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此为系统防盗章, 订阅比例达标后即可正常阅读最新内容。|  粉丝也好, 路人也罢,终于可以踏实地长舒口气,然后或尖叫得声嘶力竭, 或乐呵得兴致盎然, 携手奔向陆以尧的微博下面刷自己酝酿了一天的观后感。

    陆以尧发微博的时候,冉霖已经被打发回了宿舍公寓。

    其实这一整天他坐在公司会议室里就干了一件事——发那条圈了陆以尧的微博。

    剩下的时间都在等待陆以尧的回应。

    奈何陆以尧实在太沉得住气,于是下午四点多, 还有其他事情要做的王希便在叮嘱完之后, 放他回了宿舍。

    王希叮嘱的事情有三件, 信息量其实挺大的, 但似乎料定他能够听懂领会, 对方只言简意赅说了一遍——

    “第一,最近这段时间, 一切与微博有关的操作, 都要等待公司授意,绝对不可以自由发挥更不能放飞自我;第二, 明天公司会安排你去韩泽的剧组探班,届时会有一个同样在探班的八卦娱乐资讯节目现场对你短采访, 机场的事肯定会被问到,你最好提前有个准备, 打打腹稿;第三,以后你的通告事宜由我接手,我可能没办法像康回那样天天围着你转, 但我们本来也不需要成为一家人。你只要记住,我能让你红,就行了。”

    艺人和经纪人是什么关系?

    如果这个艺人足够红,那么他的经纪人是为他服务的。

    如果这个经纪人比艺人还红,在这个靠资源靠人脉的圈子里刷脸比艺人还好使,那对不住,人家是来带领你奔小康的,让你种水稻,你就得弯腰插秧。

    “看微博了吗?”六点零二,陆以尧微博刚发出两分钟,王希的电话就进来了。

    冉霖正在淋浴洗澡的攻坚阶段——洗头。幸而手机被放在洗手台边上,以至于顶着一脑袋泡沫的他尽管狼狈,还是第一时间拉开浴帘,伸胳膊触屏接通,顺带按了免提。

    “还没有,希姐,怎么了?”

    “陆以尧回复了。”

    “真的?怎么回的?”

    “你不会自己看?”

    “……”

    “你在卫生间?”

    冉霖一惊,第一反应是拽过浴帘遮盖住下半身,然后抬头看黑白色块拼接的卫生间吊棚,仿佛在这片诡异方格的某个阴暗角落正藏着一枚犯罪的监控探头。

    “你声音都带上混音了,一听就是封闭空间。”王希似乎在他手忙脚乱拉浴帘的声响中脑补出了一些东西,难得声音里带上笑意,“他转你微博跟你互动了,态度很聪明。你看看可以,不用回他,再回就显得多余了,但记得关注他。”

    “……嗯。”

    挂了电话,冉霖伸手把氤氲的镜子擦出一条透亮。

    有限的镜面空间里,映出头发被香波揉得乱七八糟的少年。

    明眸皓齿,青春元气,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满是胶原蛋白的一张脸,退去了婴儿肥,却还远没到成熟男人的棱角分明,好看,也耐看。

    “你也就骗骗小姑娘吧。”冉霖伸出手指怼怼镜子里的无害脸,“陆以尧现在肯定想把你家族谱拿过来挨个问候。”

    迅速冲净头发,草草用沐浴露收了尾,冉霖这才抱着手机滚回床上。

    深呼吸,带着阅读某种重要文献或者旷世巨著的敬畏心态,点进了陆以尧的微博。

    陆以尧呈现给公众的态度在冉霖的预料之中,但做法远比冉霖预想得更妙。

    不愧是人气和口碑能一起抓得住的明星。

    不管这态度是陆以尧自己的,还是团员授意的,都是最漂亮的回应。

    从陆以尧微博下的回复也能看出来,除了粉丝比心,就是一水的路转粉。

    冉霖轻轻舒出一口气,有点自我催眠地想,陆以尧既然同意或者愿意发出这样一条微博,是不是意味着他也没那么讨厌被蹭热度……

    【[震惊]陆神商场秀演技,云章隔空怒回魂!![秒拍视频]】

    “……也、永、远、不、会、原、谅、你!”

    为什么要手欠地点开这个饭拍视频?

    为什么要让他看到这个视频的拍摄时间就是今天下午?

    为什么电视剧杀青这么久了,陆以尧的演技还能说回就回如此真切?

