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快过来,这里有发现——”

    顾杰在不远处挥手召唤的时候,陆以尧刚把防晒霜涂完一只胳膊。夏新然的防晒霜有轻微的美白效果,涂上之后肤色直接提升半号。

    其他三个伙伴一听声立刻振奋起来,撒丫子就往那边跑。

    等陆以尧反应过来,只剩下他和跟拍摄像在风中凌乱。

    陆以尧无奈,只能甩开颜色微妙不同的两条胳膊,也追了过去。

    顾杰的发现是在椰林深处的一棵松树底下。

    这片野生椰林并没有什么规划和章法,虽然大体上是椰林,但越往深处走,地势高低起伏得越明显,就像是小山丘。到后面椰树少了,松树、仙人掌还有其他一些叫不上名字的热带植物便多了起来,明明是冬天,可满眼望去,生机盎然。

    “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会有螺丝刀?”

    五个伙伴围着这个神奇的发现,百思不得其解。

    “还是十字花的……”陆以尧一边念叨着一边把顾杰手中的新发现拿过来仔细端详,忽然,他一手握住黄色的橡胶手柄,一手握住细长的金属头,往相反方向用力一拔!

    四个人眼睁睁看着金属头和橡胶柄分离,当然也看清了原本插在橡胶手柄里的部分——与原本露出的部分长度粗细完全一致,只是十字花头变成了一字。

    “果然,”陆以尧把拔出的金属头像转笔一样在手指间旋了个圈,又插回了橡胶柄,露出“正如我所料”的微笑,“两用的。”

    冉、夏、张、顾:“……”

    他们承认,陆以尧确实迅速发现了螺丝刀的双头,但请问……这究竟有什么意义啊!

    “那个,既能拧十字花螺丝,也能拧一字花螺丝,确实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冉霖轻叹口气,拿过陆以尧手上的分体式螺丝刀重新组合好,“但我觉得这片荒岛上能给我们提供拧螺丝的地方可能不太多,我们是不是发散一下思维,想想这个螺丝刀出现的深层次原因?”

    一语惊醒梦中人。

    陆以尧摸摸下巴,陷入沉思:“可能是提醒我们人类的污染已经蔓延到了这样天堂般的世外小岛……”

    冉霖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也不用这么发散……”

    陆以尧还真是一个挺奇怪的人。

    冉霖不知道其他人什么感觉,反正他现在找不出比奇怪更合适的词。

    上一期还几乎不接梗,这一期简直全情投入。

    但他的投入又很特别。

    就是“认真”。

    认真地跟你互动,认真地跟你讨论,认真地参与到剧情中来。

    可能这种“认真”放到别人身上,呈现出来的效果就是“枯燥”,但放在陆以尧身上,就莫名地有了点“萌”。

    冉霖不知道这是因为陆以尧的“认真”简单纯粹,不掺杂一点水分,还是自己带着颜值滤镜看人,反正他挺喜欢陆以尧当下这个状态,让人觉得真诚又舒服,睿智又呆萌。

    “咱们再把这一带来个地毯式搜索吧。”张北辰提议,“刚才重点都放在前面椰林,后面这一片混杂区也没怎么看。”

    四个伙伴彼此看看,同意!

    十分钟以后,还是顾杰,还是同一句词——

    “快过来,这里有发现!”

    听见呼唤的时候,陆以尧已经第三次遇见同一株仙人掌了。

    这株仙人掌的造型特别婀娜,所以陆以尧记得十分清楚。

    事实上他对很多事情都能记得很清楚——除了路。

    所以对于顾杰这样总能最有效突围最迅速找到标记点的英才,他是打心底钦佩的。

    顾杰这一次的发现是几个椰子,就在一棵低矮的椰子树脚下,随意四散,仿佛瓜熟蒂落。

    但是……

    冉霖抬头认真观察这棵树,叶片倒是层层叠叠,翠绿宽大,但在该结果的地方,一片光秃秃。

    两相对比,地上的椰子就显得十分可疑。

    然而有些吃货同伴是不管那么多的。夏新然一蹦三尺高,捡起一个椰子就搂到了怀里,仿佛深情呼唤就可以让甘甜喷涌而出:“可以喝椰汁了哎,椰汁椰汁椰汁——”

    也幸亏夏新然的咋呼,陆以尧总算顺着声音寻到了伙伴。

    而这时候张北辰正好灵光一闪,指着冉霖手里的螺丝刀道:“这个是不是就为了开椰子准备的?”

