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9章 镇魂歌(289)
    “杰西卡!”

    “嘘——”杰西卡并住两指, 抵住嘴唇。本文由  首发

    西泽扶着轮椅,想要往后退,离现在的杰西卡远一点,因为后退的太急, 轮椅撞到了后面的楼梯, 西泽一个没有防备, 从轮椅上滚了下来。

    手臂传来钝钝的疼痛感。

    “怎么这么不小心。”杰西卡根本不担心他能够逃脱, 慢慢的走过来, 越过翻到的轮椅,将倒在地上的西泽扶了起来。

    地上都是水, 西泽贴着肌肤的睡衣,马上感到了冰凉的湿润感。

    杰西卡扶着他手臂的手钻进了他湿润的袖子里, 西泽想要将手抽出来, 但是他的肩膀也被杰西卡抓住了。他抬起头, 就看到笑着的杰西卡。

    遮在眼前的红色碎发让他一直温柔怯懦的目光, 变得阴鸷起来。

    西泽的手臂被他紧紧的抓在手中。

    杰西卡伸出温热的手, 将西泽遮在眼前的黑色头发拨开了一些。

    “西泽, 我好喜欢这种感觉——这种, 能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下,而不用担心, 自己被讨厌的人标记, 占有的感觉。”

    西泽的目光落到了掉在桌子下的电话。

    “西泽,你也害怕吗?”

    西泽这一次没有躲开他的目光,只不过因为现在的狼狈姿态, 他看起来才是弱势的那一方。

    “你和我一样,我因为自己弱小,无法反抗而害怕。”杰西卡现在,忽然不在意起西泽的欺骗来,因为他不必担心西泽能够离开他,“你是因为缺乏保护。”

    西泽因为杰西卡抚摸他面颊的手而侧开脸。

    西泽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庆幸自己是个alpha,“杰西卡,即使我不能行走,我也从来不害怕什么,因为我是……”

    “alpha吗?”杰西卡说完,笑了起来,“我现在也是alpha啊。”

    “你是注射了抑制剂!”

    “那有什么关系。”杰西卡说,“西泽,你看——现在,我比你强大啊。”

    西泽将他推开,没有防备的杰西卡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半点生气,反而看着用双臂的力量,试图往桌子下爬的西泽直笑。

    西泽已经爬到了桌子下面,他抓住了电话,只要联系蕾娅——

    “你逃不了的。”

    西泽眼睁睁的看着杰西卡伸过手来,把电话从他手中夺走。他撑着胳膊爬起来想要抢夺,杰西卡就站在他的面前,他手微微抬着,低着头看着他。西泽很快也发现,杰西卡只是想戏弄他,他松开杰西卡的小腿,靠在了桌子旁。

    “这么快就放弃了吗?”

    “杰西卡,抑制剂的副作用非常大,它会毁了你的身体……”

    “我不在乎。”杰西卡说,“我真的,一点也不在乎——比起永远活在会被人猎食的惶恐中,我宁愿——标记你之后死去。”

    西泽靠在桌子上,他前胸已经湿透了,**的睡衣贴在胸口,透出他上身的轮廓来。

    “没有omega能标记alpha。”

    “那试试,强大alpha能不能标记弱小的alpha吧。”杰西卡单膝跪了下来,他揽住西泽的脖子,将他引到了自己的怀里。西泽想要挣扎,但刚才短暂的爬行,已经消耗了他不少的体力。

    杰西卡温热的舌尖,舔了舔西泽的后脖颈。

    西泽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杰西卡!”

    “被咬住腺体的omega,会陷入无止无休的发情中哦。”杰西卡的声音贴着西泽的耳朵,“西泽,我在不知道真相以前,就发疯一样的想到了自己被你标记之后,我和你滚在床上,或者阳台——你抓着我的五指,压制着我。”杰西卡这么说着的时候,手指已经穿过了西泽的手指,将他的手臂按在了桌子上,“然后我舔遍你的全身——”

    西泽有些难堪。和杰西卡这样,想想他都觉得难以接受。

    “对吧,你也讨厌这样吧——但是没有办法啊,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omega,我不能占有你,不能把你锁起来,我只能等待你,祈求你,在标记我之后,不要再去标记别的omega。”多么可悲,杰西卡当时,也确实这样卑微的想过,“但是现在——”

    脖颈软肉被啃噬的有些发麻。

    “我更想要西泽发情的用双腿缠住我的腰。”

