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来啦~~

    此为系统防盗章, 订阅比例达标后即可正常阅读最新内容。  于是这六十天他除了抽空去录制了一次节目主题曲, 剩下的时间都用在健身了。

    按照王希的说法,你可以是国民弟弟,可以是国民男友,也可以是国民老公,但你首先是个男明星, 就算脸长成妲己, 脱掉衣服也不能是弱鸡。

    冉霖太瘦了。

    虽然整体还是翩翩少年, 但多少透出一些单薄。

    王希给他制定的健身计划是——适当增肌。整体形象依然保持明媚少年, 不需要肱二头肌撑破袖子或者腹肌块块分明,但要线条紧实,阳光健康。

    冉霖很听话。

    于是虽然辛苦,但看着自己在汗水中体态越来越好,体能越来越棒,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录主题曲那天正好是平安夜。

    主题曲这种事情,基本上每个人单唱一遍,最后一合成就行了, 省时省力, 更不用非要协调全部节目嘉宾的档期凑到同一天来录。

    陆以尧、顾杰和夏新然已经分别录完了。

    只剩下他和张北辰。

    张北辰所在的电视剧剧组一直在赶工, 迟迟没给他假,直到平安夜前一天杀青,转天便急急忙忙过来了——再晚,节目组的终极宣传就不能如期放送了。

    冉霖是所有嘉宾里时间最好调配的,哪天都行, 于是一直等着节目组的安排。

    节目组估计也是图省事,不愿意单独为他录一天,索性拖到张北辰来,才通知他在同一天过去,这样只需要动一次设备,成本低,效率高。

    冉霖没二话,当天一早就赶过去了。

    录音室的准备工作还没就绪,这让王希不太高兴,但仍压着不满陪冉霖等。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准备工作完毕,张北辰也到了。

    “实在抱歉,来晚了。我们北辰昨天半夜才从剧组回来,实在是身体有点顶不住。抱歉抱歉。”

    张北辰的经纪人武雪峰是个面相很和善的中年男子,四十多岁,大家都叫他武哥。个子不高,微胖,圆脸,带着金丝边的眼镜,对待同行和媒体都是笑着的时候多,黑脸的时候少。

    张北辰跟在他身后,裹着羽绒服没出声,但脸上全程挂着歉意的笑。

    大家也看得出来,鸭舌帽下面的那张脸确实满是疲惫,连帅气度都被打了折扣,显然没怎么休息好。

    一进来就道歉,何况客观上讲也根本没有耽误节目组的时间——录音室才就绪,所以工作人员们打个哈哈,便过去了。

    录音师催着明星们开始,冉霖来不及跟张北辰寒暄,便双双被赶鸭子上架,送进了录音棚。

    录音棚内的部分镜头也会剪到mv和花絮里,但毕竟是录主题曲,不是演戏和做节目,造型太过反而刻意,所以他俩的穿着都比较休闲随意。

    “听说你提前两个小时就到了,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

    冉霖刚要戴耳机,就听见了身边人带着磁性的和缓声音。

    张北辰抵达之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跟自己道歉。

    冉霖惊讶转头,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位合作伙伴。

    张北辰英俊帅气,身材颀长,比一八零的自己还要高出不少,目测起码一八四。整个人很阳光,特别像大学里那种叱咤风云迷倒万千的篮球队长,燃烧青春,挥洒汗水,带着兄弟往前冲的热血男儿。

    “没有,是我来早了,”冉霖连忙摇头,语带深意道,“你知道的,我档期比较……自由。”

    张北辰愣了下,才听出冉霖在自黑,扑哧乐了,态度也随意许多:“机场的事我在网上看见了,挺逗的。”

    冉霖囧,尴尬得恨不能用涂改液抹了黑历史:“咱们能跳过这一段吗……”

    张北辰被他眼里的可怜兮兮逗得再忍不住,哈哈大笑。

    录音师看不过去了,凑到麦前提醒:“帅哥们,开始了啊。”

