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章 荣登《走近X学》
    直到回临水观的路上, 邵无星还满脑子是那个玄武法相, 忍不住转头问:“那个龟蛇之相……”

    饶是邵无星在社会中打滚多年,遇到这种事也懵了,立刻决定赶还是回去报告师父和观主, 还不敢在其他人面前直说:对, 我们临水观根本没这个水平。

    曲水玉他们不知道临水观的水平, 他自己却是明白的,在已知自己能力的情况下, 他觉得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邵无星心中又想,那奇迹可能只出现一次啊, 真是可惜了。

    曲水玉今天带着曲鑫一起, 睡到临水观去,那里有专门给香客专门的房间。

    曲水玉不知邵无星的意思,赶紧捧场道:“真的是厉害!”

    后来足足下了小半个小时的阵雨, 可见那一道咒法蕴含的力量。

    所以说不是幻觉?邵无星晕了, 他就普普通通念个甘露咒, 怎么就连异象也出现了呢?他们临水观上下, 可没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邵无星将曲水玉安排先去客房, 领着曲鑫去拜见周心棠之时, 周心棠正在给几个二代弟子训话,见邵无星来了, 看了曲鑫一眼道:“这就是你那弟子吧?”

    曲鑫还是邵无星的首徒,他摸了摸曲鑫的脑袋道:“是的,小鑫, 这是周师叔公。”

    邵无星看着在场那么多人,想了想,没有当众说那件事,而是平复了一下心情。

    曲鑫拉着邵无星的手,怯怯喊了一声:“周师叔公。”

    这本来是罗无周看上的弟子,应该是周心棠的徒孙,但是邵无星为了临水观忙活,连弟子都没收,这一个交给他到也无不可,他们师兄弟几个帮着一起教一下就是了。

    如此想着,周心棠也神色温和,“嗯,好孩子。无星,虽说是记名弟子,但也需昭告同道,你平时若是忙不过来,就让无周帮你带带。”

    邵无星感激地道:“好的,多谢主任。”

    邵无星刚想和周心棠说自己的事情,就听周心棠道:“对了,我正在考校你这些师兄弟,你来得正好,一起看看你可有长进。”

    从罗无周开始,这些二代弟子就开始使出自己的拿手招数了。

    曲鑫见了方才邵无星施法,对这些准师叔伯也很感兴趣,尤其是他后来听邵无星说,罗无周比他还要强。师父都能弄出一场阵雨,那比师父更厉害的师叔岂不是要上天了?

    然而看着看着,曲鑫就面露失望,怎么都是些小水珠啊,还没有水龙头喷的水多呢。

    邵无星在一旁小声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周心棠听到前面的时候还没什么,当他听到玄武法相四个字,整个人就惊呆了,“你说真的?!”

    邵无星谨慎地点头。

    周心棠音量都直接提高了:“拍了小视频吗?”

    邵无星尴尬地道:“……一时激动,忘了。”

    虽然无凭无据,但是周心棠对这个师侄还是很相信的,而且周心棠都说了,段园长也在场,好几个人证呢。

    周心棠立刻叫齐临水观管理委员会的成员们,带着邵无星到无人处,叫他再施展一次咒术。

    ……

    前方,曲鑫被暂时交给了罗无周。

    罗无周也不知道师父为什么和师兄匆匆离开了,他们留在远处等待,无事便互相演练术法。

    曲鑫好转一些,小孩子心性也显露了点出来,看了便骄傲地道:“全都不如我师父!”

    罗无周笑了一下,但绝不是对师兄实力的嘲笑,只是觉得曲鑫比上次见到时活泼了一些,还挺护着他师父的。

    因为东海市临海,所以罗无周的师兄弟们很多都喜欢练些水行的术法,现场各种水扔来扔去,但是都不大,能有巴掌那么大已经是难得了。

    就在此时,罗无周的师兄弟们手中凝结出来的水一下子全都不见了,就像蒸发了一般。

    所有人“咦”了一声,却发现这似乎是水汽全都往后方聚集,过了三十秒后,临水观下起了倾盆大雨。

    道士们乱哄哄地跑到檐下避雨。

    曲鑫露出一个笑容,“我师父又下雨啦!”

