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4章 航拍压
    半晌后, 段佳泽被亲得呼吸不过来了,想爬起来,但是陆压在他身上和座大山一样, 根本动弹不了分毫。 他抓着陆压的肩膀推了几下,陆压却留恋不舍地哼唧了几声,段佳泽顿时鸡皮疙瘩更甚。

    等陆压放开段佳泽时,他已经是眼冒金星了。

    陆压眼神犹自湿漉漉的, 趴在段佳泽身上看着他,又把段佳泽还带着甜味的手指含进嘴里了。

    段佳泽感觉到指尖在陆压口中,被吮吸了几下,登时脸更红了, 这个,这个道君到底是不是处男啊, 这动作暗示意味也太浓了吧。

    陆压看了段佳泽一会儿, 又放开他的手指,低头在嘴唇上啄了一下,用微弱的声音道:“……很甜的。”

    陆压本就意识到了什么,虽然自己不承认。刚才又接收到了段佳泽的暗示, 看他不反抗,就更加深信不疑了,眼神不离段佳泽左右。这些天时常躲闪的目光得以释放,恨不得一直盯着他。这会儿一边说话,眼神也一边落在段佳泽身上。

    段佳泽:“…………”

    陆压声音再微弱他也听到了,段佳泽硬着头皮道:“道君, 你可能误会了……”

    陆压盯着他,“你腿好像软了?”

    段佳泽:_(:3」∠)_

    何止软,简直软得像面条一样。

    段佳泽也很绝望,他心虚啊,为什么和一个同性泥泞不堪地亲十分钟腿会软。难道这就是单身二十多年的威力?

    那难怪陆压会这么热情,他单身的时间更久,他开始打光棍那会儿东海市还是海洋来的吧……

    这叫段佳泽哪还好意思说下去,僵在原处了。

    ……

    第二天,心事重重的段佳泽一起床,就看到床头摆着一件衣物,他麻木地展开一看,是一条红色的毛衣,正是陆压那条以月老红线织成的毛衣。

    也就是说,陆压昨晚大概又溜进来了,但是段佳泽已经无暇计较。

    当初陆压还古里古怪,不肯说毛衣织来干什么……

    段佳泽脑海中响起了一首歌:你还给傻逼织毛衣,你比傻逼还傻逼。

    段佳泽觉得脸好肿:“………………”

    .

    东海市旅游业在这一年中取得显著进展,市里专门拨了钱,让有关部门拍摄一支新的宣传片,来年在外投放。

    鸟枪换炮,这支宣传片也更加丰富了。

    旅游局和宣传部碰面,商讨了几次,最后定下来的方案,要大量运用到航拍机,不止拍摄到东海的美景、美食,还要拍到游客们在这里游玩的欢乐镜头。

    段佳泽早知道可能需要他们各个景区配合拍摄,但是他没想到,宣传片的导演找他商量,想借园里的动物拍摄,尤其是陆压。

    因为东海旅游的招牌特色之一就是生态,为了体现这一点,他想应用一些动物演员。要是寻常片子,他可不敢写这种方案,这不是知道东海灵囿,这才有胆。

    这旅游宣传片,就是一张名片,让人认识东海市。各大旅游城市的宣传片,要什么样的有什么样的,东海市要想拍出自己的特色,可不得剑走偏锋一点。华夏山河之大,单论景色,东海实难脱颖而出。

    人家也给钱,还是关系友好的本地部门,段佳泽也不太好意思拒绝,但是他没应下来对方要求的所有动物,只说自己要去看一下动物的情况。

    实际上,段佳泽回去自己询问了一下,自愿拍摄,因为他们的期待列表里,有不少是派遣动物。

    “这个拍摄就在本地,到时候我也会尽量全程跟着。不强求,反正咱们动物也多,各位不想去我回头就商量用别的动物补上。”段佳泽解释了一下后,说道。他看了陆压一眼,对方有强烈要求派陆压,但是段佳泽含含糊糊没说话。

    陆压被段佳泽看了一眼,却是又觉得受到了暗示。

    于是,大家就看到平时遇到这种事,不管最后答不答应,一定会鄙视、斥责一番的陆压道君,头一个说道:“我去。”

    段佳泽低头,在心中道:我去!

    大家都震惊于陆压居然这么积极,不骂人族何德何能也就算了,还是第一个报名,最后他们细思,竟是都想参加,可以看看道君这是犯什么病了。

    段佳泽看他们一个两个这么积极,一想就和陆压脱不了干系,闷声道:“好吧,谢谢大家的支持了。”

    等人一个个都走掉之后,陆压落在后面。

    段佳泽:“……”

    陆压迟疑了片刻,质问道:“你为什么不穿那件毛衣?”