    说完紧盯着棚里二位戴上耳机,立刻起了前奏。

    最终这首歌谁唱哪一句,那是后期的事,录的时候,就是张北辰a段,冉霖b段,然后一起和副歌。

    冉霖念大学的时候人称外院歌王,每年晚会都得出个独唱节目,各种校园歌手的比赛也没少参加,虽然和专业歌手比不上,但绝对是一嗓子就能让人耳朵醒一下的那种。

    加上这首主题曲,他已经练得滚瓜烂熟,天天健身房里单曲循环,弄到最后教练都求放过,说实在非要听你能不能换个隔音好点的耳机。

    所以伴奏一起,冉霖就进入了状态,声音干净温暖,偶尔还能感觉到运用一点点小的气息。

    这让整个录音团队都颇为惊讶,对他的态度也积极许多。

    相比之下,张北辰的大白嗓就有点让人皱眉。不知是没休息好,还是天生就不擅长音律,声音紧得厉害,几个高音要么破音,要么嚎不上去干脆不出声,更要命的是歌词还总错。

    一连录了几遍,都被录音师叫了停。

    原本想把两个人放一起,一遍走完,结果还不如先让冉霖独唱一遍,回头再调丨教张北辰。

    眼看就到中午了。

    张北辰很辛苦,录音团队也很惆怅。

    王希一言不发坐在那里一个上午,脸色越来越黑。

    冉霖瞄过去一眼,心里求爷爷告奶奶地祈祷希望她不要爆发,哪怕一直当个生人勿近的冰雕呢。

    微妙的低气压持续到大包小包的外卖到来——武雪峰擅自做主,帮所有人点了午餐+下午茶。当然,钱是他来付。

    煲仔饭,虾饺,烧麦,蒸排骨……所有恩怨都在港式茶餐厅般其乐融融的氛围中一笔勾销。

    再闻闻咖啡,瞅瞅蛋挞,总觉得张北辰的大白嗓也没那么不可饶恕。

    不过没等录音团队重新上阵,冉霖先走到一直郁闷坐在角落的张北辰身边,将心比心地指导起来。

    “副歌最高的那句‘有光在远方’,你不用非拿真嗓子往音准上喊。有时候越担心上不去,越容易出错,你就把这个字正常唱起来就行,哪怕低几个音”

    张北辰疑惑:“那不是跑调了吗?”

    冉霖用余光瞥了录音团队一眼,见众人仍在大快朵颐,才放心地压低声音道:“只要出声,歌词别错,跑调完全不用怕,他们可以修的,而且后期一混音,都动听着呢。”

    张北辰的表情还是不太放心。

    出道到现在,他就没正经录过歌。选秀的时候表演才艺也是街舞,一到集体合唱,他就负责rap,所以不是很懂套路。

    “放心啦,我也不是每个音都准,后期都要修的。”冉霖想了想,又补充,“你其实就是紧张,总惦记那一句,结果倒把其他词唱错了。所以你只要放轻松,把所有歌词顺下来,肯定没问题。”

    张北辰有点被说动了:“真的没问题?”

    “安啦。”冉霖拍拍他肩膀,然后想到什么似的,又乐了,小声道,“你以为最后把我们俩和他们三个分别唱的副歌合到一起,就浑然天成啦?除了音准,还有节奏和咬字呢,别说这一句最高音,就是其他音不高的地方都不可能百分百合拍,绝对一听就是五重唱。”

    张北辰脑补了一下未来的“和谐画面”,豁然开朗,周身轻松。

    “谢啦。”张北辰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准备去吃被自己的郁闷忽略的午饭。

    已经吃完饭的冉霖晃晃手里的奶茶,灿烂一笑:“该是我谢你,超级好喝。”

    待张北辰走远,王希才过来坐到冉霖身边,似笑非笑:“没看出来,你还是个爱心大使。”

    冉霖直觉王希现在心情很糟糕,就等着谁冲过来让她扔几个霹雳雷火弹,故而只嘿嘿傻笑,死也不接话茬。

    王希淡淡看他一眼,没再穷追猛打。

    冉霖别过脸,冲着墙壁祈祷,赐个男人收了这姐姐吧。

    下午的录音十分顺利,录音师惊讶于张北辰的状态变化。没等他调教,对方已经像卸下了千斤重担,声音也不紧了,词也不错了,虽然最高音那句各种跑掉,但没破音,没失声,完全在后期技术可补救的范围内,真是让人欣慰得老泪纵横。

