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 四大天王是五兄弟
    在段佳泽不知道的地方, 网络的一个小角落出现了一个帖子,不可能上什么热搜,但是在这个小角落,却也算得上火热。

    主题:来看看这位民间高人的水平!

    内容:日前朋友去东海出差,遇到一位票友, 功力深厚,世所罕见,且隐隐自成一派, 令人惊叹。经同意, 现将视频发上来,各位欣赏一下。

    下面还附了一个视频,可以看出来是手机摄录的,音质不太好,但还算是清楚,画中人唱了两小段。

    回复:

    惊讶, 历来有票友不输专业演员,但是这位先生的水平也太惊人!

    细节不清楚,但是水平惊人加一。

    这个真的要赞,昨晚在华夏大剧院听了王老的《断密涧》, 同一段比来竟然这个更让我震撼, 不可思议!

    听了好几遍,耐人寻味,嗓子着实是好,后边坐宫的嘎调听得通体舒泰, 跟三伏天吃了冰似的。

    反复听加一,先生师承何人?!个人风格很强烈!

    眼睛太亮了,又大,想看这位的扮相。

    我竟然也觉得不输大家,甚至超越了……是否有人认识这位?这等高人竟然默默无闻?

    东洲省,真的不知道有这样的人物!

    还没看,楼上各位真的不是在胡吹吗?比王老还好,太夸张了吧!

    ……

    一传十,十传百,加上楼主本来也是个比较有名的票友,许多京剧爱好者都点开帖子看了一下。即便是手机录制,有些细节会丢失,但是也掩盖不了演唱者的实力。

    不说他到底是不是强过那些大师,但是功力绝对深厚,这个可以说毋庸置疑。

    非但是普通戏迷们注意到了,其实一些剧院的专业演员在上网时,也点开了这个被高高人工顶起的帖子,看到了熊思谦一番表演。

    .

    而这个时候呢,熊思谦本熊正在参与接待工作。

    市领导直接把熊思谦借过去,一起参与接下来的接待工作了。第一天贺省长看项目时就不太满意,好在灵囿这边掰了过来。

    那天贺省长看了灵囿的先进设施,游人如织,包括听了段佳泽汇报日后扩大规模还能提供多少就业岗位、创造多少经济收入等等,再加上熊思谦的助力,大为满意,把评分给拉上去了。

    虽说熊思谦也不能直接影响贺省长的评估,但是好歹能让人心情好一点儿嘛,他们做接待,还不是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

    熊思谦一开始还不太愿意,都说了是正经熊,怎么还真让他去□□?

    段佳泽莫名其妙,“谁说要□□了!你愿意,人家贺省长一把年纪,受得起吗?”

    熊思谦:“……”

    但是段佳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你只要陪贺省长探讨一下艺术就行了,又不让你们睡一间房,不要上班不好吗?特批你出去呢,这个也是为了灵囿好。贺省长考察得好,一说咱们这里旅游价值很高,确实比其他地方有建机场的必要和优势……事情成了,未来能给咱们带来多少游客啊!”

    这机场从审批到建设都不容易,折腾好几年了,现在就差临门一脚,段佳泽作为一个东海人,也很是关心。不说游客,以后他们自己出行多方便啊。

    熊思谦:“嗯,可是……”

    他还想拒绝,虽然出去是和人探讨京剧,这个他很喜欢,但是一出去几天,回来岂不是说不清了!

    陆压凤目一瞪:“你和他啰嗦什么?”

    这话却是和段佳泽说的,但是吓了熊思谦一跳,再也不敢废话:“我去我去!”

    段佳泽总算安心了,熊思谦总是思路很清奇,他有时候有点招架不住,还是要陆压**。

    熊思谦被借去陪领导唱戏,段佳泽这里就给熊思谦的展馆贴了个公告,告知大家这几天黑风要做全面体检,暂时不能和大家见面。

    而小熊也不负众望,在接待工作中发挥了良好的作用,与贺省长结下深厚情谊,贺省长回省城之前,还要和熊思谦交换微信号码,以后随时联络。

    于是,待贺省长一离开,东海市的三教九流闻风而动!

