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此为系统防盗章, 订阅比例达标后即可正常阅读最新内容。  寻找信物的获胜者是张北辰, 并且因此直接获得进入本期山水初恋最终评选的资格。

    还是老样子,不给午饭,直接进入下一环节。

    五个人已经习惯了,或者说是认命了,毫无反抗地跟着节目组来到一条安静的柏油小路旁边, 而在那里, 已经有五辆自行车在等待。

    “接下来, 我们会发给大家一张路线图, 终点就是我们下一个环节的活动地点,男神们需要按照路线,骑车前往。当然,骑行中也可以欣赏古镇美景嘛。由xxx冠名播出的《国民初恋漂流记》,现在进入最终决选环节,男神们,gogogo!”

    女主持已经精准领会到了自己串场+的定位,所以播完立刻出镜, 把舞台交给嘉宾。

    五个人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 虽有新仇旧怨,但在眼下这种状况里,只觉得都是难兄难弟,全能做彼此的天使。

    “走起吧。”顾杰随手推过一辆自行车,身体力行告诉伙伴们, 人得认命。

    五辆自行车长得一模一样,没什么可挑选的。

    于是转眼间,就人手一辆了——除了夏新然。

    他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咬着嘴唇怒视自行车,仿佛那不是代步工具,而是今生宿敌。

    男星们已经开始研究路线图,只有冉霖多看了这边一眼,才发现夏新然的异常。

    “怎么了,”冉霖推车走过来,疑惑道,“怎么不去取车?”

    夏新然憋了半天没出声,直到冉霖担心地想第二次开口,他才先一步气鼓鼓道:“好啦好啦我就是不会骑,你咬我啊!”

    说是气鼓鼓,实则更多的是羞赧。

    冉霖愣了下,才明白他的意思,当下乐出了声。

    夏新然眯起眼睛,双眸迸射出“我就知道你会嘲笑我”的仇恨的光。

    “对不住对不住,嗯,不笑了。”冉霖费了很大劲才正色回来,想了想,又劝了一句,“这没什么的,有的人一辈子都学不会吹口香糖呢。”

    夏新然很认真地看他,满脸绝望:“我并没有感到安慰。”

    冉霖有点愧疚,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可能会被黑自己加戏,或者多管闲事,但爱谁谁吧,王希让他做自己,他挺喜欢这个建议。

    四下张望,终于捕捉到了总导演的身影,冉霖立刻停好自行车,快几步跑过去问:“施导,夏新然不会骑自行车,我看路线图还挺长的,实在不行就让他坐节目组的车吧。”

    总导演没想到冉霖会突然跑到自己这边来给夏新然说情,一时间有点懵。

    冉霖也没催,就耐心等待。

    总导演终于捋清思路,同时也坚定了立场:“不行。你们现在漂流记的世界里,和我们节目组是平行世界,我们不能干预你们世界里的任何进程。”

    冉霖黑线。导演,你会不会太入戏了?而且之前是谁把手伸进平行世界给夏新然和陆以尧开的小马达?

    当然这些只能在心里吐槽。

    冉霖真正说出口的是:“那总不能让夏新然走到终点吧,录影时间也不够用啊。”

    说话间夏新然已经过来了。

    发现冉霖是在为自己争取福利,有点意外,也有点感激。

    其实夏新然小时候学过自行车,但天生平衡能力差,怎么学怎么摔。

    人家是摔摔就会了。

    他是摔摔就废了。

    后来腿上打了几个月石膏,家里人再没敢让他学。

    但现在讲这些,总有卖惨嫌疑,而且都这么大人了,还拿小时候的经历说事儿,他也有点抹不开面子。故而索性不多解释,反正就一句话,我不会骑。

    冉霖说的事情也是导演组担心的,总不能因为一个不算太重点的环节影响后面的录制。

    但这才第一期,要是一遇上难题就开后门,未来其他嘉宾也可以说这个我不行,那个我不会,到时候节目还录不录了。

    这厢总导演左右为难,那厢冉霖却忽然灵光一闪:“施导,我有一个折中的法子!”

