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提前半小时, 冉霖就打开电视调到xx卫视, 并十分感激公司在供应无线网的同时也没拆了这间宿舍的机顶盒。

    距离节目播出还有十分钟的时候,王希打来电话提醒他收看,并表示自己也会在这边看, 有任何问题随时电话沟通。

    冉霖原本就紧张, 让王希这个电话一搅和, 更是坐不住了, 索性起来喝了杯水, 这才觉得踏实一些。

    重新坐回沙发没两分钟,节目准时开始。

    “……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 未来两天,这里就是国民男神漂流记的主战场, 不过让我们回到前一天晚上, 看看男神们的备战情况……”

    冉霖设想过很多种节目的最终形态,但等真正看见,还是惊讶于后期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别的不讲, 单是最开始他敲陆以尧的酒店房门, 却被对方的助理小弟告知对方已经休息了这段,现场的冉霖尴尬得想钻进地里,可有了顽皮的字幕和陆以尧呼呼大睡的卡通形象, 尴尬便消失许多,取而代之的竟是一种童心童趣。

    悠然的江面,淡雅的青山,瑰丽的溶洞……两天的录影, 浓缩成九十分钟的节目,节奏忽然就快起来,原本在记忆中有些干巴巴的环节,也流畅许多。

    五个人的镜头大体平均,陆以尧和夏新然会稍微多出一点。前者有人气,后者有亮点。

    最初在节目里看见自己出现的时候,冉霖几乎是陪着屏幕里那个还没进入状态的人一起尴尬的。但是随着节目的展开,他也慢慢适应,并在观看里找到了许多乐趣。

    节目里的桥段有些是冉霖经历过的,有些是别人的挑战过程,他也是第一次见。

    经历过的桥段,看着屏幕里的自己,他就能回忆起当时的心境。不过偶尔心境和后期字幕组的设计又是违和的,后期字幕组的更逗趣,更有亮点,也让他换一种视角感受到了别样的趣味。

    比如他和陆以尧抱在一起抢勋章那里,明明是争斗激烈难分上下,节目组偏来个慢镜头播放,还配的英文情歌bgm,让人分分钟出戏。

    透过镜头冉霖才发现,他和陆以尧在“投入”这件事上莫名合拍。一个勋章,他俩抢得你死我活,到后面说好一起放地上的时候,就像警察和绑架人质的悍匪对峙,表情紧绷,严阵以待。

    可惜夏新然一出来就彻底破功了。

    再到顾杰偷袭5+勋章得手,夏新然幼稚咆哮,节目组干脆剪进去一段儿歌bgm,“笑果”精准绝妙,让人一秒钟喷饭。

    播到那些冉霖没经历过的,别人单独做任务的桥段,那就更有意思了。

    比如冠岩冒险之后的独自撑竹筏之旅——那个坑爹的有机会换来小马达的快问快答。

    冉霖只知道夏新然和陆以尧在这个环节都失败了,但具体过程并不清楚。

    现在可算真相大白了。

    只见屏幕里的夏新然撑船撑得满头大汗,刘海都打成了一绺一绺,气没喘匀,就被同船的工作人员要求进行快问快答。

    无奈,只能愤恨地捏着纸,叽里咕噜地念——

    “你最喜欢什么颜色……绿色!”

    “你最喜欢什么食物……焗饭!”

    “你最讨厌什么样的男性……耍心机!”

    “你最讨厌什么样的女性……没有,都是小天使!”

    “你最欣赏内地娱乐圈哪位男艺人……过!”

    “你最欣赏内地娱乐圈哪位女艺人……过!”

    “以下哪位是你最想合作的女明星,温乔,王馨钰,艾娜,俞冰秋……靠!”

