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国级打脸
    肖荣刚刚才一见钟情, 看到段佳泽这个欲言又止的神情, 顿时回到了现实中,含着担忧地道:“难道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段佳泽一时不知道怎么说,非常纠结。小青和男人女人在一起好像都没有问题,但他不是人啊, 远有白素贞、许仙的例子, 近有孙颖、白海波之鉴。

    于是, 段佳泽委婉地道:“我也不太清楚,等我问问他本人的意愿吧。”

    肖荣放了一点心, “那拜托你了,段园长。”

    肖荣和段佳泽回去, 苗筱和杨子徽已经把剩下的菜也吃光了, 但是肖荣沉浸在段佳泽那边会问出什么结果, 有些患得患失,也无暇再说什么了。

    苗筱看了一眼肖荣,一脸春情萌动,好奇地道:“肖荣这是在脑补什么啊, 满脸荡漾。”

    杨子徽看了一眼,“刚才和园长说什么了,难道园长愿意把厨子借给你?”

    “不是,”肖荣有点憋不住, 含羞看了段佳泽一眼,不好意思地说,“我请段园长帮我要一个女孩子的联系方式。”

    办公室里顿时响起三声惊呼:“什么?”

    然后大家互相看看, 全都一脸疑惑。

    苗筱:“呃,我们叫也就罢了,园长为什么也叫了一声?”

    他们和肖荣同期出道,私下关系又不错,再清楚不过肖荣没有女朋友,且一直没看上谁,他们甚至怀疑肖荣是无性恋。现在突然听到肖荣说想搭讪女孩,当然很惊奇。

    奇怪的是肖荣明明是向段园长打听那女孩联系方式,怎么段园长也一脸惊讶。

    肖荣自己也懵了,他也不知道段佳泽为什么很惊讶的样子,刚才不是都说好了吗?

    肖荣心中突然有不妙的预感。

    段佳泽茫然地道:“什么女孩,我们这里只有一个叫小青的,但是他是男孩子啊。”

    这下子又有三声惊呼了。

    “男孩子?!”

    肖荣脸都白了,“不可能!她明明……”肖荣脑海中忽然闪过小青过平的胸,一头短发,和少年感的音色,他想到了“异装癖”三个字,顿时有些失神地道,“那方才你为什么会答应?”

    段佳泽:“呃……”

    其他三人:“…………”

    一瞬间,大家心里都明白为什么会产生这个误会了。肖荣也不知道怎么的,把人家男孩子认成了女孩子,还想搭讪,跑来问段佳泽。结果他身上那么多同性绯闻,段佳泽还以为他想搞基呢!

    现场顿时尴尬得很怕,肖荣都快哭出来了,原来刚才段佳泽是以为他断背才那个样子啊。

    苗筱和杨子徽同情地看着肖荣,背负了那么久不靠谱的绯闻,结果居然是成真了么……

    肖荣心更痛,他看了一下钟,哽咽着道:“我的初恋……三十分钟就告破了!”

    众人:“……”

    真的是惨不忍睹,一见钟情的对象是同性。

    这时候餐厅又送了两道菜来,可是再美味的美食,现在肖荣也没有心情吃了,他颓废地靠在沙发上,生无可恋。

    杨子徽舔了舔嘴巴,“那我帮你吃了吧……”

    他觉得自己虽然吃饱了,但还能再塞一点儿。

    肖荣挥了挥手,心情郁闷,随便他了。

    段佳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他也挺同情肖荣的,没想到肖荣性向真的正常,偏偏遇到这个时候的小青。

    这要在小青女性的时期,好歹不会这么惨烈,这失恋失得太残酷了,而且在短短半个小时之间。

    “肖先生,想开一点。”段佳泽说,“好在我们及时发现不对了。”

    否则肖荣要是真去追小青了,那才恐怖,小青本体是毒蛇,撩开裙子有丁丁都好说,作为男性时的他可是有两个丁丁,肖荣要真是直男还不给吓死。

    肖荣一声不吭,他还沉浸在自己破碎的初恋中。

    苗筱和杨子徽吃饱后,产生了逛逛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兴趣,看着生无可恋的肖荣,小心翼翼问道:“肖荣,你要一起出去走走吗?”

