且紧巴,遑论照顾父母。

    “怎么不说话了?”冉妈是个快嘴急性子,等不来儿子出声,立刻就问。

    冉霖吸吸鼻子,道:“我想吃包子了。”

    冉妈还当儿子怎么了呢:“那就买啊,北京连卖包子的都没有啊。”

    “我就想吃咱家店里的。”冉霖难得撒娇,不自觉带上一丝乡音。

    冉妈乐了,豪气干云:“等过年回来,你坐咱家包子铺后厨里,出锅就吃,撑死你!”

    冉霖笑出了声,忽然觉得脸上湿湿的,赶紧找由头挂了电话。

    不知所措里,他一眼瞄见手中的苹果,连忙举起来吭哧咬了一大口。

    嗯,他没事,他能坚持住,他看得开着呢,下一次录影在上海,他敢拿性向担保,肯定会有一天在迪士尼……

    唔,这个苹果买得不好,又咸又涩。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更来啦~~

    ————————

    感谢所有小伙伴们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呼吸信仰、流星麻麻(x2)、19337046、纻罗、xpcivelon、包子⊙▽⊙、索索soso、琥珀沙、清水何必分攻受、胖马啊喂(x2)、fellow1212、天空下、sakura、甜蜜桂花糖、loveht、小溪、小池、七年、时光荏苒(x2)、霸霸打你是爱你的地雷!

    感谢喵小萌、横不是横的手榴弹!

    爱你们么么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