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神农五谷
    良久的沉默后, 白素贞说道:“园长, 我可以承认你是最棒的,但是,这个名字实在是太……”

    小青:“土了。换个名字吧。”

    段佳泽:“……”

    难道他很愿意吗?!

    眼看陆压和有苏就要打起来了, 他才自己顶上来, 这些人不夸他机智也就罢了, 居然还说他土。

    有苏遗憾地道:“园长, 您还是再斟酌一下吧。”

    陆压:“佳佳?”

    他嗤笑了一声。

    是可忍孰不可忍?陆压这自恋鬼也好意思嘲笑他?园长也是有脾气的!

    段佳泽一拍桌子,“我不管,我不换我不换,就叫佳佳了!”

    本来还有些羞愧和犹豫的段佳泽此时也怒了,以园长的权威拍案决定, 不得更改。

    其他人都一言难尽地看着段佳泽, 仿佛在看一个刚愎自用的昏君。

    有苏悠悠道:“不知道为什么, 这场景有点眼熟。”

    段佳泽:“…………”

    ……

    段佳泽弱弱地道:“不准再说名字的事了,本园长已经决定了, 现在来安排一下, 咱们就剩下一间房, 在新宿舍楼盖好之前, 可能有位同志要睡在展馆中了。”

    段佳泽说完, 就看到大家都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也许像朱烽、精卫这样的,可以晚上出去晃荡,根本不需要房间,但那和不分给他们房间可是两回事。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 谁去住展馆呢?

    段佳泽:“呃……那哪两位一起睡?”

    他说着,就看向了白素贞和小青。

    小青:“园长,别看我啊,人家现在是男孩子,不能和姐姐一起睡。”

    段佳泽:“……”

    段佳泽又看着有苏。

    有苏捧着可爱的脸蛋说道:“园长,现在的房间就够小啦。”

    她一副“我都已经很懂事没有让你盖鹿台,你好意思让我和别人挤”的样子。

    段佳泽:“……”

    看来看去,这些人都很不好说话,尤其是陆压,他问都不敢问,只能欺负小熊了,段佳泽搭着熊思谦,“小熊,这段时间我跟你挤一挤。”

    熊思谦想拒绝,但是段佳泽是陆压罩着的,所以他也不敢拒绝,好歹没有把他赶去睡展馆,还是园长和他一起挤,于是委委屈屈地点头。

    供着一堆大神,真是不容易啊。

    段佳泽收拾了一些日常用品,拿到熊思谦房间里,将自己的房间让了出来。

    段佳泽洗漱完,就躺到了床上玩手机,过了一会儿,熊思谦也上来了,当时段佳泽就觉得整张床一沉。

    熊思谦房里的床虽然是双人床,但是熊思谦一个人就能顶两个,他一睡上来,段佳泽顿时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而且随时随地都能摔下去。

    要不是小青有性别变来变去的前科,段佳泽不想以后尴尬,就去挤小青了……

    这会儿段佳泽心中有着淡淡的后悔,“你能不能再变张床出来?”

    “当然可以。”熊思谦的法术还是修习得很不错的,伸手一指,一张单人床就在一旁的空地凭空长了出来,跟蘑菇似的。

    段佳泽松了口气,过去躺了下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背转身自埋怨我自己做差……”

    段佳泽冷不丁被熊思谦唱《捉放曹》的声音惊醒,感觉精神都要衰竭了,看到他正戴着耳机,跟着视频里的老生唱戏,深深投入其中。

    段佳泽:“……”

    他一看手机,这个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不过对于熊思谦来说没什么意义,他就是几天不睡也没关系。

    段佳泽思来想去,抱起被子坐起来了。熊思谦也就这点爱好,白天又唱不了,算了,还是他自己去睡展馆好了,反正早就羡慕动物住得比较好了,他才不像这些人有奇怪的心态呢。

    段佳泽抱着自己的被子出门,熊思谦还沉浸在戏曲世界中,也没管他。

    冷冷的月光洒在整个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为这一片黑暗带来些许微光。

    段佳泽正要打开手机手电筒,便见一头的陆压房间门忽然自己打开了,透出一室光亮,然后是陆压比月光还要清冷的声音:“进来。”

