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 四大天王是五兄弟
    在段佳泽不知道的地方, 网络的一个小角落出现了一个帖子,不可能上什么热搜,但是在这个小角落,却也算得上火热。

    主题:来看看这位民间高人的水平!

    内容:日前朋友去东海出差,遇到一位票友, 功力深厚,世所罕见,且隐隐自成一派, 令人惊叹。经同意, 现将视频发上来,各位欣赏一下。

    下面还附了一个视频,可以看出来是手机摄录的,音质不太好,但还算是清楚,画中人唱了两小段。

    回复:

    惊讶, 历来有票友不输专业演员,但是这位先生的水平也太惊人!

    细节不清楚,但是水平惊人加一。

    这个真的要赞,昨晚在华夏大剧院听了王老的《断密涧》, 同一段比来竟然这个更让我震撼, 不可思议!

    听了好几遍,耐人寻味,嗓子着实是好,后边坐宫的嘎调听得通体舒泰, 跟三伏天吃了冰似的。

    反复听加一,先生师承何人?!个人风格很强烈!

    眼睛太亮了,又大,想看这位的扮相。

    我竟然也觉得不输大家,甚至超越了……是否有人认识这位?这等高人竟然默默无闻?

    东洲省,真的不知道有这样的人物!

    还没看,楼上各位真的不是在胡吹吗?比王老还好,太夸张了吧!

    ……

    一传十,十传百,加上楼主本来也是个比较有名的票友,许多京剧爱好者都点开帖子看了一下。即便是手机录制,有些细节会丢失,但是也掩盖不了演唱者的实力。

    不说他到底是不是强过那些大师,但是功力绝对深厚,这个可以说毋庸置疑。

    非但是普通戏迷们注意到了,其实一些剧院的专业演员在上网时,也点开了这个被高高人工顶起的帖子,看到了熊思谦一番表演。

    .

    而这个时候呢,熊思谦本熊正在参与接待工作。

    市领导直接把熊思谦借过去,一起参与接下来的接待工作了。第一天贺省长看项目时就不太满意,好在灵囿这边掰了过来。

    那天贺省长看了灵囿的先进设施,游人如织,包括听了段佳泽汇报日后扩大规模还能提供多少就业岗位、创造多少经济收入等等,再加上熊思谦的助力,大为满意,把评分给拉上去了。

    虽说熊思谦也不能直接影响贺省长的评估,但是好歹能让人心情好一点儿嘛,他们做接待,还不是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

    熊思谦一开始还不太愿意,都说了是正经熊,怎么还真让他去□□?

    段佳泽莫名其妙,“谁说要□□了!你愿意,人家贺省长一把年纪,受得起吗?”

    熊思谦:“……”

    但是段佳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你只要陪贺省长探讨一下艺术就行了,又不让你们睡一间房,不要上班不好吗?特批你出去呢,这个也是为了灵囿好。贺省长考察得好,一说咱们这里旅游价值很高,确实比其他地方有建机场的必要和优势……事情成了,未来能给咱们带来多少游客啊!”

    这机场从审批到建设都不容易,折腾好几年了,现在就差临门一脚,段佳泽作为一个东海人,也很是关心。不说游客,以后他们自己出行多方便啊。

    熊思谦:“嗯,可是……”

    他还想拒绝,虽然出去是和人探讨京剧,这个他很喜欢,但是一出去几天,回来岂不是说不清了!

    陆压凤目一瞪:“你和他啰嗦什么?”

    这话却是和段佳泽说的,但是吓了熊思谦一跳,再也不敢废话:“我去我去!”

    段佳泽总算安心了,熊思谦总是思路很清奇,他有时候有点招架不住,还是要陆压**。

    熊思谦被借去陪领导唱戏,段佳泽这里就给熊思谦的展馆贴了个公告,告知大家这几天黑风要做全面体检,暂时不能和大家见面。

    而小熊也不负众望,在接待工作中发挥了良好的作用,与贺省长结下深厚情谊,贺省长回省城之前,还要和熊思谦交换微信号码,以后随时联络。

    于是,待贺省长一离开,东海市的三教九流闻风而动!

