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观音的马仔(上)
    陆压在网上的热度还持续了好几天, 段佳泽甚至看到有人把当初白诃直播的录屏给翻出来了。

    那视频里, 段佳泽肩上架着陆压, 还把它捧下来掰开给大家看, 又开玩笑说超凶,又说这鸟萌萌哒,陆压则是全程没什么反抗(呆掉了), 最后飞走。

    当时直播间很多弹幕都在哈哈大笑,也有一部分人真觉得这鸟体型是大,爪子也尖利,但是由于被人类养着, 性格已经软萌了。

    这下子被翻出来后, 对照各种弹幕可就有意思了。

    还有很早以前的视频细节也被截了出来, 就是同心小学的学生们和鸟伴游挥手作别,鸟类一起回巢,就是陆压带的头,很能体现他的地位。

    “……我现在觉得园长才超凶了。”

    “神他妈萌萌哒!园长你看着被啄出番茄酱的歹徒再说一遍你的鸟萌萌哒啊!”

    “园长真汉子, 我看这鸟都有阴影, 他出手就跟薅他家老母鸡似的, 一把掰开人翅膀……”

    “老母鸡什么鬼233333这本来就是人家园长家的啦!”

    “毕竟是园长救回来的,这是真爱啊。”

    “这鸟真的厉害了, 带头大哥, 难怪能住单间。”

    “园长这等于有个随身保镖了,很好。”

    “真是人不可貌相,这园长年纪轻轻, 长得也白白净净的,居然玩儿这么凶残的鸟。”

    “请问怎么才能嫁给园长?感觉已经爱上了。”

    ……

    陆压之凶残已声名远播,段佳泽不得不切实考虑给他换个办公室。

    现有的展馆没有合适的了,段佳泽决定在新建的展馆中选一个当他的专属办公室,不过那边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完工,而这段时间群众的呼声已经很高了。

    段佳泽暂时把陆压放到爬行动物展馆,那里住的是白素贞、小青和金子,也属于比较阴森吓人类型的。

    就是这样金子压力更大了,本来和白素贞、小青一起住就够它受的了……

    陆压的笼舍外标签一般是空白的,现在虽然还是没有品种名,但是已经多了一行简介:此为猛禽,请勿调戏。

    陆压还在喋喋不休:“我的新办公室要大,柱子贴上金箔……”

    金箔??不如给你建个乾清宫好吗?

    段佳泽对陆压拜了一拜,“哥,小本生意,你这是逼我去卖血吗?”

    陆压不开心地看了他一眼,“你快点赚钱。”

    “我也想啊……”段佳泽长叹一声,把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名录又翻出来研究了。他不能只是随便引进几十只,钱花了还得值,有人愿意参观,才能形成良性循环,这就需要精打细算一下了。

    陆压作为超级猛禽,被放到其他展馆,并且传说以后还会有独栋展馆后,大家对它更加好奇了。

    陆压的品种始终没人说得出个一二三,倒是段佳泽怎么驯鸟的被猜测无数,人人说得头头是道。

    来灵囿参观的游客还强烈要求,园长能不能表演一下驯鸟给看看。

    虽然现在很多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都做动物表演,但是段佳泽没打算开放这个项目。他们灵囿的动物智力远超其他同类,压根不用牵出来表演,都有好戏看了。

    段佳泽看这些游客又怕陆压,又想看表演,自相矛盾,就婉言拒绝了。

    黄芪在旁对段佳泽说:“您可以拒绝进行动物表演,但是这只鸟——对了它叫什么名字来着?——和北极狐一样是一个点,建议私下多拍摄一些你们两个的小视频放到官博、官微。”

    “拍小视频倒也可以,”段佳泽看了一眼陆压,说道,“它叫……”

    陆压冷冷看着段佳泽。

    段佳泽:“……”

    被陆压这么一看,段佳泽有点心虚,不敢胡说八道了。

    而黄芪还在用询问的眼神诚恳地看着段佳泽:“嗯?叫什么?”

    段佳泽:“叫陆压……”

    黄芪“咦”了一声,“这不是陆哥的名字吗?”

    段佳泽干笑一声,“是啊,你不觉得他们俩很像吗?”

