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微博里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的热搜。

    就算吃瓜群众很闲,但几十万小伙伴们同时在搜索框里输入同一个关键词的概率有多高?多胞胎都没这么心有灵犀的!

    所以不是群众们刷出了热搜,是某种神秘力量先给你一个热搜,然后你顺着热搜过去,这才成为了那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搜索量中的螺丝钉。

    陆以尧的团队也干过这种事。

    尤其《云章》收视大爆的那段时间,他喝个黑咖啡都能上热搜,关于演技爆棚的通稿更是铺天盖地全网飞,弄得他自己都有点心虚,问红姐这样会不会做得太过了。

    结果没等自己工作室的宣传团队停手,电视剧出乎意料的好口碑让出品方也来了精神,怒砸宣传费,誓要把热度炒到最后一集大结局。

    于是刚喝完黑咖啡的陆以尧,又开始在热搜里跟女主角花式秀恩爱。

    天地良心,女主角背后是有个爱妻狂魔的隐形富豪男友的,故而电视剧杀青之后除了公开宣传,私底下他跟女主角连电话微信都没有交换过,更别提“陆以尧承认xxx就是自己的择偶标准”这种一看就假到不行的标题党。

    但没办法。

    热搜里“陆以尧”三个字的所有权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它属于经纪团队,属于电视剧片方。于是这个名字就成了一个洋娃娃的换装游戏,今天穿热裤,明天穿洋装。

    唯一的区别只在于经纪团队打造的热搜,可能是陆以尧的现实生活,也可能是陆以尧的电视剧角色;电视剧片方打造的热搜,则要永远带着云章的tag。

    所以冉霖+陆以尧这样的组合空降热搜,让陆以尧很生气。

    自己的经纪团队再怎么宣传,永远不会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绑定他人,这是陆以尧给宣传团队定的红线。

    姚红曾委婉地劝过他,说清高这种东西在娱乐圈,是致命的。吃瓜群众们不会关心你的姿态,他们最直观看见的就是这个明星很活跃,总有新闻,而那个明星总没消息,八成flop了。

    陆以尧却觉得这不是清高。

    他要真清高,就不可能配合着天天吃喝拉撒都往热搜上跑,拍个哭戏不用滴眼药水就成了通告里的鲜肉身戏骨魂。

    但花式炒自己是一回事。

    消费别人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是陆以尧的做人原则,和当不当明星没关系。

    所以他愤怒,这愤怒不光来自于被消费的郁闷,更多的来自于对自己愚蠢的懊恼。

    套路,彻头彻尾的套路。

    从冉霖选择那个时间穿着那件减龄十岁的棒球服出现在机场,套路就已经开始了。

    别和他提什么巧合,误会。

    那么多接机粉丝怎么就偏巧掉下来一个灯牌?那么多机场地勤怎么就他一个十八线明星爱护环境?捡起来灯牌怎么就莫名恍惚了站在出口前面不动?机场监控流出的时机就那么巧?八卦号就那么闲自己动手做视频后期?

    去你……的吧!

    拨开偶然,全是陷阱。

    化妆师看着自己老板胸膛起伏,五内俱焚,一张英俊的脸凝眉冷目,面部肌肉僵硬得就像打多了玻尿酸,特想心疼地劝一句,实在难受,就别总憋在心里,直接骂出来吧。

    但她知道自己劝了也没用。

    十二岁被送到英国私立寄宿男校念中学,二十岁大学肄业才回国投身娱乐圈。

    人生中性格塑造最关键的八年都是在浓郁的英伦风里度过的。

    虽然陆以尧自己从来没有说过。

    但工作室里的同仁包括红姐都看得出来,陆大明星一直致力于做一位有教养的绅士。

    陆以尧的黑咖啡香没有飘到梦无涯。

    这会儿的冉霖正坐在公司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啃包子,吸豆浆,刷微博。

    从十点多被召唤到公司,他已经被晾在这里快一个小时了。

    除了康回的一句“不许在微博上出声也千万不能手滑点赞”,再没收到其他命令。

    百无聊赖,只能在这临近中午的空虚时光里,啃早餐。

    要不是被打断,他能在自己的小窝里睡到日落西山。

    不过现在,他是想睡也睡不着了。

    空降微博热搜,公司竟然会在他身上砸这种钱,简直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还真就把话题带起来了。

