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此为系统防盗章, 订阅比例达标后即可正常阅读最新内容。m.. 移动网  连惯于沉默寡言的陈翎都忍不住跟着乐。

    大家都以为他是临时起意突发奇想,故意去蹭陆以尧的热度。但这做法又真的特别招笑, 尤其在被娱记认出来之后,场面一度很酸爽。所以反而不想嘲讽了,只想尽情地乐一乐。

    冉霖被笑到没脾气。

    只觉得这件事特别像古代故事里的鬼打墙——鬼使神差地捡了灯牌,鬼使神差地原地没动,鬼使神差地跟陆以尧四目相对, 鬼使神差地温馨合影。

    可能那是块承载着太执着粉丝心的灯牌, 于是谁捡起来,都会被粉丝恶灵附身。

    不然没办法解释这一场神一样的乌龙。

    不过直到最后, 他也没有对娱记们发声。因为从陆以尧揽住他拍照, 到对方觉得可以了,松开他匆匆离去,前后不过半分钟。即便最后知道了他似乎可能八成同样是个明星,也只是眼底闪过诧异,然后不等他反应, 温柔放下手,以“旅途疲惫实在需要休息,各位抱歉了”,把和蔼可亲好明星的人设完美收官。

    娱记们虽然让开通道,却还是一路追着陆以尧拍到了门外。

    康回打电话过来让他们去另外一层拍照, 说是韩泽已经回去了,就绪的摄影师感觉那里取景更好。

    不是商量,只是知会。

    三个人都懂, 故而片刻不耽搁地奔赴指定地点。

    娱记们或许会在陆以尧上车之后回来,继续深挖这则十八线男星举灯牌迎接偶像的八卦,或许不会回来,直接继续跟车陆以尧。

    但这些跟冉霖都没关系了。

    之后的拍摄很顺利,没多久,三个人便跟着经纪人上车返程。

    康回终于在贺嘉一的嗤笑和只言片语里,拼凑出了事件原貌,当即就黑了脸。

    冉霖心里一沉,知道自己要得挨批评教育了。

    入圈两年,他虽糊到十八线,但对圈里的各种套路早已了然于胸。

    什么是红?红就是有热度。

    那怎么才能有热度?条件好关系硬有资源肯努力的,在靠一部部戏来攒好感来刷脸之余,还要炒些话题;条件差没背景无资源的,那就更得无所不用其极地去博头条了。

    像刚刚那样的机会,简直天赐良缘。他最该做的就是抱住陆以尧大腿表达我已经粉你很久了虽然我是个明星但是我在你面前就是个小粉丝嗷嗷嗷的痴汉心情。

    顺利的话,不仅能蹭个新闻,还能借机和陆以尧攀上关系。

    陆以尧的团队自然不会让他面对镜头打一个小粉丝的脸,于是他俩关系究竟好不好不重要,只要让粉丝以为他俩从今天开始一见如故惺惺相惜了就行。

    最坏的结果,陆以尧的粉丝不买账,狂黑他。

    那又如何?

    黑也是一种热度。

    结果他倒好,对着镜头一句话没说,眼睁睁把上头条的机会从眼前放过去了。

    就算明天全网放出他举牌等陆以尧的新闻又怎样。没互动没交流没金句,就几张照片,或者几十秒的尴尬视频,炒都没地方下手。

    意外的是康回没说什么,只是阴郁地看了他半天,最终摘下眼镜,疲惫地揉了揉眉心,然后问陈翎:“后天的歌友会没问题吧?”

    陈翎不知道怎么话题就跑自己这边来了,呆愣半天,才回答:“哦,没问题,排练好几遍了。”

