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国民初恋漂流记》主打的噱头除了五位国民男朋友之外,还有一个就是绝对不给明星剧本,所有环节和行程都在节目组手里,明星一无所知。纯粹的真人秀,秀的就是明星的原生态!

    官方给出的宣传语是——

    最未知的旅程!

    最奇葩的关卡!

    最真实的反应!

    最有趣的碰撞!

    谁是终极国民男友,你说了算!

    这年头敢标榜“真实”两个字的真人秀,都是勇士。

    因为真人秀是有剧本的,并且剧本百分百都会发给明星。真诚有追求一点的,或者说对控场力比较自信的节目组,只会在剧本里列明录制的流程、环节以及想要达到的最终效果,如竞争,如团结,如励志,如搞笑等等,剩下的交给明星自由发挥;而有些节目组发给明星的流程剧本,甚至会细到明确a明星要在哪个环节做出什么反应,b明星要在哪个环节得到什么道具等等。

    拿着前种剧本的明星,最终呈现出的效果至少还有30%的“真”。

    拿着后种剧本的明星,基本上就只剩下“秀”了。

    但不管哪一种,都不会特别拎出“剧本”问题进行阐述。

    他们巴不得观众忘了世界上还有“真人秀剧本”这种东西,甚至有意无意在后期制作时呈现出“无剧本的临场真实感”。

    可《国民初恋漂流记》非要打破常规,明明确确告诉观众,我们来真的。

    对于签约的明星嘉宾,也是这个态度——玩不起,就别来。

    只有xx卫视敢这么干。

    永远走在话题的风口浪尖,永远赚得盆满钵满。

    冉霖是真的没收到剧本。

    节目组只是告诉他当地天气大约10c左右,需要穿方便运动的服装,但得注意保暖。

    然后冉霖就在王希的带领下,携公司新给他配的人生中第一个助理姑娘,出发了。

    助理姑娘名叫刘弯弯,原本是公司的行政,据说是看见内部招聘,自告奋勇转岗过来的。

    冉霖看着她红苹果一样的脸蛋,特别担心对方再索要一次亲笔特签。

    拍摄从他在家里准备行李的时候就开始了。

    冉霖第一次被镜头这样近的跟拍,有些紧张,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什么,等回过神,已经在飞机上了。

    被节目组司机从机场接到桂林市区内某酒店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半。

    顾杰和夏新然的飞机时间还要再晚一点,张北辰和陆以尧已经到了,尤其后者,据说提前一天就来了,自费住了一天,说是正好档期充裕,先来个市内自由行。当然,这一天是没有跟拍的。

    导演和节目组热情地迎接了冉霖,并与他和王希聊了半天,但几乎都可以总结成一句话——少年放轻松,尽情享受吧哈哈哈!

    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导演。

    但是冉霖在他的笑声里,真的没办法放轻松。

    王希和刘弯弯住一个房间,冉霖自己住一个房间。酒店的空调很暖,别说羽绒服,连抓绒卫衣都穿不住。

    幸而冉霖带了t恤,换上之后,一身清爽。

    跟拍大哥还没有休息的意思,冉霖也不知道能不能对着镜头发问,嘿,你准备拍到几点?

    吃过猪肉和见过猪跑还是两码事。

    从没被这样紧密盯人过的冉霖,压力确实有点大。

    既然人家摄像这么辛苦,自己总不能闲着,不然拍出来的素材都是发呆,让后期怎么剪?