    从最开始的“史上最尴尬接机”,到现在的“在一起”,节奏带得不要太好。

    而且陆续地,开始有自己当年参演的电视剧视频被挖出来了。于是底下又一轮“啊啊啊鲜出水”、“为什么出道是少年现在还是少年啊摔”的热评。

    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堪称微博宣传教科书。

    康回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操作技术。

    冉霖眯起眼睛,一边啃包子,一边头脑风暴。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打在他少年般的侧脸上,睫毛在光影中延展出漂亮的弧度,像极了校园自习室里的男神校草。

    当然,男神是不会在自习室里啃包子的。

    中午十二点,会议室的大门终于被人打开。

    几乎要在秋日的阳光里昏睡过去的冉霖慌忙从桌上爬起来,待看清来人后,立刻起身站直:“希姐。”

    冉霖虽然瘦,总归是一米八的大小伙。可在一米六八的王希面前,气势顿时被秒得渣都不剩。

    王希四十出头,但看起来就像三十五岁左右。

    她今天穿了一套亚麻灰的职业装,上身马甲内搭白色衬衫,下身九分裤配细跟高跟鞋。马甲腰线收得刚好,勾勒出曼妙腰肢,内搭的衬衫款式经典,细节处见小心思,裤子脚口微收,露出一丢丢脚踝,跟高跟鞋搭配出视觉整体感,趁得双腿笔直而修长。

    “坐。”王希的态度很自然,自然得根本不像是第一次和冉霖正面对话,倒像是老板要找员工谈心。说完之后便绕到大会议桌的另一边,自己先坐下了。

    冉霖忙往右侧走两步,待到跟王希的位置正好面对面,这才坐下来,不自觉挺直腰板。

    “一上午就在这里睡觉了?”王希的声音有些冷,连带着玩笑听起来都是嘲讽多过调侃。

    冉霖是个面上嘻嘻哈哈看起来特别喜欢开玩笑的人,但其实什么时候该正经,他比谁都门儿清。

    “刷了两个小时微博,后来怕再刷下去万一手滑,把公司好不容易给我带的节奏破坏了,就没敢再动。”

    王希微微歪头,第一次饶有兴味地认真打量起冉霖:“你比我想象的聪明。”

    冉霖尴尬地笑,接茬也不是,不接茬也不是,最后无辜地挠挠头,索性摊开直来直去:“希姐,公司都有些什么安排,您就直说吧。”

    王希淡淡抬起眼皮:“之前是公司配合你,现在开始,需要你配合公司。”

    冉霖愣住,小鹿般的眼睛眨了两下,确实有听没懂。

    什么叫公司配合他?他一上午除了去厕所,连会议室都没敢出好吗。

    王希也没指望他一点就通,进一步解释道:“昨天晚上的事你干的不错,挑的时机好,运气也好。但在这个圈子里不能靠运气,得靠运作,懂?”

    冉霖顿感狼狈,连忙说:“不是,希姐,昨天晚上那事是个乌……”

    “不用跟我解释,误会也好,蓄意也罢,没区别。”王希身体微微前倾,犀利的眼神紧紧锁定冉霖,“我在意的是怎么通过这个契机,让你咸鱼翻身。”

    冉霖点点头,不再发言。

    咸鱼没有资格多话。

    “没问题的话,等会儿公司会帮你发一条微博@陆以尧,你要觉得不放心,自己发也行,但内容必须按照我们设定的来。至于后续互动,先看看陆以尧的反应再说。”

    “……”

    “又不懂了?”

    “我能先看看微博草稿的内容吗?”

    王希微微皱眉,不太欣赏冉霖的多思多虑。她更喜欢听话的艺人,让做什么做什么,因为她给对方做所的决定一定是最高效最有益的。

    不过刚开始,以后慢慢□□就是了,起码冉霖理解能力不错,一点就透,反应也快,省了她不少工夫。

    大部分明星微博都是艺人和公司共同打理,前者发生活发心情,跟认识的人或者明星互动留言,后者发修完图的街拍、自拍、剧照、活动照以及一切宣传。

    公司可以授意明星发些看似高情商的热点评论,买卖人设,以及用什么姿态卖萌,跟其他明星互动,但很少直接帮明星发这种有些私人的东西。毕竟明星也是人,也想要有自己的观点,看法,和朋友圈。

    故而虽然冉霖的微博账号密码公司都有,但涉及到圈陆以尧,还是要跟他提前打招呼。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笑哭]@陆以尧】

    冉霖看着王希掏出自己的手机在很短时间内编辑好的这条短信草稿,心里的草原上跑过八百匹骏马。

    他要是陆以尧,看见这条微博,能先把这个叫冉霖的拉黑,然后再从黑名单里拽出来上个满清十大酷刑,然后再拖黑!

