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找个借口回了自己房间, 冉霖扑进床里各种翻滚。

    天然撩这种气场实在太魔性了, 明明每句话都正直坦荡得像月光下的井水, 但他就是被撩了一脸, 然后砸吧砸吧, 这水还挺甜。

    以前怎么没发现陆以尧有这种特质呢?

    还是说他只对朋友这样?

    如果只有自己感觉到了,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在陆以尧这里是特殊……呃, 等一下。

    冉霖腾地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好像进入了一个误区。

    他觉得陆以尧撩,不代表陆以尧就一定撩,也可能是他的被撩接收器……太gay了?!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答案。

    不过有了答案, 冉霖的心跳倒慢慢规律下来了。

    幸亏陆以尧是直男,冉霖有些后怕地想, 否则怎么看自己都容易把持不住, 分分钟就要沦陷的节奏。所以说,陆大明星能红不是没有道理的……

    慢着。

    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的冉霖神情严肃,眉头紧锁,良久, 咽了一下口水, 仿佛被自己的设想吓到了。

    陆以尧……确定是直男吧?

    同志之间通常是比较敏感的, 大部分情况下, 两个同道中人对视一眼,基本就能判断个□□不离十。但毕竟这事是不能铁口直断的,万一呢,说不定呢, 保不齐呢,也许……

    冉霖觉得自己患上了“拼命也要把陆以尧归类成弯的症候群”。

    这么瞎想不是办法,冉霖决定发动大招——召唤狗仔。

    酒店的wifi速度堪比f1,冉霖用手机打开网页百度,刚在框里输入陆以尧,下拉菜单里就给出【陆以尧女友】这种关键字,也不知道多少每天有多少迷妹们搜。

    冉霖心情复杂,因为这也是他想搜的……

    很快,页面根据关键字刷新,但是看来看去,要么是剧方或者女演员炒绯闻的通稿,要么是网站博眼球的标题党,套路大同小异,满眼全是“陆以尧夜会xxx”、“陆以尧xxx因戏生情”、“陆以尧历任绯闻女友大pk”,却没一个有实锤。

    冉霖觉得自己可能疯了,因为他居然返回百度首页,又输入了【陆以尧男友】这么丧心病狂的关键词。

    结果页面一刷新,除了一篇通稿,剩下都是不相关的信息。

    这篇通稿名字是——《陆以尧冉霖机场甜蜜虐狗》。

    残酷现实犹如一盆冷水,哗地浇醒冉霖的胡思乱想。

    丢开手机,翻过身来呈大字仰躺,在无数双空气小手啪啪呼他脸的幻觉中,冉霖彻底断了旖旎。

    “人家是真拿你当朋友,你就别在这里给你俩的关系加戏了。”冉霖仰望着酒店房间里漂亮的天花板,仿佛那是一面镜子,还有另外一个自己在里面虚心接受批评。

    凡事就怕乱想,尤其没着没落的时候,抓心挠肝的,可一旦想明白了,也就踏实了。况且,冷静下来的冉霖仔细想想,自己对陆以尧也远没到什么求而不得就会死掉的地步,有好感他承认,但有好感也可以做朋友。

    就像他意识到陆以尧恐高,不戳破只安静陪着,陆以尧看见他喜欢,不出声只在要赠品的时候留了心,这样的朋友之情已经足够让人暖心和满足了。

    何况还有那些截图。

    陆以尧这人对朋友真是没的说,冉霖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是占便宜的那个。

    云开雾散,冉霖一身轻松,索性坐起来摸过香水,开始兴致勃勃地拆包装。

    没几下,外封塑料便被剥落,冉霖打开盒子,取出香水。瓶身小巧精致,样子同大毫升的同款产品没有任何不同,只是按照容量对瓶身进行了等比例缩小,于是少了一些男士香水的沉稳奢华,倒多了几分秀气,清透微凉的玻璃触感从手心传递过来,很舒服。

    冉霖忽然特别想学电影里看来的那样,把香水往空气中潇洒一喷,立刻向前一步,钻入香水雾中,静待那些细微香气颗粒的坠落和浸染。

    但盯着那个30ml的容量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舍得,只往手腕和脖颈上点了一点。

    刚点完,没等冉霖细细品味,门铃就响了。

    做贼心虚地把香水塞进枕头底下,冉霖才神情自然地去开门,结果来的是张北辰。

    一开门,冉霖就愣住了,直到张北辰调侃:“不让我进去?”

