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节目组原本的设计是让嘉宾们苦哈哈地赚钱, 再苦哈哈地借个破点的地方, 这样把刚刚享受完的夏新然带到party现场,从云端到土坑的落差萌,绝对会让这位傲娇小寿星炸毛。

    谁料, 嘉宾自己出了个大招。

    通常情况下, 明星是不太喜欢公开自己的私宅的。哪怕是真人秀合同里签了可以拍, 播出来也只是一些局部片段, 更不可能出现陆以尧这种主动买一送一的。

    这档综艺里, 陆以尧的家就是北京朝阳区的豪华公寓,他没有义务再提供出来第二个。

    但是他提供了。

    虽然提前声明不可以在播出的节目中透露这个二号私宅的地址和住处外观, 而且进入之后活动范围也仅限于客厅,但导演还是差点乐疯, 带着几大车人和设备就风尘仆仆赶过去了。

    那是一座海景别墅,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连狗仔都不知道更没有拍过的,陆以尧的隐秘住处。

    其实是不是陆以尧的住处也不能确认, 因为除了陆以尧说的那句“我家”, 整个别墅里再没有任何私人化的东西。就像装修好后一直空置着一样,家居用品一应俱全,就是没有主人的蛛丝马迹。

    定期打扫肯定是有的, 敞亮的客厅一尘不染,桌上花瓶里的百合和马蹄莲素雅清新,该是新换上的,空气里还飘着淡淡的花香。

    然而没有相框, 没有衣物,没有书籍,没有任何你希望看到的能够透露些许八卦的东西。

    导演难掩失望,再吩咐工作人员布置设备的时候,就没起初那样亢奋了。

    冉霖也有些意外。

    他们同节目组一样,只在客厅活动,但这样一个客厅,确实没有一丝烟火气。连装修都是灰白色调为主,只一些装饰上用了亮色。

    冉霖总觉得这不像是陆以尧的风格,起码这人穿衣服可从不青睐灰色。

    但他和另外三位伙伴一样,有再多疑问也只是放在心里,大家都默契地没提任何问题。

    陆以尧愿意提供私宅,是他大气,不打听更多的八卦,是朋友间的礼貌——如果他们现在算朋友的话。

    “我对你们这一期安排的环节很满意,真的,特别满意!”被蒙着眼睛推进客厅的夏新然,路都瞅不见了,还不忘表扬节目组,显然从之前的五星级酒店和spa中收获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所有人都在客厅,但除了四位男星,其他工作人员和设备都围在旁边,镜头取不到的地方。

    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洒在灰白主色调的客厅里,装修是带着点冷淡风的,可充足的采光冲淡了这种凉意。

    夏新然眼罩被掀开的一刹那。

    生日歌响起。

    蛋糕是冉霖挑的,黑森林。

    夏新然曾提过他喜欢吃巧克力,也幸好,黑森林是那家店的主打,蛋糕师傅还没来得及把完整的蛋糕切成独立小块。

    灿烂的阳光里,蜡烛的火光就不明显了。原本想拉上窗帘的,但导演组试来试去,还是觉得让阳光进来的镜头更美。

    陆以尧提供的私人别墅,完全不在节目组计划内,却又远远超出节目组的预期,导演舍不得浪费这么漂亮的场景。

    生日party固然温馨,但最初的欢乐气氛之后,就没有什么内容了。无非吃吃蛋糕,聊聊天。

    并且聊天的内容也很有限——多是在调侃夏新然。

    也不怪男星们集中火力,试想一下,你五星酒店+spa,我熬夜打工买蛋糕,回头买完蛋糕还是给你的,换谁谁能心理平衡。

    过生日了不起啊。

    夏新然也从伙伴们的控诉中真切感受到了大家所受的辛苦,多少还是挺过意不去的,所以最初面对调侃,也是态度很好。

    但他毕竟不是个多老实的主,听啊听的,就开始动鬼脑筋了,思来想去,亮出一招,直接转移了斗争大方向——

    “咱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party嘛,又不是酒会,光客客气气聊天有什么意思,要玩就要嗨起来。

    四位男星心里一惊,第一反应都是看导演。

    导演乐得都快合不拢嘴了,一个劲说:“这个提议好!”