    思来想去,冉霖决定提前去跟自己的“伙伴”打个招呼。

    张北辰开门看见是他,颇为意外,但很快把他迎进来,热络寒暄。

    不知道为什么,张北辰的屋里没有跟拍。

    冉霖想可能对方抵达的早,跟拍的素材已经足够。

    对着镜头,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顾忌,于是除了最开始的聊主题曲——那是他俩唯一的共同话题,剩下就是说来说去的场面话,偶尔还会有迷之尴尬的冷场。

    没多久冉霖就再坐不住,起身告辞。

    本来不想去找陆以尧了。

    因为张北辰这边都这样,陆以尧那边只能更尴尬。

    但出房间之前他已经对这跟拍的镜头说要去提前跟自己的小伙伴打个照面了。

    现在见了一个,放弃另外一个,怎么看都容易被吐槽。

    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去找陆以尧。

    然而开门的是他的助理小弟。

    小弟看见冉霖似乎不太意外,但看见他后面的跟拍摄像,却迟疑了一下,然后才压低声音道:“陆哥睡了,昨天逛一天,挺累的。”

    冉霖真的特别想问,他睡了你还守在这里干嘛,拍他帮助入眠?

    好在忍住了。

    陆以尧这招不算高明。

    或者他本来也没想掩饰对自己的“拒绝”。

    冉霖虽然有点难堪,但还是能理解陆以尧的心情。

    转念也挺庆幸他不愿意见自己。不然这种对着镜头的情况,自己又不能直说蹭你那么多热度,实在对不住。那见了干嘛,徒增尴尬。

    助理小弟关门的动作很轻,但还是发出了声响。

    冉霖犹豫再三,未免气氛太干,还是对着镜头给自己打了圆场:“要明天才能见到偶像了,惆怅。”

    跟拍大哥好像终于满意了。

    冉霖前脚回屋,后脚他就关了机器,站在门口憨厚地笑:“好好休息。”

    冉霖简直想谢天谢地,忙拿过桌上没开封的瓶装纯净水递过去:“辛苦了。”

    魁梧的络腮胡大哥忽然腼腆起来,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屋里有。”

    冉霖也没强让,就说:“那孙哥你也好好休息,明天怕是要跑铁人十项。”

    孙哥被这比喻逗乐了:“不至于,不至于。”

    冉霖愣了下,忽然眯起眼睛,冷不丁问:“孙哥你知道剧本?”

    摄影大哥语塞,直接憋得打了个嗝。

    冉霖这叫一个过意不去,但又莫名想乐,忍得十分辛苦,连忙结束话题:“我随便乱问的。就算你真知道,我也不能让你犯错误啊,赶紧回去休息吧。”

    摄影大哥几乎是落荒而逃。

    冉霖有点后悔,总觉得自己欺负了老实人。

    这厢冉霖结束跟拍,如释重负。

    那厢陆以尧却还沉浸在被骚扰的阴郁中。

    他一直担心冉霖抵达后会主动跑过来套近乎。

    结果对方还真来了。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

    自从《云章》播完自己迅速成为男友爆款之后,很多前两年就认识但几乎没怎么跟他走动过的同行,都发来贺电,并在采访、微博、时尚酒会等各种场合,营造出与他特别熟稔的好友姿态。

    对于这些,陆以尧从来都睁一只眼闭只一眼。

    他不会特意去打脸给别人难堪,甚至偶尔面对面碰上,心里再不高兴,身体也会配合演出。

    但冉霖是个例外。

    其他人的行动都是可以预见的,结果也是可以预估的,最坏情况就是多一个假朋友,反正大家天天都忙得飞来飞去,也不需要怎么应酬。

    然而这位,总有奇招。

    陆以尧的心情里,包含着某种对不可预知未来的莫名恐惧。

    从心理到身体都在抗拒跟那人处于同一空间。

    退一步讲,即便面对面的情况不可避免,他也希望这一天来得再晚些。

    “陆哥,”助理小弟实在看不下去了,“你已经盯着这张截图好几天了,何必呢。我知道你生气,但是原博都删了,你也别自己跟自己纠结了。”

    盘腿坐在床上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睡意的陆以尧沉吟良久,终于把手机放回床头柜,抬眼跟助理道:“早点回去休息吧。”

