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王希帮冉霖争取到试镜机会的两个角色,一个是男二号,一个是男三号。

    综艺尚未播出,机场乌龙的热度也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所以录影间隙的这一周,他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除了健身运动,剩下的时间都用来揣摩要试的那几场戏。

    两个试镜排在同一天,一个上午,一个下午。

    王希亲自带冉霖去见导演,冉霖有点紧张,但等真正开始试戏,就忘了其他。

    回程的时候他问王希,自己发挥的怎么样。

    王希难得不吝表扬,说他演得很灵。但顿了顿,又补一句,估计这俩都没戏。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坐在公司的商务车里,除了司机,只有他们两个和刘弯弯。

    为方便交流,王希和冉霖一起坐在后排,刘弯弯则老老实实坐在副驾驶。

    车子遇上晚高峰,在路上堵起来没完,司机等得有些无聊,在征得王希同意后,打开窗户,点了支烟。

    淡淡的烟草味道里,一路上都沉默的王希忽然饶有兴味地瞥了他一眼,开口:“我发现你身上有个挺有意思的点。就是你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多想,唯独演起戏来全情投入,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冉霖琢磨了一下这话,好像有点品出来了:“我试戏的时候导演表情不好?”

    “不不,”王希道,“他们对你的戏没意见,但其实压根就不关心你演的怎么样。两个导演都是,中途就想打断你了,估计是碍于介绍人的面子,还有你也一点不跟人眼神交流,就没找着机会,只能让你演完。”

    冉霖诧异:“你是说他们在我试戏之前,就已经决定不用我了?”

    王希耸耸肩,扯了下嘴角:“嗯,主要演员应该已经定好了,试戏只是走走过场。”

    冉霖点点头,再没多问。

    别看王希说的话轻描淡写,像只是简单知会他一下没戏似的。但当场就看出来了,却偏等到现在才说,根本就不符合王希干净利落的性格。所以冉霖明白,她是顾虑到了他的感受,才一路都在想最合适的开口时机和告知方式。

    其实冉霖想告诉王希,自己没那么脆弱。

    王希能帮他争取到这两个机会,肯定是下了功夫的。但一个项目从来都是多方博弈的结果,更何况这种重要的角色,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关系,可能真正掏钱投资的出品人有自己属意或者想推的明星,也可能已经有更强的关系脉搞定了导演。

    “以后这种情况还会有的,习惯就好了。”王希轻叹口气,揉揉太阳穴。虽然劝冉霖习惯,但她自己其实也不太开心,看得透是看得透,不代表不会影响心情,另外最近韩泽那边的事情也多,连日两头跑,让她很疲惫,“后天就是第二次录影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冉霖连忙道,“我就按你说的,做我自己,已经慢慢进入感觉了。”

    王希满意地点点头,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便补充提醒:“记得多跟陆以尧互动,别傻不拉几总跟夏新然抱团,他综艺感太好,你在旁边出不来。”

    冉霖怔住,久久没说话。

    王希没注意到他的表情,提醒完,便向后靠去,闭目养神。

    只剩下一直竖着耳朵的刘弯弯,心情复杂,想回头,又不敢,只能直视前方,胡思乱想。

    车流终于开始移动,司机掐了烟,轻点油门,一点点跟着队伍往前蹭。

    冉霖看向窗外,雾霾一片。

    他看得出神,想得悠远,没一会儿,就觉得雾霾都散了,车流也消失了,天变成湛蓝,马路变成江水,耳边是夏新然的乱叫和陆以尧的快来尝尝我亲手做的米粉。

    不自觉地笑了下。

    冉霖收回远眺目光,仿佛下了某种决心似的,把头重新转向身旁的经纪人:“希姐。”

    “嗯?”王希没睁眼,只轻轻应着。

    冉霖的声音不大,但一字一句平缓清晰:“你不是说让我做自己吗?”

    王希先是皱了下眉头,然后才不甘不愿地睁开眼睛,奇怪地看过来:“你说什么?”

