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此为系统防盗章,订阅章节比例达50%后即可正常阅读最新内容。

    夏新然在看见“码头”、“漓江”字样的时候, 就对冉霖投以震惊目光。

    “从实招来, 你是不是在导演组有亲戚, 提前给你剧透了?”对着镜头, 夏新然认真的神情倒像是综艺效果了。

    冉霖被逗得直乐。

    不过没等他回应, 便被导演组催着上了一艘大型游船。

    游船是被节目组包下的,一层室内空间宽敞,二层甲板敞亮干净。

    五人先是被带进了一层室内, 刚落座, 女主持便容光焕发地重新入镜——

    “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 所以我们国民初恋漂流记的首站, 便选在了这美丽的漓江之上!从今天起, 男神们会辗转八个地方,经历八场冒险, 誓要捍卫自己国民初恋的荣誉!那么谁会是这一次桂林之行的山水初恋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屏幕下方的投票通道已经开启, 小伙伴们也可以拿起手机摇一摇, 跟我们互动哦!”

    女主持说完开场白,念完词, 功成身退。

    总摄像一撤, 五位跟拍立刻各就各位, 而被拍的人虽然脸上或从容,或悠闲,或明媚, 或嬉笑,但心里都是一样的——懵逼。

    不告诉嘉宾剧本,确实真。

    但摸不着头脑的嘉宾,也确实懵。

    冉霖有点担心这个第一期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

    起码眼下,他还没发现任何亮点。无论是节目组的策划,还是嘉宾本身的综艺感。

    其实他也没有资格说别人,他自己对着镜头也像块木头似的。

    但愿后面会好吧。

    冉霖正这样自我安慰着,忽然被窗外的景色吸引了注意力。

    岸边青山起伏,船行碧波之上。

    冬季的江面水量不算丰沛,没有夏日波光粼粼的活力,但却有着别样的幽远萧索。岸边的山也仿佛笼罩上寒气,就像绿色之上又蒙了一层轻柔的纱,似近似远,缥缈神秘。

    两岸很静,江面上船只也很少。

    轰鸣前行的游轮划开水面,将一副水墨画卷徐徐铺开,有心,便看得到。

    而只要看一眼。

    就再挪不开视线。

    “冉霖,”顾杰不知什么时候去了上层甲板,如今已经回来了,正在叫他,“该你了。”

    冉霖回过神,感觉自己错过了整个世界。

    但已经来不及问情况,他只能顺着顾杰指的方向,也只身赴甲板。

    出了船舱,江风便扑面而来。

    带着微微寒意,但又不至于太扎人。

    工作人员已经笑眯眯地等待在那里,冉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接到的任务是对着秘密镜头,在除自己之外的四位伙伴中,选一个你认为最符合山水男神的一位,并陈述理由。

    所谓秘密镜头,其实就是在甲板上用道具板临时搭起单人小黑屋,里面放个摄像头。

    从听到任务要求到进入“密室”只有几秒钟时间。

    冉霖的脑袋已经转得快冒烟了。

    道具板很轻薄,站在里面,总有种随时“墙壁”会被吹走的不安全感。

    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营造密室氛围,外面的导演组和工作人员都非常安静,弄得冉霖一进小黑屋,耳边就只剩下风声和江水声。

    垂下眼睛,思忖片刻,冉霖轻轻呼出一口气,终于抬脸看向摄像头。不,应该说是把脸快怼到摄像头上了,然后一字一句,特别认真:“虽然有点对不起偶像,但是山水男神,我还是要选夏新然。所谓山水,自然悠远,秀美含蓄,尽管夏同学和含蓄还是离得比较远,咳,但论美,他认第一,谁敢认第二……呃,等等,我是不是哪里说得不对……”

    “不管了,反正这一票我投给夏新然!”