    西泽虽然知道alpha是不能被标记的,但杰西卡说的,还是让他背后出了一层冷汗。

    omega的发情,是不可抑制的。只有被alpha占有,标记,才能缓解。

    牙齿咬破了西泽的脖颈,血腥味传了出来。

    那种omega被咬住腺体之后,浑身发热意识不清的状况没有发生,西泽松了一口气,但紧跟着他又皱起眉来。因为杰西卡的牙齿,咬的更深。

    强烈的疼痛感让西泽忍不住叫了起来,杰西卡松开牙齿,用舌尖舔了舔西泽的伤口,像是安抚。

    “我标记了你。”杰西卡的嘴唇被鲜血染红。

    西泽感到鲜血从脖颈一直流了下来。

    “你是我的了。”被标记的一方,永远属于标记方。

    西泽还没有与从这头皮发麻的疼痛感中回过神来,杰西卡已经低下了头。他的双手被杰西卡五指紧扣,按在桌子上,杰西卡沾着血的嘴唇,咬着他衣服上的扣子,像是故意折磨他一样,杰西卡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慢,他在享受这一过程。

    西泽低下头,就看到自己的上衣敞开,被水润湿的胸膛露了出来。

    “杰西卡,你不能……”西泽在一开始对杰西卡非常强势,到现在,已经隐隐有屈服的味道了,“不……别这样。”

    这样示弱的声音,只属于柔弱的omega。

    杰西卡尽情的享受着这种成为支配者的快感,那种令他头皮发麻的感觉……让他畅快到了极点。

    因为注射了大量的抑制剂,杰西卡身体所散发的alpha气息,也强大的可怕。

    “我不想再被拒绝了,西泽。”杰西卡将嘴巴里含着的最后一颗扣子吐了出来,“你不愿意标记我,那么只有我来标记你了。”

    西泽虽然想过会有omega不屈服于这个体制,但没有想到会是杰西卡。杰西卡在知道了真相之后,会用这么极端的办法。

    “真漂亮啊,西泽的身体。”

    西泽的背抵在桌子上,散开的衣服里,胸膛因为水晶吊灯的斑斓光辉,而变成了珍珠一样温润的颜色。

    杰西卡吐出一口气,在西泽的胸口,西泽的身体可怜兮兮的抖了抖。这样敏感的感觉,让杰西卡更加喜欢。

    “杰西卡。”因为被咬伤的身体,西泽向来都是冷漠深邃的目光,也因为湿润的痕迹,而变得弱势了下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杰西卡又吹了一口气,西泽浑身又无法抑制的颤抖了起来。

    “我在拥抱我的所属物。”

    “如果蕾娅知道你注射了这么多抑制剂,她会……”

    蕾娅虽然给杰西卡提供了很好的保护,但她的优秀让他在父亲面前产生的落差,变得更加巨大,西泽的这句话,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威慑力。

    西泽的声音,被杰西卡的嘴唇堵住。

    这一次,不再是试探,不再是畏缩,而是不容回避的占有。

    杰西卡睁着眼睛,看着西泽因为他的吻而变化的表情,而后更加强势的用舌尖,撬开西泽紧闭的嘴唇。

    那是他从前,一直以来,想做不敢做的事。

    “西泽的身体好冰,但是——我的身体是热的。”杰西卡最后吻了西泽一下,然后站起来,开始脱他的衣服。

    脱掉的衬衫掉在了地上,袒露出的修长身体,连肌理都十分迷人。

    西泽没有任何心情欣赏同性的身体,他趁着这个时机,将被杰西卡丢开的电话捡了回来。只差最后一下。

    杰西卡的腰带抽开,掉在了地上,因为上面镶嵌有金属,所以掉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响动。

    西泽已经按下了最后一下。

    “无法为您联络。”

    西泽的心因为这冰冷的提示音跌倒了谷底。

    杰西卡身上的衣服已经脱掉了,omega像女性一样保护自己的身体,从不愿意轻易袒露给除了自己alpha以外的人看,这被他们视为羞耻,而alpha截然相反,他们喜欢展示自己强大的身体,尤其是在自己的omega面前。

    杰西卡的身体因为长时间没有接触过阳光,是象牙一样的白色。但他不像别的omega一样,骨骼小巧,肌肤柔软,他有十分明朗的肌肉线条和高大的身材,甚至脱掉衣服,看起来比西泽,还要强壮一些。“杰西卡!”

    “嘘——”杰西卡并住两指,抵住嘴唇。

    西泽扶着轮椅,想要往后退,离现在的杰西卡远一点,因为后退的太急,轮椅撞到了后面的楼梯,西泽一个没有防备,从轮椅上滚了下来。

    手臂传来钝钝的疼痛感。

    “怎么这么不小心。”杰西卡根本不担心他能够逃脱,慢慢的走过来,越过翻到的轮椅,将倒在地上的西泽扶了起来。

    地上都是水,西泽贴着肌肤的睡衣,马上感到了冰凉的湿润感。

    杰西卡扶着他手臂的手钻进了他湿润的袖子里,西泽想要将手抽出来,但是他的肩膀也被杰西卡抓住了。他抬起头,就看到笑着的杰西卡。

    遮在眼前的红色碎发让他一直温柔怯懦的目光,变得阴鸷起来。

    西泽的手臂被他紧紧的抓在手中。

    杰西卡伸出温热的手,将西泽遮在眼前的黑色头发拨开了一些。

    “西泽,我好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下,而不用担心,自己被讨厌的人标记,占有的感觉。”

    西泽的目光落到了掉在桌子下的电话。

    “西泽,你也害怕吗?”