    冉霖知道她刚刚一半元神都梦游天外呢,所以刚才也没把话说全:“我说,希姐你不是让我做自己吗,做自己难道不是想跟谁玩就跟谁玩?”

    王希彻底清醒了,身体不自觉坐直,微眯着的犀利视线在冉霖脸上扫了好几个来回:“你是想告诉我,相比陆以尧,你更喜欢夏新然?”

    冉霖轻轻摇头:“我谁都不讨厌,他们都很好。夏新然待人真,喜怒分明,陆以尧很敬业,不管多匪夷所思的环节和任务,他就是不愿意,也会坚持做完,同样,张北辰友善,顾杰踏实,每一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优点。所以如果你让我做自己,我对他们就不会有偏好,节目环节怎么设置,我就怎么做,该和谁一组就和谁一组,我不会刻意远离谁,更不想刻意抱着谁。”

    冉霖一口气说完,王希却没有急着接话。

    她似笑非笑看了冉霖良久,才冷冷道:“我怎么听着你不像是单纯抗议综艺的事,倒像是埋怨我之前帮你捆着陆以尧炒作了。”

    冉霖沉吟片刻,抬眼迎向王希,不躲不闪,真诚坦荡:“希姐,我能和你说说心里话吗?”

    “当然,”王希想也不想就道,“你现在是我的艺人,你的未来要靠我们两个共同努力,你如果对我都不说真话,那我忙活什么呢。”

    冉霖没想到王希这样敞亮,还以为又要被嘲讽一下才能进入话题呢,本来准备好应对的小心脏也不紧缩了,扑通通欢快地跳:“那我就不藏着掖着了。炒作那件事,我确实有点后悔……”

    眼见着王希不满挑眉,冉霖立刻把后面的话补完:“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也确实从中得益,所以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我就不说了,我想和你聊以后。”

    王希抱起了双臂,洗耳恭听。

    “希姐,我就问你一句话,如果我从现在开始不捆绑任何人,不蹭任何人的热度,就靠自己的努力,能不能起来?”

    漫长的,安静。

    终于,一直看着他的王希淡淡开口:“你想要的‘起来’是什么?”

    冉霖心里一直都有答案:“有工作接,有戏拍,不红没关系,只要演出的每一个角色都能被认可。”

    王希嘲讽地扯扯嘴角:“你不红,人家凭什么给你戏拍?”

    冉霖笑,很浅,从容里透着顽皮:“红有红的戏拍,不红有不红的戏拍,剧组也不是都财大气粗,总还有追求艺术……呃,和性价比的导演。”

    “嗯,”王希仿佛很听得进去地点头,然后道,“现在还在横店的那几个抗日神剧剧组,就特别欢迎你这样的演员。”

    冉霖囧,算是服了王希的毒舌。

    说是掏心,其实他还是藏了几句压心底的话没说。不是不敢说,只是那话连自己听了都觉得幼稚,便不好意外往外拿。

    “行了,别拐弯抹角了,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炒作,想拿作品说话,对吧。”王希一双眼睛看过多少艺人了,从冉霖第一句话开始,她就已经清楚了对方的诉求。

    冉霖惊讶地看向这个妆容精致的女人,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真的还是太嫩。

    王希不跟他客气婉转,既然说了心连心,那就一次性全摊开:“以你现在的资源和条件,想靠作品积累口碑和人气,就等于从零开始。很可能直至你合约期满,也见不到什么效果。公司没有理由放着捷径不走,在你身上做这种一看就很难回本的投资。”

    冉霖沉默。

    对方说的都是实话,实话刺耳,但没办法反驳。

    王希知道冉霖反驳不了,但同样也看得出他的态度:“怎么,还不放弃?”

