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唐娇前世对于舅舅的印象实在是太淡薄了。

    很少很少!少到已经忘记了舅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可是这样的舅舅唐娇好高兴, 一个会维护她们的舅舅。这样的事情哪里不让人开心呢?

    唐娇觉得, 自己该找个人分享。

    她提着洗好的樱桃来到二楼,胡如玉正是住在这里。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与她的病房只隔了一间,那就是唐志庸的病房。

    唐娇咚咚敲门, 听到应门声随即进入房间内。

    房间内只有胡如玉一个人。

    她带着温柔的笑意迎着门口的人, 只是看到进来的是这辈子最不想见的一个人,她原本的笑意凝固在了脸上。

    唐娇反手将门关好, 来到胡如玉的病床前,拉过椅子笑眯眯的坐下, 很温和呢。

    “玉姨身体怎么样呀?”

    如果不是中了一木仓,胡如玉甚至会觉得那日的一切都是她臆想出来的,都是不存在的。毕竟,眼前的小姑娘还这么温柔娇俏,就是一个天真少女。

    可是她还记得唐娇毫不留情的开木仓,那样的狠厉,那样的充满了杀意的眼神。

    她强忍着要颤抖的感觉,努力平静,不管如何, 她总不会不如一个小姑娘。

    胡如玉迅速的调整自己,唐娇见她很快的恢复了笑意, 就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这个时候也有些感慨,果然胡如玉不简单。

    她稍微前倾了一点点,胡如玉立刻吞咽口水, 不过饶是如此,她还是面上带着微笑,说道:“好好,多谢娇娇关心。”

    看向唐娇手里的小竹篓,她含笑:“真是给我的吧?放下就好。”

    唐娇嗤了一声笑了出来,挑了一个红艳水润的小樱桃放入口中,吃完了将谷儿吐出来。

    她笑眯眯的歪头:“您想多了,怎么可能是给您的。我讨厌死您了呢!”

    她又一口,轻声说:“再说,我给您,您也不敢吃吧?就不怕我下毒?”

    唐娇靠在了椅子上,不顾胡如玉要绷不住的笑意。

    笑意盈盈的吃东西。

    胡如玉盯着唐娇,见她似乎没有说话的心思,倒像是专门找个地方吃东西。

    她终于有些绷不住了,她敛了敛笑意,轻声问:“娇娇不会只是来吃樱桃的吧?”

    唐娇微微笑,点头,她双眸亮晶晶的,透着喜气儿,娇娇软软的说道:“当然啊,吃东西的时候看你,恶心都要恶心吐了,哪里会吃得下呢?”

    胡如玉的手一下子捏住了被子,她强忍着发飙的冲动。

    她是知道的,沈青回来了。

    虽然不知道沈青的能量到底有多大,但是她心中知道这个人不好惹。

    这个丫头片子就不好惹,沈青作为她的长辈,自然更是不遑多让的。

    想到这里,胡如玉就恨得咬牙切齿,她的动作怎么就慢了呢!

    她勉强露出一点点笑颜:“既然这么恶心,那娇娇还留下?不是娇娇的性格呢?”

    唐娇点头,认可她这话。

    她语气中带着欢喜:“玉姨,我知道的哦。”

    胡如玉不解的看着唐娇,不知道她想说什么,唐娇慢慢的靠近胡如玉,几乎就要贴到她的脸上,她缓缓道:“我知道玉姨想谋我娘的嫁妆。”

    她眼神冷了冷,手指向下,几乎毫不犹豫就按向了胡如玉的伤口。

    “啊……”胡如玉尖叫起来,她立刻就看到自己病号服渗出血。

    她深深的喘息,“你、你……”

    唐娇咯咯的笑,说道:“你根本不是看中我父亲,不过是借由他想谋我母亲的嫁妆罢了。只可惜,胡如玉。我舅舅回来了呢?”

    她欢欣雀跃,就像是一个小可爱。

    “舅舅好厉害呢!没办法,谁让沈家有钱呢!有钱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有用的,像是我舅舅啊,他不过是稍微说几句话,我祖父都差点要跪下来叫爹了。”

    她脸上的笑意越发的灿烂,也不给胡如玉说话的机会,只自言自语。

    不过却又带着些女儿家的娇俏。

    “现在他们正在谈判,你猜舅舅会和那些贪得无厌的卑鄙小人提什么呢?你好不好奇?他们就在你隔壁的隔壁哦!”唐娇捧着小竹篓笑容灿烂:“我心情很好呀,好到想要和玉姨好好的聊一聊这些事儿,你看,我都没有人分享的。哦不,我是第一时间想要和玉姨分享。玉姨,你开不开心?我把你当成好重要好重要的人哦!”

    唐娇说到这里,越发的觉得想笑,她来到胡如玉身边,胡如玉想要喊护士,但是唐娇发飙起来实在太恐怖了,以至于她连叫护士都迟疑起来。

    她终于不再伪装,冷冷:“你来这里耀武扬威什么呢?你以为你能骗的了所有人吗?我自杀?分明是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小丫头开木仓要杀我。”

    唐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轻声:“是呀。”

    她笑眯眯的看着胡如玉:“是又怎么样呢?你出去说啊,你看看大家信你还是信我啊?就像现在,我真的做什么,你觉得别人信你吗?”

    她的笑容很清新,只是却又带着几分忽明忽暗,“玉姨,你对我没有深刻了解也就算了,对自己也没有呢。”

    唐娇上前一步,不顾胡如玉的抵抗,直接再次按上了她枪伤的伤口。

    胡如玉歇斯底里的叫了出来。

    唐娇后退一步,咬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玉姨,你为什么要按自己的伤口陷害我?”

    护士冲进来的时候唐娇正在掉眼泪,一脸的错愕,她咬着唇,低声:“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岳医生只看了唐娇一眼就说:“你先出去。”

    唐娇:呵呵,又是他呢!

    她赶紧点头,提着小竹篓出了门,大大的泪珠儿儿挂在脸蛋儿上,仿佛是受了天大的冤屈。

    房间里大夫护士立刻就忙碌起来,唐娇贴心的将门关好,垂首站在了门口。

    唐老太太过来闹得时候大家已经看了一拨热闹了,如今不过是第二波,看到小丫头泪珠儿挂在粉嫩的脸蛋儿上,委委屈屈的样,心中感慨,这丫头也是个命苦的。

    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