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此为系统防盗章, 订阅章节比例达50%后即可正常阅读最新内容。 章节更新最快

    最未知的旅程!

    最奇葩的关卡!

    最真实的反应!

    最有趣的碰撞!

    谁是终极国民男友, 你说了算!

    这年头敢标榜“真实”两个字的真人秀,都是勇士。

    因为真人秀是有剧本的,并且剧本百分百都会发给明星。真诚有追求一点的, 或者说对控场力比较自信的节目组,只会在剧本里列明录制的流程、环节以及想要达到的最终效果,如竞争,如团结,如励志,如搞笑等等,剩下的交给明星自由发挥;而有些节目组发给明星的流程剧本, 甚至会细到明确a明星要在哪个环节做出什么反应,b明星要在哪个环节得到什么道具等等。

    拿着前种剧本的明星, 最终呈现出的效果至少还有30%的“真”。

    拿着后种剧本的明星, 基本上就只剩下“秀”了。

    但不管哪一种, 都不会特别拎出“剧本”问题进行阐述。

    他们巴不得观众忘了世界上还有“真人秀剧本”这种东西, 甚至有意无意在后期制作时呈现出“无剧本的临场真实感”。

    可《国民初恋漂流记》非要打破常规, 明明确确告诉观众,我们来真的。

    对于签约的明星嘉宾,也是这个态度——玩不起,就别来。

    只有xx卫视敢这么干。

    永远走在话题的风口浪尖, 永远赚得盆满钵满。

    冉霖是真的没收到剧本。

    节目组只是告诉他当地天气大约10c左右,需要穿方便运动的服装,但得注意保暖。

    然后冉霖就在王希的带领下, 携公司新给他配的人生中第一个助理姑娘,出发了。

    助理姑娘名叫刘弯弯,原本是公司的行政,据说是看见内部招聘,自告奋勇转岗过来的。

    冉霖看着她红苹果一样的脸蛋,特别担心对方再索要一次亲笔特签。

    拍摄从他在家里准备行李的时候就开始了。

    冉霖第一次被镜头这样近的跟拍,有些紧张,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什么,等回过神,已经在飞机上了。

    被节目组司机从机场接到桂林市区内某酒店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半。

    顾杰和夏新然的飞机时间还要再晚一点,张北辰和陆以尧已经到了,尤其后者,据说提前一天就来了,自费住了一天,说是正好档期充裕,先来个市内自由行。当然,这一天是没有跟拍的。

    导演和节目组热情地迎接了冉霖,并与他和王希聊了半天,但几乎都可以总结成一句话——少年放轻松,尽情享受吧哈哈哈!

    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导演。

    但是冉霖在他的笑声里,真的没办法放轻松。

    王希和刘弯弯住一个房间,冉霖自己住一个房间。酒店的空调很暖,别说羽绒服,连抓绒卫衣都穿不住。

    幸而冉霖带了t恤,换上之后,一身清爽。

    跟拍大哥还没有休息的意思,冉霖也不知道能不能对着镜头发问,嘿,你准备拍到几点?

    吃过猪肉和见过猪跑还是两码事。

    从没被这样紧密盯人过的冉霖,压力确实有点大。

    既然人家摄像这么辛苦,自己总不能闲着,不然拍出来的素材都是发呆,让后期怎么剪?

    思来想去,冉霖决定提前去跟自己的“伙伴”打个招呼。

    张北辰开门看见是他,颇为意外,但很快把他迎进来,热络寒暄。

    不知道为什么,张北辰的屋里没有跟拍。

    冉霖想可能对方抵达的早,跟拍的素材已经足够。

    对着镜头,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顾忌,于是除了最开始的聊主题曲——那是他俩唯一的共同话题,剩下就是说来说去的场面话,偶尔还会有迷之尴尬的冷场。

