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来啦~~~

    此为系统防盗章, 订阅比例达标后即可正常阅读最新内容。

    跟拍摄像的络腮胡大哥仍尽职尽责。

    冉霖没辙,只得又钻研了半个小时地图, 偶尔抬起脸,对着镜头吐槽一下自己的战斗细胞被烧得实在难耐。

    及至导演说可以进去了,冉霖如获大赦。

    洞内很凉,越往里走,光线越五彩斑斓。

    形态各异的钟乳石满布溶洞, 在彩灯的打造下, 如梦如幻。

    这个时节的游客不多,洞内愈发幽静。

    冉霖先去了一个最醒目的标记点, 果然, 勋章已经被摸走,只留下空盒。

    冉霖停下来,找到一处光线最亮的地方又研究了一下地图,最终决定,另辟蹊径。

    虽然地图上标记扎堆, 小字密密麻麻,一眼扫过去十几个地点,且标记点和旁边扎堆成团的名字们很难逐个清晰地对号入座。

    但冉霖还是在一团迷阵中瞅见七个字——带你入坑带你飞。

    相比大仙桃、黑龙头、三花酒这种一看就是景观或者商业点的名字,这七个字实在散发着谜一样的魅力。

    更重要的是,这个地方有5枚勋章, 5枚!

    冉霖把地图翻来覆去研究了几分钟,豁然开朗,立刻撒腿就往回跑!

    络腮胡的孙大哥不知道自己跟拍的艺人怎么就成疯兔了, 没辙,扛着机器就追。

    冉霖很快跑回洞外——他原就没有进洞走多远——绕过洞口直接往上面跑!

    洞口旁边有条路蜿蜒向上,目测是通往这岸边地势最高的地方。

    其他嘉宾都在洞内,怎么就这位跑回了洞外,且大有越跑越远的趋势,除了策划团队,连导演组都是有点懵逼的。因为他们需要掌控的是全部环节和流程,但具体细致到地图上的某一个点,就算被策划科普过,也未必记得住。

    冉霖一路往上,终于看见了他想要找的东西——垂直升降的观光电梯!

    在洞口等待的时候,无所事事的他连景区词都快背下来了,而其中有一句就是,海陆空一体浏览方式!

    海不用说,暗河坐船。

    陆也好理解,旁边就有进洞小火车的指示牌,而且步行也可以算作陆。

    但是这个空,就有点意思了。

    溶洞属于内部景观,坐飞机俯瞰是肯定想都不要想的。

    那如何才能达到从高处往下看的效果?

    入洞的时候冉霖还是疑惑的,可等看到“带你入坑带你飞”,前后一联系,恍然大悟。

    并非只有洞口一个入口,那七个字的标记点也是入口,而且能够带着游客飞进来!

    诚然从洞内也可以寻到电梯,自下而上。

    但当时冉霖所在的位置,转身回外面,直接往上跑更快,何况标记的是“带你入坑”,不是“带你出坑”,勋章极有可能就藏匿在“高处入口”!

    憋足一口气奋力跑到电梯面前,电梯还在从下往上升,尚未回到地面。

    冉霖四下张望,终于在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后面,看见了节目组logo的一角!

    冉霖大喜过望,心脏砰砰跳,根本忘了这只是在录节目,在心里反复许愿千万别是空盒,特别虔诚。就像回到了小时候,一个游戏就是一个世界,为了输赢能跟小伙伴打得热火朝天。

    耳边忽然传来观光电梯抵达的声音。

    正要迈步过去翻盒子的冉霖被这声音吸引,下意识回头。

    透明的电梯门里,赫然一抹靓丽青色,除了陆以尧,再没人有这样妖艳的色彩。

    隔玻璃对视,冉霖诧异,陆以尧也惊呆。

    电梯门慢慢打开,两个人忽然都反应过来。

    冉霖拔腿就跑,这辈子的最快时速估计就是此刻了。

    但陆以尧也不是吃素的,根本不等电梯门全开,生生挤了出来,然后仗着高出冉霖四公分,大长腿跑起来的步幅宽得令人发指,偏偏频率还不降,眼看就要追上来!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扑到石头后面的。

    杀千刀的节目组竟然就放了一个盒子!