    黄芪古怪地看了段佳泽一眼,不知道这算什么恶趣味,不过,还真是有那么点儿意思,他不禁点起头来,“好吧,陆压鸟。”

    ……

    中午,吃饭时间。

    黄芪看到饭菜有了点灵感,对段佳泽说道:“园长,不如回头你拍个你亲手喂陆压吃东西的小视频吧。”

    段佳泽:“好的。”

    两人一说完,就发现其他人全都诡异地看着他们。

    黄芪:“……”

    段佳泽:“……”

    尤其是小苏,啃着筷子已经陷入了迷幻的状态。

    柳斌情不自禁道:“园长,陆哥已经过分到这份上了吗?把所有亲戚带来你单位吃住,让你穿他旧衣服,饭菜要你亲自做,现在连吃饭也要你来喂?”

    段佳泽:“噗!!”

    “咳咳咳!咳!”段佳泽一边擦桌边沾上的喷出来的饭粒,一边咳嗽着说,“你在胡说什么!”

    柳斌环视一周,弱弱地道:“我说错了吗?”

    ——从其他人的眼神看,他们也赞同柳斌说的话。

    黄芪其实也赞同柳斌说的陆压把亲戚都带来蹭吃蹭住之类,但是他之前说的那个陆压真不是这个陆压,“错啦,我们在说那只猛禽,园长给它起了个名字,也叫陆压。”

    柳斌这才尴尬地低头:“不好意思,搞错了。”

    小苏:“啊……起一样的名字啊……”

    段佳泽:“……”

    徐成功则拍了拍段佳泽,诚恳地道:“园长,虽然搞错了的,但是柳斌说的也对,有时候该拒绝你还是要拒绝的,不能因为关系好,就这样纵容,你看你有时候忙得脚不沾地,小陆还非要你做饭,确实有些不懂事了。你最好,还是和他谈一谈吧。”

    段佳泽:“…………”

    段佳泽尴尬地道:“谢谢大家的关心,我会考虑的,不过你们可千万不要在陆压面前说这话。”

    其他员工连忙摇头,他们哪敢当面说。陆哥看上去太高冷了,他们只是私底下很赞同,虽然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是园长也太溺爱陆哥了。关系好园长对陆哥好,陆哥也该体贴一下吧。

    这是人一个接一个来,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越来越忙暴露出来的问题,在别人眼中陆压居然已经成了这么个形象。看来,以后不能再说来的派遣动物是陆压亲戚了。

    ……

    一日后,官博、官微果然放出小视频,标题就是:投喂猛禽的一百种方式:

    录视频的人似乎坐在笼舍门口,伸出一只手,手心放着一些米饭,召唤网红猛禽来吃,“陆压,来。”

    陆压鸟还真飞了过来,低头闻了一下,不但没吃,反而一翅膀把米饭都拂下掌心了。

    镜头一歪,黑了一下屏。

    然后是第二节,这次手心放的是面包屑,“小陆,吃嘛?”

    陆压再次凑过来,这次连闻都不闻了,直接拂下去,还用翅膀拍打了录视频的人好几下。

    于是画面切换到第三次投喂:这次手心放了一块煮熟的瘦肉,疑似牛肉。

    “陆哥,吃肉不。”

    陆压这才收拢翅膀,站在掌前低头把肉吃了。

    评论:

    “66666666是园长在投喂吗?一点也不怕被啄手!”

    “原来猛禽叫陆压?这名字很贴脸了!饲养员也好可爱,还叫陆哥233”

    “不是饲养员,是园长吧,感觉和新闻里声音很像,普通饲养员敢喂吗?”

    “卤鸭?”

    “空耳wl!”

    “哈哈哈哈哈,还会发脾气,用翅膀拍人,可以说非常有脾气了!”

    ……

    .

    .

    连着几天段佳泽都比较忙,做笔记规划要怎么用钱,引进哪些动物,园里游客又多,中午都开始睡午觉了,不然挺不住。

    睡到一半呢,小苏来把他喊醒了,“园长,有人来找你。”

    段佳泽迷迷糊糊来开门,“谁啊?”

