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此为系统防盗章, 订阅比例达标后即可正常阅读最新内容。

    奔腾时代算是国内现有最具影响力的几家传媒集团之一了, 平台好, 资源强, 经纪人同样是业内翘楚。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 当然对外宣称的是理念不合,王希就这样净身出户, 没带走一个艺人。

    之后就有了韩泽的爆红。

    贺嘉一总喜欢在背后腹诽是韩泽运气好,陈翎一愤青无所谓,爱谁谁。

    但冉霖觉得,同样的资源, 有人红了,有人没红, 差的可能是时运, 也可能是实力,与其嫉妒别人,不如做好自己。

    当然这是他去年劝对方的鸡汤了,今年他是个负能量boy, 没办法再斗志昂扬。

    王希应该是认识陆以尧的, 因为后者虽然名义上是自组工作室, 仿佛自己给自己当老板, 但陆以尧工作室其实是挂靠在奔腾时代传媒下面的,严格意义上讲,依然是奔腾时代的艺人。而前者离职时,后者已经小有名气。尽管王希并不是陆以尧的经纪人, 但同属一家公司,哪怕一年只在年会上见一面,也该是认识的。而王希跟陆以尧的经纪人,怕更是相熟。

    带着新东家的艺人跟老东家的同事、艺人同台(国际抵达出口)pk,不知道希姐会是个什么心情。

    毕竟,陆以尧现下正风头正盛,韩泽和他一比,很难再显出什么光芒。

    冉霖不认识陆以尧,但他总能见到陆以尧——电视上,还有微博里。

    尤其今年,是陆以尧的大爆年。

    虽然那人前两年也有过几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电影、电视剧角色,但大多不是一番。直到今年上半年,担当绝对男一号的电视剧《夜雨十年灯》、《云章》和电影《北海树》撞到了一起。

    两部电视一个三月,一个四月,前后脚上星播出。现在的电视剧都是双星联动,就是最多可以在两家上星卫视上同步播出,但这两部电视剧绝的是,播放平台是同样两家。也就是说观众三月份才是xx卫视和yy卫视看完《夜雨十年灯》,紧接着继续在这两个卫视上,同一时间,同一剧场,看接档的《云章》。

    弄得那段时间网友调侃,打开电视就是陆以尧。

    两部电视剧都是ip改编,收视群体也都是年轻人,《夜》的口碑很一般,《云》的口碑非常好,于是先抑后扬,两部电视剧播完的后续效应,便一直持续在正面。更让业内看到陆以尧价值的是两部电视剧收视率都破了表,完爆同期甚至去年的大部分ip剧。

    对于粉丝,粉的是偶像这个人。

    对于投资人,看的是明星能带来的投资回报。

    陆以尧两边都占全了,再不红可真就天理难容了。

    俗话说好事成双,到了被老天爷偏爱的陆以尧这里,好事就成了三。

    六月,就在两个电视剧播完陆以尧人气正井喷的时候,电影《北海树》上映。虽然片子走文艺路线,票房十分疲软,但口碑绝赞,并且在八月入围了国外某a类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

    如今国庆刚过,电影节落幕,才跟着剧组走完红毯镀了一层厚金的陆以尧终于载誉归来。

    尽管影片最终只得了三项提名中的最佳摄影奖,但一个受国际认可的最佳男主角的提名,足以让陆以尧在同期新星中脱颖而出,率先甩掉偶像的帽子,晋级演技派,并且彻底华丽转身,成为电影咖。

    论赚钱,演电影不如演电视剧;但若论逼格,大荧幕永远都是明星们的追求。

    君不见多少电视剧里人气爆棚的偶像明星,到了大屏幕上都成了票房毒药。能在大荧幕站稳脚跟,陆以尧已经将同时代的小生们,甩开一大截。

    他今年才二十四。

    只比冉霖大一岁。

    “啊啊啊啊——”

    “韩泽!韩泽!”