    一晚上做梦,冉霖都在想这些问题。

    梦中的商场临时舞台上多出一个人,那人模样身材都像极了自己。陆以尧爆发的还是这段台词,不过不再是对着台下粉丝,而是对着台上的那个人。

    后来陆以尧好像还想动手,主持人见势不妙,立刻插科打诨。

    然后冉霖就被吓醒了,再没睡着。

    ——这个无风无雨的秋天夜里,十八线男星冉同学许下心愿,最好这辈子跟陆以尧山水永不逢。

    去韩泽剧组的探班很顺利。虽然韩泽私底下对他不冷不热,但面对镜头,还是摆出了同公司艺人的团结友爱。

    果然,八卦娱乐记者一看见冉霖,就来了精神,恨不能把机场那件事的前因后果外带心路历程采访个底儿掉。

    幸而王希及时打断,把他拉走。

    否则他准备的场面话八成就不够用了。

    然而最终娱乐节目里呈现出来的,还是一个对乌龙事件有些害羞的青涩少年,不仅没有嘚瑟,还颇为真诚地对给陆以尧带来的困扰表达了歉意。

    采访是在两天后播出的,那时候机场乌龙的热度已经下去了不少,但余韵仍在,故而冉霖又收获了大批路人缘,粉丝数量稳步攀升。

    结果就在节目播出的这天,陆以尧回应了他的关注——跟他互关了。

    互相关注本是公司最希望的发展,就像之前陆以尧的回应,公司也乐见其成。

    但不知道为什么,冉霖总觉得陆以尧做出这些动作的时机耐人寻味。

    比如转发回应他的微博,是在事情发酵一整天,对方商场吼完台词之后。

    再比如这一次,采访播出,已经降下去的讨论度二次回升。

    陆以尧选择的时机,就像是……用这些行动来表达他的态度。

    而且冉霖总觉得,陆以尧的回应越鲜明,越表示他的情绪在剧烈波动。

    虽然这样的推断没有任何依据。

    采访播出+微博互关,还不算完。

    当天晚上,某知名二次元大触发了云章x令狐小刀的cp视频。

    令狐小刀是冉霖演过的所有男n号里,扮相最俊美的一个古装角色。虽然这部剧从播出到结局,收视率一直惨不忍睹,连电视台都不愿意重播,但令狐小刀,还是成了一小撮二次元迷妹心头的白月光。

    云章不用说,根本已经成了无数迷妹的老公。

    更致命的是该视频制作精良,把云章的cut片段和令狐小刀的cut片段剪辑到一起,生生凑出一幕虐心腐向mv,且从剪辑到配乐,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短短四分钟,却几乎比两部原作都还要精彩。

    圈内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花钱请人做的。

    虽然很多大触们都会为自己的白月光剪视频,但时机卡得这么准,一互关就放出,并且一放出就被各大号转发,刷粉红色泡泡,那就耐人寻味了。

    当然吃瓜群众们不会管这么多。

    尤其一大波迷妹,瞬间狼血沸腾,萌到出血而亡。

    云章x令狐小刀一路冲上热搜。

    两个当事人都没再回应,也再没有互动。

    但毕竟有爱迷妹们是一群能从简单的互相关注里就脑补出八十集偶像剧的战士,于是cp热搭着机场乌龙的风,吹得更猛,更远。

    一个月后,陆续上了一些小型通告的冉霖,收到了真人秀《国民初恋漂流记》的合同。

    《国民初恋漂流记》是xx卫视斥巨资倾力打造的一档明星旅行+冒险+生存+闯关的真人秀节目。

    单从策划案上看,针对性不强,有点大杂烩的意思,不像别的节目,从名字就能看出要么亲子,要么益智,要么唱歌,要么劳动。甚至纯旅游的综艺也有,主打就是美景+明星。观众根据自己的喜好,一眼就能选择出感兴趣的。

    但从明星阵容上,这个节目的特色就出来了——陆以尧+张北辰+夏新然+顾杰+?