    时间没到,夏新然已经撂挑子不干了,本环节直接夭折。

    但呈现出来的效果不是艺人生气的尴尬,而是夏新然被折磨的苦逼,和撒娇耍赖的幼稚。尤其那个“靠”,明明从嘴型看得清清楚楚,实际播出来的效果确实一声尖锐的“哔”,简直喜感翻倍。

    相比之下,陆以尧没有这么戏剧化,他好像意识到会有坑,所以把速度控制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最终只念了六道题,答了四道——

    “你最喜欢什么颜色……蓝色。”

    “你最喜欢什么食物……三明治。”

    “你最欣赏内地娱乐圈哪位……过。”

    “你最欣赏内地娱乐……一样,过。”

    “你最欣赏冉霖身上的什么……执着。”

    “你最大的理想是什么……呃,被……认可。”

    “你的初恋发生在……”

    “时间到!”

    工作人员喊时间到的时候,冉霖发誓,他在陆以尧眼里看见了一闪而过的得意。

    这人就是故意的,不想让挖坑者得逞。

    不过他可能光注意躲坑,忘记了这坑是带着奖品的,故而在被重新递回撑船竹竿时,一瞬间的懵逼莫名呆萌,等到竹竿往水里一插,眼神就成了认命有的生无可恋。

    冉霖乐不可支。他就没见过陆以尧这么闷骚的,明明内心戏多得不行,偏偏脸上还总是一副大好青年的端正。吃多大亏,受多大苦,硬着头皮也要忍。

    实在忍不了了,就触底反弹,成了深夜放毒的那碗爱心米粉。

    不过乐完了陆以尧,冉霖又倒进沙发里,幽幽叹了口气。

    你最欣赏冉霖的什么?

    执着。

    诚然设置这种问题的节目组坑,但认真回答的陆以尧也是毫不留情呢。

    隔着屏幕,他都能感受到那满满的嘲讽,并且瞬间被拉回了第一期的致命尴尬。

    要是能一口气三期联播就好了,毕竟他们现在勉强也算是化干戈为玉帛……唉,时间差真是个磨人的东西。

    第一期的陆以尧和冉霖还在尴尬同框。

    冉霖在沙发上翻滚半天,最终把头捂进抱枕,好像这样就能让尴尬和时间都走得快点。

    不过话说回来,冉霖蒙着抱枕,后知后觉地乱琢磨,陆以尧那个最大的理想“被认可”三个字中间,似乎总感觉缺少一个宾语。被谁认可?粉丝?观众?市场?

    “阳光下少年~~梦想可曾实现~~冰冷的世界~~有没有把你改变~”

    节目接近尾声的时候,手机铃响起。

    冉霖腾地从沙发上爬起来,着急忙慌从茶几上拿起手机,接听。

    “希姐。”节目还剩几分钟,电话就过来了,冉霖总觉得不太妙。

    果然,电话那头开门见山,连个缓冲都不给:“你是怎么做到隔几分钟就有一个槽点的?谁让去敲陆以尧酒店门的?你不是机灵吗,怎么面对镜头能尴尬成这样?”

    王希的怒气扑面而来,她不需要回答,她只需要发泄。

    可光是听着,冉霖就有点招架不住。

    连珠炮轰完,王希总算舒坦些,但语气还是不善:“第一天晚上我就和你说了,不需要想太多,就做你自己,你知不知道你的故意卖萌和故意讨好观众在镜头里面看着非常用力过猛?”

    “……”冉霖已经被骂蒙了,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算了,”王希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和冉霖的状态,硬邦邦道,“你明天早上来公司一趟,到时候细说。”

    冉霖总算找到了说话的机会:“呃,几点?”

    结果把王希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又拱起来了:“越早越好!”

    听着那边的嘟嘟声,冉霖大脑一片空白,久久不能回神。

    最后几分钟节目都播了什么,冉霖完全没有印象,只知道反应过来时,已经开始播。

    他关掉电视,犹豫了一下,还是拿手机打开了微博。

    第三期录影回来之后,除了今早配合节目首播发的一条宣传之外,他一直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微博,因为节目组依然在放花絮炒噱头,各方粉丝可以揪着几秒的镜头奋力开撕。

    他没粉丝,他通常都是被撕的那个。

    但是现在节目都播完了,即便被王希劈头盖脸骂,即便知道自己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他还是想看看观众和粉丝的反应。