    段佳泽犹豫了一下,觉得困意渐浓,看看黑暗中的展馆,还是抱着被子走到陆压房间去了。

    陆压正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电视,段佳泽进来,他眼睛都不抬一下,仿佛没这个人。

    但是段佳泽可以看到,陆压本来只有一张床的房间里,又多出来一张床,他讪讪笑道:“谢谢道君。”

    陆压不哼不哈,仍是那般有点阴阳怪气的。

    不过段佳泽看他没以前很多时候那么讨打了,道君嘴巴虽然坏点,但是心地还挺善良的(熊思谦听了想打人)。

    段佳泽抱着被子爬到陆压旁边那张床上,因为房间都不大,所以两张床之间也就隔了不到两米的距离而已。陆压的电视声不大,段佳泽躺在床上,困困地对陆压说了声“谢谢道君”就睡着了。

    ……

    ……

    什么叫死要面子活受罪?段佳泽已经深刻体验到这一点了。

    黄芪:“……什、什么?”

    他怪异地看着段佳泽。

    段佳泽的头几乎埋到了胸口,“就、就是,准备开个叫‘佳佳’的餐厅……”

    黄芪凝重地道:“是……段佳泽的佳吗?”

    段佳泽:“………………是。”

    平心而论,佳佳餐厅这四个字也没有那么糟糕,只是俗气了一点,但是朗朗上口,便于记忆。而且他们最大的招牌是灵囿,餐厅只是附加。他们靠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吸引人来餐厅消费,又不用餐厅吸引人来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

    黄芪作为人间界土著,也不如陆压他们那么挑剔,反而觉得这个名字很接地气。

    但是,当知道名字来自他们园长的名字之后,就有些一言难尽了。

    说实话,园长不像那种人啊……

    段佳泽的脸已经红了,用手挡着眼睛,“别看我了!都怪陆压!”

    黄芪有些怜悯地看着段佳泽,这就说得通了,这是陆压拿自己平时叫园长的称呼起的名字,园长还真用了……

    黄芪忽然有点不寒而栗,想到以前的细节,突然觉得小苏的想法说不定有点道理。

    段佳泽也没察觉黄芪在想什么,赶紧转移了话题:“海洋馆那边,下个月能完工,你去联系引进一下淡水观赏鱼,还有招聘专业兽医的事情,猎头公司发了几个简历过来,你帮我面试一下吧。”

    黄芪点头道:“园长放心。”

    段佳泽心道,还是要多招几个像黄芪这样能独当一面的员工,但是这又岂是轻而易举就能招到的,黄芪都是意外自己撞上来的。

    等灵囿再扩大一些,可能才能吸引到这样的人才。段佳泽都觉得,还不如培养柳斌他们几个。

    ……

    段佳泽一面去办手续,一面让柳斌联系了施工队,同步进行,因为他比较有信心手续办起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本来有临水观和孙爱平的帮衬,段佳泽和有关部门打交道就挺顺利的,上次跨宗教交流论坛开完后,就更是顺风顺水了,从上到下,没哪个部门会为难他。他跑了好几趟城里,陆续办完了增加建筑面积、餐厅所需等手续。

    除此之外,还要去同心村等几个村子租地,这个也很简单,这种土地流转其实很受欢迎,村里的农民一人就那么点地,很多人还更愿意去城里打工,集中给一家统一种植其实对大家都好。

