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 三足金乌是如何疯掉的
    眼前这美女, 姿容绝世, 妩媚动人,分明就是来到灵囿后都以幼童形象示人的九尾狐妖有苏, 也就是曾经颠覆商朝的祸国妖姬苏妲己。

    有苏为了好评也是丧心病狂,恨不得捧园长上天, 一见有人敢嘲笑园长没女朋友, 调侃他暗恋无果, 竟是变回了成人形象来撑腰。

    段佳泽看了那么些灵囿来的派遣动物,多是俊男美女,白素贞和精卫就十分美貌, 在人间界鲜有人可比。然而和九尾狐比起来, 却是黯然失色了。

    毕竟有苏的容貌, 说句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更有狐族天赋魅惑之气,在场的人都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了, 眼中看着她, 再无他物。

    有她在,哪个敢说段佳泽是暗恋白素贞不成?

    以前段佳泽上大学的时候,课业比较繁忙,有点功夫都做点小兼职去了,他的学费生活费都靠奖学金和自己挣,哪来的时间和金钱去谈恋爱。

    而且,段佳泽的确没有什么中意的女孩子,没少被调侃。

    毕业后又忙, 更加没工夫找女朋友了。这同学聚会,因为这件事被打趣,他也有心理准备,不觉得怎么样。

    然而眼下,一位绝世大美女,这么亲昵地喊他一声,他之前那些老实巴交的笑而不语,仿佛都成了“美人在手,笑看疯狗”。

    有苏莲步轻移,款款走到段佳泽身侧,伸手拦着他的胳膊,淡淡一笑,说道:“我怕你喝多了,来看看,不给介绍一下你的同学们吗?”

    段佳泽的同学们这才缓缓回神,细思这美女的话,心中更是波澜起伏。

    若说刚才语气还能有误会,这个举动和话语却能证实,这位美女和段佳泽关系不一般。

    段佳泽被有苏那纤纤玉手搭着胳膊,竟是有点汗毛倒竖。

    有苏固然是活色生香,但是段佳泽只要想到这位姐们儿的用这个形象干下的那些事,发明的那些个酷刑,什么炮烙、虿盆……就有些不寒而栗。

    同学们却是充满了对段佳泽的艳羡,还有些尴尬自己先前竟然也好意思调侃段佳泽没女朋友。

    也不知这小子毕业后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生意做起来了不说,还有这么个尤物相伴。

    不说前者,单是后一项就令本来心态平和的人也羡慕嫉恨了,实在是有苏这个外形,世所罕见。

    程过更是早就失魂落魄了,他那位女朋友,在白素贞面前都没得比,何况是有苏呢。

    “对啊,佳佳,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弟妹?”

    “有漂亮女朋友了居然一直藏着……不过理解你!”

    “我就说佳佳怎么突然爱美了,还烫了个卷发,看来是因为有对象了吧!”

    “就是,快给介绍介绍。”

    回过神来的众人,为了遮过刚才的失态,都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来。

    段佳泽和有苏对视一眼,只见她仍是笑吟吟的,硬着头皮道:“这是我朋友,姓苏,你们叫她小苏就行了。”

    众人干笑,连个全名都不敢报,还欲盖弥彰地说是朋友,这到底是怕被挖墙脚还是不怕啊?不过换了他们,也不敢把这样的女朋友到处介绍,恨不得藏起来。

    段佳泽又给有苏大致介绍了一下同学们,人太多,不可能各个都介绍到。

    段佳泽在自己旁边加了张椅子,给有苏坐,一看,原本坐在他旁边的班长现在和有苏相邻了,近距离接触,整个人都呆掉。

    半晌,班长才拧了自己一把,不好意思地看看段佳泽,这个毕竟是段佳泽的女朋友,他感觉自己好像有点不礼貌了。

    段佳泽倒不觉得怎么样,他闷头夹菜。

    同学们却不平了。

    “不是,你怎么光吃菜啊,这个……这个得干一杯吧?”

    大家都知道,“这个”指的是什么情况,这么有福气,还不喝一杯说不过去啊。

    有苏笑意盈盈地说:“佳佳还要上班呢,我来替他喝吧。”

    ——不但长得漂亮,还这么体贴!嫉妒!

    大美女提这么个意见,谁人好意思反驳,实际上他们面对有苏时,全都不好意思直接和她对话,而是含混着一起说,或是朝着段佳泽。相差太大了,很容易自惭形秽。

    唯一有立场的段佳泽居然也不说话,还真就任他女朋友端起酒杯。

    桌上啤酒多,白酒少,啤酒都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有苏倒了一大杯,直冒凉气,和段佳泽的这些同学们干了,大家都捧场地叫好。

    段佳泽听他们把一杯啤酒的酒量夸到天上,心中哀叹:你们这些人啊,酒池肉林怎么来的知道吗?