    熊思谦唱戏的事情,很多人都看到了,参与接待的人那么多呢,分分钟传遍东海,全都知道贺省长特别推崇这位大师。

    待人一走,就很多艺术培训机构,乃至专业院校跑来灵囿找熊思谦。

    熊思谦是肯定找不到的,只找得到段佳泽。他们一个两个都想请熊思谦去做讲师,天知道他们在此之前都没听过熊思谦这个人,更不知道他的戏曲功底到底是高还是低。

    段佳泽当然是悉数给推了,还有人着急问他,是不是工资给的不够高。

    或者不想做讲师,客座也行啊,挂个名头,偶尔来讲讲课就行。

    段佳泽想了想说:“你也可以当是,这点兼职收益熊老师还不放在眼里,他本业说出来吓疯你。熊老师也不打算出门,他隐居在我们这儿。”

    开什么玩笑,人小熊老师现如今虽然在灵囿做服务,但正式编制可是在落迦山……

    这下可叫这些人泄气了,高人就是高人,在游人如牛毛的地方隐居。

    不过,话说回来,难怪这位熊老师那么厉害,以前却一点儿也不出名。人家不缺钱,自娱自乐的,当然就在外界没名气了。

    也难怪,会住在灵囿了。本来还想借他攀上贺省长的关系,现在看来是没戏了。

    ……

    段佳泽这边抽出时间,去了一趟市里的车行。

    他得去看看,买两辆公车。去之前就在网上查了半天,又问了问老同学,心里有底了段佳泽才过去。

    灵囿现在单单收入每月几十万,而且近两个月因为宣传给力,还大幅提高了,而这里头又有很多成本费用都是省下来的,不用花钱,还不提其他贷款、扶助金。

    所以虽然引进动物花销很大,也不至于买不起车。

    段佳泽看中一辆轿车和一辆面包车,都是十几万的价格,也没必要买太贵的。

    他虽然看上去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穿着也不是很起眼,但是干脆利落,没多久就看好车要订下来。销售人员最喜欢这种客人,言语间都热情不少。

    开单签好字之后,段佳泽听到一阵可怜的狗叫声,有点好奇地转头看了一下。

    隔着透明的玻璃墙可以看到,隔壁厅有一家三口带着一条串串狗在看车。

    那狗狗一身微微有点长的黄白的短毛,有点瘦弱,蔫了吧唧的,被男主人牵着。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围着狗狗,不时揪一揪狗的尾巴,还用脚踹它,狗狗被男主人牵着,也没法躲开,又不敢还口,而小男孩还在骂:“坏狗狗!拉粑粑!”

    串串狗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发出可怜的呜咽声。

    男主人全程在和女主人聊天,也没管儿子和狗的闹腾,这会儿狗不走了,他才扯了扯牵引绳,“赖狗,干什么呢?”

    小男孩也伸手去拖狗腿,要把它拉起来。

    段佳泽看得直皱眉头,忍不住推门过去,尽量和蔼地对小男孩道:“小朋友,这是你的狗吗?这么拉狗狗,它会受伤的哦。”

    小男孩迅速扫了段佳泽一眼,吐了吐舌头,说道:“就要拉!关你屁事!”

    这没礼貌的熊孩子。段佳泽嘴角抽了一下,又不好教训别人家的小孩,于是看了他父母一眼。

    谁知这小男孩的父母一脸漠然,压根不觉如何,男主人甚至还拉着牵引绳把狗狗拖出去一截,“还赖着不起来。”

    这狗明显精神不太好,段佳泽对它用了一个兽心通。

    只听一个年轻的声音有气无力地响起:“肚子好难受啊……主人救救我吧,不要再打我了也行……”

    狗和人的体型差距那么大,小男孩的一些动作对它来说是很重的。

    段佳泽听到它的心理活动,很少可怜,心想果然是病了,对男主人道:“大哥,你家的狗好像生病了,可能不是故意赖着不起来,你要不要带它去看医生。”

    女主人立刻说道:“生什么病啊,又不是名种狗,给吃给喝还能生病了?”

    她说着,还嫌弃地看了一眼狗狗。

    段佳泽忍不住说道:“那您当初养它做什么,不如去养名种狗?”