    冉霖几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动作很轻,柔软,却坚持:“希姐,我签公司两年多了。在机场乌龙之前,我已经很久没有通告,我都做好了转行的准备。所以发生机场那件事的时候我也很乱,一方面我知道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一方面我又觉得哪里不对。我甚至一度希望以后千万别碰见陆以尧,因为这件事做的就是挺不地道,挺过意不去的。”

    “圈里都……”

    “我知道圈里很多人都这样,但我也知道有很多人在兢兢业业工作,拍戏。宣传自己这件事没有毛病,哪怕把一分的演技夸成十分,只要我自己不心虚,那吹上天我都乐意。但炒作别人蹭别人热度和人气这件事,不对……再多人做,也不对。”

    王希啧啧两声,虽然有准备,仍然诧异于冉霖的坚决:“陆以尧是不是给你下什么降头了,你真成他铁粉了?”

    冉霖被王希的脑洞搞得哭笑不得:“我和他说的话两天加起来都没超过十句。”

    王希不解:“那你怎么就忽然良心发现了?”

    “不是突然的,”冉霖算是把自己的心路历程都亮出来了,“刚开始就挺过意不去,但那个时候我毕竟不认识他。后来就到了录节目,一连两天,他连看都不怎么看我,我简直想把他拉到没人的地方道歉了……”

    “你道歉了?”王希讶异。

    “没,人家根本就不给我机会,能躲我多远就躲我多远。”想起陆以尧反感的眼神,冉霖觉得罪有应得四个字根本就是为自己准备的,“这才一期,后面还有七期,我要是按照你说的继续蹭他,那这朋友就彻底没得做了。”

    “年轻人,你想太多了,”王希无奈叹息,“没人想和你这种小咖做朋友。”

    冉霖道:“行,不做朋友,那八期下来也是熟人了,我真的蹭不下去。你如果非让我继续和他互动,我保证我在镜头前的所有表现都会尴尬到死。”

    王希足足看了他有一分钟,最后翻个白眼,疲惫叹息:“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红不起来了……”

    冉霖特认同地点头:“我也觉得自己特别幼稚。”

    王希后半句话被人抢了先,愣了两秒,直接被气笑了:“没受过挫折的温室花朵都你这样,天真浪漫理想化,也不用太自我嫌弃。”

    冉霖有点拿不准王希这个态度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这样,”收敛笑意,重新正色起来的王希给了一个折中方案,“你这个综艺二月十四号开播,一共八期,也就是四月中旬能播完。我保证从现在开始到三月中旬,关于你的宣传不捆绑任何人,我们看看效果。但如果你的表现撑不起来,节目没有反响,怎么宣传都找不到爆点,对不住,后面你还要听公司的。”

    “你真的答应了?!”冉霖喜出望外,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我的艺人想要苹果,我就是上天庭偷了蟠桃,也落不着好,何苦费力。”王希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抬手摸了摸冉霖的头,像个严厉的姐姐,“但是只有四期时间,且录且珍惜吧。”

    当天晚上,一个名叫“睫毛弯弯”的曾经掀起过小朵浪花但很快又悄无声息的微博博主,时隔多日,再次发博——

    【首页的小伙伴们注意了,即日起本微博停更,从今往后我不粉任何偶像也不粉任何cp,正式回归三次元。是的,我要寄情于工作了!!![奋斗]】

    ……

    《国民初恋漂流记》的录制周期和播出周期一样,也是八周,一周录一期。

    冉霖试戏失败的转天,就马不停蹄奔赴第二期录制地点——四川。

    两天的录制,第一天在九寨沟,第二天在成都市区。

    不知是不是吸取了第一期混乱的教训,第二期节目组的环节和节奏明显紧凑起来,女主持也没了,所有环节都由节目组工作人员提前告诉嘉宾,然后再由嘉宾操作完成。

    银装素裹却依然绝美的九寨沟,萌死人不偿命的大熊猫繁育基地,杜甫草堂,宽窄巷……虽然仍是游戏环节贯穿始终,但竞技的味道少了,旅游的味道多了,于是冉霖他们难得享受了一次真正的假期。

