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你这是自寻死路
    周一, 东海市火车站。

    刘本源穿着一身灰扑扑的道袍,百无聊赖地坐在地上,今天火车站人太多, 他连个座儿也没找到。

    路过的人看到他, 还俯身问了句:“算命吗?”

    刘本源白了那人一眼,“不算。”

    “嘁。”路人走开了。

    刘本源用传单扇了扇风,索性爬起来走几圈。

    他是临水观的弟子, 临水观有个规矩, 为了守护东海市的安危, 保卫全市人民幸福生活, 会在东海市内几个密集处设立流动岗,比如火车站就是其中之一, 主要是确保没有妖物作怪。

    当世少大妖,有也在深山, 因此这个工作都是一些小弟子来做, 有时候就是枯燥的守上一天而已。

    刘本源有一次, 就跟着师兄在商业街捉到了一个脑残了扮成道士骗人的小妖怪, 这种都属于妖力不高,在人间打混的。

    温暖的午后阳光使人昏昏欲睡, 刘本源走着走着都浑身无力, 只是陡然间,觉察到一丝妖气。

    刘本源瞬间就清醒了,打了个电话给观中师兄报备,就循着妖气找去。

    火车站人多, 刘本源掏出罗盘定位,辨准了是在乘车的方向,赶紧拔腿狂奔,往那边跑。

    等刘本源跑到了乘车处时,他要找的妖怪已经坐上了出租车,刘本源只惊鸿一瞥,好似是个贼眉鼠眼的中年模样。

    刘本源直接插队到前面去打出租车,顿时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那个妖怪在车上也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一身道袍的刘本源往这边张望记车牌,脸色也一变。

    虽说临水观驻扎东海市已经上千年,赫赫有名,但是,总有一些住在山里的小妖怪是不知道他们的。

    这个妖怪正是一个在山里过不下去的野狐狸精,叫胡大为,因为他爹娘觉得他大有可为。但是很显然他没能妖如其名,长到两百多岁,不像一般狐狸精那般如鱼得水,反而被山里的妖怪们排挤,一气之下决定来人类世界混了。

    故事里不都说么,狐狸精们在人类世界里混得可好了。

    可惜,现实和故事里一样,通常还有个道士。而且一般妖怪都是故事当间遇到道士,胡大为刚进城就遇到了。

    这年头妖怪被道士打压得可惨了,快点儿躲吧。

    “快点,快点。”胡大为眼看刘本源也抢到了一辆出租车,赶紧催促他开快点儿。

    司机看了他一眼,“再快要超速了,你躲人啊?还没说上哪呢。”

    胡大为哪知道上哪去啊,但是这种时候,他下意识就想往自己熟悉的地方躲,“有山吗?去山里。”

    这要求可怪得很,司机嘀咕了一声,“那去海角山吧。”

    他看这人怪怪的,要去荒山野岭司机也不敢,所以说了个景点。

    胡大为哪知道那么多,一听是山就猛点头。

    两辆出租车就这么在不时还堵车的大道上展开了不是很激烈的追逐,胡大为没怎么来过城里,不敢在路上下车,刘本源怕他一下车前面就通了,所以也处于纠结中,最后都没下车。

    就这样,两辆出租车向着位于海角街道的海角山去了。

    离着海角山还有两里地呢,胡大为看得到山了,觉得这车还是太慢了,后面眼看就要追上来,干脆说:“停车,停车!”

    司机刚刚挺稳,胡大为就推门想下车,司机说:“先给钱。”

    胡大为冲着司机龇牙,发出一声低吼,从车窗钻了出去。

    司机:“……”

    他都懵了,就看到那乘客猴子似的挤眉弄眼,还嚎了一声,就整个人非常灵活地从窗户溜出去了。这种坐霸王车的逃跑方式他真没见过,愣了一下才下车。

    可是那乘客跑得实在太快了,跟长了四条腿似的,司机常年坐着,跑了一会儿就没力气了,蹲在地上休息,就看到旁边一个小道士风一般跑过,后面跟着另一个司机——这也是个没付钱的。

    刘本源和胡大为一会儿就将两个司机甩得没影了,刘本源还在大喊:“前面那妖怪,你给我站住!我乃临水观弟子,你停下来,我们还可以饶你一命,逐出城即可!”

