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第38章
    此为系统防盗章, 订阅比例达标后即可正常阅读最新内容。

    游船是被节目组包下的, 一层室内空间宽敞, 二层甲板敞亮干净。

    五人先是被带进了一层室内,刚落座,女主持便容光焕发地重新入镜——

    “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所以我们国民初恋漂流记的首站, 便选在了这美丽的漓江之上!从今天起, 男神们会辗转八个地方,经历八场冒险, 誓要捍卫自己国民初恋的荣誉!那么谁会是这一次桂林之行的山水初恋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屏幕下方的投票通道已经开启,小伙伴们也可以拿起手机摇一摇,跟我们互动哦!”

    女主持说完开场白,念完词, 功成身退。

    总摄像一撤,五位跟拍立刻各就各位,而被拍的人虽然脸上或从容,或悠闲,或明媚,或嬉笑, 但心里都是一样的——懵逼。

    不告诉嘉宾剧本, 确实真。

    但摸不着头脑的嘉宾, 也确实懵。

    冉霖有点担心这个第一期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

    起码眼下, 他还没发现任何亮点。无论是节目组的策划, 还是嘉宾本身的综艺感。

    其实他也没有资格说别人,他自己对着镜头也像块木头似的。

    但愿后面会好吧。

    冉霖正这样自我安慰着,忽然被窗外的景色吸引了注意力。

    岸边青山起伏,船行碧波之上。

    冬季的江面水量不算丰沛,没有夏日波光粼粼的活力,但却有着别样的幽远萧索。岸边的山也仿佛笼罩上寒气,就像绿色之上又蒙了一层轻柔的纱,似近似远,缥缈神秘。

    两岸很静,江面上船只也很少。

    轰鸣前行的游轮划开水面,将一副水墨画卷徐徐铺开,有心,便看得到。

    而只要看一眼。

    就再挪不开视线。

    “冉霖,”顾杰不知什么时候去了上层甲板,如今已经回来了,正在叫他,“该你了。”

    冉霖回过神,感觉自己错过了整个世界。

    但已经来不及问情况,他只能顺着顾杰指的方向,也只身赴甲板。

    出了船舱,江风便扑面而来。

    带着微微寒意,但又不至于太扎人。

    工作人员已经笑眯眯地等待在那里,冉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接到的任务是对着秘密镜头,在除自己之外的四位伙伴中,选一个你认为最符合山水男神的一位,并陈述理由。

    所谓秘密镜头,其实就是在甲板上用道具板临时搭起单人小黑屋,里面放个摄像头。

    从听到任务要求到进入“密室”只有几秒钟时间。

    冉霖的脑袋已经转得快冒烟了。

    道具板很轻薄,站在里面,总有种随时“墙壁”会被吹走的不安全感。

    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营造密室氛围,外面的导演组和工作人员都非常安静,弄得冉霖一进小黑屋,耳边就只剩下风声和江水声。

    垂下眼睛,思忖片刻,冉霖轻轻呼出一口气,终于抬脸看向摄像头。不,应该说是把脸快怼到摄像头上了,然后一字一句,特别认真:“虽然有点对不起偶像,但是山水男神,我还是要选夏新然。所谓山水,自然悠远,秀美含蓄,尽管夏同学和含蓄还是离得比较远,咳,但论美,他认第一,谁敢认第二……呃,等等,我是不是哪里说得不对……”

    “不管了,反正这一票我投给夏新然!”

    对着镜头飞了个眼神,放了把电,冉霖才心满意足地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做得怎么样,只能说尽人事,听天命吧。

    游轮一路经过了姿态各异的奇石怪峰,终是抵达冠岩码头。

    这段时间里除了那个小黑屋采访,再没有什么像模像样的环节能给五个人提供互动机会。大家也就真的旅游一般,看看山,看看水,吹吹风,秀秀颜。

    冠岩入口,五人再次一字排开。

    主持人终于公布山水男神的第一轮互投结果——冉霖投夏新然,夏新然投陆以尧,陆以尧投顾杰,顾杰投张北辰,张北辰投陆以尧。

    陆以尧两票,夏新然、张北辰、顾杰各一票,冉霖零票。

    女主持说出陆以尧两票的时候,冉霖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最终,应验。

    对着镜头,他只能尴尬地自我解嘲:“我这么帅,你们怎么就看不到……”

    四位伙伴配合着捧场,哈哈一笑。

    实在没有特别走心。

    主持人已经公布今天真正意义上的重头戏——冠岩大冒险!