    对着镜头飞了个眼神,放了把电,冉霖才心满意足地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做得怎么样,只能说尽人事,听天命吧。

    游轮一路经过了姿态各异的奇石怪峰,终是抵达冠岩码头。

    这段时间里除了那个小黑屋采访,再没有什么像模像样的环节能给五个人提供互动机会。大家也就真的旅游一般,看看山,看看水,吹吹风,秀秀颜。

    冠岩入口,五人再次一字排开。

    主持人终于公布山水男神的第一轮互投结果——冉霖投夏新然,夏新然投陆以尧,陆以尧投顾杰,顾杰投张北辰,张北辰投陆以尧。

    陆以尧两票,夏新然、张北辰、顾杰各一票,冉霖零票。

    女主持说出陆以尧两票的时候,冉霖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最终,应验。

    对着镜头,他只能尴尬地自我解嘲:“我这么帅,你们怎么就看不到……”

    四位伙伴配合着捧场,哈哈一笑。

    实在没有特别走心。

    主持人已经公布今天真正意义上的重头戏——冠岩大冒险!

    作为有着悠久历史的地下溶洞,冠岩从古至今都不乏慕名而来者。岩内共有三层,五个洞,上两层为旱洞,最底层是地下暗河,洞与洞曲折相连,层与层交错叠加,若无导游,即便看着地图,走也要走晕了。

    何况发到五位明星手上的手绘卡通地图里,还标注着五十个勋章。

    搜集勋章,便是这次冠岩大冒险的终极目标。

    限时4小时,搜集勋章最多者,可以在明天的某个环节中拥有一次特权。

    但进洞的顺序,却是按照刚才在游轮上的得票来。

    也就是说得票最多的陆以尧率先进洞,拥有完整的4小时时间。

    而各得一票的张北辰、夏新然、顾杰,要等到半小时之后才能进洞,也就是说他们拥有的搜集时间,实际只有3.5小时。

    最悲催的自然是冉霖,还要再晚半小时进洞,真正的搜集时间只有3小时。

    1个小时能造成多少枚勋章的差距?

    冉霖不知道。

    事实上他也不是真的在乎究竟能搜集到多少勋章。

    可其他伙伴都进去了,只他在洞口等,然后络腮胡的孙哥还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拍摄他的处境凄凉。

    真是想想都绝望。

    尚未真正熟识的五个人——夏新然与张北辰除外,事实上他俩表现出的互动也和陌生人差不多——凭本能做出判断的结果,就是没人投自己的票。

    冉霖现在其实已经顾不上未来观众看见这一段会有什么反应了。

    他就是单纯从与人相处的本心上感受,挺沮丧的。

    “我的天啊,这是地图?”陆以尧的身影才消失在洞口,还在洞前等待的夏新然就咋呼起来,举起手绘地图往自己的跟拍镜头前面凑,“观众朋友们,请看一下,这就是节目组给我们的地图,和它一比,北京地铁图就是简笔画!”

    前面冉霖他们还没什么反应,等说到最后一句,三个人都乐出了声。

    因为夏新然的比喻实在很形象,原本就崎岖蜿蜒多层多洞的冠岩地图上再标出五十个勋章点,密密麻麻的程度堪称人神共愤。

    “行了,”顾杰最快收敛起笑容,正色道,“有吐槽的时间还不如研究研究路线。”

    夏新然恍然大悟:“对哦,我们现在有四个人,人多力量大嘛,来来,一起研究!”

    顾杰被打败,感觉对方似乎忘了冒险的宗旨是争夺唯一的山水初恋荣誉,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是竞争者,而非合作者。

    但夏新然却已经从自然地把手绘地图放的地上铺开了,还抬胳膊招呼大家:“愣着干嘛,过来啊。”

    冉霖莞尔,第一个响应。

    之后张北辰和顾杰才略带迟疑地围过去。

    即便如此,顾杰还是有点抗拒:“陆以尧一个人打头阵,我们四个却在这里共同讨论,不太好吧?”

