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6章 七夕鹊,南柯蚁
    段佳泽听说过一句俗语, 喜鹊报喜, 如果有喜鹊在枝头叫, 人们会觉得这是吉兆。对应的, 乌鸦叫则是凶兆。

    陆压出现后段佳泽对后面那句心情就很复杂, 这三足金乌也是乌鸦,陆压每天吼他, 到底是凶兆还是吉兆呢……

    但是段佳泽万万没想到,喜鹊报喜也能带给他复杂的感受。

    早上还没起床,段佳泽就是被一阵阵鸟叫声给吵醒的,这叫声极其宏亮, 而且不知道数目到底有多少,段佳泽都觉得要被鸟叫声淹没了, 捂住耳朵坐起来。

    他惊恐地爬起来打开窗户, 就看到外面枝头、地面乌泱泱占满了喜鹊。

    一只只身上的羽毛以黑白色为主,泛着一些蓝紫色的光泽, 整个宿舍楼前坪都被它们的身影给占据了,几乎没有人的下脚之处!

    除了段佳泽, 还有很多其他员工也被鸟叫声吵醒了,接二连三打开窗户看。

    于是宿舍楼内惊叹声此起彼伏。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这么多喜鹊?组团来报喜了啊?”

    “我的密集恐惧症要犯了!”

    “这不对啊,喜鹊是成群出现,但是这一群也太多了。”

    “我也觉得不对,喜鹊喜欢人群,咱们这儿没有旁边的村子招喜鹊才对啊。”

    “这么反常,难道要出现什么自然灾害?”

    “好可怕啊, 等会儿怎么去上班?”

    “打电话给林业局吧?这也太反常了。”

    “等等我录个视频……”

    ……

    段佳泽瞪着这一大群不正常出现的喜鹊,刚睡醒的脑袋转动起来,想到了自己收到的信息,三万只派遣动物……

    这难道就是那三万只派遣动物?!

    段佳泽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心中无语到了极点。这个时候,一只喜鹊飞到了他的窗台上来,弯下脑袋,好像在行礼一样。

    “你……你们,凌霄来的?”段佳泽小声问了一句。

    喜鹊点了点头。

    “……我靠。”段佳泽低声感叹,居然真的是凌霄派遣动物,而且和吉光一样,是真的动物。

    希望工程也是真做得出来啊,居然不是bug,真有三万派遣动物,就算不是人也够呛,展馆根本不够,也不可能养三万只喜鹊,那不科学。

    这时候,段佳泽的门被敲响了,有苏在外头问:“园长,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段佳泽知道有苏这会儿肯定是主动来跟他合计的,这么多喜鹊,闹出来的动静太大了,他也急需和有苏聊一下。

    有苏开门进来,看到窗台上那只喜鹊,笑了一下。

    喜鹊在九尾狐的笑容下,虽然看不穿对方真身,但无端就发了下抖。

    段佳泽叹了口气,“之前系统给我出了个新通知,说有三万派遣动物,我还以为出bug了,没想到真来了三万只喜鹊。”

    有苏走到窗边来,往外看了一眼,说道:“三万只?不对吧,外面只有八千只啊。”

    段佳泽:“啊?”

    因为数量太多,段佳泽也没什么概念,真以为外面就三万只了。

    有苏又看了一眼,“没错,我数得清清楚楚,八千只。”

    段佳泽一时感慨有苏的计算能力,一时也迷糊起来,“那还有两万两千只呢?这还分批次吗?”

    要这么做也可以理解,毕竟光是八千只就乌泱泱一片了,把他的员工吓得以为要发生什么自然灾害了。因为这喜鹊也不会说话,段佳泽只好对着它使用了兽心通。

    喜鹊:“……一只在我旁边,两万一千九百九十九只在下面被挡住了嘛。”

    什么鬼?

    段佳泽定睛在喜鹊旁边看了好一会儿,只发现了一只丁点儿大的蚂蚁,他嘴角抽了一下,内心非常不愿意相信,但还是对着蚂蚁用了个兽心通。

    “看我看我!园长!看我啊!”

