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6章
    此为防盗章。订阅不足一半的仙女在一定时间过后才能正常看到。

    “喏, 先生,给您。”倒是透着客气的掏钱。

    刚将钱递出去,她就感觉到后面有人撞了过来, 她踉跄了几步,一个小子儿抢了她的皮箱子就跑。

    胡如玉一下子懵了,等她反应过来,那人已经跑出了很远。

    她赶紧叫嚷:“抢劫、抢劫啊……”

    这个年头可没人愿意多管闲事儿的, 黄包车夫拿了钱,一溜烟儿跑了,生怕有人追他一样。

    唐娇站在窗口,看着眼前的情形忍不住掩嘴而笑。

    唐太太也是透着喜气儿, 不过还是带着些忧心。

    她转头问闺女:“娘自然是高兴的,只是你说抢她一个箱子又能如何?若是这事儿让你爹……”

    剩下的话没说, 意味不言而喻。

    唐娇笑盈盈的, 仿佛这事儿跟她没有关系一样。

    她轻声道:“娘亲这话说的,她被抢和我们有关系吗?就算是人被抓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看到您的长相了么?可是一个姓胡的人雇佣了他。他日就算被抓,也和咱们没有关系的。”

    唐娇声音娇娇软软的,将头靠在唐太太的肩膀, 软软糯糯带着笑:“而且啊,不过是丢了一箱子衣服罢了。别说胡如玉不会报告巡捕房。真的报了,巡捕房也不会好好查的,又有什么要紧呢?我图的可不是这个。”

    唐娇本来是不想细细说明的,但是她知道她娘的性格,若是不说, 指不定多么担心,惶惶不安倒是容易被人看出来了。她还记得她娘被胡如玉陷害的样子。唐娇挽住她娘,细细解释:“抢箱子不过是个小事儿而已。我不过是让她被老太太厌恶罢了。等一下带你去看戏。凭什么她每次都能巧舌如簧呢。我们想要一下子绊倒她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循序渐进总不会错。”

    唐太太低下头看女儿,唐娇的眼神很清澈,像是水汪汪的一湾泉眼。

    唐太太虽然不知如何丢了箱子就能让老太太厌恶,不过看到女儿笃定的样子,她竟然一下子就相信了女儿。

    “她没有报警,反而进来了。”

    唐太太从窗口看到胡如玉的情况,低声告诉女儿。

    唐娇轻声笑,她说:“走,娘,陪我去一次护士站送水果。”

    唐太太:“呃?”

    唐太太是旧时女子,她其实不是什么厉害的性子,女儿坚定起来,她就附庸在女儿身上了。两个人一起来到护士站,唐娇轻轻点点护士站的桌子,甜甜一笑。

    “姐姐。”

    两个小护士正在低头说话,听到有人开口,抬头一看,粉雕玉琢的小姑娘。

    唐娇笑眯眯:“我们这边有些水果,给你们送一些。”

    小护士受宠若惊,立刻:“这怎么好,你自己留着吃呀。”

    唐娇坚定的推拒,摇着头,“我一个人又吃不完的,你们晚上要值班的吧?要多补充水果才会水灵灵哦。”

    带着笑意的模样儿引得几个小护士笑了起来。

    “再说,你们收了,我才好过来坐呀,等会儿我娘回家了,我一个人很闷的。”唐娇眨眨眼,十分俏皮。

    其中一个小护士噗嗤笑了一声,说道:“来来,你进来坐。”

    母女二人都坐了进来,唐娇本就是会说话的,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将话题聊开,十分游刃有余。

    胡如玉来到三楼的病房,她惊魂未定,咚咚敲门,房间内安安静静,并没有什么人。

    她推门一看,人似乎不在。

    她寻思一下,并没有继续等他们,反而是上了楼。揣测那对母女许是在四楼唐士杰那里。

    等约莫胡如玉上了楼,唐娇终于起身:“姐姐,我们先回去了。”

    小护士又叮嘱唐娇多穿些衣服,唐娇含笑应了。

    她与唐太太一同上楼,刚一到楼梯口就听到老夫人中气十足的叫骂声。

    唐太太诧异的看向唐娇,心道她闺女算的真准。

    “你这个丧门星,过来说这些作甚,你是恨不能吓死我乖孙是吧?怎么好端端就被人抢劫了。是不是你出门就招摇。”顿了一下,又骂:“哄着男人拿钱出门,谁知道你是真的被抢劫还是自己贪了钱。你和你闺女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母女二人上了楼,唐娇温柔的笑:“祖母,您怎么了?”

