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冉霖到最后也没从陆以尧那里问来答案。

    但其实答案也并不重要。

    拍到第三期,他终于能跟陆以尧进行正常互动,甚至偶尔还能开对方两句玩笑,已经让他很知足了。

    月朗星稀,气温比白天凉了许多。

    幸而节目组尚存一丝人性,给诸位男星发了厚外套,当被子盖也好,穿身上也好,随大家喜欢。

    冉霖是当被子盖着的。

    他们五个人,四个椰子叶帐篷,通过剪刀石头布,最终输掉的夏新然和张北辰挤在一间。猜拳结果出来的时候,夏新然的表情简直像世界末日。

    冉霖也不知道夏新然到底讨厌张北辰什么。但问题太敏感,他和夏新然又没有熟到那个份上,所以再疑惑也只能放在心中。

    枕着双臂,听着海浪,望着远处连在一起的海和天,仿佛整个人都开阔起来。

    冉霖是个喜欢想事情的人,然而现在,他只想放空。

    他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不用烦,只静静地,任由时间流逝……

    “欧耶!”

    突如其来的欢呼打破了夜空下的宁静。

    冉霖叹口气,一边想着自己果然还是没有放空的福气,一边爬起来探头出去张望。

    然而他的动作还是太慢了,只来得及捕捉到夏新然欢天喜地跟导演组离去的背影。

    “怎么走了?”冉霖不明所以,问隔壁帐篷先一步出来瞭望的陆以尧。

    但其实陆以尧也不是很清楚,只能猜测道:“应该是导演组有新任务给他吧。”

    冉霖疑惑皱眉,咕哝:“大半夜的能有什么新任务?”

    陆以尧想了想,认真地对上他的眼睛:“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脑补的好。”

    冉霖有一瞬间的晃神,差点沉迷在陆以尧的凝视中,回过神之后马上笑:“也对,反正肯定不会是吃夜宵。”

    陆以尧莞尔,耸耸肩,又钻进叶子帐篷。

    冉霖轻轻松口气,莫名后怕。

    小心翼翼地进帐篷重新躺下,冉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扑通通乱跳。

    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感觉还是在刚进公司的时候,被带去参加某个著名导演的电影首映礼。一众主创互动完,冗长环节进行完,终于全场黑下来真正开始影片播放,男主角出场的第一个镜头,就把他秒了。

    那是一个男主缓缓抬起头的特写,表情很淡,眼里却含着深切的无法言说的情感。

    当时的他,也是这种心脏骤然漏一拍,然后就开始不受控制乱跳的感觉。

    影片以女主的视角贯穿始终,于是冉霖的心情也随着女主一起,为这个男人而悲,而喜。

    电影结束时,仿佛自己也谈了一场恋爱。

    然而很奇怪,当主创再次出来感谢时,看着台上的男明星,冉霖却没有任何感觉。

    他忽然明白过来,让他心动不已的,是男星在电影中塑造的那个人物,而非男星本身。

    事实上男星本人与那个角色之间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台上的男星开朗健谈,温文尔雅,电影中的男人内向忧郁,偶尔,还会闪出一些黑暗面。

    也是在那个时候,冉霖才明白,原来演员是这样厉害而又神奇的存在,可以把与自己截然不同的角色,塑造得细腻而逼真,让你感觉那并不是一个虚构人物,而是有血有肉,实实在在地生活在这个世上。