    张北辰给冉霖的感觉一直是健康阳光,温柔敦厚,即便有时候闹起来,也是那种暖洋洋的开朗,就像青春电影里总喜欢带着女一号骑单车的男二号,不争不抢,默默守护。如果说陆以尧的正,来自于他骨子里的原则,那张北辰的正,则更多来自性格里的温和。

    可是现在,这个带着浅笑微微调侃着的张北辰,让人有些陌生。

    压下异样感,冉霖连忙闪开,做了个请进的姿态:“只有你才会这么客气地等我请,要是夏新然,直接就闯进来了。”

    张北辰从容进屋,顺手帮冉霖关了门,然后才道:“我和他不一样。”

    冉霖站在那里本来是等着关门,现在让人代劳了,于是就只剩下两个大男人站在门口大眼瞪小眼。

    冉霖有些不自在,忙转身往屋里去,边走边玩笑道:“当然不一样啦。一个夏新然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再多来几个,导演估计会哭。”

    “我来找你,你却总在说别人,也太让人伤心了。”

    冉霖刚把椅子拉过来,正想请张北辰坐,就听见了这么一句。

    抬头去看,对方笑盈盈的,特自然,好像说的只是天气很好一样。

    冉霖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还是别的什么:“找我有事?”

    张北辰轻轻挑眉,反问:“没事不能找你聊天?”

    “当然能啊,”冉霖总觉得站着的张北辰让压力颇大,索性指了指另一张椅子,直接邀请,“坐。”

    张北辰没坐,只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冉霖坐的椅子和那把留给自己的椅子,好笑道:“怎么搞得跟座谈会一样。”

    冉霖总觉得这位伙伴今天就没一句话能让人顺顺当当接的,也不客气了,直接用玩笑的语气堵了回去:“屋就这么大,你不坐椅子就只能坐地毯了。”

    张北辰笑得浅淡,眼神却意味深长:“不是还有床吗。”

    他的语气很轻,轻到近乎暧昧了。

    冉霖仰头看着他逆光的脸,有一瞬间的大脑空白。

    张北辰却又坐下了,动作自然得就像刚刚挑逗的不是他。

    呃,其实冉霖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挑逗,毕竟不久之前他刚脑补了一堆有的没的,保不齐这会儿还处于过度解读的怪圈里。

    正胡思乱想着,手里忽然被塞进一样东西,方方正正的盒子,棱角扎了他的手心。

    冉霖低头去看,差点以为时光倒流。

    那盒子与不久前自己拆开的盒子一模一样,除了整体大了两圈。

    莫名其妙地抬起头,张北辰笑得温柔。

    “送你的。”他说。

    冉霖忽然特想穿越回去看看自己当时闻香水纸的表情到底有多痴汉,否则怎么一个两个都看不下去,排着队送他香水。

    不,陆以尧那个是赠品,如果当时商家没有那个活动,冉霖不觉得对方会特意买一瓶送自己。

    但张北辰这一瓶是实实在在的正价货。

    “那个,其实我对香水真的很一般,我当时就是好奇,才多闻了两下……”

    没有理由,冉霖条件反射就往拒绝那条路上走。这和收陆以尧的东西不一样,那人送得随意,他收得也轻松,至于后面的脑补,纯属自己yy,关起门来,也伤不着谁,但对着张北辰,他总觉得哪里不对,莫名压力感倍增。

    “你可别说要还给我,”张北辰露出受伤的表情,分寸拿捏得刚好,不过度夸张,反而有淡淡亲昵,“我买了两瓶,你要是不收,我只能供起来了。”

    冉霖骑虎难下。

    东西其实没多贵,再推下去总觉得容易尴尬,但收了他又真的浑身不自在,相比之下陆以尧那份赠品真是朴实得可爱!