    十分钟以后,神通广大的节目组弄来了一辆双人自行车。

    其实来的路上冉霖就看见有情侣游客在骑双人车了,料定周围有租这样车的地方,只是看过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夏新然这事一出,才后知后觉地想起。

    “我说了我不会骑车……”夏新然看着冉霖推着双人车走向自己,下意识往后退。

    冉霖叹口气,跟劝孩子吃药似的:“平衡不用你,方向不用你,你就负责蹬腿,不会?”

    不远处的陆以尧、张北辰和顾杰已经在节目组推来双人车的时候,就笑岔了气。

    尤其顾杰,恨不能捶地了。

    夏新然气愤地瞪了这帮没良心的伙伴好几眼,心一横,不争馒头争口气!

    “你可一定扶住了……”可惜声音是与决心完全不相符的弱弱颤抖。

    坐在前座的冉霖忍俊不禁,双脚踩地,让自行车身微微倾斜,但又不会斜到坐不住的程度,然后用力扶稳车身:“赶紧上来吧。”

    夏新然一条腿跨过去,坐到后座上,双手紧抓后车把,酝酿半晌,才下定决心似的:“好了。”

    冉霖抬脚踩上脚蹬,一个用力,自行车便平稳顺滑地前行出去。

    夏新然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用管,脚蹬就转起来了,他只需要跟着一起踩,而且完全不用担心自行车失衡,简直不要太嗨皮。

    眼见着伙伴双丨双丨飞,还在看热闹的三个人对视一眼,晕,被抢跑了!

    跟拍摄像们是最辛苦的,艺人们一动,他们就要立刻进入早已准备好的跟拍车,这边司机降速到跟自行车差不多的程度,那边继续透过车窗跟拍。

    冉霖已经不去想自己的孙大哥在何方了。

    蓝天,白云,安静的古镇。

    除了吹在脸上的风有点冷,再没任何不完美。

    有多久没这样悠哉了。

    骑骑车,看看景,吹吹风。

    冉霖发现,一旦换了心态,看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景色还是那样美的景色。

    但心情可以飞得更高更远。

    “往左往左——”夏新然忽然大声提醒。

    冉霖回过神,立刻调整车头,赶在进入岔路之前,拐了弯。

    “你都不看路线图的?”夏新然不太满意地咕哝,他可是从启程就把路线图按在车把上研究。

    冉霖又好气又好笑:“你是怎么做到一边享福还一边抱怨小福神的。”

    夏新然也囧:“你是怎么做到不经我同意就自己给自己封神的。”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贫,到最后都给自己说乐了。

    笑完,夏新然忽然正经道:“你别粉陆以尧了,粉我呗。”

    冉霖一脚差点蹬脱,莫名其妙地回头看他,但因为还得看路,只能草草瞅一眼便又转回头来。

    夏新然不以为意,身体前倾,凑近同车人的后脑勺,捂住胸麦用只有他俩能听见的声音道:“你没发现他不乐意让你蹭热度嘛。我乐意,真的,我觉得你这个人挺够朋友的。”

    冉霖没想到夏新然会说破蹭热度这件事。

    而且是直截了当点明陆以尧的态度。

    虽然都是圈内人,稍微想想也能猜出陆以尧的心情,但这是对着摄像机啊。

    结果又回头看一眼,正瞅见夏新然松开捂着胸麦的手。

    冉霖恍然,果然能在娱乐圈里闯出来的就算傻白甜,也知道什么是不能越的红线。

    但平心而论,夏新然是真甜,甜到冉霖有点希望有这么个弟弟了。

    脚下用力将自行车蹬得更快,冉霖在呼啸的风里带着笑意大声问:“为什么不是你粉我——”

    谈话的前提被隐去,后续的交流就不用捂着了。

    夏新然大大方方回答:“我比你人气高啊——”