    段佳泽嘴角抽了一下,“大哥,你知道今天二十八度吗?”

    就算不是这个温度,这件毛衣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自己的脸被抽得有多狠。

    陆压一脸不满,“才二十八度!”

    段佳泽无话可说。

    陆压也没继续教育他了,却是有点得意地说:“都是本尊带头,所以这些家伙都报名了。”

    他一边说,一边一眼接一眼地看段佳泽。

    段佳泽:“……”

    还敢邀功。段佳泽心说,你知道这些人都是来看八卦的吗?!

    在陆压隐含期盼的眼神中,段佳泽心累地道:“谢谢道君。”

    “不必了,”陆压难得客气,又掩饰不住生疏地补了一句,“你可是本尊的人。”

    段佳泽:“……”

    段佳泽压力山大。

    怎么办,因为一时糊涂,误会越来越深,好像更加说不清了,现在他要是对陆压说实话,会不会被当成欺骗感情的骗子打死?

    就道君这个正在兴头上的样子,后果……光是想想,都觉得毛都要卷了。

    还,还是缓缓再说吧!

    内心深处,段佳泽还有一个强烈逃避的原因,一时糊涂还不是因为他那一瞬间好像没那么直了……

    ……

    ……

    导演握着段佳泽的手,“段园长,真的感谢你大力支持,要是没有你,我们的方案就要失色不少了!”

    他一边说,一边猛看段佳泽肩上停的那只鸟,这就是那只闻名全国的猛禽啊,果然英武不凡,还特别护住,他只是和段园长握个手,这只鸟都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看,搞得他有些发毛呢。

    “都是为了东海嘛。”段佳泽摇了摇和导演相握的手,“按照你们那边的计划,我今天带了陆压和一部分喜鹊。”

    段佳泽情知七夕鹊是在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编制上的,外人也以为喜鹊在他们园里,驯养方便,人人都知道园长擅长养鸟,所以无人怀疑。

    导演点头,给段佳泽这个鸟主人又解释了一下他的拍摄理念。

    导演要用陆压串联起整个宣传片,开头的拍摄角度是在海角山顶点眺望日出东海,然后陆压飞出来,航拍机跟在陆压身后,抵达各个景点,会运用到多个长镜头。

    期间包括各种群鸟归林、海豚跳跃、道士喂猴子、白狐林中回头以及游客愉快玩耍等等画面。最后在海边,落日余晖,背光拍摄陆压向天空飞去,也消失在阳光中。

    用特效好说,做得再真观众顶多说一句舍得花钱,但是用真鸟就不一样了,包括各种用到动物的片段,这才是在无声之中,把“生态东海”几个字传递给观众。

    而且采用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动物也绝不是虚假,东海的生态保护确实不错,只是用动物演员体现出这一点,否则真的跟拍怎么凑得出一个完整宣传片,这是一种表现手法。

    段佳泽只能说,这个导演很会想,不过这要没有灵囿,绝对拍不成!

    训练有素的鸟很多,但是段佳泽敢肯定,能够配合航拍机拍摄的,灵囿之外绝没有。

    航拍机在空中操作哪有那么精准,要跟拍鸟类飞翔,一不小心就相撞了,除非像陆压一样能自己调整和航拍机之间的距离、方位,对普通人来说,这是一个难度系数非常高的任务。

    导演可是特意去找过段佳泽直播时,交给陆压飞翔的视频,才决心说服领导使用这个方案的,他也知道,这个对别的鸟难度很高的任务,对陆压来说没那么难。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和人类一起长大,这只陆压鸟和园长的默契简直奇高无比,导演心中很信任,也充满了期待。

    ……

    摄制组先来到了海角山半山腰,要在这里拍鸟入山林的镜头。

    按照导演的要求,段佳泽把喜鹊给放了出来,陆压在一旁“追”着喜鹊们散开。

    摄像机拍摄到的画面里,喜鹊们在林间飞翔,投入林中,这其实是后面陆压驱赶而成,但是陆压半点没入镜,这就神奇了,也不知道园长到底如何跟它沟通的。

    导演看得连连赞叹,脸都激动地红了,“我就知道可以的!”

    那些喜鹊飞走了,不过没关系,他们的拍摄一次就成功了。

    导演说都:“那些喜鹊,要让陆压把它们赶回去吗?”