    夏新然重重叹口气,满脸“孩子你太年轻”的慈祥:“放心,他不会怪我们的,他肯定比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懂得一个道理,人气越高,责任越大。”

    地图上空间有限,既要画清楚洞内主线路,还要标清楚勋章藏匿点,也是难为策划了。

    好在四个人八只眼,还算够用,大约十来分钟,就把地图上的标记大概分了类。景点归景点,勋章归勋章,路线归路线。

    地图捋得再清楚也是纸上谈兵,所以感觉差不多,也就结束讨论了。

    剩下的就看入洞后的真正发挥。

    距离顾、张、夏的出发时间还有十分钟,三个人无所事事,一个坐在冉霖左边沉默看地图,一个坐在冉霖右边远眺看江面,一个在冉霖面前晃荡,对着自己的跟拍镜头和观众带着时差互动。

    冉霖只是随便挑了块看起来干净的地界坐一坐,原本也没想长久,毕竟冬天地凉。

    结果也不知道为什么三位一票党就都过来了。

    他怀疑自己挑的这个位置可能是龙脉。

    “喂,你为什么把那一票投给我呢?”跟未来的粉丝互动完了,夏新然忽然转身蹲下来,凑近冉霖,张大眼睛特别认真地问。

    夏新然的美丽不带一丝女气,却带着许多孩子气,于是配上有啥说啥的性子,初来会觉得莽撞,处久了却让人挺放松。

    “因为我觉得你比山水还好看。”冉霖说得夸张,表情却严肃认真,愣是营造出一种喜剧感。

    可夏新然喜欢别人夸他好看,不管是认真还是玩笑,听见夸奖就高兴。

    比如现在,一张脸都亮了:“所以你对我路转粉了?”

    冉霖莞尔,绽开笑容,忙不迭点头:“嗯嗯。”

    夏新然忽地又问:“那你是更粉陆以尧还是更粉我。”

    冉霖没料到他这么直接地下战帖,顿了下才说:“那得看你们谁收集到的勋章多。”

    夏新然猛地转向自己的跟拍镜头,一脸严肃:“陆以尧你等着,为了抢真爱粉,我拼了!”

    冉霖再忍不住,乐得前仰后合。

    他都能脑补后期会怎么做字幕——【男神天团大危机,冲冠一怒为争粉!】

    顾杰围观全程,完全get不到点。

    理智告诉他,从冉霖的反应看,未来这一段的综艺效果应该很好。

    但从感情上,他领会不了这样的互动。

    有点后悔签这个综艺了,顾杰想,像自己这种平日里都不太愿意说话的人,参加真人秀绝对是自虐。

    张北辰一直潜心研究地图,哪怕大讨论已经结束,他还在自己琢磨,而且十分投入,故而对于近在咫尺的插曲,毫无察觉。

    夏新然好像就是喜欢和他找茬,刚对着镜头卖完萌,就窜过来直截了当道:“你刚才怎么没投给冉霖呢,你要投给他,咱们四个就可以一起进洞了!”

    张北辰被问得措手不及,下意识反驳:“你不是也投给陆以尧了吗?”

    张北辰口气有点冲,显然是当下最直接最真实的反应——他和夏新然投的都是陆以尧,凭什么一个过来兴师问罪,一个倒成了罪人。

    夏新然却有自己的逻辑:“你跟冉霖熟啊,你俩主题曲不都是一起录的?”

    张北辰被堵得哑口无言。良久,才有些尴尬地看了冉霖一眼。

    冉霖黑线。真是人在地上坐,锅从天上来。

    这一弄倒像是他在怪罪张北辰了。

    “换我我也投陆以尧,”无奈,冉霖只能慌忙打圆场,“山水男神,投我不投陆以尧,良心不会痛吗!”

    夏新然一脸茫然:“可你明明投的是我啊?”

    冉霖相信他是真没看出来局面,真没听出来自己在给这个话题修台阶。

    那就算了,不修了,大家一起呼啦啦滚下来吧。

    “其实我投的是感情票。怕你万一零票,承受不了,对自己的盛世美颜失去信心。”

    “……冉霖!!!”