    没多久冉霖就再坐不住,起身告辞。

    本来不想去找陆以尧了。

    因为张北辰这边都这样,陆以尧那边只能更尴尬。

    但出房间之前他已经对这跟拍的镜头说要去提前跟自己的小伙伴打个照面了。

    现在见了一个,放弃另外一个,怎么看都容易被吐槽。

    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去找陆以尧。

    然而开门的是他的助理小弟。

    小弟看见冉霖似乎不太意外,但看见他后面的跟拍摄像,却迟疑了一下,然后才压低声音道:“陆哥睡了,昨天逛一天,挺累的。”

    冉霖真的特别想问,他睡了你还守在这里干嘛,拍他帮助入眠?

    好在忍住了。

    陆以尧这招不算高明。

    或者他本来也没想掩饰对自己的“拒绝”。

    冉霖虽然有点难堪,但还是能理解陆以尧的心情。

    转念也挺庆幸他不愿意见自己。不然这种对着镜头的情况,自己又不能直说蹭你那么多热度,实在对不住。那见了干嘛,徒增尴尬。

    助理小弟关门的动作很轻,但还是发出了声响。

    冉霖犹豫再三,未免气氛太干,还是对着镜头给自己打了圆场:“要明天才能见到偶像了,惆怅。”

    跟拍大哥好像终于满意了。

    冉霖前脚回屋,后脚他就关了机器,站在门口憨厚地笑:“好好休息。”

    冉霖简直想谢天谢地,忙拿过桌上没开封的瓶装纯净水递过去:“辛苦了。”

    魁梧的络腮胡大哥忽然腼腆起来,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屋里有。”

    冉霖也没强让,就说:“那孙哥你也好好休息,明天怕是要跑铁人十项。”

    孙哥被这比喻逗乐了:“不至于,不至于。”

    冉霖愣了下,忽然眯起眼睛,冷不丁问:“孙哥你知道剧本?”

    摄影大哥语塞,直接憋得打了个嗝。

    冉霖这叫一个过意不去,但又莫名想乐,忍得十分辛苦,连忙结束话题:“我随便乱问的。就算你真知道,我也不能让你犯错误啊,赶紧回去休息吧。”

    摄影大哥几乎是落荒而逃。

    冉霖有点后悔,总觉得自己欺负了老实人。

    这厢冉霖结束跟拍,如释重负。

    那厢陆以尧却还沉浸在被骚扰的阴郁中。

    他一直担心冉霖抵达后会主动跑过来套近乎。

    结果对方还真来了。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

    自从《云章》播完自己迅速成为男友爆款之后,很多前两年就认识但几乎没怎么跟他走动过的同行,都发来贺电,并在采访、微博、时尚酒会等各种场合,营造出与他特别熟稔的好友姿态。

    对于这些,陆以尧从来都睁一只眼闭只一眼。

    他不会特意去打脸给别人难堪,甚至偶尔面对面碰上,心里再不高兴,身体也会配合演出。

    但冉霖是个例外。

    其他人的行动都是可以预见的,结果也是可以预估的,最坏情况就是多一个假朋友,反正大家天天都忙得飞来飞去,也不需要怎么应酬。

    然而这位,总有奇招。

    陆以尧的心情里,包含着某种对不可预知未来的莫名恐惧。

    从心理到身体都在抗拒跟那人处于同一空间。

    退一步讲,即便面对面的情况不可避免,他也希望这一天来得再晚些。

    “陆哥,”助理小弟实在看不下去了,“你已经盯着这张截图好几天了,何必呢。我知道你生气,但是原博都删了,你也别自己跟自己纠结了。”

    盘腿坐在床上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睡意的陆以尧沉吟良久,终于把手机放回床头柜,抬眼跟助理道:“早点回去休息吧。”

