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月薪一万的员工?!
    不久之前, 黄芪还是一个无神论者。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员工,黄芪是朋友眼中不折不扣的人生赢家, 他年薪光是基本薪水就数百万。已经做上了小领导, 前途一片光明, 又交了一个娇美的女朋友。

    但是转折就是从黄芪想和自己的女友分手开始的, 他渐渐觉得和女友三观不合,提出了分手的要求, 女友却死活不愿意,甚至闹到了他公司去, 坚持认为有第三者作祟,骂他渣男, 要求公司处分。

    但是公司怎么可能因为这种原因处理黄芪, 何况这根本是子虚乌有, 同事们对黄芪只有同情。

    如此纠缠了三个月,黄芪没有想到, 这位变成前女友的女士在闹不出一个结果之下,竟然选择了最不理智的一条路, 固执的她从二十三楼一跃而下,临死前只给黄芪发了一条语音诅咒他。

    黄芪看到消息时,女友的尸体都已经被路人发现了。

    黄芪大受打击, 公司还给他放了几天假。

    可是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黄芪开始夜夜梦到女友索命,噩梦缠身也就罢了,白日里的黄芪也开始如何都提不起精神, 状态越来越差。

    上医院查,什么结果也查不出,最多认定他患上了心理疾病。

    黄芪无法言说的是,梦里的女友越来越清晰,那太不像是一个梦了。

    此时有人建议黄芪去寺庙拜一拜,黄芪百般无奈之下也去了几处,大多人是看不出半天不对,只有一个和尚说有点不对,但给黄芪做了几场法事也毫无用处。

    黄芪都要觉得,自己真的得了精神病。

    黄芪的精神状况每况日下,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愈发消极,到了后期,每时每刻,他的脑海里都有一个声音让他去死。前天,他没有请假就从会议上冲了出来。

    自杀的冲动越来越严重,黄芪买了一张来本省东海市的票。据说千百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汪洋,是东海的一部分,市内的海角山,就是望海山崖,现在是茂密的森林。

    黄芪想,死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也好。

    黄芪坐上了来海角公园的公交车,他已经两天没洗澡了,神奇的是,在门口,他却有了一丝少见的清明,促使他向旁边的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迈去……

    ……

    黄雀停在黄芪的肩上,尖嘴轻柔地滑过黄芪的脸颊,然后振翅飞开。

    黄芪恍惚间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买了票,走进这间本地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

    ——就在踏进这里的一刹那,原本隔着一层纱一般的周遭熙攘声陡然清晰起来!

    与之相对的,是脑内原本若有似无的催促声霎时间消失无影,身上隐隐带着的阴寒也不见了。

    黄芪一个激灵,感觉就像自己灵魂上笼罩的一层阴云散去,脑海突然恢复清醒。

    一瞬间,黄芪的脸白了。

    他想到自己前段时间,竟然在恍恍惚惚间,就逐渐放弃了治疗,在噩梦与幻听的影响下,也越来越了无生趣,与从前的积极向上截然不同……

    那绝对不是他的真正想法,他还有自己的人生目标没有完成,怎么会不知不觉陷入这种状态?

    可是在进来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一瞬间,那种感觉全然不见了!

    这比那些和尚做千百遍无用的法事都有效,可见前段时间,他的确是被冤魂缠上了啊。

    黄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清醒,他环视着周遭,每个游客都有着一张陌生、普通的脸,欢笑声,动物吟叫声,都毫无特别之处。

    可是,黄芪觉得那一瞬间的清晰,引领他走向这里的,是他潜意识里最后的挣扎。这个地方,一定有什么特殊之处。

    黄芪皱着眉,试着向外走,可是刚刚离开二十几步,阴冷的感觉就在身周萦绕,被深陷的感觉随时都要回来,他吓得连忙退回了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的范围。

    .

    地上躺着一只空调遥控器,正在燃烧,外壳渐渐变了色。

    段佳泽拿着茶水狂泼遥控器上的火苗,然后绝望地发现那火根本扑不灭,最后遥控器嘭一下,炸裂开了,破碎的零件都仍然在燃烧。

    段佳泽:“……”

    段佳泽:“啊啊啊啊!我恨你!你给我回去上班!”

    陆压跷脚坐在沙发上,“休息半小时再去,我都查过了,这么连续上班十个小时是违反劳动法的。”

    段佳泽:“……”

    就在十五分钟之前,陆压从禽鸟馆溜了出来,那里鸟太多,反正大家都在围观孔雀,游客不会太在意他的,工作人员少,也不可能时刻盯着每一处。

    陆压就跑到了休息室里来吹空调,但是因为遥控器没电了,陆压又不太懂人间的科技,一怒之下就放火烧了……

    段佳泽拿茶水泼了,不管用,拍打,还是不管用,这火还就根深蒂固了。

    所以比起陆压翘班,现在更严峻的形势是,这火还就灭不掉了。

    段佳泽抓狂道:“这火到底怎么回事!弄不灭啊!这是三昧真火吗?”