    康回点点头,然后闭目养神,再不发一言。

    贺嘉一撇撇嘴,显然全程围观了康回的态度,嫌恶之情溢于言表。

    倒不是为冉霖同仇敌忾,他只是单纯跟这个经纪人不对付。

    艺人如果跟经纪人不对付,那就别指望红了。

    不过贺嘉一不在乎,反正他早就看不见前途了,现在就等着约满转行,拿着积蓄去搞第二职业。

    冉霖没有不喜欢这个经纪人,毕竟是一出道就跟着的。

    但他能理解贺嘉一的心情。

    因为他们两个一样,现在都处于被放弃的状态。

    是的,其实都不是放养了。

    康回一个人带三个艺人,但他的资历和资源都有限,所以只能挑一个来勉强维持。

    陈翎就是被选中的那一个。

    很简单,陈翎能唱,而且是词曲唱俱佳,除了能跑通告开歌友会,还能给影视剧甚至是电影写写歌。

    娱乐圈不缺冉霖、贺嘉一这种好看的人。

    但是才华,哪个地方都喜欢。

    所以面对冉霖的扶不起,康回连说都懒得说了。

    冉霖回贺嘉一淡淡微笑,有释然,也有无奈。

    其实就算他刚才抱了陆以尧的大腿又怎样。没作品,没口碑,没资源,没前景,再有热度也是昙花一现。

    微博上的热门话题一小时就能更新一次。

    再大的热搜事件,晃荡两天,也就被忘了。

    公司司机开车的路数很像夺命狂奔,挨着车门的冉霖把头抵在玻璃上,看着街景迅速后退。

    他今年二十三了。

    不知道还有多少青春能在这个圈子里挥霍。

    机场插曲的另一主角,陆以尧先生,转头就把这件事情忘了。

    等到坐着保姆车回到自己位于朝阳区的某大户型豪华公寓,洗个酣畅淋漓的热水澡,连电影节的美好瞬间都顾不上回味,便一头扎进柔软大床,踏实酣眠。

    同一个夜晚,同一个朝阳。

    一个中心cbd,一个快出东五环。

    跟周公跳恰恰的两个人谁都未曾察觉,在另外一个空间,在那个永远都有成千上万睡不着的人的微博上,他们的“友爱视频”正在慢慢发酵。

    “陆哥,咖啡。”

    机灵的助理小弟早就摸清了陆以尧的习惯——早餐就是雷打不动的三明治,倘若前一日作息正常,就配拿铁,要是舟车劳顿,或者熬夜赶戏,那就配黑咖啡。

    很少有人会同时喜欢几乎喝不到太多咖啡味的拿铁和纯粹到没任何修饰的黑咖啡。

    但自己这位老板是个例外。

    不过如果所有同行交流时都会抱怨明星难伺候,而你却觉得自己老板人还不错,甚至很多时候你觉得他应该生气时他都不会发火,那么就算有点不合常理的癖好,也是美的。

    “嗯。”陆以尧头都没抬,只是哼了一声,而且哼得还没什么好气。

    助理小弟愣住,心说真不能夸人,这刚夸完,咖啡也不伸手接了,一直说的“谢谢”也没了。虽然他不求这个,但习惯了之后再收走,还是难免别扭。

    腹诽归腹诽,助理还是麻利地把咖啡放到了化妆镜前的桌子上。

    已经给陆以尧化好妆,正在弄头发的化妆师姐姐给了小弟一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乖乖闪到后面去了。

    老板在生气。

    而且是那种不能靠修养化解,只能尽力压制,然后让五脏六腑都郁结的严重的生气。

    手机被砰地一声扔到了桌子上,撞着了咖啡纸杯。幸而这家咖啡店的外带包装有厚度有硬度,只是杯底往旁边蹭了半厘米,很快重新稳住。

    陆以尧刷了一早上微博,化妆师就跟着一心二用地看了一早上微博。

    虽然不厚道,但以她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这件事真的可以拉上几个姐妹点个下午茶来专门开八乐一乐。

    事情是这样的。

    早上八点,据说昨天根本没睡上几个小时的陆大明星被其经纪人红姐带着保姆车从家里直接运到了这个化妆间。因为中午有个通告,就在本市,给他最近代言的一款产品站台。

    陆以尧虽然睡眼惺忪,但也敬业地让化妆师折腾。奈何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委实无聊,出去买早餐的助理又不知道是不是也冲进了早高峰,迟迟不归,于是他只能在不影响脸部肌肉的前提下,刷刷微博,看看@,聊胜于无。