    伙伴们面面相觑,恍然大悟。

    这个节目里,根本就没有“偶然”,一切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只要你觉出一丝奇怪,那背后必然就闪着节目组的“恶光”。

    但谁也不会把好吃的往外推,何况刚刚的几番搜岛,已经让他们气喘吁吁,口干舌燥。

    手动螺丝刀怼椰子。

    挑中椰子上头某一个看起来比较脆弱的点,用螺丝刀较锋利的一字头奋力往里扎。冉霖捅,冉霖捅,冉霖捅完顾杰捅,以手酸为换人原则,最终五人悉数上阵。

    陆以尧排在最后。

    从第四个扎的夏新然手里接过看起来毫发无伤的椰子之后,他思索片刻,认真地询问众伙伴:“我可以拿石头捶着螺丝刀柄往里钉吗?”

    微妙的安静……

    终于,四伙伴河东狮吼:“你为什么不早说!”

    有了石头的帮忙,螺丝头终于穿透椰壳,进入水中央。

    陆以尧说“透了”的那一刻,伙伴们感觉自己听见了天籁。

    一个大椰子的汁水还是很饱满丰沛的。

    五个人轮流举着往嘴里倒,还轮了两个来回。

    剩下三个椰子被夏新然用衣服下摆兜在怀里,誓要保卫胜利果实的架势。

    “现在怎么办?”张北辰四下看,仍是没发现其他有用的东西,“咱们省着点喝,三个椰子坚持一天应该可以,但是房子和篝火呢,总不能凭空弄吧。”

    此时的五个人仍处在林子深处,满眼望去除了植物,只剩脚下沙土。

    “话说回来,是不是只让我们搭房子,没说一定要多大,多结实?”陆以尧忽然出声。

    冉霖眼睛一亮,瞬间领会了陆以尧的意思:“沙雕城堡!”

    陆以尧扶额,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才重新看向冉姓伙伴那张满是期望的脸:“一个能容纳我们五人进去并且不会塌的沙雕城堡,技术难度会不会太高……”

    夏新然顺着陆以尧的说法展望未来,无比悲伤:“我们一定会被活埋的……”

    张北辰也不看好这个法子:“这片沙滩的沙子特别粗,太粗的话粘度不够,也做不成沙雕吧?”

    顾杰抱着空椰子继续往嘴里倒最后两滴汁。

    他走实干卖力风,这么费脑袋的就不参与讨论了。

    冉霖在看见陆以尧扶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猜错了。

    他其实对领会别人的意思还挺有信心的,但就是对着陆以尧,总跑偏,有时候甚至完全领会不到。也不知是陆以尧太难捉摸,还是他俩实在没默契。

    “所以……你到底想怎么搭房子?”冉霖唯一能确定的是陆以尧肯定有对策了。

    “沙雕城堡行不通,”陆以尧道,“但我们可以搭一个椰子叶帐篷。”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众伙伴蹲成一圈,陆以尧一边在地上画帐篷示意图,一边耐心讲解:“我们可以用松树枝撘龙骨,这样垂直几根,斜搭几根,然后把椰子叶扑在龙骨上,这样就能搭出个简易帐篷。”

    陆以尧环顾伙伴,夏新然最先举手:“陆老师我有问题。”

    陆以尧点头:“请讲。”

    夏新然:“这样的帐篷能遮风挡雨吗?”