    胡大为根本听不到刘本源说的话了,拼命往前跑。

    临水观是什么他不知道,但是道士他很清楚是什么。

    刘本源心中痛骂胡大为怎么跑那么快,到底是什么妖精的同时,也不禁开始庆幸自己基本功打得扎实,从小就在宝塔山上下跑,不然还真被甩丢了。他的修为也不怎么样,若是换了罗师叔,说不定已然施法拿下了。

    只是跑着跑着,前面人就多了起来,刘本源才发现到海角公园了。

    等等,除了海角公园,这旁边还有个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啊。

    刘本源愣了一下,想到观中严令过,没有管理委员会的委员同意,不得擅自进入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最好也不要靠近。

    但是现在正在追妖怪……

    刘本源正在琢磨呢,前面胡大为发现山不是那么好上的,被围起来老长,要通过什么门。山下有两个大门,左边一个有些老头老太太挡住,右边则没什么人。

    胡大为的法术也不怎么样,或者说现在很多妖怪的法术都不怎么样,遁地都能撞到树根,他也没多想,直接拐了个弯,蹿进了右边。

    刘本源一下子顿住了,茫然站在外面,不敢进去,只得赶紧再打电话给观里办公室。

    ……

    胡大为跑进了灵囿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发现小道士不追了,反倒是卖票的女人冲着这边喊叫,他一蹿就往里头钻了,瞬间没影儿了。

    城市里真是不好混啊,胡大为感慨之后,也发现这里有很多建筑,里面是动物,刚才跑累了,现在小道士也不追了,胡大为心想是不是该先叼一只动物,拖到山里去,边躲边吃。

    但是该进哪一栋建筑呢?

    而此时,在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三个展馆内,正在梳理羽毛的金乌、喝水的白狐、挂在树上打结玩的青蛇和白蛇,全都顿住了动作,转了转脑袋。

    胡大为琢磨了半天,看到一栋小白楼的一楼摆着鱼缸,于是决定捞些鱼吃。

    就这样,胡大为完美闪避所有危险,朝着最不危险,也是最危险的地方去了。

    ……

    段佳泽刚看到许雯在群里说有人逃票,拍了张背影,让大家看到这个人就给撵出来,登时非常气愤,“就二十块钱还逃票?穷疯了吧!”

    段佳泽索性从休息室出去,打算找一找这人在哪,结果一开门,就看到一男的站海洋馆前面盯着里面的鱼看,那一身衣服好眼熟,不正是许雯拍到的那个人么。

    段佳泽:“先生,你是不是没买票就进来了?”

    胡大为直接上手去捞鱼,理都没理段佳泽。

    段佳泽一看他还敢捞鱼,急了,冲过来推胡大为:“放开!”

    胡大为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叫声,整个面部有一瞬间都浮起了浓密的毛发。

    段佳泽吓一跳,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什么鬼?”

    胡大为逃了一路,心里有气呢,“你又是个什么?”

    段佳泽莫名其妙:“我是这里园长。”

    “园长是什么?”胡大为问,“听起来是这里的老大?”

    段佳泽点头:“是啊。”他觉得这人很奇怪,不会是什么精神病人吧。

    胡大为的牙齿一瞬间变得尖利,中二咆哮道:“很好!以后不再是了!!”

    ——颤抖吧,人类!

    胡大为身形迎风涨大,张开双手,手指变长,弯曲起来,指甲也变得锋利,成了个半人不妖的形态,向段佳泽扑去!

    下一秒,一道金红色流光从禽鸟展馆投向办公楼,胡大为便被一脚踹飞出去十几米撞在墙上!

    胡大为一口带着内脏碎块的血吐出来,甚至带着点儿焦味,就好像内脏被烧化了。

    陆压抱臂站在段佳泽面前,头上那几缕金红色的头发已经化为了一簇燃烧着的太阳真火——陆压是可以直接把这只野狐狸烧得灰飞烟灭的,但是他选择先发泄一下。

    段佳泽从陆压身后探头看了一下,赶紧缩了回来:太暴力了,太血腥了。

    他舒了口气,感激地道:“谢谢道君,道君威武!差点儿吓死我了!”

    陆压回过头,段佳泽才发现他脸特别臭,“就该吓死你!”

    段佳泽:“……”

    陆压:“你现在还想养狗吗?养狗防得住这个?”

    胡大为抹了一把嘴角,挣扎着要从地上爬起来,形容可怖。

    “……”段佳泽惊恐地道,“道君你先别和狗比,他要站起来了!”

    陆压轻飘飘看了一眼胡大为,置之不理,“你先说还养不养狗了。”

    胡大为继续挣扎着往门口跑,他宁愿去面对那个小道士。

    段佳泽:“他要跑掉了……啊啊啊!我不养了!”

    陆压这才满意地挟着真火之力,将胡大力再度掼在地下!

    “啊!!”伴随着一声惨叫,胡大为惊恐地看着陆压,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碎掉了,但他更在意的是这到底是谁?