    通常玩真心话大冒险,要么猜拳,要么抽扑克牌,要么放一个酒瓶在地上平转,瓶口对准谁就是谁,当然这些年也有人越来越多的用手机app。

    五个人不被允许拿手机,猜拳又没有游戏气氛,最后干脆用赞助商的饮料瓶,喝光一个放到地上,既粗糙又带感。

    导演特意让镜头给了瓶子商标一个特写,越琢磨越感觉夏新然这个提议非常妙。

    窗帘被拉上一半,客厅里瞬间有了卧谈会的气氛。五个人在浅灰色的地毯上围坐一圈,将空饮料瓶放在中间,由夏新然先转——寿星公最大。

    夏新然也不客气,视线环顾一圈,嘿嘿一乐,按住空瓶的手唰地一拧!

    空瓶飞快转起来,因为转得太猛,还稍稍偏移了原本的位置。

    冉霖上回玩这种游戏还是跟大学宿舍那帮损友,如今看着旋转的空瓶,有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那瓶子在眼睛里转啊转就变成了绿色的啤酒瓶,耳边好像还能听见损友们的嬉笑……

    “顾杰!”

    空瓶终于停下来,瓶口不算正对着顾杰,但也能擦到他的衣服边。

    顾杰也不是个矫情的,立刻单手伸出,做出黄飞鸿邀请别人的手势:“有什么想知道的,随便问。”

    “我我我!”夏新然迫不及待地举手,好像那问题已经在他心里憋了千百年,就等着这么个机会,因而不等顾杰应,“我”完之后直接露出不怀好意地笑,问道,“你和苏薇到底有没有在一起?”

    冉霖惊掉了下巴。

    张北辰和陆以尧纷纷皱眉,虽然说是真心话大冒险,但毕竟对着镜头,直接问别人绯闻,总是不太合适。

    顾杰却像早预料到了似的,从容不迫道:“我已经和你解释很多次了,我们只是朋友。”

    三个脑袋唰地扭向夏新然。

    没人关心顾杰和苏薇到底是不是朋友,大家更关心那个“解释很多次了”是什么鬼!

    夏新然也愣住:“你、你跟我解释什么啊,不对,和我有什么关系啊!”说到后面夏新然终于反应过来,一个纸团扔过去,“顾杰你害我!”

    那边顾杰早抱着肚子笑岔了气。

    这边夏新然立刻搬过自己跟拍摄像的镜头,大义凛然道:“小新们,我和那个恶意卖腐的人没有任何关系,我只爱你们,来,看我纯洁的大眼睛……”

    剩下三个人后知后觉,松口气之余,也不由得佩服起顾杰来。

    这年头,能制住夏新然的不多,顾杰是条汉子。

    相比夏新然的辛辣,其他人的问题都不痛不痒,这一轮很快过去。

    第二个转瓶子的是张北辰,结果瓶子停下来的时候不偏不倚,正对着他自己。众人哄笑,张北辰也跟着乐。

    直到夏新然问出那个问题,后者的笑容才僵在脸上。

    他问:“我来之前看见一个花絮,是第一期在桂林的,你说要把第一名让给冉霖,是故意的吗?”

    气氛骤然凝固。

    夏新然的语气明明很轻,却像经典末日电影《后天》里的那股冷空气一样,无声吹过,一切便都上了冻,连直升机都不能幸免。

    张北辰愣在当场,顾杰和陆以尧神情复杂,而冉霖,只觉得头疼。

    “我不懂你的意思……”张北辰终于出声。看得出他尽量想让表情自然,可面对这种直白到近乎挑衅的问题,他显然没有招架的准备。

    夏新然却忽然狭促一笑:“我的意思是你既然想换,不应该找冉霖,应该找我呀,我那天住的地方可可怜了,你是没看到……记着,下回有便宜先给我嘛,我俩这么熟!”

    张北辰茫然地眨了下眼睛,慢半拍才消化,继而立刻点头:“行,下次找你。”

    夏新然伸胳膊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一脸老怀安慰。

    顾杰和陆以尧看得懵逼,不知道夏新然到底几个意思。真的只是开个玩笑,还是话里有话?如果话里有话,到底是什么话?说给张北辰听的,还是说给冉霖听的?