    串串明明狗那么可爱,他也可以理解有些人不喜欢,但是不喜欢可以不要养呀,养了还对狗不好,这就有点一言难尽了。

    女主人翻了个白眼,“关你什么事。”

    这时候,那狗狗却是拉出了一泡深色的稀便便,恶臭无比,男主人和小男孩都捏着鼻子走开,女主人也尖叫一声。

    销售员都僵了一下,连忙过来说道:“先生,这个宠物麻烦您抱出去吧。”

    女主人崩溃地推了丈夫一把,“太恶心了,真是受不了,谁知道有没有寄生虫。它老这么不省心,丢了算了。”

    男主人也一脸恶心,急了:“丢什么丢,不都是你要抱回来的,要么就别养,回头丢了你跟刘姐怎么说?”

    女主人说:“我怎么知道,她说是混血,我看毛有点长,以为多少能长出点儿金毛样呢,没想到就这样儿。要我说,不管了,跟她又没多少来往,见不了几次,也没见她问过这狗,过几个月说跑丢了,她能怎么样,因为一条狗就让老公弄你啊?”

    “这才养了多久,你再忍忍,谁让你当初自己脑补就特开心地领回来了,人也没保证能长成金毛,”男主人不悦地道,“我本来就不想养,可是有你这么做事的吗?”

    女主人:“你会做事你刚还拉它,死了你就好说了是吧?”

    俩人竟是吵了起来,销售员一脸尴尬,隐隐有些不满,毕竟这狗屎还得他们来收拾。

    段佳泽听了几个关键词,却心中一动,试探地搭话道:“刘姐,刘莉安?”

    当初刘莉安家的金毛生了五个宝宝,一个宝宝她说送出去了,剩下四只来灵囿凑了四大天王,段佳泽越听这个经历越耳熟,难免怀疑起来。

    这对夫妻立刻露出个惊愕的神情,随即十分尴尬,没想到随便抱怨两句,竟然遇到了相关人士,想到刚才的言行,顿时耳朵都有些红了,这也太尴尬了。

    段佳泽一看他们这个神情,就知道猜对了,东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还真让他给碰上了。

    没想到这串串是四大天王的兄弟,它们现在除了毛色可半点相像也没了,这狗太瘦弱了!

    男主人心道幸好刚才没答应扔狗,不幸中的万幸,这时候否认是来不及了,于是尴尬笑了一下,说道:“小兄弟是刘姐的亲戚?邻居?我们刚才就是抱怨一下,这狗养了那么久也有感情了,心情不好时难免埋怨一下,这就送它去医院。”

    他越看越觉得这个年轻人有点眼熟,暗道是不是在孙局那里见过,要是的话就不好了。这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太尴尬了,很让人掉印象分。而有时候,你带给人的印象在社交中是很重要的。

    段佳泽看似不动声色,还笑了一下,“我来帮忙吧,林业局是我主管部门嘛,我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这个是我本行。”

    他热情地上前,还拿来纸巾帮忙擦屁屁。

    男主人心中一松,原来是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啊,如果是这份关系,他觉得这年轻人应该不会多嘴,去跟人说这种事吧,岂不是显得多嘴多舌,还得罪人。

    他赶紧把自己的身份也摆了出来,“都是自己人,我是区林业局的,跟你们张园长、贾科长都很熟。”

    他下意识认识这人是市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而且年纪轻轻,职位肯定高不了,至少不能和他一样,跟什么贾科长、张园长谈笑风生。

    段佳泽用手机打了辆车,“那您也算我领导了。我赶紧把狗带回去治疗吧,我那儿有点远,它看样子像是肠胃有毛病,回头治好了给您送回去。”

    看这年轻人还有示好的意思,男主人更加放松,一边把这抱着狗的年轻人送出去,一边说道:“谈不上领导,我这才哪到哪——那留个联系方式吧。”他把自己的名字和电话报了一下。

    “王甫主任啊,”段佳泽把电话给记住了,并不拨过去,对这刚刚自曝身份的人微微一笑,“我不是市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是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我叫段佳泽,那回头狗要是治好了我和您联系吧。”

    他说罢,趁这人还没反应过来,抱着狗狗坐进车里,就把车门关上了。

    车开走后,男主人,也就是王甫在原地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段佳泽……这不是灵囿那个特年轻的园长的名字吗?难怪他觉得眼熟,说不定是新闻上看过。

    ——最重要的是,林业系统内一直有传,这年轻园长和他们孙局疑似有亲戚关系,走得特别近啊!

