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开张之前
    晴空万里,东海市临水观香火缭绕,氤氲了殿内供奉三清金身的面容。

    东海市不算特别大,但是市内的临水观在本省乃至全国范围都小有名气,是道门中东海一派祖师法裔传承所在,流传已经上千年。

    市政府对于临水观也比较保护,注重宣传,临水观在本地人心目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观主还是市人大代表来着。

    此刻,一对情侣正站在解签处,把抽到的签递给了解签的道士,又报了出生年月。

    那道士肥头大耳,满面油光,看上去就不太像出家之人,在他们之前已经解了几个签了,叫那情侣中的女孩子看来,更不靠谱的还不是他的外表。他每句话都以“你这个签不错”开头,内容也都是些夸赞,仿佛每个人都会一直交好运的,很是敷衍,半分钟一道签就解完了。

    道士看了一下手里的签,“嗯,你属虎的,这个签很不错啊,你今年过得都挺好的,顺风顺水,没病没灾……”

    他心不在焉说到一半,都是老套词,瞥见这对情侣露出了微妙的神情,又打了个哈哈,找补两句:“都是好命,都是好命的人啊。”

    情侣牵着手出去了,还没跨出店门,女孩忍不住说道:“全都说得一样,哼,我就说是骗人的了。”

    男孩有点尴尬地说道:“算了算了,小声点,你在观里说这些干什么。”

    胖道士往外头看了一眼,不甚在意隐约传来的话,伸了个懒腰。

    只是懒腰伸到一半,胖道士便脸色一变,用和体型不符合的速度蹿出了殿门,踮脚探头望向城市的另一端。

    “哎呀呀,这可真是……”胖道士揉了揉自己的大脸,“想忽视都不行啊!”

    胖道士放下自己的活儿,往道观后方不开放参观的区域跑去,在一名正在庭中练剑的老道士面前停下来,气喘吁吁地行了个稽首礼,“主任啊,城城城、城东有妖气,冲天妖气啊!”

    这老道士道号周心棠,正是临水观管理委员会的主任,负责组织该观宗教活动,总揽一切事务。用老派的说法,他就是这里的观主。

    周心棠没有理胖道士,直到剑练完了,一收势,才沉声说道:“如此不加掩饰,我已经发觉了。你去同你师父说,派人探明情况,看是何方大妖出山,有甚目的。”

    胖道士讷讷点头,“是。”

    临水观在全国可能只是小有名气,但是在业界,可是威名赫赫,哪曾有妖怪胆敢在临水观的地盘这么嚣张过。

    因为难得一见,胖道士有些兴奋过头了,此时周心棠有条不紊地布置下来,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还想解释,但周心棠已经兀自做自己的事去了,只得垂头丧气地离开。

    .

    在陆压嘲讽的眼神下,有苏不动声色地把自己又粗心大意泄露的一丝丝妖气藏好了,内心有点不爽。不过一点儿妖气,根本不明显,至于这样么。

    而一无所知的段佳泽还在流着泪看账目,“我能不能不租花篮了,就一天,要几百块,还有这些气球、横幅。刚刚印了宣传单,还要雇那么多人去学校、小区门口发传单的……”

    临近开张,啥都要花钱,还得留出钱以备日后不时所需,段佳泽的心都痛了。

    要是开张后生意不好,不用等雷劈,他也只能去跳海角山了。

    “该花的还是要花,”有苏说道,“要不然,怎么把海角公园的客人都吸引过来?我们要做海角公园的吸血虫。”

    段佳泽:“……”

    有苏说话真是精准毒辣啊,以前的海角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平台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把海角公园的客源吸引过来,只是最后没成功罢了。

    有苏摆弄着段佳泽的手机,上面是东海市新媒体上次帮忙的微信页面,可以看到,点击也有五六万了,还不算其他平台的转载。

    有苏道:“我研究了一下这个微信。暂且不论被之前宣传吸引来的客人。开业第一天,我们得在门口招揽去海角的游客,把他们弄到这边来。因为资金不够,需要花在刀刃上,所以网络和活动,我们放在第一天做。把第一天的情况拍摄、记录,找人来写网络软文,当天立刻推出,实施分享积赞免票,并购买。”

    段佳泽听得连连点头,竟不知他和有苏到底谁才是现代人了,但他也提出了一个疑问。

    “买软文和是可以,但是招揽海角的游客有点难,最多让他们第二天来这里吧,一般到海角公园大多数是来烧烤的,人家都准备好了。”

    “那要看谁去招揽了,”有苏摇了摇手上的手机,“来烧烤的我也研究过了,多数是年轻人、学生。不如请道君第一天在外面上班——打扮打扮,用人形带几只鸟儿到外边揽客吧?”

    段佳泽:“……”

    陆压的脸都绿了,揽客?这是把他当什么了?

    有苏一脸诚恳,仿佛绝对没有半点要整陆压的意思:“这个界限也是比较模糊的,应该不会被判定违规操作。道君高德,如今灵囿正处在紧要关头,您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吧?”

    陆压恨恨道:“九尾狐,你竟敢叫本尊去出卖色相?”

    有苏惶恐地道:“小狐不敢,道君,只是如今无人可用,我倒是想去,只是园长都将北极狐印在宣传单上了。您若是不愿意,那……”

    她一边说,一边看着段佳泽。

    段佳泽:“…………”

    园长觉得自己膝盖中了一箭,并强烈怀疑九尾狐同志公报私仇……

    “那,那就我去吧……”陆压臭着脸,段佳泽只好弱弱地说。

    有苏拍手道:“那太好啦,我还想说花钱请人呢,现在省了。”

    段佳泽:“……”

    “可恶!”陆压一拍桌子,身周又蹿起了小火苗,“我倒是想问问,何时轮到你做主了?”

    段佳泽一想,还真是,陆压不说他都没发现,好像的确不知不觉变成了有苏来发号施令。

    有苏的脸色也一僵,笑呵呵地说:“那道君说该如何?“

    陆压刚指责完有苏篡权,当然不会自己打脸,于是冲段佳泽一抬下巴,恶狠狠道:“就他自己做主!”

    段佳泽非常无语,他能说他觉得有苏的主意非常好吗?不用事事亲劳多好啊,只是说了可能会被陆压打死。

    段佳泽咽了口口水,说道:“软文肯定是要写的,但是开业时,怎么能那样使唤道君。”

    听到自己的地位先被肯定了,陆压非常满意,抬了抬下巴,示意段佳泽继续说。

    段佳泽:“嗯……道君这样的形象,还用得着主动招揽?道君,您见到的现代普通人族不多,可能没有概念,只要大家一看到您的尊容,您都不带动弹,更不要说吆喝什么的了,我们就客似云来了。”

    陆压十分得意,“那是自然。”

    有苏微微一笑。

    半晌后,陆压才回过味来了,“什么意思,我还是要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棉兔的男朋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16 23:57:38

    百里紫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17 10:20:43

    蛋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17 12:06:57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