    “啊啊啊——”

    粉丝仿佛积蓄了一夜力量的尖叫险些掀开t3航站楼的屋顶。

    正望着陆以尧灯牌艳羡地胡思乱想的冉霖被吓了一个激灵。

    国际航班抵达出口已被堵得水泄不通,所有为了韩泽而来以及部分为了陆以尧但觉得对韩泽也是路人粉的少男少女们都开始尖叫。

    冉霖他们远远躲在最外围,任凭三人帅出天际,这时候也没人会回头看他们一眼。

    韩泽已经走出来了,没戴帽子、墨镜或者口罩等任何遮挡的东西。这说明他的状态非常好,有足够的自信敢于直面真爱的饭拍。

    事实也确实如此。

    一袭干净利落的风衣,大步流星走起来似乎都能带起风。发型随意自然,却又不失味道,而那张一路带着笑的俊脸,丝毫不见旅途劳顿,满满的元气和温暖。

    韩泽能红是有原因的。

    古装俊朗,现代装潇洒,单凭造型就能让观众毫不串戏,这是老天爷赏的饭。

    随着韩泽往外走,一部分人群也呼啦啦跟着动,一时间尖叫声,脚步声,推搡声,乱成一团。

    康回早被人海淹没,倒是一直跟在韩泽旁边的希姐,和同车一起来的这会儿正端着相机的摄影师,还很醒目。

    不过大部分的粉丝和娱记仍然留在原地,等着陆以尧。

    韩泽的背影在粉丝的簇拥下越来越远,眼看就要出航站楼。

    贺嘉一有点担心地嘀咕道:“我们真的就在这里傻等?看这架势,那小子肯定一出航站楼,坐着公司车就跑,摄影师还能折回来拍我们?拍完了怎么回,一起大半夜打车?”

    陈翎懒得理他,正因为机场不能抽烟,而憋得直打哈欠。

    冉霖其实也不想理他,因为这位同门的脑回路永远都是直线段,拐个弯都是难为他。但眼见着贺嘉一蠢蠢欲动,大有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趋势,冉霖只得揽住他脖子,以哥俩好的亲昵姿态解释:“放心吧,韩泽他们回来那么多人,就是我们全腾地儿,那辆小破车也挤不下。公司肯定已经提前派车过来等着了。”

    贺嘉一愣住,好半晌,才恍然大悟地点头:“有道理!”说完还不过瘾,又直勾勾看了冉霖良久,补一句,“你小子脑袋是好使。”

    冉霖哭笑不得,总觉得完全没有被表扬的喜悦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陆以尧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我爱你——”

    不知谁先喊了第一句,之后声浪就再下不去了。

    如果说韩泽的粉丝们只是差点掀翻航站楼,那尧粉真就彻底掀翻了。

    幸好大厅里不让停车,否则现在应该全是被震响的报警器。

    相比韩泽,陆以尧可谓全副武装,帽子口罩墨镜戴了个全套,一路低头,只管在周围工作人员的开路下,大踏步往外走,连个笑脸都吝啬于给接机的粉丝们留,速度之快堪比移形换影,不知道的还以为在逃命。

    冉霖有些失望。

    原本他还想看看真人的。

    电视剧里的陆以尧特别合他眼缘,剑眉,桃花眼,不笑的时候有些冷,但多半的时间都带着淡淡的笑。古装剧里是翩翩世家公子,刘海撩起来全部拢进发髻,禁欲深情;现代剧里是顽皮男友,刘海放下来,清新阳光。

    可惜了。

    冉霖暗搓搓地在心底叹息一声,从他胳膊下挣扎出去的贺嘉一,正神情复杂地看着少男少女大部队随“男神”而去。

    同在娱乐圈,这种差别待遇的冲击力太大了,大到除非你有钢铁般的意志,否则终是意难平。

    大厅重归安静,国际抵达出口已经空空荡荡,地上躺着一块灯牌,只一个“尧”字,仍在尽职地闪烁,估计是刚才拥挤着落下的。

    冉霖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把灯牌捡了起来——毕竟是人来人往的出口通道,这种东西横在地上怎么看都有些不安全。

    可是捡起来之后,冉霖就有点后悔了。

    捡的时候他并没有多想,只当举手之劳,爱护环境,人人有责。然而当真正把灯牌拿到手里,他就觉出烫手了。

    灯牌和荧光棒等应援物不一样,不是用完就丢,像他手里这个灯牌,做工精美,质量上乘,保存好了用上一两年都可以。

    冉霖在最初进入娱乐圈的那一年,也会偶尔遇见粉丝举着灯牌为他接机。数量自然和陆以尧没法比,但不管是十个粉丝也好,十万个粉丝也好,每一个粉丝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怕是没人喜欢看到自己为偶像应援的灯牌被人丢进垃圾桶。

    慢着。

    不知是不是闪烁的灯牌照亮了冉霖的大脑,他忽然觉出哪里不对。下意识抬头看出口上方的大屏幕,果然,虽然来自韩泽时装周的航班和陆以尧电影节城市的航班都显示已经抵达,但两个航班的抵达时间前后相差十五分钟,就算陆以尧的速度再快,行李传送总是按照航班顺序来的,他怎么可能紧跟在韩泽的后面就出来了?

