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 惊!当红偶像高调搞基?
    心好累啊, 不想当园长了,鸟都分不清。

    段佳泽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陵光,上次他才在陵光面前圆过去, 这回真没法辩了, 万一陵光说出去, 园长的威严岂不是荡然无存?

    陆压从地上捡了块石头砸陵光,“滚,说出去你就等死吧。”

    陵光:“……”

    段佳泽:“……”

    陵光扑扇着翅膀飞走了,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毕竟陆压那么不体面,居然丢石头。

    段佳泽结结巴巴地道:“这,这样好吗……”

    如此简单粗暴,就把陵光打发了。

    陆压嘲笑他,“和他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这园长做得太软弱了, 和本尊学一学,保管他不敢开口,只当自己真的是火烈鸟。”

    换做是陆压,那陵光可能真的不敢说那一句, 但要真是陆压, 根本就不会认不出来啊。

    看着陵光飞回火烈鸟群, 被一群火烈鸟缠着,段佳泽说道:“我没有那个功力呢,不过我以后就靠道君给我撑腰了, 效果是一样的。”

    这个马屁拍得陆压很是舒坦,哼哼唧唧两声,“你若识相,那是没问题的。”

    这边威胁了陵光,段佳泽和陆压一起去食堂吃饭。

    一进去便见小苏拿食堂当收发室,正在给大家派发东西,段佳泽凑过去看了眼,“发什么好东西,有我的份吗?”

    小苏展示给段佳泽看,都是些裙子,“我们一起合购的福袋,全是女装,园长要吗?”

    段佳泽连忙避开,“您忙,您忙。”

    却见连白素贞也凑在里头,拿了两条裙子,都是白色、青色之类的浅颜色,比了比倒也合身。

    小青到底做了几千年女孩子,此时虽然是男身,也忍不住挨过去,“这个好看。”

    有女同事笑哈哈地打趣:“小青要给女朋友拿一件吗?”

    小青的脸红了一下,“我还没有女朋友啦。”

    段佳泽这边,陆压在旁,有苏也坐在同一桌,有苏听了说道:“可惜了,小青登记的是男蛇,人间那么多漂亮裙子都穿不上的。”

    他们若是派遣员工也就罢了,偏偏是派遣动物,那动物公母雌雄在这期间自然随便变不得,又不是各个都和帝企鹅一样分不清,外形是有差别的。

    小青正变成男性,也就这么登记,并保持了。当初熊思谦刚来时,大家还讨论过小青找男男朋友和找女朋友分别是什么情况呢。

    段佳泽则心说那是你对人间界了解还不够深,下次去暹罗国遛一圈就明白了。

    ……

    第二天段佳泽就让饲养员给陵光戴上了脚环,开什么玩笑,就算有陆压在,也不能让这种事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他回去了琢磨了半个小时,也想过用兽心通,但是兽心通一天只有五次,要是他连认错五只怎么办?

    几率小,但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他就倒霉到认错两次了……这些火烈鸟全他妈长得一个样儿。

    很多放生的鸟类都会被戴上脚环,以作标志,这里的虽不是放生的,但是段佳泽声称因为这只引进地和其他的不一样,为了观察,饲养员也没什么好质疑的。

    陵光却是看着多出来的镯子(?)无语了,早知道他昨天应该装火烈鸟。

    段佳泽看着明明白白分出身份的陵光,满意地点了点头,凡人自然有凡人的法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中很多饲养员对分辨手底下的动物都有一套,最多的还是做各种标记,比如给企鹅戴翅环,给猴子脸上画记号。

    转头段佳泽上网看了一下官博,小苏已经把韩院长来参观的稿子放上网了,连着熊思谦和他唱的那一段。

    韩院长在网上有那么些戏迷,还有些建官博,专门转发和韩院长有关的票讯、资源,这条也让他们转发了。

    也是这时,段佳泽才知道了普通戏迷眼中的熊思谦是什么样,把他夸得那叫一个花团锦簇。

    便是不懂的路人,也赞一句唱得好,而且认同灵囿是东海的标志性景点,完全达到了宣传预期效果。

    段佳泽想想也觉得作孽,派遣动物才艺那么多,偏偏窝在这儿当动物。他也是,那么多更有钱不累的职业,偏偏来当院长。

    眼看着,段佳泽就错过了做房地产大亨、床上用品店老板、餐饮连锁店老板、书法学校校长、戏曲学校校长等等有前途的职业……

    .

    .

    周末中午的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正是人最多的时候,休息来逛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游客,中午来佳佳餐厅用餐的食客,让这里热闹非凡,门口停满了车。

    一辆不起眼的本地牌照轿车停在了马路边,因为大门口的空地根本挤不下了。

    车内,一个长相俊美的青年摘下墨镜,看了看招牌,“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怎么好像有点耳熟。”

    后座一个甜美的女孩揉了揉眼睛,往窗外看了一眼,有点搞不清状况,“什么鬼,肖荣,不是说带我们去吃饭吗?你大老远拉着我们坐了五个小时高铁,又租车开到这荒郊野外的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这是搞什么?”

    开车的一位大帅哥说道:“搞什么?你们也关注了我微博,还记不记得我前段时间杀青的真人秀,有一期是到东海市,期间去了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我还在朋友圈说了,这里东西很好吃。”

    ——如果有追星族或者娱乐记者在这里,看到他们三个一定会惊呼出声,因为眼前这三位,都是娱乐圈炙手可热的人气明星。

    当红小鲜肉肖荣,唱歌出身,拍过戏,最近在综艺节目中也表现不俗。

    和他同公司的青年演员杨子徽,刚出道就拿过重量电影节的最佳新人奖,人气与实力兼具。

    还有一位则是和他们都有过合作,同期出道的电视剧花旦苗筱,现在就有部剧在热播,收视表现不俗。

    无论是哪一个,都够单独上头条了。现在却一起出现在了海滨小城东海市一隅,恐怕谁也想不到。

    另外两人听到肖荣那句话,多少有点恍然,他们工作特别忙,虽然无心注意太多新闻,但是好歹肖荣的节目那么火,他们也是刷到过的,还转发帮忙宣传过。

    苗筱甚至记得一些细节,问道:“是不是开出来块天价翡翠的那里?”

