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 直男的忧郁
    【有灵性的小编, 你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的!】

    【礼物已投,小编莫辜负。】

    【莫辜负加一】

    【刚刚爱上就发现这帅哥可能有男朋友了……】

    【别提了,突然发现我和我卷没可能了_(:3」∠)_】

    ……

    小苏盯着弹幕看了一会儿,没有愧对大家给她的评价, 走了过去。

    但是她不敢招惹陆压,于是走近了后将摄像头对准陆压, 口中则对段佳泽道:“园长, 你没事吧, 摔得痛不痛?我叫人来看看灯是咋回事吧。”

    段佳泽也认真地说:“是该看看, 这是安全隐患啊, 幸好是砸我,万一砸到游客了怎么办。”

    这可是在直播,虽然弹幕都没顾上什么灯管不灯管的的,但是段佳泽放心不下。

    而此时, 手机屏幕上陆压俊美的脸,因为小苏凑近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似乎感觉到摄像头对着自己,过了几秒后,陆压还悠悠转头看了过来, 凤目清清冷冷扫了一眼。

    【……卧槽不能呼吸了!】

    【一眼看过来我就跪了, 这位大哥求你出道好不好qaq】

    【我再也不说挑染都是非主流了。】

    【爱上了!!】

    段佳泽说着也觉得不对,“你拍什么呢?”

    他看了一眼,果然是在拍陆压,顿时无语。

    小苏讪讪笑了两声, 索性道:“园长,网友们问名字,能说吗?”

    脸都露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段佳泽看了一眼陆压也没有什么抗拒的神色,就做主点了点头。

    小苏拿了御赐令箭,便大胆地拍起了陆压的特写,说道:“给大家介绍一下——有的网友可能会记得,以前我说过我们陆压鸟的名字是来源于园长一个朋友,这就是我们园长那位朋友了,他也叫陆压。”

    除此之外,小苏就不敢说得更多了,也不敢让陆压打招呼。就陆压这个脾气,把网友给怼脱粉了怎么办。

    【我记得我记得,我还感慨过怎么园长和朋友gay里gay气的,还给宠物起朋友的名字。】

    【这也太那啥了吧,不是我腐眼看人基啊,实在是……】

    【我也觉得不太对,刚才陆压扑到你卷时那个眼神!】

    【真的帅真的帅真的帅朋友叫我来看直播的】

    因为陆压的出场,直播间人数飙升。

    陆压是没有卖脸的心情的,而且他们事先也没有做过准备,段佳泽和小苏都不打算让陆压聊起来,所以也没多久,陆压和段佳泽都走了。

    陆压走了后还有一波新人闻风进直播间,但是并没有看到陆压,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但是因为直播有回放,所以今天这个小插曲还是在灵囿的粉丝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陆压鸟的“原型”居然是个大帅哥,而且和园长行为可疑?

    一传十十传百,没看直播的人也知道人形陆压的存在了。

    还有些比较机灵的网友,去翻了翻以前的回放,发现在好些奇迹日常视频里都有一个不露脸的存在,和段佳泽一起照顾奇迹。

    以前没什么人注意,现在对比身材之后,网友认为百分之九十的可能那就是陆压。

    因为视频中陆压和段佳泽的氛围确实有点怪怪的,现在还扒出来陆压早就出镜过,加上陆压鸟的名字是得名于陆压,为了区别陆压鸟和他,即使是口味正常的网友也爱戏称人形陆压为园长的基友。

    也有相当多人感慨,园长是不是颜控啊?

    基友、设计师、模特……作为一个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这超过水平线n倍的帅哥美女数量好像有点密集了吧!这个质量,平常在娱乐圈都难得看到一个啊!