    冉霖是第一次见到勋章,激动得早忘了镜头,就想要开门红。

    陆以尧是被折磨惨了,刚有点起色,一心只想把任务做得更出色,最好是最后能把勋章都砸到节目组脸上。

    凡事就怕较真。

    尤其是较真的碰上较真的。

    两个人就像篮球场上争着一颗球不放的双方运动员,使劲浑身解数纠缠,只为一个球权。

    若真是篮球比赛,这时候裁判就要吹哨了。

    但这是综艺,别说导演没跟过来,就是跟过来,也绝对喜闻乐见。

    于是盒盖在争抢中飞了。

    盒子在争抢中也变形了。

    更要命的是,这个应该装着5枚勋章的盒子里,实物只有1枚,只是上面标记着“价值5”。

    还有比这更坑爹的吗!

    “停一下停一下——”

    冉霖终于受不了了,气喘吁吁地请求暂停,当然手里还捏着勋章。

    陆以尧压在他的身上,胳膊越过竞争者身体,也捏着勋章。

    这是一个非常暧昧的体位。

    但此情此景中的两个人,从身体到灵魂都已经被“勋章”和“你大爷的节目组”所填满,纯洁坦然得就像天地间的两道光。

    “咱俩这么抢下去不是办法……浪费时间,也没有效率……”冉霖呼吸渐稳,跟近在咫尺的帅脸研究解决方案。

    陆以尧认为对方说得有道理:“万一抢坏了,节目组很可能把这枚勋章作废。”

    冉霖愣住:“那也不至于吧……”

    陆以尧艰难地摇摇头:“你入坑太晚,很多事还不懂。”

    冉霖无暇去思索陆大明星话中的酸楚深意,只想迅速解决问题:“你先起来,咱俩再商量看怎么解决。”

    陆以尧挑眉,显然对他不太信任。

    冉霖立刻明白过来,连忙说:“咱俩把勋章放到旁边,一起松手,我保证不使诈。”

    陆以尧犹豫片刻,半信半疑地从冉霖身上起来,但手里还捏着勋章。

    随着身上压力的消失,冉霖也胳膊撑地往起爬。

    终于,两位高颜值高海拔的男星告别泥土,肩并肩顶天立地,如果不看被他们共同捏在手里的勋章的话,这其实是一幅特别养眼的甚至可以截图用来给节目官宣的画面。

    当然如果勋章制作得飒爽帅气也行。

    但这枚含金量颇高的5+勋章,被做成了憨态可掬的黄色小星星模样,离远看就像被海绵宝宝染了色的派大星。

    冉霖:“我数一二三,咱俩一起松手。”

    陆以尧:“行。”

    共同蹲下的两个人,一齐把星星送到一臂之远的地面,无比认真,神色凛然。

    “一,二……”

    “三!哈哈——”

    夏新然如一道旋风强势插入,灵巧卷走了5+勋章。

    陆以尧和冉霖看着自己和彼此空荡荡的手,不约而同想到四个字——死于话多。

    抢个勋章而已,他俩就不应该弄成无间道的天台对决!

    “顾杰!!!”

    夏新然嘚瑟的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带着怒气的咆哮。

    黄雀在后的顾杰晃晃手里的5+勋章,硬朗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虽然仍是浅浅的:“乐极生悲。”

    夏新然再次抓狂。

    顾杰才不陪他玩,眼看观光电梯就要关门,一个箭步窜过去,赶上了最后一刻。

    夏新然被挡在电梯之外直跳脚,跟拍他的摄像小哥憋乐憋得肩膀直抖,差点端不稳机器。

    “黄雀溜了。”终于从混乱中回过神的冉霖,出声提醒陆以尧。

    后者拍拍衣服上的土,无奈道:“咱们这两只蝉也散了吧。”

    冉霖看了眼夏新然的方向,问:“不管螳螂了?”