    有名字的这四位,全是眼下娱乐圈最出彩的新生代。

    年纪最大的顾杰二十五,年纪最小的夏新然二十二。虽然娱乐圈里不乏比他们还年轻的,但要么人气跟不上,要么形象气质不符合策划标签。

    更重要的是,这五位都算得上少年成名,都曾被公司在通稿里捧成“国民初恋”。

    陆以尧不用说,出道就是一部小说改编的青春校园电影。虽然那个时候他还在英国读大二,只是趁假期回国演了个男三号。但影片一上映,就取得了不错的票房,加上男一男二的“演技衬托”,他这个才在曼彻斯特大学戏剧与表演专业读了不到两年的半吊子,倒是赢得了最多的人气,至此成功踏入演艺圈——当然后来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内拍戏,最终肄业,于是很快,公司就不再给他卖学霸人设了,只是百度百科的学历栏里还低调地挂着这个没读完的大学。

    张北辰和夏新然,一个二十三,一个二十二,都是四年前,一场名为“你还是少年”的选秀中出来的人气偶像。当时铺天盖地的妹子们想做他们的女朋友。

    张北辰剑眉星目,英气逼人,夏新然唇红齿白,精致秀气。一俊朗一漂亮,都在后续的影视作品中有惊艳表现。时至今日,大家已经渐渐忘了他们的秀星身份,但仍记得他们留下的“青春男朋友”的人设形象。

    顾杰是这些人里风格最鲜明的一个——荷尔蒙爆棚风。

    他的成名作是二十岁那年演的一部古装探案剧,他在里面扮演一个沉默寡言但武功奇绝的江湖少年。最初背负血海深仇,后经过男主的帮忙,家门沉冤得雪,大仇得报,便成了神探男主的忠犬。

    那部戏捧红了男主,也捧红了他,尤其他在刚出场时并不获好评的情况下——他的颜值在偶像剧这种高标准严要求的环境里实在只能算一般,加之肤色略黑,扮相诡异,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化妆师——后期凭借与女二号的虐心感情线,触底反弹。

    而在快结局的一场戏中,编剧又让他秀了一下身材。

    群众们这才发现,我靠,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和外面那些孱弱的走花美男风的弟弟们完全不同,性感的直男荷尔蒙扑面而来!

    人心就是这样。看你不顺眼的时候,你美也是丑的,看你顺眼的时候,你丑也是帅的。何况顾杰也不丑,后来电视剧结束之后,出席各种宣传,走的也是干净利落的潇洒风,于是渐渐的,再没人觉得他不帅,都感觉他迷人得不要不要的,一个眼神都能让人怀孕的那种。

    五位嘉宾,四个名字,前期节目组宣传的时候一直都用柯南中的凶手黑影来代替第五位。

    冉霖偶尔刷微博看见,以为是节目组的卖关子手段。

    直到王希把合同交到他面前,他才知道,原来是节目组心仪的那位明星一直还在考虑,迟迟没给准话,节目组只能等待。

    如今明星以档期为由明确拒绝,当然个中的真实考量只有那位明星自己清楚,王希才终于帮冉霖争取到了这个馅饼。

    除了王希的手腕,也有运气成分在内。

    论名气,冉霖和这四位一起上节目,绝对是高攀。

    但录制已迫在眉睫,而节目策划的定位又是“国民初恋”,初恋哪那么好找啊。高人气明星一抓一把,但能自诩国民初恋的,档期合得上拍的,更重要的是还不会狮子大开口的,筛来筛去,就剩下近期风头正盛的冉霖,好巧不巧地这风头里还纠缠着陆以尧。

    虽然这风头有虚高的成分。

    但架不住冉霖便宜啊。王希帮他接这档真人秀开的价格,能让节目组乐三天。

    一个想趁热度上位,一个想用最高性价比让节目顺利开录,双方一接洽,完美。

    “条款都帮你看过了,有点严格,但不算太过分。毕竟是咱们求着人家,总要妥协一些。”见冉霖认真审视合同,王希不咸不淡地开口。

    冉霖闻言眨了下眼睛,回过神。

    其实王希误会他了,他虽然是对着合同沉思,但脑袋里翻来覆去只想着一个人。

    放下合同,冉霖有点担心地看向王希:“你确定……他能接受我参加?”

    那个冉霖求神拜佛希望山水永不逢的人,不光可能要重逢,而且还要勾肩搭背来场摸爬滚打的旅行。

    冉霖现在汗颜的连对方名字都不怎么想念出来了。

    生怕满天神佛听见,再在无耻罪孽录上记他一笔。

    王希以为他要问什么大事呢,闻言莞尔:“他上个月就签合同了,不可能为你毁约。再说……”妆容精致的脸上又出现了常见的淡淡嘲讽,“他的咖位还没大到一句话就能左右节目组的选择。”

    冉霖再无话可说。

    其实他想问的是我能不能不参加,或者就算上综艺,能不能换个人蹭,不要总可着一个人薅羊毛。

    但他知道根本不用问。

    单看阵容,就知道这个综艺话题度低不了,能搭上这班车,王希肯定是下了苦功了。

    错过这一次,再想找这么好的机会,难。

    上海,某杂志封面拍摄现场化妆间。

    杂志方造型师给陆以尧换完造型补完妆,前脚刚离开,后脚陆以尧就对经纪人姚红刚刚带来的热乎消息表达了震惊……

    “第五人是冉霖?!”