    段佳泽还顺便谈了一下蔬果肉类供应的事情,他的餐厅开起来后,还需要其他食物。之前段佳泽就一直从这里的人家买蔬果,觉得质量很不错,离得近也新鲜,所以立刻想到了他们。

    最后,段佳泽和村里谈好了承包了附近一片荒山,地不肥没有关系,杨枝甘露灌溉一下,立马就成沃土了。

    他先找了个下班后的时间让熊思谦过来,试种了几亩五谷,用浓度比较高的杨枝甘露种的,一会儿就长出来了,立马就收割。

    这些五谷,段佳泽打算拿回去试吃,也是用来招厨师时用的。

    小麦草长的时候,段佳泽就割了好几茬,一会儿就长出来,装了一筐一起带回去。

    回去的时候柳斌谈好的施工队也来了,正在一脸怀疑地和朱烽交涉。

    柳斌也有点尴尬,他不是专业的,听不懂这些人对话,是园长吩咐他,这些施工队都听这位朱先生的怎么盖房子,以后朱先生每天下班后会过来监工。

    但是施工队对于朱先生的话好像有些疑问,说他神神叨叨的。

    看到段佳泽回来,柳斌也松了口气,问段佳泽的意见。

    “听朱先生的,你告诉他们,有什么后果我们都自己承担,他们尽管照着做就行了。”段佳泽非常淡定地说,造房子一事,要是连室宿都不信任,还有谁可信,

    “哦哦。”柳斌看段佳泽背了一筐麦草,那位熊大哥还抱着米袋,好奇地说,“园长,这是干什么?”

    “给新餐厅试菜,明天做给你们吃。”段佳泽说道,“行了,这边交给朱先生就可以了,你快下班吧,这几天辛苦你了。”

    ……

    第二天上午,段佳泽看临近下班,就到厨房把麦草和几袋五谷都拿了出来,准备试吃一下。

    和尚们来了后,人手变多,吃饭的人也变多了,原本煮饭的徐成功换成了两个和尚,他们都用一个大铁锅煮菜,否则几十口人没法吃。

    两个和尚俗家姓名是刘曦和严震,严震就是那个在新x方上过学的小和尚,他们知道段佳泽也时常出现在厨房,给他那位好友开小灶。但是,以往大多都是做肉菜,没见过做五谷杂粮啊。

    “这粮食可真香啊!”刘曦在农村长大,小时候在田里满地跑,一闻就觉得很不错,再一看,更是颗颗饱满,大米甚至有种晶莹润泽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严震倒是没太多的感觉,不就是谷物的味道吗?他倒是觉得小麦草看上去不错。

    段佳泽笑而不语,心中也有些期待,用杯子把五谷按比例舀出来混在一起浸泡几分钟,白润晶莹的大米,橙黄色的粟米、金黄色的小米,浅褐色的麦子和饱满的大豆混杂在一起,这个颜色搭配一看就让人觉得心里舒服,里头没有一颗坏的、扁的,就好像特意挑出来的一般。