    “这和人气没关系。一万个人都粉你,也不妨碍你粉我,你不是觉得我够朋友吗——”

    “那行,回去我就关注你——”

    冉霖脚下一顿,感觉心里某个地方烫了一下,然后慢慢地,点点热气弥散开来。

    第三次回头看夏新然,这一次,冉霖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柔软,带着笑意的嗓音温暖迷人:“坐好了,哥哥带你飞。”

    突来的提速猝不及防,夏新然差点被脚蹬子打了腿。

    “悠着点啊!你当你在环法自行赛啊——”夏新然忽然有种上贼船的后悔。

    冉霖咧开嘴,觉得连冷风,都舒服起来了。

    熬过最开始的生疏,进入路程中段时,夏新然就慢慢找到节奏了,也有点能体会骑行的乐趣了,故而迫不及待和引路人分享:“冉霖——”

    逐渐默契起来的相处让冉霖不用回头都能通过夏新然的语气想到他现在的表情,肯定是一脸期待,就等着被召唤者回应,好开启他又不知道开了什么脑洞的话题。

    “嗯?”冉霖兴味盎然地回应。

    他现在有点摸清楚夏新然的套路了。这人虽然看似口无遮拦,但实际上走的就是魔性人设。永远随心所欲,永远不按套路出牌,但又很神奇地能让路人和粉丝接受他的性格。有些话别人说就是没大脑,他说却成了喜感。也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公司也默许他自由发展;也许这里面有一些表演成分,但演得久了,太真了,说不定也就跟性格合二为一了。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女生都喜欢坐在自行车后面了,”得到回应的夏新然立刻抒发自己新获得的感想,“不用费心看路不用费劲保持平衡,只管看看美景吹吹小风,完全就是一种享受啊……”

    冉霖被逗得再忍不住,直接吐槽:“你能不能正视自己的责任,你是要在前面骑车的那个,你的小天使们都等着坐在你的后座呢,你就这么让她们幻灭?”

    “为什么要幻灭,她们爱的就是真实的我。”说着夏新然忽然松开车把,飞快地对着旁边同步跟拍的车窗摄像机镜头比了个心的手势,“我也爱你们。来,比心!”

    冉霖佩服死他的什么梗都能接什么话都能圆了。

    有些人自带综艺感和观众缘,这是天赋,没辙。

    但,他实在不想让这人再嘚瑟下去,不然自我感觉良好得要上天了……

    “我没什么粉丝,那就只能把爱送给观众了,”冉霖毫无预警地松开车把,也对着镜头来了个和夏新然一样的手势,“我爱你们,比心!”

    夏新然慢半拍才意识到冉霖彻底松开了对自行车的控制,当下嗷一嗓子:“车车车车——”

    冉霖的手势只是既短暂的一瞬。

    夏新然没嚎完,他就已经重新稳住自行车了,只是笑得前仰后合。

    冉霖很少恶作剧,所以偶尔来一次,收获的乐趣绝对是翻倍的。

    这也是节目录制到现在,他第一回感受到纯粹的开心。

    夏新然终于在驾驶员的笑声里意识到自己被整了,但自己在人家车上,总不能为了报仇同归于尽,只得仰天长嚎,洒下一路咆哮。

    顾杰和陆以尧就是全程听着魔音超车的。

    前者极力忍耐,但不受控制的面部肌肉还是出卖了他。

    没办法,两个男生骑双人自行车的景色真是独一无二的美,他怎么看着都想乐。

    后者倒是低调了许多。

    确切地说是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只专注前方路况和手里的路线图,直接就骑了过去。

    然而来到终点“拓展训练营”的时候,顾杰第一,冉霖和夏新然第二,张北辰第三,陆以尧第四。

    一打听,原来是陆以尧走错了路,绕了半天才绕回来。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没客气,最终笑成一团。