    ……

    一般人和同事领导八卦这种养狗的小事,显得多嘴多舌,但要是亲如一家,那饭桌上随便聊出来这种事,那就再普通不过了。

    段佳泽一转头就打电话给刘莉安告状了。

    刘莉安气愤地道:“那是老孙朋友介绍的,又是下属单位的,说想养狗,我就问要不要,说清楚了是混的,她就选了毛最长的老幺,合着是以为老幺能变金毛啊!”

    听段佳泽详细说了他们的言行后,刘莉安更是觉得这家人素质差。事情确实不大,至少上升不到很高的地步,但是对于刘莉安这个原主人来说,实在很厌恶。

    她一开始也不喜欢土狗,所以才送人,但是可不像这家人一样作为。不满意,又不退回去,或者转送他人,就这么不开心地养着,还苛刻对待。

    因为隔着一层,而且刘莉安只上心自己狗女儿,也没问,看着小两口还挺过日子,谁知道被段佳泽看到是这样的。听那形容,和养在灵囿的几个狗兄弟,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等老孙回来我得说说,看他们养狗、教孩子,就知道细节处见人品!”刘莉安念叨了一番,又问道,“那狗现在怎么样了?治得好吧?”

    “回去就治疗,治得好的。”段佳泽说道,“但是我不太想再送回去了,放我这儿和小红它们一起养吧。”

    刘莉安哼了一声,“当然不了,我回头捎个话,就说反正他们也不想养了,不如给有意愿的人。想必他也不好意思再要。”

    “对对。”段佳泽连连称是,他就是故意没留自己电话的,说了自己身份就走。要是王甫好意思找到他联系方式问他要狗,他还佩服这人呢。

    多养一只狗对灵囿来说也不算什么,倒是和小红它们四个团圆了。

    因为小红四个都已经认了自己的名字,所以也没法改,四大天王的合称更是合情合理,广为人知。

    导致日后来到灵囿的人都比较奇怪,为什么四大天王多出来一只哦……

    ……

    因为在出租车上,段佳泽也不好立刻用技能,幸好狗狗路上没有再拉稀,否则段佳泽还得付人洗车费了。到了灵囿后,段佳泽将狗狗抱到游客服务中心的房间里,用了个治疗术。

    肉眼不可见的力量修复着狗狗的肠胃,原本一动不动的它发出一声哼唧,在段佳泽怀里挣扎着动了一下,恢复了些气力,肚子也已经不再难受了。

    这时候,魔礼红闻声从外头跑了进来,在段佳泽脚下走来走去,抬头看他膝盖上的狗狗,吐着舌头哈气,一副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段佳泽想到魔礼红还认识刘莉安,于是问了一句:“你还认得它嘛?”

    魔礼红“汪”了一声,温柔地舔了舔幺弟垂下来的爪子,转身出去了。

    段佳泽看着魔礼红的背影,再看看怀里的狗,这俩放在一起体型对比更明显了,而且这只的毛还比较长,可能视觉效果比实际身材还胖点儿。

    这其中有它过得不是很好的缘故,也有魔礼红在灵囿吃得特别好的原因,两项加起来,对比就大了。

    段佳泽把狗狗放到一个垫子上休息,准备弄点吃的来。它也温柔地舔了舔段佳泽的手掌,似乎知道是谁让它恢复健康的。

    段佳泽刚拌了碗吃食,不一会儿,魔礼红带着其他三个兄弟一起回来了,原来刚才是去通风报信了。

    四条大狗围着幺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欺负它,这幺弟也确实不认得兄长们了,面对这样的气势,伏身呜咽,还把饭碗推了出去。

    但是大狗们没有如它所想那样欺负它,抢它的食物,反而围在一起各自低头开始舔它身上的毛。

    幺弟不敢动弹,眼中出现了一丝迷茫,但是逐渐的,不知是想起来了这是自己的哥哥么,还是知道它们对自己的善意,也小心地舔了舔哥哥的鼻子。

    段佳泽看着这温情的一幕,嘴角不禁带笑。

    这时候小苏走了进来,一看到眼前的场景,就捂住眼:“哇太淫.乱了!”

    段佳泽:“…………”

    段佳泽翻了个白眼,“你干什么?”