    不到四点,提前收工。

    临走前,张北辰主动跟冉霖加了微信。

    这是冉霖朋友圈里第一个主动加他的梦无涯以外的艺人。

    之前拍戏,都是他上赶着加人家主演,结果加完了也没互动,偶尔还会遇见设置不让他看朋友圈的,实在是提起来都心酸。

    未来合作伙伴的四分之一,已经建立了良好关系,冉霖觉得这样的开始是个好兆头。

    离开录音棚,王希绷着的冰块脸终于露出急切,一个劲儿让司机快点往公司开。

    冉霖不记得今天还有什么其他任务需要在公司完成,但也没问,乖乖当个哑巴。

    结果一回公司,就听说韩泽已经在王希办公室里等了大半天,而且情绪非常不好。

    冉霖这才明白,王希这一整天的低气压,与他的录音效率无关。不,她整个心思可能根本就没在录音室,从被告知韩泽在等她那一刻起,已经飞回了梦无涯。

    一个人气正盛,一个前途未卜,共用一个经纪人,谁都知道要先紧着哪个。

    冉霖能理解。

    但人心都是肉长的,难免会有落差。

    王希一进办公室就先放下了百叶帘,里面发生生么,外人再无从得知。

    冉霖从自己包里摸出一袋速溶豆浆粉,去茶水间找了个纸杯,用热水冲开。

    豆浆的香气有限,但足够冉霖松弛下来。

    茶水间的门忽然被轻轻推开,一个年轻小姑娘蹑手蹑脚地走进来。

    冉霖以为她要冲咖啡,便让开位置。

    不想小姑娘关好门后,径直走到他面前,而且是越靠近,脸颊越红,到最后已经成了红艳艳的苹果。

    “那个……我特别喜欢你演的令狐小刀能给我签个名吗!”姑娘一口气说完,头也不敢抬,只伸手递出一支笔和一张空白明信片。

    冉霖疑惑地接过来,翻到正面图案,竟然是令狐小刀的剧照!

    什么时候自己的角色也有周边了?

    “我、我太喜欢了,就网上定做的!”姑娘见他迟疑,立刻反应过来,连忙解释。

    冉霖总觉得这个姑娘很眼熟,起码不是公司新人。

    如果天天在这里上班,不可能这么长时间才找着让自己签名的机会。

    那答案就一个。

    姑娘不是新员工,但是自己的新粉丝。

    微博里粉丝增加和现实里遇见新粉,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

    后者比前者的真实感和冲击力都要强得多。

    冉霖知道这样挺傻,但他还是开心得想转圈。

    当然在粉丝面前还要保持形象,所以他拿起笔,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得连眼睛都没了:“只要签名,不要祝福?”

    姑娘正翘首期盼,突然被问这么一句,有点傻掉:“啊?”

    冉霖最终还是把眼睛笑成了缝:“除了签名,你不想让我写点什么话吗?”

    姑娘终于反应过来,难以置信地惊喜:“可以吗?”

    冉霖点头:“当然。”

    姑娘继续问:“什么都可以吗?”

    冉霖玩笑道:“诅咒不行。”

    姑娘也被逗笑了,终于鼓足勇气:“我想你写‘我爱陆以尧’!”

    冉霖:“……”

    姑娘:“你不是他的铁粉吗?”

    冉霖:“嗯!”

    建立起来的人设,泼出去的水。

    傍晚的时候王希和韩泽才从办公室里出来。

    显然两个人达成了某种共识,脸色都好看了许多。

    看见冉霖还在等,王希先是一愣,然后才破天荒有点抱歉道:“不好意思把你忘了。这边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记得明天按时健身。”

    冉霖囧,有点郁闷,但更多的是无奈。

    当天晚上姑娘就发了微博。

    虽然只是一个无名小号,却还是引来了三千多条评论。

    一开始都是cp粉在下面激动捂心。

    可是渐渐地,就出现了大规模的陆以尧粉。

    相比最初机场乌龙和云章x令狐小刀视频时的克制,陆粉好像终于在真人cp这里耗光了所有修养,各种不满和谩骂集体出笼。

    吓得姑娘没多久就删了微博。

    这场不大不小的风波才算平息。

    但围观了全程的冉霖却隐隐觉出不安。

    终于,一月十日,录影在即,真人秀节目组扔出重磅炸弹——主题曲发布+第五位嘉宾揭开神秘面纱!