    所谓五谷,古代称“稻、黍、稷、麦、菽”,就是对应这五种食物了,由神农氏从各种杂草中选出来,教给人族种族,从此成为人族的主食,已经有几千年时间。

    现代人类最常食用大米、麦子和豆子,培养出了各种品种,像大米,有粳米,有籼米,有的口感软韧,有的松散没粘性,形状和颜色也各异。

    而神农氏栽种的这些,段佳泽也不知道该是什么品种,又会是什么味道,他在心底暗暗称呼它们神农米、神农豆等。

    淘洗之后,放进电饭煲里,多加些水,熬粥。

    趁粥正在熬,段佳泽又把小麦草洗了洗,这小麦草虽然搁置了一晚,但是仍然水灵灵的,好像刚刚从地里割下来一样。

    小麦草切碎了后,放进榨汁机里,加些白开水,段佳泽犹豫了一下,又切了一片柠檬放进去,开始榨汁。小麦草和柠檬一起被绞碎,成了非常诱人的绿色。

    可惜了没有豆浆机,段佳泽本来想打豆浆的,那个更好喝。

    小麦打出汁后,段佳泽就把渣滓过滤一下后找了个玻璃瓶装起来,倒了一杯出来,喝了一口。

    鲜嫩的青草味道弥漫在口中,非常甜但是又很清爽,还带着一丝柠檬的酸爽,细腻的汁液中还有细碎的纤维,但是一点也不嫌粗糙。

    其实麦草汁榨时不加水果很一般,段佳泽也只加了一片柠檬而已,但是它带有独特的清香味,又甜又细腻,不比段佳泽喝过的很多饮料差,甚至更有风味。

    ……

    灵囿的员工们坐在闲置展馆改造的餐厅内等待中饭,现在游客渐多,他们就得采用轮流吃饭的制度了。这会儿都在讨论园里盖新楼的事情,毕竟与他们息息相关。

    据说要盖办公楼、宿舍楼和餐厅,办公楼自然不必说,据黄芪口风,宿舍楼会提供给员工居住,只要交象征性的一点房租和水电费就可以了,餐厅也有员工餐。

    “园长那么大方,展馆全都弄得那么高大上,动物吃得也特别好,会不会找几个特别牛逼的大厨回来?到时候咱们就有口福了!”

    也有人幽幽地道:“谁拿得准那是什么形态的园长啊,你别光想着动物住得好,你倒是看看老办公楼。”

    “……”

    说的也是,园长的状态真是不稳定,一会儿大方一会儿小气的。

    柳斌说道:“昨天我下班晚,还看到园长带了一些原材料回来,据说是准备在餐厅销售的,今天要试做一下……”

    柳斌正说着,就看到段佳泽端着一个玻璃瓶进来了,“哎,来了。”

    段佳泽把玻璃瓶往桌上一放,说道:“麦草汁。”

    众人盯着这瓶麦草汁,有点诡异地寂静了,毕竟刚刚柳斌说的话让他们以为,段佳泽是带回了什么招牌特色菜品,没想到,只是麦草汁而已。

    不过片刻后,大家还是各自倒出来一点准备尝试,很多人都喝过麦草汁,这会儿毫无障碍地喝了下去,然后此起彼伏的感慨就响了起来。

    “……这是加了什么水果,好甜好清爽啊,口感好不一样。”

    “好香,真的好香!”

    “园长你用的什么榨汁机,我的真空榨汁机都榨不出这个口感。”

    “这是加了蜂蜜吗?又不像那个味道,我的天,很好喝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麦草汁流过的地方都好舒服tat本来今天胃有点不舒服的。”

    本来还有囧的员工/义工们一瞬间被征服了,因为他们人比较多,这一瓶每人也就分到一点而已,这会儿倒觉得不够了,问段佳泽还有没有。

    “还有一些原料,来个人帮我榨一下,顺便待会儿把我做的五谷粥端过来。”段佳泽说道。

    小苏非常积极地站起来,“我去,哇,园长都做好天然养生的食物,不错,很适合咱们这儿。”

    ……

    严震和刘曦大锅上焖着菜,自己则蹲在电饭煲旁边,口水哗哗流。

    “园长这粥闻起来怎么怪香的,之前你说香我没太大感觉,现在煮起来我就觉得,真的是太馋人了。”本来就临近中午了,严震只觉得自己咕咕叫。

    这是谷物的香气,但又比寻常的谷物更加诱人,勾起他们的食欲,没有加别的任何东西,单纯是它们本身的味道,可是又超越了其本身。一锅加了各种调料的菜就在旁边散发香味,他们却忍不住蹲在这里等粥。

    刘曦也咽了口口水,他自己也没想到这谷物煮出来更加香了,园长到底从哪进的粮啊?

    这还是一起煮成粥,要是把它们做成饭、面包、糕点、炒菜……那会是什么味道?刘曦忍不住抹了抹下巴上不存在的口水。

    段佳泽带着小苏进来,看了一下,“哎,再煮十分钟就得了,这边刚好把麦草都打了。”

    小苏也闻到了电饭煲里隐隐透出来的谷物独特香味,“我的天,饿死我了!”

