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神农五谷
    良久的沉默后, 白素贞说道:“园长, 我可以承认你是最棒的,但是,这个名字实在是太……”

    小青:“土了。换个名字吧。”

    段佳泽:“……”

    难道他很愿意吗?!

    眼看陆压和有苏就要打起来了, 他才自己顶上来, 这些人不夸他机智也就罢了, 居然还说他土。

    有苏遗憾地道:“园长, 您还是再斟酌一下吧。”

    陆压:“佳佳?”

    他嗤笑了一声。

    是可忍孰不可忍?陆压这自恋鬼也好意思嘲笑他?园长也是有脾气的!

    段佳泽一拍桌子,“我不管,我不换我不换,就叫佳佳了!”

    本来还有些羞愧和犹豫的段佳泽此时也怒了,以园长的权威拍案决定, 不得更改。

    其他人都一言难尽地看着段佳泽, 仿佛在看一个刚愎自用的昏君。

    有苏悠悠道:“不知道为什么, 这场景有点眼熟。”

    段佳泽:“…………”

    ……

    段佳泽弱弱地道:“不准再说名字的事了,本园长已经决定了, 现在来安排一下, 咱们就剩下一间房, 在新宿舍楼盖好之前, 可能有位同志要睡在展馆中了。”

    段佳泽说完, 就看到大家都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也许像朱烽、精卫这样的,可以晚上出去晃荡,根本不需要房间,但那和不分给他们房间可是两回事。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 谁去住展馆呢?

    段佳泽:“呃……那哪两位一起睡?”

    他说着,就看向了白素贞和小青。

    小青:“园长,别看我啊,人家现在是男孩子,不能和姐姐一起睡。”

    段佳泽:“……”

    段佳泽又看着有苏。

    有苏捧着可爱的脸蛋说道:“园长,现在的房间就够小啦。”

    她一副“我都已经很懂事没有让你盖鹿台,你好意思让我和别人挤”的样子。

    段佳泽:“……”

    看来看去,这些人都很不好说话,尤其是陆压,他问都不敢问,只能欺负小熊了,段佳泽搭着熊思谦,“小熊,这段时间我跟你挤一挤。”

    熊思谦想拒绝,但是段佳泽是陆压罩着的,所以他也不敢拒绝,好歹没有把他赶去睡展馆,还是园长和他一起挤,于是委委屈屈地点头。

    供着一堆大神,真是不容易啊。

    段佳泽收拾了一些日常用品,拿到熊思谦房间里,将自己的房间让了出来。

    段佳泽洗漱完,就躺到了床上玩手机,过了一会儿,熊思谦也上来了,当时段佳泽就觉得整张床一沉。

    熊思谦房里的床虽然是双人床,但是熊思谦一个人就能顶两个,他一睡上来,段佳泽顿时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而且随时随地都能摔下去。

    要不是小青有性别变来变去的前科,段佳泽不想以后尴尬,就去挤小青了……

    这会儿段佳泽心中有着淡淡的后悔,“你能不能再变张床出来?”

    “当然可以。”熊思谦的法术还是修习得很不错的,伸手一指,一张单人床就在一旁的空地凭空长了出来,跟蘑菇似的。

    段佳泽松了口气,过去躺了下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背转身自埋怨我自己做差……”

    段佳泽冷不丁被熊思谦唱《捉放曹》的声音惊醒,感觉精神都要衰竭了,看到他正戴着耳机,跟着视频里的老生唱戏,深深投入其中。

    段佳泽:“……”

    他一看手机,这个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不过对于熊思谦来说没什么意义,他就是几天不睡也没关系。

    段佳泽思来想去,抱起被子坐起来了。熊思谦也就这点爱好,白天又唱不了,算了,还是他自己去睡展馆好了,反正早就羡慕动物住得比较好了,他才不像这些人有奇怪的心态呢。

    段佳泽抱着自己的被子出门,熊思谦还沉浸在戏曲世界中,也没管他。

    冷冷的月光洒在整个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为这一片黑暗带来些许微光。

    段佳泽正要打开手机手电筒,便见一头的陆压房间门忽然自己打开了,透出一室光亮,然后是陆压比月光还要清冷的声音:“进来。”

    段佳泽犹豫了一下,觉得困意渐浓,看看黑暗中的展馆,还是抱着被子走到陆压房间去了。

    陆压正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电视,段佳泽进来,他眼睛都不抬一下,仿佛没这个人。

    但是段佳泽可以看到,陆压本来只有一张床的房间里,又多出来一张床,他讪讪笑道:“谢谢道君。”

    陆压不哼不哈,仍是那般有点阴阳怪气的。

    不过段佳泽看他没以前很多时候那么讨打了,道君嘴巴虽然坏点,但是心地还挺善良的(熊思谦听了想打人)。

    段佳泽抱着被子爬到陆压旁边那张床上,因为房间都不大,所以两张床之间也就隔了不到两米的距离而已。陆压的电视声不大,段佳泽躺在床上,困困地对陆压说了声“谢谢道君”就睡着了。

    ……

    ……

    什么叫死要面子活受罪?段佳泽已经深刻体验到这一点了。

    黄芪:“……什、什么?”