    ……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万千网友鉴定为颜控的段佳泽,正在喂鹅子,他把虾子丢出去。

    奇迹张口接住还活蹦乱跳的虾,对着段佳泽喜悦地叫了一声,从高处的冰面滑下去,直扑段佳泽。

    段佳泽顿时失色,想要躲开。

    不躲不行,奇迹可能吃得太好,和很多在灵囿出生的动物一样,长得比普通同类要高大。一般帝企鹅一米二就算很高大了,奇迹竟然长到了快一米五,体重也有一百多斤。

    它这么滑下来,就跟个炮弹似的。

    段佳泽想跑,然而奇迹在冰面上还可以变道,一下子就砸段佳泽怀里,把他扑到在冰面上了。

    “哎哟!”段佳泽被奇迹一压,差点没把肝也喷出来,“小胖子怎么跟你干爹一样一样的,快点起来。”

    奇迹挥动了一下翅膀,叫了一声,它的叫声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娇嫩了,近距离喊一声让段佳泽耳朵都痛了一下。

    “行了行了!”段佳泽把奇迹推开,躺在地上仍然起不来,揉了揉肚子,对奇迹用了一个兽心通。

    奇迹的少年声音响起:“……qaq干爹好久没有一起出现了。”

    因为那点尴尬事,段佳泽和陆压是很久没有一起来看奇迹了,这回不是陆压躲着,而是段佳泽下意识避开。毕竟俩人一起养儿子这事,真是够基的,不过以前没想到这茬。

    段佳泽揉了揉奇迹的脸颊,“干爹和我都有事呢,又不是没来,只不过分开……轮流看你而已。”

    段佳泽想了下,修改了措辞,轮流听上去比较好。

    奇迹经过成长,懂得的知识比以前要多一些了,他声音略带伤心:“感觉自己像个离异家庭的孩子,心理阴影好大的。”

    段佳泽:“…………”

    段佳泽心说,你心理阴影再大,能有你爸我大吗?

    虽然心中这么吐槽,但段佳泽还是照顾到了奇迹的心理。

    奇迹是人工孵育的,而且是在蛋里就吸收了陆压的灵气,对他们的依赖性会大一些。

    普通帝企鹅,学会了生活技能会就会被父母赶离身边,他们没法把奇迹给赶走啊,奇迹能够成功出壳,代价就是和其他帝企鹅情况很不一样。

    ……

    陆压仍然不和段佳泽说话,这天在食堂,他还是没跟段佳泽坐在一起——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吃完后慢吞吞绕路去拿了个水果,分明是为了从段佳泽旁边路过。

    陆压经过的时候,段佳泽一口饭还没吃完,来不及张口,赶紧把腿伸出来,蹬在墙上,把陆压的路给拦住了。

    陆压眼神闪烁,话音都不自觉抬高了一点儿,“干什么你?”

    段佳泽刚想说话,觉得旁边的人眼神有点怪怪的。

    他琢磨了一下,也有点汗颜,他们俩现在这个姿势,确实有点像小痞子调戏女同学。赶紧把腿收了回来,咽下嘴里的食物,说道:“等下,一起去看奇迹吧。”

    众目睽睽之下,陆压还真的没拒绝,一声不吭地站在一旁等段佳泽。

    段佳泽迅速吃完了饭,和陆压一起出门。

    两个人单独相处,段佳泽心中也尴尬起来,几次想要开口说话都咽回去了。

    他本来一直想和陆压谈一谈,现在好不容易独处了,原本一直坦坦荡荡的他却不好意思地犹豫起来。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展馆门口,段佳泽也没犹豫完,脑海中转了一圈,给自己找了两个借口。

    毕竟前两天啃了一口,就算直男也怪不好意思的。而且现在去看鹅子,万一哪句话惹恼了陆压,他跑掉可怎么办。

    俩人进去之后,奇迹又是从上头滑下来,要扑向爸爸温暖的怀抱。

    段佳泽早吃过苦,看到奇迹这个阵势就肌肉痛,赶紧躲到陆压身后。

    陆压眉毛挑了一下,面不改色地在奇迹滑近之时,轻轻松松一弯腰把它捞了起来,双手抱着,轻描淡写就把力道全都消化了。

    段佳泽叹为观止,站出来说道:“小胖子最近这个习惯不会是你给培养的吧?”

    陆压把被接住后欢快的奇迹给放下来,不咸不淡地道:“我怎么知道你那么没用,这都接不住。”

    段佳泽:“……”

    接不住才是正常人好吗?一百多斤的小胖子以那个速度冲下来,他没被压到去见阎王都算好的了!