    西泽这一次没有躲开他的目光,只不过因为现在的狼狈姿态,他看起来才是弱势的那一方。

    “你和我一样,我因为自己弱小,无法反抗而害怕。”杰西卡现在,忽然不在意起西泽的欺骗来,因为他不必担心西泽能够离开他,“你是因为缺乏保护。”

    西泽因为杰西卡抚摸他面颊的手而侧开脸。

    西泽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庆幸自己是个alpha,“杰西卡,即使我不能行走,我也从来不害怕什么,因为我是……”

    “alpha吗?”杰西卡说完,笑了起来,“我现在也是alpha啊。”

    “你是注射了抑制剂!”

    “那有什么关系。”杰西卡说,“西泽,你看——现在,我比你强大啊。”

    西泽将他推开,没有防备的杰西卡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半点生气,反而看着用双臂的力量,试图往桌子下爬的西泽直笑。

    西泽已经爬到了桌子下面,他抓住了电话,只要联系蕾娅——

    “你逃不了的。”

    西泽眼睁睁的看着杰西卡伸过手来,把电话从他手中夺走。他撑着胳膊爬起来想要抢夺,杰西卡就站在他的面前,他手微微抬着,低着头看着他。西泽很快也发现,杰西卡只是想戏弄他,他松开杰西卡的小腿,靠在了桌子旁。

    “这么快就放弃了吗?”

    “杰西卡,抑制剂的副作用非常大,它会毁了你的身体……”

    “我不在乎。”杰西卡说,“我真的,一点也不在乎——比起永远活在会被人猎食的惶恐中,我宁愿——标记你之后死去。”

    西泽靠在桌子上,他前胸已经湿透了,**的睡衣贴在胸口,透出他上身的轮廓来。

    “没有omega能标记alpha。”

    “那试试,强大alpha能不能标记弱小的alpha吧。”杰西卡单膝跪了下来,他揽住西泽的脖子,将他引到了自己的怀里。西泽想要挣扎,但刚才短暂的爬行,已经消耗了他不少的体力。

    杰西卡温热的舌尖,舔了舔西泽的后脖颈。

    西泽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杰西卡!”

    “被咬住腺体的omega,会陷入无止无休的发情中哦。”杰西卡的声音贴着西泽的耳朵,“西泽,我在不知道真相以前,就发疯一样的想到了自己被你标记之后,我和你滚在床上,或者阳台——你抓着我的五指,压制着我。”杰西卡这么说着的时候,手指已经穿过了西泽的手指,将他的手臂按在了桌子上,“然后我舔遍你的全身——”

    西泽有些难堪。和杰西卡这样,想想他都觉得难以接受。

    “对吧,你也讨厌这样吧——但是没有办法啊,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omega,我不能占有你,不能把你锁起来,我只能等待你,祈求你,在标记我之后,不要再去标记别的omega。”多么可悲,杰西卡当时,也确实这样卑微的想过,“但是现在——”

    脖颈软肉被啃噬的有些发麻。

    “我更想要西泽发情的用双腿缠住我的腰。”

    西泽虽然知道alpha是不能被标记的,但杰西卡说的,还是让他背后出了一层冷汗。

    omega的发情,是不可抑制的。只有被alpha占有,标记,才能缓解。

    牙齿咬破了西泽的脖颈,血腥味传了出来。

    那种omega被咬住腺体之后,浑身发热意识不清的状况没有发生,西泽松了一口气,但紧跟着他又皱起眉来。因为杰西卡的牙齿,咬的更深。

    强烈的疼痛感让西泽忍不住叫了起来,杰西卡松开牙齿,用舌尖舔了舔西泽的伤口,像是安抚。

    “我标记了你。”杰西卡的嘴唇被鲜血染红。

    西泽感到鲜血从脖颈一直流了下来。

    “你是我的了。”被标记的一方,永远属于标记方。

    西泽还没有与从这头皮发麻的疼痛感中回过神来,杰西卡已经低下了头。他的双手被杰西卡五指紧扣,按在桌子上,杰西卡沾着血的嘴唇,咬着他衣服上的扣子,像是故意折磨他一样,杰西卡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慢,他在享受这一过程。

    西泽低下头,就看到自己的上衣敞开,被水润湿的胸膛露了出来。

    “杰西卡,你不能……”西泽在一开始对杰西卡非常强势,到现在,已经隐隐有屈服的味道了,“不……别这样。”