    节目组拿这个炒了好些天,所以苗筱还有些印象,当时她还疑惑过,这翡翠是否真的是意外开出来的,结论是应该有台本,否则也太巧了,虽然演技挺真的,差点骗过了她这个圈内人士。

    “对,就是那儿。”肖荣说道,“这里面有家餐厅,菜很不错的。”

    杨子徽并没有看那期节目,所以有些不以为然,“那也不至于那么老远跑过来吧,我都要累死了。”

    他最近刚刚拍完一部戏,饰演的角色比较阴暗,杀青后还去做了心理辅导,好不容易出戏,但还是有些没缓过劲来。

    苗筱更是打趣道:“这么多人,要是被拍到就糟了,你猜媒体看到我们三个一起逛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会怎么写?”

    杨子徽懒懒打趣:“有节操的把你我或者你和肖荣截出来,说你们谈恋爱了,没节操的把你裁了,高呼小鲜肉治愈情伤,与同门师兄坠入情网。”

    苗筱哈哈大笑起来,肖荣则是满头黑线。

    肖荣出道以来,一直有个断背的绯闻背在身上——之前他来灵囿录节目前,员工们还探讨过这个问题呢。

    和时下流行的炒cp不同,肖荣这是真有人捕风捉影,编排他的性向,这可不太好。

    只有肖荣自己暗暗叫苦,他可是笔笔直的直男一个,现在却搞得不但要和女性避嫌,还要和男性避嫌。

    和好朋友吃个饭经纪人也要再三提醒他不得勾肩搭臂,搞得有时候他险些都要怀疑自己了。

    苗筱:“说真的,这里**保护做得怎么样?我们总不能在包厢也戴着墨镜口罩。”

    “这里没有包厢,不过我认识老板,可以申请一个单独的房间,”肖荣弯腰从口袋里拿出来三个印着灵囿标志的包装袋,“这是这里的周边面具,戴上吧,墨镜太显眼了。”

    包装袋里是三个白狐的面具,戴上比墨镜口罩方便多了,而且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很多人都戴,没人会注意到的。

    三人戴上面具下车,随着人流进入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

    肖荣给段佳泽打了个电话,说了几句,就带着他们往办公楼去了。他在这里做过任务,所以还算轻车熟路。

    经过佳佳餐厅的时候,可以看到这里人满为患,外头排起了长队,人人都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还有的居然带着折叠小板凳,坐着排队。

    “哇……”苗筱本来还以为肖荣是夸张了,没想到这里生意竟然这么火爆,看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杨子徽注意到的,却是这个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环境。

    这里绿化做得特别好,高大翠绿的竹子四处丛生,草坪上是茂密的牧草,园区之外也是青山环绕,空气清新。走在园区之中,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忍不住放松。

    杨子徽的心理医师给他做完辅导,让他好好放松一下,他就在家躺了一个星期,虽然已经出戏,但还是找不到放松的状态。现在走在这儿,却好似摸到一点边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方才从高铁站一路过来,他还感觉到过路的人好像都不疾不徐的,仿佛在度假一样,生活节奏舒适缓慢。

    待走到一片人工湖泊时,杨子徽更为感慨了,他看到了一片艳红的莲花,淡淡的莲香萦绕在鼻端,令他有种想就地坐下来休憩的冲动。

    肖荣盯着杨子徽:“你干嘛?一副要飞升的样子?”

    杨子徽:“……”

    杨子徽:“不是,你不觉得这里很舒服吗?”

    “有啊,上次来我就觉得了,环境好嘛,要不是这里没机场,我都想在这儿买套房了。”肖荣理所当然地说道,“我跟你说这里风水很好的,园长和临水观的道长关系很好,我怀疑他们给看过。”

    杨子徽直道:“难怪!”

    圈内挺多人都有点信仰,毕竟压力很大,像黎天王不还吃斋。所以肖荣这么一说,杨子徽就觉得真有点玄。

    这时候,他们还看到池中一尾十分大的金鱼跃出水面,随着其他池边游客惊呼了一声。

    苗筱说:“许愿有没有用啊?”

    肖荣说道:“许愿你去找白狐,那个好像真的有用。”上次尤筠就许了愿,结果拿了第一,还帮人发现了翡翠。

    他们说着,湖边小道一匹高大的白色骏马踢踢踏踏小跑经过,嘴里还咬着自己的缰绳,竟是无人看管,一副自己遛自己的样子。

    苗筱惊奇地道:“这个马……没人管的吗?”

    上次肖荣在这儿待了大半天,倒是有些了解,虽然没亲眼见过,却也以见怪不怪的口吻说道:“马的智商很高的,你不知道吗?这马乖得很,这是自己去食堂吃饭呢。”

    其他二人都惊了,杨子徽更是说道:“这马,带去拍戏多省事啊!”

    ……

    三个戴着面具的人进入办公楼,下楼去吃饭的员工路过时都忍不住看上两眼,问他们是不是走错路了,还以为是游客误入。

    肖荣赶紧说是有约来找园长的,那些人便不理会了。

    待擦肩而过,肖荣还听到他们在说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