    【681条新评论,查看评论】

    【3920位新粉丝,查看粉丝】

    【1754条@我的微博,查看@我】

    首页刷出的数据把冉霖吓了一跳。这两天没刷微博不假,但上午发配合首播宣传的那条微博时,他已经把所有新信息都点开了。虽然鉴于这几天一直被群嘲,点开了就马上回到首页,也没细看,但他可以肯定,现在出来的新信息数据,都是从上午到现在节目播完这一段时间内新增加的。

    对于一个当红明星,一条微博评论破万轻飘飘,有的甚至可以破十万。

    对于冉霖,超过五百的大三位数,而且是不含水分和僵尸粉的大三位数,实属罕见。

    先点开@,大部分都是节目组首播预告的微博转发,节目组在微博里@了他,粉丝一转他也就跟着被二次@了。

    接着是粉丝,点进去,看着都活蹦乱跳的,没一点僵尸粉的气息,冉霖莫名感动。

    最后是评论。

    冉霖现在对看评论有点心理阴影。

    深吸口气,拇指轻触屏幕……

    愤怒纳尼酱:一开始有点小尴尬,后面就好啦,加油[心]

    追风少女007:你和陆神好搭哈哈哈哈

    pikipiki:路转粉~~我爱你的少年颜,嗯,就这么肤浅[doge]

    冉霖有点意外,人也从沙发上坐起来,正正经经往下刷评论。

    最上面三分之一都是刚看完节目路转粉进来的,回复在他最新一条首播宣传的微博下面,中间也有零星的嘲讽和黑粉,但大部分还是正面积极的。

    三分之一往下翻,就大多是白天的留言了,也是回复在同一条微博里,但内容一言难尽。

    不过趋势是好的,就已经让人的心情多云转晴了。

    或许,观众并没有王希想得那样苛刻。

    退出评论,冉霖回到自己的微博主页面,重新点开最上面那条首播宣传微博,被顶在最热门评论里第一条的,是刚刚已经看过的一个——

    霖家的小燃面:从今天起,做一碗燃面,粉你,爱你,默默支持。从今天起,关心综艺和作品。我有一个偶像,他若微笑,春暖花开。

    冉霖放下手机,搂着抱枕在沙发里滚成一团。

    这是他这个晚上第二次滚沙发了,第一次因为尴尬,第二次因为开心。

    后半夜,节目的口碑终于开始慢慢发酵。单纯的节目粉大多涌入节目组微博,或者在自己微博首页里,花式分析为何第一期如此尴尬平淡;而舔完自家爱豆屏的粉丝则渐渐冷静下来,开始电视回放二刷,甚至三刷,四刷,并逐帧分析一片祥和之下的隐藏信息。

    节目粉只谈节目,怼的大多是节目组和策划。

    粉丝也谈节目,但谈着谈着,就有开始撕的苗头了。

    起初只是一小撮粉丝质疑。

    再然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带着“脑补+分析+评判+情绪”,或涌入冉霖微博,或涌入节目组微博,或发在自己首页。

    所谓撕逼,是要粉丝相当,才撕得起来。

    在冉霖这种刚涨了几千粉的小咖这里,那就是单方面的diss。

    风起云涌只在一瞬,眨眼天地变色,热门评论就易了主,再看不见燃面,满屏都是陆以尧家的迷妹。

    然而这些,冉霖都不知道。

    他刷了一会儿评论,被王希骂得堵得慌的心就彻底被治愈了,然后带着近期难得的愉悦心情奔赴周公,并且睡得很沉,一夜无梦。

    翌日清晨,冉霖去梦无涯找王希的时候,陆以尧已经开工。

    他今天是受邀给某知名时尚杂志拍封面。封面陆以尧拍得不少,但称得上有逼格的,屈指可数。比如今天这个,对外说是受邀,其实是经纪团队洽谈了许久,才帮他谈来的一个机会。

    现在的娱乐圈,要拼人气,拼粉丝,拼作品,还要拼时尚资源。有些人作品好,人气高,粉丝足,可就是解锁不了五大刊——国内五大顶级时尚杂志,那抱歉,在圈内看来你依然不够逼格。