    陆压嘲笑道:“三昧真火算什么?这是太阳真火,你要是能用凡物熄灭,便是你的本事了。此乃众火之祖,万火本源,可焚尽世间一切,尤其是元神、魂魄与一切阴物,被我烧过的,哪个不是跪地求饶。”

    “而且,我还给你藏了一丝在门口,若是再有胡大为那样的妖怪来,直接烧死便宜。怎么样,狗能做到吗?”

    可把陆压得意坏了。

    段佳泽:“……你是不打算放过狗了吗?”

    这时候,王一钊从外面进来,看到地上有火,也吓了一跳,“哎,这怎么回事。”

    “没,没事,我来!”段佳泽生怕被发现,趁他没发觉不对,赶紧拿了把扫把,作势一边拍打火苗,一边往撮箕里扫。

    然而那火苗沾上撮箕,直接在撮箕上也烧起来了。

    段佳泽:“……”

    他用扫把挡住了王一钊的视线,干笑两声。

    王一钊也没察觉,倒了杯水喝,“好少见,陆哥白天也在啊。”

    “是啊,马上就走了。”陆压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往外走,经过段佳泽身边时,用脚踩了几下撮箕,把火苗给踩灭了,然后才得意洋洋溜达出去。

    段佳泽在后面比了个中指。

    .

    黄芪在园内转悠,那一身因为路途颠簸,连晚上睡觉都不退下而皱成咸菜一般的手工西服,以及唏嘘的胡茬,都引来了不少游客侧目,带孩子的也纷纷把孩子拉得离他远一点。

    黄芪仿佛刚刚回到人间,根本毫无察觉。

    黄芪发现这个小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地方虽小,动物也不多,设施倒是和大城市的大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看齐,而到这里的游客,去得最多的就是禽鸟馆和犬科动物展馆。

    在禽鸟馆,黄芪听到了很多人赞叹自然的神奇,他定睛一看,的确挺神奇的,这里有很多种鸟,按理说,应该是各自为政,但实际上,它们全都唯两只孔雀“雀首是瞻”。

    两只孔雀无论走到何处,都像摩西分海,其他鸟儿低头退开,毕恭毕敬。

    这神奇的场景让很多游客驻足于此,不舍离去。

    一个小朋友问:“妈妈,这是不是就是百鸟之王和百鸟之后?”

    金尾和翠翠要是能听懂小朋友的话,可能会当场跌倒给他看。

    妈妈也有点汗颜,说道:“不是的哦,它们都是雄孔雀。”

    小朋友天真地说:“那是大王和小王吗?”

    妈妈:“……大概是吧。”

    金尾和翠翠共同执政的画面不止是这位小朋友,还有很多大人也看不懂,怎么一个地盘还能有两个老大?

    不是说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吗?这两个既不是兄弟,也不是夫妻,怎么就能和平共同领导了呢?

    也不乏有人想歪的。

    黄芪讷讷收回目光,瞥见旁边的玻璃墙后,枝头一只身形颇大的红色鸟儿,但是旁边没有贴任何标签,它静静待在枝头,却不会让人觉得软弱可欺,相反,它好像随时都能飞来扑杀。

    黄芪觉得也许这包含了自己一部分的脑补,因为他看到唯独这只鸟单独住一个区域,长得也很像是猛禽,也许它非常具有攻击性,所以不能和其他鸟类住在一起。

    黄芪在这里待了很久,他也听到有人问,为什么这只鸟没有标签介绍它的身份。

    有不是第一次来的游客解释说,因为这只是园长救助的被走私的鸟,专家也不能完全确定它的身份,所以什么介绍也没有,而且平时都是园长亲自照顾。

    接下来,黄芪又把其他展馆都看了一遍,在犬科动物展馆的北极狐展区前,黄芪感觉到了灵魂的升华,前所未有的柔软,专注,放松。

    长期以来被折磨得脆弱不堪的神经在神智清醒后,再被可爱的北极狐治愈了一番后,好多了,黄芪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

    不过,当天色慢慢暗下来,接近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关门的时间后,黄芪又焦躁起来了。

    他不敢离开这里啊。

    万一离开这里,又回到那种状态怎么办?

    闭园时间一到,仅剩的寥寥无几的游客都被工作人员在检查时请了出去,唯有黄芪,他恳求那个来请自己离开的员工,别把他赶出去。

    柳斌一脸难色,“先生,我们要下班了。”

    “拜托,可以让我在这里待着吗?”黄芪开始掏自己的手机,“我可以出钱,十万够不够?”

