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冉霖拿到真人秀合同的时候是十一月,而真人秀的录制一月份就要启动,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两个月。

    于是这六十天他除了抽空去录制了一次节目主题曲,剩下的时间都用在健身了。

    按照王希的说法,你可以是国民弟弟,可以是国民男友,也可以是国民老公,但你首先是个男明星,就算脸长成妲己,脱掉衣服也不能是弱鸡。

    冉霖太瘦了。

    虽然整体还是翩翩少年,但多少透出一些单薄。

    王希给他制定的健身计划是——适当增肌。整体形象依然保持明媚少年,不需要肱二头肌撑破袖子或者腹肌块块分明,但要线条紧实,阳光健康。

    冉霖很听话。

    于是虽然辛苦,但看着自己在汗水中体态越来越好,体能越来越棒,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录主题曲那天正好是平安夜。

    主题曲这种事情,基本上每个人单唱一遍,最后一合成就行了,省时省力,更不用非要协调全部节目嘉宾的档期凑到同一天来录。

    陆以尧、顾杰和夏新然已经分别录完了。

    只剩下他和张北辰。

    张北辰所在的电视剧剧组一直在赶工,迟迟没给他假,直到平安夜前一天杀青,转天便急急忙忙过来了——再晚,节目组的终极宣传就不能如期放送了。

    冉霖是所有嘉宾里时间最好调配的,哪天都行,于是一直等着节目组的安排。

    节目组估计也是图省事,不愿意单独为他录一天,索性拖到张北辰来,才通知他在同一天过去,这样只需要动一次设备,成本低,效率高。

    冉霖没二话,当天一早就赶过去了。

    录音室的准备工作还没就绪,这让王希不太高兴,但仍压着不满陪冉霖等。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准备工作完毕,张北辰也到了。

    “实在抱歉,来晚了。我们北辰昨天半夜才从剧组回来,实在是身体有点顶不住。抱歉抱歉。”

    张北辰的经纪人武雪峰是个面相很和善的中年男子,四十多岁,大家都叫他武哥。个子不高,微胖,圆脸,带着金丝边的眼镜,对待同行和媒体都是笑着的时候多,黑脸的时候少。

    张北辰跟在他身后,裹着羽绒服没出声,但脸上全程挂着歉意的笑。

    大家也看得出来,鸭舌帽下面的那张脸确实满是疲惫,连帅气度都被打了折扣,显然没怎么休息好。

    一进来就道歉,何况客观上讲也根本没有耽误节目组的时间——录音室才就绪,所以工作人员们打个哈哈,便过去了。

    录音师催着明星们开始,冉霖来不及跟张北辰寒暄,便双双被赶鸭子上架,送进了录音棚。

    录音棚内的部分镜头也会剪到mv和花絮里,但毕竟是录主题曲,不是演戏和做节目,造型太过反而刻意,所以他俩的穿着都比较休闲随意。

    “听说你提前两个小时就到了,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

    冉霖刚要戴耳机,就听见了身边人带着磁性的和缓声音。

    张北辰抵达之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跟自己道歉。

    冉霖惊讶转头,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位合作伙伴。

    张北辰英俊帅气,身材颀长,比一八零的自己还要高出不少,目测起码一八四。整个人很阳光,特别像大学里那种叱咤风云迷倒万千的篮球队长,燃烧青春,挥洒汗水,带着兄弟往前冲的热血男儿。

    “没有,是我来早了,”冉霖连忙摇头,语带深意道,“你知道的,我档期比较……自由。”

    张北辰愣了下,才听出冉霖在自黑,扑哧乐了,态度也随意许多:“机场的事我在网上看见了,挺逗的。”

    冉霖囧,尴尬得恨不能用涂改液抹了黑历史:“咱们能跳过这一段吗……”

    张北辰被他眼里的可怜兮兮逗得再忍不住,哈哈大笑。

    录音师看不过去了,凑到麦前提醒:“帅哥们,开始了啊。”