    陆以尧也看过去,忍俊不禁:“我怕被镰刀伤着。”

    这是陆以尧第一次跟自己开玩笑。

    冉霖看着对方扬起的嘴角,有些发怔。

    陆以尧笑起来很好看,扑面而来的迷人暖意,看几次,都好看。

    发现冉霖望着自己,陆以尧下意识敛起笑意,轻咳一声:“我得下去继续找勋章了。”说完没等冉霖回应,但自顾自往观光电梯口去。

    冉霖目送陆以尧绕着夏新然走回电梯口,正好另一部电梯升上来,便闪身进去,重新入洞。

    他不知道的是,电梯门一关,电梯开始下行,陆以尧的脸色就从淡淡然变成了纠结的欲言又止。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抿紧嘴唇,仿佛身体里有两个灵魂正天人交战。

    跟拍陆以尧的摄像大哥透过镜头,全程围观了陆以尧微妙的情绪波动。

    但他也没办法进入陆以尧内心,去真正参透这些微表情。

    如果这个世上真有读心器,那么此刻贴在陆以尧胸口,就一定能听见训斥声——

    【让你离他远点离他远点,你还抱到一起了,你的脑子都被节目组啃了吗?】

    陆以尧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男子。

    他的心里住着个时刻帮助他反省的小人儿。

    接下来的时间,五位男明星之间再没擦出什么火花。

    一来溶洞里面曲折蜿蜒,上下三层,并非总能遇上,二来剩下的勋章越来越少,找到一枚勋章需要的耗时越来越长,大家的情绪也不再高昂。

    最终,冉霖5枚,张北辰7枚,夏新然9枚,陆以尧13枚,顾杰16枚。

    那枚5+金色勋章,成了制胜关键。

    以至于公布结果的时候,夏新然又哀号了一通。

    顾杰起初没理,后来发现夏新然完全没有停歇趋势,眉头轻皱,给予不依不饶的伙伴淡淡忠告:“不知道这个优胜的特权明天究竟有什么用,你说会不会是可以随意指定惩罚其他伙伴中的一个?”

    夏新然闭嘴。

    闭得太急,还噎了个嗝。

    冉霖用余光围观全程,竖着耳朵把对白捕捉得也一字不露,用力抿住嘴唇,才没让笑意太明显。

    夏新然一厢情愿地以为顾杰寡言木讷,脾气温吞。

    实则大错特错了。

    顾杰的低调沉默不是脾气好,只是懒得计较。

    这性格与他的形象高度统一,直来直去的爷们儿,不矫情,也没那么多事儿。

    但你要是絮絮叨叨惹他烦了,保证一句话就让你没电,老老实实再不敢蹦跶。

    游轮仍在岸边等待,但这一次,工作人员上了游轮,五位明星却要换乘竹筏了。

    筏子上只有一位船工和一名节目组工作人员。

    女主持临上游轮前,公布了接下来的惊喜——所有人必须要在船工的指导下,自撑竹筏顺流而下,去往杨堤码头,抵达码头的优先顺序决定今晚住宿的选房顺序。

    言下之意,今夜过得好不好,在此一举!

    那还等什么,赶紧小小竹排江中游吧。

    五位男星笨拙地上了竹筏,倒是已经提前跟着节目组踩过点的跟拍摄像们,一个个扛着机器,还能身手敏捷地稳稳跟上自家明星。

    船工开始教男星们撑船技巧。

    张北辰学得最快,第一个离开码头。

    冉霖排在第三个,紧跟着前面的顾杰。

    三个竹筏漂出很远,陆以尧和夏新然的竹筏才艰难出航。

    但是漂出去的伙伴们状况也不是很好。

    冉霖不知道别人,反正他刚撑了十五分钟,额头就有点出汗了,一直握着竹竿的手掌隐隐发疼,大幅度撑杆的胳膊也是又酸又麻。

    更心塞的是,竹筏打转的时候多,前进的时候少,还真不如收起竹竿,让竹筏自己漂了。

    如此这般煎熬了一个小时。

    就在冉霖感觉自己要阵亡的时候,一直端坐在船上的工作人员忽然灿烂微笑:“其实我们这个竹筏是可以用马达走的。”

    冉霖当然知道可以,那马达就安在筏尾,一眼便看得清清楚楚。

    然而他以为这个环节的设置就是不可以电动,只能让嘉宾自己动手撑。

    现在吉祥物似的安静如鸡了六十分钟的眼镜青年忽然神秘地告诉他,可以用马达。

    智商大于二十,就知道肯定有诈。

    “但是需要先玩一个小小的游戏,通关了,才可以使用。”

    真是毫不意外呢。

    “六十秒钟快问快答。我们会列出十五个问题,只要能在六十秒内答出其中十道,就算通关。机会只有一次,加油!”

    把竹竿递还给船工,冉霖接过工作人员早就准备好的问题纸。未免泄题,先让带字的一面朝下。

    “准备好了吗?”眼镜小哥笑得微妙。

    冉霖咽了下口水,莫名紧张起来:“嗯。”

    “预备,开始!”