    陆以尧抬头看看天上的大太阳:“以我的观察,今天下雨的概率比较低,所以不用挡雨,能遮阳就行。”

    张北辰学夏新然,也顽皮举手:“陆老师我也有问题,松树枝的长度有限,竖向插沙土里没问题,我们坐进去不需要太高,但横向也短的话,怎么塞五个人?”

    陆以尧不觉得这是个问题:“我们可以搭几个帐篷,毕竟又没规定只能搭一间。”

    顾杰:“那龙骨之间用什么固定呢?”

    陆以尧:“我刚才在那边转的时候看见一些藤蔓类的植物,用它们当绳子把龙骨的对接点捆在一起就行了。”

    顾杰:“ok,我没问题了。”

    陆以尧点点头,看向冉霖,那眼神仿佛在说“他们都排队问完了,你不保持一下队形”?

    天地良心,冉霖还真没那么多古怪问题。当陆以尧说可以搭椰子叶帐篷时,他就很自然相信对方一定是考虑了可行性,搭得出来的。

    不需要理由,这就是陆以尧给他的,不说大话,不讲空话,不玩套话,说了可以,那就是可以。

    但人家把眼神都递过来了,自己也不好冷场。

    “我还以为刚刚顾杰喊的时候,你那么晚才过来是迷路了呢,原来是沉迷于研究,”冉霖看似调侃,实则真心称赞,“你懂得真多,厉害。”

    陆以尧擦了下额头上的汗,努力笑得自然:“还好,还好。”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有了陆老师的指导,几个小伙伴分工合作,摘椰子叶的摘椰子叶,捡枯树枝的捡枯树枝,拔藤蔓的拔藤蔓,但毕竟都不是野外生存小能手,所以等终于把材料凑齐拿回海边,已经上午十点多了。

    众人在陆以尧的带领下,或用螺丝刀,或用尖锐的石头,在海边沙土里按照正方形四个角的位置挖出四个小坑,再将找到的比较粗直的枯枝依次埋进去,种树一样立好,但是前面两根高一点,后面两根矮一点。然后再用另外的四根枯枝分别当做横梁,绑在四根立柱的顶端。

    树枝有一定的弹性,所以两根连接前后不同高度的横梁,便需要弯出一定弧度再绑。

    冉霖绑了半天,费尽力气,也没绑紧,绑另外一根的夏新然则险些被崩飞的枯枝弹了脸。

    看不下去的陆以尧放下椰子叶,过来接过冉霖手里的藤蔓,开始帮忙绑横梁。

    捆结实这边之后,他又一言不发地去夏新然那里,继续捆。

    夏新然叹为观止,全程口头表扬,不吝赞美。

    冉霖发现陆以尧还真的不是纸上谈兵,这人绝对野外露营过,即便不是搭树叶帐篷,也一定做过类似的事。

    终于千辛万苦绑好帐篷的骨骼,几个难掩兴奋的露营新兵七手八脚把宽大的椰子叶扑到了枯枝骨架上。

    转眼间,一个绿油油的小窝棚便成了型。

    几个人一时愣在那里,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杰作。

    陆以尧很欣慰,毕竟他设想的最坏结果是全程自己来,但实际上这些伙伴学得很快,也肯出力。

    这种大家齐心协力做一件事的感觉已经久违了,让他不自觉回忆起念书的时光。

    “别愣着了,”张北辰提醒道,“一鼓作气把后面的都搭了吧。”

    要知道他们弄来的材料可是足够撘三四个小窝棚的。

    “我觉得咱们现在应该多管齐下,”冉霖在搭帐篷的时候,就在想这个了,“帐篷要继续搭,但生火的事情也得开始考虑了,不然帐篷搭完,吃的还是没着落,也太可怜了。”

    经冉霖一提醒,众人才感觉到肚子里一片空虚。

    刚才热火朝天搞建设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停下来才发现已近中午,而清晨那点着急忙慌吃的干粮,早不知道消化到哪里去了。

    “我同意双线进程,”顾杰活动活动肩膀,一副继续投入四化建设的劲头,“但我只能继续搭帐篷,凭空生火这么伟大的事业,就交给你们了。”

    “你别看我,又不是我提的多管齐下,”张北辰说着把头转向冉霖,“你肯定已经有办法了吧?”

