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自节目组把宣传片和花絮陆续放出,冉霖走在街上被认出的次数也多了起来。花絮的微妙舆论倾向暂且不提,毕竟是今天才出来的,所以冉霖在大部分粉丝和路人心中,还是宣传片里的干净少年。

    虽然都叫做国民初恋,但到现在还有少年感的,只剩下冉霖和张北辰。夏新然不是美少年,就是美人,颜的光芒已经盖过了年龄感;陆以尧是轻熟男,既能带你浪漫,也能让你依靠;顾杰则直接可以扛着你去民政局登记了。

    但同是青春洋溢,冉霖和张北辰也不同。前者是你隔壁桌的男同学,安静里带着一点小清新,后者是运动系的学长,帅气里带着蓬勃向上。

    因而宣传片一出,即便冉霖被其他四位明星粉明里暗里嘲,但在无倾向的路人眼里,倒是蛮符合初恋这一意象的。

    也拜一路上涨的关注度所赐,王希想让冉霖在节目正式播出前,一直以宣传片里的形象留存于观众和粉丝印象中,所以这段时间尽量减少了他的曝光,自然也要防止流传出太多的路透私照——终于,冉霖第一次坐上了头等舱。

    过完安检,距离登机时间还有半小时。

    傍晚的首都机场,客流量仍然很大,冉霖带着鸭舌帽和口罩,快步跟着王希进了贵宾休息室。

    这一次除了刘弯弯以外,王希还带了化妆师等几个人,相比之前两期,阵容从三人行变成了小团队。

    不过除了冉霖以外,大家都是经济舱的票。

    王希特殊,飞太多了已经是金卡会员,所以能跟冉霖的头等舱一样享受贵宾休息室,其余人则在过完安检之后,就去了登机口前面的大厅里等。

    贵宾休息室里人很少,也很安静。

    偌大的空间里,有设计感地分布着软椅,沙发,现代感十足的小茶几,以及形态各异的绿植。

    几个商务打扮的旅客零星散落,或看书,或对着笔记本,没有任何声响。

    在王希的要求下,训练有素的服务人员带着他们走到了休息室的最里面。

    那是由一排书架分隔出的半封闭空间,王希觉得那里更清净些。

    谁知刚绕过书架,冉霖就看见了坐在书架后面沙发里的陆以尧。

    听见声响的陆以尧抬起头。

    四目相对。

    两个人都有一瞬间的懵逼。

    王希没看见右手边的陆以尧,因为越过书架的她一直昂首挺胸,直视前方。

    所以第一眼看见的是正往外走想去洗手间的姚红。

    “这不是红姐嘛。”

    王希的声音不大,听起来就像公共场合礼貌地打招呼。

    但冉霖一听就听出来了,这根本不是平日里那个冷淡的王希。语调微妙上扬,咬字清晰分明,怎么听都感觉另有深意。

    姚红倒是一如既往温和微笑。

    只是回应的四个字……

    “真巧,小王。”

    让人一言难尽。

    明明都是四十左右,这种诡异的相互称谓,再联想两人都曾在奔腾传媒,冉霖觉得自己能脑补出八十集宫斗剧。

    可偏偏打完招呼之后,人家俩就手挽着手姐妹情深地去了角落叙旧。

    剩下冉霖站在书架旁边,走也不是,停也不是。

    “嗨,真巧。”尴尬的对视里,冉霖只能剽窃姚红的开场白。

    陆以尧从最初的惊讶中恢复些许,脑袋尚未思考更多,人已经很自然从沙发起身:“你也是七点的飞机?”