    小苏讪讪一笑,“找您有事呢,是这样的……”

    她脸上出现了一丝古怪的神情,顿了顿才说道,“市宣传部找过来,想接洽一件事情,说是下个月省京剧院副院长来东海大学讲座,希望能来我们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参观交流。”

    段佳泽差点喷了,“咳咳,什么鬼,他不觉得很奇怪吗?在大学讲完课,又到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交流?这是怎样的精神啊!”

    小苏也笑了,“园长,我怀疑熊老师出名了,贺省长不是特别喜欢他吗?说不定回去给宣扬了一下,您不是说熊老师隐居,不出去,所以人家就自己找上门来啦。”

    “那能是你这么形容的吗?参观就算了,还交流,我们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和京剧院能交流得上什么!”段佳泽说道。

    “这是那边的原话!”小苏委屈地道,“再说,我们都能和道观卖联票了,这算什么啊。”

    段佳泽:“……”

    “我们和道观还都算旅游景点,这能一样吗?”段佳泽无语道,“行吧,你和他们对接一下。既然是这么说,那以我的了解,市宣传部肯定是准备安排一群本地艺术家一道来,一起交流。你到时候找找有没有什么诗人、作家的,怂恿一下,给我们弄点艺术作品,夸赞我们的那种,提高一下逼格。”

    小苏:“……”

    .

    .

    段佳泽引进了一批美洲火烈鸟回来,二十只,八个月大,一半雄一半雌,这火烈鸟怎么也得有十几只才能成群。

    他们是地盘不够,不然有的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一养几百只,那才壮观呢。

    刚抵达的火烈鸟都隔离在未开放的展馆内,它们本应该住在湖畔的,等确认完身体状况就可以换地方了。

    刚到时的火烈鸟们,羽毛都是非常淡的粉色,几近于白了,让小苏大呼是不是上当受骗,“这是假的火烈鸟吧?”

    “没事,火烈鸟的羽毛颜色是后天形成的,可能是路上吃的不怎么好,多喂点胡萝卜就红回来了。”段佳泽解释道。

    他看着这些火烈鸟体格还不错,火烈鸟强壮的象征其实是羽毛颜色,越鲜艳越好找对象。

    ……

    过了些天,段佳泽又带上一个员工去市里把订的车提了回来,顺便将在非洲玩了十几天的陵光神君从高铁站接上。

    陵光去了一趟非洲,倒是没有黑,提及当地风土人情,颇有意犹未尽之感,又说道:“我所到那处,地广人稀,且当地土人语言不通,需得翻译。”

    段佳泽说:“没事,回头我送你到国内再玩儿一圈,咱们专门挑大城市和热门景点,绝对让你感受一下华夏到底有多少人。”

    就算是陵光神君,去热门景点逛一圈,也能把鞋子挤掉了。

    回去之后,段佳泽经过展馆时问了一下饲养员,火烈鸟们怎么样了。

    饲养员表示,伙食改善之后,火烈鸟们的羽毛果然恢复了鲜艳的红色,甚至比以前在老家时还要红,身体也很健康,随时可以转移地点了。

    陵光听闻自己未来朝夕相处的“同事”已然抵达,心中有些好奇,“我在非洲也见到了火烈鸟,这美洲的有何不同?”

    “不然您去看看?”段佳泽犹豫了一下,“我先去把车停好,待会儿来找你。”

    想他养了这么多派遣动物,大多数派遣动物都是单独办公,至多像白素贞她一样,多条黄金蟒,但也有明显差异。

    唯独陵光同那些火烈鸟,是群居,接触得会比较多,段佳泽也很好奇它们之间会是怎样的相处模式。

    陵光点头,下车进了展馆。

    段佳泽把车停好后,又步行回去,进展馆内一看,饲养员正在工作间,而火烈鸟们则四散栖息,十分悠闲的模样,却不见陵光踪影。

    “说好的来找呢,不可能自己跑了吧,陵光神君不像啊……”段佳泽嘀咕着。

    这时,一只强壮鲜艳的火烈鸟靠近了段佳泽,引颈叫了一声。

    段佳泽抬眼看了一下,“咦?”

    火烈鸟隔着玻璃对段佳泽继续叫了好几声,放眼看去,唯独它羽毛颜色最为红亮。

    “卧槽??”段佳泽回头看了一眼,饲养员仍然在工作间,他惊讶地说,“神君,你这就混进去了啊?别说,你在这群火烈鸟里也是风采最超然的,醒目,优秀!”