    唐俪看看令人挪不开眼的有苏,又看看闷头不说话好似是不好意思,又好似是不乐意女朋友暴露在大家面前的段佳泽,心情复杂地说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呀?”

    有苏甜蜜一笑,又让大家看直了眼,“我来这里应聘工作,然后就认识了。”

    靠,我们怎么没遇到这等好事!

    众人心中想着。

    程过只觉一阵燥热,端起啤酒,“来,大家再喝,祝福佳佳和小苏。”

    这回段佳泽也举起酒杯,喝了一口。

    程过放下酒杯,抓了抓脖子,“哎……我说,你们热不热啊?这个啤酒是不是要再去冰一会儿?”

    “好像是啊,没点儿凉气了。”

    “换几瓶吧……”

    众人继续聊天,可换了一批啤酒后,确实喝了凉快一点,但是他们很快意识到,好像和酒无关,是气温上升了,那燥热不是心里的,而是真实的。

    身上的汗滴不断流下来,脸都变红了,新的冰啤酒拿出来没多久,也很快又没了凉气,整个好似三伏天一般。

    一开始大家还以为是喝多了,但是越来越热,都感觉到不对,忍不住把领口敞开,袖子挽起来,有不讲究一点的,索性赤着上身了。

    “这什么鬼天气,怎么突然升温了啊。”

    “我靠,热死了,能开空调吗?”

    只见段佳泽去看了一下,然后报告道:“空调好像坏了,我把电风扇拿出来吧。”

    然而电风扇吹着,也全都是热风,并没有好受到哪里去。而气温,甚至有更加热的趋势。

    段佳泽的同学们都快给热得中暑了,汗流浃背,直呼附近是不是起火了,否则怎么突然这么热。

    “也,也有可能吧。”段佳泽说着,和有苏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有点心虚,有苏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惊慌,有点坐立不安。

    这个动静明显是陆压造出来的,段佳泽心中也很想知道,道君又搞什么了。

    在这种情况下的,众人连注意力也没法集中,没有心情再聊,纷纷道:“我还是先回去吧,下次再聚,佳佳你快去看看是哪里起火了不……”

    本来大家的预想是不醉不归的,现在热得没办法,连有苏同坐一桌也没法让他们好过一点,只好提前结束了。

    段佳泽领着有苏把大家送出去,看着他们一边擦汗一边恋恋不舍地最后多看了有苏几眼,还自以为看得非常隐蔽。

    人都离开之后,段佳泽才松了口气,眼看有苏越变越小,最后成了一个小女孩,仍然拖着他的手。

    直到这时,段佳泽才好说:“姐,你至于吗?”

    有苏掏出一根棒棒糖,一边吃一边道:“那当然了,园长,你代表的可是整个灵囿。”

    “算了……”这人都已经送走了,段佳泽也不纠结什么了,“我们还是去看看谁又把道君惹毛了,太热了吧!”

    段佳泽怀疑这气温有四五十度了,东海市的三伏天也不过如此,而且还有持续升温的架势,再这样下去岂不是要给全园员工集体烫头。

    有苏一听,眼中闪过一丝不安,随即镇定下来,“好啊。”

    ……

    段佳泽带着有苏走到宿舍楼,去派遣动物们待的休息室,只见一屋子人除了善财、陵光他们这样火行的,都在擦汗。这太阳真火制造的温度,即便他们不是凡人,也有些受不了,还不敢动弹。

    陆压则坐在一旁,脸色非常阴沉,也看不出来究竟在生什么气,而且也没有爆发出来,单单是升温而已。

    两人进来后,大家有点小心翼翼地恭喜了一下。

    “园长,爽不爽?有没有扬眉吐气?”

    “这还用说,有苏都出马了。”

    段佳泽无语道:“感情你们都知道啊?是不是你们一起出的主意?”

    有苏笑呵呵地道:“园长,我都说了,谁敢欺负你,就是不给我们面子,是吧?”

    有苏说着,还环视了一周,在陆压脸上停留了片刻,补了一句:“方才没见着道君呢,道君,我这般做没问题吧?也未请示您有没有更好的方式。”

    她姿态放得很低,而且这次不像以前一样,总是含着一点深意,非常的诚恳、尊敬。

    大家都偷偷看陆压,方才他们都在偷看段佳泽那边的动静,哈哈大笑。陆压却古里古怪,默默升温,也不说自己哪里不满,有人喊热,他也一副生气的不是他的样子。

    不过,这些神仙妖怪,心里早就有了计较。

    此时再听到有苏这么说,更是在心中暗道,不愧是狐狸精!