    冉霖没爱上那个男明星,但最终爱上了表演。

    可是陆以尧没演任何人。

    此时此刻,波浪声不停息的海边,陆以尧只是在做他自己。

    这不是个好兆头。

    冉霖翻来覆去也躺不踏实,恨不能坐起来像夏新然那样嚎一嗓子。

    娱乐圈是一个挺奇怪的地方,男明星卖腐可以,但你不能是真gay。哪怕有些人已经被拍到了石锤,但只要这个男星还想在圈里吃这碗饭,就必须义正言辞对“同性疑云”说不。

    公关团队在遇见这种言论的时候更是如临大敌,不论他们表现出的是云淡风轻的谣言止于智者,还是铿锵有力的我要给你发律师函,可背后,无一例外都是对这种传言的高度警惕。

    按理说,社会发展到今天,对于性向这个事情,其实已经很包容了。尤其是越年轻的一代,越包容开放。

    可不知道为什么,一放到娱乐圈,这件事就是红色警戒。

    轻则负丨面丨新丨闻缠身,重则光速flop,一蹶不振。

    冉霖对这种现状很无奈,但也懂得既然想在这个圈子里长久地待下去,就要遵守规则。

    所以关于自己的性向,他一直三缄其口,甚至在只是有可能签梦无涯的时候,就删光了一切社交网络里可能引起猜疑的言论和照片。

    他不想伤害别人,但他总要保护自己。

    所幸,入行两年,他也没被“喜欢男人”这件事打扰过。或许是星途发展太一般,社交圈越来越窄,他都快忘了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了。

    结果就在刚刚那一刹那,陆以尧带他重温。

    喜欢上圈内人,还是著名偶像男星?

    冉霖觉得自己在作大死。

    不对,还不能这么快下结论。

    冉霖抿紧嘴唇,眉头深锁,终于在薅光手边的椰子叶前,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重新半个身子探出去呼唤:“陆以尧……”

    片刻后,隔壁帐篷里露出半张困倦的脸:“嗯?”

    隔壁的隔壁的帐篷以及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帐篷里,则只露出两双眼睛,暗中观察。

    “我还是觉得夏新然被叫走很可疑……”冉霖嘴上说着准备好的话题,眼神却定在陆以尧的脸上,半秒都不偏移。

    陆以尧打了个哈欠,皱着眉毛歪头想想,忽然眼底一沉:“不会是准备等我们睡着以后来个突然袭击吧?”

    “……”

    “冉霖?”

    “啊,”甩甩头,冉霖总算回过神,连忙重重点头,“很有可能。”

    陆以尧疲惫地叹口气,生无可恋:“那这晚上别想睡踏实了。”

    暗中观察并竖着耳朵听的顾杰和张北辰,这会儿的心情和陆以尧一样——来把刀杀了我吧。

    然而被折磨得精疲力尽的他们实在没有太多反抗能力了,只能重新躺回去,等待命运降临。

    冉霖早就知道伙伴们都被自己唤起来了,但无所谓,本来讨论也只是一个由头,他真正想做的是验证看看陆以尧还能不能电自己一次。

    验证结果喜大普奔——心跳没乱。

    他都快把陆以尧盯着看到灵魂深处了,仍然呼吸平稳,心率正常。

    事实证明之前的小鹿乱撞只是偶然事件。

    可能他在那个瞬间忽然神经搭错,也可能星空太漂亮,大自然给陆以尧这个人带上了美颜效果。

    终于放心下来的冉霖一身轻松,很快,便在海浪声里进入了迷迷糊糊的不算踏实的梦乡。

    他不知道,隔壁的陆老师,失眠了。

    仿佛礼尚往来一般,陆以尧也在琢磨冉霖。

    但与性向这么深刻的命题无关。

    陆以尧只是单纯地觉得冉霖这个人,敏感得厉害。

    拿白天的事情为例,他真没觉得自己看冉霖的眼神有什么出格,不就是比平时多看了几眼,多了一丢丢眼神交流,结果那人直接就看出了同情。

    同情吗?