    斜后方传来骚动,冉霖回头去看,发现之前跟着粉丝们一起簇拥“陆以尧”走出去的八卦记者们又都跑回来了!

    冉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收回目光,重新看向眼前的国际抵达出口,虽然心中已隐约明了,还是觉得陆以尧这招玩得邪。

    骨碌碌——

    有拖动行李箱的声音了。

    最先出来的是一组夕阳红国际旅行团,尽管已是后半夜,大爷大妈们仍精神矍铄地回味着旅途的见闻;之后出来的是几个外国人,再然后是学生模样的年轻人……

    大约六七分钟后,人流渐缓,直到最终,出口重归空荡静谧。

    看起来仿佛这架航班的旅客都走光了。

    但冉霖用余光瞄瞄四周严阵以待的娱记,还是坚定地认为自己没猜错。

    骨碌碌——

    来了。

    冉霖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出口,也不知道哪来的执着,更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想验证猜测,还是想看看能想出这么损招数的陆以尧真身。

    黑色休闲裤,暗灰色套头针织衫,内搭白衬衫,露出领子边缘,和随性的衬衫下摆。

    不同于韩泽的精心准备,陆以尧应该也注意穿搭了,但终究还是随性了些,头发也因长途跋涉,睡得有些乱翘,好在本就走闲适风,倒平添几分慵懒。

    不过纯素颜,和走出来看见娱记们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还是出卖了他。

    这人料定之前的“替身”会把所有人卷走。

    冉霖敢肯定。

    嘴角不受控制地上扬,冉霖简直能在心里脑补陆以尧此刻的os,必定都是上了电视会被哔掉的词。

    不过这人应变能力很强,或者说自控力很好,很快便藏起懊恼,眼里带上温和的笑。

    咔嚓咔嚓的拍照声不绝于耳。

    陆以尧也大方地由着他们拍。

    冉霖想,他可能是觉着反正都这样了,与其狼狈,不如优雅。

    有几个心急的开始提问题,开启录音的手机几乎要怼到他的嘴上,大部分是关于这次电影节的,也有极个别胆大的,直接问绯闻。

    经纪人姚红从头到尾陪在他的身边,但又不会喧宾夺主,似乎对陆以尧很放心,即便被问到绯闻,也没有急于阻止,相比永远妆容精致的王希的干练犀利,这个同样四十左右的女人更温婉朴素,不像女强人,倒像姐姐。

    她的放心是有理由的——陆以尧四两拨千斤,就把关于绯闻的问题解决了,还逗笑了一干记者。

    冉霖站得近,故而听得很清楚,瞬间就明白过来,这是陆以尧早准备多时的答案,就等着谁撞上来,好让他抖这个机灵。

    大约回答了五六个问题,姚红终于开口,温和地跟记者们表达艺人还需要尽快回去休息的意愿。

    记者们难得碰见跟他们商量的艺人团队,将心比心,也互相体谅,便慢慢把路让开。当然,拍照不能停,还是要尽量捕捉到多的素材。

    冉霖也跟着记者闪到一边。

    陆以尧的真人比电视上还有味道,他以纯欣赏的角度把这位优秀同行看了个够,这晚上就算没白来。

    咦?