    段佳泽摇摇头,“鸟自己会回巢。”

    导演在半山亭眺望了一下,那些鸟好像还真是朝着山下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方向飞去的。

    接下来,他们还要去山顶,拍一个陆压从山上起飞的画面。

    摄影师弯腰,捡起自己的航拍机,宝贝地检查了一下,看到段佳泽投来好奇的目光,笑笑道:“有时候磕着捧着,或者停到什么犄角里,总要拼命找,这里地形又比较复杂,我每次飞都怕回不来。”

    段佳泽友好地笑了一下,“很厉害啊,这个。”

    摄影师给他看自己链接着航拍机的平板里刚才拍的画面,叨叨道:“航拍机拍出来的画面真的好看,但是这么看效果不明显,你得有一个特别特别大的屏幕,站在前面看,不管是视频还是照片,那才震撼!真的,我太喜欢这个玩意儿了,它飞时候我看着画面都觉得刺激!您能感受到吗?”

    导演哈哈大笑,“你算是问到行家了吧,咱们这里面说不定段园长最能和你有共鸣。你不知道了吧,人家段园长早就玩航拍了。你的是航拍机,人家的是航拍压。”

    这摄影师不太知道段佳泽的事迹,被导演科普了一番,还把视频翻出来给他看了,当时就震住了。

    他还问人家刺不刺激呢,段佳泽用鸟拍的空中画面,比他那个震撼多了,就算没有高像素,但是鸟类变速、各种角度飞翔带来的画面变化,是他的航拍机远远不及的,现在的技术还不足以让航拍机和鸟一样灵活。甚至,这只鸟竟然好像有镜头感,拍摄的画面都非常棒!

    以前段佳泽直播后,还有人拿陆压拍的画面和航拍机拍的比较,而现在,看到陆压拍的画面后,这个用航拍机的摄影师竟是自愧不如,赞叹道:“可以说,您这个航拍画面,是有生命的!”

    ……

    山顶,摄制组摆开阵势,调好角度,让陆压停在树干上,面朝城市与太阳。

    从后方拍摄陆压,此时的画面十分普通,只是一只停在树上面对着太阳的鸟的背影而已。但是下一刻,这只鸟动了,它飞了起来,而画面也随之拉近,向前——

    原来,树是唯一山崖边,往前视线便豁然开朗,俯瞰山脚,甚至整个城市尽收眼底!

    航拍机跟随着大鸟的飞行轨迹,紧跟在它其后拍摄。

    大家凑在摄影师旁边,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即时画面,纷纷夸赞:“效果真的好,这个画面看着就特别大气舒心。”

    导演更是看得灵感迸发:“等下回来了,再单独拍几个空镜头!”

    他一开始是想以第三者的视角,以陆压为线索进行拍摄。但是看到这画面后,他又仿佛想起段佳泽直播的画面,决心稍作修改。

    那就是在其中加入纯航拍的镜头,但又不纯粹。

    第一层意义就是单纯的航拍,在空中展现东海市的景色,第二层意义是跟随着一只鸟进行空中拍摄,第三层意义则是画面中去掉那种鸟,但是后期和第二种剪辑在一起,这样镜头就会被理解为,这是鸟的视角。

    延伸意义即是,在人类和鸟类的眼中,东海市都是这样——

    众人听了导演的话,都连连点头,“这个寓意好,更加融入了生态两个字!”

    导演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刻拍完所有镜头回去剪辑,看看真正效果如何。

    在海角山上陆压的镜头已经完成了,段佳泽吹了声口哨,陆压就打了个转飞回来,超过了身后那架还在慢悠悠转弯的航拍机,俯冲停在了一根树干上。

    还在操控航拍机的摄影师又露出了一个羡慕的神情,说真的,这只鸟要是他的,他一定会去研究能够让鸟类携带的高清拍摄设备!这鸟,比航拍机好用多了!

    导演现场规划了一下,摄影师便再次放飞了航拍机,这一次,陆压不用跟上去了。

    眼看着航拍机飞出去了一段距离,海角山上一些游客从树荫的间隙中看到了航拍机的存在,还有人向它打招呼,隐隐传到了山上来。

    拍得差不多时,摄影师就说;“嘿嘿,大家站好了,我操控一下,我们来拍个合影。”

    大家趁着他把航拍机弄回来,开始站位。

    然而此时,空中乍然一亮,然后一声雷鸣,豆大的雨滴便不期而至。

    这是一场天气预报里没有的阵雨,不算特别大,但是当时就令摄制组成员们脸色一变。

    “快快,飞回来!”大家嚷着,一时又忙着打伞护着其他机器,手忙脚乱。

    导演向段佳泽低声抱怨:“航拍机就是这点麻烦,天气不好不能飞,今年夏天部里已经坏了两台航拍机,淋雨淋的,有一台还丢了,根本找不回来。”

    他们刚说着呢,就看那台航拍机在空中摇摇欲坠,有失灵的征兆,到此离这里还有段距离呢。

    “我靠!”随着摄影师一声大叫,那台航拍机在空中一滞,就随着雨滴一起直直坠了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