    还有愤慨。

    “炒cp我已经忍了,他这是准备消费我到地老天荒?!”

    化妆间里只剩下陆以尧和姚红,但前者还是最大限度压低音量,只用咬牙切齿来表达自己刚烈的心情。

    红姐拍了拍自家艺人肩膀,力道很轻,但蕴含着无穷的安抚效应:“他价格便宜,而且也能跟国民初恋贴上边。”

    姚红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朴素亲切,自然细腻。

    饶是愤懑如陆以尧,也渐渐平复下来,不过对于冉霖跟节目组宗旨贴边的说法,还是觉得可笑:“他算哪门子国民初恋?”

    陆以尧自带电力系统,就连这种生气时候的挑眉,也迷人得不像话。

    好在姚红儿子都念高中了,于是平日里带陆以尧,也跟带孩子似的,宽容耐心。

    不过姚红能把陆以尧带到今天,那便也不是吃素的,只是与王希的霸气张扬不同,姚红是柔中带刚,处事更圆融透彻。

    陆以尧见她迟迟不说话,只拿出手机来翻啊翻,疑惑道:“红姐……”

    半晌,后者终于把手机递过来。

    那是一篇两年前的娱乐版新闻,一看就是没话题创造话题也得硬着头皮写的那种——【如果有初恋,一定就是你的样子:史上最帅的白衬衫校草,冉霖。】

    内容完全可以忽略,全是套话。

    倒是配图挺有几分味道。夕阳,操场,双杠,白衬衫的少年。

    “怎么样,跟初恋搭得上边吧。”姚红见他看得出神,轻笑调侃。

    陆以尧把手机还给经纪人,沉吟良久,感慨:“他保养得真好。”

    操场边的少年,和机场里的假粉,除了衣服不同,再无二致。

    那是一张被时光遗忘的脸,永远定格在了最好的年华。

    “别想其他了,好好准备。”姚红知道陆以尧已经接受现实了,只是还需要时间消散余韵,“这是你的第一个综艺,很重要。”

    陆以尧却还是想在余韵里挣扎最后一下:“真的没有转圜余地吗?”

    姚红沉默片刻,看进自家艺人的眼睛,语气平缓,却字字有力:“未来的某一天,你会成为真正的巨星。到那时,所有想站在你身边的人,都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陆以尧怔了下,不再说话。

    拍摄助理进来通知可以开始第二组拍摄了。

    陆以尧点点头,跟他走了出去。

    第二部分的拍摄他有一些分心,被摄影师提醒几次,才慢慢进入状态。

    他在想姚红的话。

    不是想它有没有道理,而是想那样的未来,究竟是不是自己要的。

    奔腾时代算是国内现有最具影响力的几家传媒集团之一了,平台好,资源强,经纪人同样是业内翘楚。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当然对外宣称的是理念不合,王希就这样净身出户,没带走一个艺人。

    之后就有了韩泽的爆红。

    贺嘉一总喜欢在背后腹诽是韩泽运气好,陈翎一愤青无所谓,爱谁谁。

    但冉霖觉得,同样的资源,有人红了,有人没红,差的可能是时运,也可能是实力,与其嫉妒别人,不如做好自己。

    当然这是他去年劝对方的鸡汤了,今年他是个负能量boy,没办法再斗志昂扬。

    王希应该是认识陆以尧的,因为后者虽然名义上是自组工作室,仿佛自己给自己当老板,但陆以尧工作室其实是挂靠在奔腾时代传媒下面的,严格意义上讲,依然是奔腾时代的艺人。而前者离职时,后者已经小有名气。尽管王希并不是陆以尧的经纪人,但同属一家公司,哪怕一年只在年会上见一面,也该是认识的。而王希跟陆以尧的经纪人,怕更是相熟。