    而在解锁了五大刊的明星里,大家又会比较谁是首封,谁是内封,谁把封面都集齐了,谁还在凑五颗龙珠的路上。

    娱乐圈就像一条永远没有尽头的河,所有人都在里面逆水行舟。你不咬着牙拼,明天观众就把你忘了。你咬着牙拼,那这辈子就不可能再把牙关松开。即便那些所谓站在巅峰的巨星,如果不继续往前划水,也同样会被时代抛弃,变成空有名头却再无号召力的传说。

    陆以尧进圈的时候只是想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但现在他没做出多么辉煌的事业,却先看透了这座围城。在这里,有人图名,有人图利,有人图对艺术的追求。那自己,图的又是哪样呢?

    “再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如果还不来,就不用过来了!”休息室的门被推开,穿着某奢侈品春季新款套装的杂志女主编风风火火地直走进来,一边挂电话,一边对着陆以尧和姚红道,“再等半小时,还不来,我们直接改单人封。”

    单人封比双人封规则高得不是一星半点,二选一,姚红当然会为陆以尧选前者。但那个迟迟没来的男星背后是靠着大金主的,女主编也就是痛快痛快嘴,不大可能真为了一时生气把人换掉,所以这种话姚红也就是听听,听完了还得劝。

    “应该是堵车了,现在的路,就没有能顺顺当当开起来的。”姚红不管什么时候说话都和风细雨,让人听着舒坦。

    女主编的火气小了些,但眉头一时半会是解不开了:“知道堵车就应该早点出发,这么多人等他一个,真是被粉丝捧捧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姚红笑笑,不再接茬。

    女主编发泄一通,心情也顺畅了些,见陆以尧不像生气的样子,象征性地安抚两句,便又转身出去了。

    休息室里只剩下早已化好妆的陆以尧,经纪人姚红,以及助理小弟。

    “骂给你听的。”姚红看着紧闭的休息室门,淡淡提醒。

    陆以尧头也没抬:“嗯,我知道。”

    姚红有些意外。陆以尧能忍能克制,但绝对不是什么好脾气,通常遇见这种情况,他嘴上不说,心里也肯定已经把对方翻来覆去吊打了。

    但现在陆以尧是真不在意,确切说刚才主编进来,他也只是敷衍地应酬了一下,姚红通过观察可以断定,这人的注意力多半还锁定在从化妆把玩到现在的手机上。

    “尴尬也没办法补救了,”姚红叹口气,“只能希望后面几期有爆点,口碑逆袭。”

    陆以尧还是应付地点点头,继续往下刷评论。

    姚红反而没底了,索性直截了当地问:“第二期第三期究竟怎么样?”录的时候也不让他们跟着,还全程无剧透让艺人即兴发挥,签约的时候感觉是特色,现在感觉是大坑。

    陆以尧总算停下手指,抬头想了一会儿,才道:“应该会比第一期好。”

    姚红哭笑不得:“你这个要求也太低了。”

    不过已经这样,只能听天由命了。现在电视上综艺扎堆,全是鲜肉大咖,观众也有些审美疲劳了,除非真的策划惊艳后期给力明星神发挥,不然再想复制前两年的横空出世口碑大爆,难。

    “累了就眯着休息一会儿,别总盯着手机。”姚红靠进沙发里,不再絮叨,不然陆以尧没烦她自己都要觉得烦了。

    陆以尧点点头,看似很听话地答应了,可在姚红闭目养神之后,又鬼使神差地重新拿起手机,继续往下看评论。

    陆以尧也觉得自己很奇怪。

    首先,他并不是特别在意评论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逻辑,思考方式,同样一件事,角度不同,能出来一百种看法,他如果为别人的看法而活,那就别想舒坦过日子了。所以偶尔刷刷评论,也只是想看看可爱的粉丝小天使们,毕竟大家在他身上寄托了很多美好的情感。也很庆幸,他出道至今,没遇见过什么大规模的黑,就像姚红说的,顺风顺水。