    说完紧盯着棚里二位戴上耳机,立刻起了前奏。

    最终这首歌谁唱哪一句,那是后期的事,录的时候,就是张北辰a段,冉霖b段,然后一起和副歌。

    冉霖念大学的时候人称外院歌王,每年晚会都得出个独唱节目,各种校园歌手的比赛也没少参加,虽然和专业歌手比不上,但绝对是一嗓子就能让人耳朵醒一下的那种。

    加上这首主题曲,他已经练得滚瓜烂熟,天天健身房里单曲循环,弄到最后教练都求放过,说实在非要听你能不能换个隔音好点的耳机。

    所以伴奏一起,冉霖就进入了状态,声音干净温暖,偶尔还能感觉到运用一点点小的气息。

    这让整个录音团队都颇为惊讶,对他的态度也积极许多。

    相比之下,张北辰的大白嗓就有点让人皱眉。不知是没休息好,还是天生就不擅长音律,声音紧得厉害,几个高音要么破音,要么嚎不上去干脆不出声,更要命的是歌词还总错。

    一连录了几遍,都被录音师叫了停。

    原本想把两个人放一起,一遍走完,结果还不如先让冉霖独唱一遍,回头再调丨教张北辰。

    眼看就到中午了。

    张北辰很辛苦,录音团队也很惆怅。

    王希一言不发坐在那里一个上午,脸色越来越黑。

    冉霖瞄过去一眼,心里求爷爷告奶奶地祈祷希望她不要爆发,哪怕一直当个生人勿近的冰雕呢。

    微妙的低气压持续到大包小包的外卖到来——武雪峰擅自做主,帮所有人点了午餐+下午茶。当然,钱是他来付。

    煲仔饭,虾饺,烧麦,蒸排骨……所有恩怨都在港式茶餐厅般其乐融融的氛围中一笔勾销。

    再闻闻咖啡,瞅瞅蛋挞,总觉得张北辰的大白嗓也没那么不可饶恕。

    不过没等录音团队重新上阵,冉霖先走到一直郁闷坐在角落的张北辰身边,将心比心地指导起来。

    “副歌最高的那句‘有光在远方’,你不用非拿真嗓子往音准上喊。有时候越担心上不去,越容易出错,你就把这个字正常唱起来就行,哪怕低几个音”

    张北辰疑惑:“那不是跑调了吗?”

    冉霖用余光瞥了录音团队一眼,见众人仍在大快朵颐,才放心地压低声音道:“只要出声,歌词别错,跑调完全不用怕,他们可以修的,而且后期一混音,都动听着呢。”

    张北辰的表情还是不太放心。

    出道到现在,他就没正经录过歌。选秀的时候表演才艺也是街舞,一到集体合唱,他就负责rap,所以不是很懂套路。

    “放心啦,我也不是每个音都准,后期都要修的。”冉霖想了想,又补充,“你其实就是紧张,总惦记那一句,结果倒把其他词唱错了。所以你只要放轻松,把所有歌词顺下来,肯定没问题。”

    张北辰有点被说动了:“真的没问题?”

    “安啦。”冉霖拍拍他肩膀,然后想到什么似的,又乐了,小声道,“你以为最后把我们俩和他们三个分别唱的副歌合到一起,就浑然天成啦?除了音准,还有节奏和咬字呢,别说这一句最高音,就是其他音不高的地方都不可能百分百合拍,绝对一听就是五重唱。”

    张北辰脑补了一下未来的“和谐画面”,豁然开朗,周身轻松。

    “谢啦。”张北辰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准备去吃被自己的郁闷忽略的午饭。

    已经吃完饭的冉霖晃晃手里的奶茶,灿烂一笑:“该是我谢你,超级好喝。”

    待张北辰走远,王希才过来坐到冉霖身边,似笑非笑:“没看出来,你还是个爱心大使。”

    冉霖直觉王希现在心情很糟糕,就等着谁冲过来让她扔几个霹雳雷火弹,故而只嘿嘿傻笑,死也不接话茬。

    王希淡淡看他一眼,没再穷追猛打。

    冉霖别过脸,冲着墙壁祈祷,赐个男人收了这姐姐吧。

    下午的录音十分顺利,录音师惊讶于张北辰的状态变化。没等他□□,对方已经像卸下了千斤重担,声音也不紧了,词也不错了,虽然最高音那句各种跑掉,但没破音,没失声,完全在后期技术可补救的范围内,真是让人欣慰得老泪纵横。

    不到四点,提前收工。

    临走前,张北辰主动跟冉霖加了微信。

    这是冉霖朋友圈里第一个主动加他的梦无涯以外的艺人。

    之前拍戏,都是他上赶着加人家主演,结果加完了也没互动,偶尔还会遇见设置不让他看朋友圈的,实在是提起来都心酸。

    未来合作伙伴的四分之一,已经建立了良好关系,冉霖觉得这样的开始是个好兆头。

    离开录音棚,王希绷着的冰块脸终于露出急切,一个劲儿让司机快点往公司开。

    冉霖不记得今天还有什么其他任务需要在公司完成,但也没问,乖乖当个哑巴。

    结果一回公司,就听说韩泽已经在王希办公室里等了大半天,而且情绪非常不好。

    冉霖这才明白,王希这一整天的低气压,与他的录音效率无关。不,她整个心思可能根本就没在录音室,从被告知韩泽在等她那一刻起,已经飞回了梦无涯。

    一个人气正盛,一个前途未卜,共用一个经纪人,谁都知道要先紧着哪个。

    冉霖能理解。

    但人心都是肉长的,难免会有落差。

    王希一进办公室就先放下了百叶帘,里面发生生么,外人再无从得知。

    冉霖从自己包里摸出一袋速溶豆浆粉,去茶水间找了个纸杯,用热水冲开。

    豆浆的香气有限,但足够冉霖松弛下来。

    茶水间的门忽然被轻轻推开,一个年轻小姑娘蹑手蹑脚地走进来。

    冉霖以为她要冲咖啡,便让开位置。

    不想小姑娘关好门后,径直走到他面前,而且是越靠近,脸颊越红,到最后已经成了红艳艳的苹果。

    “那个……我特别喜欢你演的令狐小刀能给我签个名吗!”姑娘一口气说完,头也不敢抬,只伸手递出一支笔和一张空白明信片。

    冉霖疑惑地接过来,翻到正面图案,竟然是令狐小刀的剧照!