    冉霖点点头,沉吟片刻,忽地看向陆以尧:“别谦虚了,到底怎么凭空生火?”

    陆以尧:“……”

    躺在家里床底下也能被锅砸着,就是陆以尧现在的感觉。

    冉霖那笃定的眼神就像在说,我知道你肯定会。

    他不懂冉霖哪来的信心,更要命的是他居然还不想让对方失望。

    “只能试试了。”终于,陆以尧松口应允。

    四双好奇宝宝的眼睛咻地瞪大:“怎么做?”

    陆以尧凝望海平面,良久,沉稳吐出四个字:“钻木取火。”

    一小时以后。

    顾杰和张北辰那边,已经开始搭第三个帐篷。

    冉霖和陆以尧这边,才终于闻到一点点糊味。

    钻木取火这件事,冉霖只在课本上学过,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能在现实里操作一把。

    他跟着陆以尧捡来一块巴掌大小的木头,一根比手指稍微细一点的小树枝,然后看着陆以尧在木头上用螺丝刀抠出凹槽,再用锋利的石头把小树枝修整的稍微光滑些,便于在在贴合的手掌中转动摩擦。

    接着陆以尧把搜集来的干燥椰棕,一小部分塞进凹槽,另外一部分铺在凹槽四周和木块下面,以便只要一个火星迸落,就能起火燎原。

    整个准备工作,冉霖只在陆以尧的指示下帮了一点小忙,大部分还是陆以尧亲自动手。

    但他看得很认真,尤其准备就绪后,陆以尧单膝跪地,脚踩着小木块的一端固定,双手合十将插入凹槽的小树枝稳住,冉霖几乎屏住呼吸,有一种马上就要见证奇迹的激动和兴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陆以尧飞速蹭动手中的小树枝,让它插入凹槽的顶端飞速摩擦木块和椰棕,一切都毫无瑕疵……除了,就是不起火。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陆以尧手上的速度也越来越慢,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颊上滑落,冉霖从一开始的期待,中间的茫然,再到此刻的不忍,心情也是来了一路过山车。

    以至于闻到烧焦的糊味,都兴奋不起来了。

    但全神贯注中的陆以尧没有感觉,他甚至没觉出时间流逝,满心满眼只盯着那个凹槽,誓要重现人类祖先的辉煌。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已经搭好全部帐篷的顾杰和张北辰,疲惫而饥饿地躺在帐篷里等待,幸而海风惬意,椰叶飘香,他俩迷迷糊糊的还能坚持一会儿。

    但是夏新然就没这么坚强了。

    他已经围着红色塑料桶转了八百圈,生生把那些海鲜从活力四射凝望到奄奄一息。

    如果不是塑料桶里都带着水,这些活物怕是早被风干。

    陆以尧也筋疲力尽了,冉霖看得出来。但他同样看得出来这人没打算放弃。

    不忍出声打断,冉霖默默陪着他坚持。

    冉霖喜欢认真的人。

    陆以尧可能没有夏新然那样的综艺细胞,只用40%的力,就能收获120%的效果;也不像顾杰那样随性,开心我就话多,不高兴我就高冷;更没有张北辰圆融,和谁都能很自然打成一片;但他有他的魅力。

    他会很严格地遵守规则,很敬业地完成任务,并且,对自己揽下的责任,一扛到底。

    一个团队里有这样的人,是这个团队里小伙伴的幸运。冉霖正漫无边际地这样想着,忽然眼前飘过一缕白雾——漫长的烧焦味后,椰棕终于开始冒明烟了!