    最后选出来的麻辣初恋是夏新然。

    原因无他,这人在吃超级无敌麻辣火锅的时候从头到尾都大快朵颐,在冉霖他们四个都涕泪横流的情况下,仍神采飞扬,连妆都没花。

    吃完了还要回顾一下上期,埋怨大家指定惩罚黑暗料理的时候,没给他选变态辣米粉,害得他喝了一大杯惨绝人寰的超级柠檬苦瓜汁,都晚上回程航班上,还觉得嗓子里又酸又苦。

    冉霖感觉这期应该蛮好看。

    因为相比上一期,他们之间的互动已经自然流畅起来,偶尔还会有很逗趣的抛梗接梗,都配合得效果不错。

    不过他和陆以尧的互动还是很少。

    他没有上赶着去跟对方说话,对方更没可能主动来找他,唯一的分组游戏,两个人也并没有抽到一起,于是从录制到结束,除了礼貌性的交流,再无其他。

    当然从陆以尧的角度,可能一切都是老样子。

    但是从冉霖的角度,因为心里包袱卸下了,所以即便还是零交流,他仍然觉得整个人的状态特别轻松,连带着看陆以尧都更帅起来。

    不过说实话,他还是感到陆以尧没有完全放开。都不用跟夏新然比,就是跟正常发挥的顾杰和张北辰比,陆以尧给人的感觉都有点太端着了。

    起初冉霖以为是名气的事,因为很多圈里人都会这样,感觉自己名气高,咖位大,就很难放下姿态跟其他人打成一团。

    但两期观察下来,又不像。

    一来陆以尧的咖位也并没有真的比顾杰夏新然他们大多少,充其量人气稍高一些,但划分起来,都是娱乐圈的同一拨新生代;二来为数不多的互动里,陆以尧并没有给人刻意抬高自己姿态的感觉,节目组的任务他都一丝不苟,伙伴的请求他都尽力而为,整个录制过程说是兢兢业业并不为过。

    那是什么造成了这种疏离感呢?

    连张北辰都在第二期录影结束回宾馆的路上和他念叨了几句,说陆以尧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冉霖当时只是笑笑,没跟张北辰继续这个话题。

    回京之后他又重新想了这两期四天相处的点点滴滴,越想越觉得并不是张北辰说的那样。陆以尧让人觉得不太容易亲近是真的,但这更像是他的性格,而非处事模式。

    如果今天陆以尧和自己调换身份,成了名气最小的那个,冉霖觉得陆以尧呈现出的状态仍然会这样。

    所以,冉霖想,这人应该就是天生的慢热,或者说不热。

    即便偶尔也会跟你恶作剧,可终归,还是要保持一个他觉得舒服的距离。

    转眼到了二月十号,第三期录制,地点,海南三亚。

    距离节目正式开播还有四天,而在一周前,节目组的宣传片就已上线,如今进入播出倒计时,为了抬热度,正陆续放出第一期小花絮。

    这些花絮可能会剪进正片里,可能不会,但肯定都是单拿出来一两分钟足够吸睛或者足够萌的片段。

    冉霖这段时间很闲——王希似乎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在为他找试戏机会的路上更谨慎了些,所以再没有什么动静——所以天天刷节目组的微博,每见到一段花絮,就结合着回忆反复看,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不过花絮都是以人气高的嘉宾为主,所以虽然次次都圈了冉霖,可实际上大部分都是陆以尧和夏新然的花絮,其次是张北辰和顾杰,冉霖好不容易出现,也是为这些伙伴做背景板。

    二月十号录制,二月九号晚上的飞机去三亚。

    去往首都机场的路上,冉霖终于在节目组微博里看见了属于自己的花絮。

    【#国民初恋漂流记定档2.14# 独家花絮第八弹:一叶扁舟,泛水漓江,谁是终极山水男神?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张北辰竟要把第一名让给 @冉霖?[xx卫视-国民初恋漂流记的秒拍视频]】