    当然是的。

    但这种自己都没发现的无意识的情绪,对方竟然感受得那么清楚,捕捉得那么准确,除了敏感,陆以尧想不出别的形容词。

    在娱乐圈里,敏感是一把双刃剑。

    它可以帮你更好地体会角色,塑造人物,雕琢表演;但同样,也会让你更在意粉丝的言论,路人的眼光。

    同样被黑,有人可以愈战愈勇,有人却压力大到掉头发。

    陆以尧见过太多太多了,他觉得冉霖会成为后者。

    一个挺好的人。

    仅两期半的相处,这是陆以尧能给出的关于冉霖最正面的评价。

    再多他就说不出来了。

    但也够了。

    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一个脾气蛮好,做事起来认真,偶尔还有点小调皮的男艺人,起码在陆以尧遇见过的同行里,算得上相处起来舒服的了。

    他看过太多人前人后两幅面孔的,依然被粉丝举高高求抱抱,两相对比,冉霖的遭遇就难免让人同情。

    虽然最初,他也是想怼冉霖那一国的。

    算了,不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果然姚红说得没错,陆以尧看着远处的和星空接壤的海平面想,他就是这一路星途太顺风顺水了,所以总是精力过剩,总喜欢去琢磨别人的闲事。

    “所有男神们,集合——”

    不需要扩音喇叭,静谧的沙滩上,总导演的魔音可以轻松穿透海浪,直抵耳膜。

    睡着的没睡着的男神们都被惊起,顾杰更是冲出去的时候差点顶飞帐篷。

    原本架在固定架上的摄影机又被跟拍大哥们重新扛到肩膀,集合的四个人一看这架势就懂了——有新任务。

    “现在已经是零点零一分了,”导演看了眼手表,难得语气深沉,“我们迎来了崭新的一天,大家高不高兴!”

    四位男神很给面子地鼓掌,虽然掌声有些稀落,笑容有些僵硬。

    导演很满意,终于放出真正的重磅炸弹:“今天,也是你们的小伙伴,夏新然的生日!”

    这回四个人是真意外了,你看我,我看你,都是懵逼加惊讶,而且对视过程中,还都下意识扩大范围,仿佛多扫周边几眼就能搜出寿星公。

    “不用找了,夏新然已经去做属于他的新任务了,所以我们剩下的四位男神也要开始今天的任务,那就是在上午十点之前,为伙伴举办一场生日party!要求是,必须要有生日蛋糕,有私人的party场地,而且,所有这些都不能花一分钱。”

    顾杰疑惑举手:“请问什么叫私人的party场地?”

    导演:“就是不能在露天大自然,比如树林、公园、海边等,不能是公共开放区,比如马路、商场、广场等,只能是私人商铺或者宅邸,并且整个party过程绝对封闭,未来播出时也不会透露party的具体地点和位置,总而言之一句话,必须问所有者借来私人场地,且不能以效应的名义。”

    顾杰黑线:“还真是滴水不露……”

    张北辰追问:“那生日蛋糕?”

    导演:“一样要靠你们自己努力。”

    一种极度不详的预感笼罩在四位男神心头。天会慢慢亮,但他们这一天的前景,怎么看都要一黑到底了。

    导演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杀伤力,但似乎对男神们的踊跃度仍不甚满意,又重复一遍:“没有其他问题了?”

    冉霖叹口气,举手捧场:“能透露一下夏新然正在做什么任务吗?”

    导演终于眉开眼笑:“五星级宾馆试睡员外加东南亚特色spa鉴赏官。”

    冉霖虽然预料到了肯定不靠谱,但听完还是又好气又好笑。

    张北辰则艳羡地说出所有伙伴心声:“寿星公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啊……”

    从远郊回市区有一定距离,四个人谢天谢地,总算在颠簸里补充了短暂睡眠。

    凌晨一点半,城市并没有睡去。

    街上还是来来往往的人,有一些直接穿着泳衣披着浴巾,一看就是不畏水温,刚从海边回来的勇士。

    不需要去他们野外求生的那种远郊,市中心就有海滩,而且海水清澈,沙子柔软,也难怪以此为中心,各种打着海景房名义的房地产项目不断被开发,一座又一座的海边高层公寓拔地而起。

    “现在我们去哪?”张北辰四下环顾,毫无头绪。

    “说来说去无非两件事,一个蛋糕,一个场地,”顾杰上下左右动动脖子,让运动过度又缺乏休息的关节得到舒展,“现在就看看你们想先解决哪个。”