    陆以尧毫无预警地看过来,冉霖没来得及收回视线。

    四目,相对了。

    原本在经纪人和助理陪同下准备快步离开的陆以尧,忽然往冉霖这边走过来。

    冉霖瞬间紧张,没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陆以尧已经揽住他的肩膀,灿烂微笑:“谢谢你们来为我接机。”

    不是你,是你们,这一刻的冉霖,代表着刚才山呼海啸般的所有粉丝迷妹。

    冉霖看看陆以尧,再看看自己手里的灯牌,忽然生无可恋。

    这厢陆以尧带着他一起面向记者镜头。

    那厢娱记们心领神会,立刻咔咔一顿拍。

    冉霖咽了下口水,只能配合着露出尴尬但不失礼貌的笑容。

    灯牌上的“尧”字在镜头面前闪啊闪,替持牌人诉说着对偶像无尽的爱。

    陆以尧可能是良心发现,觉得自己先前用歪招不太厚道,于是满腔歉意都回报给了举着灯牌的幸存粉丝;也可能是逢场作戏,卖个爱粉丝的好人设。但不管哪种,冉霖都觉得自己吃亏了……

    “你是……冉霖?”

    娱记中终于有见多识广的,认出了这位十八线男星。

    “还真的是冉霖!”

    “原来你也是陆以尧的粉啊哈哈!”

    “别是为追星才进的娱乐圈吧!”

    “这个好励志!”

    “冉霖你说句话啊……”

    围攻的对象从陆以尧变成冉霖,娱记们明显放松随意许多。

    但是冉霖不想说话。

    他现在只想对所有人砸灯牌。

    “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会有螺丝刀?”

    五个伙伴围着这个神奇的发现,百思不得其解。

    “还是十字花的……”陆以尧一边念叨着一边把顾杰手中的新发现拿过来仔细端详,忽然,他一手握住黄色的橡胶手柄,一手握住细长的金属头,往相反方向用力一拔!

    四个人眼睁睁看着金属头和橡胶柄分离,当然也看清了原本插在橡胶手柄里的部分——与原本露出的部分长度粗细完全一致,只是十字花头变成了一字。

    “果然,”陆以尧把拔出的金属头像转笔一样在手指间旋了个圈,又插回了橡胶柄,露出“正如我所料”的微笑,“两用的。”

    冉、夏、张、顾:“……”

    他们承认,陆以尧确实迅速发现了螺丝刀的双头,但请问……这究竟有什么意义啊!

    “那个,既能拧十字花螺丝,也能拧一字花螺丝,确实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冉霖轻叹口气,拿过陆以尧手上的分体式螺丝刀重新组合好,“但我觉得这片荒岛上能给我们提供拧螺丝的地方可能不太多,我们是不是发散一下思维,想想这个螺丝刀出现的深层次原因?”

    一语惊醒梦中人。

    陆以尧摸摸下巴,陷入沉思:“可能是提醒我们人类的污染已经蔓延到了这样天堂般的世外小岛……”

    冉霖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也不用这么发散……”

    陆以尧还真是一个挺奇怪的人。

    冉霖不知道其他人什么感觉,反正他现在找不出比奇怪更合适的词。

    上一期还几乎不接梗,这一期简直全情投入。

    但他的投入又很特别。

    就是“认真”。

    认真地跟你互动,认真地跟你讨论,认真地参与到剧情中来。

    可能这种“认真”放到别人身上,呈现出来的效果就是“枯燥”,但放在陆以尧身上,就莫名地有了点“萌”。

    冉霖不知道这是因为陆以尧的“认真”简单纯粹,不掺杂一点水分,还是自己带着颜值滤镜看人,反正他挺喜欢陆以尧当下这个状态,让人觉得真诚又舒服,睿智又呆萌。

    “咱们再把这一带来个地毯式搜索吧。”张北辰提议,“刚才重点都放在前面椰林,后面这一片混杂区也没怎么看。”

    四个伙伴彼此看看,同意!

    十分钟以后,还是顾杰,还是同一句词——

    “快过来,这里有发现!”

    听见呼唤的时候,陆以尧已经第三次遇见同一株仙人掌了。

    这株仙人掌的造型特别婀娜,所以陆以尧记得十分清楚。

    事实上他对很多事情都能记得很清楚——除了路。

    所以对于顾杰这样总能最有效突围最迅速找到标记点的英才,他是打心底钦佩的。

    顾杰这一次的发现是几个椰子,就在一棵低矮的椰子树脚下,随意四散,仿佛瓜熟蒂落。

    但是……

    冉霖抬头认真观察这棵树,叶片倒是层层叠叠,翠绿宽大,但在该结果的地方,一片光秃秃。

    两相对比,地上的椰子就显得十分可疑。

    然而有些吃货同伴是不管那么多的。夏新然一蹦三尺高,捡起一个椰子就搂到了怀里,仿佛深情呼唤就可以让甘甜喷涌而出:“可以喝椰汁了哎,椰汁椰汁椰汁——”

    也幸亏夏新然的咋呼,陆以尧总算顺着声音寻到了伙伴。

    而这时候张北辰正好灵光一闪,指着冉霖手里的螺丝刀道:“这个是不是就为了开椰子准备的?”