    熊思谦唱戏的事情,很多人都看到了,参与接待的人那么多呢,分分钟传遍东海,全都知道贺省长特别推崇这位大师。

    待人一走,就很多艺术培训机构,乃至专业院校跑来灵囿找熊思谦。

    熊思谦是肯定找不到的,只找得到段佳泽。他们一个两个都想请熊思谦去做讲师,天知道他们在此之前都没听过熊思谦这个人,更不知道他的戏曲功底到底是高还是低。

    段佳泽当然是悉数给推了,还有人着急问他,是不是工资给的不够高。

    或者不想做讲师,客座也行啊,挂个名头,偶尔来讲讲课就行。

    段佳泽想了想说:“你也可以当是,这点兼职收益熊老师还不放在眼里,他本业说出来吓疯你。熊老师也不打算出门,他隐居在我们这儿。”

    开什么玩笑,人小熊老师现如今虽然在灵囿做服务,但正式编制可是在落迦山……

    这下可叫这些人泄气了,高人就是高人,在游人如牛毛的地方隐居。

    不过,话说回来,难怪这位熊老师那么厉害,以前却一点儿也不出名。人家不缺钱,自娱自乐的,当然就在外界没名气了。

    也难怪,会住在灵囿了。本来还想借他攀上贺省长的关系,现在看来是没戏了。

    ……

    段佳泽这边抽出时间,去了一趟市里的车行。

    他得去看看,买两辆公车。去之前就在网上查了半天,又问了问老同学,心里有底了段佳泽才过去。

    灵囿现在单单收入每月几十万,而且近两个月因为宣传给力,还大幅提高了,而这里头又有很多成本费用都是省下来的,不用花钱,还不提其他贷款、扶助金。

    所以虽然引进动物花销很大,也不至于买不起车。

    段佳泽看中一辆轿车和一辆面包车,都是十几万的价格,也没必要买太贵的。

    他虽然看上去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穿着也不是很起眼,但是干脆利落,没多久就看好车要订下来。销售人员最喜欢这种客人,言语间都热情不少。

    开单签好字之后,段佳泽听到一阵可怜的狗叫声,有点好奇地转头看了一下。

    隔着透明的玻璃墙可以看到,隔壁厅有一家三口带着一条串串狗在看车。

    那狗狗一身微微有点长的黄白的短毛,有点瘦弱,蔫了吧唧的,被男主人牵着。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围着狗狗,不时揪一揪狗的尾巴,还用脚踹它,狗狗被男主人牵着,也没法躲开,又不敢还口,而小男孩还在骂:“坏狗狗!拉粑粑!”

    串串狗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发出可怜的呜咽声。

    男主人全程在和女主人聊天,也没管儿子和狗的闹腾,这会儿狗不走了,他才扯了扯牵引绳,“赖狗,干什么呢?”

    小男孩也伸手去拖狗腿,要把它拉起来。

    段佳泽看得直皱眉头,忍不住推门过去,尽量和蔼地对小男孩道:“小朋友,这是你的狗吗?这么拉狗狗,它会受伤的哦。”

    小男孩迅速扫了段佳泽一眼,吐了吐舌头,说道:“就要拉!关你屁事!”

    这没礼貌的熊孩子。段佳泽嘴角抽了一下,又不好教训别人家的小孩,于是看了他父母一眼。

    谁知这小男孩的父母一脸漠然,压根不觉如何,男主人甚至还拉着牵引绳把狗狗拖出去一截,“还赖着不起来。”

    这狗明显精神不太好,段佳泽对它用了一个兽心通。

    只听一个年轻的声音有气无力地响起:“肚子好难受啊……主人救救我吧,不要再打我了也行……”

    狗和人的体型差距那么大,小男孩的一些动作对它来说是很重的。

    段佳泽听到它的心理活动,很少可怜,心想果然是病了,对男主人道:“大哥,你家的狗好像生病了,可能不是故意赖着不起来,你要不要带它去看医生。”

    女主人立刻说道:“生什么病啊,又不是名种狗,给吃给喝还能生病了?”

    她说着,还嫌弃地看了一眼狗狗。

    段佳泽忍不住说道:“那您当初养它做什么,不如去养名种狗?”

    串串明明狗那么可爱,他也可以理解有些人不喜欢,但是不喜欢可以不要养呀,养了还对狗不好,这就有点一言难尽了。

    女主人翻了个白眼,“关你什么事。”

    这时候,那狗狗却是拉出了一泡深色的稀便便,恶臭无比,男主人和小男孩都捏着鼻子走开,女主人也尖叫一声。

    销售员都僵了一下,连忙过来说道:“先生,这个宠物麻烦您抱出去吧。”

    女主人崩溃地推了丈夫一把,“太恶心了,真是受不了,谁知道有没有寄生虫。它老这么不省心,丢了算了。”

    男主人也一脸恶心,急了:“丢什么丢,不都是你要抱回来的,要么就别养,回头丢了你跟刘姐怎么说?”