    视频很短,只有几十秒钟,截取的正是快问快答后的他乘坐马达竹筏第二个靠岸时,和张北辰的对话。

    “到多久了?”那是上岸的他和张北辰打招呼。

    “没多久。”视频里张北辰的笑一如十几天前。

    “你就别谦虚了,分明是一骑绝尘,我卯足力气都没看见你的影子。”那是他的调侃。

    “要不我把第一名让给你吧,晚上你先选房。”张北辰为难地抓抓头。

    花絮就到这里,起得仓促,收得戛然。

    冉霖微微皱眉,一边摘蓝牙耳机,一边回忆那天的事情,如果他没记错,张北辰说要把第一名让给他的时候,他是拒绝了的,而且后面也解释了,只是开个玩笑。

    但节目组的花絮里,这些都没有剪进去。

    冉霖能理解节目组为了吸睛,来一些吊胃口的剪辑。可以一个观众的角度看,这段花絮真的槽点满满。

    花絮是一小时前发布的。

    冉霖控制不住手指往上滑,很快,最热门的几条评论便映入眼帘——

    灰姐最爱啃西瓜: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冉霖的脸特别大吗?四海之内皆tm啊,还把第一让给他[摊手]

    爱得深辰:大北一直就是这么暖![太开心]

    陆宝贝家的jane:xx卫视你们就作吧,好好一档节目,非硬塞关系户,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吐]

    戒烟戒酒戒b站:这才是实力嘲讽啊,没看见嘲得大北都不好意思了,直接要把第一名让给他[二哈]

    “哎——?”

    看得正起劲,手机忽然被抽走,冉霖下意识喊出声,等看清是坐在前排的王希,才闭了嘴。

    刘弯弯全程围观,但没敢出声提醒。

    “从现在开始我帮你保管手机,直到录影结束。”王希不是商量,只是知会。

    冉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机被放进经纪人的包里,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我还没看完呢……”

    “我帮你看完了,”王希拉上皮包拉链,“百分之八十都是吐槽你的,挺好,你已经成功引起了观众的注意。”

    “这真是个好消息……”冉霖嘴上调侃,心里却闷得厉害。

    虽然有过思想准备,可真正看见了这种毫不留情的吐槽,还是挺受打击的。从心底讲,谁不希望自己被喜欢呢。能从群嘲中吸收斗志的都是有千年道行的,他这辈子可能都修炼不到。

    “现在的风向都是虚的,只有等完整的节目出来,看见的才是观众真正的反馈。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什么都别想,专心完成明后两天的录影。”

    “……嗯。”

    王希知道冉霖不可能完全不想,但被撕,是每一个明星的必修课。不管你愿不愿意,也不管你红不红。

    其实她原本只是想没收手机,不想说太多,毕竟有些事情别人说没用,得自己悟。况且好言相劝什么的,也不是她一贯的风格。

    可不知怎么,看着冉霖眼里的低落,她那些多余的话就出去了。

    十五年经纪人生涯,王希带过很多艺人,冉霖算是配合度最高的。

    这种配合度不是单纯的听话,而是清楚你的规划,明白你的意图,并能在实践你的安排时,自发地给予更多配合。

    更难能可贵的是,冉霖知道怎么去沟通自己的想法,并且愿意倾听别人的意见。

    艺人有自己的想法不可怕,可怕的是异想天开。

    王希想,或许这就是冉霖的魅力吧。

    相处起来很舒服,让人不自觉就愿意多为他说话,费心。

    只是这种魅力能不能传递给观众,还要看他的运气。

    司机忽然踩了刹车。

    王希疑惑抬头,这才发现,乱七八糟想了一通,竟然就到了机场。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来啦~~等下19:00来第二章~~

    ————————

    感谢所有小伙伴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索索soso、星言、流星麻麻(x4)、三金口口液、蝉、╭(╯3╰)╮、不知邪、359°寻找、磬笙、农民、呼吸信仰、三零17、大脸猫、七月半的兔子、zzz456(x3)、酿蜜为语、晓溪流水、黑柏、chacha、吃土少女、再夏、楚哥儿、溪水长流、m、星石碎片、晴晴、不说话、滚滚、狮子尾五月的地雷!

    感谢胖马啊喂、不知邪、go鱼飞go的手榴弹!

    感谢土思聪的地雷(x104)+手榴弹(x2)!

    感谢小野姬的火箭炮!

    爱你们么么哒~~~~~~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