    伙伴们面面相觑,恍然大悟。

    这个节目里,根本就没有“偶然”,一切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只要你觉出一丝奇怪,那背后必然就闪着节目组的“恶光”。

    但谁也不会把好吃的往外推,何况刚刚的几番搜岛,已经让他们气喘吁吁,口干舌燥。

    手动螺丝刀怼椰子。

    挑中椰子上头某一个看起来比较脆弱的点,用螺丝刀较锋利的一字头奋力往里扎。冉霖捅,冉霖捅,冉霖捅完顾杰捅,以手酸为换人原则,最终五人悉数上阵。

    陆以尧排在最后。

    从第四个扎的夏新然手里接过看起来毫发无伤的椰子之后,他思索片刻,认真地询问众伙伴:“我可以拿石头捶着螺丝刀柄往里钉吗?”

    微妙的安静……

    终于,四伙伴河东狮吼:“你为什么不早说!”

    有了石头的帮忙,螺丝头终于穿透椰壳,进入水中央。

    陆以尧说“透了”的那一刻,伙伴们感觉自己听见了天籁。

    一个大椰子的汁水还是很饱满丰沛的。

    五个人轮流举着往嘴里倒,还轮了两个来回。

    剩下三个椰子被夏新然用衣服下摆兜在怀里,誓要保卫胜利果实的架势。

    “现在怎么办?”张北辰四下看,仍是没发现其他有用的东西,“咱们省着点喝,三个椰子坚持一天应该可以,但是房子和篝火呢,总不能凭空弄吧。”

    此时的五个人仍处在林子深处,满眼望去除了植物,只剩脚下沙土。

    “话说回来,是不是只让我们搭房子,没说一定要多大,多结实?”陆以尧忽然出声。

    冉霖眼睛一亮,瞬间领会了陆以尧的意思:“沙雕城堡!”

    陆以尧扶额,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才重新看向冉姓伙伴那张满是期望的脸:“一个能容纳我们五人进去并且不会塌的沙雕城堡,技术难度会不会太高……”

    夏新然顺着陆以尧的说法展望未来,无比悲伤:“我们一定会被活埋的……”

    张北辰也不看好这个法子:“这片沙滩的沙子特别粗,太粗的话粘度不够,也做不成沙雕吧?”

    顾杰抱着空椰子继续往嘴里倒最后两滴汁。

    他走实干卖力风,这么费脑袋的就不参与讨论了。

    冉霖在看见陆以尧扶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猜错了。

    他其实对领会别人的意思还挺有信心的,但就是对着陆以尧,总跑偏,有时候甚至完全领会不到。也不知是陆以尧太难捉摸,还是他俩实在没默契。

    “所以……你到底想怎么搭房子?”冉霖唯一能确定的是陆以尧肯定有对策了。

    “沙雕城堡行不通,”陆以尧道,“但我们可以搭一个椰子叶帐篷。”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众伙伴蹲成一圈,陆以尧一边在地上画帐篷示意图,一边耐心讲解:“我们可以用松树枝撘龙骨,这样垂直几根,斜搭几根,然后把椰子叶扑在龙骨上,这样就能搭出个简易帐篷。”

    陆以尧环顾伙伴,夏新然最先举手:“陆老师我有问题。”

    陆以尧点头:“请讲。”

    夏新然:“这样的帐篷能遮风挡雨吗?”

    陆以尧抬头看看天上的大太阳:“以我的观察,今天下雨的概率比较低,所以不用挡雨,能遮阳就行。”

    张北辰学夏新然,也顽皮举手:“陆老师我也有问题,松树枝的长度有限,竖向插沙土里没问题,我们坐进去不需要太高,但横向也短的话,怎么塞五个人?”