    “我对你路转粉是真的。”

    “真你大爷啊啊啊啊——”

    看着夏新然抓狂是一件特别快乐的事。

    他是真的抓狂,抓得十句话里又八句都要哔掉。

    但却奇异地不会让气氛凝固尴尬。

    相反,每一个围观的人都乐滋滋地欣赏着他的暴走。

    就像看见一个吃不着糖只能撒泼耍赖的孩子。

    不是每一种真性情都招人喜欢。

    然而夏新然的直来直去,口无遮拦,没有坏心,再加一点外强中干的好欺负,凑成了独特风味。

    讨厌的时候肯定有。

    但讨喜的时候居多。

    同一时间,已经进洞快半个小时的陆以尧,正站在三层溶洞的最下面一层——地下暗河的小码头前踌躇纠结。

    进洞这么长时间,他才搜集到两枚勋章。

    明明都是按图索骥,可冤枉路跑得能连起来绕地球两圈。

    要么图画得有问题,要么自己理解得有问题,但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干了!

    这档节目标榜的不就是真实吗?

    行。真实的陆以尧现在就想来场优哉游哉的旅游!

    儿时父母忙,从没带他旅游过一次;后来出国念中学,每逢假期都要回国接受亲爹补充的国产教育;再后来念大学,跟一心想让他读商科的亲爹闹了矛盾,亲爹紧缩后勤保证,他只能勤工俭学,便更没了旅游的机会;最后回国进入娱乐圈,连回去修完学分的时间都忙得抽不出来,只能咬牙肄业,遑论旅游了。

    所以签下这个真人秀,一部分原因也是他挺喜欢节目策划里的“旅游元素”。

    结果来了之后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全天候的镜头让你不愿意多想也要多想,时刻担心着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还不像演戏,可以按照剧本,这还要你自由发挥。

    那他就自由发挥了。

    勋章谁爱收集谁收集,他现在要尽情地享受这壮丽绝美的卡斯特地貌奇观。

    “慢点,踩这边,对。”停靠在地下暗河码头的小型船只上,船工贴心地扶着陆以尧和摄像大哥的胳膊,帮助他平稳进入晃动着的小船。

    “坐稳了!”哗然的水声里,船工一嗓子,起航。

    眼看着小船慢慢远离码头,往更幽深处去,陆以尧放下手绘地图,也不管镜头效果,直接尽情地伸了个懒腰。

    眼角忽然瞄到熟悉的logo。

    陆以尧愣住,忙起身从船工脚边勾过来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印着节目组logo的方盒。

    打开,赫然一枚勋章。

    陆以尧诧异不已,不顾上拿勋章,直接把盒子放到一边,先去拿地图。

    如果他没记错,地下暗河的位置根本没有标记勋章!

    三分钟以后,陆以尧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他一直以来认为的地下暗河,实际上是观光车道,一直以为的观光车道,实际上是步行旱路,一直以为的步行旱路,实际上才是地下暗河。

    【要么图画得有问题,要么自己理解得有问题。】

    现在看来,是前者。

    手绘地图上的画工能让人灵魂升华,地名标注位置的随性飞起能让强迫症自杀。

    按照修正后的地图理解,取得这一枚勋章之后,根本就不用再浪费时间游暗河,因为这段路上再没有勋章。

    而码头那里,应该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思及此,陆以尧还是收了甩手不干的心思,重新认真起来,客气道:“师傅,麻烦一下,我想回码头。”

    “啊?”水声太大,船工没听清。

    陆以尧只得喊:“我想回码头——”

    船工这会听清了:“不行——”

    陆以尧:“……为什么?!”