    “视频已经那么热了,转发一下卖个萌,没什么大问题吧。”王希说得云淡风轻。

    冉霖却只从这条草稿里看出来四个字——婊气冲天。

    “能……不圈陆以尧吗?”冉霖内心挣扎半天,还是提了这个一定会被喷的要求。

    事实上他连微博都不想发,但要直接这么说,估计连谈的余地都没了。

    果然,王希的脸色黑下来,声音也彻底冷了:“不圈陆以尧?敢情所有人忙活一上午都玩儿呢?还是说你觉得自己就挺有热度,根本不用蹭人家流量小生。”

    硬着头皮对上王希锐利的眼神,冉霖努力让自己的态度看起来不会过分抵触,但也不会过分退让:“我知道公司在我身上付出的精力,不然以我这种早就糊到地心的,就算搭上陆以尧,也不会有现在的讨论度。但是现在微博上已经有骂我蹭热度的了,要是这时候@陆以尧,会不会蹭得太明显?”

    王希轻笑,语带嘲讽:“现在已经很明显了,所以你继续不继续蹭,牌坊也立不起来。”

    话刺耳,但冉霖没时间生气,他现在只希望能把未来被陆以尧真爱粉黑或者围观群众吐槽的猛烈程度控制在最低:“这样希姐,微博我发,陆以尧我也圈,但是内容我自己编辑行吗。编辑好了给您过目,您觉得行,我再发。”

    王希定定看了他半晌,想找找有没有玩心眼或者动歪脑筋的迹象,但似乎没有,就是挺真诚的那种商量。

    “行。”既然对方痛快答应圈陆以尧,那她也让一步。

    不过——

    王希涂着裸色甲油的手指轻叩深色的实木桌面,一字一句道:“翻身的机会就一次,你抓不住,神仙也捧不红你。”

    冉霖笑笑,不置可否。

    可能是根本没红过的缘故,他对于大红大紫,早就没了那样强烈的渴求。但他想演戏,如果红才意味着有戏演,那就按照游戏规则来一次吧。

    只是,有点对不起陆以尧了。

    五分钟后,接过冉霖手机看微博草稿的王希挑起秀得漂亮的柳叶眉。

    她没看冉霖,但对着手机屏的眼里难得出现赞许,声音也对云转晴:“其实你就算按照我的草稿发,陆以尧也不会正面打你脸。一分钱没花就上了热搜,他的宣传团队高兴还来不及,况且,他还得继续卖好好先生人设呢。不过你现在这样一改,倒是更容易招好感了……”说到最后,王希终于抬头给了他一个纯粹的微笑,“你还不算笨。”

    冉霖尴尬地笑,同时在心里又给陆以尧赔了一百遍不是。

    北京时间下午一点,热搜旋涡中的主人公冉霖终于发声。他转发了那条最热门的配了字幕的视频,然后在微博里写道——【#遇见一个尊重爱护影迷的偶像你粉了吧#不管以前是不是,反正从这一刻开始,我就是你的铁粉了,请接收我爱的光束![奥特曼] @陆以尧】

    不用公司带节奏,冉霖的微博就先炸开了!

    先是一群也不知道是粉丝还是路人的妹子们啊啊啊地在粉红泡泡里晕倒,接着陆以尧的粉丝大军闻讯赶来,整齐划一地刷陆以尧是对粉丝最好的爱豆,感谢你喜欢他。

    当然也有不和谐声音,比如个别玻璃心的真爱粉,上来就喷滚,别蹭陆神热度!

    但很快就会有粉丝组团制止,你没有权利帮陆以尧赶走任何一个粉丝,po主对不起,请不要放在心上。

    冉霖在心里舒口气,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局面了。

    反正都蹭热度了,索性蹭得坦荡些,顺便再给陆以尧刷一波好感。

    这样就算陆以尧的粉丝们想吐槽,也会看在他夸了陆以尧的份上,嘴下留情。

    冉霖,你这个心机婊!

