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娘, 我回来啦。”唐娇摘掉小黄帽, 露出齐肩的短发,她的头发有些翘, 与一般少女的又有一些不同。若是不晓得的人还以为她是烫了头发,不过唐娇又是没有的。

    沈涟漪愣了一下, 不过倒是没太在意, 随口问道:“你又剪头发了。”

    唐娇现在的头发基本就维持在这个长短,她点头:“很热呀!”

    这么冷的天, 她还是蛮喜欢这种清爽的半短发的。

    唐娇将帽子挂在衣帽架上,转头就看到沈涟漪端了酸梅汤出来, 她笑盈盈的接过来,说道:“果然是我娘最懂我。”

    沈涟漪嗤笑一声,说道:“免得你去人家家里讨吃的,丢人。”

    这还不忘前两日她去隔壁要了两壶绿豆粥的事情呢!

    唐娇笑嘻嘻的,也没有一点不开心,只道:“娘亲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什么叫讨吃的,您不是说过吗?既然是邻居,应该守望相助的。”

    她抬头:“很好喝呢,酸甜适中, 还有吗?我给七爷送些过去。”

    沈涟漪顿了一下,呼了一口气, 她道:“你……”又想了想,说道:“好好好,正好要将壶还回去。我来吧。”

    唐娇直接拒绝:“可是您不是很怕七爷吗?”

    她调侃沈涟漪, 惹得沈涟漪翻了一个白眼,说实在的,她确实是有点害怕这个人。虽然这人看起来很温和,但是就是给人很浓的压迫感。

    唐娇似笑非笑的睨着她娘,说道:“您到底担心什么呀。”

    她其实看的很明白的,她娘就是怕她被骗了呀。

    唐娇靠在沈涟漪身上,呢喃:“人家对我没什么意思的,我不想着算计他就很不错了。”

    沈涟漪瞪了闺女一眼:“你给我好好的坐好,你现在还小,不要有胡乱的想法。”

    唐娇立刻坐直,伸手做发誓状:“好的好的呢!”

    沈涟漪看她这个表情,叹息一下,总算是笑了出来,她道:“好了,你去吧。”

    唐娇笑了起来,转头又戴上了帽子,沈涟漪道:“那么近的距离,你戴什么帽子。”

    唐娇认真脸:“可是我怕晒黑了呀。”

    沈涟漪无奈摆手,“就你事儿多。”

    唐娇提着水壶来到隔壁,顾四前来开门,他看到唐娇,并不需要通传,直接道:“唐小姐里面请。”

    唐娇含笑:“七爷在家么?”

    “汪呜、汪呜……”

    顾二妞一下子冲了过来,直接往唐娇身上扑,唐娇尖叫一声,咯咯笑闪开。

    顾四:“……”

    这个场景几乎每次唐小姐来都要重复一次。

    但是一人一狗乐此不疲。

    唐娇蹲下来摸了摸顾二妞,随即拍拍它,说道:“走,进屋去找你们家主人去。”

    她将水壶递给顾四,说道:“这是给七爷的酸梅汤,夏日喝一些还是很好的,降暑。”

    进了门,顾二妞趴在冰凉的大理石台儿上,动也不动了。

    唐娇蹲在那里,轻轻摩挲顾二妞,她感慨道:“天气好热。”

    “再有两日就上秋了,会好很多。”

    唐娇哎了一声,抬头看向顾庭昀,便是夏日,这人也总是穿着长袖,丝毫汗珠儿都没有,倒是给人十分清爽的感觉。

    她嘟着嘴儿道:“真羡慕您呢!我稍微动一下就浑身都是汗,好烦。”

    她摘掉小黄帽扇风,顾庭昀觉得她戴着这帽子委实有些可笑,不过倒是也不说什么,只说道:“过来坐。”

    唐娇跟在他身后问道:“您在做什么啊?”

    带着些好奇。

    顾庭昀扬眉:“你不是说你房间里缺一幅画么?我为你画了一幅,虽然上不得什么台面,不过都是也该能入眼。你回去裱一下挂上。”

    唐娇立刻:“那您画好了?”

    顾庭昀颔首。

    不过是小半个月功夫,唐娇倒是对顾家门清儿了,她跟着顾庭昀进了书房,果然,墨迹尚未干,但是却依然能够看到案台上的一幅画。

    唐娇凑了过去,很是生动的几只小螃蟹。

    唐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调侃道:“七爷的意思是希望我如同这螃蟹一样横着走么?”

    顾庭昀似笑非笑:“我以为……这是让你望梅止渴的。”

    唐娇恍然想到之前自己念叨很想吃大闸蟹,又笑了出来,她豪爽道:“眼看秋日了啊,改日我请您吃大闸蟹。”

    顾庭昀揉揉她的头,说道:“你那点零花钱其实都花在吃上了吧?”

    这小姑娘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很特殊的爱好,但是却总是提着小零嘴儿到处走,还时常要来送一些。可见拿点零花钱估计都这么花掉了。

    他含笑道:“不如这样,改日我请你们一家,你觉得可好?”

    唐娇立刻拍手,称极好。

    唐娇发现,其实有时候就是这样,换一个契机,一个角度,可能就截然不同了。前世她何曾见过这样烟火气的顾七爷。他一贯都是外表温和,实际透着冷。

    可是现在哪里是这个样子呢!完全是很好相处的一个大哥哥。

    不过又一想,自己都不同了,又怎么指望别人一成不变呢!这也是不现实的,也许……也许前世的七爷和这一辈子的七爷还是一样的,只是她变了。所以看到的也是七爷另外一个不同的一面。

    “怎么了?”顾庭昀看她突然间就发呆,问了起来。

    唐娇咬唇,一本正经:“你不盖个名章,往后这话我说是您画的,谁信呢?”

    她十分烦恼的样子,撑起下巴,很是怅然:“您盖了名章,往后才更加值钱的啊。”

    顾庭昀浅笑出声,他点点自己的画作,说道:“随手一作,哪里值钱?”

    唐娇心说,你自己觉得不值钱可是我们不这么想啊!

    不说旁的,单说几年后顾庭昀的画作就已经是千金难求。她当时挂在哈尔滨饭店大厅的那一幅字不知多少人重金求购。

    “可是……不盖印章谁知道是您画的啊!”唐娇承认自己是一个俗人,但是没办法啊,她确实没有什么阳春白雪的情怀。

    顾庭昀微微眯眼,她又开始用脚尖在地上画圈了,似乎只要有什么事情希望别人做,又不好开口的时候,她就这个样子。算是……思考?

    还是……着急?

    顾庭昀也说不好,但是就觉得她这样特别好笑。

    他来到唐娇身边,将抽屉打开,唐娇哎了一声,探头看了过去。

    顾庭昀微笑:“不是喜欢印章吗?给你盖一个。”

    唐娇又哎了一声,语气明显跟刚才不一样,真是欢快的不得了。

    顾庭昀忍着笑意为她盖好了印章,说道:“这个可以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