    这粥让她想到了园里的竹笋,明明看上去就是普通竹笋,也是竹笋的味道,但就是把那种味道发挥到了她从未尝过的极致。

    两人把剩下的麦草都打成汁后,五谷粥也熬得差不多了。段佳泽把电饭煲打开,蒸腾的水雾中,一锅以玉白、淡黄色为主的粥呈现在眼前,颜色饱和,颗粒饱满,较为浓稠,看上去就像加了层滤镜一样。

    浓浓的香气尽数释放出来,段佳泽听到了四个人的肚子同时“咕咕”叫了一声。

    “我先吃两口垫垫……”段佳泽喃喃道,他实在是等不到把整锅粥都拿到食堂去了,四个在厨房里忙活的人先各自盛了一小碗,迫不及待地品尝起来。

    段佳泽吹凉了一点,舀了一勺入口。只觉口感粘糯,没有丝毫粗糙感,五种五谷混合在一起,却又各自分明。极为容易咀嚼,谷香在口中扩散开,浓而不腻,带着天然的甜味与清香,唤起最本能的饥饿。

    吞咽入口,滑过喉咙,仿佛都能感觉到它温热了胃部,满足着身体。

    段佳泽从未想过,什么都不加的谷物也能这么好吃,让人这么满足,这可不是远古那个没啥好吃的年代了。

    段佳泽:“我真的……对神农一无所知!”

    服了服了,在神农五谷面前,餐厅名土还算个什么事儿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也不记得之前写的是剩了一间房还是两间房了,要是两间房我就回头去改掉,我不管我就要让园长和道君同居。

    .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锦瑟华年扔了1个火箭炮

    锦瑟华年扔了1个浅水炸弹

    雪砚扔了1个地雷

    追文的小蚂蚁扔了1个地雷

    暮溪扔了1个地雷

    图层扔了1个手榴弹

    祀宇怜轩扔了1个地雷

    jjjjjjjjjjjjj扔了1个地雷

    十肆扔了1个地雷

    南天霁扔了1个火箭炮

    玘阿扔了1个地雷

    焦尧扔了1个地雷

    焦尧扔了1个地雷

    焦尧扔了1个地雷

    百里紫苏扔了1个地雷

    百里紫苏扔了1个地雷

    百里紫苏扔了1个地雷

    百里紫苏扔了1个地雷

    铭于秋木扔了1个地雷

    铭于秋木扔了1个地雷

    waterely扔了1个地雷

    waterely扔了1个地雷

    佳佳餐厅钻石vip客户扔了1个地雷

    umhmx2010扔了1个地雷

    云邪扔了1个地雷

    齐歌扔了1个地雷

    糖橙橙扔了1个地雷

    伪猫咪一只扔了1个地雷

    伪猫咪一只扔了1个地雷

    百里紫苏扔了1个地雷

    千岚扔了1个地雷

    12511707扔了1个地雷

    是花萝不是发萝扔了1个地雷

    抱起精灵幼崽就是一个扔了1个地雷

    恩恩扔了1个地雷

    懒猫只爱喝鱼汤扔了1个地雷

    彼岸君扔了1个地雷

    满天都是小绸星扔了1个地雷

    卧雪扔了1个地雷

    卧雪扔了1个地雷

    杀扔了1个地雷

    顾小璃扔了1个地雷

    demeter扔了1个地雷

    月难留扔了1个地雷

    棉兔的男朋友扔了1个地雷

    晴花繁月落扔了1个地雷

    几滴扔了1个地雷

    琉璃月亮扔了1个地雷

    喵咔扔了1个地雷

    女人犯懒扔了1个地雷

    女人犯懒扔了1个地雷

    女人犯懒扔了1个地雷

    璐璐远听扔了1个地雷

    克拉酱扔了1个地雷

    玘阿扔了1个地雷

    苒苒丶扔了1个地雷

    吃土少女扔了1个地雷

    moon0344扔了1个地雷

    华歌扔了1个地雷

    华歌扔了1个地雷

    华歌扔了1个地雷

    ten扔了1个地雷

    匿名扔了1个地雷

    小简扔了1个地雷

    落下便是一日扔了1个地雷

    23291538扔了1个地雷

    20639604扔了1个地雷

    我也叫新月扔了1个地雷

    dr.扔了1个地雷

    二白扔了1个地雷

    帅熊在此扔了1个地雷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