    冉霖惊喜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看烟,又看看陆以尧:“着了!”

    陆以尧也终于一扫凝重,整个人都散发着多年媳妇熬成婆的出头之光,立刻丢开小树枝,趴下身子,对着已经冒烟的椰棕轻轻地吹气。

    冉霖瞬间明白过来,想让火星变成火苗,必须要借风起势。

    这时候也顾不得沙子粗不粗了,他也立刻趴下来,撅在那里帮陆以尧吹:“呼——”

    椰棕乘着白烟腾空而起,无情地散在空中,飞向海岸线。

    木块归于静谧,只剩下一些焦黑的残末。

    陆以尧震惊地看向冉霖,眼底满满都是被这个残忍世界辜负的巨大悲伤。

    冉霖艰难地咽了下口水:“其实我觉得吧……也不是非要用火……呃,你喜欢吃刺身吗?”

    陆以尧闭上眼,深吸口气,慢慢吐出,再吸口气,再慢慢吐出,终于,成功抑制住了内心想要掐死对方的魔鬼般的冲动,并让嘴角努力上扬:“我其实不太喜欢生食,但为了活命,可以凑合。”

    最终,五位男星还是没有真的吃上刺身。

    因为看不下去的导演终于良心发现,帮他们小小修改了一下剧本,比如当你不幸流落到无人岛时,兜里恰好有一瓶防晒霜和一个打火机……

    吃上“海鲜宴”时,已是下午三点。

    五位男星围着一堆篝火大快朵颐,如果牙口好,壳都能嚼了。

    冉霖好几次想跟陆以尧搭话,都没找到机会,而且他心里本来也有点发怯,毕竟自己干的蠢事,实在是放到仙人掌丛里用狼牙棒抽三万六千下都不为过。

    眼看陆以尧又吃完了一个虾,冉霖本想献殷勤帮着去拿,可人还没动,眼睛先定在陆以尧手上了。

    对方的手心里一片红。

    距离很近,所以冉霖看得清清楚楚,那是磨破了的水泡。

    坚持不懈地用手掌蹭转了两个多小时,铁砂掌也要起水泡的。冉霖有时候上通告鞋子不合脚,半天下来就能出水泡,疼得要命。可这人显然是出了也没管,直接继续,生生又把水泡磨破了。

    水泡破皮那再摩擦下去,蹭的可就是肉了。

    得有多疼。

    但陆以尧好像没事人似的,半个字都没提。

    哪怕让跟拍摄像录一下呢,也绝对妥妥圈粉,冉霖不信陆以尧不懂这个套路。要知道之前回复他微博@的时候,这可是个人精。

    唯一的解释,陆以尧不喜欢卖惨——套路可以,卖惨不要。

    短短一天,冉霖感觉看见了好多个不一样的陆以尧。

    而且越往细看,越有意思。

    陆以尧已经忍了很久了。没有人喜欢吃饭的时候被各种偷窥,花样偷窥。

    那个就坐在自己旁边的家伙,好像吃两口,就得往这边瞟两眼,仿佛海鲜太淡,得拿自己下饭。

    钻木取火功亏一篑的郁闷已经随着肚子的填满消解得差不多了,而且陆以尧也知道,对方是好心。

    别的不讲,光是干巴巴陪着自己钻了俩小时,这人就够意思。

    换成夏新然,早躺叶子棚里睡觉去了。

    但这不代表他可以得寸进尺,看起来没完,自己又不是海鲜汁!

    “你……”

    “你怎么懂那么多?”

    陆以尧本想正面迎敌,不料被对手先发制人,而且人家问得还很真诚,那种你回答语气不好都会很过意不去的真诚。

    “咳,”清了清嗓子,陆以尧如实回答,“以前念中学的时候参加童子军,这些都是必备技能,后来念了大学,偶尔也会和朋友出去露营,比旅游省钱嘛。”

    “哦对,”冉霖想起来了,“你在国外念的书。”

    陆以尧点点头,没再多讲。

    冉霖也不准备问太多个人**,他好奇的是别的方面,比如:“露营的时候遇见过熊吗?”