    段佳泽:“……”

    这时有苏也看清楚了蚂蚁,笑了一下,“哎,是蚂蚁啊,我方才都没瞧见。”

    是蚂蚁,那就算有几万只,在楼底再被喜鹊一挡,也看不到了……

    “不是……”段佳泽不可思议地道,“我对蚂蚁和喜鹊没有偏见,但是给我发蚂蚁和喜鹊,我怎么展出啊!”

    这蚂蚁还是普通蚂蚁,建个昆虫馆都没用,谁来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要看普通蚂蚁和喜鹊?这两种哪里看不到,非得上灵囿?

    有苏微微一笑,解释道:“此乃七夕鹊与南柯蚁。七夕鹊本是年年渡牛郎织女相见,近些年繁殖得越来越多,闲鸟也多了,怕是偷吃哪家大神的东西被赶下来的。

    “南柯蚁皆修习造梦之术,蚁后得道,众蚁便一起升天了,下来不知为何,总归是犯了错。都没什么背景,园长可以放心用。”

    有苏这么一暗示引导,段佳泽就明白了,眼睛一亮,“就是南柯一梦那个蚂蚁对吧?那它们很厉害啊,而且不怎么占地方。”

    段佳泽琢磨了几秒,“蚂蚁不占地儿,再来几万只也不怕,喜鹊虽多,但是完全可以散养,我们马上就有更多地了。”

    他和有苏对视了一眼,都知道对方想到了什么,乐道:“那我的度假酒店就有奔头了,到时候天天让它们给我的顾客编美梦。”

    本来这酒店有室火星君在,客人肯定住得很舒适,再有南柯蚁夜夜造梦,这些客人还不美滋滋?

    那入住率肯定蹭蹭往上涨啊!

    蚂蚁疯狂点头,证明它们确实很有用,以免被差评遣返。

    段佳泽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儿,他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可能有点歪了。随着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规模越来越大,也不一定非要来的动物多么珍稀,招人喜欢,甚至不一定需要被看见。

    他们的周边产业在增加,这些动物能带来增益反而更划算。

    有苏、陆压他们吸引了很多游客,但是如朱烽、灵感这般,也无形中起到很大作用啊。

    段佳泽捏拳击掌,振奋地道:“好!可以!那麻烦今晚就给我造个中了两亿彩票的梦!”

    南柯蚁:“……”

    有苏:“……”

    有苏埋怨道:“园长,你的梦完全可以做大一点儿吧,什么身份的人了,才两亿?”

    有苏一说,段佳泽也觉得自己确实小家子气了,“唉,毕竟穷惯了。”

    这时外面员工们探讨的声音越来越大,段佳泽看了一眼喜鹊,自语道:“喜鹊我能怎么办啊……”

    有苏慢悠悠道:“第一就是提高话题度,你看这些同事就知道了。”

    段佳泽赞同地点头,有话题就有关注,就有客流量了。就跟当初他们的园里各个流量动物一样,行为特立独行,人们就会被吸引。

    段佳泽:“有道理,那让它们每天自个儿练习搭桥?会不会过分了点?对了,第二是什么?”

    有苏笑眯眯地道:“第二园长你以后就可以让它们带你飞了,七夕鹊承重能力很强的。”

    段佳泽干笑了两声,有苏这个笑话着实不太好笑啊,他需要喜鹊带他飞吗?奇迹需要还差不多。

    不过细思一下这个是七夕鹊,段佳泽不禁开了个脑洞,小苏很喜欢有苏,大概看着有苏年纪小,没把她带坏,否则这会儿有苏开的玩笑大概就是他和陆压走鹊桥了……

    听着外面的喧嚣声越来越大,眼看快到开园的时间了,段佳泽探头出去喊了一嗓子:“小苏!”

    这么大动静,小苏当然早就醒了,她在楼下探出头来,“园长!”

    其他员工也纷纷从窗户外看段佳泽,“园长,这可怎么办啊?”

    段佳泽:“什么怎么办,赶紧打电话给林业局和《走近x学》啊!”

    众人:“……”

    .

    曲水玉走进孙颖的办公室,一眼看到了孙颖、曲鑫,还有上次在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见过的两个道士,以及一个陌生男人,这让她有些惊讶。

    曲水玉现在和以前不同,每天再忙,请假也会来接曲鑫放学,今天孙颖请她到办公室来,她还以为是曲鑫在班上发生了什么事,现在看来却好像不是。

    那两个道士此前在灵囿见过,小道士和曲鑫聊了半天,后来园长来了之后,那个小道士就依依不舍地被大道士拉走了。

    曲水玉好奇地看着他们,“孙老师,这是……?”