    船工没再回答,而是弯腰拿起了被陆以尧忽略了,放在原本的勋章盒子底下的道具板,高高举起。

    陆以尧定睛看去,五颜六色的光线里,十四个艺术体大字清晰俏皮——

    【自己选的路,含泪也要走完!——导演组】

    陆以尧呆愣地看着道具板,忽然想问那句我是谁,这里是哪里,我在做什么。

    环节策划的乱七八糟,道具准备的一言难尽,跟嘉宾耍流氓,倒是专业的。

    红姐,你是怎么慧眼如炬地从无数华丽漂亮的真人秀策划案里为我挑中这一家的。

    导演是你亲戚吗……

    幸而节目组尚存一丝人性,给诸位男星发了厚外套,当被子盖也好,穿身上也好,随大家喜欢。

    冉霖是当被子盖着的。

    他们五个人,四个椰子叶帐篷,通过剪刀石头布,最终输掉的夏新然和张北辰挤在一间。猜拳结果出来的时候,夏新然的表情简直像世界末日。

    冉霖也不知道夏新然到底讨厌张北辰什么。但问题太敏感,他和夏新然又没有熟到那个份上,所以再疑惑也只能放在心中。

    枕着双臂,听着海浪,望着远处连在一起的海和天,仿佛整个人都开阔起来。

    冉霖是个喜欢想事情的人,然而现在,他只想放空。

    他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不用烦,只静静地,任由时间流逝……

    “欧耶!”

    突如其来的欢呼打破了夜空下的宁静。

    冉霖叹口气,一边想着自己果然还是没有放空的福气,一边爬起来探头出去张望。

    然而他的动作还是太慢了,只来得及捕捉到夏新然欢天喜地跟导演组离去的背影。

    “怎么走了?”冉霖不明所以,问隔壁帐篷先一步出来瞭望的陆以尧。

    但其实陆以尧也不是很清楚,只能猜测道:“应该是导演组有新任务给他吧。”

    冉霖疑惑皱眉,咕哝:“大半夜的能有什么新任务?”

    陆以尧想了想,认真地对上他的眼睛:“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脑补的好。”

    冉霖有一瞬间的晃神,差点沉迷在陆以尧的凝视中,回过神之后马上笑:“也对,反正肯定不会是吃夜宵。”

    陆以尧莞尔,耸耸肩,又钻进叶子帐篷。

    冉霖轻轻松口气,莫名后怕。

    小心翼翼地进帐篷重新躺下,冉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扑通通乱跳。

    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感觉还是在刚进公司的时候,被带去参加某个著名导演的电影首映礼。一众主创互动完,冗长环节进行完,终于全场黑下来真正开始影片播放,男主角出场的第一个镜头,就把他秒了。

    那是一个男主缓缓抬起头的特写,表情很淡,眼里却含着深切的无法言说的情感。

    当时的他,也是这种心脏骤然漏一拍,然后就开始不受控制乱跳的感觉。

    影片以女主的视角贯穿始终,于是冉霖的心情也随着女主一起,为这个男人而悲,而喜。

    电影结束时,仿佛自己也谈了一场恋爱。

    然而很奇怪,当主创再次出来感谢时,看着台上的男明星,冉霖却没有任何感觉。

    他忽然明白过来,让他心动不已的,是男星在电影中塑造的那个人物,而非男星本身。

    事实上男星本人与那个角色之间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台上的男星开朗健谈,温文尔雅,电影中的男人内向忧郁,偶尔,还会闪出一些黑暗面。

    也是在那个时候,冉霖才明白,原来演员是这样厉害而又神奇的存在,可以把与自己截然不同的角色,塑造得细腻而逼真,让你感觉那并不是一个虚构人物,而是有血有肉,实实在在地生活在这个世上。