    陆以尧懵逼:“你是认真的吗?”

    冉霖镇定回望:“当然是开玩笑。”

    陆以尧囧,忽然觉得居然开始认真回忆的自己蠢到家了。

    冉霖乐不可支,发现逗陆以尧,好像比逗夏新然更有趣。

    冉霖笑起来很好看,是那种纯粹的干净的清新感,就像春天的阳光,不会太炙热,又不会太寒冷,恰到好处的温度,让人看着看着,心里就跟着一起舒服起来。

    同为男艺人,陆以尧也不得不承认,他来不了这个。

    他可以笑得潇洒,笑得温柔,笑得邪魅,笑得阴冷,以及很多很多摄影师或者导演需要他出现的感觉。

    但眼前这个笑容,不行。

    这是独属于冉霖的东西,就像夏新然的美丽傲娇,顾杰的我行我素,张北辰的蓬勃朝气,都是属于他们自己的标签,别人就算学,也学不像,学不自然。

    陆以尧莫名又想起那个花絮和下面不太中听的评论了。

    他不知道那些回复是真的被花絮误导,还是单纯的对冉霖没好感,亦或者只是心情不好,单纯想找个地方发泄。

    但今天这一天下来,他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那句话铁定就是冉霖和张北辰开的一个玩笑。

    甚至都不用等完整节目播出,他就敢这么说。

    因为网友和粉丝看见的只是一条花絮,但他是实实在在和冉霖相处过两期半的人。

    虽然有两期的时间他们只是彼此的背景板,但背景板也是有眼睛的,冉霖跟其他人相处的怎么样,包括冉霖这个人的脾气秉性,他都尽收眼底。

    当然,也可能这些都是他做出来的样子,他实际的脾气根本没有这么好,性格根本没有这么单纯。

    但起码这两期半,他都是在任劳任怨做节目,有时候碰上其他人不愿意做的任务,他也会去帮忙。

    就从这一点,他就不应该被差评。

    陆以尧欣赏敬业的人,对于前两期带着情绪的自己,他也是差评的。

    所以看到同样认真的冉霖被群嘲,他就总觉得不太舒服。

    “陆老师……”

    弱弱的呼唤拉回了陆以尧的思绪,定睛一看,喊他的正是冉霖。

    陆老师是今天他新得的昵称,伙伴们单方面赠送,用以感谢他卓越的贡献。

    以为对方还要问露营的事或相关知识,陆以尧擦干净手,正襟危坐,认真回应:“嗯。”

    冉霖把头凑过来,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我从上午的时候就想问了,为什么总感觉今天你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同情?”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即将在6月28日入v~~也就是后天,届时会有三更。然后明天的更新也会按时晚上七点哒~~不多说我要咔咔攒文去啦(づ ̄ 3 ̄)づ

    ————————————

    感谢流星麻麻(x4)、mumu、傻乐、呼吸信仰、蝉、小虫物语、木桔、jojo、again、大漠孤烟、云归、柱佳银、阿纯、ducker(x2)、吃土少女、有幸遇见你y(x2)、清茗、再夏、三零17(x2)、15782229、胖马啊喂(x3)、凡凡其麦、晴晴、chacha、不知邪、皇家狗粮、狮子尾五月、八米的枕头、纻罗、24093780(x2)、山岛一野(x60)、树懒~羊羊、zero、karen0、朱雀翩飞、花花花化学、索索soso的地雷!

    感谢蚕豆大翻身的手榴弹!

    感谢小野姬(x2)的火箭炮!

    感谢土思聪的地雷(x150)+火箭炮(x2)!

    感谢太后娘娘往作者菊花里的浅水炸弹!!

    爱你们么么哒~~~~~~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