    “试试看,”张北辰见他有松动,又低缓轻柔地补了一句,“我也喜欢这个味道。”

    房间里的空气,随着张北辰的呢喃,慢慢变得暧昧。

    冉霖抿紧嘴唇,不再犹豫,直愣愣把香水塞回赠与者手里,声音温和,但语气已经是明显的坚定:“我其实不喜欢这个味道。”

    张北辰不快地皱了一下眉,又迅速恢复自然,半晌,对着手中被退回的礼物幽幽叹息:“有些话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心照不宣多好。”

    冉霖心脏骤然一窒,定定看着张北辰,虽然竭力维持脸色的平静,但眼里还是不由得透出慌乱。

    张北辰放下香水,似是意识到了冉霖的抗拒,笑容又恢复了往日的温和明朗,但话,却越说越透了——

    “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

    冉霖一句话也答不出来。

    否认?不用张北辰,他自己都觉得打脸。

    承认?对着这样一个浑身散发着危险的张北辰,他豁不出去。

    冉霖唯一能确定的是自己的雷达真的该修了,对着纯直男的陆以尧乱拉警报,对着同道中人的张北辰毫无波澜,还能不能更坑一点!

    微妙的安静里,张北辰忽然身体前倾,以极近的距离与冉霖对视,眼带笑意,声音刻意压低:“录到第五期,我才找着跟你单独相处的机会,真的很辛苦。”

    似有若无的热气拂过脸颊,冉霖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他想说,他也很辛苦,他录了五期,都没有现在辛苦。

    张北辰似乎误会了他的僵硬,以为没有躲,便是无言的邀请,嘴角轻轻勾起,唇便贴了上来。

    张北辰的嘴唇薄厚适中,唇色略浅,看起来柔软干净。

    但这是从纯欣赏的角度客观评价。

    如果它不老实,那就是美成倾国倾城,冉霖也避之不及……

    咣当!

    厚实地毯的摩擦力接近于正无穷,冉霖本想顶着椅子往后蹭,结果椅子腿纹丝不动,椅子上身连同他一起,后仰倒地。

    幸亏高高的椅子背将冉霖与地面之间隔出一些距离,椅子背里柔软厚实的填充物又最大程度上缓解了冲击,冉霖除了被吓着,倒无大碍。

    同样被吓着的还有张北辰。

    直到冉霖挣扎着往起爬,他才反应过来,立刻起身帮忙。

    冉霖没也逞强,而且始作俑者本来就该负全责,也就借着张北辰的力气站了起来。

    不过起来之后,就迅速松开对方,转身去扶椅子:“我不清楚你究竟是怎么看我的,你也不用和我说那些,你只要知道我拿你当朋友就行了。”

    张北辰好笑地看着冉霖强作镇定的可爱模样,话说得倒是坚决,但一个椅子扶了半天,看也不看自己这边,越瞧越让人想逗一逗。

    “我也拿你当朋友啊,”张北辰忍俊不禁地说,“你这么激烈的反应弄得像我要跟你求婚似的。”

    冉霖以为对方终于想通了,恨不能谢天谢地,立刻转过身来想把友谊进行到底,结果刚转过来,就发现张北辰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他背后,这一转身,两个人险些要贴上了。

    冉霖下意识后退,张北辰很自然贴近,结果退没半步,腿后面就撞到了刚扶起摆好的椅子,惯性使然,冉霖一下子坐了进去。

    张北辰顺势扶住椅子两端,居高临下地将冉霖困在了椅子里。

    暗香浮动的暧昧,终是张扬起来。

    张北辰静静凝视着他,一呼一吸间,眼里慢慢浮出情丨欲:“朋友也可以一起做很多事情。异域国度,海滨酒店,多难得的好气氛。你快乐,我也快乐,其实没那么复杂。”

    冉霖一眨不眨地看着张北辰,终于懂了。

    这人是来约丨炮的……

    这个答案让他倍感解脱,又有些哭笑不得。解脱的是不谈感情的性骚扰都好解决,哭笑不得的是他竟然以为对方是打算认真表白。这真是把自己的魅力高估到天边了。

    再不客气,冉霖直接上手把人推开,自己也跟着站起来。

    虽然比张北辰矮了一点,清瘦一些,但总归也是个颀长挺拔的身材,冉霖并不会真的在面对面的情况下显得弱势,尤其他现在理清状况,气场全开。

    “不约。”都这时候也不用委婉了,冉霖直截了当。

    张北辰清晰感觉到了气氛的急转直下,但一时找不到原因,只能顺着问:“为什么?”