    众叛亲离的陆以尧有点后悔昨天晚上挨家挨户亲手送米粉了。

    “这里是由xxx冠名播出的《国民初恋漂流记》,现在我们已经来到这一期山水初恋的最终决选现场,男神训练营!各位男神已经看到,我们现场摆了很多拓展训练的道具和器械,同时也应该看见在你们前面的桌子上,有各种美妙的黑暗料理……”

    不用主持人介绍,五人已经从色香味里窥见到了有多黑暗。

    何况这些料理前面还摆着偌大的名牌。

    超级柠檬苦瓜汁,芥末竹筒饭,圆白菜牛油果泥,变态辣米粉……

    看名字,就感觉嘴里不是味。

    “这一环节的规则呢,就是男神们按照刚刚抵达的顺序来抽取你们需要完成的任务,当然只有抽完了才能看见任务的名字哦。男神们可以选择挑战任务,或者放弃任务,挑战任务成功,获得山水初恋的决选资格,挑战任务失败,或者直接放弃任务,那就需要品尝一道黑暗料理。并且,品尝哪一道料理是由其他男神帮你决定的,另外,已经被品尝过的料理不能再次指定。”

    “下面,抽签开始!”

    顾杰第一个抽,冉霖第二个,夏新然第三个,张北辰和陆以尧殿后。

    “请男神们悄悄看一下自己的任务名字,但不要告诉给别人。”

    随着主持人的提醒,冉霖悄悄翻开道具纸,上面写着“信任背摔”。

    “好,现在把任务纸条扣过来。”女主持说着来到顾杰旁边,“大家还记得昨天的冠岩大冒险吧,说好的优胜者在今天会有一项特权。那么现在特权公布,就是我们的顾杰可以有一次与别人交换任务的机会,请你慎重考虑是否要换。”

    顾杰默默把任务纸重新反过来,上面四个灵动彩色字——顽皮纸片。

    怎么看,都感觉不怀好意。

    “换。”沉吟再三,顾杰做下决定。

    “好的,”主持人当然喜欢这样的反应,游戏嘛,变数越多越有效果,“那请你依次查看其他伙伴的任务纸条,选择想要更换的对象!”

    明明是游戏,可当顾杰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冉霖竟有点兴奋。

    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感觉还是高中班级联欢会的时候,玩击鼓传花,输的人要上前表演节目。冉霖不怕表演节目,但当那朵花传到自己手里时,他的感觉就像真碰着炸弹一样,恨不得第一时间丢出去。

    其实无关游戏的内容和最终的惩罚,就算改成丢手绢,也是一样的。

    人都有童心。

    只要全身心投入进去,再幼稚的游戏,也能调动起热情。

    可惜,顾杰好像对他的任务不太感兴趣,只匆匆看一眼,便继续往前走。

    下一个是夏新然。

    他似乎不太喜欢自己的任务,所以顾杰过来的时候,他的眼神里闪烁着些许期待。

    顾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的任务条一会儿,最终,再次越过。

    夏新然难掩失望。

    那厢顾杰已经迅速看完了张北辰和陆以尧的,然后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对着女主持道:“我跟夏新然换。”

    幸福来得太突然,夏新然的表情一下子就亮了。

    就像灯泡忽然通了电。

    “加油。”更换任务条的时候,顾杰真心道。

    夏新然点头如捣蒜,第一次发现这位伙伴其实人不错:“嗯嗯,你也是!”

    交换过后,顾杰立刻公布了自己从夏新然那里换来的任务——限时攀岩。

    夏新然没那体力,所以看见任务就皱眉,但对于喜欢健身的顾杰来说,却是小菜一碟。

    不算太难的攀岩墙,限时二十分钟,顾杰十四分钟就搞定了。

    下来的时候还对着主持人道:“其实你们下次可以把任务设置得更难点。”