    肖荣如梦初醒,揉了揉脸,“……去吧。”

    虽然爱情没了,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

    而且,肖荣竟然在想,等下在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内会不会看到小青呢?她……他是这里的员工,但不知道是饲养员还是其他岗位。

    而且,如果是小青,那么他穿男装一定也很好看吧。

    刚刚产生这个念头,肖荣就不寒而栗了。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想,接受心上人的男性形象,很像是断袖的第一步啊!

    一想到那些媒体乱写的东西可能成真,肖荣就心碎得很,迫切地希望用别的东西来掩盖这段短暂却深刻的爱恋,这毕竟是他第一次钟情于人。

    肖荣三人拒绝了段佳泽的陪同,自己出去了,看着他们的背影,段佳泽看看时间马上就到上班时间了,抓紧时间打电话给小青。

    小青还不知道自己伤了人的心,活泼地说:“园长,什么事?”

    段佳泽说道:“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一个叫肖荣的人?”

    小青毫无所觉:“对啊!”

    段佳泽:“那他怎么会认为你是女的?”

    这就是段佳泽很不明白的一点了,但是刚才肖荣都崩溃了,他没好意思问出来。

    小青顿时有点慌,没想到还传到段佳泽那里去了,扭捏了一会儿,低声道:“那日和小苏同买的衣裳里,有件绿色的裙子甚是好看,我便忍不住在宿舍试了试……”

    还美滋滋地在走廊上浪了一下,谁知道被那人类男子看到了,当时没在意,现在一看他竟然报与园长知了,真是让人有点害臊。

    段佳泽无语,难怪,他就说小青长得是漂亮,但也不至于一眼看成女孩啊。

    段佳泽便将肖荣的事情告诉了小青,语重心长地道:“小青啊,我知道你变男变女习惯了,但是派遣期间,穿女装要小心别再让人看到了,不然岂不是耽误人。”

    小青赧然道:“我晓得了。那园长你可不要告诉其他同事,我偷偷穿裙子。”

    段佳泽:“你都随便变性别了,还怕人家知道你穿裙子啊?”

    小青连呼:“那怎么一样呢,就像园长你玩鸟和玩道君,那能一样吗?你敢摸鸟,但是你敢乱摸道君吗?虽说两个形态是同一个人,那也有区别的!”

    段佳泽:“……”

    段佳泽还在琢磨,这个是什么鬼比喻的时候,小青大喊一声“我上班去了”就挂了。

    ……

    肖荣心情郁闷,同苗筱、杨子徽戴着面具在灵囿内闲逛。

    因为他之前介绍了白狐,所以苗筱嚷着要去求求姻缘,三人一起进了犬科动物展馆。

    要说灵囿虽然是在小城市,但条件真不比大城市的差,环境卫生方面甚至优于大城市的,没有什么动物的腥膻臭气。

    而犬科动物展馆也与其他展馆格外不同,人数众多,但是安静,透着一股祥和,有小孩子即便想吵嚷,也会被父母给拉着不让高声喧哗。

    隔着玻璃,可以看到北极狐正在洗脸,两只前爪不疾不徐抹着脸,它浑身皮毛洁白光亮,尾巴毛绒蓬松,身上仿佛有一圈圣光一样,让人忍不住看向它。

    肖荣不自觉就向北极狐靠近,撞到别人的背才回过神来。

    被撞到的女生正在默默向白狐大仙许愿:求求大仙让我早日见到爱豆肖荣哥哥……

    这时忽然有人踩了她一脚,身体还贴上来撞了一下,明显是个男性,女生迅速回头推了一下,“干什么,流氓啊你?”