    哪知道点开一个圈内朋友@他的信息,就看见了自己。

    刷微博看见自己这件事,在陆以尧这里不新鲜。

    但今天不同,今天微博里的自己旁边,还贴着另外一张脸。

    话题还在酝酿热度阶段,陆以尧看过去的时候,留言还在持续地增加。

    标题是“这年头长得丑都没办法追星了好悲伤”,配的就是他跟冉霖的合影还有一段十几秒的视频。

    视频拍得很仓促,杂音很大,但画面很清晰,而且最后娱记们调侃的几句听得真真切切。

    他和冉霖肩并肩,平心而论,确实是挺好看的风景。

    陆以尧这才想起昨天晚上还有这么一出。

    很快,最热的两三条同类微博下面已经有了过千回复,显然夜里的人们刷完去睡了,早起上班的人们接着刷。

    热门留言大多是“啊啊啊这也太帅了”或者“嗷嗷嗷我陆神的魅力就是秒天秒地秒同行”。

    也有个别真爱粉吐槽冉霖蹭热度,但很快就会有理智粉在下面回复“多一个人喜欢也没什么不好,请不要给陆神招黑”。

    被蹭热度这种事,陆以尧已经习惯了,况且冉霖也没对着镜头做什么让人困扰的事,或者说一些出格的话。

    事实上那人根本一句话没说。

    弄得陆以尧回想起来,也不敢肯定这究竟是炒作还是真爱粉了。

    然而只过了半个小时。

    舆论导向忽然有了微妙的变化。

    先是几个网友转发视频然后问“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冉霖笑得非常尴尬吗[笑哭]”。

    接着就是越来越多的网友回复“你不是一个人[狗头]”。

    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机场监控视频泄露。

    视频里,从他的“替身”把粉丝吸引走,到冉霖犹豫地上前捡起灯牌,再到那人看着垃圾桶的方向迟疑,最终,自己潇洒地出现在抵达出口,把人家单方面认等成粉丝揽入。

    监控视频有影没声,只这么看,完全可以解释成“冉霖故意捡起灯牌假装粉丝”。

    可最终被带起节奏的,却是“被明星误认为是粉丝怎么办?我真的只是想爱护环境卫生啊[笑哭]”。

    这个话题可比之前的话题有戏剧性多了,并且是人民群众最喜闻乐见的那种反转。

    很快,两段视频就被某娱乐号拼接到了一起,而且还非常贴心地做了后期,尤其是那三十秒的冉霖没说一句话的视频,愣是被从头到尾配了os字幕,而且神他妈应景。

    他揽住冉霖肩膀,冉霖呆愣——【这位明星,这可能是个误会。】

    他拉着冉霖一起面对镜头,冉霖依然呆愣——【怎么办?我要不要现在跑!】

    视频过半,冉霖不易察觉地叹口气——【算了,打人不打脸,将错就错吧。】

    后三分之一,冉霖露出尴尬微笑——【心好累……】

    尾声娱记乱喊,冉霖继续微笑——【陆以尧,你欠我一座奥斯卡。】

    视频结束,黑幕红字——【我不是你的粉丝,但我爱你爱得深沉。——冉霖】

    该视频一出,众号立刻疯转,瞬间成了热门话题。

    围观群众跌掉下巴,但因为配的字幕太喜感了,于是底下清一色“哈哈哈哈哈”。

    陆以尧这个时候要再嗅不出猫腻,那就白在娱乐圈混四年了。

    不管冉霖捡起灯牌是无意还是蓄谋,眼下这波节奏,必然是对方团队带起来的。

    自己在娱乐圈的地位虽然还是小辈,可正值话题与热度齐飞,流量共人气一色的爆发阶段,弄好了,未来就是康庄大道。

    现在这个时候往自己身上沾,倒是挺会打算盘。

    好在冉霖完全不出名,所以这视频里“明星误解明星”的噱头,其实和“明星误解路人”没有太大分别,唯一的笑点就是“好尴尬呀”,但尴尬完了,也就完了,一个段子罢了,掀不起太大水花。

    从留言就能看出来,最热的号,下面也就两千来条。

    只要自己不回应,这事的热度转眼就会下去。

    陆以尧在这样自我安慰的庆幸里,等来了助理的咖啡。

    其实也是助理运气太背。

    但凡他早回来两分钟,陆以尧都不会这么生气。

    偏偏没早没晚,他出声的那一刻,陆以尧那颗有修养的心正好炸裂成一片片的shit。

    ——冉霖和陆以尧两个名字绑在一起,空降热搜。

    回程的时候他问王希,自己发挥的怎么样。

    王希难得不吝表扬,说他演得很灵。但顿了顿,又补一句,估计这俩都没戏。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坐在公司的商务车里,除了司机,只有他们两个和刘弯弯。

    为方便交流,王希和冉霖一起坐在后排,刘弯弯则老老实实坐在副驾驶。

    车子遇上晚高峰,在路上堵起来没完,司机等得有些无聊,在征得王希同意后,打开窗户,点了支烟。

    淡淡的烟草味道里,一路上都沉默的王希忽然饶有兴味地瞥了他一眼,开口:“我发现你身上有个挺有意思的点。就是你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多想,唯独演起戏来全情投入,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冉霖琢磨了一下这话,好像有点品出来了:“我试戏的时候导演表情不好?”

