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6章 七夕鹊,南柯蚁
    段佳泽听说过一句俗语, 喜鹊报喜, 如果有喜鹊在枝头叫, 人们会觉得这是吉兆。对应的, 乌鸦叫则是凶兆。

    陆压出现后段佳泽对后面那句心情就很复杂, 这三足金乌也是乌鸦,陆压每天吼他, 到底是凶兆还是吉兆呢……

    但是段佳泽万万没想到,喜鹊报喜也能带给他复杂的感受。

    早上还没起床,段佳泽就是被一阵阵鸟叫声给吵醒的,这叫声极其宏亮, 而且不知道数目到底有多少,段佳泽都觉得要被鸟叫声淹没了, 捂住耳朵坐起来。

    他惊恐地爬起来打开窗户, 就看到外面枝头、地面乌泱泱占满了喜鹊。

    一只只身上的羽毛以黑白色为主,泛着一些蓝紫色的光泽, 整个宿舍楼前坪都被它们的身影给占据了,几乎没有人的下脚之处!

    除了段佳泽, 还有很多其他员工也被鸟叫声吵醒了,接二连三打开窗户看。

    于是宿舍楼内惊叹声此起彼伏。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这么多喜鹊?组团来报喜了啊?”

    “我的密集恐惧症要犯了!”

    “这不对啊,喜鹊是成群出现,但是这一群也太多了。”

    “我也觉得不对,喜鹊喜欢人群,咱们这儿没有旁边的村子招喜鹊才对啊。”

    “这么反常,难道要出现什么自然灾害?”

    “好可怕啊, 等会儿怎么去上班?”

    “打电话给林业局吧?这也太反常了。”

    “等等我录个视频……”

    ……

    段佳泽瞪着这一大群不正常出现的喜鹊,刚睡醒的脑袋转动起来,想到了自己收到的信息,三万只派遣动物……

    这难道就是那三万只派遣动物?!

    段佳泽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心中无语到了极点。这个时候,一只喜鹊飞到了他的窗台上来,弯下脑袋,好像在行礼一样。

    “你……你们,凌霄来的?”段佳泽小声问了一句。

    喜鹊点了点头。

    “……我靠。”段佳泽低声感叹,居然真的是凌霄派遣动物,而且和吉光一样,是真的动物。

    希望工程也是真做得出来啊,居然不是bug,真有三万派遣动物,就算不是人也够呛,展馆根本不够,也不可能养三万只喜鹊,那不科学。

    这时候,段佳泽的门被敲响了,有苏在外头问:“园长,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段佳泽知道有苏这会儿肯定是主动来跟他合计的,这么多喜鹊,闹出来的动静太大了,他也急需和有苏聊一下。

    有苏开门进来,看到窗台上那只喜鹊,笑了一下。

    喜鹊在九尾狐的笑容下,虽然看不穿对方真身,但无端就发了下抖。

    段佳泽叹了口气,“之前系统给我出了个新通知,说有三万派遣动物,我还以为出bug了,没想到真来了三万只喜鹊。”

    有苏走到窗边来,往外看了一眼,说道:“三万只?不对吧,外面只有八千只啊。”

    段佳泽:“啊?”

    因为数量太多,段佳泽也没什么概念,真以为外面就三万只了。

    有苏又看了一眼,“没错,我数得清清楚楚,八千只。”

    段佳泽一时感慨有苏的计算能力,一时也迷糊起来,“那还有两万两千只呢?这还分批次吗?”

    要这么做也可以理解,毕竟光是八千只就乌泱泱一片了,把他的员工吓得以为要发生什么自然灾害了。因为这喜鹊也不会说话,段佳泽只好对着它使用了兽心通。

    喜鹊:“……一只在我旁边,两万一千九百九十九只在下面被挡住了嘛。”

    什么鬼?

    段佳泽定睛在喜鹊旁边看了好一会儿,只发现了一只丁点儿大的蚂蚁,他嘴角抽了一下,内心非常不愿意相信,但还是对着蚂蚁用了个兽心通。

    “看我看我!园长!看我啊!”