    看着两位围观伙伴投来的疑惑目光,冉霖只想扶额。

    他能看出夏新然不喜欢张北辰,但仅此而已。至于夏新然这番举动究竟为何,他研究不透,也不想研究,他只想平平安安录个节目,如果能顺带着小火,有剧本可拍,那就谢天谢地了,真的不用给他加戏。

    “该我问了,我的问题是你在青春片里演过的角色有学霸,有学渣,有风云学长,有不良少年,那你在念书的时候实际上更接近哪一个类型?”

    这种尴尬时候就需要使出杀手锏——cue流程!

    果然,张北辰立刻接住问题,侃侃而谈。

    冉霖其实不太关心他的回答,但毕竟问题是自己抛出去的,所以看起来听得很认真,实则在心里擦冷汗。

    夏新然不以为意,仿佛他就是想开个玩笑,开完了,舒坦了,毫无压力投入下一环节,跟冉霖一起听回答,还听得津津有味。

    顾杰和陆以尧对视一眼,前者感觉自己可能一夜没睡的缘故,脑袋不够用,有点跟不上这真心话大冒险战场上的瞬息万变;后者则觉得这里面确实有蹊跷,不过同自己关系不大,他也没有特别好奇。

    有惊无险结束了张北辰的旅程,下一个顾杰拧空瓶,瓶口指在了冉霖。

    冉霖胸有成竹,眯起眼睛,半玩笑半挑衅:“尽管放马过来。”

    伙伴们摩拳擦掌,看似毫不客气,实则问出的问题还是挺温柔的。

    顾杰问的是:“你最想演什么样的角色?”

    冉霖想哭:“得先有导演找我演啊。”

    张北辰问的是:“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其实这个问题本身没什么,但张北辰问的时候,眼神太认真了,语气也太温柔了,让冉霖浑身不自在,连带着原本想开的玩笑也咽了回去,换成了认真而谨慎的回答:“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感情本来就是多种多样的。不过我还没遇见过哈,我个人更倾向日久生情。”

    说完冉霖立刻看向陆以尧。

    后者也觉得上一个问题古古怪怪,但没多想,况且正主都用眼神催了,他不赶紧提问倒显得自己输了气势。

    “你怎么看待……粉丝喜欢你的人却不喜欢你的作品?”

    冉霖疑惑地看着陆以尧,总觉得这个问题距离自己很远,更像是对方会遇见的烦恼。而且这个问题问的语气也很奇怪,就好像原本想问的是别的问题,临时改变主意,又换了内容。

    疑惑归疑惑,人家问了,自己总要按规则回答:“那我只能努力奉献出更好的作品,让他们以后爱角色更胜过爱我了。”

    冉霖的回答带着些不好意思的笑,那是一种“我知道我担不起但是我也没办法只能先说些大话了”的心虚。

    陆以尧拿起手边的赞助商饮料喝了两口,脑袋里却在想为什么自己会忽然改变问题。

    你怎么看待恶意炒作?

    他其实想问的是这个。

    但是如果真问了,不管冉霖怎么回答,只要节目组不剪,把这段播出,等待冉霖的就是被喷死。

    陆以尧太清楚自己粉丝的战斗力了,何况她们本来就看不惯冉霖许久。

    果然,陆以尧想,自己还是看不上仗着粉丝多就肆无忌惮带节奏的行径。

    这和对面是不是冉霖没关系。

    “该我了该我了,”夏新然兴奋调整了一下坐姿,根本没看出来什么异样,什么暗流,迫不及待抛出自己的要求,“我需要你大冒险!”

    冉霖黑线,不知道该气该笑:“凭什么啊。”

    夏新然可怜兮兮地皱起脸蛋:“多少轮了,一个大冒险没有,完全不刺激!”