    带着新东家的艺人跟老东家的同事、艺人同台(国际抵达出口)pk,不知道希姐会是个什么心情。

    毕竟,陆以尧现下正风头正盛,韩泽和他一比,很难再显出什么光芒。

    冉霖不认识陆以尧,但他总能见到陆以尧——电视上,还有微博里。

    尤其今年,是陆以尧的大爆年。

    虽然那人前两年也有过几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电影、电视剧角色,但大多不是一番。直到今年上半年,担当绝对男一号的电视剧《夜雨十年灯》、《云章》和电影《北海树》撞到了一起。

    两部电视一个三月,一个四月,前后脚上星播出。现在的电视剧都是双星联动,就是最多可以在两家上星卫视上同步播出,但这两部电视剧绝的是,播放平台是同样两家。也就是说观众三月份才是xx卫视和yy卫视看完《夜雨十年灯》,紧接着继续在这两个卫视上,同一时间,同一剧场,看接档的《云章》。

    弄得那段时间网友调侃,打开电视就是陆以尧。

    两部电视剧都是ip改编,收视群体也都是年轻人,《夜》的口碑很一般,《云》的口碑非常好,于是先抑后扬,两部电视剧播完的后续效应,便一直持续在正面。更让业内看到陆以尧价值的是两部电视剧收视率都破了表,完爆同期甚至去年的大部分ip剧。

    对于粉丝,粉的是偶像这个人。

    对于投资人,看的是明星能带来的投资回报。

    陆以尧两边都占全了,再不红可真就天理难容了。

    俗话说好事成双,到了被老天爷偏爱的陆以尧这里,好事就成了三。

    六月,就在两个电视剧播完陆以尧人气正井喷的时候,电影《北海树》上映。虽然片子走文艺路线,票房十分疲软,但口碑绝赞,并且在八月入围了国外某a类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

    如今国庆刚过,电影节落幕,才跟着剧组走完红毯镀了一层厚金的陆以尧终于载誉归来。

    尽管影片最终只得了三项提名中的最佳摄影奖,但一个受国际认可的最佳男主角的提名,足以让陆以尧在同期新星中脱颖而出,率先甩掉偶像的帽子,晋级演技派,并且彻底华丽转身,成为电影咖。

    论赚钱,演电影不如演电视剧;但若论逼格,大荧幕永远都是明星们的追求。

    君不见多少电视剧里人气爆棚的偶像明星,到了大屏幕上都成了票房□□。能在大荧幕站稳脚跟,陆以尧已经将同时代的小生们,甩开一大截。

    他今年才二十四。

    只比冉霖大一岁。

    “啊啊啊啊——”

    “韩泽!韩泽!”

    “啊啊啊——”

    粉丝仿佛积蓄了一夜力量的尖叫险些掀开t3航站楼的屋顶。

    正望着陆以尧灯牌艳羡地胡思乱想的冉霖被吓了一个激灵。

    国际航班抵达出口已被堵得水泄不通,所有为了韩泽而来以及部分为了陆以尧但觉得对韩泽也是路人粉的少男少女们都开始尖叫。

    冉霖他们远远躲在最外围,任凭三人帅出天际,这时候也没人会回头看他们一眼。

    韩泽已经走出来了,没戴帽子、墨镜或者口罩等任何遮挡的东西。这说明他的状态非常好,有足够的自信敢于直面真爱的饭拍。

    事实也确实如此。

    一袭干净利落的风衣,大步流星走起来似乎都能带起风。发型随意自然,却又不失味道,而那张一路带着笑的俊脸,丝毫不见旅途劳顿,满满的元气和温暖。

    韩泽能红是有原因的。

    古装俊朗,现代装潇洒,单凭造型就能让观众毫不串戏,这是老天爷赏的饭。

    随着韩泽往外走,一部分人群也呼啦啦跟着动,一时间尖叫声,脚步声,推搡声,乱成一团。

    康回早被人海淹没,倒是一直跟在韩泽旁边的希姐,和同车一起来的这会儿正端着相机的摄影师,还很醒目。

    不过大部分的粉丝和娱记仍然留在原地,等着陆以尧。

    韩泽的背影在粉丝的簇拥下越来越远,眼看就要出航站楼。

    贺嘉一有点担心地嘀咕道:“我们真的就在这里傻等?看这架势,那小子肯定一出航站楼,坐着公司车就跑,摄影师还能折回来拍我们?拍完了怎么回,一起大半夜打车?”

