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 直男的忧郁
    【有灵性的小编, 你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的!】

    【礼物已投,小编莫辜负。】

    【莫辜负加一】

    【刚刚爱上就发现这帅哥可能有男朋友了……】

    【别提了,突然发现我和我卷没可能了_(:3」∠)_】

    ……

    小苏盯着弹幕看了一会儿,没有愧对大家给她的评价, 走了过去。

    但是她不敢招惹陆压,于是走近了后将摄像头对准陆压, 口中则对段佳泽道:“园长, 你没事吧, 摔得痛不痛?我叫人来看看灯是咋回事吧。”

    段佳泽也认真地说:“是该看看, 这是安全隐患啊, 幸好是砸我,万一砸到游客了怎么办。”

    这可是在直播,虽然弹幕都没顾上什么灯管不灯管的的,但是段佳泽放心不下。

    而此时, 手机屏幕上陆压俊美的脸,因为小苏凑近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似乎感觉到摄像头对着自己,过了几秒后,陆压还悠悠转头看了过来, 凤目清清冷冷扫了一眼。

    【……卧槽不能呼吸了!】

    【一眼看过来我就跪了, 这位大哥求你出道好不好qaq】

    【我再也不说挑染都是非主流了。】

    【爱上了!!】

    段佳泽说着也觉得不对,“你拍什么呢?”

    他看了一眼,果然是在拍陆压,顿时无语。

    小苏讪讪笑了两声, 索性道:“园长,网友们问名字,能说吗?”

    脸都露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段佳泽看了一眼陆压也没有什么抗拒的神色,就做主点了点头。

    小苏拿了御赐令箭,便大胆地拍起了陆压的特写,说道:“给大家介绍一下——有的网友可能会记得,以前我说过我们陆压鸟的名字是来源于园长一个朋友,这就是我们园长那位朋友了,他也叫陆压。”

    除此之外,小苏就不敢说得更多了,也不敢让陆压打招呼。就陆压这个脾气,把网友给怼脱粉了怎么办。

    【我记得我记得,我还感慨过怎么园长和朋友gay里gay气的,还给宠物起朋友的名字。】

    【这也太那啥了吧,不是我腐眼看人基啊,实在是……】

    【我也觉得不太对,刚才陆压扑到你卷时那个眼神!】

    【真的帅真的帅真的帅朋友叫我来看直播的】

    因为陆压的出场,直播间人数飙升。

    陆压是没有卖脸的心情的,而且他们事先也没有做过准备,段佳泽和小苏都不打算让陆压聊起来,所以也没多久,陆压和段佳泽都走了。

    陆压走了后还有一波新人闻风进直播间,但是并没有看到陆压,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但是因为直播有回放,所以今天这个小插曲还是在灵囿的粉丝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陆压鸟的“原型”居然是个大帅哥,而且和园长行为可疑?

    一传十十传百,没看直播的人也知道人形陆压的存在了。

    还有些比较机灵的网友,去翻了翻以前的回放,发现在好些奇迹日常视频里都有一个不露脸的存在,和段佳泽一起照顾奇迹。

    以前没什么人注意,现在对比身材之后,网友认为百分之九十的可能那就是陆压。

    因为视频中陆压和段佳泽的氛围确实有点怪怪的,现在还扒出来陆压早就出镜过,加上陆压鸟的名字是得名于陆压,为了区别陆压鸟和他,即使是口味正常的网友也爱戏称人形陆压为园长的基友。

    也有相当多人感慨,园长是不是颜控啊?

    基友、设计师、模特……作为一个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这超过水平线n倍的帅哥美女数量好像有点密集了吧!这个质量,平常在娱乐圈都难得看到一个啊!