    助理小弟可算等到了这句话,立刻从善如流,回了节目组安排的标间。

    随着关门声响起,陆以尧再度把手机拿回来,就放在面前的床上,画面仍停留在相册里的截图上。

    那是一条微博截图,博主是一个叫做睫毛弯弯的姑娘。

    微博内容全是“啊啊啊啊啊”的激动嚎叫,需要很勉强才能从中剥离出“我今天拿到偶像特签了”几个字。

    然后配图就是一张明信片,上写——【我爱陆以尧!冉霖】

    就像助理说的,原博已经删了,他没必要再拿截图恶心自己。

    但……

    陆以尧把双手分置于盘起的双膝之上,看一眼截图,做一次深呼吸,仿佛摆在面前的不是手机,而是武功秘籍。

    明天就要跟冉霖肩并肩录节目了。

    他必须时刻提防对方再出损招。

    所以他不是拿截图恶心自己。

    他是想在大脑深处刻下四个字——警钟长鸣。

    该来的总还是要来。

    就像中学总喜欢被放到应用题里的那两个人,甲从a点出发,乙从b点出发,甭管是相向而行,背向而行,甲快乙慢,乙快甲慢,总之他们就是要相遇。然后你就会被问到他们需要多久才能相遇,或者他们会在那个点相遇。

    酒店大堂,就是冉霖和陆以尧的那个点。

    北京时间早上七点,五位不约而同将早餐叫到房间里来吃的明星,在酒店大堂,初次聚首。

    面对摄影机,一字排开的小伙伴们客气寒暄,看似热络,实则生疏。

    陆以尧站在中间,夏新然和顾杰分列他两边,冉霖和张北辰则在最外两端。看似随意,其实是按着咖位来的。

    互相握手的时候,冉霖几乎是刚碰到陆以尧,就被对方闪开了。

    从镜头里看,应该是握了,虽然不算热情,但肯定也是客气友好的。

    但冉霖自己知道,没有,对方甚至没有跟他视线交接。

    冉霖一颗心沉到谷底。

    陆以尧显然不是个没心没肺的,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正想回到原位,夏新然毫无预警地把他又拽到了陆以尧身边,然后自己闪到一旁,占了冉霖的位置。

    结果就变成冉霖和夏新然互换站位,前者成了挨着陆以尧的。

    “其实你最想站在这里吧哈哈。”夏新然狭促地笑,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

    他穿了一件大红色的长款羽绒服,衬得整个人高挑漂亮。

    说一个男人漂亮可能有些奇怪。

    但说夏新然漂亮绝对贴切。

    那是一张让大部分姑娘都自叹不如的脸。白皙,精致,比男性柔和,比女性英气,天生的美人坯。

    以至于陆以尧对着他的恶作剧只能皱眉,冉霖看着他眼里的调侃,只能无奈。

    偏这人还嫌不够似的,隔着冉霖,抻脖子问陆以尧:“那条微博你看见没?冉霖真情告白那个?”

    陆以尧在心里把夏新然翻来覆去摔打了一百遍,脸上还是那样帅气的笑容,声音也特自然:“什么微博?”

    夏新然一愣,以为陆以尧真不知道,眨巴着眼睛,字正腔圆:“就他给粉丝签名,然后还签了一句我爱陆以尧,转疯了都,你没看见?”

    陆以尧一副头回听见的惊讶,看向冉霖。

    冉霖总觉得陆以尧肯定看见过,但这种时候,当然是选择配合:“那个,实在太丢人了,回头我再跟你细说。”

    陆以尧一脸求知未果的不满,但还是决定放对方一马:“好吧。”

    冉霖冲着“偶像”嫣然一笑。

    当然,未来是不会发生“细说”这件事的。

    所以心照不宣的两个人,都挺嫌弃自己。

    “偶像”看着远方的蓝天想,陆以尧,你怎么越来越虚伪了。

    “粉丝”看着眼前的地面想,冉霖,你嘴里还能不能有一句实话。

    夏新然恶作剧没有波澜起伏的效果,有些失望。

    刚想再说别的,一直沉默的顾杰忽然道:“我们今天恰好是五色。”