    作为有着悠久历史的地下溶洞,冠岩从古至今都不乏慕名而来者。岩内共有三层,五个洞,上两层为旱洞,最底层是地下暗河,洞与洞曲折相连,层与层交错叠加,若无导游,即便看着地图,走也要走晕了。

    何况发到五位明星手上的手绘卡通地图里,还标注着五十个勋章。

    搜集勋章,便是这次冠岩大冒险的终极目标。

    限时4小时,搜集勋章最多者,可以在明天的某个环节中拥有一次特权。

    但进洞的顺序,却是按照刚才在游轮上的得票来。

    也就是说得票最多的陆以尧率先进洞,拥有完整的4小时时间。

    而各得一票的张北辰、夏新然、顾杰,要等到半小时之后才能进洞,也就是说他们拥有的搜集时间,实际只有3.5小时。

    最悲催的自然是冉霖,还要再晚半小时进洞,真正的搜集时间只有3小时。

    1个小时能造成多少枚勋章的差距?

    冉霖不知道。

    事实上他也不是真的在乎究竟能搜集到多少勋章。

    可其他伙伴都进去了,只他在洞口等,然后络腮胡的孙哥还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拍摄他的处境凄凉。

    真是想想都绝望。

    尚未真正熟识的五个人——夏新然与张北辰除外,事实上他俩表现出的互动也和陌生人差不多——凭本能做出判断的结果,就是没人投自己的票。

    冉霖现在其实已经顾不上未来观众看见这一段会有什么反应了。

    他就是单纯从与人相处的本心上感受,挺沮丧的。

    “我的天啊,这是地图?”陆以尧的身影才消失在洞口,还在洞前等待的夏新然就咋呼起来,举起手绘地图往自己的跟拍镜头前面凑,“观众朋友们,请看一下,这就是节目组给我们的地图,和它一比,北京地铁图就是简笔画!”

    前面冉霖他们还没什么反应,等说到最后一句,三个人都乐出了声。

    因为夏新然的比喻实在很形象,原本就崎岖蜿蜒多层多洞的冠岩地图上再标出五十个勋章点,密密麻麻的程度堪称人神共愤。

    “行了,”顾杰最快收敛起笑容,正色道,“有吐槽的时间还不如研究研究路线。”

    夏新然恍然大悟:“对哦,我们现在有四个人,人多力量大嘛,来来,一起研究!”

    顾杰被打败,感觉对方似乎忘了冒险的宗旨是争夺唯一的山水初恋荣誉,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是竞争者,而非合作者。

    但夏新然却已经从自然地把手绘地图放的地上铺开了,还抬胳膊招呼大家:“愣着干嘛,过来啊。”

    冉霖莞尔,第一个响应。

    之后张北辰和顾杰才略带迟疑地围过去。

    即便如此,顾杰还是有点抗拒:“陆以尧一个人打头阵,我们四个却在这里共同讨论,不太好吧?”

    夏新然重重叹口气,满脸“孩子你太年轻”的慈祥:“放心,他不会怪我们的,他肯定比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懂得一个道理,人气越高,责任越大。”

    地图上空间有限,既要画清楚洞内主线路,还要标清楚勋章藏匿点,也是难为策划了。

    好在四个人八只眼,还算够用,大约十来分钟,就把地图上的标记大概分了类。景点归景点,勋章归勋章,路线归路线。

    地图捋得再清楚也是纸上谈兵,所以感觉差不多,也就结束讨论了。

    剩下的就看入洞后的真正发挥。

    距离顾、张、夏的出发时间还有十分钟,三个人无所事事,一个坐在冉霖左边沉默看地图,一个坐在冉霖右边远眺看江面,一个在冉霖面前晃荡,对着自己的跟拍镜头和观众带着时差互动。