    还有,听听这人说的都什么话,这是面对暗恋的人的态度吗?!!

    段佳泽忍不住在心中吐槽,打了几万年光棍你还真不冤枉啊。

    段佳泽暗暗翻了个白眼,说道:“昨天我来看奇迹时,它有些郁闷我们老不一起看它,所以今天约你一起来。”

    他总有点心虚,不知不觉就解释了一句自己今天的行为。

    陆压幽怨地道:“你还知道这样会让奇迹不开心啊,现在才发现……”

    段佳泽:“…………”

    他不会和鸟类对话,兽心通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对着奇迹,奇迹也不可能那么巧每次都在他使用的时候想干爹,昨天还是他先提到了陆压。

    但是归根结底呢,还不是他不好意思和陆压一起来看奇迹。看陆压那个幽怨劲,都要化成实质了。

    段佳泽挺多想说的话,但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总感觉每句话都怪(gay)怪(gay)的。

    俩人陪奇迹玩了一会儿,段佳泽看奇迹心情变好了,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心理阴影了,这才放心。

    “不要多久,我给你弄些同伴来!”段佳泽对奇迹保证,等有了同伴,奇迹也就不会那么在意什么离异不离异了。

    往外走的时候,段佳泽的手机响了一下,他还在思考陆压的事情,心不在焉拿出来看了一下。是凌霄希望工程app的通知,他点开随便看了一眼,这一眼就差点把眼珠子看得掉出来。

    您有新的派遣动物!

    派遣动物(在途中):30000

    段佳泽:???

    段佳泽数着那数字后面的零,顿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陆压一伸手,段佳泽就砸他怀里来了,他搂着段佳泽,不好意思又含着深意地道:“哪有人原地摔跤的。”

    段佳泽:“……”

    段佳泽气愤地道:“我这是被吓到了!”

    他站稳了,把手机给陆压看,“希望工程是搞什么鬼啊,是不是所有公务员都下来度假了?三万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段佳泽严重怀疑app出现bug了,三个还差不多,三万这是想支援他建个野生动物保护区吗?

    陆压看了一眼,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疑惑,然后说道:“应该不会那么无理的。”

    段佳泽有些惊恐,三万这个数字真的太夸张了,这三万到底是些什么人物啊,他担忧地问陆压:“三万我这里肯定住不下,还有一个问题,这要是三万个刺儿头怎么办,你打得过吗?”

    陆压轻蔑一笑,“你以为仙界也讲究人多势众吗?”

    鉴于陆压这句话透露的信息,段佳泽不打算和他计较语气之欠揍了,看来陆压能对付,那暂且不管这些派遣动物住不住得下了,反正他现在开始盖房子也来不及,债多了还不愁呢。

    而且段佳泽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出bug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正常逻辑派遣动物不可能有这么多,而要是度假的,也不可能来三万个这么夸张,还不得被上头发现了啊?

    所以说,要来的肯定是三个,段佳泽索性不去管了。

    因为刚才那一下踉跄,段佳泽和陆压站得还挺近,他刚刚梳理了心情,想趁机和陆压聊一下,一抬头恰好看到陆压也在看他,顿时愣了一下。

    陆压本是偷瞄,谁知段佳泽突然看过来,一下也僵了。

    他本该如同这段时间一般躲开,但是那一瞬间对上段佳泽的眼睛后却动弹不了。心中虽想着应当赶紧往旁处看,眼珠子却凝固了一般,直勾勾地盯着段佳泽。

    段佳泽:“……”

    陆压:“……”

    陆压这么又纯情又直白的,段佳泽愣是被盯得手足无措了,哪还记得自己要说什么,手忙脚乱把手机塞回兜里,“走了。”

    转身段佳泽摸了摸自己发热的耳朵,在心中哀叹一声,这是什么操作啊,愣是把直男都看脸红了。

    .

    “孙老师,真的谢谢你!”曲水玉和孙颖握了握手,柔美的面庞上充满感激。

    孙颖笑了一下,“不客气,我也没做什么。”

    曲水玉看向另一边的活动场上,她的儿子曲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