    肖荣回过神来,赶紧往旁边走了两步,微微低头道:“不好意思,没注意。”

    他戴着面具,只是与女生稍一对视就低头了,并且压着嗓子说话。

    女生听语气还挺诚恳,而且第一时间走开,就没说什么了。她回过头继续向大仙许愿,又忽然觉得刚才那个人的声音和轮廓都有点眼熟,好像她爱豆,想着不太可能吧,便回头又看了一眼。

    不过这个时候,肖荣已经淹没在人群中了。

    女生挠挠头,心想应该是愿望太强烈出现幻觉了吧,肖荣哥哥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

    肖荣仗着个头,挤到了前面,想到尤筠说她的粉丝告诉他这个有多么灵,忍不住也许了个愿:大仙,你要是真的很灵验,能不能让我的初恋不要破碎啊……

    许完愿肖荣就走出来了,看到杨子徽已经在人群外,指了指里头说道:“老苗还在许愿,你求了什么?”

    肖荣:“没什么。”

    他自己都觉得那个愿望有点无稽,他的初恋都已经破碎了,要不破碎,除非他或者小青变性,又或者他变弯,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看到小青那一瞬间带给他的心动太美好了,虽然三十分钟后被打碎,他还是好向往,打了这么久的光棍,他也很想恋爱啊!

    ……

    离开的时候,杨子徽和苗筱都告诉段佳泽,以后一有机会肯定就会来光顾,还要带上朋友一起来,给佳佳餐厅做宣传。

    肖荣则打点起精神,他在园内逛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小青,又失望又庆幸,有点怅然若失,此刻也勉强笑道:“我有空也会继续带朋友来的,园长你要给我们打折啊。”

    “没问题,你们都常来啊!”段佳泽笑眯眯地招呼,要是有更多明星来,也能造成明星效应,上次他们来录过真人秀之后,就有不少粉丝特地过来偶像待过的地方玩呢。

    一回头,段佳泽还看到肖荣在微博上发了张灵囿大门和佳佳菜色的照片,顿时大喜。

    平时他们这些明星给人发微博,都是要钱或者人情的,尤其肖荣这样的当红明星,关注可是很高的。

    就是上次做节目,肖荣也只是发了朋友圈,和发整个节目的宣传,没有单独给灵囿发微博。

    肖荣这次恐怕是留下的印象太深刻,所以忍不住发条微博纪念一下,但是又没有露出什么真实的心态。

    而此时此刻,灵囿的某个角落,一个打开微博顺手刷了刷爱豆首页的女孩,也发出了一连串让路人莫名其妙的高亢叫声。

    .

    .

    在灵囿工作了一年以上的员工,便有了请年假的资格,能够有一个星期休息时间。

    胡大为可以骄傲地宣布,他也工作满一年,可以请年假啦!而且,园长和他说过,因为他是日夜轮班,年假可以给他延长几天!

    胡大为想了很久,决定利用这个难得的年假,回老家看看。

    在灵囿的日子里,业余时间胡大为也学习了一些文化知识,知道了一个词,叫衣锦还乡!

    想他胡大为当年在山里,是方圆几百里最没出息的狐狸精,骗不到别的妖怪不说,还要被欺负,最后被挤兑得外出打工。

    但是如今在灵囿,胡大为每日吃好喝好,修为增长,更因为和有苏前辈同处一室,不说受到什么真传,但是也略有指点。又和那么多人族修士打了交道,自觉眼界开阔,不同以往。

    越想心中越像是有把火烧起来,胡大为兴奋地找到园长,“园长,我想好了,这个月底请年假。”

    “可以,可以。”段佳泽正在接电话,抽空和他说了两句之后,对电话那头说,“对对,就是那里,你们直接进来。”

    然后他挂了电话,才对胡大为说:“你的情况特殊,就不必和人事报备了,我给你记一下。”他还提醒道,“大为啊,你老家要是有亲戚,可以抽出一天假期,买些吃的用的回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