    主持人乐得花枝乱颤。

    四位伙伴的目光差点把他烧成灰烬。

    接下来是冉霖的信任背摔。

    其实也不难,就是拓展训练中最常见的,一个人反向站在高台上,下面几个伙伴用手臂搭成网,然后高台上的人后仰倒下,最终落在伙伴的臂弯里。

    看着一点都不惊险。

    但往后落的一刹那,还是需要勇气以及对伙伴的信任。

    冉霖念书的时候和同学玩过这个,故而看字条的时候,心里就有底了。何况节目组担心出意外,还在四个人的脚下铺了软垫。

    比顾杰的攀岩还没有什么看头。

    冉霖一个后仰,落到伙伴手臂上,前后不过两分钟。

    然后就到了夏新然。

    “其实我没太看懂任务,”漂亮的脸蛋上满是茫然,“顽皮纸条……是啥?”

    忍耐多时的女主持终于眉开眼笑,从黑暗料理旁边的另外一张桌子底下拿出两个纸托盘,一个里面都是纸片,一个里面空空荡荡,分别在长桌两端放好。

    然后她带着夏新然来到都是纸片的托盘面前,公布任务内容:“顽皮纸片,就是需要你在九十秒之内,用嘴吸的方式将托盘内的纸片都运送到另外一边的托盘里。”

    夏新然好半天才消化这个规则,然后,就炸毛了:“为什么到我这里就画风突变啊——”

    不怪夏新然炸,之前的限时攀岩,信任背摔,一看就是拓展训练的内容,符合环节设定。

    但这个嘴吸纸片是什么鬼。

    其他男星已经笑得肠子打结,光脑补,都能想象出那画面有多美。

    顾杰很厚道地没有笑,只是在心里长舒一口气,并暗暗给自己的英明决定点了个赞。

    夏新然叹口气,认命地看向女主持:“我准备好了,你开始计时吧。”

    不料女主人忽然摇头,水汪汪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怀好意:“我刚刚还没把规则说完呢,你需要在剩下的伙伴里选择一位,帮助你完成这个任务。”

    夏新然:“啊?”

    顾、冉、陆、张:“……”

    女主持终于心满意足,拉响了最后的手榴弹:“你需要用嘴将纸片传给和你搭档的伙伴,然后再由那位伙伴用嘴将纸片放到托盘里。”

    上一刻还在嬉笑的三位男星彻底懵逼,另外一位没笑的也悄悄靠近他们,四个感受到了恶意的灵魂簇拥在一起瑟瑟发抖。

    夏新然懵懂的目光扫过四位伙伴俊朗的面庞。

    四位伙伴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死也不接信号。

    夏新然微微眯起眼睛,心中有了定夺:“顾杰……”

    冤有头,债有主,顽皮纸条有出处。

    顾杰不冤。

    其他三个人如释重负,恍若劫后澳门葡京网上娱乐。

    顾杰脸色黑下来,很好,节目组还可以更坑一点。

    夏新然也不愿意跟一个大男人嘴对嘴,哪怕是隔着纸片的,但看了眼那些奇怪的果汁和食物,他真的宁可来假吻啊。

    “我拒绝。”顾杰也知道自己不冤,但他是真的说服不了自己来这个。

    夏新然没料到情况突变,想也不想就嚷:“你不能拒绝!”

    顾杰摊手:“为什么不能,我选择黑暗料理。”

    夏新然崩溃:“和我玩游戏还不如吃黑暗料理吗!”

    顾杰歪头看了看他,微笑:“你可能不会喜欢我的回答。”

    夏新然彻底生无可恋了,但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问主持:“我能换人再选一次吗……”

    女主持温柔摇头。

    夏新然扒着桌子边瘫坐到地上:“顾杰,我恨你——”