    ……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万千网友鉴定为颜控的段佳泽,正在喂鹅子,他把虾子丢出去。

    奇迹张口接住还活蹦乱跳的虾,对着段佳泽喜悦地叫了一声,从高处的冰面滑下去,直扑段佳泽。

    段佳泽顿时失色,想要躲开。

    不躲不行,奇迹可能吃得太好,和很多在灵囿出生的动物一样,长得比普通同类要高大。一般帝企鹅一米二就算很高大了,奇迹竟然长到了快一米五,体重也有一百多斤。

    它这么滑下来,就跟个炮弹似的。

    段佳泽想跑,然而奇迹在冰面上还可以变道,一下子就砸段佳泽怀里,把他扑到在冰面上了。

    “哎哟!”段佳泽被奇迹一压,差点没把肝也喷出来,“小胖子怎么跟你干爹一样一样的,快点起来。”

    奇迹挥动了一下翅膀,叫了一声,它的叫声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娇嫩了,近距离喊一声让段佳泽耳朵都痛了一下。

    “行了行了!”段佳泽把奇迹推开,躺在地上仍然起不来,揉了揉肚子,对奇迹用了一个兽心通。

    奇迹的少年声音响起:“……qaq干爹好久没有一起出现了。”

    因为那点尴尬事,段佳泽和陆压是很久没有一起来看奇迹了,这回不是陆压躲着,而是段佳泽下意识避开。毕竟俩人一起养儿子这事,真是够基的,不过以前没想到这茬。

    段佳泽揉了揉奇迹的脸颊,“干爹和我都有事呢,又不是没来,只不过分开……轮流看你而已。”

    段佳泽想了下,修改了措辞,轮流听上去比较好。

    奇迹经过成长,懂得的知识比以前要多一些了,他声音略带伤心:“感觉自己像个离异家庭的孩子,心理阴影好大的。”

    段佳泽:“…………”

    段佳泽心说,你心理阴影再大,能有你爸我大吗?

    虽然心中这么吐槽,但段佳泽还是照顾到了奇迹的心理。

    奇迹是人工孵育的,而且是在蛋里就吸收了陆压的灵气,对他们的依赖性会大一些。

    普通帝企鹅,学会了生活技能会就会被父母赶离身边,他们没法把奇迹给赶走啊,奇迹能够成功出壳,代价就是和其他帝企鹅情况很不一样。

    ……

    陆压仍然不和段佳泽说话,这天在食堂,他还是没跟段佳泽坐在一起——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吃完后慢吞吞绕路去拿了个水果,分明是为了从段佳泽旁边路过。

    陆压经过的时候,段佳泽一口饭还没吃完,来不及张口,赶紧把腿伸出来,蹬在墙上,把陆压的路给拦住了。

    陆压眼神闪烁,话音都不自觉抬高了一点儿,“干什么你?”

    段佳泽刚想说话,觉得旁边的人眼神有点怪怪的。

    他琢磨了一下,也有点汗颜,他们俩现在这个姿势,确实有点像小痞子调戏女同学。赶紧把腿收了回来,咽下嘴里的食物,说道:“等下,一起去看奇迹吧。”

    众目睽睽之下,陆压还真的没拒绝,一声不吭地站在一旁等段佳泽。

    段佳泽迅速吃完了饭,和陆压一起出门。

    两个人单独相处,段佳泽心中也尴尬起来,几次想要开口说话都咽回去了。

    他本来一直想和陆压谈一谈,现在好不容易独处了,原本一直坦坦荡荡的他却不好意思地犹豫起来。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展馆门口,段佳泽也没犹豫完,脑海中转了一圈,给自己找了两个借口。

    毕竟前两天啃了一口,就算直男也怪不好意思的。而且现在去看鹅子,万一哪句话惹恼了陆压,他跑掉可怎么办。

    俩人进去之后,奇迹又是从上头滑下来,要扑向爸爸温暖的怀抱。

    段佳泽早吃过苦,看到奇迹这个阵势就肌肉痛,赶紧躲到陆压身后。

    陆压眉毛挑了一下,面不改色地在奇迹滑近之时,轻轻松松一弯腰把它捞了起来,双手抱着,轻描淡写就把力道全都消化了。

    段佳泽叹为观止,站出来说道:“小胖子最近这个习惯不会是你给培养的吧?”