    冉霖不准备把自己奉献给对方的游戏追求:“等会儿指到你的时候,你尽情冒险,我们绝不拦着。”

    “我不会让你做过分的事的,就来一次嘛,”夏新然说得那叫一个诚恳,“要不然你先听听我的冒险,你觉得不行,我再改回问题。”

    冉霖叹口气,他是个软硬都吃但尤其喜欢吃软的主,更何况是美人的撒娇。

    “来吧,我先听听。”冉霖语带无奈,感觉自己真跟宠弟弟一样了。

    夏新然坐直身体,清了清嗓子,特认真地公布:“冒险内容是依次对在场的伙伴说一句你最想说的话。”

    冉霖怔了下,继而乐了。

    这还真不是什么丧尽天良的冒险,不,应该说是入门级别,满满都是对冒险者的善意。

    假装深思熟虑后,冉霖终于松口:“好吧。”

    夏新然露出大满足的笑容。

    冉霖索性先拿他下手:“夏新然,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弟弟。”

    原本期待着的脸囧下来:“为什么夸我的同时非要给我降辈分……”

    顾杰悠哉提醒:“哥哥弟弟是平辈。”

    收获是一枚来自盛世美颜的白眼。

    舒爽了的冉霖又转向下一个:“张北辰,录主题曲那天我就想说了,其实你的声音在录音棚里特别好听。”

    张北辰有些意外,愣愣抓了下头,才冲他微笑:“多谢。”

    “顾杰……”

    “嗯哼。”轮到自己了,顾杰立刻打起精神,洗耳恭听。

    冉霖一字一句,情真意切:“你实在太慢热了。”

    顾杰眯起眼:“为什么到我这里就变成了吐槽……”

    夏新然乐得直拍手,他和顾杰就是越看见对方吃瘪越痛快。

    冉霖垂下眼睛,酝酿片刻,才转向陆以尧。

    陆以尧静静等着,并没有特别期待或者亢奋,如果非要说,疑惑倒是有点。

    说那三个的时候都很顺畅,怎么到自己这里就卡住了?他也没那么难归纳总结吧。

    况且冉霖又不是夏新然,酝酿再久也肯定说不出太出格的,不用听都能想到,甭管称赞还是吐槽,定然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其乐融融风。

    “陆以尧……”冉霖总算开了口。

    陆以尧点点头,立刻配合着昂首挺胸,作认真聆听状。

    “对不起。”

    酝酿多时的一句话,只有这么三个字。

    陆以尧怔在阳光里。

    他坐的这个地方不太好,旁边就是没遮住的那半扇窗,阳光总是晃到他的眼睛,必须要时不时别开头,才能躲避。

    但是现在,他不躲了,随便阳光尽情地晒,整个人像被点了穴,久久不动。

    顾杰和张北辰一脸茫然。

    只有夏新然瞬间明白过来,受不了地吐槽道:“不就吹飞了干草没取成火嘛,反正我们后来也吃上饭了,陆以尧不会跟你计较的。”

    顾杰恍然大悟,然后就是对夏新然的无语。

    张北辰好笑地更正:“那是椰棕。”

    夏新然皱眉:“有什么区别吗?”

    张北辰动了几次嘴唇,最终还是放弃了解释,而且看起来夏新然也并不准备听。

    冉霖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带偏了话题,也只是笑笑,不再解释。

    他想道歉的究竟是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

    夏新然、顾杰、张北辰不清楚,陆以尧怕是也想不到那么多。

    既然伙伴们都接受了他在为破坏陆以尧钻木取火的伟大活动而道歉,那就当是这样吧。

    他只是想道歉,不论对方听不听得懂,也算是对之前的种种有了一个交代。不然仅仅是通过王希让宣传团队那边停手,总觉得像稀里糊涂就混过去了。

    面前忽然递过来一瓶赞助商的饮料。

    冉霖疑惑抬头,顺着胳膊,对上了陆以尧的脸。

    然后他听见对方说:“算了。”

    世界忽然安静下来,再没任何声音。

    盘旋在他耳边的,只剩下这两个字。

    陆以尧看着冉霖瞪大的眼睛,呆愣的表情,觉得特别有趣,索性多欣赏一会儿。待欣赏够了,才掂了掂手中的饮料瓶,念起了词:“补充微量元素,还你一天活力,真不喝?”