    助理小弟可算等到了这句话,立刻从善如流,回了节目组安排的标间。

    随着关门声响起,陆以尧再度把手机拿回来,就放在面前的床上,画面仍停留在相册里的截图上。

    那是一条微博截图,博主是一个叫做睫毛弯弯的姑娘。

    微博内容全是“啊啊啊啊啊”的激动嚎叫,需要很勉强才能从中剥离出“我今天拿到偶像特签了”几个字。

    然后配图就是一张明信片,上写——【我爱陆以尧!冉霖】

    就像助理说的,原博已经删了,他没必要再拿截图恶心自己。

    但……

    陆以尧把双手分置于盘起的双膝之上,看一眼截图,做一次深呼吸,仿佛摆在面前的不是手机,而是武功秘籍。

    明天就要跟冉霖肩并肩录节目了。

    他必须时刻提防对方再出损招。

    所以他不是拿截图恶心自己。

    他是想在大脑深处刻下四个字——警钟长鸣。

    该来的总还是要来。

    就像中学总喜欢被放到应用题里的那两个人,甲从a点出发,乙从b点出发,甭管是相向而行,背向而行,甲快乙慢,乙快甲慢,总之他们就是要相遇。然后你就会被问到他们需要多久才能相遇,或者他们会在那个点相遇。

    酒店大堂,就是冉霖和陆以尧的那个点。

    北京时间早上七点,五位不约而同将早餐叫到房间里来吃的明星,在酒店大堂,初次聚首。

    面对摄影机,一字排开的小伙伴们客气寒暄,看似热络,实则生疏。

    陆以尧站在中间,夏新然和顾杰分列他两边,冉霖和张北辰则在最外两端。看似随意,其实是按着咖位来的。

    互相握手的时候,冉霖几乎是刚碰到陆以尧,就被对方闪开了。

    从镜头里看,应该是握了,虽然不算热情,但肯定也是客气友好的。

    但冉霖自己知道,没有,对方甚至没有跟他视线交接。

    冉霖一颗心沉到谷底。

    陆以尧显然不是个没心没肺的,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正想回到原位,夏新然毫无预警地把他又拽到了陆以尧身边,然后自己闪到一旁,占了冉霖的位置。

    结果就变成冉霖和夏新然互换站位,前者成了挨着陆以尧的。

    “其实你最想站在这里吧哈哈。”夏新然狭促地笑,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

    他穿了一件大红色的长款羽绒服,衬得整个人高挑漂亮。

    说一个男人漂亮可能有些奇怪。

    但说夏新然漂亮绝对贴切。

    那是一张让大部分姑娘都自叹不如的脸。白皙,精致,比男性柔和,比女性英气,天生的美人坯。

    以至于陆以尧对着他的恶作剧只能皱眉,冉霖看着他眼里的调侃,只能无奈。

    偏这人还嫌不够似的,隔着冉霖,抻脖子问陆以尧:“那条微博你看见没?冉霖真情告白那个?”

    陆以尧在心里把夏新然翻来覆去摔打了一百遍,脸上还是那样帅气的笑容,声音也特自然:“什么微博?”

    夏新然一愣,以为陆以尧真不知道,眨巴着眼睛,字正腔圆:“就他给粉丝签名,然后还签了一句我爱陆以尧,转疯了都,你没看见?”

    陆以尧一副头回听见的惊讶,看向冉霖。

    冉霖总觉得陆以尧肯定看见过,但这种时候,当然是选择配合:“那个,实在太丢人了,回头我再跟你细说。”

    陆以尧一脸求知未果的不满,但还是决定放对方一马:“好吧。”

    冉霖冲着“偶像”嫣然一笑。

    当然,未来是不会发生“细说”这件事的。

    所以心照不宣的两个人,都挺嫌弃自己。

    “偶像”看着远方的蓝天想,陆以尧,你怎么越来越虚伪了。

    “粉丝”看着眼前的地面想,冉霖,你嘴里还能不能有一句实话。

    夏新然恶作剧没有波澜起伏的效果,有些失望。

    刚想再说别的,一直沉默的顾杰忽然道:“我们今天恰好是五色。”