    段佳泽也盯着陆压看,以陆压的脾气,以往有苏纵然恭恭敬敬说些什么,他也可能会炸。

    陆压沉默了好几秒,才咬牙切齿地说:“没问题。”

    说着,气温也降了下去,陆压的火气好像就这么烟消云散了。不过,温度虽然降下来,他脸上还是一片冰冷,还看了段佳泽两眼。

    段佳泽非常惊讶,一开始他其实以为是有苏又惹陆压不开心了,因为陆压看了看有苏。

    没想到有苏开口说了两句话,陆压就降温了,难道先前真是觉得大家没带他玩儿,现在有苏表示尊敬后,就不计较了?

    这是挺符合陆压小气的性格,就是要真不计较,为什么还摆脸色呢?

    所谓陆压心,海底针,段佳泽也没法探究真相了。而且刚才陆压看了他,他又毛毛的,有点怕陆压撒火在自己身上,还是赶紧遛吧。

    段佳泽打了个哈欠,“下次别这么玩儿了,难不成我以后还得一直给我同学编谎话,瞎说我和有苏谈恋爱的进展吗?”

    就算说分了,以后找个对象,可能也会被拿来和有苏比。除非找个比有苏还强的,但那好像有点不太可能。

    有苏顿时干笑了几声,讪讪道:“下次是不能这么玩儿了……”

    “我喝了几杯,先去休息了。”段佳泽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就退出去了。

    ……

    段佳泽走了后,陆压手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桌面,脸色不是很好看。

    有苏见势不妙,赶紧闪人,“我也回房间了。”

    她一动,陆压竟然也同时起身,有苏不小心便撞了他一下,手里的棒棒糖都擦了陆压的衣服一下。

    陆压拉着自己的衣服,看到上面的糖渍,在所有人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便厉声道:“死狐狸竟敢不尊重我,受死吧!”

    有苏:“…………”

    众人:“………………”

    .

    .

    黄芪拖着行李箱,下了出租车,看着熟悉的景色,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

    他黄芪又回来啦!

    第二次从省城来东海,感觉大不相同,想到上一次落魄的样子,真是令人唏嘘。

    重操旧业几个月后,黄芪很快适应了之前的节奏,他没有去此前的公司,而是在业内另一个大公司,以他的优秀,当然干得很漂亮,

    但是黄芪发现自己非常想念灵囿,这里的一草一木,新鲜的空气,美味的饭菜,还有可爱的同事们。尤其是他在吃带回来的菜时,这种感觉就越发强烈,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淡。

    在看到灵囿的咨询时,黄芪也特别关心,放不下很多事。

    最后,黄芪想了很久,决定任性一把,不要压抑自己,回灵囿工作。

    他和老板谈了一下,老板其实很舍不得黄芪,这么优秀的员工啊。听说他要回去搞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又很无语,不知道一个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魅力。

    俩人谈了一下,最后决定和黄芪建立合作,以外包的形式让黄芪远程办公做一些项目,偶尔有需要时到公司来。

    来之前,黄芪还没有告诉段佳泽这件事,想给大家一个惊喜。

    黄芪走到游客服务中心,正要下班的许雯看到黄芪就尖叫了一声,“黄哥,你回来看我们啦?”

    黄芪哈哈大笑,“不是看,我回来住的!不走了!”

    许雯惊喜地高呼,“太好了,园长知道吗?”

    “我要给园长一个惊喜。”黄芪笑得特别开心。

    许雯用力点头,赶紧收拾东西。

    黄芪拖着箱子先进去了,他熟门熟路地走到宿舍楼,见到一个熟悉的娇小身影。

    有苏小妹妹正坐在台阶上发呆呢。

    黄芪笑着走过去,他和有苏的关系可是很不错的,“有苏,黄芪哥哥回来啦!”

    小女孩抬起头,黄芪却是吓了一大跳,“我靠!”

    黄芪几乎都不敢认了——只见有苏原本白白嫩嫩的脸蛋不知为何,竟然黑漆漆的,活像抹了一层锅灰,脸颊还有可疑的肿起,但是因为太黑,所以也看不清楚。

    有苏捂着脸郁闷地道:“别看,我不小心晒黑的。”

    “你在哪能晒这么黑啊?脸是不是海肿了?”黄芪又惊讶又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