    小伙们齐刷刷看他,四脸茫然。

    顾杰不是个伶牙俐齿的,但声音沉稳,掷地有声:“青、黄、赤、白、黑。”

    大家这才发现顾杰说的是众人的着装。

    夏新然穿了一件大红色羽绒服,张北辰穿了一件明黄色短款棉服,陆以尧穿了一件青色冲锋衣,冉霖穿的是白色短款羽绒,顾杰则是一件黑色机车夹克。

    五个人,五个颜色。都是私服,最难驾驭的是陆以尧,青晃晃的颜色到哪儿都是醒目的风景线,铁定走不丢,更致命的是这种户外冲锋衣完全没有腰。

    但他穿起来就是特别洋气。

    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悠闲和从容,比夏新然的张扬更随性,比顾杰的漠然更温和。仿佛他真的就是来度假的,哪怕面对跟拍的镜头还有些别扭,仍不改初衷。

    “所以说五色到底有什么讲究?”夏新然是看出来顾杰在说衣服了,但仍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顾杰从队伍里微微探出头,向他解释道:“古人以此五色为正色。基本上这五种颜色,就可以调出所有其他颜色了。”

    夏新然歪头:“so?”

    顾杰静静看着他,纯爷们儿的一张脸安宁祥和。

    夏新然等了两分钟,终于确定,这人说完了。

    呼啸的风穿过旋转门,吹进酒店大堂。

    冷。

    场面非常之冷。

    冉霖想扶额。

    不,最好是摄影师把机器关了,让他们五个去墙角蹲一会。

    终于,导演也看不下去了。

    原本还想让女主持人等一等,留多些时间给嘉宾们互动,尤其是陆以尧和冉霖,多有热度的话题啊。

    结果这五位生生把场面给聊成了万里冰封。

    “各位国民初恋大家好,我是柏榕,今后你们的每一段旅程都会有我如影随形哦!估计电视机前的迷妹们已经把我拉进黑名单了,不过为了男神们,我豁出去了!话不多说,想必诸位男神最好奇的就是今天到底安排了什么行程,又有哪些难关等着我们的男神去闯……”

    活泼的女主持说到这里,忽然转身面对镜头。

    “我在这里声明,接下来的所有一切,对于我们的国民初恋们来说,都是未知。我和大家一样,和很好奇他们会有哪些精彩表现呢……国民初恋漂流记,go!”

    有了女主持的带动,气氛总算起来了些。

    五人在主持的带领下,走出酒店,进入早已等在门口的赞助商提供的大七座suv。

    一个司机,一个摄像,暂时没有任务的女主持上了节目组的车,剩下五个人正好一人一座。

    “连去哪里都不告诉我们吗?”坐在司机后面的夏新然算是对着镜头最满不在乎的,于是话也最多。

    陆以尧坐在副驾驶后面,与夏新然同排,但座位间隔了些空隙。

    “到了就知道了。”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你还真是,二十岁的人,八十岁的定力。”夏新然吐槽完,也不管陆以尧的反应,直接回过半个身子看后排三人组,“哎,难道你们就一点都不好奇?”

    张北辰好脾气地笑:“就是不知道才有意思嘛。”

    夏新然白他一眼,颇有些不屑。

    冉霖一惊,许是背对着摄影机,夏新然竟完全没有掩饰这种态度。

    他忽然想起来,张北辰和夏新然是同一个公司的啊,可是从开始到现在几乎完全没有互动,就像陌生人。

    张北辰倒好似已经非常习惯了,特自然地略掉这个眼神,神色依旧如常。

    顾杰没看见这些暗流涌动,只听见夏新然在张北辰回答完之后又单独问自己:“你不好奇?”