    冉霖没料到陆以尧会直接站起来这么礼貌,他脑补的是对方能回应他就很不错了,于是连忙道:“你休息你的,不用管我。”

    陆以尧仍然站在原地,莫名其妙地看他。

    冉霖也被看得莫名其妙,好半天,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哦哦,我18:55的飞机。”

    陆以尧囧,在对冉霖的“心机boy”评价里添了第二条备注——偶尔呆萌。

    第一条是在被特辣米粉和超级酸苦汁连番打击的那个晚上添的,源自一瓶矿泉水的——偶尔细心。

    “那就是同一个航班了。”陆以尧打完招呼,终于坐了回去。

    冉霖忽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站起来跟自己打招呼这件事,是陆以尧身体机制里的一个任务,这和与对冉霖这个人的好恶无关,完全是该情境下的条件反射。

    “那个,我先去那边了……”冉霖指指王希的方向,说完也没等陆以尧的回应,就很自觉退了场。

    对方的台词和动作一气呵成,弄得陆以尧那句“一起坐”完全没找到出口机会,直接胎死腹中。

    按说这也没什么,本来就是句客气话,但当余光里冉霖根本没去找王希,而是同样躲开还在“叙旧”的王希和姚红,挑了个角落里不起眼的单人沙发窝进去之后,陆以尧就有点别扭了。

    他设想中的冉霖应该是尽一切可能跟他互动,抱他大腿。

    虽然这样想有不要脸的嫌疑,但谁让刚认识的时候冉霖就是这么干的呢。

    不,那个时候他们其实还不能算认识。

    如果以第一期的录影为他俩“认识”的起始点,那么整整两期,“他认识的这个冉霖”都没再做出什么让人反感的事。事实上冉霖不仅没上赶着跟他互动,还在节目中有意无意避开了他。

    大多数五个人一起出现在镜头里是,冉霖跟夏新然的话最多,其次是张北辰。

    陆以尧不确定冉霖是“洗心革面”了,还是又发展出了新的“套路”,但如果不搞阴谋论,不考虑前仇旧怨——毕竟最近冉霖那边都没再捆着自己炒了——单纯从本心上客观评价,对比整个录影过程中冉霖和他的态度,他会把负分投给自己。

    以恶意去回应善意,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

    哪怕恶意不甚明显,哪怕善意有待商榷。

    姚红说他一直带着情绪录节目,原话是你本来就慢热,再带上情绪,粉丝和观众不傻,透过镜头都感受得清清楚楚。你是想把粉丝打包洗没,还是想把观众冻到路转黑?

    他当时没回应,但心里是不服气的。

    然而现在不得不承认,姚红一针见血。

    不过想这么多也没用,他总不能走到冉霖身边,跟他道歉说,对不起,我不应该在前两期里带着有色眼镜看你。

    况且,如果不是冉霖先捆绑炒作,他也不会把反感情绪投射到冉霖身上。

    归根结底,他还需要对方团队的一个道歉呢。

    算了。

    陆以尧放下杂志,决定刷刷微博,转移一下注意力。

    指望明星的经纪团队之间互相道歉,就像指望煮熟的鸭子张嘴说话,剧本太科幻了,枪毙。

    一打开微博客户端,就是铺天盖地的@。

    陆以尧随手点进去,果然都是来自节目组的官微@,还有粉丝转发完的继续@。

    这两天陆以尧在通告间隙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刷和《国民初恋漂流记》有关的微博了。

    毕竟是综艺首秀,说平常心那都是自己骗自己。

    可惜节目组今天更新的花絮与自己无关,是冉霖和张北辰的。

    【#国民初恋漂流记定档2.14# 独家花絮第八弹:一叶扁舟,泛水漓江,谁是终极山水男神?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张北辰竟要把第一名让给 @冉霖?[xx卫视-国民初恋漂流记的秒拍视频]】

    这都带的什么节奏。

    没点开视频,陆以尧就对着微博内容皱眉了,这是生怕两家粉丝掐不起来?

    带上耳机,点开视频,几十秒一会儿就播完了。

    陆以尧毫不意外地摘下耳机,心说果然是没爆点创造爆点也要剪。

    虽然视频里那个时间段,他还在江上苦逼地当船工,没能亲临现场,可视频拍得清清楚楚,傻子都看得出来,那是冉霖在跟张北辰开玩笑。

    如果他没猜错,冉霖后面肯定还有话。不,应该是正常人都会在后面解释,这只是个玩笑。

    不过如果他是张北辰,压根都不会说出把第一名让给你这种话。

    这得是要多迟钝,才能意识不到这句话的招黑属性?