    小苏:“不知道,一个大哥,说话太复古了,之乎者也的,现在在会客室,黄芪陪他唠呢。”

    之乎者也?段佳泽觉得不大对,把手机掏出来一看,app竟然派遣动物了!

    段佳泽一拍头,他忙得要起飞,都没注意到这一点,现在看这个物流进度,应该是有派遣动物过来了。

    下楼的时候小苏就嘀咕:“难道又是陆哥的亲戚?”

    段佳泽:“……应该不是。”

    段佳泽在走廊上,就听到会客厅里有人在唱戏:“闻言怒发三千丈,太阳头上冒火光,可叹三十六员将,东逃西奔各一方……”

    这嗓门还挺高,段佳泽在心里狂想,谁啊,哪位神仙妖怪还唱戏?

    段佳泽纳闷地推门——

    里头坐着满脸懵逼的黄芪,还有个起码一米九、穿着中式男装的壮汉侧对门的方向站在中间,抬着手唱:“……一心只想做帝王,河阳公主剑下丧。”

    壮汉一迈步,手指向旁,横眉怒目:“你是个人——面兽心肠!”

    被指住的段佳泽:“……”

    黄芪忙站起来,“园长来了,那我先走了。”

    也不知道黄芪怎么和人唠的,居然还唱起来了,更惨的是黄芪被唱跑了。

    段佳泽看黄芪把门带上了,转头问:“我是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园长段佳泽,您是?”

    壮汉打量了段佳泽一下,风度翩翩地整理了一下的衣服——顺便说一下,段佳泽真觉得他这衣服不合身,一身肌肉把衣服撑得紧绷。

    “在下熊思谦,此番在园长处叨扰了,”壮汉熊思谦还拱手行礼,“若有得罪处,还望园长你海量多包涵。”

    熊思谦虽然五大三粗,但说话文绉绉的,是来的派遣动物最有古风的一个了,段佳泽都不太喜欢,“那个……好说,好说,敢问您那个……根脚是什么?”

    听名字可能是熊,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熊。

    熊思谦铜铃一般的眼睛一瞪,讶然道:“呀,园长此言……难道竟不曾听说过在下名号?”

    段佳泽:“……没有。”

    熊思谦一挺腰,整个人看上去又高大了几分,脑袋都快要伸到段佳泽面前来了,咆哮道:“老子是洛迦山护山大神,你他妈没听过老子?!”

    段佳泽:“…………”

    我靠,你这浓眉大眼的居然还有两张面孔?

    熊思谦把段佳泽怼得坐沙发上去了,大嘴一张,凶神恶煞,还待再教训这小白脸园长,给他来个下马威再说。

    正是此刻,明明门窗紧闭的室内,不知何处吹来一阵热风,一道身影出现在熊思谦背后,一脚就将他踹了个狗啃泥,然后踩在他背上。

    熊思谦全身肌肉绷紧,将衣服撑得要破了一般,青筋暴起,双手撑在地上,却怎么扒拉也无法从那只脚下逃脱。

    “观音的马仔而已,也他妈想欺负本尊的人?”陆压往上一踏,直接把熊思谦半张脸都踩得陷到地砖里去了。

    段佳泽:“………………”

    这反转来得太快,段佳泽来不及感慨。

    陆压爆完粗,又把熊思谦拎了起来,往地上一丢,“道歉。”

    熊思谦麻利地爬起来,给段佳泽磕了个头,给地上又砸出个浅坑,“对不起!!”

    “……”段佳泽两只手还张开搭在沙发上,整个人瘫在里面,一脸懵逼,“算,算了……?”