    他怪异地看着段佳泽。

    段佳泽的头几乎埋到了胸口,“就、就是,准备开个叫‘佳佳’的餐厅……”

    黄芪凝重地道:“是……段佳泽的佳吗?”

    段佳泽:“………………是。”

    平心而论,佳佳餐厅这四个字也没有那么糟糕,只是俗气了一点,但是朗朗上口,便于记忆。而且他们最大的招牌是灵囿,餐厅只是附加。他们靠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吸引人来餐厅消费,又不用餐厅吸引人来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

    黄芪作为人间界土著,也不如陆压他们那么挑剔,反而觉得这个名字很接地气。

    但是,当知道名字来自他们园长的名字之后,就有些一言难尽了。

    说实话,园长不像那种人啊……

    段佳泽的脸已经红了,用手挡着眼睛,“别看我了!都怪陆压!”

    黄芪有些怜悯地看着段佳泽,这就说得通了,这是陆压拿自己平时叫园长的称呼起的名字,园长还真用了……

    黄芪忽然有点不寒而栗,想到以前的细节,突然觉得小苏的想法说不定有点道理。

    段佳泽也没察觉黄芪在想什么,赶紧转移了话题:“海洋馆那边,下个月能完工,你去联系引进一下淡水观赏鱼,还有招聘专业兽医的事情,猎头公司发了几个简历过来,你帮我面试一下吧。”

    黄芪点头道:“园长放心。”

    段佳泽心道,还是要多招几个像黄芪这样能独当一面的员工,但是这又岂是轻而易举就能招到的,黄芪都是意外自己撞上来的。

    等灵囿再扩大一些,可能才能吸引到这样的人才。段佳泽都觉得,还不如培养柳斌他们几个。

    ……

    段佳泽一面去办手续,一面让柳斌联系了施工队,同步进行,因为他比较有信心手续办起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本来有临水观和孙爱平的帮衬,段佳泽和有关部门打交道就挺顺利的,上次跨宗教交流论坛开完后,就更是顺风顺水了,从上到下,没哪个部门会为难他。他跑了好几趟城里,陆续办完了增加建筑面积、餐厅所需等手续。

    除此之外,还要去同心村等几个村子租地,这个也很简单,这种土地流转其实很受欢迎,村里的农民一人就那么点地,很多人还更愿意去城里打工,集中给一家统一种植其实对大家都好。

    段佳泽还顺便谈了一下蔬果肉类供应的事情,他的餐厅开起来后,还需要其他食物。之前段佳泽就一直从这里的人家买蔬果,觉得质量很不错,离得近也新鲜,所以立刻想到了他们。

    最后,段佳泽和村里谈好了承包了附近一片荒山,地不肥没有关系,杨枝甘露灌溉一下,立马就成沃土了。

    他先找了个下班后的时间让熊思谦过来,试种了几亩五谷,用浓度比较高的杨枝甘露种的,一会儿就长出来了,立马就收割。

    这些五谷,段佳泽打算拿回去试吃,也是用来招厨师时用的。

    小麦草长的时候,段佳泽就割了好几茬,一会儿就长出来,装了一筐一起带回去。

    回去的时候柳斌谈好的施工队也来了,正在一脸怀疑地和朱烽交涉。

    柳斌也有点尴尬,他不是专业的,听不懂这些人对话,是园长吩咐他,这些施工队都听这位朱先生的怎么盖房子,以后朱先生每天下班后会过来监工。

    但是施工队对于朱先生的话好像有些疑问,说他神神叨叨的。

    看到段佳泽回来,柳斌也松了口气,问段佳泽的意见。

    “听朱先生的,你告诉他们,有什么后果我们都自己承担,他们尽管照着做就行了。”段佳泽非常淡定地说,造房子一事,要是连室宿都不信任,还有谁可信,

    “哦哦。”柳斌看段佳泽背了一筐麦草,那位熊大哥还抱着米袋,好奇地说,“园长,这是干什么?”

    “给新餐厅试菜,明天做给你们吃。”段佳泽说道,“行了,这边交给朱先生就可以了,你快下班吧,这几天辛苦你了。”

    ……

    第二天上午,段佳泽看临近下班,就到厨房把麦草和几袋五谷都拿了出来,准备试吃一下。

    和尚们来了后,人手变多,吃饭的人也变多了,原本煮饭的徐成功换成了两个和尚,他们都用一个大铁锅煮菜,否则几十口人没法吃。

    两个和尚俗家姓名是刘曦和严震,严震就是那个在新x方上过学的小和尚,他们知道段佳泽也时常出现在厨房,给他那位好友开小灶。但是,以往大多都是做肉菜,没见过做五谷杂粮啊。

    “这粮食可真香啊!”刘曦在农村长大,小时候在田里满地跑,一闻就觉得很不错,再一看,更是颗颗饱满,大米甚至有种晶莹润泽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严震倒是没太多的感觉,不就是谷物的味道吗?他倒是觉得小麦草看上去不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