    陆压把被接住后欢快的奇迹给放下来,不咸不淡地道:“我怎么知道你那么没用,这都接不住。”

    段佳泽:“……”

    接不住才是正常人好吗?一百多斤的小胖子以那个速度冲下来,他没被压到去见阎王都算好的了!

    还有,听听这人说的都什么话,这是面对暗恋的人的态度吗?!!

    段佳泽忍不住在心中吐槽,打了几万年光棍你还真不冤枉啊。

    段佳泽暗暗翻了个白眼,说道:“昨天我来看奇迹时,它有些郁闷我们老不一起看它,所以今天约你一起来。”

    他总有点心虚,不知不觉就解释了一句自己今天的行为。

    陆压幽怨地道:“你还知道这样会让奇迹不开心啊,现在才发现……”

    段佳泽:“…………”

    他不会和鸟类对话,兽心通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对着奇迹,奇迹也不可能那么巧每次都在他使用的时候想干爹,昨天还是他先提到了陆压。

    但是归根结底呢,还不是他不好意思和陆压一起来看奇迹。看陆压那个幽怨劲,都要化成实质了。

    段佳泽挺多想说的话,但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总感觉每句话都怪(gay)怪(gay)的。

    俩人陪奇迹玩了一会儿,段佳泽看奇迹心情变好了,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心理阴影了,这才放心。

    “不要多久,我给你弄些同伴来!”段佳泽对奇迹保证,等有了同伴,奇迹也就不会那么在意什么离异不离异了。

    往外走的时候,段佳泽的手机响了一下,他还在思考陆压的事情,心不在焉拿出来看了一下。是凌霄希望工程app的通知,他点开随便看了一眼,这一眼就差点把眼珠子看得掉出来。

    您有新的派遣动物!

    派遣动物(在途中):30000

    段佳泽:???

    段佳泽数着那数字后面的零,顿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陆压一伸手,段佳泽就砸他怀里来了,他搂着段佳泽,不好意思又含着深意地道:“哪有人原地摔跤的。”

    段佳泽:“……”

    段佳泽气愤地道:“我这是被吓到了!”

    他站稳了,把手机给陆压看,“希望工程是搞什么鬼啊,是不是所有公务员都下来度假了?三万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段佳泽严重怀疑app出现bug了,三个还差不多,三万这是想支援他建个野生动物保护区吗?

    陆压看了一眼,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疑惑,然后说道:“应该不会那么无理的。”

    段佳泽有些惊恐,三万这个数字真的太夸张了,这三万到底是些什么人物啊,他担忧地问陆压:“三万我这里肯定住不下,还有一个问题,这要是三万个刺儿头怎么办,你打得过吗?”

    陆压轻蔑一笑,“你以为仙界也讲究人多势众吗?”

    鉴于陆压这句话透露的信息,段佳泽不打算和他计较语气之欠揍了,看来陆压能对付,那暂且不管这些派遣动物住不住得下了,反正他现在开始盖房子也来不及,债多了还不愁呢。

    而且段佳泽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出bug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正常逻辑派遣动物不可能有这么多,而要是度假的,也不可能来三万个这么夸张,还不得被上头发现了啊?

    所以说,要来的肯定是三个,段佳泽索性不去管了。

    因为刚才那一下踉跄,段佳泽和陆压站得还挺近,他刚刚梳理了心情,想趁机和陆压聊一下,一抬头恰好看到陆压也在看他,顿时愣了一下。

    陆压本是偷瞄,谁知段佳泽突然看过来,一下也僵了。

    他本该如同这段时间一般躲开,但是那一瞬间对上段佳泽的眼睛后却动弹不了。心中虽想着应当赶紧往旁处看,眼珠子却凝固了一般,直勾勾地盯着段佳泽。

    段佳泽:“……”

    陆压:“……”

    陆压这么又纯情又直白的,段佳泽愣是被盯得手足无措了,哪还记得自己要说什么,手忙脚乱把手机塞回兜里,“走了。”

    转身段佳泽摸了摸自己发热的耳朵,在心中哀叹一声,这是什么操作啊,愣是把直男都看脸红了。

    .