    冉霖只是随便挑了块看起来干净的地界坐一坐,原本也没想长久,毕竟冬天地凉。

    结果也不知道为什么三位一票党就都过来了。

    他怀疑自己挑的这个位置可能是龙脉。

    “喂,你为什么把那一票投给我呢?”跟未来的粉丝互动完了,夏新然忽然转身蹲下来,凑近冉霖,张大眼睛特别认真地问。

    夏新然的美丽不带一丝女气,却带着许多孩子气,于是配上有啥说啥的性子,初来会觉得莽撞,处久了却让人挺放松。

    “因为我觉得你比山水还好看。”冉霖说得夸张,表情却严肃认真,愣是营造出一种喜剧感。

    可夏新然喜欢别人夸他好看,不管是认真还是玩笑,听见夸奖就高兴。

    比如现在,一张脸都亮了:“所以你对我路转粉了?”

    冉霖莞尔,绽开笑容,忙不迭点头:“嗯嗯。”

    夏新然忽地又问:“那你是更粉陆以尧还是更粉我。”

    冉霖没料到他这么直接地下战帖,顿了下才说:“那得看你们谁收集到的勋章多。”

    夏新然猛地转向自己的跟拍镜头,一脸严肃:“陆以尧你等着,为了抢真爱粉,我拼了!”

    冉霖再忍不住,乐得前仰后合。

    他都能脑补后期会怎么做字幕——【男神天团大危机,冲冠一怒为争粉!】

    顾杰围观全程,完全get不到点。

    理智告诉他,从冉霖的反应看,未来这一段的综艺效果应该很好。

    但从感情上,他领会不了这样的互动。

    有点后悔签这个综艺了,顾杰想,像自己这种平日里都不太愿意说话的人,参加真人秀绝对是自虐。

    张北辰一直潜心研究地图,哪怕大讨论已经结束,他还在自己琢磨,而且十分投入,故而对于近在咫尺的插曲,毫无察觉。

    夏新然好像就是喜欢和他找茬,刚对着镜头卖完萌,就窜过来直截了当道:“你刚才怎么没投给冉霖呢,你要投给他,咱们四个就可以一起进洞了!”

    张北辰被问得措手不及,下意识反驳:“你不是也投给陆以尧了吗?”

    张北辰口气有点冲,显然是当下最直接最真实的反应——他和夏新然投的都是陆以尧,凭什么一个过来兴师问罪,一个倒成了罪人。

    夏新然却有自己的逻辑:“你跟冉霖熟啊,你俩主题曲不都是一起录的?”

    张北辰被堵得哑口无言。良久,才有些尴尬地看了冉霖一眼。

    冉霖黑线。真是人在地上坐,锅从天上来。

    这一弄倒像是他在怪罪张北辰了。

    “换我我也投陆以尧,”无奈,冉霖只能慌忙打圆场,“山水男神,投我不投陆以尧,良心不会痛吗!”

    夏新然一脸茫然:“可你明明投的是我啊?”

    冉霖相信他是真没看出来局面,真没听出来自己在给这个话题修台阶。

    那就算了,不修了,大家一起呼啦啦滚下来吧。

    “其实我投的是感情票。怕你万一零票,承受不了,对自己的盛世美颜失去信心。”

    “……冉霖!!!”

    “我对你路转粉是真的。”

    “真你大爷啊啊啊啊——”

    看着夏新然抓狂是一件特别快乐的事。

    他是真的抓狂,抓得十句话里又八句都要哔掉。

    但却奇异地不会让气氛凝固尴尬。

    相反,每一个围观的人都乐滋滋地欣赏着他的暴走。

    就像看见一个吃不着糖只能撒泼耍赖的孩子。

    不是每一种真性情都招人喜欢。

    然而夏新然的直来直去,口无遮拦,没有坏心,再加一点外强中干的好欺负,凑成了独特风味。

    讨厌的时候肯定有。

    但讨喜的时候居多。

    同一时间,已经进洞快半个小时的陆以尧,正站在三层溶洞的最下面一层——地下暗河的小码头前踌躇纠结。

    进洞这么长时间,他才搜集到两枚勋章。

    明明都是按图索骥,可冤枉路跑得能连起来绕地球两圈。

    要么图画得有问题,要么自己理解得有问题,但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干了!

    这档节目标榜的不就是真实吗?

    行。真实的陆以尧现在就想来场优哉游哉的旅游!