    顾杰有问必答:“不。”

    夏新然后悔问他了。

    比问张北辰还后悔。

    “你不会也和他俩一样吧。”好奇宝宝总算问到了最透明的咖。

    冉霖不忍心让对方彻底空手而归,于是很努力地分析了一通,谨慎给出自己的猜想:“可能是去码头。”

    夏新然疑惑答案如此具体:“理由?”

    冉霖有些犹豫。

    单给个答案,说错了也就错了,要是分析一通最后答案还是错的,那可就丢人了。

    夏新然等得有些不耐烦,情急之下叫了声:“令狐?”

    冉霖怔住,一时闹不清对方是无心还是有意。

    夏新然确实是无心的,因为反应过来之后表情就囧了,连忙解释:“前段时间网上都是你那个角色的视频,你古装扮相真挺好看的,让人过目不忘!”

    冉霖哭笑不得,既不太喜欢他对待张北辰的态度,又感觉他是个没什么心机的直性子,一时也看不准这究竟是个怎样的美人。

    “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感觉我们是去码头?”插曲过后,夏新然又想起主旋律了。

    冉霖心说既然都来参加这档所谓最原生态最真实的真人秀了,那就怎么想的怎么说,错了再说错了的呗:“来桂林旅行,怎么能不看山水。要看山水,怎么能不泛漓江。”

    夏新然茫然地眨眨眼,咽下了后续疑问。

    因为他对桂林一片空白,下一句要是由着性子问,很可能就是漓江是什么江。而眼前的“同仁”显然是做过功课的。他虽然不聪明,但也知道再问下去容易露怯闹笑话,莫不如假装听懂,藏个拙。

    冉霖一看夏新然的表情就知道其实这位朋友没听懂。

    但他好心地没有揭穿。

    一直正襟危坐目视前方的陆以尧忽然回过头来。

    冉霖没防备,跟对方视线撞了个正着。

    这是继机场乌龙之后,他俩第二次四目相对。

    但这次绝对是陆以尧主动。

    漂亮的剑眉微挑,桃花眼底闪着某种非好感,仿佛看不惯冉霖秀智商,非要用冷水浇上一浇:“别这么笃定,万一等下猜错被打脸呢?”

    冉霖深深看了他一眼,眸子里闪过调皮:“那我就卖萌。”

    一瞬间的安静,唯有视线在匆匆不语地胶着。

    终于,陆以尧淡定地收回目光,重新坐好,下巴微扬,直视前方。

    回去他就把那条转发机场乌龙的微博删了!

    经营一个良好的公众形象有多辛苦?

    陆以尧觉得这要看每个人对“辛苦”的定义。

    反正在他这里,明明心头滴血,还要微笑卖萌,最后这还成为别人反戈一击的暗梗,而他依然要表现得从容坚强,已经突破对自己下狠手的极限了。

    其他三个伙伴一听声立刻振奋起来,撒丫子就往那边跑。

    等陆以尧反应过来,只剩下他和跟拍摄像在风中凌乱。

    陆以尧无奈,只能甩开颜色微妙不同的两条胳膊,也追了过去。

    顾杰的发现是在椰林深处的一棵松树底下。

    这片野生椰林并没有什么规划和章法,虽然大体上是椰林,但越往深处走,地势高低起伏得越明显,就像是小山丘。到后面椰树少了,松树、仙人掌还有其他一些叫不上名字的热带植物便多了起来,明明是冬天,可满眼望去,生机盎然。

    “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会有螺丝刀?”

    五个伙伴围着这个神奇的发现,百思不得其解。

    “还是十字花的……”陆以尧一边念叨着一边把顾杰手中的新发现拿过来仔细端详,忽然,他一手握住黄色的橡胶手柄,一手握住细长的金属头,往相反方向用力一拔!

    四个人眼睁睁看着金属头和橡胶柄分离,当然也看清了原本插在橡胶手柄里的部分——与原本露出的部分长度粗细完全一致,只是十字花头变成了一字。

    “果然,”陆以尧把拔出的金属头像转笔一样在手指间旋了个圈,又插回了橡胶柄,露出“正如我所料”的微笑,“两用的。”

    冉、夏、张、顾:“……”

    他们承认,陆以尧确实迅速发现了螺丝刀的双头,但请问……这究竟有什么意义啊!