    陆以尧自由放飞的随心观后感,停滞在看见热门评论的那一刻。

    不是一条怼冉霖。

    是十条里有五条都在怼,剩下三条抱走张北辰,拒绝拉踩,还有两条吃瓜围观。

    陆以尧又鬼使神差地跑到冉霖自己的微博里。

    发现最新一条的评论下面也已经有了张北辰路人粉和讨厌他的节目粉的踪迹。

    幸亏花絮很短,掀起的讨论度有限,也不乏理智粉说等完整节目出来再看,xx卫视就喜欢搞噱头炒话题。

    不知道冉霖有没有看见这些。

    陆以尧停下滑微博的手指,下意识抬眼往冉霖窝着的角落里看。

    今天的冉霖穿了一件浅灰色棉服,干净清爽。但是这会儿休息室很温暖,他已经脱掉棉服,只穿着蓝色帽衫。陆以尧一直觉得冉霖有些单薄,可能是骨架小的缘故,明明有一米八,但整个人的感觉还是挺秀气。

    当然这只是陆以尧个人的看法,他直觉冉霖不一定会喜欢这种评价。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好端端看着杂志的冉霖忽然抬头。

    陆以尧连忙低头,重新进入专注于手机的模样。

    一分钟以后。

    重新抬眼皮偷窥冉霖的陆以尧开始思考,自己究竟在干嘛,以及为什么会做贼心虚。

    直到登机,冉霖都没拿出过手机。

    陆以尧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冉霖看见那些,还是不希望,亦或者只是单纯的好奇。

    头等舱里,两个人的座位并排,中间只隔了一个过道。

    然而依然全程无交流。

    因为冉霖在飞机进入平流层后就开始睡,在空姐提醒他飞机开始降落时,才迷迷糊糊地起来。大部分时间里就东倒西歪地睡着,哪怕遇上气流,也只是调整一下姿势,完全不受干扰。

    陆以尧叹为观止,莫名有点羡慕这人的睡眠质量。因为他自己是那种眼罩耳塞齐备,仍然很难在飞行中睡着的人。

    不过冉霖似乎没有做什么美梦,因为每次陆以尧偏头去看,那张小脸都是皱着的,白瞎那满满的胶原蛋白。

    翌日上午,再次集合的五位嘉宾在节目组的带领下,来到了三亚某处未开发的远郊沙滩,开启第三期录制。

    这里远离市区,没有游客,甚至当地人也不大过来。背靠着一片野生椰林,面朝着碧蓝的大海,在椰林和大海之间,则是这片广阔沙滩。

    与游客如织的沙滩不同,这里的沙子完全不柔软,也不细密,布满了砂砾和礁石。

    但当风吹动椰树巨大的叶子,当阳光透过树叶,在地上落下无数斑驳,这片沙滩便仿佛有了生命力,那海浪的一来一去,便是它的呼吸。

    “今天我们从头到尾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荒岛求生!”

    没了女主持,串场成了导演组的任务。

    好好的漂亮的姑娘换成了怎么看都不怀好意的中年男子,五位男星从上期适应到这期,还是觉得别扭。

    然而导演很喜欢这个兼职,每次串场都特别激情投入:“从现在开始,你们就已经流落到了这个荒岛上,没有通讯设备,没有现代工具,你们只能就地取材,搭屋盖房,生火做饭,顽强地活下去!”

    “那个,”眼看着导演就要撤,冉霖连忙举手,“我还有一个小小的疑问……”

    导演天真无邪地看着他:“嗯?”

    冉霖指指摆在他们面前的几个装着鲜活生猛海鲜的红色塑料桶:“这些……就是摆在这里单纯刺激我们的吗?”

    “当然不是,”导演说得十分自然,“这些就是你们的食物,一旦你们搭好的房子通过验收,升起的篝火熊熊燃烧,这些东西就可以煮来吃啦!”

    冉霖:“……”

    陆以尧这种一贯不愿意挑刺的都忍不了了:“你不是刚说完,让我们坚强的活下去?”