    柳斌惊讶地看了看黄芪,打量他的样貌和穿着片刻后道,“你稍等,我找一下我们园长。”

    黄芪:“谢谢,谢谢您!您是好人!”

    ……

    柳斌一转头往外走,遇到徐成功时就说:“徐哥,那边有个脑子好像有点问题的游客,我正想请示园长,是不是一起把他请出去。”

    “啊?脑子有问题怎么进来的?”徐成功也很惊讶,“我和一起去吧,不行等会儿我们一起把人弄出去。”

    两人跑去找段佳泽,告诉他有个穿得邋里邋遢,头脸油腻的人,要出十万块晚上睡在这里,他们怀疑脑子有问题。

    段佳泽:“……怎么还有这种人跑我们这儿来啊,我和你们一起去,把人弄出去。”

    他们想着,三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就算是武疯子,也该够了吧。

    黄芪看到三人,一眼辨别出走在前面的段佳泽应该就是园长,还上前去风度翩翩地要和段佳泽握手,“您好,鄙人因为一些私人缘故,希望晚上在园内留宿,并非在展馆内,若是能提供一个房间就再好不过了。报酬我可以通过手机支付给您,我先给十万,每晚算五百元够不够?”

    段佳泽听到这个话,完全确信他是疯的了,呵呵笑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提供这种服务,但是我有个地方可以介绍你去。”

    段佳泽一个招手,示意徐成功和柳斌先把人架住,他也把手机拿了出来,准备打给街道干事。

    这人一看就是脑子有点问题的流浪汉,段佳泽不收留,但也不能放任他睡在外面,这也不符合现在创文的精神啊。段佳泽倒是记得,可以联系街道的人,把这人送到医院或者救助站去。

    黄芪往后一退,惊愕地看着段佳泽,忽然想起什么,抚了抚身上的皱褶——虽然并没有什么用——急切地道:“我可以先付你钱,园长先生,你的二维码给我一下……”

    段佳泽:“大哥!我们这里不正常的真的已经够多了,你还是去医院吧!”

    黄芪已经被徐成功和柳斌架住了,他挣扎着低头在自己的手机上操作了一番,将钱转到微信零钱包里,然后拼命举起来给柳斌看:“你看!”

    柳斌无意间一瞥,看到了柳斌零钱里的数字后面那一串零,当时就吓尿了,还以为他p出来的,拿过来滑动了一下,发现这还真是微信页面,顿时囧了。

    “园长!他真的好有钱啊!”

    段佳泽:“??”

    段佳泽电话都要拨出去了,跑过来一看,数了数黄芪“零钱”里的数字,也醉了。有些精神病看起来和正常人差不多,就是说胡话,但既然黄芪说的不是胡话,可能他真没病。

    段佳泽赶紧让人放开他,“不好意思啊——那什么,你们有钱人现在都这么玩吗?微服私访还是体验生活啊?”

    黄芪苦笑了一声,“就当是吧……我的想法是真的,能否容许我,住在这里呢?”

    虽然不是神经病,还愿意给钱,段佳泽也不太想留他啊,晚上园内活动的,除了他全都不是人,有一定机会吓到这位的。

    所以段佳泽只能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他的手机(里的钱)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真的不搞接待,晚上也不收外人。”

    黄芪:“我可以加钱!”

    段佳泽忍痛道:“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

    黄芪黯然,环视一周,“是,能把这里盖起来,您也不会缺这点钱。”

    段佳泽:我缺!我缺!!

    黄芪咬牙,他真的不敢冒险,海角山就在旁边,若是在园外冤魂没有畏惧的存在了……可是他现在若是对园长说真话,是不是又会被当神经病赶出去呢?

    黄芪忽然想到白天逛下来,发现园内工作人员比较少,于是恳切地道:“你们这里招不招人?我若是应聘上了是不是就不算外人了?”

    段佳泽懵逼地看着他,“这……”招是招,但是也不可能留着晚上啊。

    黄芪:“您可以看我的简历,我研究生毕业于top1的高校,有八年工作经验,参与负责过的项目最高金额超过二十亿……”

    段佳泽:“…………”

    柳斌和徐成功都惊呆了,如果黄芪说得是真的,那在他们看来,园长就该把人收下啊,这得是多大一个助力。

    可是段佳泽的脑海里想的是:有苏履历是,没上过学,但是有三四千年生活经验,并且参与负责过颠覆一个王朝,金额换算过来大概远远不止二十亿……

    段佳泽继续忍痛道:“不,不要。”

    黄芪也呆了,悲切地道:“园长,园长我可以不要工资!我,我每个月付给您五千……不,一万元行不行?您要是同意,我现在就先转一年的然后和前公司辞职!”