    ……

    临水观管委会的几个人,全都呆了。

    因为邵无星在再次召来了玄武法相,而且同样再次中途卸去了力道,使得玄武法相化为阵雨,否则依他们所见,这法相的体型还能更夸张一些。

    这件事,最关键的点就在于邵无星使个甘露神咒能化出玄武法相来了,这不单单是个水行的问题,玄武便是真武,真武大帝以除魔荡恶出名。

    那么同理可得,邵无星若是使用其他降妖伏魔的咒术,也会有非常可怕的效果!

    就邵无星表现出来的功力,他们几个加起来也达不到啊,这已经完全碾压现在修行界所有道修了。

    邵无星的师父当时就想去神殿里给尊神跪下来了,在这样的末法时代,其他人全都没有修为增长,就证明并非人间灵气恢复,唯独邵无星一人而已。

    这种莫名其妙得到超过本身所具实力的情况,想个半天,也只可能是有大神莫名其妙眷顾邵无星了啊,这和很多历史上出现的异象是一样的。

    这种情况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发生过了,突然间发生,不由得让他们想到前段时间谢七情突然间无法再借星宿之力。

    当时大家都觉得是他修炼出了什么问题,现在再看邵无星的情况,竟是有些殊途同归的相似,与邵无星的情况互相佐证。

    ——毕竟,借不到星宿之力还可以强归到没修炼好,但是莫名其妙得到那么多多余的力量,总不可能是没修炼好吧?玄武法相,也不是什么凡人可以捣鼓出来的吧?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的确只有这种可能了!神迹!

    周心棠脑洞越开越大,最后忍住激动说道:“那有可能,是某位,甚至两位以上尊神重新眷顾人间修行者了,然后惩罚了谢七情那样品行不端,用道术敛财的弟子,再褒奖了无星……”

    大家纷纷点头,觉得有可能。

    平时临水观搞什么公益活动,都是邵无星出面,那尊神因此便褒奖了邵无星也未可知。

    一位委员说道:“那我们定要倍加努力,积德行善,让尊神看到我们的态度!”

    以前大家都是一样水平也就罢了,眼看邵无星能得到肯定,那他们是不是也有希望?

    周心棠:“不错,这正是吾辈应当做的,赶紧去筹备公益活动……”

    .

    东海市电视台在播放临水观又举行大型公益活动,要筹集很多善款、爱心物品捐出去,数量十分之大。

    看了新闻的有苏跷着脚道:“临水观,什么情况,占了便宜有钱不捐给我们啊?”

    小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问道:“临水观占什么便宜了?不是我们一直在占他们便宜?”

    “是我们占他们便宜啊,”段佳泽说道,“所以前些天请陵光神君找了个关系,帮邵无星多借些玄武之力,毕竟邵主任也老帮我们找关系,你没看到邵主任那天捡了中奖彩票的样子……”

    有苏脑子一转就想到了,“哼,那就是回馈社会呗。”

    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尖叫声,而且是好些女孩子一起尖叫的声音。

    因为以前发生过绑架案,段佳泽对这些意外情况非常敏感、痛恨,当时就蹿出去了,他倒要看看谁敢在灵囿作案。

    结果出去后才发现,是一群女生围着一个人,躲闪间可以看到那分明是当红小鲜肉肖荣,他脸上什么遮挡也没有,被粉丝包围。

    一旁,还站着两个《走近x学》的记者,略有点迷糊。

    段佳泽倒是听肖荣说了今天会过来,现在正是中午,应该刚来的,还没来得及联系他,结果这就不知怎的,被认出身份了。

    此时,园内的义工们听到动静,以为发生什么骚动,也都过来了,有点看不懂现场局势,手足无措。

    段佳泽连忙高喊:“把里头那男的弄出来!长得特别帅的那个!”