    女主人说:“我怎么知道,她说是混血,我看毛有点长,以为多少能长出点儿金毛样呢,没想到就这样儿。要我说,不管了,跟她又没多少来往,见不了几次,也没见她问过这狗,过几个月说跑丢了,她能怎么样,因为一条狗就让老公弄你啊?”

    “这才养了多久,你再忍忍,谁让你当初自己脑补就特开心地领回来了,人也没保证能长成金毛,”男主人不悦地道,“我本来就不想养,可是有你这么做事的吗?”

    女主人:“你会做事你刚还拉它,死了你就好说了是吧?”

    俩人竟是吵了起来,销售员一脸尴尬,隐隐有些不满,毕竟这狗屎还得他们来收拾。

    段佳泽听了几个关键词,却心中一动,试探地搭话道:“刘姐,刘莉安?”

    当初刘莉安家的金毛生了五个宝宝,一个宝宝她说送出去了,剩下四只来灵囿凑了四大天王,段佳泽越听这个经历越耳熟,难免怀疑起来。

    这对夫妻立刻露出个惊愕的神情,随即十分尴尬,没想到随便抱怨两句,竟然遇到了相关人士,想到刚才的言行,顿时耳朵都有些红了,这也太尴尬了。

    段佳泽一看他们这个神情,就知道猜对了,东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还真让他给碰上了。

    没想到这串串是四大天王的兄弟,它们现在除了毛色可半点相像也没了,这狗太瘦弱了!

    男主人心道幸好刚才没答应扔狗,不幸中的万幸,这时候否认是来不及了,于是尴尬笑了一下,说道:“小兄弟是刘姐的亲戚?邻居?我们刚才就是抱怨一下,这狗养了那么久也有感情了,心情不好时难免埋怨一下,这就送它去医院。”

    他越看越觉得这个年轻人有点眼熟,暗道是不是在孙局那里见过,要是的话就不好了。这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太尴尬了,很让人掉印象分。而有时候,你带给人的印象在社交中是很重要的。

    段佳泽看似不动声色,还笑了一下,“我来帮忙吧,林业局是我主管部门嘛,我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这个是我本行。”

    他热情地上前,还拿来纸巾帮忙擦屁屁。

    男主人心中一松,原来是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啊,如果是这份关系,他觉得这年轻人应该不会多嘴,去跟人说这种事吧,岂不是显得多嘴多舌,还得罪人。

    他赶紧把自己的身份也摆了出来,“都是自己人,我是区林业局的,跟你们张园长、贾科长都很熟。”

    他下意识认识这人是市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而且年纪轻轻,职位肯定高不了,至少不能和他一样,跟什么贾科长、张园长谈笑风生。

    段佳泽用手机打了辆车,“那您也算我领导了。我赶紧把狗带回去治疗吧,我那儿有点远,它看样子像是肠胃有毛病,回头治好了给您送回去。”

    看这年轻人还有示好的意思,男主人更加放松,一边把这抱着狗的年轻人送出去,一边说道:“谈不上领导,我这才哪到哪——那留个联系方式吧。”他把自己的名字和电话报了一下。

    “王甫主任啊,”段佳泽把电话给记住了,并不拨过去,对这刚刚自曝身份的人微微一笑,“我不是市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是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我叫段佳泽,那回头狗要是治好了我和您联系吧。”

    他说罢,趁这人还没反应过来,抱着狗狗坐进车里,就把车门关上了。

    车开走后,男主人,也就是王甫在原地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段佳泽……这不是灵囿那个特年轻的园长的名字吗?难怪他觉得眼熟,说不定是新闻上看过。

    ——最重要的是,林业系统内一直有传,这年轻园长和他们孙局疑似有亲戚关系,走得特别近啊!

    ……

    一般人和同事领导八卦这种养狗的小事,显得多嘴多舌,但要是亲如一家,那饭桌上随便聊出来这种事,那就再普通不过了。

    段佳泽一转头就打电话给刘莉安告状了。

    刘莉安气愤地道:“那是老孙朋友介绍的,又是下属单位的,说想养狗,我就问要不要,说清楚了是混的,她就选了毛最长的老幺,合着是以为老幺能变金毛啊!”

    听段佳泽详细说了他们的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