    骂完自己,冉霖又默默祈祷希望陆以尧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因为生气是肯定的了,都是圈里人,都熟悉怎么玩,忽然被@,谁也别把谁当傻子。

    但一没心没肺呢,脾气便来得快去得也快,这样陆以尧舒服,他也少点负罪感。

    同一时间,长安街旁边某商场。

    山呼海啸的粉丝把大厅围得水泄不通,临时搭起的宣传发布会舞台上,主持人请前来站台的品牌代言人陆以尧在最后,给全场支持他的粉丝提供一些福利。

    “这可难到我了。”陆以尧露出困扰神色,眼睛却仍带着笑,弯弯的,电力十足,偶尔看台下,便能引起粉丝阵阵尖叫。

    “这样吧,”眼看时间快到了,主持人机灵解围,“很多粉丝都是通过《云章》这部戏成为你的迷妹的,能不能演绎一句剧里的台词,让大家重温一下云章这个角色的魅力?”

    陆以尧很喜欢这个提议,立刻点头,然后面向台下,几秒钟,便进入情绪。

    台下粉丝屏住呼吸,偌大的商场瞬间安静。

    再抬眼,笑意已经没有了,台上的男人明明是与剧中不相符的时尚造型,但看过剧的人都能感受到,此刻的他不再是陆以尧,而是被挚爱伤到最深恨到极致的云章——

    “你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放下。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永远都放不下,也、永、远、不、会、原、谅、你!”

    鸦雀无声的三秒。

    忽然掌声雷动,尖叫爆棚。

    北京时间晚上六点,发酵了一天的机场乌龙,终于等来了另一位当事人陆以尧的回应——

    【真爱粉颜值太高,我也很绝望啊[扶额哭]//@冉霖:#遇见一个尊重爱护影迷的偶像你粉了吧#不管以前是不是,反正从这一刻开始,我就是你的铁粉了,请接收我爱的光束![奥特曼] @陆以尧】

    经营一个良好的公众形象有多辛苦?

    陆以尧觉得这要看每个人对“辛苦”的定义。

    反正在他这里,明明心头滴血,还要微笑卖萌,已经是对自己下狠手的极限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小伙伴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有幸遇见你y、呼吸信仰、喵了个喵、七年、远蓝似蓝(x2)、肉食旎子、做梦都想要、吃土少女(x3)、桃之夭夭、苏城烟柳桥、布辰、蝶瑟、蝉、流星麻麻、惊澜、横不是横、琪美琪、痴甜夏(x3)、阿纯、追甜(x5)、用户2183104(x5)、狄克推多、虹月冰凝、如果路知道、zzz456、思美人兮、╭(╯3╰)╮、便当了的丧尸a、毛线团阿阳(x2)、无语伦比、朝作者的菊花裏輕輕地、浊、fanmaoer、fanmaoer、啊呜-九十九、横不是横、流星麻麻、农民、胜邪、小虫物语、好多鱼、22813764、15782229、chacha、甜蜜桂花糖、花会谢(x2)、纻罗(x2)、lyj610、心的倒影、初冬的风筝、芜无、神烦黄少天(x78)、初目流雨(x5)、苗喵酱(x50)、落苏k、jesseka、___intro.li、乖乖都不喜欢、zero、折笑、团团因子(x30)、岩花野草、九昼、咪咪流浪记(x10)、喵小萌、红豆马蹄钵仔糕、冬琮、蓝蓝卷耳大脸猫、本仙已乘鲤鱼去、馨馨、落菡、大脸猫、ploy、七道白河、白菜7、23700977、小红曼、黑岩龙(x30)的地雷!

    感谢小二的瓜、熊熊吃糖、逗逗的豆、苏城烟柳桥、我家勛鹿萌萌哒、胖马啊喂、不在的空间(x2)的手榴弹!

    感谢不能吃的梨、萝卜爱兔子、小鱼粉、16195649、银子妈、阿华田、小槲的火箭炮!

    感谢小野姬的地雷+火箭炮!

    感谢惜惜果的地雷+手榴弹+火箭炮!

    感谢山岛一野的地雷(x71)+火箭炮(x2)!

    感谢ananna的深水鱼雷!

    感谢ducker的地雷(x2)+深水鱼雷!

    感谢风之克罗诺亚的地雷(x10)+深水鱼雷!

    感谢土思聪的地雷(x2)+深水鱼雷(x3)!!

    爱你们么么么么~~~~~~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