    儿时父母忙,从没带他旅游过一次;后来出国念中学,每逢假期都要回国接受亲爹补充的国产教育;再后来念大学,跟一心想让他读商科的亲爹闹了矛盾,亲爹紧缩后勤保证,他只能勤工俭学,便更没了旅游的机会;最后回国进入娱乐圈,连回去修完学分的时间都忙得抽不出来,只能咬牙肄业,遑论旅游了。

    所以签下这个真人秀,一部分原因也是他挺喜欢节目策划里的“旅游元素”。

    结果来了之后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全天候的镜头让你不愿意多想也要多想,时刻担心着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还不像演戏,可以按照剧本,这还要你自由发挥。

    那他就自由发挥了。

    勋章谁爱收集谁收集,他现在要尽情地享受这壮丽绝美的卡斯特地貌奇观。

    “慢点,踩这边,对。”停靠在地下暗河码头的小型船只上,船工贴心地扶着陆以尧和摄像大哥的胳膊,帮助他平稳进入晃动着的小船。

    “坐稳了!”哗然的水声里,船工一嗓子,起航。

    眼看着小船慢慢远离码头,往更幽深处去,陆以尧放下手绘地图,也不管镜头效果,直接尽情地伸了个懒腰。

    眼角忽然瞄到熟悉的logo。

    陆以尧愣住,忙起身从船工脚边勾过来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印着节目组logo的方盒。

    打开,赫然一枚勋章。

    陆以尧诧异不已,不顾上拿勋章,直接把盒子放到一边,先去拿地图。

    如果他没记错,地下暗河的位置根本没有标记勋章!

    三分钟以后,陆以尧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他一直以来认为的地下暗河,实际上是观光车道,一直以为的观光车道,实际上是步行旱路,一直以为的步行旱路,实际上才是地下暗河。

    【要么图画得有问题,要么自己理解得有问题。】

    现在看来,是前者。

    手绘地图上的画工能让人灵魂升华,地名标注位置的随性飞起能让强迫症自杀。

    按照修正后的地图理解,取得这一枚勋章之后,根本就不用再浪费时间游暗河,因为这段路上再没有勋章。

    而码头那里,应该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思及此,陆以尧还是收了甩手不干的心思,重新认真起来,客气道:“师傅,麻烦一下,我想回码头。”

    “啊?”水声太大,船工没听清。

    陆以尧只得喊:“我想回码头——”

    船工这会听清了:“不行——”

    陆以尧:“……为什么?!”

    船工没再回答,而是弯腰拿起了被陆以尧忽略了,放在原本的勋章盒子底下的道具板,高高举起。

    陆以尧定睛看去,五颜六色的光线里,十四个艺术体大字清晰俏皮——

    【自己选的路,含泪也要走完!——导演组】

    陆以尧呆愣地看着道具板,忽然想问那句我是谁,这里是哪里,我在做什么。

    环节策划的乱七八糟,道具准备的一言难尽,跟嘉宾耍流氓,倒是专业的。

    红姐,你是怎么慧眼如炬地从无数华丽漂亮的真人秀策划案里为我挑中这一家的。

    导演是你亲戚吗……

    两个试镜排在同一天,一个上午,一个下午。

    王希亲自带冉霖去见导演,冉霖有点紧张,但等真正开始试戏,就忘了其他。

    回程的时候他问王希,自己发挥的怎么样。

    王希难得不吝表扬,说他演得很灵。但顿了顿,又补一句,估计这俩都没戏。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坐在公司的商务车里,除了司机,只有他们两个和刘弯弯。

    为方便交流,王希和冉霖一起坐在后排,刘弯弯则老老实实坐在副驾驶。

    车子遇上晚高峰,在路上堵起来没完,司机等得有些无聊,在征得王希同意后,打开窗户,点了支烟。

    淡淡的烟草味道里,一路上都沉默的王希忽然饶有兴味地瞥了他一眼,开口:“我发现你身上有个挺有意思的点。就是你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多想,唯独演起戏来全情投入,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冉霖琢磨了一下这话,好像有点品出来了:“我试戏的时候导演表情不好?”