    小伙们齐刷刷看他,四脸茫然。

    顾杰不是个伶牙俐齿的,但声音沉稳,掷地有声:“青、黄、赤、白、黑。”

    大家这才发现顾杰说的是众人的着装。

    夏新然穿了一件大红色羽绒服,张北辰穿了一件明黄色短款棉服,陆以尧穿了一件青色冲锋衣,冉霖穿的是白色短款羽绒,顾杰则是一件黑色机车夹克。

    五个人,五个颜色。都是私服,最难驾驭的是陆以尧,青晃晃的颜色到哪儿都是醒目的风景线,铁定走不丢,更致命的是这种户外冲锋衣完全没有腰。

    但他穿起来就是特别洋气。

    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悠闲和从容,比夏新然的张扬更随性,比顾杰的漠然更温和。仿佛他真的就是来度假的,哪怕面对跟拍的镜头还有些别扭,仍不改初衷。

    “所以说五色到底有什么讲究?”夏新然是看出来顾杰在说衣服了,但仍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顾杰从队伍里微微探出头,向他解释道:“古人以此五色为正色。基本上这五种颜色,就可以调出所有其他颜色了。”

    夏新然歪头:“so?”

    顾杰静静看着他,纯爷们儿的一张脸安宁祥和。

    夏新然等了两分钟,终于确定,这人说完了。

    呼啸的风穿过旋转门,吹进酒店大堂。

    冷。

    场面非常之冷。

    冉霖想扶额。

    不,最好是摄影师把机器关了,让他们五个去墙角蹲一会。

    终于,导演也看不下去了。

    原本还想让女主持人等一等,留多些时间给嘉宾们互动,尤其是陆以尧和冉霖,多有热度的话题啊。

    结果这五位生生把场面给聊成了万里冰封。

    “各位国民初恋大家好,我是柏榕,今后你们的每一段旅程都会有我如影随形哦!估计电视机前的迷妹们已经把我拉进黑名单了,不过为了男神们,我豁出去了!话不多说,想必诸位男神最好奇的就是今天到底安排了什么行程,又有哪些难关等着我们的男神去闯……”

    活泼的女主持说到这里,忽然转身面对镜头。

    “我在这里声明,接下来的所有一切,对于我们的国民初恋们来说,都是未知。我和大家一样,和很好奇他们会有哪些精彩表现呢……国民初恋漂流记,go!”

    有了女主持的带动,气氛总算起来了些。

    五人在主持的带领下,走出酒店,进入早已等在门口的赞助商提供的大七座suv。

    一个司机,一个摄像,暂时没有任务的女主持上了节目组的车,剩下五个人正好一人一座。

    “连去哪里都不告诉我们吗?”坐在司机后面的夏新然算是对着镜头最满不在乎的,于是话也最多。

    陆以尧坐在副驾驶后面,与夏新然同排,但座位间隔了些空隙。

    “到了就知道了。”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你还真是,二十岁的人,八十岁的定力。”夏新然吐槽完,也不管陆以尧的反应,直接回过半个身子看后排三人组,“哎,难道你们就一点都不好奇?”

    张北辰好脾气地笑:“就是不知道才有意思嘛。”

    夏新然白他一眼,颇有些不屑。

    冉霖一惊,许是背对着摄影机,夏新然竟完全没有掩饰这种态度。

    他忽然想起来,张北辰和夏新然是同一个公司的啊,可是从开始到现在几乎完全没有互动,就像陌生人。

    张北辰倒好似已经非常习惯了,特自然地略掉这个眼神,神色依旧如常。

    顾杰没看见这些暗流涌动,只听见夏新然在张北辰回答完之后又单独问自己:“你不好奇?”

    顾杰有问必答:“不。”

    夏新然后悔问他了。

    比问张北辰还后悔。

    “你不会也和他俩一样吧。”好奇宝宝总算问到了最透明的咖。

    冉霖不忍心让对方彻底空手而归,于是很努力地分析了一通,谨慎给出自己的猜想:“可能是去码头。”

    夏新然疑惑答案如此具体:“理由?”