    火烈鸟晃了晃脑袋,大约隐隐有些得意。

    段佳泽蹲下来说道:“哈哈,别让饲养员发现了,还不吓坏他,到时候一数多了一只,你还没走流程的呢。对了,你想去南方还是北方旅游?”

    “你在干什么?”陵光从段佳泽身后走过来,疑惑地问。

    段佳泽:“…………”

    陵光:“我刚才去找了个地方给手机充电。”

    火烈鸟高叫一声,昂首阔步走开了。

    段佳泽:“………………”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音律扔了1个地雷

    冰糖扔了1个地雷

    梅格·托马斯扔了1个地雷

    小朵朵扔了1个地雷

    梅格·托马斯扔了1个地雷

    demeter扔了1个地雷

    惰性气体扔了1个地雷

    裴以歌扔了1个地雷

    斯菲尼西狄扔了1个地雷

    七q咩扔了1个地雷

    温雅扔了1个地雷

    春风酒扔了1个地雷

    白霜古树扔了1个地雷

    满天都是小绸星扔了1个地雷

    温雅扔了1个地雷

    温雅扔了1个地雷

    温雅扔了1个地雷

    温雅扔了1个地雷

    温雅扔了1个地雷

    温雅扔了1个地雷

    烟大佬扔了1个手榴弹

    孤城吹雪扔了1个地雷

    晴明扔了1个地雷

    棉兔的男朋友扔了1个地雷

    温雅扔了1个地雷

    reto—扔了1个浅水炸弹

    水密度扔了1个地雷

    醉卧烟华扔了1个地雷

    熏染扔了1个地雷

    伊莱诺修斯扔了1个地雷

    凡凡和默默扔了1个地雷

    白草包扔了1个地雷

    跑步带只猫扔了1个地雷

    叙声扔了1个地雷

    不下雨扔了1个地雷

    离亭曲扔了1个地雷

    幽小桑、扔了1个地雷

    miss or miss扔了1个地雷

    三流人物扔了1个地雷

    猫扔了1个地雷

    会飞的鱼扔了1个地雷

    倾心丶扔了1个地雷

    费渡扔了1个地雷

    真的蘇扔了1个地雷

    瓶子瓶子_wish扔了1个地雷

    瓶子瓶子_wish扔了1个地雷

    yuuka扔了1个手榴弹

    棣无忧扔了1个地雷

    贩卖jk扔了1个地雷

    贩卖jk扔了1个地雷

    云庅庅扔了1个地雷

    青衣客扔了1个地雷

    芒果家的猫扔了1个地雷

    风月无边扔了1个地雷

    克·白律·派扔了1个火箭炮

    卧雪扔了1个地雷

    卧雪扔了1个地雷

    夜猫扔了1个地雷

    唐棣灼其华扔了1个手榴弹

    mavis扔了1个地雷

    冰糖扔了1个地雷

    lenore.nn扔了1个地雷

    阿浅的花扔了1个地雷

    君器扔了1个地雷

    跑步带只猫扔了1个地雷

    嗷呜扔了1个地雷

    菲菲扔了1个地雷

    容成雪扔了1个地雷

    容成雪扔了1个地雷

    淡水鱼扔了1个地雷

    蓝晨枫飞扔了1个地雷

    .扔了1个地雷

    本大小姐扔了1个火箭炮

    中二不是病扔了1个地雷

    中二不是病扔了1个地雷

    咩咩麻麻扔了1个地雷

    林三七扔了1个地雷

    路过的小小叙扔了1个地雷

    萌哒哒的五毒扔了1个地雷

    大雨雨扔了1个地雷

    超级大蘑菇菇扔了1个地雷

    18221020扔了1个地雷

    佳佳餐厅钻石vip客户扔了1个地雷

    玖九兮扔了1个地雷

    玖九兮扔了1个地雷

    24255701扔了1个地雷

    骨町扔了1个地雷

    女人犯懒扔了1个地雷

    女人犯懒扔了1个地雷

    女人犯懒扔了1个地雷

    16943818扔了1个地雷

    大漠孤烟扔了1个地雷

    止水扔了1个地雷

    三流人物扔了1个地雷

    狮儿佳已经放弃治疗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