    这些钱算什么呢,他花在看病和做法事上的,都远远不止这些了。

    段佳泽:“…………”

    柳斌和徐成功都诡异地看着段佳泽,这件事简直太离奇了,一个精英哭着喊着要是睡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甚至愿意倒贴钱来工作。钱就不说了,但他们园长天天嚷着缺人,临到此时却死活不答应。

    难不成这位还能是竞争对手派来的卧底不成?不对啊,他们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目前这个阶段有竞争对手吗?

    柳斌忽然语出惊人:“你是不是北极狐的粉丝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段佳泽和徐成功一下子觉得好像知道这人为什么要死要活想在这里了。北极狐有那么多粉丝,中间出这么一个狂热的,平时生活压力大过头,借机来放松一下的粉丝,好像也说得过去。

    连黄芪顿了顿,都点头了。虽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但那只北极狐还真的令他感到治愈。

    眼看这时候再拒绝,反而就引人怀疑了,段佳泽想了又想,干巴巴地道:“那,那好吧,但是这之前,我需要确认一下你的身份,是不是正经人……”

    黄芪毫不犹豫:“您尽管查,实际上,网上也有我的资料,能够搜索到。您如果有公安局的关系,也能查查我的档案记录,没有我可以帮忙联系。”

    这也太诚恳了,段佳泽只得道:“嗯……但是我那里暂时没有住宿处,你非要住就暂时睡在游客服务中心的医务室可以吗?”

    其实,查什么前科都不重要,他倒也不怕什么坏人,就怕坏人被有苏玩儿死还要自己来负责……

    黄芪用力点头,“可以,没问题!”

    段佳泽挠挠头:“那就这样吧……明天再正式面试。”

    黄芪生怕段佳泽反悔,立刻就把十二万转到他微信里面了,看得柳斌和徐成功咋舌不已,这要真是不坏好意的人,那也够肯下本啊。

    段佳泽更是无语,还没面试就交钱了,万一不过他还得退呢。当然,以这个条件,不大可能面不过,人属于倒贴钱,放那儿当个迎宾的都行,没啥技术含量。

    就一点不好,这人非要晚上住在这里,不然,段佳泽还挺欢迎广大有苏粉丝都上这儿来工作,都跟黄芪一样倒贴钱就更好了,不用几年就能发家致富。

    ……

    黄芪解决了心头大事,才有心情看自己的手机,上面上百通未接来电和无数条未读短信、微信,他想了想回拨了一通未接电话给自己的副手。

    “小王,我是黄芪。”

    “我决定辞职了,不,我要跳槽,我会把辞呈传真过去,到时候一些手续要委托你帮我办一下,还有我的一些私人物品,也麻烦你给我寄过来。”

    那头,小王震惊地说:“黄哥?你,你跳槽去哪里啊?”

    黄芪失踪了几天了,公司各种联系不上,都想报警了,没想到黄芪居然自己打电话回来,但是一开口就说要辞职。

    黄芪:“……一个私人企业。”

    小王忍不住道:“黄哥,他们给你开多高啊,你居然愿意从这里离职?”

    黄芪:“……”

    小王听到沉默,说道:“您要是不方便说就当我没问。”

    黄芪:“一万。”

    小王:“什么?一万?!哥,您……您……一万够干什么啊?才给您一万工资?是不是还有提成和奖金,那个怎么算?”

    黄芪:“不是,是我给他们一万……”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3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16:59:59

    田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19:09:44

    枭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19:41:54

    田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19:56:33

    双眼皮姑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0:13:51枭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0:30:44

    柱佳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0:54:00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16:45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20:04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21:51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22:22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23:00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23:57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24:53

    白衣送酒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6-01 21:26:26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45:34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45:47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45:59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46:20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46:39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47:10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47:40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48:01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48:25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48:51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49:42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50:00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50:14

    嗒滴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50:39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50:45

    白衣送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1:50:59

    莫非攻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6-01 21:55:43

    晴花繁月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2:41:48

    张小邪的小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3:10:30

    36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6-01 23:45:06

    36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6-01 23:50:26

    玄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1 23:51:21

    秦心白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2 00:03:07

    棉兔的男朋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2 00:23:17

    玘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2 01:15:41

    爱尔兰的私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2 09:33:41

    百里紫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2 10:17:23

    海绵宝宝么么哒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6-02 10:23:23

    海绵宝宝么么哒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6-02 10:25:44

    海绵宝宝么么哒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6-02 10:26:07

    海绵宝宝么么哒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6-02 10:27:16

    长乐未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2 11:44:30

    海绵宝宝么么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2 12:18:24

    海绵宝宝么么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2 12:18:36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