    “场地?”顾杰也没怎么深思熟虑,全凭感觉,“不然蛋糕有了,我们还要拎着它满世界找私宅。”

    张北辰抓抓头,温和地提出不同意见:“我总觉得场地还是比蛋糕好弄,这个时间,能做或者能买蛋糕的地方都不多吧,还是应该先攻克难点。”

    “这个时间蛋糕和场地都不好弄,”冉霖道,“要不然我们先想想这两样东西到底怎么弄?比如蛋糕,是做还是买?场地,是问店老板借商铺,还是问当地人借房子?有了方向,才好努力。”

    顾杰:“陆老师你有什么想法?”

    陆以尧:“刚刚不应该放导演走的。”

    顾、冉、张:“可说呢!”

    问题一时商量不出对策,但情感上四个人已经取得了共鸣——导演你好样的。

    四位一筹莫展的男神循着嘈杂一路晃荡到海边。

    挤满当地特色美食档口的海滨夜市仍灯火通明,人声熙攘。

    最先被认出的是陆以尧,捧着椰子冻的小姑娘的尖叫能把整个海滨掀飞。

    正所谓,危机里藏着转机。

    四个人当即来了灵感——靠脸打工!

    被选中的档口老板求之不得,有男神当门面,谁还管你什么味道,生意简直不能更火爆。

    四个人也真的很拼。

    陆以尧烤串,冉霖炒菠萝饭,张北辰收钱,顾杰连扇火带招揽客人。

    一直做到天边泛白,游客渐渐少了,隔壁档口开始收摊,老板才终于心满意足地把许诺给他们的提成点清楚,交到男神们手里。

    一共三百四十元。

    四位已经累得虚脱的男星,总算从那几张血汗钱里,重新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气。

    天刚亮的城市,夜生活结束,日喧嚣未起,终于有了一点安静气息。

    四个人围在一棵棕榈树下,或坐或躺,看着天空发呆。

    ——他们在等着蛋糕店开业。

    他们已经不困了,但这个城市却还没苏醒。

    除了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和快餐店,其余店铺都还在梦乡。

    “这真是我经历过的最漫长的一天……”顾杰看着越来越明亮的天际,心有戚戚焉。

    张北辰纠正他:“应该是两天。”

    顾杰摇头:“我感觉就是一天,而且怎么过都过不完。”

    冉霖盘腿坐在花坛边上,胳膊拄着下巴,没太多精气神附和,但心里是同意顾杰的。

    这一夜他们几乎没睡。

    所以虽然实际上已经到了第二天,但直观感觉仍是昨日的延续。

    “你俩还好吧?”张北辰发现了冉霖和陆以尧的安静,关心地问。

    冉霖连忙摆头:“没事。”

    陆以尧却问:“你们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张北辰思考片刻,道:“夏新然现在在干嘛?”

    顾杰挑眉:“把蛋糕抹他一脸吧。”

    冉霖乐,也跟风猜:“为什么过生日的不是我。”

    陆以尧惊讶地看了冉霖一眼。

    虽然张北辰和顾杰也猜出来他在念叨夏新然了,但真的只有冉霖,一个字不差,全中。

    这都不是意外了,是神奇。

    冉霖只是随口一说,但看陆以尧那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得**不离十了,莫名有点兴奋。

    要知道陆以尧其实挺不好猜的。

    “回去必须让夏新然请客。”

    “前提是我们得回得去,我感觉我要阵亡在这里了……”

    “不哭,坚强。”

    “走开,哈哈……”

    嘻嘻哈哈的苦中作乐里,太阳慢慢升起,风渐渐带上暖意,路上的行人又重新多起来——城市,醒了。

    “老板,帮帮忙吧。”

    “不行。”

    “就一个上午。”

    “一个小时也不行啊,我很感谢你们买蛋糕,但是我们小店也要做生意,你们把店铺占了,我还怎么开张?”