    冉霖眨巴下眼睛,终于元神归位,一把抢过陆以尧递来的饮料,拧开盖子,咕咚咚就喝起来。

    陆以尧说的不是没关系,是算了。

    他听懂了自己的意思!

    陆以尧有点后悔递饮料了,纠结着要不要劝冉霖喝得慢一点。就算嘉宾有义务为赞助商宣传,也不用这么拼的。

    况且,自己说的又不是没事,只是算了。

    没事,是我根本不介意那些。

    算了,是我介意,但不想再计较了而已。

    一个算了就让对方高兴成这样,陆以尧忽然特想问问他当初蹭热度的勇气是哪来的。就这心理素质,按部就班发点修完图的街拍和自拍维持住原本人气就得了。

    夏新然莫名其妙地看看对瓶吹的冉霖,又莫名其妙地看看不知道在自己跟自己咕哝什么的陆以尧,搞不明白自己的创意怎么就成了时间。

    思来想去,他只得拿起另外三瓶饮料,一瓶给自己,其他两瓶给张北辰和顾杰,无奈道:“别干坐着了,一起来吧。”

    第三期录影在别墅中落幕,陆以尧凭借脱颖而出的野外生存能力和随时能掏出一套别墅的隐藏实力,全票通过,当选本期椰风初恋。

    往期录制结束,都是嘉宾先走,节目组收尾,但今天场地不同,是私人地方,作为地主,陆以尧只能耐心等着节目组收工。

    四个伙伴干脆陪他一起等,反正今天提前结束录影,离回程的晚航班时间还有很久,何况本来能提前收工也是托陆以尧的福。

    节目组的设备有很多,收拾起来颇为麻烦,等得百无聊赖,夏新然忽然提议:“哎,咱们加一下微信吧。”

    大家对于这个提议没有异议,但录节目不让带手机,这会儿手机都躺在酒店的经纪人或者助理那里呢。

    加微信未果,夏新然又盯上了买蛋糕赠送的金色纸质王冠。酝酿半天,最后耐不住心痒,非让工作组人员用手机给他们五个人合影。

    自然是带着王冠的他站在中间,左右各拥两名男神护法。

    四人给足面子,对着手机镜头,笑得心甘情愿。

    节目组的设备终于赶在夏新然想出第三个幺蛾子之前收拾完毕,所有人一起回了酒店。

    夏新然还惦记着加微信的事呢,大家也都拿着手机了,索性遂了他的愿,彼此都加了微信。加完之后夏新然立刻把所有人拉到一个群里,将工作人员给他们拍的那张合影发出来共享。

    顾杰一看这样,干脆也凑个热闹,存完照片之后就把群名改成了“陈胜吴广”。

    回去之后的两天,群里并没有任何动静,估计大家都很忙,或者即便有时间,也找不出什么可以聊的话题。但冉霖还是会在每次打开微信时,看看那个被他置顶了的群组,总觉得单是瞄一眼那个群名,就能燃起一腔揭竿造反势与节目组怼到底的热血。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当晚,距离第四期录制还有三天,《国民初恋漂流记》第一期,如约开播!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来啦(づ ̄ 3 ̄)づ

    ——————————————

    感谢流星麻麻(x2)、蓝桥春雪、qaq、rizywn830、喵~、双声、柠檬可乐、七年、小竹子fox、吖瑩瑩、sikotatuu、青蘅、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吃土少女、呼吸信仰(x2)、咪子、野生的大帅比、最好的时光静静流淌(x2)、fanmaoer、有幸遇见你y、里月22、兔砸、琥珀沙、清舟是雅号、土豆冬、皇家狗粮、酿蜜为语、狮子尾五月、思美人兮、lynn、无般若花、山岛一野(x7)、甜蜜桂花糖、云行简、奇异果、柱佳银的地雷!

    感谢心安、不知邪的手榴弹!

    感谢小野姬的火箭炮+浅水炸弹!!

    感谢山岛一野的深水鱼雷!!

    感谢米璐璐的深水鱼雷!!

    感谢鱼塘童子的深水鱼雷!!

    感谢土思聪的深水鱼雷!!

    感谢太后娘娘扔到我菊花里的深水鱼雷!!

    感谢鲸大猫的深水鱼雷!!

    爱你们么么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