    “孙老师,真的谢谢你!”曲水玉和孙颖握了握手,柔美的面庞上充满感激。

    孙颖笑了一下,“不客气,我也没做什么。”

    曲水玉看向另一边的活动场上,她的儿子曲鑫正在拉着一头澳洲迷你驴散步,还主动去向工作人员要草料,问他们该如何照顾这头迷你驴。

    曲水玉因为工作调动,刚刚搬来东海市,儿子曲鑫也随之转学到了孙颖班上。

    曲水玉对儿子非常愧疚,因为她和丈夫闹离婚两年期间,竟没注意到儿子因为他们每日争吵,逐渐有了心理阴影。

    离完婚后曲水玉才发现,儿子变得异常孤僻,带他去看了几次心理医生,都说要慢慢关怀、治疗,情知这一点,曲水玉心里还是特别着急。

    搬到东海来,曲水玉也迅速和儿子的新班主任孙颖建立起了紧密联系,这位孙老师也特别负责,知道曲鑫有些心理问题,平时非常照顾他。

    最近,孙颖还邀请曲水玉和曲鑫一起到东海市的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来玩。

    曲水玉刚搬到东海市没多久,对这里不是很熟悉,但也听过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而且她正是要多和儿子建立情感的时候,当然立刻同意了。

    没想到,儿子在儿童园中,刚开始还和平常一样不说话,只呆呆和孙老师打了个招呼,她们带着玩了一圈后,儿子居然主动要求去活动场租匹澳洲迷你驴互动了。

    曲水玉惊喜异常,立刻掏钱,这可是曲鑫第一次向她提要求,她当然要满足。说实话,那一瞬间,要不是家里没空地,她都想买一头迷你驴回去了。

    曲鑫牵着一头白底灰花色的迷你驴,他的个头只比迷你驴高上一点。这头迷你驴非常温驯,曲鑫摸它的脸,它就舔舔曲鑫的手掌,曲鑫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

    一开始曲鑫还牵着绳子,后来发现,自己没有刻意牵动,迷你驴也会跟着他。

    曲鑫手里拿着牧草,坐下来,拍了拍旁边的地,“来,灰灰。”

    被叫作灰灰的迷你驴非常通人性地一屈石蹄,趴了下来。

    曲鑫眼中闪过一丝欢欣,在灰灰背脊上又摸了好几下,把牧草递到它嘴边,“灰灰真乖。”

    看着灰灰一口口嚼着牧草,曲鑫又按照工作人员的指导,给它梳毛。

    旁边有个小女孩,也牵着一头迷你驴,她的迷你驴还拉着一辆轻便的小车,车上放着一只娃娃,她牵着驴“运送”娃娃时,不小心撞了灰灰一下。

    曲鑫立刻抱着灰灰看,还好灰灰表示自己没什么事。

    小女孩赶紧道歉:“对不起,我没有看到你们。”

    曲鑫看了小女孩一眼,半晌才慢吞吞地道:“没关系。”

    曲水玉在场外看到曲鑫还和同龄人交谈了,更加开心,她想了一会儿,从包里拿出一个相机,走到曲鑫附近的栏杆外,小心翼翼地柔声道:“小鑫,妈妈给你们拍张照好吗?”