    导演:“对啊,就地取材搭房子,凭空升起热篝火,没有一件是可以轻松完成的,相比之下这些鱼虾蟹,都是浮云。”

    陆以尧:“……”

    冉霖:“导演你快去忙吧,别晒坏了。”

    顾杰、张北辰、夏新然:“是、啊!”

    赶在按耐不住群殴之前,五位男星终于轰走了导演。

    五个伙伴顶着大太阳,开始研究这座“荒岛”。

    二月份,算是三亚比较舒服的时候,可毕竟是海边,毫无遮挡的太阳光,仍然刺得人睁不开眼。

    十分钟以后,探路回来的五位伙伴重新集合。

    “怎么样?”张北辰怕热,这会儿早脱了长袖,只穿事先套在里面的白色t恤。

    “除了椰子树,什么都没有。”陆以尧先出声回答。他在集合时就已经换了宽松的淡蓝色短袖和白色短裤,这会儿清清爽爽,还带点文艺气息。

    对于自己最喜欢的颜色,冉霖是很敏感的,如果恰好穿着这颜色的人也合眼缘,那真是能欣赏到地老天荒。

    然而眼下不是舔屏的时候。

    陆以尧的答案基本可以代表所有探路者,那就是这片野生沙滩,真是荒得只剩下椰子树。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能用的只有沙子,海水,和椰子树。”顾杰帮伙伴们做了总结,“除了砍倒椰子树,我想不出还能怎么盖房子。”

    “说得像你是砍了树就知道怎么盖房子了似的。”夏新然擦完最后一条胳膊,把防晒霜递给冉霖,“你也擦点吧。”

    冉霖还在思索怎么荒岛求生,直觉摇头:“不用,我擦过了。”

    夏新然:“这么热的天,擦过了也得频繁补。”

    冉霖没接,倒是陆以尧伸手把防晒霜拿过来了,端详半天,没擦,而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我们已经流落荒岛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却会有一瓶防晒霜?”

    夏新然愣了下,但好像不希望自己显得心虚,很快就又重新昂起头:“对啊,我、我流落荒岛什么都被海水冲没了,就剩下它,不行啊!”

    顾杰扑哧一声乐出来。

    导演组在录影之前已经要求嘉宾把身上所有东西都交出来了,一切就地取材,誓要营造荒岛求生的真实感——虽然这里面最大的bug是那几个红色塑料桶——但作为嘉宾,每个人还是很配合的。

    也只有夏新然能干出这种藏防晒霜的事。

    摄像大哥显然很喜欢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插曲,立刻凑近,对着陆以尧的手很是一顿拍。

    冉霖看着夏新然想往回拿,又不太好意思的模样——毕竟是破坏了规则——下意识就想帮忙,索性凑上去直面陆以尧,语气深沉,态度严正:“这不是一瓶简单的防晒霜,这是我们现在和文明世界唯一的关联了,如果我们等不来营救,若干年后,就只能抱着它寻找回忆。所以你不应该质疑它,相反,应该感谢夏新然把它带来,并且和我们一起将它奉若珍宝。”

    陆以尧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听见过的最匪夷所思的歪理邪说。

    然而他竟然觉得自己要被说服了。

    见对方迟迟不语,冉霖顿时胸有成竹:“现在可以把它还给夏新然了吗?”

    哪知道陆以尧还是摇头:“不行。”

    冉霖囧:“为什么?”

    “既然是珍宝……”陆以尧说着拧开盖,“那我也来点尝尝。”

    冉霖:“……”

    今天的陆以尧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可具体哪里不一样,冉霖又说不上来。

    夏新然一脸惊悚地凑到顾杰身边,跟对方说:“这个陆以尧肯定是假的,是替身!”

    顾杰黑线:“上真人秀还能替身?”

    夏新然不以为然:“怎么不能,有文替有武替有马替,就可以有综替。”

    顾杰把有点闷热的单衣脱了,漂亮的倒三角身材在黑色工字背心底下一览无余:“……和你们一起荒岛求生太费血了,我再去椰林里转转。”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来啦~~~

    感谢所有小伙伴们灌溉的营养液!!爱你们么么哒~~~~(づ ̄ 3 ̄)づ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