    段佳泽:“……”

    这时有苏也看清楚了蚂蚁,笑了一下,“哎,是蚂蚁啊,我方才都没瞧见。”

    是蚂蚁,那就算有几万只,在楼底再被喜鹊一挡,也看不到了……

    “不是……”段佳泽不可思议地道,“我对蚂蚁和喜鹊没有偏见,但是给我发蚂蚁和喜鹊,我怎么展出啊!”

    这蚂蚁还是普通蚂蚁,建个昆虫馆都没用,谁来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要看普通蚂蚁和喜鹊?这两种哪里看不到,非得上灵囿?

    有苏微微一笑,解释道:“此乃七夕鹊与南柯蚁。七夕鹊本是年年渡牛郎织女相见,近些年繁殖得越来越多,闲鸟也多了,怕是偷吃哪家大神的东西被赶下来的。

    “南柯蚁皆修习造梦之术,蚁后得道,众蚁便一起升天了,下来不知为何,总归是犯了错。都没什么背景,园长可以放心用。”

    有苏这么一暗示引导,段佳泽就明白了,眼睛一亮,“就是南柯一梦那个蚂蚁对吧?那它们很厉害啊,而且不怎么占地方。”

    段佳泽琢磨了几秒,“蚂蚁不占地儿,再来几万只也不怕,喜鹊虽多,但是完全可以散养,我们马上就有更多地了。”

    他和有苏对视了一眼,都知道对方想到了什么,乐道:“那我的度假酒店就有奔头了,到时候天天让它们给我的顾客编美梦。”

    本来这酒店有室火星君在,客人肯定住得很舒适,再有南柯蚁夜夜造梦,这些客人还不美滋滋?

    那入住率肯定蹭蹭往上涨啊!

    蚂蚁疯狂点头,证明它们确实很有用,以免被差评遣返。

    段佳泽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儿,他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可能有点歪了。随着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规模越来越大,也不一定非要来的动物多么珍稀,招人喜欢,甚至不一定需要被看见。

    他们的周边产业在增加,这些动物能带来增益反而更划算。

    有苏、陆压他们吸引了很多游客,但是如朱烽、灵感这般,也无形中起到很大作用啊。

    段佳泽捏拳击掌,振奋地道:“好!可以!那麻烦今晚就给我造个中了两亿彩票的梦!”

    南柯蚁:“……”

    有苏:“……”

    有苏埋怨道:“园长,你的梦完全可以做大一点儿吧,什么身份的人了,才两亿?”

    有苏一说,段佳泽也觉得自己确实小家子气了,“唉,毕竟穷惯了。”

    这时外面员工们探讨的声音越来越大,段佳泽看了一眼喜鹊,自语道:“喜鹊我能怎么办啊……”

    有苏慢悠悠道:“第一就是提高话题度,你看这些同事就知道了。”

    段佳泽赞同地点头,有话题就有关注,就有客流量了。就跟当初他们的园里各个流量动物一样,行为特立独行,人们就会被吸引。

    段佳泽:“有道理,那让它们每天自个儿练习搭桥?会不会过分了点?对了,第二是什么?”

    有苏笑眯眯地道:“第二园长你以后就可以让它们带你飞了,七夕鹊承重能力很强的。”

    段佳泽干笑了两声,有苏这个笑话着实不太好笑啊,他需要喜鹊带他飞吗?奇迹需要还差不多。

    不过细思一下这个是七夕鹊,段佳泽不禁开了个脑洞,小苏很喜欢有苏,大概看着有苏年纪小,没把她带坏,否则这会儿有苏开的玩笑大概就是他和陆压走鹊桥了……

    听着外面的喧嚣声越来越大,眼看快到开园的时间了,段佳泽探头出去喊了一嗓子:“小苏!”

    这么大动静,小苏当然早就醒了,她在楼下探出头来,“园长!”

    其他员工也纷纷从窗户外看段佳泽,“园长,这可怎么办啊?”