    义工们听他令下,顿时有了目标,他们都是带功夫的,一下就将肖荣给拉了出来,几个人一起把他保护在中间,在段佳泽的指引下,带到房间里去。

    段佳泽又去和两个记者说话,他们两人后知后觉地道:“那个是肖荣啊?我们刚刚采访了他!”

    前两天灵囿空降一大批喜鹊之后,很快在本地引起了一波关注,他们一直在跟拍,到如今喜鹊都没有离开,围观的游客也一天比一天多。

    因为这些喜鹊大部分时间在员工宿舍楼前坪待着,但是偶尔,它们会结伴去拉屎,或者是去水禽湖上方盘旋。有的市民说,这看着不是像一座桥吗?鹊桥啊!

    不管是不是牵强附会,有这么个说法,来围观的人自然更多了,尤其是小情侣。

    方才,他们就抓住了一个戴面具的游客,采访他是不是来看喜鹊的,对于喜鹊齐聚灵囿还疑似排出了特殊的阵型,有什么猜测或者看法之类的。

    这个游客自称是外地来的,并不是特意来看喜鹊的,但是也知道了这么回事,觉得有可能是和他一样,喜欢这里的环境。

    采访完,记者还问了这个游客的姓名,他们回去好打字幕,标注一下。这游客犹豫了一下,只说自己姓肖。

    结果因为围观采访的人有点多,这游客说完话出去的时候,就被面具挂在别人发卡上被扯下来了,紧接着就是大家发现,这戴着狐狸面具的竟然是当红明星肖荣。

    来灵囿的年轻人很多,女孩子占了相当的比例,肖荣根本来不及把面具戴回去就被认出来了,再过几十秒,就被人潮给淹没了。

    两个记者都懵了一会儿,才知道他们刚才采访的是肖荣。

    “哇,这素材还用不用啊?”

    “当然用了……”

    ……

    段佳泽回到房间时,义工倒是已经走了,但是他也是进去才想起来,小青和有苏还在房间里,开门后自己都替肖荣尴尬。

    小青今天穿的当然是男装,可以一眼看出来是男孩子。

    肖荣一进来看到他后,心脏就错拍了,上次他没能见到小青第二面,没想到今天猝不及防之下见到了,在理智回来之前,心跳就已经信马由缰。

    偏偏小青还要对他笑了一下,笑得肖荣浑身发软,脸都红了起来。

    就在肖荣心都要走远,把持不住的时候,瞥见了旁边一个小女孩。那清澈好奇的眼神,顿时让肖荣一个激灵,心生羞愧。

    天啊,为什么会这样,明明都知道他是男生了。

    段佳泽正是在肖荣心乱如麻的时候进来的,他看了一眼正脸红的肖荣,和一脸纯真无辜的小青,以及那貌似天真但绝对在看戏的有苏,顿了一下,说道:“……要不我们去隔壁房间?”

    去隔壁房间,那不是心虚吗?肖荣偷偷看了一眼小青,他是坚决不会承认自己弯了的,否则岂不是合了那些无良媒体造的谣。

    想到这里,肖荣更加坚定地说;“没,没事,这里挺好的啊!”

    段佳泽也不懂肖荣什么心理,一下直一下弯的,刚刚还红着脸看小青,干脆不管了,“那现在外面都是人,怎么办?”

    肖荣想了想,“怎么我也要吃了再走,反正都暴露了。”

    东海市也没有狗仔队,离这儿远着呢,赶过来前他找吃完了。都知道他在这里录过节目,还晒了又来这儿的照片,今天又是一个人来的,围观就围观吧,反正他不能人都到这儿了,不吃东西就走吧……

    “行,我就让人把饭菜弄这儿来,吃完了给你想办法换下装溜出去。”段佳泽说道,“我先出去看着,人特多。”

    肖荣感激地道:“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麻烦,你给我招了不少生意啊。”段佳泽笑呵呵地道。

    外面义工们正在疏散游客,但是好多还是不愿意走,尤其是肖荣的粉丝。肖荣索性趁吃完前的功夫签些名,待会儿请人送给外面的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