    孙颖先给她介绍那个没见过的陌生男人,“这是我们周校长。”

    曲水玉赶紧和周校长握手,“您好。”

    她看看现场的人,以及周校长的神色,就知道应该不是儿子出了什么问题,而是这俩道士找上来了吧。

    果然,周校长和她说道:“曲女士,我介绍一下这两位吧,千年古观临水观的邵无星道长和罗无周道长,听说你不是本地人,可能对临水观没有很深的了解?”

    曲水玉笑笑道:“我倒是听过临水观,但确实没有很深的了解。”

    她和邵无星、罗无周也握了握手。

    周校长笑呵呵地道:“这年头很多伪宗教分子在社会上诈骗,两位道长想联系曲女士,又怕你误会,所以才通过我介绍一下。我也可以保证一下,临水观是我市的优秀单位,每年还会捐助爱心款项给孤儿院、敬老院,明细都在网上公开,我们很多市领导和社会上的知名人士,都会参与临水观举办的爱心活动,邵道长兼任办公室主任,一直出力不少,我们大家都熟知。”

    周校长这番话,明里暗里都是在保证临水观绝对不是骗人的地方,毕竟近年这种人太多了。周校长点明了很多领导、名流都关注临水观,而邵无星还是主任,要进一步安曲水玉的心,证明他们犯不着骗一个曲水玉。

    曲水玉心里自然有计较,她点了点头,夸了一番临水观,又问及来意。

    这下两个道士就要和曲水玉单独聊了,周校长本来就是为了拉线来的,他告辞回办公室,孙颖则带着曲鑫先去隔壁教室休息了。

    邵无星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曲女士,那日在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我师弟就看出令郎天生六感异于常人,所以我们通过学校联系上了你。”

    曲水玉向来是唯物主义者,听了邵无星的话,笑容有些僵了,“你的意思是?”

    周校长都把邵无星身份做的那么高了,曲水玉几乎要信了,但是邵无星上来这个话,就让曲水玉觉得特别像江湖骗子。

    罗无周闷声道:“你儿子告诉我,他这两年常常看到奇怪的东西,所以不愿意和人交流。”

    曲水玉一脸怀疑,曲鑫回去可没有和她说什么,甚至又恢复了孤僻,但是她想应该是离开了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那个环境,多去几次就好了,病总不是一天就能治好的。

    “可能是我们急了点,曲女士,我们绝对不是骗人钱财的。”邵无星说道,“我们找你,一是为了孩子好,二是他这个体质非常适合修行,甚至我可以这么说,要是不修行,他的心理疾病肯定会越来越严重,他总不能天天待在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吧?”

    曲水玉没有注意邵无星最后那句话,她有些荒谬地笑了笑,“这个我真的没法相信……”

    邵无星和罗无周对视一眼,那就只好给曲水玉开一下阴阳眼了。

    ……

    十分钟后,曲水玉脸色苍白地趴在桌子上,浑身冷汗,“所以,所以小鑫每天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世界?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一想到自己刚才看到的画面,曲水玉就想晕倒,难怪小鑫的病老也好不了。

    曲水玉自问完,又想到那段时间她和丈夫对小鑫有多么忽视、暴躁,也难怪小心不愿意开口了,说不定在他眼里,他们和那些奇怪的东西一样让人不愿意靠近。

    曲水玉一瞬间想到很多,然后对邵无星道:“邵道长,麻烦你一定要收小鑫做弟子啊!”

    邵无星和她说过了,曲鑫那个体质,封都封不住,最好堵不如疏,自己学习怎么控制。

    而且他们不会把曲鑫带到道观里,只是周末给他上课,入教是要自己选择的,现在就记个名,日后曲鑫要去上大学,进社会,那认个俗家弟子就行了。

    邵无星尴尬地看了罗无周一眼,“这个……是我师弟要收徒啊,曲女士,别看他年纪小,但是修为可是很好的。”

    虽然邵无星也看好曲鑫这个苗子,但是罗无周看上了曲鑫,曲鑫的天赋估计仅次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