    “不不,”王希道,“他们对你的戏没意见,但其实压根就不关心你演的怎么样。两个导演都是,中途就想打断你了,估计是碍于介绍人的面子,还有你也一点不跟人眼神交流,就没找着机会,只能让你演完。”

    冉霖诧异:“你是说他们在我试戏之前,就已经决定不用我了?”

    王希耸耸肩,扯了下嘴角:“嗯,主要演员应该已经定好了,试戏只是走走过场。”

    冉霖点点头,再没多问。

    别看王希说的话轻描淡写,像只是简单知会他一下没戏似的。但当场就看出来了,却偏等到现在才说,根本就不符合王希干净利落的性格。所以冉霖明白,她是顾虑到了他的感受,才一路都在想最合适的开口时机和告知方式。

    其实冉霖想告诉王希,自己没那么脆弱。

    王希能帮他争取到这两个机会,肯定是下了功夫的。但一个项目从来都是多方博弈的结果,更何况这种重要的角色,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关系,可能真正掏钱投资的出品人有自己属意或者想推的明星,也可能已经有更强的关系脉搞定了导演。

    “以后这种情况还会有的,习惯就好了。”王希轻叹口气,揉揉太阳穴。虽然劝冉霖习惯,但她自己其实也不太开心,看得透是看得透,不代表不会影响心情,另外最近韩泽那边的事情也多,连日两头跑,让她很疲惫,“后天就是第二次录影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冉霖连忙道,“我就按你说的,做我自己,已经慢慢进入感觉了。”

    王希满意地点点头,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便补充提醒:“记得多跟陆以尧互动,别傻不拉几总跟夏新然抱团,他综艺感太好,你在旁边出不来。”

    冉霖怔住,久久没说话。

    王希没注意到他的表情,提醒完,便向后靠去,闭目养神。

    只剩下一直竖着耳朵的刘弯弯,心情复杂,想回头,又不敢,只能直视前方,胡思乱想。

    车流终于开始移动,司机掐了烟,轻点油门,一点点跟着队伍往前蹭。

    冉霖看向窗外,雾霾一片。

    他看得出神,想得悠远,没一会儿,就觉得雾霾都散了,车流也消失了,天变成湛蓝,马路变成江水,耳边是夏新然的乱叫和陆以尧的快来尝尝我亲手做的米粉。

    不自觉地笑了下。

    冉霖收回远眺目光,仿佛下了某种决心似的,把头重新转向身旁的经纪人:“希姐。”

    “嗯?”王希没睁眼,只轻轻应着。

    冉霖的声音不大,但一字一句平缓清晰:“你不是说让我做自己吗?”

    王希先是皱了下眉头,然后才不甘不愿地睁开眼睛,奇怪地看过来:“你说什么?”

    冉霖知道她刚刚一半元神都梦游天外呢,所以刚才也没把话说全:“我说,希姐你不是让我做自己吗,做自己难道不是想跟谁玩就跟谁玩?”

    王希彻底清醒了,身体不自觉坐直,微眯着的犀利视线在冉霖脸上扫了好几个来回:“你是想告诉我,相比陆以尧,你更喜欢夏新然?”

    冉霖轻轻摇头:“我谁都不讨厌,他们都很好。夏新然待人真,喜怒分明,陆以尧很敬业,不管多匪夷所思的环节和任务,他就是不愿意,也会坚持做完,同样,张北辰友善,顾杰踏实,每一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优点。所以如果你让我做自己,我对他们就不会有偏好,节目环节怎么设置,我就怎么做,该和谁一组就和谁一组,我不会刻意远离谁,更不想刻意抱着谁。”

    冉霖一口气说完,王希却没有急着接话。

    她似笑非笑看了冉霖良久,才冷冷道:“我怎么听着你不像是单纯抗议综艺的事,倒像是埋怨我之前帮你捆着陆以尧炒作了。”

    冉霖沉吟片刻,抬眼迎向王希,不躲不闪,真诚坦荡:“希姐,我能和你说说心里话吗?”

    “当然,”王希想也不想就道,“你现在是我的艺人,你的未来要靠我们两个共同努力,你如果对我都不说真话,那我忙活什么呢。”

    冉霖没想到王希这样敞亮,还以为又要被嘲讽一下才能进入话题呢,本来准备好应对的小心脏也不紧缩了,扑通通欢快地跳:“那我就不藏着掖着了。炒作那件事,我确实有点后悔……”

    眼见着王希不满挑眉,冉霖立刻把后面的话补完:“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也确实从中得益,所以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我就不说了,我想和你聊以后。”

    王希抱起了双臂,洗耳恭听。

    “希姐,我就问你一句话,如果我从现在开始不捆绑任何人,不蹭任何人的热度,就靠自己的努力,能不能起来?”