    冉霖昂首挺胸,铿锵有力,拒绝就拒得彻底:“我是直男。”

    张北辰愣了两秒,完全不给面子的哈哈大笑。

    冉霖随他笑,反正死守这个定性就对了。既然自己的雷达可以坏,张北辰的雷达怎么就不能罢工,这种事又没有实锤,还不是随便当事人怎么咬定。

    张北辰渐渐收敛笑意,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失落:“我就那么没有魅力?”

    冉霖暗暗舒口气,知道对方这是偃旗息鼓了。

    他对张北辰不来电,但非常欣赏对方的“不执着”。约到就两相欢喜,不约就回归正常距离,不是谁都能这么爽快的。

    但也从侧面说明,张北辰是个老手。

    娱乐圈里从来都不缺同道中人,冉霖忽然特别八卦地想知道张北辰都跟谁约过……

    “看起来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啊。”张北辰忽然无力叹息。

    冉霖眨下眼,顷刻回神,连忙在记忆长河里把那个问题捞起来,给出迟到的答案:“谁说你没有魅力,你很帅,很迷人,笑起来特别阳光……但我是个直男。”

    张北辰又好气又好笑地看了他半天,最终放弃。

    欲拒还迎的人可以步步紧逼,瞪眼说瞎话的人确实没辙。

    “直就直吧,但东西你得拿着,本来就是给你买的。”张北辰说的自然是仍放在桌上的香水,“就当感谢你在录音棚里的点拨。”

    “都多久的事情了,”冉霖好笑道,“再说你当时就已经道谢了,如果我没记错,你还请了丰盛的工作餐。”

    张北辰笑笑,垂下眼睛,半晌,忽然说:“一直没在微博上帮你出过头,你会怪我吗?”

    冉霖不知道对方怎么就忽然提了这个,但张北辰的坦白又让他心头一暖,遂坦然道:“说那些干嘛。我们才是真正在一起相处这么久的,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你拿我当朋友,就够了,不一定非要秀出来。”

    张北辰一言不发地看了他良久,道:“有没有人说过你特别温柔。”

    冉霖莞尔:“有人说过我特别怂。”

    张北辰摇头:“你不是怂,你是柔中带刚。”

    冉霖囧,总觉得这个词听起来怪怪的……

    “对了,”张北辰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我那天无意中看见你出道的照片,就白衬衫那张,特别漂亮。”

    冉霖今天晚上接受的赞美有点超负荷,忙调侃道:“这个词应该给夏新然。”

    “不给,”张北辰拒绝得倒痛快,“给了也没人领情。”

    冉霖想了想,还是决定坦白问:“你到底把他怎么了?”

    张北辰一脸无语:“问题就在这里。我根本没有把他怎么过,我俩一起出道,一个公司,定位不同,路线上没有竞争,甚至都没有交集,如果你非要问我什么原因,我只能说八字不合,而且是他单方面的跟我不合。”

    冉霖有点懵逼,没料到这居然是一桩悬案,正想继续帮着分析,张北辰忽然闻了两下空气,疑惑道:“你闻没闻到香水的味道。”

    冉霖紧张起来,生怕被张北辰发现,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隐瞒陆以尧送他香水这件事,但嘴巴先于脑袋,就撒了谎:“哦,我在柜台试了一下,味道可能留身上了。”

    张北辰歪头看他,忽然凑过来在他的颈窝闻了闻,选址准得就像警犬缉毒。

    冉霖刚想二度上巴掌推,张北辰却先一步退开了,公布鉴定结果:“果然是一个味道。”

    冉霖无奈地白他一眼:“我干嘛要骗你。”

    张北辰点点头,状似无意道:“陆以尧的赠品好像拿的也是这一款。”

    冉霖心脏漏跳一拍,但嘴上还是很自然接茬:“哦,好像是。”

    “难怪你不收,这款果然还是太大众了。”张北辰说着把香水拿回自己手里,看架势是不准备送了。

    冉霖对这个结果是喜闻乐见的,但还是忍不住分辩道:“买的人多也未必就是不好,说明它的味道确实比较受欢迎。”

    “但是买的人多就不特别了,”张北辰把香水放回口袋,灿烂一笑,“下次换个不一样的送你。”