    段佳泽:“什么怎么办,赶紧打电话给林业局和《走近x学》啊!”

    众人:“……”

    .

    曲水玉走进孙颖的办公室,一眼看到了孙颖、曲鑫,还有上次在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见过的两个道士,以及一个陌生男人,这让她有些惊讶。

    曲水玉现在和以前不同,每天再忙,请假也会来接曲鑫放学,今天孙颖请她到办公室来,她还以为是曲鑫在班上发生了什么事,现在看来却好像不是。

    那两个道士此前在灵囿见过,小道士和曲鑫聊了半天,后来园长来了之后,那个小道士就依依不舍地被大道士拉走了。

    曲水玉好奇地看着他们,“孙老师,这是……?”

    孙颖先给她介绍那个没见过的陌生男人,“这是我们周校长。”

    曲水玉赶紧和周校长握手,“您好。”

    她看看现场的人,以及周校长的神色,就知道应该不是儿子出了什么问题,而是这俩道士找上来了吧。

    果然,周校长和她说道:“曲女士,我介绍一下这两位吧,千年古观临水观的邵无星道长和罗无周道长,听说你不是本地人,可能对临水观没有很深的了解?”

    曲水玉笑笑道:“我倒是听过临水观,但确实没有很深的了解。”

    她和邵无星、罗无周也握了握手。

    周校长笑呵呵地道:“这年头很多伪宗教分子在社会上诈骗,两位道长想联系曲女士,又怕你误会,所以才通过我介绍一下。我也可以保证一下,临水观是我市的优秀单位,每年还会捐助爱心款项给孤儿院、敬老院,明细都在网上公开,我们很多市领导和社会上的知名人士,都会参与临水观举办的爱心活动,邵道长兼任办公室主任,一直出力不少,我们大家都熟知。”

    周校长这番话,明里暗里都是在保证临水观绝对不是骗人的地方,毕竟近年这种人太多了。周校长点明了很多领导、名流都关注临水观,而邵无星还是主任,要进一步安曲水玉的心,证明他们犯不着骗一个曲水玉。

    曲水玉心里自然有计较,她点了点头,夸了一番临水观,又问及来意。

    这下两个道士就要和曲水玉单独聊了,周校长本来就是为了拉线来的,他告辞回办公室,孙颖则带着曲鑫先去隔壁教室休息了。

    邵无星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曲女士,那日在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我师弟就看出令郎天生六感异于常人,所以我们通过学校联系上了你。”

    曲水玉向来是唯物主义者,听了邵无星的话,笑容有些僵了,“你的意思是?”

    周校长都把邵无星身份做的那么高了,曲水玉几乎要信了,但是邵无星上来这个话,就让曲水玉觉得特别像江湖骗子。

    罗无周闷声道:“你儿子告诉我,他这两年常常看到奇怪的东西,所以不愿意和人交流。”

    曲水玉一脸怀疑,曲鑫回去可没有和她说什么,甚至又恢复了孤僻,但是她想应该是离开了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那个环境,多去几次就好了,病总不是一天就能治好的。

    “可能是我们急了点,曲女士,我们绝对不是骗人钱财的。”邵无星说道,“我们找你,一是为了孩子好,二是他这个体质非常适合修行,甚至我可以这么说,要是不修行,他的心理疾病肯定会越来越严重,他总不能天天待在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吧?”

    曲水玉没有注意邵无星最后那句话,她有些荒谬地笑了笑,“这个我真的没法相信……”

    邵无星和罗无周对视一眼,那就只好给曲水玉开一下阴阳眼了。

    ……

    十分钟后,曲水玉脸色苍白地趴在桌子上,浑身冷汗,“所以,所以小鑫每天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世界?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一想到自己刚才看到的画面,曲水玉就想晕倒,难怪小鑫的病老也好不了。

    曲水玉自问完,又想到那段时间她和丈夫对小鑫有多么忽视、暴躁,也难怪小心不愿意开口了,说不定在他眼里,他们和那些奇怪的东西一样让人不愿意靠近。

    曲水玉一瞬间想到很多,然后对邵无星道:“邵道长,麻烦你一定要收小鑫做弟子啊!”