    什么时候自己的角色也有周边了?

    “我、我太喜欢了,就网上定做的!”姑娘见他迟疑,立刻反应过来,连忙解释。

    冉霖总觉得这个姑娘很眼熟,起码不是公司新人。

    如果天天在这里上班,不可能这么长时间才找着让自己签名的机会。

    那答案就一个。

    姑娘不是新员工,但是自己的新粉丝。

    微博里粉丝增加和现实里遇见新粉,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

    后者比前者的真实感和冲击力都要强得多。

    冉霖知道这样挺傻,但他还是开心得想转圈。

    当然在粉丝面前还要保持形象,所以他拿起笔,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得连眼睛都没了:“只要签名,不要祝福?”

    姑娘正翘首期盼,突然被问这么一句,有点傻掉:“啊?”

    冉霖最终还是把眼睛笑成了缝:“除了签名,你不想让我写点什么话吗?”

    姑娘终于反应过来,难以置信地惊喜:“可以吗?”

    冉霖点头:“当然。”

    姑娘继续问:“什么都可以吗?”

    冉霖玩笑道:“诅咒不行。”

    姑娘也被逗笑了,终于鼓足勇气:“我想你写‘我爱陆以尧’!”

    冉霖:“……”

    姑娘:“你不是他的铁粉吗?”

    冉霖:“嗯!”

    建立起来的人设,泼出去的水。

    傍晚的时候王希和韩泽才从办公室里出来。

    显然两个人达成了某种共识,脸色都好看了许多。

    看见冉霖还在等,王希先是一愣,然后才破天荒有点抱歉道:“不好意思把你忘了。这边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记得明天按时健身。”

    冉霖囧,有点郁闷,但更多的是无奈。

    当天晚上姑娘就发了微博。

    虽然只是一个无名小号,却还是引来了三千多条评论。

    一开始都是cp粉在下面激动捂心。

    可是渐渐地,就出现了大规模的陆以尧粉。

    相比最初机场乌龙和云章x令狐小刀视频时的克制,陆粉好像终于在真人cp这里耗光了所有修养,各种不满和谩骂集体出笼。

    吓得姑娘没多久就删了微博。

    这场不大不小的风波才算平息。

    但围观了全程的冉霖却隐隐觉出不安。

    终于,一月十日,录影在即,真人秀节目组扔出重磅炸弹——主题曲发布+第五位嘉宾揭开神秘面纱!

    五个男明星都转发了节目组的微博,但彼此之间尚未开启任何互动。

    那一晚上冉霖微博涨了几万粉。

    但新增加的大几千条评论里,百分之七十都是骂他蹭热度卖腐的陆神粉和嘲讽他根本配不上国民初恋名号的节目路人粉。剩下百分之三十,一部分选择观望,一部分死守cp大旗,萌到倒地不起。

    一月十五日,期待与吐槽齐飞的超热度讨论中,首期节目开录,地点,桂林。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陆神就要和冉同学见面啦,所以同样等得好辛苦的凉凉会在明天放出二更以示庆祝!

    更新时间分别在17:00和19:00!

    啥也不说,俺咔咔写去了~~\\(≧▽≦)/~

    ——————————

    感谢所有小伙伴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22813764、酿蜜为语、山岛一野、流星麻麻、阿纯、蝉、惊澜、359°寻找、chacha、一只废喵、我家勛鹿萌萌哒、盘成一条小青龙、朝作者的菊花裏輕輕地、╭(╯3╰)╮、ginderfon、醉梦雪海(x2)、胖马啊喂、鱼鱼鱼子酱、思美人兮、maki、蚕豆大翻身、好多鱼、风之克罗诺亚(x22)、大脸猫、吖務苾喓緈福、布兰多什么的、呼吸信仰、馨香烟雨(x21)、傻乐、喵了个喵、芝麻撒撒(x20)、星光水水(x5)、神烦黄少天(x10)的地雷!

    感谢横不是横、红豆马蹄钵仔糕、萌萌星的手榴弹!

    感谢流星麻麻的地雷+手榴弹!

    感谢小野姬的火箭炮!

    感谢山岛蓝的地雷(x7)+火箭炮+深水鱼雷!!

    感谢土思聪的地雷(x117)+深水鱼雷!!

    感谢山岛一野的深水鱼雷(x2)!!

    爱你们么么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