    后者已经对这种幼稚的恨意完全免疫了,干净利落拿起剩下三人指定的芥末竹筒饭,几口就扫光光,狼吞虎咽的潇洒堪比慷慨就义。

    许是考虑到夏新然身心受创,在冉霖的提议下,张北辰和陆以尧都同意,选看起来最容易接受的柠檬苦瓜汁给他。

    再难喝,憋着气一饮而尽也就是了。

    没辙,夏新然只能吞下人生中最苦涩酸楚的一杯酒。

    张北辰的任务是两分钟内障碍跑,身手灵活的他轻松完成。

    接着陆以尧亮出了自己的任务——高空断桥。

    所谓高空断桥,通常是在距离地面八米的高空搭起一座独木桥,但是桥中间断开,约留出一米二到一米四左右的空隙,过桥人需要从这边桥板一步迈到对面桥板。

    平地上一步跨出去一米多不算难事,但在高空,尤其独木桥还非常窄的情况下,确实就比较考验心理素质了。

    不过说到底,都挂着安全绳呢,就算踩空,也不会真有什么危险,所以就和冉霖的信任背摔一样,象征意义大于实际的操作难度。

    刚进入场地,冉霖就看见立在旁边的断桥了,所以当最后一个陆以尧打开是断桥任务,他一点都不意外。

    但夏新然就真的恨不能用双手双脚表达抗议,毕竟所有的项目都是拓展项目,只有他的怎么看都像彩蛋,这不是坑爹吗!

    结果就在大家都被夏新然搅和得乐不可支时,陆以尧忽然发声:“我选择黑暗料理。”

    场面骤然安静下来。

    刚刚还在嬉闹的四个人愣在那里,都觉得陆以尧有点莫名其妙。高空断桥,其实不是太难的挑战,就算陆以尧担心自己完不成,试都不试就放弃,也太快了吧。

    旁边围成一圈的节目组人员也大感意外。

    如果此情此景下说这话的是开心果人设的那种艺人,那可以理解,做效果嘛,拓展训练哪有吃黑暗料理好玩。

    可怎么看陆以尧都不像牺牲自己给节目做效果的那种人。

    包括他现在的表情,都特别严肃认真,好像他选的不是黑暗料理,而是某种人生抉择。

    “你确定?”主持人不相信地又问了一遍。

    陆以尧嘴唇抿成直线,坚定点头。

    女主持无奈摊手,但转瞬就换上热络神情,转向剩下四位:“男神们,别客气了,给伙伴选一款料理吧。”

    四位男星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向某一个神秘方向伸出手指,动作整齐划一,声音铿锵有力——

    “变态辣米粉!”

    全场哄笑。

    连总导演都背过身,肩膀一个劲的抖。

    陆以尧绝望。

    昨夜那一张张被自己叫醒的睡眼惺忪的脸有多绝望,合起来就是他现在的殇。

    所以说啊,人真的不能做坏事,哪怕只做一件,报应也会跟着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小伙伴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流星麻麻(x5)、我是你的小狼狗、、にのあい、跃然、喵~、一饼饼、itachi、厉害了word哥、友力五菱曾智芳、琥珀沙、兔砸、二食堂的包子⊙▽⊙、mimiya、海贼小七、silvia、索索soso、安寻、三零17、江上鸽、ashado…、三零17、蹦蹦哒哒、逤ㄕ绞(x4)、大脸猫、血染花鸡蛋、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刷新、可星雨、go鱼飞go、圆滚滚、禾小平、苏一卡_都退下_好挫啊、sorel、chacha、枂見、啃夜的小狐(x2)、落花、胖马啊喂(x2)、胖马啊喂、阿阿阿阿橇啊、一坨一坨、撒旦的印记、肆夏如风、一根甜玉米o3o(x2)、紫衣(x2)、ploy、楚哥儿、嗷嗷嗷嗷嗷、商楼、假装是百香果、?可乐、alpha、橙槿槿槿槿、sherlly、皓月松间、yuangungunzd的地雷!

    感谢549043275、非然、晓玥的手榴弹!

    感谢良药苦口的地雷+手榴弹!

    感谢fellow1212的地雷(x2)+手榴弹(x2)!

    感谢小野姬的火箭炮+浅水炸弹!!

    松露玫瑰是吃货的深水鱼雷!!

    爱你们么么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