    冉霖有些犹豫。

    单给个答案,说错了也就错了,要是分析一通最后答案还是错的,那可就丢人了。

    夏新然等得有些不耐烦,情急之下叫了声:“令狐?”

    冉霖怔住,一时闹不清对方是无心还是有意。

    夏新然确实是无心的,因为反应过来之后表情就囧了,连忙解释:“前段时间网上都是你那个角色的视频,你古装扮相真挺好看的,让人过目不忘!”

    冉霖哭笑不得,既不太喜欢他对待张北辰的态度,又感觉他是个没什么心机的直性子,一时也看不准这究竟是个怎样的美人。

    “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感觉我们是去码头?”插曲过后,夏新然又想起主旋律了。

    冉霖心说既然都来参加这档所谓最原生态最真实的真人秀了,那就怎么想的怎么说,错了再说错了的呗:“来桂林旅行,怎么能不看山水。要看山水,怎么能不泛漓江。”

    夏新然茫然地眨眨眼,咽下了后续疑问。

    因为他对桂林一片空白,下一句要是由着性子问,很可能就是漓江是什么江。而眼前的“同仁”显然是做过功课的。他虽然不聪明,但也知道再问下去容易露怯闹笑话,莫不如假装听懂,藏个拙。

    冉霖一看夏新然的表情就知道其实这位朋友没听懂。

    但他好心地没有揭穿。

    一直正襟危坐目视前方的陆以尧忽然回过头来。

    冉霖没防备,跟对方视线撞了个正着。

    这是继机场乌龙之后,他俩第二次四目相对。

    但这次绝对是陆以尧主动。

    漂亮的剑眉微挑,桃花眼底闪着某种非好感,仿佛看不惯冉霖秀智商,非要用冷水浇上一浇:“别这么笃定,万一等下猜错被打脸呢?”

    冉霖深深看了他一眼,眸子里闪过调皮:“那我就卖萌。”

    一瞬间的安静,唯有视线在匆匆不语地胶着。

    终于,陆以尧淡定地收回目光,重新坐好,下巴微扬,直视前方。

    回去他就把那条转发机场乌龙的微博删了!

    经营一个良好的公众形象有多辛苦?

    陆以尧觉得这要看每个人对“辛苦”的定义。

    反正在他这里,明明心头滴血,还要微笑卖萌,最后这还成为别人反戈一击的暗梗,而他依然要表现得从容坚强,已经突破对自己下狠手的极限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来啦。19:00第二更!

    ——————

    感谢所有小伙伴们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流星麻麻(x3)、不知邪、远蓝似蓝(x2)、ploy、傻乐、思美人兮、农民、七年、乖乖都不喜欢、pass、大脸猫、皇家狗粮、胖马啊喂、大痣若?、我家勛鹿萌萌哒、楚哥儿、来打我啊、jojo、tvxqfjia、chacha、喵~(x2)、细鱼(x2)、三金口口液(x2)、舞织、天空之城(x50)、甜比奥斯(x10)、tvxqfjia、chacha、艾斯摩尔(x5)、小窱(x20)、马马虎虎、ananna(x19)、夏顾、萝卜爱兔子(x5)、琪美琪(x3)、小鱼粉(x50)、袭月、呼吸信仰、有幸遇见你y、语嫣然、14594145、大野太太白菜菜的地雷!

    山岛蓝的地雷(x126)+手榴弹(x5)!

    感谢土思聪的地雷(x163)+手榴弹(x10)!

    感谢妙处难与君说、小野姬的火箭炮!

    熊熊吃糖的地雷(x65)+手榴弹(x3)+火箭炮(x2)!

    感谢我的天呐的地雷(x10)+浅水炸弹(x2)!!

    感谢我爱他爱我和他、山岛一野的深水鱼雷!!

    爱你们么么么么么~~~~~~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