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园长专属红包
    大年三十晚上太刺激了, 一直忙到半夜, 段佳泽入睡时已经四点了, 第二天睡到中午,就挣扎了起来,出去拜年。网

    开门做生意不比以前当学生的时候了,顶多和老师同学来往一下, 现在呢,段佳泽还要去市区拜访各路人马。

    段佳泽先去了孙爱平家,进门拜了年, 刘莉安便拉着他抱怨。

    因为那头老虎的事, 大家昨晚没休息好也就罢了, 今天孙爱平还去加班了,得调查野生孟加拉虎是怎么莫名其妙到东海市来的啊。最近孙爱平在琢磨升官的事, 可不得积极表现。

    段佳泽在心底汗了一下, 这件事恐怕怎么查也查不到痕迹了,花虫那家伙就是一路自己找着胡大为来的, 只不过它不认得人类城市的路,这才跑到龙门广场去了。

    刘莉安又心疼,说段佳泽肯定也没休息好,给他发了个大红包。

    白海波恰好也在, 段佳泽一看, 可以啊,都上家来了,于是对白海波意味深长地说:“有些话, 该说还是应该说了。”

    白海波紧张地看着段佳泽,知道这是在催他和孙颖坦白。

    孙颖不明就里,还以为在调侃他们,红着脸塞给段佳泽一个红包。

    段佳泽收了两个红包,还去了一趟宝塔山拜访周心棠,他觉得老头挺不容易的。

    周心棠发现段佳泽亲自来拜年,受宠若惊,他这里过年的时候香客尤其多,饶是如此,也要抽空接待段佳泽。

    孙爱平那位上司包海峦今日也来上香,带着全家人一起,他本来是在法物流通处买香,却瞥见段佳泽从后面出来。

    包海峦刚想打招呼,就见周心棠也亲自送了出门,段佳泽又拦住周心棠,说些什么,似乎是让他不要再送。

    这可把包海峦给惊到了,周心棠是什么身份,东海市的大老板也不能让他主动迎客,何况是送到门口来,若不是段佳泽拦着,怕是想送到山门外。

    包海峦心中波澜顿起,一时惊奇一时觉得释然。这邵无星能量虽然不小,但到底没有进管委会,还是二代弟子,联票的事情,他要拍板还是比较难吧。

    与其说邵无星因为欠了人情,拼尽全力促成联票的事情,倒不如段佳泽其实是和周道长有往来说得通。

    加上前段时间,寄养白象也是无量寺的方丈主持的,也是同一辈,那说不定段佳泽家里是有这方面的背景。

    包海峦越想越觉得对,过完年他就要调任了,现在接任者有两个热门人选,一个是孙爱平,另一个也有些关系,孙爱平是包海峦推出来的,但是他也有点不敢全力支持孙爱平了,怕不成反和对方结了怨。但是现在,他改变了想法,还是要挺孙爱平啊。

    段佳泽不知道包海峦看到了自己,包海峦也没过来打招呼,他下山后又跑了几家,都是办各种手续时认识的人。

    对方也知道灵囿有背景,一见段园长居然还这么客气上门拜年,当然是愈发和气,如此一直搞到夜幕降临时才回去。

    ……

    这一回去,小青就兴高采烈地过来,“园长,你终于回来了,我给你准备了红包。”

    昨晚说到红包,大家都一致赞同各自回给段佳泽红包,但是不拘包些什么玩意,不一定是货币,灵活应变。

    小青苦思冥想许久,在段佳泽回来前,终于想到了包什么,这会儿十分兴奋地要给段佳泽。

    段佳泽也很开心,伸出双手:“哎呀搞得这么客气……”

    小青:“……”

    小青拿出一个非常大的红布包,他的礼物比较大,所以还很无厘头地自制了一个超级大红包。

    段佳泽拆开后一看,笑容有点凝固了,把东西捞出来一看,迟疑地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一条……围裙?”

    红布包里赫然是一条格纹的灰青色围裙,好看倒是好看,就是让段佳泽很费解,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送围裙。

    小青:“是啊,园长你老是下厨,这个围裙是我一百年前蜕下来的皮做的,水火不侵,以后你做菜就不用怕衣服有损伤了。方才大家都夸我的礼物准备得好呢。”

    段佳泽:“……”

    这贴心得段佳泽险些一口血喷出来,他还以为自己会收到什么灵药、法器之类的,岂不是和修仙小说一样爽歪歪。现在发现自己想太多了,各位大仙还真是从实际考虑。

    当然,作为一百块红包的回礼,这已经很好了,还是小青的一番心血,转过弯来,段佳泽就恢复了心情。

    段佳泽穿上试了试,还挺合身,严丝合缝的,“谢谢小青,我很喜欢……”

    小青:“喜欢就好,园长今晚可以穿这个炒夜宵给我吃吗?”

    段佳泽:“……”

    “小青,今天是大年初一,怎么又使唤园长。”这时白素贞过来了,不赞同地看了小青一眼,将手中的一把油纸伞递给了段佳泽,她没有拿什么红包包着。

    段佳泽开玩笑道:“白姐这不会是把定情信物包给我了吧?”