    “那个,既能拧十字花螺丝,也能拧一字花螺丝,确实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冉霖轻叹口气,拿过陆以尧手上的分体式螺丝刀重新组合好,“但我觉得这片荒岛上能给我们提供拧螺丝的地方可能不太多,我们是不是发散一下思维,想想这个螺丝刀出现的深层次原因?”

    一语惊醒梦中人。

    陆以尧摸摸下巴,陷入沉思:“可能是提醒我们人类的污染已经蔓延到了这样天堂般的世外小岛……”

    冉霖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也不用这么发散……”

    陆以尧还真是一个挺奇怪的人。

    冉霖不知道其他人什么感觉,反正他现在找不出比奇怪更合适的词。

    上一期还几乎不接梗,这一期简直全情投入。

    但他的投入又很特别。

    就是“认真”。

    认真地跟你互动,认真地跟你讨论,认真地参与到剧情中来。

    可能这种“认真”放到别人身上,呈现出来的效果就是“枯燥”,但放在陆以尧身上,就莫名地有了点“萌”。

    冉霖不知道这是因为陆以尧的“认真”简单纯粹,不掺杂一点水分,还是自己带着颜值滤镜看人,反正他挺喜欢陆以尧当下这个状态,让人觉得真诚又舒服,睿智又呆萌。

    “咱们再把这一带来个地毯式搜索吧。”张北辰提议,“刚才重点都放在前面椰林,后面这一片混杂区也没怎么看。”

    四个伙伴彼此看看,同意!

    十分钟以后,还是顾杰,还是同一句词——

    “快过来,这里有发现!”

    听见呼唤的时候,陆以尧已经第三次遇见同一株仙人掌了。

    这株仙人掌的造型特别婀娜,所以陆以尧记得十分清楚。

    事实上他对很多事情都能记得很清楚——除了路。

    所以对于顾杰这样总能最有效突围最迅速找到标记点的英才,他是打心底钦佩的。

    顾杰这一次的发现是几个椰子,就在一棵低矮的椰子树脚下,随意四散,仿佛瓜熟蒂落。

    但是……

    冉霖抬头认真观察这棵树,叶片倒是层层叠叠,翠绿宽大,但在该结果的地方,一片光秃秃。

    两相对比,地上的椰子就显得十分可疑。

    然而有些吃货同伴是不管那么多的。夏新然一蹦三尺高,捡起一个椰子就搂到了怀里,仿佛深情呼唤就可以让甘甜喷涌而出:“可以喝椰汁了哎,椰汁椰汁椰汁——”

    也幸亏夏新然的咋呼,陆以尧总算顺着声音寻到了伙伴。

    而这时候张北辰正好灵光一闪,指着冉霖手里的螺丝刀道:“这个是不是就为了开椰子准备的?”

    伙伴们面面相觑,恍然大悟。

    这个节目里,根本就没有“偶然”,一切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只要你觉出一丝奇怪,那背后必然就闪着节目组的“恶光”。

    但谁也不会把好吃的往外推,何况刚刚的几番搜岛,已经让他们气喘吁吁,口干舌燥。

    手动螺丝刀怼椰子。

    挑中椰子上头某一个看起来比较脆弱的点,用螺丝刀较锋利的一字头奋力往里扎。冉霖捅,冉霖捅,冉霖捅完顾杰捅,以手酸为换人原则,最终五人悉数上阵。

    陆以尧排在最后。

    从第四个扎的夏新然手里接过看起来毫发无伤的椰子之后,他思索片刻,认真地询问众伙伴:“我可以拿石头捶着螺丝刀柄往里钉吗?”

    微妙的安静……

    终于,四伙伴河东狮吼:“你为什么不早说!”