    冉霖没爱上那个男明星,但最终爱上了表演。

    可是陆以尧没演任何人。

    此时此刻,波浪声不停息的海边,陆以尧只是在做他自己。

    这不是个好兆头。

    冉霖翻来覆去也躺不踏实,恨不能坐起来像夏新然那样嚎一嗓子。

    娱乐圈是一个挺奇怪的地方,男明星卖腐可以,但你不能是真gay。哪怕有些人已经被拍到了石锤,但只要这个男星还想在圈里吃这碗饭,就必须义正言辞对“同性疑云”说不。

    公关团队在遇见这种言论的时候更是如临大敌,不论他们表现出的是云淡风轻的谣言止于智者,还是铿锵有力的我要给你发律师函,可背后,无一例外都是对这种传言的高度警惕。

    按理说,社会发展到今天,对于性向这个事情,其实已经很包容了。尤其是越年轻的一代,越包容开放。

    可不知道为什么,一放到娱乐圈,这件事就是红色警戒。

    轻则负丨面丨新丨闻缠身,重则光速flop,一蹶不振。

    冉霖对这种现状很无奈,但也懂得既然想在这个圈子里长久地待下去,就要遵守规则。

    所以关于自己的性向,他一直三缄其口,甚至在只是有可能签梦无涯的时候,就删光了一切社交网络里可能引起猜疑的言论和照片。

    他不想伤害别人,但他总要保护自己。

    所幸,入行两年,他也没被“喜欢男人”这件事打扰过。或许是星途发展太一般,社交圈越来越窄,他都快忘了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了。

    结果就在刚刚那一刹那,陆以尧带他重温。

    喜欢上圈内人,还是著名偶像男星?

    冉霖觉得自己在作大死。

    不对,还不能这么快下结论。

    冉霖抿紧嘴唇,眉头深锁,终于在薅光手边的椰子叶前,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重新半个身子探出去呼唤:“陆以尧……”

    片刻后,隔壁帐篷里露出半张困倦的脸:“嗯?”

    隔壁的隔壁的帐篷以及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帐篷里,则只露出两双眼睛,暗中观察。

    “我还是觉得夏新然被叫走很可疑……”冉霖嘴上说着准备好的话题,眼神却定在陆以尧的脸上,半秒都不偏移。

    陆以尧打了个哈欠,皱着眉毛歪头想想,忽然眼底一沉:“不会是准备等我们睡着以后来个突然袭击吧?”

    “……”

    “冉霖?”

    “啊,”甩甩头,冉霖总算回过神,连忙重重点头,“很有可能。”

    陆以尧疲惫地叹口气,生无可恋:“那这晚上别想睡踏实了。”

    暗中观察并竖着耳朵听的顾杰和张北辰,这会儿的心情和陆以尧一样——来把刀杀了我吧。

    然而被折磨得精疲力尽的他们实在没有太多反抗能力了,只能重新躺回去,等待命运降临。

    冉霖早就知道伙伴们都被自己唤起来了,但无所谓,本来讨论也只是一个由头,他真正想做的是验证看看陆以尧还能不能电自己一次。

    验证结果喜大普奔——心跳没乱。

    他都快把陆以尧盯着看到灵魂深处了,仍然呼吸平稳,心率正常。

    事实证明之前的小鹿乱撞只是偶然事件。

    可能他在那个瞬间忽然神经搭错,也可能星空太漂亮,大自然给陆以尧这个人带上了美颜效果。

    终于放心下来的冉霖一身轻松,很快,便在海浪声里进入了迷迷糊糊的不算踏实的梦乡。

    他不知道,隔壁的陆老师,失眠了。

    仿佛礼尚往来一般,陆以尧也在琢磨冉霖。

    但与性向这么深刻的命题无关。

    陆以尧只是单纯地觉得冉霖这个人,敏感得厉害。

    拿白天的事情为例,他真没觉得自己看冉霖的眼神有什么出格,不就是比平时多看了几眼,多了一丢丢眼神交流,结果那人直接就看出了同情。

    同情吗?