    冉霖囧,刚想让张北辰打消这个念头,门铃声却再度响起。

    冉霖怀疑自己这个房间门外挂着“好客”的牌子。

    开门,外面站着的是陆以尧,一见门开便直接道:“夏新然说要去吃夜宵外加夜游迪拜河……”话没说完,他就愣住了,因为透过冉霖,屋里还一个人。

    张北辰冲陆以尧笑笑:“听起来不错。”

    陆以尧有点摸不清状况,看看屋里,再看看门口:“你俩这是……”

    “想到一起去了,”没等冉霖想出合适说法,张北辰已经很自然回答,“我俩也在研究去哪里吃宵夜呢。”

    陆以尧豁然开朗:“那还等什么,一起去吧,听说夜游船上的自助餐挺棒的,都是当地特色。”

    冉霖不惊讶于陆以尧的听什么信什么,正常人见到这种情况也不会往歪里想,真正让他惊讶的是张北辰的反应速度,几乎是陆以尧一问,他就答了,如果冉霖不知道真相,也会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

    那是一种不需要思考的下意识的保护机制。

    冉霖忽然想到自己对张北辰的雷达探测失败,或许也源于此。

    不是他的雷达失效,是张北辰藏得太深。

    或许在这个圈子里,自我保护是首要生存条件吧。这样一想,冉霖也就释然了。

    “那我先回去换件衣服,十分钟之后集合?”张北辰越过冉霖,直接问陆以尧。

    “行,”陆以尧很痛快答应,“我去告诉夏新然和顾杰,等下一楼大堂见。”

    目送张北辰离开,屋里屋外只剩下冉霖和陆以尧大眼瞪小眼。

    “你也要换衣服吗?”陆以尧问。

    “哦,我不用,”冉霖说,“拿了手机和钱包就能走。”

    陆以尧很欣慰,这样才对嘛,吃个夜宵,又不是赶通告,有什么可收拾的。

    回了房间的张北辰,换了一身更清爽的衣服,又对着镜子弄了弄头发,直到觉得满意了,才拿起手机要走。

    可走到门口,他又折了回来,从刚换下的衣服里掏出那瓶没送出去的香水,静静看了两秒,嘴角勾出一抹自嘲,随手丢进了垃圾桶。

    垃圾桶里空空如也,包装完整的香水砸在里面,发出咚地一声。

    ……

    迪拜河向内蜿蜒,将迪拜分成两半,东面是deira,西面是bur dubai,坐着阿拉伯风情的大木船游在河上,看着两岸幻影流彩般的灯光,恍若驶进了《一千零一夜》。

    船上的自助餐确实不错,虽然并不能全然符合被五千年中华美食养刁了的口味,但每一样都尝尝,也是乐趣无穷。

    船很大,但人并不太多,除了他们,就只有一桌西方人和几个印度人,经过陆以尧的简单交流,发现他们都是在本地为建筑企业工作的,有设计师,也有项目经理,都是刚来到迪拜没多久,所以也趁着下班,体验一下游客的乐趣。

    第一天录影做任务,冉霖就听见了陆以尧说英语,纯正的英式口音,很严谨,也很讲究,不过在冉霖听来,只剩下性感。他第一次发现,同一个人,说不同的语言,会有这么大的区别。汉语模式下的陆以尧,只让人觉得正直踏实,英语模式下的陆以尧,就莫名有了一丝禁欲风,性感得不要不要的。

    不过后来任务实在太毁灭人的意志,等到一天录影结束,他就只想上床睡觉了,哪怕十个陆以尧围着他说英语,也美不过周公。

    餐桌在甲板上,但取餐在船舱内,这样一来游客可以一边吃一边看风景,又不会被食物的混合气味包围。

    船在河上悠哉漂着,冉霖也很悠哉地吃完了盘子里的东西,起身去船舱里二刷,结果发现夏新然也跟着一起进来了。

    “听陆以尧说,他去找你的时候张北辰也在?”

    冉霖就知道夏新然想找自己说话,刚才在甲板上,这人的眼神就闪烁得很可疑。果不其然,一进船舱,夏新然就开了口。

    船忽然晃了一下,冉霖飞快扶住摆放餐点的长条桌,这才没摔。

    夏新然也吓了一跳,眼睛瞪得溜圆。

    冉霖看着那双大眼睛,忽然就想起了他曾经在微信里说过的那句“你不会也是gay吧”。

    一直困扰冉霖的问题,终于在这一晃里,有了解答——夏新然说的那个“也”,就是张北辰!