    有了石头的帮忙,螺丝头终于穿透椰壳,进入水中央。

    陆以尧说“透了”的那一刻,伙伴们感觉自己听见了天籁。

    一个大椰子的汁水还是很饱满丰沛的。

    五个人轮流举着往嘴里倒,还轮了两个来回。

    剩下三个椰子被夏新然用衣服下摆兜在怀里,誓要保卫胜利果实的架势。

    “现在怎么办?”张北辰四下看,仍是没发现其他有用的东西,“咱们省着点喝,三个椰子坚持一天应该可以,但是房子和篝火呢,总不能凭空弄吧。”

    此时的五个人仍处在林子深处,满眼望去除了植物,只剩脚下沙土。

    “话说回来,是不是只让我们搭房子,没说一定要多大,多结实?”陆以尧忽然出声。

    冉霖眼睛一亮,瞬间领会了陆以尧的意思:“沙雕城堡!”

    陆以尧扶额,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才重新看向冉姓伙伴那张满是期望的脸:“一个能容纳我们五人进去并且不会塌的沙雕城堡,技术难度会不会太高……”

    夏新然顺着陆以尧的说法展望未来,无比悲伤:“我们一定会被活埋的……”

    张北辰也不看好这个法子:“这片沙滩的沙子特别粗,太粗的话粘度不够,也做不成沙雕吧?”

    顾杰抱着空椰子继续往嘴里倒最后两滴汁。

    他走实干卖力风,这么费脑袋的就不参与讨论了。

    冉霖在看见陆以尧扶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猜错了。

    他其实对领会别人的意思还挺有信心的,但就是对着陆以尧,总跑偏,有时候甚至完全领会不到。也不知是陆以尧太难捉摸,还是他俩实在没默契。

    “所以……你到底想怎么搭房子?”冉霖唯一能确定的是陆以尧肯定有对策了。

    “沙雕城堡行不通,”陆以尧道,“但我们可以搭一个椰子叶帐篷。”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众伙伴蹲成一圈,陆以尧一边在地上画帐篷示意图,一边耐心讲解:“我们可以用松树枝撘龙骨,这样垂直几根,斜搭几根,然后把椰子叶扑在龙骨上,这样就能搭出个简易帐篷。”

    陆以尧环顾伙伴,夏新然最先举手:“陆老师我有问题。”

    陆以尧点头:“请讲。”

    夏新然:“这样的帐篷能遮风挡雨吗?”

    陆以尧抬头看看天上的大太阳:“以我的观察,今天下雨的概率比较低,所以不用挡雨,能遮阳就行。”

    张北辰学夏新然,也顽皮举手:“陆老师我也有问题,松树枝的长度有限,竖向插沙土里没问题,我们坐进去不需要太高,但横向也短的话,怎么塞五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预告来啦~~~明天双更,还是17:00和19:00~~~爱你们(づ ̄ 3 ̄)づ

    ————————————

    感谢中居美紅(x2)、流星麻麻(x3)、一饼饼、西泡泡、苏一卡_都退下_好挫啊、棒棒糖(x3)、独霸青楼(x2)、小星星、阿阿阿阿橇啊、傻乐、左拉拉、fanmaoer、敏洁、移景、廉诹、adc、禾苣、紫衣、吻开笔墨、南槿(x6)、落花、索索soso(x3)、土思聪(x110)、七月半的兔子(x2)、山岛一野(x3)、go鱼飞go、大糖天下、清水何必分攻受、24778160、青墨(x2)、奶汁洋葱汤、假装是百香果、锦瑟无端、喵可爱的地雷!

    感谢瞳也的手榴弹!

    感谢fellow1212的地雷(x2)+手榴弹!

    感谢小野姬(x2)、虚弱的木子酱、小孩爱吃糖、人人寻找欢乐园的火箭炮!

    感谢松露玫瑰是吃货的深水鱼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