    陆以尧不觉得这是个问题:“我们可以搭几个帐篷,毕竟又没规定只能搭一间。”

    顾杰:“那龙骨之间用什么固定呢?”

    陆以尧:“我刚才在那边转的时候看见一些藤蔓类的植物,用它们当绳子把龙骨的对接点捆在一起就行了。”

    顾杰:“ok,我没问题了。”

    陆以尧点点头,看向冉霖,那眼神仿佛在说“他们都排队问完了,你不保持一下队形”?

    天地良心,冉霖还真没那么多古怪问题。当陆以尧说可以搭椰子叶帐篷时,他就很自然相信对方一定是考虑了可行性,搭得出来的。

    不需要理由,这就是陆以尧给他的,不说大话,不讲空话,不玩套话,说了可以,那就是可以。

    但人家把眼神都递过来了,自己也不好冷场。

    “我还以为刚刚顾杰喊的时候,你那么晚才过来是迷路了呢,原来是沉迷于研究,”冉霖看似调侃,实则真心称赞,“你懂得真多,厉害。”

    陆以尧擦了下额头上的汗,努力笑得自然:“还好,还好。”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有了陆老师的指导,几个小伙伴分工合作,摘椰子叶的摘椰子叶,捡枯树枝的捡枯树枝,拔藤蔓的拔藤蔓,但毕竟都不是野外生存小能手,所以等终于把材料凑齐拿回海边,已经上午十点多了。

    众人在陆以尧的带领下,或用螺丝刀,或用尖锐的石头,在海边沙土里按照正方形四个角的位置挖出四个小坑,再将找到的比较粗直的枯枝依次埋进去,种树一样立好,但是前面两根高一点,后面两根矮一点。然后再用另外的四根枯枝分别当做横梁,绑在四根立柱的顶端。

    树枝有一定的弹性,所以两根连接前后不同高度的横梁,便需要弯出一定弧度再绑。

    冉霖绑了半天,费尽力气,也没绑紧,绑另外一根的夏新然则险些被崩飞的枯枝弹了脸。

    看不下去的陆以尧放下椰子叶,过来接过冉霖手里的藤蔓,开始帮忙绑横梁。

    捆结实这边之后,他又一言不发地去夏新然那里,继续捆。

    夏新然叹为观止,全程口头表扬,不吝赞美。

    冉霖发现陆以尧还真的不是纸上谈兵,这人绝对野外露营过,即便不是搭树叶帐篷,也一定做过类似的事。

    终于千辛万苦绑好帐篷的骨骼,几个难掩兴奋的露营新兵七手八脚把宽大的椰子叶扑到了枯枝骨架上。

    转眼间,一个绿油油的小窝棚便成了型。

    几个人一时愣在那里,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杰作。

    陆以尧很欣慰,毕竟他设想的最坏结果是全程自己来,但实际上这些伙伴学得很快,也肯出力。

    这种大家齐心协力做一件事的感觉已经久违了,让他不自觉回忆起念书的时光。

    “别愣着了,”张北辰提醒道,“一鼓作气把后面的都搭了吧。”

    要知道他们弄来的材料可是足够撘三四个小窝棚的。

    “我觉得咱们现在应该多管齐下,”冉霖在搭帐篷的时候,就在想这个了,“帐篷要继续搭,但生火的事情也得开始考虑了,不然帐篷搭完,吃的还是没着落,也太可怜了。”

    经冉霖一提醒,众人才感觉到肚子里一片空虚。

    刚才热火朝天搞建设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停下来才发现已近中午,而清晨那点着急忙慌吃的干粮,早不知道消化到哪里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所有小伙伴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fellow1212、不知邪、横不是横、大脸猫、禾暘、鸿阙、四斐斐呀、季诺、凌轩儿、佐佑尚尚、四夕木如、24585666、20939326、青帛、一饼饼、晴花繁月落、花觋(x2)、chacha、五花肉、晚川、莫小也、橙槿槿槿槿、樱桃小狗子、紫衣、锦尧、傻乐、go鱼飞go、屁屁小仙子、红红红尘、buda、、鹅的棒棒糖、温浅的猫主子的地雷!

    感谢20882652、高音癌、樱桃小狗子、晓玥的手榴弹!

    感谢流星麻麻的地雷(x2)+手榴弹!

    感谢小野姬的火箭炮!

    爱你们么么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