    “我们买完这个蛋糕,你就已经开张了嘛。”

    “但是我总不能一个上午就开一张啊。”

    “……”

    磨破了嘴皮子也没把老板说动,四个人悻悻地从蛋糕店走出来。

    蛋糕拎在陆以尧手里,素雅的浅色盒子配上蓝色缎带,清新可人,却抚平不了男神们心中的愁绪。

    跟了一夜的摄像都有些同情他们了。

    先是荒岛苦求生,然后午夜打工大排档,现在又要在陌生的城市里寻一处免费的私人party场所。

    前两期加起的辛苦,都没有这一期多。

    四个人不信邪,又陆续进了沿街的几家店铺。基本上能认出他们的店铺老板,一开始的态度都是非常热情的,但是当听见他们开的是私人party,不能让外人参加或者参观的时候,态度就会有微妙的变化。

    给明星行方便,为的就是效应,像海滨夜市的老板,如果四个人不能给他带来效益,那就是帅得掉渣也未必有打工机会。

    当然,真爱粉的老板除外。

    不过也不知道是他们的运气不好,还是名气没大到俘获全年龄层,眼看着就快到十点,场地仍然没有着落。

    录到现在,大家已经基本摸清楚了导演组的套路,如果真的完不成任务,比如之前的钻木取火什么的,总归还是会提供出解决方案。

    但一想到导演那副“哎呀还得我出马”的欠揍表情,他们就不想服输。

    最初录节目的宗旨是挑战自我,然而录到现在,他们只想挑战节目组。

    从镜头里看过去,四个人都只是沉默着不发一语。

    但身处其中的四个人,却能清晰感知到彼此的心情。

    同一个节目,同一种顽强。

    要不,算了吧。

    这种话他们可以说,但不到最后一刻,还是不想松口。

    冉霖发现陆以尧从跟蛋糕店老板交涉失败之后,就一直甚少开口。虽然这个人本身也不多话,但从表情上看,他好像不是单纯的心情低落,而是一直在琢磨什么。

    “话说回来……”

    陆以尧毫无预警地开口,目光也看向三位伙伴。

    冉霖赶紧瞟向别处,再看回对方,假装之前一直看风景。

    陆以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察觉:“导演是不是只说不能花钱,必须私人,再没其他了?”

    “嗯,”张北辰点头,“就这两个条件。”

    陆以尧沉吟片刻,仿佛下了重大决心似的:“我知道一个地方,肯定会让我们开party,而且绝对私人。”

    红姐,对不住了。

    我知道你又要批评我心血来潮,多此一举。但左右这也不是我第一次冲动了,况且,睡眠严重不足的人有资格任性。

    三双骤然亮起的眸子:“哪里?”

    一个顽皮又得意的笑容:“我家。”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不觉已经8.6万字了,这真是凉凉写得最激情四射的一篇文~\(≧▽≦)/~~~

    明天入v,三更时间分别是12:00、17:00、19:00。

    感谢小伙伴们对这篇文的喜欢,是你们的鼓励才让凉凉天天写得这么幸福,也希望接下来的旅程还有你们相伴,爱你们,么么哒(づ ̄ 3 ̄)づ

    ——————————

    感谢流星麻麻(x4)、酿蜜为语、越山丘、我家勛鹿萌萌哒、温浅、啊咧、栗子、fanmaoer、19811850、卡到买v看盗文还被吞、蓝桥春雪、ploy、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青尘诗兔、chacha、格引、主域、皇家狗粮、喵~、杉杉杉杉、为我冉打call的虹月、suibian、karen0、狮子尾五月、回首自纤纤、一枚面瘫、索索soso、呼吸信仰、野生的大帅比、有幸遇见你y、z家喵

    感谢不知邪的手榴弹!

    感谢山岛一野、太后娘娘往作者菊花里、小野姬的火箭炮!

    感谢土思聪的地雷(x110)+手榴弹(x2)!!

    爱你们么么么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