    曲鑫看了灰灰一眼,点了点头。

    曲水玉激动地举起相机,“那,那你笑一笑。”

    曲鑫抱着灰灰,还真的露出了一个有点僵硬的腼腆笑容。

    曲水玉看到儿子露出了久违的笑颜,又想哭又想笑,按下快门。

    曲鑫兀自和灰灰去玩了,没看到曲水玉放下相机后在抹眼泪。孙颖走过来安慰道:“曲姐,小鑫好转很多了,以后肯定越来越好,你应该开心才对。”

    “我这就是开心的眼泪。”曲水玉嘴角上扬,“真的谢谢你,孙老师,我带他去画画、唱歌、旅游……没想到原来他喜欢小动物,这下我可找到突破点了。”

    之前没有共同语言,母子连对话都没几句,曲水玉都不知道该怎么进入儿子的心,现在她可算是看到曙光了。

    “我也是顺口一说,我们班上的孩子都特别喜欢来这儿,误打误撞小鑫也喜欢。”孙颖说道,“等一下我们还可以去海洋馆看看,那里也很受小朋友欢迎。”

    曲水玉忙不迭点头,“都听你的。”

    两人正看着曲鑫玩,却见一个十来岁的小道士也站在了旁边,盯着场内看。

    曲水玉好奇地看了这少年一眼,小声和孙颖说:“道士啊?”

    孙颖:“好像是临水观的吧,也不是第一次来逛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了。”

    看孙颖镇定的样子,曲水玉也收回了好奇的目光。

    只是小道士看着看着,就翻了进去,和曲鑫搭起话来,曲鑫也摸着小驴子和他说起话来。

    “哎?”曲水玉心情很复杂,她有点想过去盯着和儿子搭讪的陌生人,但是另一方面儿子好不容易这么开心,她怕自己紧张兮兮的破坏了氛围。

    孙颖安慰道:“我知道他,真的是正经道士,应该只是和小鑫聊一聊。”

    曲水玉点了点头,不远不近地站着,盯着一大一小聊得开心的两个人。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年纪大一些的道士才跑过来,气喘吁吁,“无周师弟,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快出来。”

    小道士这才起身出来,转头和曲鑫说再见。

    曲鑫也挥了挥小手。

    孙颖回头一看,发现段佳泽也不紧不慢跟在后面,于是对他笑了一下。

    段佳泽紧走几步过来,和孙颖打了个声招呼,然后对邵无星道:“邵主任别紧张,小罗也是半大孩子,对儿童园感兴趣很正常。”

    邵无星汗颜,“可不是……这孩子,一转眼就自己跑了。”

    他带着罗无周出门办法事呢,就在附近,恰好段佳泽又叫他问些事,他便把罗无周也带来了,谁知道这小子还乱跑。

    罗无周小声道:“师兄,那个孩子……”

    邵无星瞪了他一眼,罗无周就低头不说话了。

    “邵主任,那之后就要拜托一下,动用你们的关系了。”段佳泽略带歉意地道,“老是麻烦你们,也不知道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尤其是邵主任你,总是劳烦你亲自忙前忙后。”

    邵无星惶恐地道:“没有,没有,段园长不必客气。”

    他只想灵囿上下能够保持现状,不对他们怎么样就万幸了,他虽然很倒霉要负责对灵囿的联络,但是能够保证观中其他同门的安危,他也算值了……

    段佳泽却说道:“这不好,还是要有来有往,这样吧,回头请你和我那个姓凌的朋友吃顿饭。”

    邵无星:“那怎么敢当!”

    段佳泽:“不要推辞啦,邵主任。”

    邵无星连忙道:“不敢,我听段园长的。”

    邵无星满嘴不敢当,心中却在纳闷,什么姓凌的朋友,上次□□那个吗?靠,那位和陆前辈那么像,难道叫来给我科普佛学吗?就算有什么法门传授,也是佛家的呀,我怎么好使。

    邵无星心道:唉,虽然说我邵无星忙于打点俗务,修为没有什么精进,但是也万万没有转投佛门的意愿啊,就算这前辈再厉害,我也是很有骨气的……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灌溉的营养液,很感动了~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送81个小红包啦