    这样示弱的声音,只属于柔弱的omega。

    杰西卡尽情的享受着这种成为支配者的快感,那种令他头皮发麻的感觉……让他畅快到了极点。

    因为注射了大量的抑制剂,杰西卡身体所散发的alpha气息,也强大的可怕。

    “我不想再被拒绝了,西泽。”杰西卡将嘴巴里含着的最后一颗扣子吐了出来,“你不愿意标记我,那么只有我来标记你了。”

    西泽虽然想过会有omega不屈服于这个体制,但没有想到会是杰西卡。杰西卡在知道了真相之后,会用这么极端的办法。

    “真漂亮啊,西泽的身体。”

    西泽的背抵在桌子上,散开的衣服里,胸膛因为水晶吊灯的斑斓光辉,而变成了珍珠一样温润的颜色。

    杰西卡吐出一口气,在西泽的胸口,西泽的身体可怜兮兮的抖了抖。这样敏感的感觉,让杰西卡更加喜欢。

    “杰西卡。”因为被咬伤的身体,西泽向来都是冷漠深邃的目光,也因为湿润的痕迹,而变得弱势了下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杰西卡又吹了一口气,西泽浑身又无法抑制的颤抖了起来。

    “我在拥抱我的所属物。”

    “如果蕾娅知道你注射了这么多抑制剂,她会……”

    蕾娅虽然给杰西卡提供了很好的保护,但她的优秀让他在父亲面前产生的落差,变得更加巨大,西泽的这句话,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威慑力。

    西泽的声音,被杰西卡的嘴唇堵住。

    这一次,不再是试探,不再是畏缩,而是不容回避的占有。

    杰西卡睁着眼睛,看着西泽因为他的吻而变化的表情,而后更加强势的用舌尖,撬开西泽紧闭的嘴唇。

    那是他从前,一直以来,想做不敢做的事。

    “西泽的身体好冰,但是——我的身体是热的。”杰西卡最后吻了西泽一下,然后站起来,开始脱他的衣服。

    脱掉的衬衫掉在了地上,袒露出的修长身体,连肌理都十分迷人。

    西泽没有任何心情欣赏同性的身体,他趁着这个时机,将被杰西卡丢开的电话捡了回来。只差最后一下。

    杰西卡的腰带抽开,掉在了地上,因为上面镶嵌有金属,所以掉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响动。

    西泽已经按下了最后一下。

    “无法为您联络。”

    西泽的心因为这冰冷的提示音跌倒了谷底。

    杰西卡身上的衣服已经脱掉了,omega像女性一样保护自己的身体,从不愿意轻易袒露给除了自己alpha以外的人看,这被他们视为羞耻,而alpha截然相反,他们喜欢展示自己强大的身体,尤其是在自己的omega面前。

    杰西卡的身体因为长时间没有接触过阳光,是象牙一样的白色。但他不像别的omega一样,骨骼小巧,肌肤柔软,他有十分明朗的肌肉线条和高大的身材,甚至脱掉衣服,看起来比西泽,还要强壮一些。

    “姐姐正在参加考核,考核时间到明天早上,才会结束。”

    西泽听到杰西卡叙述一样的话,看到空荡荡的客厅,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办法了,他只能抬起头来。

    杰西卡低着头,耀眼的红发让他深刻的五官更具有一种奇特的魅力。

    因为是背对着,西泽看到了一道黑影,那道影子落在杰西卡的背后,是——

    西泽的视线越过杰西卡,看见了站在房门外的青介。

    青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房间里出来了,他站在楼上,白色的蕾丝睡裙下,是白皙纤细的小腿,他嘴上的血迹已经不见了,扶着栏杆往下望过来,就像是可爱的少女。他安安静静的站在楼上,灰色的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西泽和他身前站着的杰西卡。

    “姐姐正在参加考核,考核时间到明天早上,才会结束。”

    西泽听到杰西卡叙述一样的话,看到空荡荡的客厅,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办法了,他只能抬起头来。

    杰西卡低着头,耀眼的红发让他深刻的五官更具有一种奇特的魅力。

    因为是背对着,西泽看到了一道黑影,那道影子落在杰西卡的背后,是——

    西泽的视线越过杰西卡,看见了站在房门外的青介。

    青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房间里出来了,他站在楼上,白色的蕾丝睡裙下,是白皙纤细的小腿,他嘴上的血迹已经不见了,扶着栏杆往下望过来,就像是可爱的少女。他安安静静的站在楼上,灰色的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西泽和他身前站着的杰西卡。

    作者有话要说:  秘笈:前列腺刹车!

    小剧场:

    渣作者:喵一声就放你一马

    西泽:我是有骨气的!

    渣作者:好样的,下一章见

    西泽:回来——喵喵喵!!!喵喵喵!!!
为您推荐
    出现错误!
    出现错误!

    错误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