    “你俩真搞到一起了?!”夏新然以为冉霖的不语是默认,瞬间表情就成了世界末日。

    冉霖简直想捂住他嘴,又怕这举动看起来更加此地无银,只能压着声音飞快道:“并、没、有!他就是来找我吃宵夜!”

    冉霖不想骗夏新然,但如果说张北辰过来约丨炮,那更解释不清了。

    夏新然摆明不信什么鬼宵夜,凑近冉霖,以鼻尖快要蹭上鼻尖的距离直视他的眼睛,难得的深沉和严肃:“这个圈子里没有永远的秘密,做了,就是做了,迟早会被人揭出来。”

    冉霖想哭,第一次发现,原来捍卫清白这么不易。

    同时他又觉得夏新然说话的样子有点奇怪,像是提醒自己,又像是透过自己,在警告别人。

    “我们什么都没做,”冉霖把话说得更明白,“我只拿他当朋友。”

    夏新然眯起眼睛,上下扫描。

    冉霖有一种被逼良为娼的忧伤,叹口气,尽最大诚恳道:“真的,信我吧。”

    “算了,信你一次。”夏新然松口。

    冉霖想放烟花。

    “不过我也和你说真的,”夏新然幽幽道,“你进了这个圈子,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混好,就不能由着性子来。”

    冉霖乐了:“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总觉得哪里不对。”

    夏新然撇撇嘴,露出一张哀怨脸:“关系到生死存亡的我都忍了,能由着性子来的,还不许我过把瘾啊。”

    夏新然抱怨得很有喜感。

    冉霖却偏偏从中听出了无奈。

    不过一头扎进食物,夏美人的忧伤就随着迪拜河流走了。冉霖左等右等,见对方还没有收手的意思,索性先端着自己的餐盘回甲板了。

    餐桌旁只剩下两个人。

    冉霖坐回自己位置,问旁边的陆以尧:“张北辰呢?”

    陆以尧嘴唇刚动,对面的顾杰已经帮忙回答:“去船头吹风了。”

    “哦。”冉霖应了声,不再多问。

    陆以尧却还看着他,而且身体有越来越贴近的趋势。他俩的座位原本就挨着,陆以尧只要稍微靠过来一点,就肩膀碰肩膀了,但现在碰上了不算,陆以尧的脑袋还更加往他身上凑,而且边凑边闻,跟大型犬似的。

    冉霖吓得一动不敢动。

    陆以尧闻得坦然,撤得也果断,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便重新坐好,一脸认真道:“果然和导购说得一样,中调比前调好闻,更清爽。”

    冉霖:“……”

    明明可以展开无限联想的一句话,为什么从陆以尧最里一说出来,就是扑面的正气!

    他倒是希望陆以尧能像张北辰那样,撩就撩到飞起,撩得真心实意……

    不对。

    冉霖扶额,这种想法很危险啊朋友!

    陆以尧莫名其妙地看着冉霖百转千回的脸色,完全茫然。

    顾杰莫名其妙地看着桌对面俩人之间匪夷所思的气场,总觉得自己该跟张北辰一起去吹风。

    ……

    《国民初恋漂流记》第三期,在众人从迪拜回来那个周末,如约而至。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伙伴们灌溉的营养液!

    感谢山岛一野(x5)、、18740120、乌龙醉、卜卜、求□□、傻乐、奇异果、沧海云影、24472301、苏城烟柳桥、一饼饼、皇家狗粮、20711522、回首自纤纤、aki(x2)、清弥、楚哥儿、晚川、chacha、吃土少女、痴汉噗、td244、大蚊子、酿蜜为语、go鱼飞go(x2)、蝶瑟、紫衣(x2)、小螃、nazi、林萧潇、清馨雪、岚草、敏洁、横不是横的地雷!

    感谢不知邪的手榴弹!

    感谢小野姬的火箭炮!

    感谢樱桃小狗子的地雷+手榴弹!

    感谢流星麻麻的地雷(x3)+手榴弹!

    感谢松露玫瑰是吃货的地雷(x3)+手榴弹+火箭炮(x3)+浅水炸弹!

    爱你们么么哒~~~~~~~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