    这厢秒表计时,那厢冉霖唰地把打印问题的a4纸翻过开,想都不想就开始念,语速极快,分秒必争——

    “你最喜欢什么颜色……蓝色!”

    “你最喜欢什么食物……包子!”

    “你最欣赏什么样的男性……仗义!”

    “你最欣赏什么样的女性……自信!”

    “你最欣赏内地娱乐圈哪位男艺人……天啊这个大坑,过!”

    “你最欣赏内地娱乐圈哪位女艺人……连环坑,过!”

    “你希望你的粉丝叫燃面还是磷火……那还是燃面吧哈哈。”

    “你最欣赏陆以尧身上的什么……呃,修养。”

    “你现在有女朋友吗……没有!”

    “你的初恋发生在什么时候……高中!”

    “你谈过几个女朋友……没有!”

    “你最爱的……”

    “时间到!”眼镜青年用力按下秒表,得意地笑,“六十秒,答了九道题目,就差一道啊。”

    冉霖放下a4纸,从身体到灵魂都感觉虚脱,以及悲伤:“我答得那么真诚,就不能通融一下吗……”

    眼镜青年遗憾地摇摇头。

    冉霖想哭。

    “也不是完全不行……”青年话锋一转。

    冉霖瞪大眼睛,痴痴地等。

    “你能保证回答都是真诚的?”

    “当然。”

    “那我再附加一道题,你能回答上来,就算通过。”

    简直黑暗地狱里的一道曙光。

    冉霖二话不说就把题目纸递过去:“随便问。”

    青年没接题目纸,而是直接伸手指指上面:“在我问之前,你能先重复一遍第十题和第十一题的答案吗?”

    冉霖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照做:“你的初恋发生在什么时候?高中。你谈过几个女朋友,没有。”

    重复完,冉霖就懂了。

    眼镜青年嘿嘿一笑:“我的问题就是,请给个解释吧。”

    冉霖一脸真诚:“我的初恋发生在高中,暗恋,失败。”

    眼镜青年:“……师傅,开马达!”

    长竹竿放下,小马达走起,小凉风吹过面庞时,冉霖感觉到了久违的惬意。

    这题目谁出的,真是善解人意。

    但凡改几个字,他都容易掉沟里。

    刚刚那种拼命赶时间的状态里,留给他判断这题好不好答,能不能答的时间非常短,除了最喜欢的内地男女艺人这种一看就是深坑的,其余都容易着了道。何况他的原则还是能真诚尽量真诚,除非万不得已,不说假话。

    所以如果这两道问题简单改几个字——

    你的初恋发生在哪里?

    你谈过几个朋友?

    他的回答可能就截然不同了。

    他的初恋发生在高中男生宿舍。暗恋,失败。

    他谈过两个朋友。一个网恋,还没见光,就因为他迟迟不愿意给对方发照片,被无情拉黑;一个大学校友,第一次约会看电影,就发现对方开小差跟炮丨友发微信。你说你假装上厕所出去发也行,整个电影院那么黑,就你的手机屏像探照灯那么亮,不窥屏都对不起这份坦荡。

    拂面的风里渐渐有了寒意,冉霖眺望漓江风光,擦掉额头冷汗。

    好险。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坐在公司的商务车里,除了司机,只有他们两个和刘弯弯。

    为方便交流,王希和冉霖一起坐在后排,刘弯弯则老老实实坐在副驾驶。

    车子遇上晚高峰,在路上堵起来没完,司机等得有些无聊,在征得王希同意后,打开窗户,点了支烟。

    淡淡的烟草味道里,一路上都沉默的王希忽然饶有兴味地瞥了他一眼,开口:“我发现你身上有个挺有意思的点。就是你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多想,唯独演起戏来全情投入,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冉霖琢磨了一下这话,好像有点品出来了:“我试戏的时候导演表情不好?”

    “不不,”王希道,“他们对你的戏没意见,但其实压根就不关心你演的怎么样。两个导演都是,中途就想打断你了,估计是碍于介绍人的面子,还有你也一点不跟人眼神交流,就没找着机会,只能让你演完。”

    冉霖诧异:“你是说他们在我试戏之前,就已经决定不用我了?”