    陈翎懒得理他,正因为机场不能抽烟,而憋得直打哈欠。

    冉霖其实也不想理他,因为这位同门的脑回路永远都是直线段,拐个弯都是难为他。但眼见着贺嘉一蠢蠢欲动,大有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趋势,冉霖只得揽住他脖子,以哥俩好的亲昵姿态解释:“放心吧,韩泽他们回来那么多人,就是我们全腾地儿,那辆小破车也挤不下。公司肯定已经提前派车过来等着了。”

    贺嘉一愣住,好半晌,才恍然大悟地点头:“有道理!”说完还不过瘾,又直勾勾看了冉霖良久,补一句,“你小子脑袋是好使。”

    冉霖哭笑不得,总觉得完全没有被表扬的喜悦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陆以尧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我爱你——”

    不知谁先喊了第一句,之后声浪就再下不去了。

    如果说韩泽的粉丝们只是差点掀翻航站楼,那尧粉真就彻底掀翻了。

    幸好大厅里不让停车,否则现在应该全是被震响的报警器。

    相比韩泽,陆以尧可谓全副武装,帽子口罩墨镜戴了个全套,一路低头,只管在周围工作人员的开路下,大踏步往外走,连个笑脸都吝啬于给接机的粉丝们留,速度之快堪比移形换影,不知道的还以为在逃命。

    冉霖有些失望。

    原本他还想看看真人的。

    电视剧里的陆以尧特别合他眼缘,剑眉,桃花眼,不笑的时候有些冷,但多半的时间都带着淡淡的笑。古装剧里是翩翩世家公子,刘海撩起来全部拢进发髻,禁欲深情;现代剧里是顽皮男友,刘海放下来,清新阳光。

    可惜了。

    冉霖暗搓搓地在心底叹息一声,从他胳膊下挣扎出去的贺嘉一,正神情复杂地看着少男少女大部队随“男神”而去。

    同在娱乐圈,这种差别待遇的冲击力太大了,大到除非你有钢铁般的意志,否则终是意难平。

    大厅重归安静,国际抵达出口已经空空荡荡,地上躺着一块灯牌,只一个“尧”字,仍在尽职地闪烁,估计是刚才拥挤着落下的。

    冉霖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把灯牌捡了起来——毕竟是人来人往的出口通道,这种东西横在地上怎么看都有些不安全。

    可是捡起来之后,冉霖就有点后悔了。

    捡的时候他并没有多想,只当举手之劳,爱护环境,人人有责。然而当真正把灯牌拿到手里,他就觉出烫手了。

    灯牌和荧光棒等应援物不一样,不是用完就丢,像他手里这个灯牌,做工精美,质量上乘,保存好了用上一两年都可以。

    冉霖在最初进入娱乐圈的那一年,也会偶尔遇见粉丝举着灯牌为他接机。数量自然和陆以尧没法比,但不管是十个粉丝也好,十万个粉丝也好,每一个粉丝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怕是没人喜欢看到自己为偶像应援的灯牌被人丢进垃圾桶。

    慢着。

    不知是不是闪烁的灯牌照亮了冉霖的大脑,他忽然觉出哪里不对。下意识抬头看出口上方的大屏幕,果然,虽然来自韩泽时装周的航班和陆以尧电影节城市的航班都显示已经抵达,但两个航班的抵达时间前后相差十五分钟,就算陆以尧的速度再快,行李传送总是按照航班顺序来的,他怎么可能紧跟在韩泽的后面就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预告又来啦~~~明天双更~~还是老时间老地点~~17:00和19:00~~~么么哒~

    ——————

    感谢所有小伙伴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呼吸信仰(x2)、七月半的兔子、土思聪(x302)、流星麻麻(x6)、寸口、皓月松间、横不是横、莫问归期、123、双声、chacha(x2)、go鱼飞go、夏梨海、琥珀沙、可爱想日、棒棒糖、清水何必分攻受、夏梨海、一饼饼(x2)、一饼饼、苏一卡_都退下_好挫啊、甜酒冲蛋+圆子、细鱼、大脸猫、我皮皮虾今天不想走、甜蜜桂花糖、傻乐、药草草、itachi、璩、百炼成妖438、哼哼侠(x2)、三零17(x2)、卟呗儿、樱桃小狗子、捷捷咧咧、21647、moon、季诺、落花、墨渲、——。、彼岸君、酱油加鱼^_^、阿阿阿阿橇啊、彼岸君、movement_q、咸鱼岩大人(x2)的地雷!

    感谢不知邪的手榴弹!

    感谢fellow1212的地雷(x2)+手榴弹!

    感谢小野姬(x2)、妙处难与君说、小蘑菇的火箭炮!

    爱你们么么么哒~~~~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