    白素贞当年和许仙就是雨中纸伞结缘的,现在看她拿了把油纸伞,段佳泽顺口调侃了一下。

    白素贞嗔道:“想得美。东海雨水多,做来给你避雨的。”

    白素贞将那纸伞撑开,段佳泽登时惊呼了一声。

    这伞柄和伞骨是紫竹劈开制成,伞面不知是何材质,像布像纸,上面用水墨绘着灵囿的远景,还有五个清秀却不失大气的毛笔字:“灵道行于囿。”

    上古时候,周文王建园林,豢养珍禽异兽,说是皇家御苑,其实与民同乐,所以百姓十分喜爱,这才有了“灵道行于囿也”的说法。

    人们将周文王的园林称为灵囿,池沼称为灵沼,高台称为灵台。

    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就是如此,可惜后代很多皇家贵族兴建私人园林、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时,很少有周文王这样的行为,偶尔开放几天,也算得上仁慈了。

    一直到现代,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才再次成为了“众乐”的场所。

    所以说白素贞选择写这句嵌了灵囿二字的话,那是有寓意的。引申出来,就是希望现在的灵囿如同那时一样美好,给人带来快乐,也受到人们的喜爱,这才是“灵”囿。

    段佳泽在给灵囿起名时也了解过背景,因此很快领悟到了白素贞的想法,“谢谢白姐,这把伞真好,伞好,画好,字更好。”

    “对了,”段佳泽合理猜测,“既然是白姐做的,这伞是不是特别牛逼,比如一次可以三十个人一起躲雨。”

    白素贞:“……你想太多了,只是在伞下范围内水汽不沾,保你从发丝到衣角都不湿而已。”

    段佳泽略有失望,但是这也很不错啊,有时候即使打了伞,雨也会飘到身上,打湿一些地方,这把伞倒是方便了,和雨衣似的,长得还好看,就是搁现在的男人打好像有一点点娘。

    段佳泽看来看去,着实喜欢,决定不要浪费,回头让负责商品周边的彭程二人把伞复刻一下当周边卖。不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么,变商品就不止他一个人打,至少不会显得很突兀了……

    除了青白姐弟之外,熊思谦送了一罐自己珍藏的蜂蜜,灵感送了他改造过的抽油烟机(……)。

    精卫送了块据说当年在西山捡的石头——精卫自西山衔草石填东海,她喜欢得都没舍得拿去填海,现在送给段佳泽。

    段佳泽看了一下,感觉就是快普通的石头,又大又沉,小青都在旁边嘀咕是不是精卫今天在外头随便捡的。

    精卫还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但段佳泽还是把石头放在了办公室的博物架上。

    其实吧,不管这石头是西山的,还是什么山的,究竟是不是精卫喜欢过的,它都属于精卫衔过的石头,很有意义啊。虽然外人理解不了,但是段佳泽可以自己美会儿。

    朱烽送了个财神像,让段佳泽也摆在办公室,把原来那只招财猫换掉,那个是以前置办的了。

    朱烽:“我和财神关系很好,他肯定会卖我面子的,你拜这个比拜那蛮夷猫靠谱得多,它能听懂你说话吗?”

    段佳泽:“……那敢情好。”

    有苏送了瓶x师傅矿泉水给段佳泽,段佳泽端详了半天,问她是不是怕自己口渴,帮忙递水,还作势要打开喝了。

    有苏意味深长地说道:“这是我亲自炼制的药水,加了你的头发,喝了这瓶水的人,哪怕是一点,也深深地爱上你。”

    段佳泽打了个寒战,也不知道有苏什么时候拔了他的头发,他刚才差点就成了世界上最自恋的人,连忙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这可不敢放在办公室了,回头搁房间里去。

    这时,陆压不屑道:“人间界江湖骗子的把戏,九尾狐,你也太糊弄了点吧,就送这玩意儿?”

    这个乍听上去是很像江湖骗子的手段,但是想想这是妲己做的,一下子可信度就高了起来啊。段佳泽并不觉得哪里糊弄了。

    陆压看段佳泽那小心翼翼收好水的样子,又攻击道:“而且才炼了一天,肯定什么效果也没有,你又不会立刻用,以后你拿来用了,她还可以说过期了。”

    有苏急了,“道君你怎么能质疑我的人品呢?”

    段佳泽:“……”

    确实不用质疑,那个好像已经用一个朝代的覆灭证明过了吧?

    陆压抢过矿泉水瓶,闻了一下,讥笑道:“你这就是在游客服务中心拿的吧……”

    有苏忽然斜刺里伸手拍了一下瓶底,里面的水就震了一点出来,沾湿了陆压的嘴唇。

    陆压愣了一下,仿佛没想到有苏竟敢这么做,随即怒斥道:“大胆!”

    有苏躲到段佳泽身后,狡黠一笑,“道君好像尝到了。”

    这一瞬间,段佳泽仿佛看到有苏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对于趁机整到陆压充满得意,脸上更浮现出了一丝含着恶意的笑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