    邵无星和她说过了,曲鑫那个体质,封都封不住,最好堵不如疏,自己学习怎么控制。

    而且他们不会把曲鑫带到道观里,只是周末给他上课,入教是要自己选择的,现在就记个名,日后曲鑫要去上大学,进社会,那认个俗家弟子就行了。

    邵无星尴尬地看了罗无周一眼,“这个……是我师弟要收徒啊,曲女士,别看他年纪小,但是修为可是很好的。”

    虽然邵无星也看好曲鑫这个苗子,但是罗无周看上了曲鑫,曲鑫的天赋估计仅次于罗无周,他自觉不如罗无周教得好。

    但是曲水玉在心中转了一圈,虽然邵无星说罗无周修为更深,可她又不求让儿子在这方面有什么成就,只要能控制自己的体质不就好了。

    罗无周年纪轻轻,自己还是个半大孩子,肯定不如邵无星能照顾人,这邵道长看上去也和蔼可亲一些。

    所以曲水玉委婉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如果邵道长不是教不了,那还是希望交给邵道长。

    罗无周沉默了一下,说道:“那算了吧。”

    他们当然要听监护人的意见,既然曲水玉觉得他年纪太小,不好托付,他也没办法,这确实是个硬伤。

    邵无星有些惭愧,“我这个……修为远不如师弟。”

    不止不如师弟,还不如好几个其他师兄弟,让他收了这么个好苗子,真是不好意思呢。

    曲水玉把曲鑫叫进来,问道:“小鑫,你还记得这个两个叔叔吗?你以后周末跟他们学习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好不好?”

    曲鑫眼神一闪,虽然很不爱说话,但是听到曲水玉提及周末的去向,他还是坚定地道:“我不,我要学养动物,我要去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当饲养员。”

    邵无星大汗,曲鑫喜欢灵囿,当然是因为那里许多动物也不同凡物,但属于好的方面,没有戾气,曲鑫能感受到,所以亲近。

    可是,灵囿那是陆居士的地盘啊,去玩可以,去当饲养员会不会直接就入佛了?

    邵无星连忙道:“我们还是可以去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玩,这个和上课不冲突。”

    曲鑫这才勉强点头同意了,当着曲水玉的面,先给曲鑫塞了一张符,可保短期内曲鑫看不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他说过这不是长久之计,现在是为了自证一下。

    这么一来,曲鑫顿时对邵无星好感大增,仅次于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小驴子。

    邵无星为了让曲鑫更加信任自己,还要带曲鑫去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一起吃饭,他和段园长约好了。

    曲鑫一听是去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果然表情都生动了一些。在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他完全不会像以前那样,看到很多奇怪的东西。而且,他感觉自己仿佛能察觉到很多动物的心声一般,能够准确理解它们的动作包含的意义。

    曲水玉一看这个效果简直立竿见影,哪还能不同意呢,巴不得曲鑫早点学成,恢复原来的性格。

    .

    罗无周没能收到曲鑫这个弟子,又对灵囿有点阴影,便申请一个人回山。

    邵无星和曲水玉、曲鑫一起去灵囿,虽然曲水玉答应了让曲鑫拜师,但想想总归不能放心,必须先跟着一段时间。

    邵无星只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同意让曲水玉旁观一段时间,反正他们在做好事,不怕家长监督。

    来到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邵无星发现,明明是下班的时间了,灵囿门口却还是非常热闹,很多人挤在外面围观,人山人海。灵囿大门已经关了,这些人都是隔着门看。

    曲水玉也好奇地道:“这个点了,还这么多人啊?”

    三人走近了,也看不到里头有什么,只见除了游客外,很多还是周围的村民,在议论些什么。

    “……好多喜鹊的,一起飞起来的时候,铺天盖地!”

    “我看林业局的专家晕头转向的,电视台采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会是有什么自然灾害吧?咱们也不在地震带上,最近又没下暴雨,台风也没来……”

    “你们都看到了吗?到底啥样子啊?”