    熊思谦这才望着陆压,讪讪道:“不知道道君在此哩……我方才只是和园长开个玩笑。”

    他要是早知道三界出名的这位暴脾气在这儿,哪敢来什么下马威,早就夹着尾巴做熊了。

    陆压冷哼一声,没说话,但是长了眼睛都看得出来他不信熊思谦的话。

    熊思谦恢复了先前文雅的样子,又多了几分讨好的笑意,对段佳泽道:“我本是黑风山一小黑熊,后在观音大士道场做个看门的,园长往后唤我小熊便是。”

    “好说,好说。”段佳泽看着态度一下子好了不少的熊思谦,心里有点庆幸,这些派遣动物虽然伤不了他,但是要都跟熊思谦之前那样莽撞,心脏差一点的吓也吓死了。

    而且可以想见,要不是陆压镇着,他指不定怎么上班。看这混不吝的样子,差评不差评估计也不在乎,早几百年前就没自由身了。

    之前自己还老嫌弃道君,现在看来,道君已经不错了,搞定他一个,就间接镇压了全园,非常划得来。段佳泽想着,感激地看了陆压一眼。

    陆压看到段佳泽发自内心的仰慕(误),也十分得意。

    ……

    小苏拿着一壶茶进来,就看到园长和客人相对而坐,气氛非常好,只是地上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多出了俩坑,一个小且浅,一个大些又深,她惊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段佳泽看了一眼:“……不小心砸的。”

    “什么东西砸成这样,那个都西瓜那么大了,”小苏嘀咕着,好歹没深究,“要不要找人来补一下?”

    “找啥啊,不找,”段佳泽一挥手,“省点儿钱,这楼迟早要拆了。”

    “说得也是。”小苏说道。

    段佳泽又给她介绍,“这个是熊思谦,我朋友的朋友,在附近工作,以后借住在这里。”

    只要不又是陆哥的亲戚就好嘛,当然了,这次这位看着也不像陆哥的亲戚,小苏冲熊思谦一笑,和他打了个招呼。

    熊思谦也拱手,“小娘子有礼了。”

    小苏一愣,噗地笑了一声,“熊哥真是文雅。”

    又是唱戏又是行古礼的,不过现在也有很多这样的人,小苏上街还偶尔能看到人穿古装呢,这都是人家的爱好。顶多是熊思谦长太壮,穿这衣服看起来有点儿别扭。

    之前是不知道熊思谦身份,知道后再看他这做派,段佳泽就只有一个想法,这位黑风大王还真是不改作风啊,一定要做个文化人。

    小苏送完茶出去了,段佳泽就问了自己一个疑问:“你是怎么下来的?”

    熊思谦赧然道:“平日喜欢收藏一些野果子,不想野果子放久了竟成了酒,不慎吃着吃着便醉了,破坏了一番洛迦山的环境,便被大士送到天庭支持希望工程,又被派来这里了。”

    段佳泽:“……哦。”

    骗谁呢!野果子放那儿啥都不加也能变成酒,你还能不慎吃下去,甚至吃醉了?

    段佳泽压根不相信,又想到,这熊思谦是破坏环境下来的,其他几个他也曾问过,有苏(自称)揍了一个小神。白素贞据说是跟某罗汉起了冲突,她自法海之后一直对光头没好感嘛。小青压根没犯错,就是盲目追随白素贞下来的。

    唯独这个陆压,就是不肯说自己犯了什么错下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_shpphir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0:23:43

    luosu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0:44:27

    玘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0:46:42

    洛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0:52:55

    莉莉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0:53:25

    莉莉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0:59:01

    子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1:02:45

    路过的小小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1:13:44

    晴花繁月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1:14:16

    白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1:23:14

    陳3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1:25:08

    喵萌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1:33:50

    盖子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1:44:03

    东诗想要转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1:56:49

    天天晴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2:14:26

    彼岸的曼珠沙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2:19:40

    愔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2:20:11

    20639604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2:22:59

    太极三爷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2:31:00

    白日依山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2:48:22

    苍苍苍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2:56:57

    是花萝不是发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3:01:51

    等待日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3:13:44

    fabl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7 23:23:50

    二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00:16:27

    伪猫咪一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00:18:43

    诶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00:20:57

    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00:21:57

    锦时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6-08 01:37:59

    女人犯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02:01:02

    棉兔的男朋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02:37:58

    24235975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02:43:05

    满地黄花堆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04:21:56

    红色彼岸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07:32:49

    星辉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07:38:14

    羊羊爱吃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10:11:51

    百里紫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10:13:55

    肖肖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10:15:03

    白玉堂·紫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13:00:05

    书迷猪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14:43:12

    小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8 18:14:42

    杀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6-08 18:39:56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