    没有一丝妖气露出来,可是他身上的火焰却让胡大为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本能告诉他,哪怕是再靠近一点,他就会灰飞烟灭。

    是谁说大妖都在深山的?大妖都在深山,这tm是谁啊?!

    “前前前前前辈……”

    陆压本把想爬起来的胡大为又踹趴下了,一脚踩在他胸口,低头道:“你找死啊!我都没打过他,谁给你胆动手的?”

    段佳泽:“……”

    这话他怎么听起来这么怪?道君的逻辑到底是什么啊?

    “等一下啊,”段佳泽走过来,胡大为形容太惨了,尾巴都被踩出来了,他还是不敢正眼看,半躲在陆压身后问,“你怎么来我们这儿了?”

    他有点担心呢,怎么会有妖怪莫名其妙来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

    胡大为不敢不答,低头道:“我我我被一个道士追,我们殊死缠斗至此间,我便逃进来了……”

    他想着把自己形容得英勇一点、惨一点,会不会激起这位前辈的同理心,谁没有被道士打压过呢,是吧?

    ——当然,他不知道陆压还真没被道士打压过。

    段佳泽心想,这能用逃字吗?您这是自寻死路啊!

    陆压更是冷笑了一声,“殊死缠斗?菜鸡互啄吧!”

    胡大为一脸茫然。

    段佳泽狂汗,道君您这都上网学了些什么啊……

    ……

    陆压一语道破胡大为所谓与道士殊死缠斗的真相后,便抬手要将胡大为给烧成灰,还没等段佳泽提醒他现在随时有人会过来,有苏已施施然现身。

    亏得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这个时间段人流量少,不多的饲养员们也不会随时待在展馆内。当然,对于有苏来说可能就是个小障眼法的事情。

    有苏拦下了陆压,说道:“道君,且留他一命。”

    陆压看看有苏,再看看胡大为,眯了眯眼道:“怎么,这是你亲戚?”

    有苏愣了一下,笑容可掬地道:“道君说笑了,我与此妖素不相识,只是想到如今园内人手、动物都缺少,何不将小妖留下做个使唤。园长若是觉得可行,我可以给他下一道禁制,保他日后无法再袭击园长。”

    把一个袭击自己未遂的人留在身边?这个提议要不是有苏说的,段佳泽能糊对方一脸,他作为一个人类的思路和有苏毕竟是不一样的。

    三足金乌都养了,好像也不差普通狐狸精,想了半天,段佳泽才纠结地道:“那就试试看吧,若是不行,就把他送到临水观去。”

    陆压:“你就听这狐狸精的吧!”

    段佳泽:“……”

    段佳泽:“不是……哥,那您是有什么好意见吗?”

    陆压:“我没说有别的意见,但是我提意见你不许养狗,你就怎么就不听了?”他又得意洋洋地道,“不过最后还是要听我的。”

    段佳泽:“……”

    陆压太张狂了,段佳泽看不下去了,转向两条腿发抖,一脸惶恐的胡大为,转移话题,“那有苏把他拎下去培训一下吧?”

    “慢着,”陆压缓缓道,“我来训。”

    培训和训可是有区别的,胡大为明摆着要惨了。有苏笑容不变地把胡大为交到陆压手里,“那就辛苦道君了。”

    陆压把胡大为提溜走了,以其袭击园长的履历,这场培训好像倒也不冤。

    段佳泽看着他的背影,低语道:“真是难伺候。”

    有苏貌似客观地说:“园长,道君已经好很多了吧,他可是第一时间来救了您,我们都围观一路了。”

    段佳泽悲惨地道:“你不知道,他是要赶着第一时间来威胁我……”

    有苏:“哦?”

    作者有话要说:  粽子节到啦,大家节日快乐,在这章评论送30个小红包吧~

    ps:

    看到上章“棉花兔迷”亲的评论实在太精彩了,必须和大家分享一下:

    【狗狗起名:大丫,二丫,三丫,四丫,五丫and陆压】

    .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越人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9 20:04:28

    夏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9 20:10:20

    棉兔的男朋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9 20:16:26

    棉兔的男朋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9 20:16:51

    小粘糕大驰一惊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9 20:21:20

    猫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29 20:48:47

    阿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9 21:06:41

    18919874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9 21:15:57

    双眼皮姑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9 21:21:05

    燕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9 21:25:55

    到爸爸这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9 21:35:07

    装优雅的猫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5-29 22:35:59

    伪猫咪一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9 23:33:09

    飘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30 07:09:45

    枭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30 09:21:50

    怡宝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30 12:27:33

    百里紫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30 13:22:53

    snow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30 15:03:12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