    这时有人说:“我拍了小视频的,给你看。”

    邵无星也探头看了一眼,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里面是乌泱泱大一群喜鹊,看着起码有几千只,在空中盘旋,然后落在办公楼前。

    寻常看到几百只鸟雀成群也很可观了,这么一大片喜鹊成群结队,看得人的确有些发毛。

    邵无星比他们想的还要多一层,所以倒没那么震惊,抚平鸡皮疙瘩就带着曲水玉和曲鑫进去了,他是和段佳泽有约的,自然畅通无阻。

    ……

    段佳泽刚刚接待完记者,他也在那儿装晕呢,一脸懵逼地接受采访,表示我们这里除了饭菜好吃环境优越动物可爱没啥其他特点,这些喜鹊过来难道是觉得这里很适宜居住?

    其他员工和周遭村民就更是晕的了,但是都可以作证,这些喜鹊就是今天莫名其妙飞来的,而且还不走了,搞得很多游客过来围观。

    平时灵囿那些流氓麻雀的数量,顶多也就几百只,和这些喜鹊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

    而且这些喜鹊特别有组织纪律性,它们早上停在宿舍楼前坪,等有人要出来,又潮水一样向两边退开,等人过去了再合拢。

    偶尔飞走过几次,专家还跟着过去看了,竟然是跑到别的地方去拉屎!太令人震惊了!

    记者表示,要在这里多待几天,看看喜鹊会不会再离开,拍够素材,顺便等专家讨论出一个结果,回去片子怎么剪他都想好了。

    这题材太符合他们节目的风格了,完全可以剪个上下两集出来。

    段佳泽把记者和专家交给黄芪应对,自己接待邵无星去了。

    他还记得曲鑫和曲水玉,前些天有一面之缘,再听邵无星小声介绍其中缘由,便十分热情地道:“那以后曲鑫小朋友可以常来,我们和临水观是友好单位,邵道长也是特别厉害、负责的,帮了我们很多忙。”

    曲水玉一听,还以为邵道长是给灵囿看过什么风水呢,心想那难怪这里环境如此好,儿子在这里也格外舒适、放松。

    段佳泽把陵光和朱烽都叫来了,大家一起吃饭,主要是让陵光和朱烽认一认邵无星,邵无星还挺惶恐,说不过是替这位前辈办过证而已。

    邵无星喝了两杯,没有一开始的拘束了,忍不住感慨道:“曲女士把曲鑫交给我呢,我也是忐忑的,毕竟修为在观中排不到前列,本该是叫他拜无周师弟为师的。”

    “别这么说嘛,”段佳泽说道,“邵道长你都练的什么啊。”

    邵无星叹了口气,“我们观中大多主修符咒,我忙于俗务,也没空多练,勉强称得上拿手的,便是甘露神咒,上引玄武之力,聚水为用,因在东海边上,水汽丰沛,还算能聚到一点点水。”

    不过顶多也就能聚起道双手合拢大的水柱运用而已,和罗师弟比起来差远了。

    段佳泽心想,玄武呀?这不奇怪,四方神会出现在很多道家的符咒里。

    虽然这回不是朱雀,但根据朱烽和陵光所说,各位星君之间关系都不错,反正比谢七情好借到力……

    曲水玉对邵无星的水平高低不是特别介意,但也很对这些新接触到的东西很感兴趣,今天可是颠覆了她以前的认知,“邵道长,那您能演示一下吗……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我也不太懂规矩。”

    邵无星看看眼中也充满好奇的曲鑫,一笑道:“这有什么不可以。”

    邵无星打开窗户,看看窗外,此时天色已暗,外面没有什么人,估计也没人会注意到楼上,他便掐指念咒,“……玄武通真,甘露接引!”

    一瞬间,半空中竟渐渐由淡薄到厚实,聚起一条透明的巨大水蛇,身形需数人合抱,盘旋在房内,占据了大部分空间。

    盘旋之间,怀抱中又凝结出了一只巨龟。

    ——龟蛇缠绕,赫然是玄武之相!