    随即诧异的看向了胡如玉,惊讶的表情更是明显,就在胡如玉即将开口之际,她带着满脸的疑惑开口道:“玉姨,爹去车站接你了,你怎么自己回来了?你没有看到他么?”

    胡如玉一愣。

    老太太更加不满:“你这狐媚子,只会哄着男人。”

    又瞪唐太太:“你也是个没用的,连个男人都看不住。”

    唐娇轻轻掐了唐太太下,唐太太一下懂了,她红了眼眶,低语:“我、我这也难呀。”

    这个儿媳一贯是个坚强的,猛然间红了眼,老太太还有点惊,不过立刻又瞪向胡如玉:“你不要在这里吓我乖孙!滚滚!”

    “娘,这是怎么了?”唐志庸终于到了。

    唐娇扬了扬唇,人到齐了,戏该敲锣开演了。

    唐志庸有些尴尬,劝道:“不如进屋?”

    老太太一下子就挡住了门,怒道:“进屋?你那二房就是个扫把星,来这里干什么?是不是怕不吓死我的金孙?”

    老太太看着瘦弱,但是倒是精神抖擞的。

    胡如玉不知道自己不过是提了一句被打劫,怎么就能引发老太太这么大的反应。而如今唐志庸在,她咬着唇,楚楚可怜的红着眼眶,觉得委屈极了。

    唐娇微微靠在老太太身边,轻轻扶着她的背,似乎为她顺气儿。

    “祖母,您别气坏了身子。玉姨刚从外面回来,哪里会吓唬堂哥呢?您肯定是误解了。玉姨不是那种人啊!”

    唐娇的体贴反而让老太太更加生气,她怒道:“一从外面进来就说自己遇到了打劫的,这还不是扫把星?”

    胡如玉是不明所以的。

    她还真不清楚这事儿怎么就触动了老太太的这根弦儿。

    但是唐娇知道啊,她之前就一直铺垫的,本是吓唬他们,但是胡如玉提前回来,倒是也用上了。

    唐娇立刻吃惊了,她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甚至带着些颤抖,惊恐道:“玉姨被打劫了吗?会不会是之前揍了堂哥那些人啊!他们知道堂哥有钱,他们……”

    唐娇脸色惨白,似乎怕极了,整个人带着一点点颤抖,轻轻的拉着唐老太太的手:“祖母,他们会不会是在门口盯着堂哥的啊!如果看不到堂哥,会不会又进来找啊!”

    “咚!”什么人摔下来的声音。

    等老太太反应过来,唐志庸已经进了门,唐士杰摔在地上,脸色很难看。

    唐娇关切道:“堂哥,你没事儿吧。”

    唐士杰现在还哪里顾得上什么颜面,对着唐娇吼道:“滚开,这里有你什么事儿!”

    唐娇咬着唇,委屈的咬唇。

    几个人将唐士杰扶到了床上,大夫过来的时候扫了唐娇一眼,没说话。

    “病人的情绪有些起伏,你们不要都留在这里,只有一个人陪护就可以。”

    随即又看老太太:“换个年轻的来,您这个年纪别是没给他陪护好,自己再出事儿。”

    胡如玉轻声:”不如……“

    唐老太太恶狠狠的盯住了胡如玉,怒道:“你给我闭嘴,你这个扫把星,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你被打劫了就去报官,来这里和我们说什么?整天的勾着男子,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太过风/骚。”

    老人家骂人总是没有什么顾忌的,什么难听说什么。

    唐志庸蹙眉:“娘,您说的这个什么话。”

    老太太指着他的鼻子也不客气:“你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