    “不不,”王希道,“他们对你的戏没意见,但其实压根就不关心你演的怎么样。两个导演都是,中途就想打断你了,估计是碍于介绍人的面子,还有你也一点不跟人眼神交流,就没找着机会,只能让你演完。”

    冉霖诧异:“你是说他们在我试戏之前,就已经决定不用我了?”

    王希耸耸肩,扯了下嘴角:“嗯,主要演员应该已经定好了,试戏只是走走过场。”

    冉霖点点头,再没多问。

    别看王希说的话轻描淡写,像只是简单知会他一下没戏似的。但当场就看出来了,却偏等到现在才说,根本就不符合王希干净利落的性格。所以冉霖明白,她是顾虑到了他的感受,才一路都在想最合适的开口时机和告知方式。

    其实冉霖想告诉王希,自己没那么脆弱。

    王希能帮他争取到这两个机会,肯定是下了功夫的。但一个项目从来都是多方博弈的结果,更何况这种重要的角色,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关系,可能真正掏钱投资的出品人有自己属意或者想推的明星,也可能已经有更强的关系脉搞定了导演。

    “以后这种情况还会有的,习惯就好了。”王希轻叹口气,揉揉太阳穴。虽然劝冉霖习惯,但她自己其实也不太开心,看得透是看得透,不代表不会影响心情,另外最近韩泽那边的事情也多,连日两头跑,让她很疲惫,“后天就是第二次录影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冉霖连忙道,“我就按你说的,做我自己,已经慢慢进入感觉了。”

    王希满意地点点头,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便补充提醒:“记得多跟陆以尧互动,别傻不拉几总跟夏新然抱团,他综艺感太好,你在旁边出不来。”

    冉霖怔住,久久没说话。

    王希没注意到他的表情,提醒完,便向后靠去,闭目养神。

    只剩下一直竖着耳朵的刘弯弯,心情复杂,想回头,又不敢,只能直视前方,胡思乱想。

    车流终于开始移动,司机掐了烟,轻点油门,一点点跟着队伍往前蹭。

    冉霖看向窗外,雾霾一片。

    他看得出神,想得悠远,没一会儿,就觉得雾霾都散了,车流也消失了,天变成湛蓝,马路变成江水,耳边是夏新然的乱叫和陆以尧的快来尝尝我亲手做的米粉。

    不自觉地笑了下。

    冉霖收回远眺目光,仿佛下了某种决心似的,把头重新转向身旁的经纪人:“希姐。”

    “嗯?”王希没睁眼,只轻轻应着。

    冉霖的声音不大,但一字一句平缓清晰:“你不是说让我做自己吗?”

    王希先是皱了下眉头,然后才不甘不愿地睁开眼睛,奇怪地看过来:“你说什么?”

    冉霖知道她刚刚一半元神都梦游天外呢,所以刚才也没把话说全:“我说,希姐你不是让我做自己吗,做自己难道不是想跟谁玩就跟谁玩?”

    王希彻底清醒了,身体不自觉坐直,微眯着的犀利视线在冉霖脸上扫了好几个来回:“你是想告诉我,相比陆以尧,你更喜欢夏新然?”

    冉霖轻轻摇头:“我谁都不讨厌,他们都很好。夏新然待人真,喜怒分明,陆以尧很敬业,不管多匪夷所思的环节和任务,他就是不愿意,也会坚持做完,同样,张北辰友善,顾杰踏实,每一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优点。所以如果你让我做自己,我对他们就不会有偏好,节目环节怎么设置,我就怎么做,该和谁一组就和谁一组,我不会刻意远离谁,更不想刻意抱着谁。”

    冉霖一口气说完,王希却没有急着接话。

    她似笑非笑看了冉霖良久,才冷冷道:“我怎么听着你不像是单纯抗议综艺的事,倒像是埋怨我之前帮你捆着陆以尧炒作了。”

    冉霖沉吟片刻,抬眼迎向王希,不躲不闪,真诚坦荡:“希姐,我能和你说说心里话吗?”