    漫长的,安静。

    终于,一直看着他的王希淡淡开口:“你想要的‘起来’是什么?”

    冉霖心里一直都有答案:“有工作接,有戏拍,不红没关系,只要演出的每一个角色都能被认可。”

    王希嘲讽地扯扯嘴角:“你不红,人家凭什么给你戏拍?”

    冉霖笑,很浅,从容里透着顽皮:“红有红的戏拍,不红有不红的戏拍,剧组也不是都财大气粗,总还有追求艺术……呃,和性价比的导演。”

    “嗯,”王希仿佛很听得进去地点头,然后道,“现在还在横店的那几个抗日神剧剧组,就特别欢迎你这样的演员。”

    冉霖囧,算是服了王希的毒舌。

    说是掏心,其实他还是藏了几句压心底的话没说。不是不敢说,只是那话连自己听了都觉得幼稚,便不好意外往外拿。

    “行了,别拐弯抹角了,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炒作,想拿作品说话,对吧。”王希一双眼睛看过多少艺人了,从冉霖第一句话开始,她就已经清楚了对方的诉求。

    冉霖惊讶地看向这个妆容精致的女人,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真的还是太嫩。

    王希不跟他客气婉转,既然说了心连心,那就一次性全摊开:“以你现在的资源和条件,想靠作品积累口碑和人气,就等于从零开始。很可能直至你合约期满,也见不到什么效果。公司没有理由放着捷径不走,在你身上做这种一看就很难回本的投资。”

    冉霖沉默。

    对方说的都是实话,实话刺耳,但没办法反驳。

    王希知道冉霖反驳不了,但同样也看得出他的态度:“怎么,还不放弃?”

    冉霖几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动作很轻,柔软,却坚持:“希姐,我签公司两年多了。在机场乌龙之前,我已经很久没有通告,我都做好了转行的准备。所以发生机场那件事的时候我也很乱,一方面我知道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一方面我又觉得哪里不对。我甚至一度希望以后千万别碰见陆以尧,因为这件事做的就是挺不地道,挺过意不去的。”

    “圈里都……”

    “我知道圈里很多人都这样,但我也知道有很多人在兢兢业业工作,拍戏。宣传自己这件事没有毛病,哪怕把一分的演技夸成十分,只要我自己不心虚,那吹上天我都乐意。但炒作别人蹭别人热度和人气这件事,不对……再多人做,也不对。”

    王希啧啧两声,虽然有准备,仍然诧异于冉霖的坚决:“陆以尧是不是给你下什么降头了,你真成他铁粉了?”

    冉霖被王希的脑洞搞得哭笑不得:“我和他说的话两天加起来都没超过十句。”

    王希不解:“那你怎么就忽然良心发现了?”

    “不是突然的,”冉霖算是把自己的心路历程都亮出来了,“刚开始就挺过意不去,但那个时候我毕竟不认识他。后来就到了录节目,一连两天,他连看都不怎么看我,我简直想把他拉到没人的地方道歉了……”

    “你道歉了?”王希讶异。

    “没,人家根本就不给我机会,能躲我多远就躲我多远。”想起陆以尧反感的眼神,冉霖觉得罪有应得四个字根本就是为自己准备的,“这才一期,后面还有七期,我要是按照你说的继续蹭他,那这朋友就彻底没得做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来啦,等下19:00第二更!

    ––––––––

    感谢小伙伴们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一根甜玉米o3o、如果路知道、凤、冷的发抖、青豆子咩(x2)、苏一卡_都退下_好挫啊、饮屠苏、一饼饼、楚哥儿、??白鹭先生o▽o、高音癌、二食堂的包子⊙▽⊙、chacha、哼哼侠、玘阿、红红红尘、大脸猫、19975086、kanda、ghostre、23518704、土思聪(x34)的地雷!

    感谢椒盐香酥炸叽翅、非然、蛋蛋的手榴弹!

    感谢fellow1212的地雷 手榴弹!

    流行麻麻地雷(x2) 手榴弹!

    感谢格林伍德、横不是横、小野姬、小孩爱吃糖的火箭炮!

    爱你们么么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