    王希耸耸肩,扯了下嘴角:“嗯,主要演员应该已经定好了,试戏只是走走过场。”

    冉霖点点头,再没多问。

    别看王希说的话轻描淡写,像只是简单知会他一下没戏似的。但当场就看出来了,却偏等到现在才说,根本就不符合王希干净利落的性格。所以冉霖明白,她是顾虑到了他的感受,才一路都在想最合适的开口时机和告知方式。

    其实冉霖想告诉王希,自己没那么脆弱。

    王希能帮他争取到这两个机会,肯定是下了功夫的。但一个项目从来都是多方博弈的结果,更何况这种重要的角色,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关系,可能真正掏钱投资的出品人有自己属意或者想推的明星,也可能已经有更强的关系脉搞定了导演。

    “以后这种情况还会有的,习惯就好了。”王希轻叹口气,揉揉太阳穴。虽然劝冉霖习惯,但她自己其实也不太开心,看得透是看得透,不代表不会影响心情,另外最近韩泽那边的事情也多,连日两头跑,让她很疲惫,“后天就是第二次录影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冉霖连忙道,“我就按你说的,做我自己,已经慢慢进入感觉了。”

    王希满意地点点头,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便补充提醒:“记得多跟陆以尧互动,别傻不拉几总跟夏新然抱团,他综艺感太好,你在旁边出不来。”

    冉霖怔住,久久没说话。

    王希没注意到他的表情,提醒完,便向后靠去,闭目养神。

    只剩下一直竖着耳朵的刘弯弯,心情复杂,想回头,又不敢,只能直视前方,胡思乱想。

    车流终于开始移动,司机掐了烟,轻点油门,一点点跟着队伍往前蹭。

    冉霖看向窗外,雾霾一片。

    他看得出神,想得悠远,没一会儿,就觉得雾霾都散了,车流也消失了,天变成湛蓝,马路变成江水,耳边是夏新然的乱叫和陆以尧的快来尝尝我亲手做的米粉。

    不自觉地笑了下。

    冉霖收回远眺目光,仿佛下了某种决心似的,把头重新转向身旁的经纪人:“希姐。”

    “嗯?”王希没睁眼,只轻轻应着。

    冉霖的声音不大,但一字一句平缓清晰:“你不是说让我做自己吗?”

    王希先是皱了下眉头,然后才不甘不愿地睁开眼睛,奇怪地看过来:“你说什么?”

    冉霖知道她刚刚一半元神都梦游天外呢,所以刚才也没把话说全:“我说,希姐你不是让我做自己吗,做自己难道不是想跟谁玩就跟谁玩?”

    王希彻底清醒了,身体不自觉坐直,微眯着的犀利视线在冉霖脸上扫了好几个来回:“你是想告诉我,相比陆以尧,你更喜欢夏新然?”

    冉霖轻轻摇头:“我谁都不讨厌,他们都很好。夏新然待人真,喜怒分明,陆以尧很敬业,不管多匪夷所思的环节和任务,他就是不愿意,也会坚持做完,同样,张北辰友善,顾杰踏实,每一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优点。所以如果你让我做自己,我对他们就不会有偏好,节目环节怎么设置,我就怎么做,该和谁一组就和谁一组,我不会刻意远离谁,更不想刻意抱着谁。”

    冉霖一口气说完,王希却没有急着接话。

    她似笑非笑看了冉霖良久,才冷冷道:“我怎么听着你不像是单纯抗议综艺的事,倒像是埋怨我之前帮你捆着陆以尧炒作了。”

    冉霖沉吟片刻,抬眼迎向王希,不躲不闪,真诚坦荡:“希姐,我能和你说说心里话吗?”

    “当然,”王希想也不想就道,“你现在是我的艺人,你的未来要靠我们两个共同努力,你如果对我都不说真话,那我忙活什么呢。”

    冉霖没想到王希这样敞亮,还以为又要被嘲讽一下才能进入话题呢,本来准备好应对的小心脏也不紧缩了,扑通通欢快地跳:“那我就不藏着掖着了。炒作那件事,我确实有点后悔……”

    眼见着王希不满挑眉,冉霖立刻把后面的话补完:“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也确实从中得益,所以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我就不说了,我想和你聊以后。”

    王希抱起了双臂,洗耳恭听。

    “希姐,我就问你一句话,如果我从现在开始不捆绑任何人,不蹭任何人的热度,就靠自己的努力,能不能起来?”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