    “当然,”王希想也不想就道,“你现在是我的艺人,你的未来要靠我们两个共同努力,你如果对我都不说真话,那我忙活什么呢。”

    冉霖没想到王希这样敞亮,还以为又要被嘲讽一下才能进入话题呢,本来准备好应对的小心脏也不紧缩了,扑通通欢快地跳:“那我就不藏着掖着了。炒作那件事,我确实有点后悔……”

    眼见着王希不满挑眉,冉霖立刻把后面的话补完:“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也确实从中得益,所以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我就不说了,我想和你聊以后。”

    王希抱起了双臂,洗耳恭听。

    “希姐,我就问你一句话,如果我从现在开始不捆绑任何人,不蹭任何人的热度,就靠自己的努力,能不能起来?”

    漫长的,安静。

    终于,一直看着他的王希淡淡开口:“你想要的‘起来’是什么?”

    冉霖心里一直都有答案:“有工作接,有戏拍,不红没关系,只要演出的每一个角色都能被认可。”

    王希嘲讽地扯扯嘴角:“你不红,人家凭什么给你戏拍?”

    冉霖笑,很浅,从容里透着顽皮:“红有红的戏拍,不红有不红的戏拍,剧组也不是都财大气粗,总还有追求艺术……呃,和性价比的导演。”

    “嗯,”王希仿佛很听得进去地点头,然后道,“现在还在横店的那几个抗日神剧剧组,就特别欢迎你这样的演员。”

    冉霖囧,算是服了王希的毒舌。

    说是掏心,其实他还是藏了几句压心底的话没说。不是不敢说,只是那话连自己听了都觉得幼稚,便不好意外往外拿。

    “行了,别拐弯抹角了,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炒作,想拿作品说话,对吧。”王希一双眼睛看过多少艺人了,从冉霖第一句话开始,她就已经清楚了对方的诉求。

    冉霖惊讶地看向这个妆容精致的女人,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真的还是太嫩。

    王希不跟他客气婉转,既然说了心连心,那就一次性全摊开:“以你现在的资源和条件,想靠作品积累口碑和人气,就等于从零开始。很可能直至你合约期满,也见不到什么效果。公司没有理由放着捷径不走,在你身上做这种一看就很难回本的投资。”

    冉霖沉默。

    对方说的都是实话,实话刺耳,但没办法反驳。

    王希知道冉霖反驳不了,但同样也看得出他的态度:“怎么,还不放弃?”

    冉霖几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动作很轻,柔软,却坚持:“希姐,我签公司两年多了。在机场乌龙之前,我已经很久没有通告,我都做好了转行的准备。所以发生机场那件事的时候我也很乱,一方面我知道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一方面我又觉得哪里不对。我甚至一度希望以后千万别碰见陆以尧,因为这件事做的就是挺不地道,挺过意不去的。”

    “圈里都……”

    “我知道圈里很多人都这样,但我也知道有很多人在兢兢业业工作,拍戏。宣传自己这件事没有毛病,哪怕把一分的演技夸成十分,只要我自己不心虚,那吹上天我都乐意。但炒作别人蹭别人热度和人气这件事,不对……再多人做,也不对。”

    王希啧啧两声,虽然有准备,仍然诧异于冉霖的坚决:“陆以尧是不是给你下什么降头了,你真成他铁粉了?”

    冉霖被王希的脑洞搞得哭笑不得:“我和他说的话两天加起来都没超过十句。”

    王希不解:“那你怎么就忽然良心发现了?”

    “不是突然的,”冉霖算是把自己的心路历程都亮出来了,“刚开始就挺过意不去,但那个时候我毕竟不认识他。后来就到了录节目,一连两天,他连看都不怎么看我,我简直想把他拉到没人的地方道歉了……”

    “你道歉了?”王希讶异。

    “没,人家根本就不给我机会,能躲我多远就躲我多远。”想起陆以尧反感的眼神,冉霖觉得罪有应得四个字根本就是为自己准备的,“这才一期,后面还有七期,我要是按照你说的继续蹭他,那这朋友就彻底没得做了。”

    “年轻人,你想太多了,”王希无奈叹息,“没人想和你这种小咖做朋友。”

    冉霖道:“行,不做朋友,那八期下来也是熟人了,我真的蹭不下去。你如果非让我继续和他互动,我保证我在镜头前的所有表现都会尴尬到死。”

    王希足足看了他有一分钟,最后翻个白眼,疲惫叹息:“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红不起来了……”

    冉霖特认同地点头:“我也觉得自己特别幼稚。”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