    五个男明星都转发了节目组的微博,但彼此之间尚未开启任何互动。

    那一晚上冉霖微博涨了几万粉。

    但新增加的大几千条评论里,百分之七十都是骂他蹭热度卖腐的陆神粉和嘲讽他根本配不上国民初恋名号的节目路人粉。剩下百分之三十,一部分选择观望,一部分死守cp大旗,萌到倒地不起。

    一月十五日,期待与吐槽齐飞的超热度讨论中,首期节目开录,地点,桂林。

    其实这一整天他坐在公司会议室里就干了一件事——发那条圈了陆以尧的微博。

    剩下的时间都在等待陆以尧的回应。

    奈何陆以尧实在太沉得住气,于是下午四点多,还有其他事情要做的王希便在叮嘱完之后,放他回了宿舍。

    王希叮嘱的事情有三件,信息量其实挺大的,但似乎料定他能够听懂领会,对方只言简意赅说了一遍——

    “第一,最近这段时间,一切与微博有关的操作,都要等待公司授意,绝对不可以自由发挥更不能放飞自我;第二,明天公司会安排你去韩泽的剧组探班,届时会有一个同样在探班的八卦娱乐资讯节目现场对你短采访,机场的事肯定会被问到,你最好提前有个准备,打打腹稿;第三,以后你的通告事宜由我接手,我可能没办法像康回那样天天围着你转,但我们本来也不需要成为一家人。你只要记住,我能让你红,就行了。”

    艺人和经纪人是什么关系?

    如果这个艺人足够红,那么他的经纪人是为他服务的。

    如果这个经纪人比艺人还红,在这个靠资源靠人脉的圈子里刷脸比艺人还好使,那对不住,人家是来带领你奔小康的,让你种水稻,你就得弯腰插秧。

    “看微博了吗?”六点零二,陆以尧微博刚发出两分钟,王希的电话就进来了。

    冉霖正在淋浴洗澡的攻坚阶段——洗头。幸而手机被放在洗手台边上,以至于顶着一脑袋泡沫的他尽管狼狈,还是第一时间拉开浴帘,伸胳膊触屏接通,顺带按了免提。

    “还没有,希姐,怎么了?”

    “陆以尧回复了。”

    “真的?怎么回的?”

    “你不会自己看?”

    “……”

    “你在卫生间?”

    冉霖一惊,第一反应是拽过浴帘遮盖住下半身,然后抬头看黑白色块拼接的卫生间吊棚,仿佛在这片诡异方格的某个阴暗角落正藏着一枚犯罪的监控探头。

    “你声音都带上混音了,一听就是封闭空间。”王希似乎在他手忙脚乱拉浴帘的声响中脑补出了一些东西,难得声音里带上笑意,“他转你微博跟你互动了,态度很聪明。你看看可以,不用回他,再回就显得多余了,但记得关注他。”

    “……嗯。”

    挂了电话,冉霖伸手把氤氲的镜子擦出一条透亮。

    有限的镜面空间里,映出头发被香波揉得乱七八糟的少年。

    明眸皓齿,青春元气,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满是胶原蛋白的一张脸,退去了婴儿肥,却还远没到成熟男人的棱角分明,好看,也耐看。

    “你也就骗骗小姑娘吧。”冉霖伸出手指怼怼镜子里的无害脸,“陆以尧现在肯定想把你家族谱拿过来挨个问候。”

    迅速冲净头发,草草用沐浴露收了尾,冉霖这才抱着手机滚回床上。

    深呼吸,带着阅读某种重要文献或者旷世巨著的敬畏心态,点进了陆以尧的微博。

    陆以尧呈现给公众的态度在冉霖的预料之中,但做法远比冉霖预想得更妙。

    不愧是人气和口碑能一起抓得住的明星。

    不管这态度是陆以尧自己的,还是团员授意的,都是最漂亮的回应。

    从陆以尧微博下的回复也能看出来,除了粉丝比心,就是一水的路转粉。

    冉霖轻轻舒出一口气,有点自我催眠地想,陆以尧既然同意或者愿意发出这样一条微博,是不是意味着他也没那么讨厌被蹭热度……

    【[震惊]陆神商场秀演技,云章隔空怒回魂!![秒拍视频]】

    “……也、永、远、不、会、原、谅、你!”

    为什么要手欠地点开这个饭拍视频?

    为什么要让他看到这个视频的拍摄时间就是今天下午?