    其次,他现在刷的还不是自己微博里的评论。

    陆以尧的微博里,一片我爱你你好帅我家陆神原来是路痴哈哈哈的温馨祥和,刷几分钟,就大概能完全接收到这些情感了。

    但另外一个人的微博里,却是冰火两重天。

    希望冉霖退出初恋漂流记的,赞我一个。(2478赞)

    我不针对谁,我只想说所有倒贴麦麸的都是垃圾。(1963赞)

    不吹不黑,你的表现真不行,说你不是关系户都没人信[微笑](1705赞)

    抱走陆神,我们不约,专注自家,拒绝撕逼[心](1529赞)

    ……

    冉霖倒数第二条微博回复量才在几百,最新一条的回复量眼看着就要破万。

    这其中有自己的粉,别人的粉,节目的粉,但不管粉什么,都在这里找到了共同奋斗的目标——请冉霖滚出国民初恋漂流记。

    最热门的一条评论收获了五千多个赞,是一张长微博截图,陆以尧已经看过几遍了,可还是忍不住,返回来重新研究。

    那位po主细致梳理了冉霖的七宗罪:

    第一,录主题曲的时候全网放通稿,说与张北辰相见恨晚配合默契,实则节目中第一次在酒店房间内的互动客气生疏,充满迷の尴尬,打脸。

    第二,节目播出之前就捆绑陆以尧炒男男cp,陆以尧除了第一次机场乌龙转发之外,再无回应。结果又在节目里上赶着去敲别人酒店门,被助理直接拒绝,实力打脸+2。

    第三,6分35秒,被陆以尧拒绝进房后对着镜头说“要明天才能见到偶像了,惆怅”,做作得能让人呕出隔夜饭。

    第四,38分27秒快问快答那里,最欣赏陆以尧的什么,答,修养。这真是我见过最不要碧莲的快问快答。人家陆以尧有修养不代表你可以肆无忌惮蹭热度,无耻到这个程度也是让人开眼了。

    第五,45分17秒那里,要求张北辰把第一名让给他是节目组的剪辑误导。但对着一个不太熟的人调侃,以至于别人误解了他的意思,这个锅只能冉霖自己背。

    第六,63分钟,陆以尧深夜送米粉,所有人都是无防备的真实状态,冉霖的素颜不敢恭维,除了确实显小,没任何魅力与亮点。我不知道你们,反正我初恋肯定不会找这种扔在人堆里就不见的。

    第七,81分钟,陆以尧误喝苦瓜汁后,冉霖殷勤送水。请问,之前跟其他人一起指定让陆以尧吃特辣米粉并且笑得开心的那个人不是你吗?又当又立,不能更恶心了。

    综上,求求你带着白衬衫回校园吧,还节目一片蓝天[拜拜]

    陆以尧盯着那张被自己点开全屏显示的截图,总觉得眼前对着的不是手机屏,而是一纸审判书。

    看着看着,他就陷入一种极不真实的恍惚,仿佛截图中说的,和他自己参加的,根本不是同一档节目。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来啦。下一更晚上七点~~

    ——————————

    感谢所有小伙伴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蝶瑟(x2)、流星麻麻(x2)、秦二虾、蓝桥春雪、jojo、琥珀沙、小二的瓜、sikotatuu、二二、苏城烟柳桥、一枚面瘫、z家喵、陌倾墨瑾、回首自纤纤、主域、大脸猫、20955553、奇异果、七年、again、清水何必分攻受、鬼瑜鬼泠、tahies、陌上缓行、甜蜜桂花糖、火龙果、棠下、用户2183104、不在的空间、ghostre、小池、啦啦啦、清欢、一朵摇曳的小花的地雷!

    感谢白河、裸奔的蝴蝶兰的手榴弹!

    感谢吃土少女、胖马啊喂(x2)的火箭炮!

    感谢go鱼飞go的深水鱼雷!!

    爱你们么么么~~~~~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