    当然是的。

    但这种自己都没发现的无意识的情绪,对方竟然感受得那么清楚,捕捉得那么准确,除了敏感,陆以尧想不出别的形容词。

    在娱乐圈里,敏感是一把双刃剑。

    它可以帮你更好地体会角色,塑造人物,雕琢表演;但同样,也会让你更在意粉丝的言论,路人的眼光。

    同样被黑,有人可以愈战愈勇,有人却压力大到掉头发。

    陆以尧见过太多太多了,他觉得冉霖会成为后者。

    一个挺好的人。

    仅两期半的相处,这是陆以尧能给出的关于冉霖最正面的评价。

    再多他就说不出来了。

    但也够了。

    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一个脾气蛮好,做事起来认真,偶尔还有点小调皮的男艺人,起码在陆以尧遇见过的同行里,算得上相处起来舒服的了。

    他看过太多人前人后两幅面孔的,依然被粉丝举高高求抱抱,两相对比,冉霖的遭遇就难免让人同情。

    虽然最初,他也是想怼冉霖那一国的。

    算了,不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果然姚红说得没错,陆以尧看着远处的和星空接壤的海平面想,他就是这一路星途太顺风顺水了,所以总是精力过剩,总喜欢去琢磨别人的闲事。

    “所有男神们,集合——”

    不需要扩音喇叭,静谧的沙滩上,总导演的魔音可以轻松穿透海浪,直抵耳膜。

    睡着的没睡着的男神们都被惊起,顾杰更是冲出去的时候差点顶飞帐篷。

    原本架在固定架上的摄影机又被跟拍大哥们重新扛到肩膀,集合的四个人一看这架势就懂了——有新任务。

    “现在已经是零点零一分了,”导演看了眼手表,难得语气深沉,“我们迎来了崭新的一天,大家高不高兴!”

    四位男神很给面子地鼓掌,虽然掌声有些稀落,笑容有些僵硬。

    导演很满意,终于放出真正的重磅炸弹:“今天,也是你们的小伙伴,夏新然的生日!”

    这回四个人是真意外了,你看我,我看你,都是懵逼加惊讶,而且对视过程中,还都下意识扩大范围,仿佛多扫周边几眼就能搜出寿星公。

    “不用找了,夏新然已经去做属于他的新任务了,所以我们剩下的四位男神也要开始今天的任务,那就是在上午十点之前,为伙伴举办一场生日party!要求是,必须要有生日蛋糕,有私人的party场地,而且,所有这些都不能花一分钱。”

    顾杰疑惑举手:“请问什么叫私人的party场地?”

    导演:“就是不能在露天大自然,比如树林、公园、海边等,不能是公共开放区,比如马路、商场、广场等,只能是私人商铺或者宅邸,并且整个party过程绝对封闭,未来播出时也不会透露party的具体地点和位置,总而言之一句话,必须问所有者借来私人场地,且不能以效应的名义。”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小伙伴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草摩素、流星麻麻(x3)、啦啦啦、蛋蛋、一饼饼(x2)、琥珀沙、远蓝似蓝(x2)、血染花鸡蛋、啊呜-九十九、祸兮、20711522、again、红红红尘、angel2jacky、横不是横、sake、横不是横、go鱼飞go(x2)、有节操的ra酱、安寻、我要好好学习、苏一卡_都退下_好挫啊、蝴蝶兰gz、大脸猫、ll6851、阿阿阿阿橇啊、moon、傻乐、二萌°、紫衣、樱桃小狗子、景绗、喵~、啃夜的小狐(x3)、咸鱼岩大人、缓缓(x2)、kamelove、晴花繁月落、爱穿裙的猫、anusa、喵叔、石畔、七月半的兔子(x2)、橙槿槿槿槿、敏洁的地雷!

    感谢言猫又、王鲸鲸n、蝶瑟、人人寻找欢乐园(x2)、左拉拉、小宅、wing018的手榴弹!

    感谢fellow1212的地雷(x4)+手榴弹!

    感谢妙处难与君说、格林伍德、小野姬、多想点(x3)的火箭炮!

    感谢比哈特的手榴弹(x2)+火箭炮(x2)!

    感谢库丘林的浅水炸弹!

    爱你们么么哒~~~~~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