    在这末法时代,甘露神咒能结出一捧清水是常态,结出邵无星往日那般两掌粗的水柱算是精深……结出玄武法相?那只在传说里!

    邵无星目瞪口呆,心神一散。玄武便游出窗外,无声地张张嘴,化作一场仅仅笼罩了灵囿的阵雨。

    楼下的灵囿员工们未有察觉,纷纷奔走呼喊收衣服,声音隐隐传来。

    雨水拍打着半开的窗户,曲鑫小嘴张得大大的,曲水玉惊叹道:“太厉害了,邵道长您竟还不是最厉害的么?”

    邵无星茫然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我也不太确定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防火防盗的手抄报内容扔了1个地雷

    demeter扔了1个地雷

    惠慧惠慧惠扔了1个地雷

    瑛梦朴扔了1个地雷

    长乘九德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一瓶酸奶扔了1个地雷

    雪月染风华扔了1个地雷

    lana扔了1个地雷

    herobjm扔了1个地雷

    这是一条咸鱼扔了1个地雷

    钱青蚨扔了1个地雷

    花栗子扔了1个地雷

    m^3扔了1个地雷

    喵呼呼扔了1个地雷

    kiki扔了1个地雷

    陆压今天傲娇了么扔了1个地雷

    螃蟹不修甲扔了1个地雷

    yuejiahuli04615扔了1个地雷

    馍馍扔了1个地雷

    本大小姐扔了1个地雷

    烟大佬扔了1个地雷

    芒果家的猫扔了1个地雷

    芒果家的猫扔了1个地雷

    羽爱桃子扔了1个地雷

    莉莉特扔了1个地雷

    棉兔的男朋友扔了1个地雷

    暗夜之子扔了1个地雷

    春风酒扔了1个地雷

    粟田口家的嘲风羽扔了1个地雷

    阿浅的花扔了1个地雷

    阿浅的花扔了1个地雷

    杨宛如扔了1个地雷

    杨宛如扔了1个地雷

    翛然倾壶醉扔了1个□□

    凌如祭佛风扔了1个地雷

    幽小桑、扔了1个地雷

    幽小桑、扔了1个地雷

    伏小妖扔了1个地雷

    我爱吃鱼扔了1个地雷

    21051106扔了1个地雷

    三流人物扔了1个地雷

    女人犯懒扔了1个地雷

    女人犯懒扔了1个地雷

    唯羙∮瞬々间£扔了1个地雷

    木木扔了1个地雷

    温雅扔了1个地雷

    温雅扔了1个地雷

    伏小妖扔了1个地雷

    24956588扔了1个地雷

    爱尔兰的私语扔了1个地雷

    水水扔了1个地雷

    赶图狂魔扔了1个地雷

    rico扔了1个地雷

    riots扔了1个地雷

    18116487扔了1个地雷

    花间扔了1个地雷

    是九爷不是阿九扔了1个地雷

    我是大美女扔了1个地雷

    tozikeco扔了1个□□

    大栗子biubiubiu扔了1个地雷

    22782052扔了1个地雷

    莫迟成功上车扔了1个火箭炮

    聆,风扔了1个地雷

    百里紫苏扔了1个地雷

    七祈扔了1个地雷

    东鱼扔了1个地雷

    瑾瑜扔了1个地雷

    perfect扔了1个地雷

    紫衣扔了1个地雷

    yuuka扔了1个□□

    ati红升扔了1个地雷

    阿拉德数据扔了1个地雷

    哇哦wow扔了1个地雷

    哇哦wow扔了1个□□

    哇哦wow扔了1个地雷

    哇哦wow扔了1个地雷

    哇哦wow扔了1个地雷

    默默看着你扔了1个地雷

    默默看着你扔了1个地雷

    么么疯了扔了1个地雷

    ryosuke扔了1个地雷

    二九十八扔了1个地雷

    coco可可扔了1个地雷

    黑猫警长扔了1个地雷

    米酥扔了1个地雷

    痴汉礼云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