    .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瞌睡星人c君扔了1个地雷

    春风酒扔了1个地雷

    向着太阳的方向扔了1个地雷

    小啾啾扔了1个地雷

    futower扔了1个地雷

    展二狗是个好宝宝扔了1个地雷

    锦灰堆扔了1个地雷

    一瓶酸奶扔了1个地雷

    艾小斯扔了1个地雷

    梦里不知身是客扔了1个地雷

    茶屿野扔了1个地雷

    三流人物扔了1个地雷

    存稿不够看扔了1个地雷

    墨潇扔了1个地雷

    -厄撫扔了1个地雷

    墨潇扔了1个地雷

    stmour扔了1个地雷

    stmour扔了1个地雷

    stmour扔了1个地雷

    stmour扔了1个地雷

    stmour扔了1个地雷

    stmour扔了1个地雷

    stmour扔了1个地雷

    stmour扔了1个地雷

    stmour扔了1个地雷

    stmour扔了1个地雷

    豆子不要逗扔了1个地雷

    药药的药呢扔了1个地雷

    陆地小萌新扔了1个□□

    陆地小萌新扔了1个地雷

    岁意惜华扔了1个地雷

    22560532扔了1个地雷

    桔木桑扔了1个地雷

    烟大佬扔了1个地雷

    rico扔了1个地雷

    悯河扔了1个地雷

    白霜古树扔了1个地雷

    湾仔码头扔了1个地雷

    芒果家的猫扔了1个地雷

    莲花指扔了1个地雷

    本大小姐扔了1个地雷

    宝宝叫芣苡扔了1个地雷

    天水一月扔了1个地雷

    离离离离离离原上草扔了1个地雷

    锦瑟华年扔了1个地雷

    forevery扔了1个地雷

    瑛梦朴扔了1个地雷

    瑛梦朴扔了1个地雷

    爻燚yaoyi扔了1个地雷

    佳佳餐厅钻石vip客户扔了1个地雷

    demeter扔了1个地雷

    一树火扔了1个地雷

    童言扔了1个地雷

    珞苒曦扔了1个地雷

    牛牛妈妈扔了1个地雷

    皮蛋皮moeko扔了1个地雷

    翛然倾壶醉扔了1个地雷

    nonnon扔了1个地雷

    棉兔的男朋友扔了1个地雷

    阿拉德数据扔了1个地雷

    121212121212121扔了1个地雷

    玖九兮扔了1个地雷

    玖九兮扔了1个地雷

    骆驼君扔了1个地雷

    ezio扔了1个地雷

    女人犯懒扔了1个地雷

    女人犯懒扔了1个地雷

    女人犯懒扔了1个地雷

    猫小咪扔了1个地雷

    zoe扔了1个地雷

    杨宛如扔了1个地雷

    杨宛如扔了1个地雷

    醉卧烟华扔了1个地雷

    miss扔了1个地雷

    尛尛扔了1个地雷

    环城高速扔了1个地雷

    24034069扔了1个地雷

    某番茄一只扔了1个地雷

    某番茄一只扔了1个地雷

    某番茄一只扔了1个地雷

    篖扔了1个地雷

    荼蘼灬花开扔了1个地雷

    鹈鹕君扔了1个地雷

    鹈鹕君扔了1个地雷

    鹈鹕君扔了1个地雷

    鹈鹕君扔了1个地雷

    鹈鹕君扔了1个地雷

    鹈鹕君扔了1个地雷

    轩辕冰月扔了1个地雷

    伏小妖扔了1个地雷

    幸运熊猫扔了1个火箭炮

    温雅扔了1个地雷

    温雅扔了1个地雷

    zzoomk扔了1个地雷

    -盼盼薯片扔了1个□□

    玘阿扔了1个地雷

    鸢语扔了1个地雷

    18221020扔了1个地雷

    宅腐猫扔了1个地雷

    曲水流觞扔了1个地雷

    雅雅扔了1个□□

    弄花香满衣扔了1个地雷

    8782357扔了1个地雷

    8782357扔了1个地雷

    轩衍扔了1个地雷

    轩衍扔了1个地雷

    昔言北顾扔了1个地雷

    横躺的猪腰子扔了1个地雷

    佳佳餐厅钻石vip客户扔了1个地雷

    好好看扔了1个地雷

    冰糖扔了1个地雷

    美狼扔了1个□□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