    为什么电视剧杀青这么久了,陆以尧的演技还能说回就回如此真切?

    一晚上做梦,冉霖都在想这些问题。

    梦中的商场临时舞台上多出一个人,那人模样身材都像极了自己。陆以尧爆发的还是这段台词,不过不再是对着台下粉丝,而是对着台上的那个人。

    后来陆以尧好像还想动手,主持人见势不妙,立刻插科打诨。

    然后冉霖就被吓醒了,再没睡着。

    ——这个无风无雨的秋天夜里,十八线男星冉同学许下心愿,最好这辈子跟陆以尧山水永不逢。

    去韩泽剧组的探班很顺利。虽然韩泽私底下对他不冷不热,但面对镜头,还是摆出了同公司艺人的团结友爱。

    果然,八卦娱乐记者一看见冉霖,就来了精神,恨不能把机场那件事的前因后果外带心路历程采访个底儿掉。

    幸而王希及时打断,把他拉走。

    否则他准备的场面话八成就不够用了。

    然而最终娱乐节目里呈现出来的,还是一个对乌龙事件有些害羞的青涩少年,不仅没有嘚瑟,还颇为真诚地对给陆以尧带来的困扰表达了歉意。

    采访是在两天后播出的,那时候机场乌龙的热度已经下去了不少,但余韵仍在,故而冉霖又收获了大批路人缘,粉丝数量稳步攀升。

    结果就在节目播出的这天,陆以尧回应了他的关注——跟他互关了。

    互相关注本是公司最希望的发展,就像之前陆以尧的回应,公司也乐见其成。

    但不知道为什么,冉霖总觉得陆以尧做出这些动作的时机耐人寻味。

    比如转发回应他的微博,是在事情发酵一整天,对方商场吼完台词之后。

    再比如这一次,采访播出,已经降下去的讨论度二次回升。

    陆以尧选择的时机,就像是……用这些行动来表达他的态度。

    而且冉霖总觉得,陆以尧的回应越鲜明,越表示他的情绪在剧烈波动。

    虽然这样的推断没有任何依据。

    采访播出+微博互关,还不算完。

    当天晚上,某知名二次元大触发了云章x令狐小刀的cp视频。

    令狐小刀是冉霖演过的所有男n号里,扮相最俊美的一个古装角色。虽然这部剧从播出到结局,收视率一直惨不忍睹,连电视台都不愿意重播,但令狐小刀,还是成了一小撮二次元迷妹心头的白月光。

    云章不用说,根本已经成了无数迷妹的老公。

    更致命的是该视频制作精良,把云章的cut片段和令狐小刀的cut片段剪辑到一起,生生凑出一幕虐心腐向mv,且从剪辑到配乐,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短短四分钟,却几乎比两部原作都还要精彩。

    圈内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花钱请人做的。

    虽然很多大触们都会为自己的白月光剪视频,但时机卡得这么准,一互关就放出,并且一放出就被各大号转发,刷粉红色泡泡,那就耐人寻味了。

    当然吃瓜群众们不会管这么多。

    尤其一大波迷妹,瞬间狼血沸腾,萌到出血而亡。

    云章x令狐小刀一路冲上热搜。

    两个当事人都没再回应,也再没有互动。

    但毕竟有爱迷妹们是一群能从简单的互相关注里就脑补出八十集偶像剧的战士,于是cp热搭着机场乌龙的风,吹得更猛,更远。

    一个月后,陆续上了一些小型通告的冉霖,收到了真人秀《国民初恋漂流记》的合同。

    《国民初恋漂流记》是xx卫视斥巨资倾力打造的一档明星旅行+冒险+生存+闯关的真人秀节目。

    单从策划案上看,针对性不强,有点大杂烩的意思,不像别的节目,从名字就能看出要么亲子,要么益智,要么唱歌,要么劳动。甚至纯旅游的综艺也有,主打就是美景+明星。观众根据自己的喜好,一眼就能选择出感兴趣的。

    但从明星阵容上,这个节目的特色就出来了——陆以尧+张北辰+夏新然+顾杰+?

    有名字的这四位,全是眼下娱乐圈最出彩的新生代。

    年纪最大的顾杰二十五,年纪最小的夏新然二十二。虽然娱乐圈里不乏比他们还年轻的,但要么人气跟不上,要么形象气质不符合策划标签。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